Friday, 31 December 2010

破案通

從前, 有神犬拉茜, 現在有破案神通, 八達通。因為一張八達通, 令兇徒現形, 警方偵破一宗命案,沉冤得雪,功德無量。天網恢恢, 疏而不漏, 真有其事, 但背後不只是上天安排的命數, 而是有人為的貢獻。

警方為甚麼會得到那張八達通?是因為這張八達通在大廈的失物處, 沒有人去認領, 於是管理員便把它送往警署;推後一步, 為甚麼八達通會流落失物處?因為負責清潔的工人拾到那八達通, 交往管理處。這甚至稱不上是好人好事, 他們只是盡自己的本份。為一張八達通報警?對, 那尚且不是一張個人八達通, 只是一張無名無姓的八達通。

看似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 很多時都不在意去做,但世事是環環相扣,事件不應以性質來分輕重, 得出來的結果往往不是你的想像範圍以內。從這單案我學到不要小看小事, 小事做不成, 大事怎能做?

說回破案, 除了八達通顯神通外,我強烈向警方推介高登起底組。

現在, 但凡在網上看到一些引起眾怒的人物, 我禁不住第一時間想起高登起底組。就以今天看到那一群學生在公園謾罵一對老人家的上載影片為例,我便在想高登起了他媽的底沒有?老實說, 沒有一次他們是會令我失望的。

我知道這種起底行為未必是正確, 但如果將這種力量轉化為替警方追查疑人底細, 以起底組之效率, 疏而不漏是一定的。

新年快樂。

Thursday, 30 December 2010

銀座鮨久﹣完


寫到這裡, 應該到他們的食物。

壽司司傅有三名, 都是日本人, 負責招呼我們的師傅在我們落好柯打之後便出場, 先和我們sayhi , 繼而就聲Merry Christmas,令我感覺到這家店原來是有人類的。

我們點的是套餐, 但師傳上壽司是逐件上,不是一次過做起12件才放到你面前,而且次序由淡到濃, 先來白身魚, 然後貝殼類, 拖羅, 軍艦, 卷物,十分有規格。 必需要講, 這裡的魚生質素很高, 壽司飯也很好, 不黏口, 微暖, 這裡用的米是新潟魚沼出產的越光米, 食材之認真是毋庸置疑的。單以食物而論, 三百元, 勝價比是高的, 單看那一件大拖羅, 入口即溶, 沒有筋, 單點都應該要百五一件。

那麼套餐內其他的食物呢?那個沙律, 像浸過隔夜, 是霉的, 單看賣相已不想吃;蒸蛋, 凍的;麵豉湯, 普通,所以那三百元全數是屬於壽司的。


據講黃生開這店是想以「平民」的價錢, 讓人吃到高質素的食物, 平民方面, 在服務質素中能體現有餘, 可謂達到目標的一半。又或者其實真相是, 開這家店是打算用來招呼自己的朋友, 所以完全沒有打算訓練員工, 或者聘請合資格的飲食從業員, 來為食客帶來完整的飲食體驗。

我縱然覺得食物高分, 也不能挽回在服務方面的負分, 香港還有其他的選擇。

甚麼情況之下會再光顧?當這裡是自助式, 或許我會再來。

再值得一提, 是隔壁的「一品花雕雞」也有同樣問題, 侍應非常生手, 叫三個飲品, 要反覆問三次,分三次拿來,但勝在勤快。

要做飲食大亨, 大灑金錢是不夠的, 找得來名牌, 沒有神髓, 穿了踢死免但滿口懶音, 一樣是倒胃口。



Wednesday, 29 December 2010

銀座鮨久 part 2

踏入餐廳一望, 整個壽司吧是零人, 只得一枱4人, 難怪要早上十一點半confirm 我的booking, 如果我們不來的話他們大可以關門大吉, 又或者不用煮壽司飯。

我們坐的是壽司吧, 午餐的選擇有7 8 款, 我們點了$30012件壽司加一件卷的特上壽司套餐, 套餐含蒸蛋, 沙律, 湯或烏冬, 奶茶或咖啡,此價錢及份量冠絕銅鑼灣。

在落單的時候, 我向侍應聲明有些食材我是不吃的, 我這個行為也通用於各大壽司店的午晚時份,我想只有峰壽司, 板前之流連鎖店會拒絕。 我也不會在連鎖壽司作出這要求,但那名侍應可能做慣元祿, 想也不想便對我說:「師傳set 好咗㗎喎。

屋裡面嘅人聽住:我不吃的是海膽和三文魚子, 貴嘢來的, 不是不吃墨魚和甜蛋來搏交換貴價貨, 我不要這兩款分分鐘有你著數。我再以稍為強硬的語氣重伸我的要求, 她才倖倖然離去。

sake, 選了兩款也沒有, 侍應問我們的口味如何, 告訴她想要辛口一點的 , 以為她會介紹, 但她的回應是:「叫同事介紹返。」大概當第一件壽司已放在面前時, 同事未知是否未返, 所以未能介紹返,一輪輾轉, 到最後,我只是挑了一瓶300ml 三個人喝, 是平時一個人的份量, 老實說, 我已經不想在這裡消費。

侍應將那瓶酒放在我們的面前, 再度去如黃鶴, 留意, 現場是有4名侍應, 一枱即將結賬的客, 和我們三人在壽司吧, 人手明顯過剩,但準備一個酒壺, 3 隻酒杯也要一段時間。

她們做得最好的是加加茶, 收碗碟不做, 就算將碗碟放上了壽司枱也看不到。我們用餐時, 其中三個就像學生在操場般排排企,又或像女子監獄放風,時而聊天, 時而發呆, 總之就不是上班。

到了叫飲品的時候, 一位穿西裝的來問朋友A, 要奶茶還是咖啡, 朋友A答:「不用。」作為一個正常的侍應應該會繼續問其他客人, 殊不知她是繼續問朋友A, 「那麼他們呢?」朋友A 倒也冷靜, 答道:「我點知, 你問佢哋。」

我想知, 究竟係佢有問題定我有問題?我會不會有燥狂症的癥狀, 為小事找狂呢?

(待續)

Tuesday, 28 December 2010

銀座鮨久 ﹣ 入門篇

有人稱之為飲食界才俊, 藝人徐淑海敏老公Kenny Wong 黃浩最近大展拳腳,在灣仔一幢於1966年入伙的舊式商住兩用大廈的二樓全層作旗艦, 一邊為台灣的「一品花雕雞」, 另一邊就是 「銀座鮨久」 “ Ginza Sushi Kyu”。

「一品花雕雞」於早前已光顧過, 今次是吃壽司。

想知道這家「銀座鮨久」 的前身及來頭的請自己谷歌, 總之吸引到我去的是其食物,結果如我所料, 壽司的質素很高, 不過如無意外應該不會再光顧。

假設這裡的壽司是一流, 那麼他們的服務是倒數第一流。

讓我慢慢道來。

我光顧的吉日為聖誕日中午, 預訂的時間是下午一點半,早上十一時半他們便接到他們的來電確認預訂。心水清的讀者都會知道, 聖誕節之前的一天是平安夜, 一般的年青人如我也會出外狂歡;早上十一點半, 我當然還在睡夢之中,那位小姐也許聽不出我那一幅完全在夢遊的聲線, 她先re-confirm booking 繼而詳細地教我如何進入他們那幢大廈;我也明白, 人有其責任, 可能他們有很多waiting list 呢, 所以一定要預早confirm, 我不是蠻不講理的人。

情彩旅程由未踏入大廈一刻開始。當我抵達大廈鐵閘外, 正在按層數的按鈕,以通知餐廳開電閘;這時,大廈內的看更已問我找哪一層, 我說二樓, 看更拒絕開閘, 且大聲的說:「你哋呢啲行樓梯上去㗎。」

的確, 在旁邊便有一條樓梯,但是那侍應教我按電閘,乘電梯的, 這時對講機傳來猶豫不決的女聲,問:「咩事?」 我只能命令她:「開門。」好了, 閘已開, 看更繼續訓話, 禍不單行, 有一老婦參與其中, 苦口婆心告訴我們行樓梯的好處, 由於敬老, 我只能保持微笑, 而我其中一位朋友則機智地開解老婦, 說隻腳有事, 行唔到樓梯, 老婦恍然若悟, 噤聲, 電梯來了。事不過三, 那電梯是分單雙號, 我們去二樓, 進了單號電梯, 唯有在一樓出, 行一層, 腳隻冇事。

這入門篇不關乎他們的服務, 許是大廈契約的問題, 但如果是禁止餐廳的食客乘電梯就面對現實, 不要教顧客乘電梯, 免得無故被人歧視。

這就是銀座鮨久給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不祥之兆。

(待續)

Wednesday, 22 December 2010

Rap Now, Act Now.

日前曾特首與MC Jin的賀聖誕歌”Rap Now2010” 橫空出世,在電視機面前看著新聞報道, 有一種莫名的荒謬感, 那感覺是怎樣的?於是立刻上網check it out , 反覆看了這首賀聖誕rap好幾次。

所以凡事不是太早下定論, 看得深入一點, 整件事又不再荒謬。

我估計特首想用一個輕鬆, 年青, 有活力, 與民同樂的形象向全港市民送上聖誕祝願, 與此同時要繼續「起錨」的餘威,“Act Now” 的成功 ,所以大家不要奇怪, 聖誕和「起錨」究竟有甚麼關係, 為甚麼唱「起錨」多過”Merry Christmas”,這是不重要的。

今天特首便要上京向胡錦濤述職, 開始present 時先以這條破格的賀聖誕viral 片作開場白,表達他向全港市民誠意祝願外, 更不忘一提自己交足功課,Rap Now, Act Now 可謂one stone two birds,一個字, 絕。

至於MC Jin,他扭曲了hip hop 的價值是一定的, 因為 他根本不是屬於hip hop 界, 他極其量只是一個 以hip hop 作招徠的entertainer ,將 hip hop的價值打個八折再八折大酬賓又何妨。

可能大家對那個在美國rap贏黑人,句句有火的MC Jin印象太過深刻, 來港發展之後那個MC Jin十分河蟹, 做廣告多過出唱片,連吉野家張墊枱紙都有他的嘜頭, 世界難撈我都明, rap也只是一種謀生技能, 可能他想在香港買樓呢?換個角度看, 他是一個勤力的藝人。

我唯一不滿的就是歌詞,不押韻之餘,他在歌詞中提及過與民生有關的題目就只有334:「我知而家開始咗334, 所有學生一定要俾心機。」我有理由相信, 原本下一句歌詞一定是「遵理, 撐你。」好學唔學, 一做政府工就學以權謀私。

Tuesday, 21 December 2010

交換廢物

與其因環保之名禁止小學生互送聖誕卡,要令他們的回憶中沒有手寫聖誕卡這回事, 不如各大公司, 私人派對取消交換禮物這個環節來積這環保陰德。

因為忙亂之故, 我錯過報名參加公司的交換禮物行動, 實在錯有錯著,因為實在很怕買這種應酬禮物。莫說不知道禮物是為誰而買, 就算知道的話, 也不外乎去無印良品, City Super, 買夠指定金額便算, 還要人山人海排隊辦包裝, 完全享受不到選購禮物的過程。你抽到最喜歡的禮物是甚麼?現金券; 由誰買的呢?不記得, 交換禮物的意義是甚麼?

如果說大時大節想搞一下氣氛, 令大家人人有份禮物過節, 大可考慮「交換廢物」。每年的交換禮物也會製造大量簇新的垃圾, 我們日常生活也一定會買下很多, 為買而買, 買了就放在家, 沒有用過的物件;交換廢物就是要大家在家中選一件未開封過的物件來交換, 既環保, 又不用花費金錢。

好幾年前便試過交換廢物, 大家拿出來換的廢物一點也不失禮, 有DVD, 床單, 必有的 Crabtree & Evelyn香燭, 水杯, 和新買的一樣。不過, 不論交換禮物, 還是廢物, 得物無所用的機會很大, 只不過交換廢物有機會將家中的大型垃圾送出去, 如果今年再有交換廢物, 我會拿出......

Sunday, 19 December 2010

重點

早前微博有疑似林憶蓮出現, 立即有人奔走相告, 口耳相傳, 林蓮有微博了, 語氣間乍驚乍喜, 疑幻似真 , 像懷春的少女遇上王子,結果中空寶。 正如當日疑似王菲以化名在微博上出現, 立即惹起網民騷動,四出求証, 即時關注, 証實菲真身即如獲至寶, 也不管看得明不明白那菲的京腔微博, 微博的確是一個粉絲集散地。

老實說, 我已沒有這拜偶像的情懷, 莫說拜, 連偶爾連繫一下回憶的衝動也沒有, 音樂沒有有效日期, 但感情有, 過去了就過去了,那種熱度是不會再出現的。

王菲「復出」有過想去看, 北京, 上海,不遠不遠, 但興奮過後, 又覺得好像太費事, 到傳出她去台灣香港, 近了, 沒有不看的理由吧?當証實了之後,甚麼?去機場? 說到底, 我對她已經沒有了慾望, 或者應該說, 我的慾望王菲滿足不了。

我們經常懷念八九十年代的樂壇, 懷念是因為情懷, 但情懷也是在不停更新的,喜愛過的偶像都消失了, 但總有人會補上那位置。 最近看了容祖兒演唱會, 原來容祖兒有很多歌也是陪我「長大」。原來, 用時代曲紀錄個人的歷史不是年青時才會發生的,人生有很多的階段,也許容祖兒就是負責我由中年到老年的那部份 , 尤其是這場演唱會是一個重點的回憶。

和喜歡的人聽過甚麼歌,那歌就是我喜歡的歌, 這才是重點所在。

Friday, 10 December 2010

知命‧催運

好幾年前有一隊二人組合叫BlissSilly Thing 旗下,出過數張唱片,可謂發展一般,半紅不黑也談不上,如是者隨著Silly Thing 結束,他們也拆了夥,二人也無聲無息消失了。

近日從Facebook 得知原來組合的其中一員Oscar過去幾年去了上海學做生煎飽,學成歸來更在旺角開了一小店賣飽,前日為其開張吉日。某填詞人也在微博發出相關訊息,說很佩服能屈能伸的年輕人。

究竟何謂屈,何謂伸?離開娛樂圈去做生煎飽就是屈?也許當事人的理想為擁有自己一間店舖而並不是活在鎂光燈下,不理好醜向公眾展示春夏秋冬裝,便裝睡衣晚禮服而樂在其中。娛樂圈這口飯不是人人喜歡吃,也不是人人吃得下,嚐了一口知道不對自己時辰八字提早離場,是為明智,不屈。

說道時辰八字,一連三天的「國際風水玄學展」將於今天起在會展舉行,這次是本港首個同類型的展覽,中港台澳門新加坡泰國凡玄學專家都會參與其中,會場有過百個展出攤位,掌相、八字,塔羅、靈擺、水晶、聲音、樹葉、數字,扶乩,一應俱全。

大家最熟悉的玲玲和法正都有現身,免費為入場人士指點迷津。

挨年近晚,大家要忙著入伙,算流年,這個玄學展未知在場內有否促銷活動,但麥玲玲會在所屬攤位擺放由巨型粉晶組成的「極上桃花陣」,讓信眾一沾桃花運,司徒法正那邊則有一條長逾十米、高約半米的「米龍」,此乃台灣流行的求財問卜方式,食用經祈福後白米可保身體健康

近年,本港的風水師可謂出盡風頭,陳振聰為俵俵者,隨後還有不少以極之荒謬的手法哄騙女子發生性行為的風水界代表,令市民大為驚嘆,不知這會否因而增加市民對玄學風水的好奇心,但單靠風水未必可以刺激入場人數,加上美食又作別論,如孟婆茶試飲,舍利子試食,巴拔奈何橋,綽頭十足,入場人數一定可以超書展,趕哈佬喂。


商機哦。

Saturday, 4 December 2010

壹碗麵 +修哥魚鍋



最近轉了活動範圍, 首先關心的是食肆的選擇, 經過短期的悶場, 終於有幾家食肆可以打破悶局, 如果不是在這區上班, 根本也不會到這區午飯, 這區叫北角。

第一家帶來希望的食肆叫「壹碗麵」, 不是星街那家百多玩一碗牛肉麵的一碗麵, 這裡的麵是以自家製的撈粗麵為主打, 賣三十多玩一碗,經濟實惠。

粗麵不是平日我們吃的廣東粗麵, 是老細自己發明, 麵有一吋粗, 有點像意大利闊麵。由小吃到主食都不乏心機貨式, 如一隻糖心浸酒蛋, 浸得剛剛好糖心之餘又有酒味, 少一點功夫也不行;還有清湯浸豬肺, 豬肺在處理上有多麻煩都不用多說, 賣$15 完一客, 勝價比很高。



這天我吃的是酒糟豬腩肉撈粗,豬腩肥瘦適中, 不乾, 夠腍, 撈麵的醬汁不特別好, 反而在食桌上的沙茶醬則十分惹味, 但基本上我不是一個醬人, 原味夠好就好了。



非常推介那只糖心蛋, $12 一只, 貴 , 但你試試回家做吧。



「壹碗麵」在「阿鴻小吃」的隔壁, 對, 那家米芝蓮一星, 每星期營業5天, 每日下午二時開始營業的寸爆店。




「修哥魚鍋」在電廠街, 以川式烤全魚來招徠, 不過我還沒有機會試, 那推介甚麼?我只午市光顧過, 試了他們的魚湯米線。一家用魚鍋為招牌的店, 魚感該不會差, 魚湯亦然, 果然不錯, 且經實驗証明, 沒有味精, 湯很濃, 很香胡椒味, 配料有很多選擇, 多得很雜, 牛𦟌又有, 蕃茄肉碎又有,但教我如何不吃魚?




我吃的是魚鮫魚湯米線, 魚鮫不知在哪?問那些少年中年老年食神吧, 他們有很多資料爭著發佈, 而我只想說, 那魚鮫滑, 鮮, 彈, 只有生記才有過的感覺, 原來這裡也有, 甚至更好。三十八元一碗, 想點?



Monday, 29 November 2010

Social Network

每日與Facebook為伍者如我, 當然飛奔去看Social Network, 有些人抱著上課的心態去看這電影, 希望在電影裡面知窺digital media 和social network的奧秘, 未免太 aggressive, 是一場電影而已。

如果對Facebook沒有感情, 這部電影便堪稱淡而無味, 但只是你Like Facebook, 至少這是一部有趣味的電影。Facebook的元祖 是Facemash,是因為 Mark Zuckerberg 被女友拋棄, 因為復仇而創造出來,繼而演變成為Facebook,至於是否 Winklevoss 兄弟的綱站概念, 他兄弟的概念才不是由 Facemash 演變出來, 究竟誰抄誰?

Facebook 整件事最有趣的地方是, 發明它的人是一個不擅溝通的人, 不論對女朋友, 或合作伙伴, 處理人際關係一塌糊塗, 但他製造出來溝通功具偏偏瘋魔全世界,我們跟上他的方法去和人溝通, 好像有點諷刺,但Facebook的確令到我們的世界更加精彩。

因為Facebook多了很多「朋友」, 說一句話, 貼一張照即時得到全世界的回應,生日祝福更是排山倒海, 在Facebook 的世界很溫暖 ,但這些溫暖都來自我們對著電腦, 對著電話自閉式的感情投放, 在現實生活中這種熱情不能接軌。

人際關係愈來愈冷漠的今天, 我們連微笑都只是留給電腦屏幕, Facebook 可真算一項偉大發明,成為我們投放感情的渠道, 真又好, 假又好, 誰會深究?

Friday, 26 November 2010

unfriend

不知是否錯覺, 我總是覺得我面簿裡的朋友數目, 經常有微調的情況, 意思是朋友的數目有點出入。於是我便在懷疑究竟是誰unfriend 我?但過兩日數字回復正常, 難道 unfriend 完之後又重新friend過 ?

無論如何, 如果有人要想你從原本的朋友名單上剔除, 你一定有 一方面做得不夠好, 甚或討人厭,於是循著這個方向, 我先去想想, 有甚麼人我是想unfriend 的,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因結怨而刪除的, 按下不表。

我率先想unfriend的就是那些每隔兩秒便貼出一個宣傳訊息的「朋友」,叫大家支持他的作品啦, 他公司的出品啦,何時何地有「分唇」啦, 偶然一個廣告可以接受, 但無日無之, 每一個post都是宣傳易,會令人覺得根本是想以FACEBOOK 作為宣傳平台, 以「朋友」作為目標觀眾, unfriend

其次的要數奄悶的那些, 有人喜歡將每日的早午晚餐都放上網, 沒問題的, 但每天的早餐都是一杯星巴克咖啡加一份三文治, 為甚麼要貼出來呢?人生還不夠奄悶嗎?吸引不到我的眼球不重要, 不要悶爆我我眼球好不好?

還有一種我把他歸類為異見人士, 與普世價值不相符那些。如前兩天南北韓混戰, 那類人就會說:「望快點開戰, 望樓價大跌。」令人反眼加反感, 我不要這種自私又膚淺的人在我的朋友列上。

不過, 話雖如此, 我也沒有移除以上任何一類人, 人際關係有很多種, 在facebook 這種無關痛癢的八掛, 可微觀人生百態, 當作娛樂點綴也算不錯。

究竟是誰 unfriend 了我呢?

Monday, 22 November 2010

我快樂 所以你快樂

今日去麥當奴買那個新出的飽「法國皇室凱旋堡」,當我要向服務員發出指令的時候, 我當然只是指著那墊盤紙, 然後說:「唔該一個呢個飽。」服務員重覆一次: 要一個LEELEELURLUR堡。我只是聽到一個堡字, 其他的都是LEELEELURLUR。到一個經理打扮的男子, 把飽包裝好, 然後大叫:「海王堡外賣!」

究竟取名的意義是甚麼?

以「法國皇室凱旋堡」為例, 為了顧及品牌形象及推廣活動的目的, 那個飽便需要有一個有格調及國家風情的名字。「法國皇室凱旋堡」是為了配合形象多於實際用途, 反正大多數顧客都不會直呼其全名; 不過如麥當奴這些大型機構, 員工都不配合, 真替負責取名的那位仁兄難堪。

由於工作關係, 很多時都要取不同類型的產品取名 , 由節目名, 戲名, 歌名, 禮物名, 書名, 改到有點麻木,有時根本不明白為甚麼信用卡一件迎新禮物也要改一個名, 只是在溝通的層面上有輔助的作用 ,根本消費者不會記得。

但有時候做過的事, 別人記不記得不是最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會記得。能夠令自己記得的,未必是最好。以本人為例, 第一個記在心上的取名「作品」是「id寶錶」,正是信用卡的禮品, 它未必是最好, 但它代表了我的快樂時代。

所以, 那管別人欣賞與否, 先滿足了覺己再算,而且我相信, 只有先令自己快樂, 才能令別人快樂。

Wednesday, 17 November 2010

外面的世界 ﹣ Club 28 , Hooray Bar and Restaurant


秋高氣爽, 上佳的活動除了BBQ之外, 便是戶外暢飲。

以往在銅鑼灣只有新寧大廈樓下的花生吧 , 那處攝氏25度以下,六時半以後定必排隊, 只是為了那約半個網球場大小的露天地, 餐桌的密度如麻雀館, 菲籍女侍應的笑容只賣予男性及老外;夠了,我其實不怎麼喜歡那花生散落地上的感覺,我只想坐得舒適地喝一杯和抽根煙。

銅鑼灣終於有希望。

約一年前, 銅鑼灣禮頓道的假日皇冠酒店開業, 頂層是酒吧 「club 28, 即是28 樓。Club 28 分室內和室外, 裝潢時尚, 每日六至九有歡樂時光,所有飲品包括香檳(by glass) 也有75折;戶外部份約有5 6張枱,更有泳池相伴, 56 張枱夠誰用?沒問題,稍移玉步到下層27“ Pavillion” ,那裡整層打通,半露天, 有大沙發, 感覺如去了泰國的resort, 最重要的是這裡有戶外的好處, 沒有戶外的麻煩, 始終有蓋遮頭,不用因為有雨而雞飛狗走。


有好地方也要有好酒才可以, 這裡的雞尾酒算飲得杯落, 紅白酒選擇也不俗。 最重要的是價錢, 酒店環境, 酒店服務, 三百多玩有一瓶葡萄酒算是十分合理; 難怪這裡愈來愈旺場, 有人包場辦派對更是閒事, 大家明白為甚麼我要事隔一年才介紹吧。

好了好了, 不要說我自私, 有新發現, 立即告訴你, 連openrice 也未有資料的。

世貿中心經過大變身, 多了很多食肆, 最後武器已經登場。5樓有兩家餐廳, 分別是 Hooray Bar and Restaurant 與及 海幸日本料理, Hooray 以主打日, 意fusion 菜式, 試過幾款,感覺一般, 但來這裡主要是為了它有一個維港景的戶外用餐環境。

不過, 我坐了十分鐘便移回室內, 因為實在連餐牌也吹起, 我怕吃涼了的菜, 於是便徹退。 吃完了,又移出戶外喝一杯, 的確十分曼妙。

好趁天氣未冷, 未有太多遊客時來這裡看看。



Friday, 12 November 2010

尋釁滋事

也許 溫爺爺你真的太累

也許你正在睡一睡

那麼叫三鹿不要奔跑

結石寶寶不要吵 曉波不要獎

尋釁滋事刷不上你的眉

豆腐渣撥不開你的眼簾

無論誰都不能驚醒你

放一晚煙花引導你睡

也許你聽不到人民翻牆

也許你那人造的和諧

比那真實的人聲更美

那麼你先把眼皮閉緊

哄自己睡 哄自己睡

趙連海將輕輕叫喚你

他日 寶寶會為你樹紀念碑

Wednesday, 10 November 2010

物輕情義重

有日朋友談起他身上的一件外衣, 說那是他和朋友合資的, 在場另一位朋友報以不屑眼光, 說他一把年紀還要那麼幼稚, 買一件衣服又不是買不起,合甚麼購。


不要以為合資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 實情是可以十分隨意的,而且各有功效; 如同事間一起買六合彩,只是望借助大眾力場的力量,圖個好運。


我也曾經和同事合資購買一隻CD因為當其時我們都很喜歡一首歌,那年頭尚未時興非法下載和網上分享,要真金白銀, 只為一首歌獨資買一隻CD又覺得不值得, 於是便4個人每人夾廿塊, 把那CD買下來, 放在辦公室共享。


另一種是以合資這個行為來證明一段關係的密切度,最天真的想法是以為共同擁有一件死物,關係便向前大邁當中以買樓, 買傢電等為最普遍,通常都是情侶或準夫婦會做的事情。這些由關係主導的大額交易, 最麻煩的地方就是當感情不再,要把財產瓜分時, 為了一部等離子電視, 令雙方變臉, 從新估計對方, 已經反的臉再反一次,見財失義過於此;朋友間因合資做生意而成陌路的案例更是多不勝數。


合資可以是一件很溫馨的事情,但一字記之曰cheap,價值低,身價高,因為都不著緊於擁有,反而會記得當日為一件死物結盟的情誼,千萬不要試煉金錢。

Monday, 8 November 2010

好心啦

「港人」曾敏傑在青海玉樹運送物資途中遇上車禍喪生, 港府隨即考慮向其追頒勳章,以表揚其無私助人的精神。 中聯辦主任彭清華表示, 香港是一個充滿愛心的社會, 培養了委多阿福(黃福榮)和曾敏傑這樣優秀兒女。 其實人家13歲已移居英倫, 拿的更是英國護照, 這「港人」的光環, 有點自作多情。


這樣的勳章令我想起樂壇頒獎禮的榮譽大獎,在生時所做過的事不起眼, 過世歲數加三, 功績也自動加分, 善心當然值得彰顯, 但反應過快,有點虛偽。在內地做善事的人其實有很多, 與其作不切實際的追封, 不如切切實實的想想怎樣可可以支援一下這類「私營」的義務工作,好過死一個封一個, 「關愛基金」不妨考慮考慮。


似乎大家都急於打造香港成為一個善心之城 ,忽然間香港好像充斥好人好事。 海關因工傷及肝臟, 危在旦夕, 幸得同袍肝膽相照,義薄雲天, 捐出肝臟, 事件得傳媒大肆推廣, 連日不斷報道, 捐贈者成為英雄。 救人一命當然勝造七級浮屠, 但年中捐增器官, 骨髓的還有很多無名氏,如此聚焦一位善長,似乎新聞價值多於一切。


不過, 捨己為人的精神乃值得推廣之價值觀, 假如有市民因這件事而改變對器官捐贈的看法, 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與其給人劏錯屍, 不如先下手為強, 於死後捐出器官,那一刀便捱得有價值。

Wednesday, 3 November 2010

報紙 魔鬼 李嘉誠

報紙

萬聖節當晚, 天主教香港教區神父羅國輝將李嘉誠為魔鬼。

翌日有報章大字標題指李嘉誠不滿有關言論,擬向教區追究,甚或採取法律行動, 李嘉誠干預言論自由。

今日, 長實企業策略部總監及首席經理馬勵志向報界澄清那只是出自一個天主教徒關心的詢電話 長實沒有打算向教區追究,報章指「李嘉誠嫌派人向天主教香港教區施壓一事急轉直下」。

查詢變成施壓, 那報章是蘋果日報

如果有人在公場合, 稱為魔鬼, 我想問, 有沒有動氣的資格?如果連動氣也沒有資格, 誰的言論比誰的更不自由?

如果李嘉誠是魔鬼, 都是蘋果日報全情打造。信報形容羅神父的言論是「戲言」, 蘋果用的字眼是「訓斥」。對於報格我不評論,只希望大家可以多看兩份報紙。

魔鬼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教會顧問陳滿鴻神父認為「鬧人魔鬼其實係好普通又唔係粗口『魔鬼』係一個好字眼例如『魔鬼身材』、『魔鬼蛋』即使有負面意思都唔係下流用詞」。

教會的確有良莠不齊的遺憾

如果羅神父只是一個維園阿伯, 大家應該會一笑置之,但一個穿上聖袍的神父, 去標籤一個人類為魔鬼, 便有更深層的意義。意思是如果一個賣豬肉的告訴, 那豬發豬瘟, 你也會相信他, 因為他是這方面的專才,神父說那人是魔鬼, 你也會認真地思考一下當中的含意。發言要看自己的身份, 不是你說那是個人意見便是個人意見。

李嘉誠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哪為甚麼那麼恨李嘉誠?因為住長江樓, 通訊用3網絡, 超級市場要去百佳?怨恨這個集團壟斷你的生活?還是因為他的樓盤是發水樓?但那個地產發展商的樓盤不發水? 是誰不規管發水樓?雖然, 李氏不可能如劉夢熊所說的「取諸於民, 用諸於民」, 但李嘉誠的確捐過很多錢, 他的長實集團也養活很多人,我對於他的不滿只限於3接收得差, 和新城也做得差。

我認為李嘉誠不論做聖人還是魔鬼, 也有一段距離。



Tuesday, 2 November 2010

不買樓的人生不是人生?

除了樓價只升不跌, 買樓這話題也繼續升溫, 全民皆講樓,各電視台的資訊節目, 持續以置業為題,探討為甚麼置業是一個遙遠的夢。

我明白買樓幾乎和生老病死一樣, 可能是人生必經的項目, 香港樓價之高, 土地政策, 房屋政策的不足,令市民置業有困難, 這的確是一個社會問題。但傳媒全方位報導香港市民置業難, 如律師醫生買不到心儀的半山區, 二十出頭的上不到車, 即如世界末日, 人生路崎嶇過住在山區,老實說, 我覺得很煩厭。

物業交投那麼活躍, 香港沒有人買到樓嗎?何不做一些成功置業的個案, 勉勵一下大家。

我有兩個朋友, 分別在多月前置業, 他們不是專業人士, 只是努力工作,檢點地生活十幾年, 儲來首期, 期間還要供養父母, 而且一樣經歷過金融風暴,樓市高峰期, 沙士, 金融海嘯, 沒有中過彩票, 也不是和人合夥置業,難道他們是萬中無一的生還者?

置業是看實際需要, 和實際負擔能力, 買不起萬五蚊一呎, 為甚麼不買八千?買不起中半山, 為甚麼不買港島東?儲五年錢不足以付首期, 為甚麼不儲八年? 人工追不到樓價升幅, 為甚麼不想辦法賺增加入息?說到底又不想太辛苦, 那為甚麼一定要擁有一個單位, 租樓難道不是一個選擇?

NOW TV的香港貧窮問題專輯, 有一集找來7 8 個, 80後, 70 尾的男性接受訪問, 他們均異口同聲的怨樓價高企, 幸好父母補貼首期,否則買樓無望; 有父母資助首期也繼續怨,這票人真的是來討債。八十後是無殼蝸牛, 絕不值得大費周章, 未雨綢繆不等如不切實際。

也許, 這也是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作遂, 無子嫡, 借助科技, 無田無地, 便賴天賴地。

Saturday, 30 October 2010

知味舍

生日這些日子特別容易惹愁思, 今年有位好朋友生日, 大概就是被這種愁思所纏, 因為和他商討在哪裡吃生日飯的時候, 他先提議去鏞記, 繼而說去小南國, 鏞記還可以接受, 小南國是厭世的跡象, 我唯有略盡綿力去令他覺得生有可戀。

位於銅鑼灣渣甸中心的「知味舍」, 據聞其廚房的班底是來自上海總會。關於上海總會, 我只去過一次, 巴閉,昂貴,會員制是它的特色, 食餐飯都要左搭路右搭路, 實在麻煩, 反而對食物的印象不太深刻;有相關班底自立門戶, 大場轉細場, 自然要試試。

其實在安排這個生日飯局之前, 我已經去過「知味舍」兩次, 第一次的印象普通, 第二次有好轉, 於是便得了第三次的機會, 因為一直想試他的鰣魚。

人生暫是吃過三次鰣魚, 第一次是在蘇浙會, 第二次在上海的吉士, 今次是第三次。我對鰣魚的印象就只有, 貴和多骨, 這裡的賣$700一尾, 相對便宜, 也可口肥美,但我不吃魚麟, 未能了解在所謂正宗的食法中評價這魚。



一大顆兒吃飯, 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儘量試多點菜式, 這晚真的點了很多,頭盤有醉雞, 燻蛋, 醬鴨, 海蜇, 馬蘭頭, 素鵝, 款款有水準。

主菜有預訂的燻雞,燻雞甚麼時候變成處上海菜呢?我也不知道, 但此雞燻味十足, 好吃;東坡肉,不是五花腩, 是真真正正的肥豬肉, 入口即溶, 那紅燒汁也出色, 火瞳燉津白, 清甜非常, 16個人, 幾乎可以一人兩碗。此外, 還有兩味蟹, 分別是花雕蒸青蟹及大閘蟹炒年糕, 未知是否因為生日喜慶, 人人也吃得津津有味, 讚好之聲此起彼落, 情緒影響味蕾是常有之事, 但這晚「知味舍」的演出也是高分的。

結賬七千, 合理, 服務不專業但殷勤, 這裡適合大夥兒聚餐, 直覺覺得那大廚煮大圍餸比較有心機。

Wednesday, 27 October 2010

不是愛情結晶品

驚聞李兆基的長子李家傑一砲一三響, 從電視上看到李家傑和四叔抱著三個男孫的照片, 像推廣「李家傑珍惜生命基金」, 也令我想起穿著白袍抱著複製羊的科學家 。

代母產子在現今社會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有生育困難的女性, 沒有子宮的男同性戀, 想要後代都要假肚於人;更有女人因為怕生產會令身裁走樣,事業女性沒時間等等也可以是一個找代母理由, 但只為繼後香燈,如此目標為本, 生命之源實際得可以。

李家傑一直以來也是單身, 鮮有女伴,大家對他的認識只知道他是一個愛好佛學,茶道 ,勤做善事, 最近對無線電視有興趣的企業家, 何可以覺得忽然有雅興老豆?李兆基渴望抱男孫才是真的。

一個執意單身,根本對情愛, 性愛沒有興趣的人,談情也嫌費時, 他實在是為了有長子嫡孫而捐精, 盡了做兒子的責任, 還一不做, 二不休,只生一個不夠安全, 要三個, 總有一個可以成才。

我非常好奇, 那三位千億男孫會怎樣成長?四叔會怎樣向他們仨解釋代母這回事, 有千億王國等著他們去繼承, 但沒有母親,怎麼說也是一個遺憾。

無論如何, 這也是喜事一則, 尤其是對恆地員工來說, 每人有一萬銀利是, 而徐子淇也可以卸下一點壓力, 慢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