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October 2014

全力以赴 做到最好

每天閱報都會發現有些新聞,荒謬得以為是惡搞,但荒謬卻是事實。

如今天,TVB高層兇員工,「聯署」即是「反公司」,不刪除簽名會被扣減花紅,甚或開除。員工聯署是為了甚麼呢?聯署要求TVB不要再拍膠劇?聯署要求OT要補水?聯署要求不要三線劇都見到同一個演員?都不是,他們聯署譴責反佔中人士襲擊無線記者及攝影師。

這個聯署的要求,如等同「反公司」,即是說公司是站在襲擊記者的一邊,公司是撐暴力,要不怎麼會有聯署反暴力會等同反公司的邏輯?

在同一間公司工作,不同部門,大家互不相識,知道同事因工作被襲擊,其他同事表示支持,這是齊心的表現,作為管理層應該高興員工有這種歸屬感,甚麼疆屍高層反而會出言恐嚇,將之黑為「監察公司及對付公司的管理層。」?

「暗角打獲」事件,新聞部的員工發公開信,公開表明與管理層的編採方針有分歧,如此明顯的「反」,尚且未得到恐嚇炒魷;支持反暴力反而得到「反公司」?


高層更說,「好好執行工作任務是我們的職責,因為我們是收取報酬」。收取報酬便應埋首自己的工作,對甚麼事也不聞不問就是一個好員工? 看來TVB真是一間不折不扣的工廠,工廠不需要靈魂,只要奴隸,聘請大量藍絲帶來車衣吧,他們收了錢是會全力以赴,做到最好的,大家有眼見。

Sunday, 26 October 2014

獅子山上

當年Batman在香港拍攝,那隻在港島區低飛的「蝙蝠機」我親眼看過,其後,在電影中看到蝙蝠俠站在國金之顛,那種童話式的儆惡懲奸是如此的接近。

香港自從有689,每隔一段日子我都會渴望有哪位大俠可以出來幫幫手,帶走他,回復社會秩序,振奮人心;當然這只是空想,現實生活中找個會講句公道說話的人也不容易。

昨天獅子山上出現的那一幕,根本是應該由蝙蝠俠、蜘蛛俠、超人、神雕大俠、喬峰⋯⋯諸如此類的英雄好漢去做的事情。當然需要有堅揪的攀山技巧,但在獅子山展示「我要真普選」需要的不只是技巧,還要有一種英雄氣魄。

他們展示的不只是一句標語,那是決心、希望、嘗試、信念、鼓勵、相信、支持、光明、磊落 、提醒⋯⋯

有人說,你們香港人為甚麼如此不智,爭取一些明知沒結果的事情,浪費生命。

生命的本體到最後都是一無所有,難道不做人嗎?人生有很多事做是白做的,但在這個白做的過程中,總會影響到一、兩個人,再成功一點可以影響三、四個,這其實已經是成果。


這一幅標語終需都會被移除,但這一片在獅子山上的逗留過一會兒的黃色,已經深深印在市民心裡,且不會褪色,何時何日再望向獅子山,仍然會見到那片黃色;藏得在心裡的,不結果也開花。

Thursday, 16 October 2014

你是香港人

昨晚的無線新聞又比日間版本詳盡了一點,原來曾健超被捕前曾經向警察淋液體。不得了,不得了,這明明是襲警,明明是先揀者賤,藍絲帶、反佔中、反暴力,狂喜了。

你們支持法治,希望警方嚴正執法,還你道路、還你生活,因為佔領者正在進行違法行為對不對?那麼,警察把人捉了,然後搬至暗角拳打腳踢,你能說這不是犯法嗎?如果為了執法可以肆用違法的手段,那麼香港多年來建立的法治精神便死在你的雙重標準裡。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為甚麼你們會不明白? 還繼續拿出「証據」去支持警方的惡行?就算曾健超淋的是伊波拉病毒,也不能用私刑,這叫做文明。

看電視劇經常出現的一幕就是執法者終於逮著十惡不赦的兇手,用槍口頂著了他的太陽穴,很想即時把他了結;這時候在旁的都會勸說「唔好開槍,開槍你就同佢冇分別。」

我知道你們有個想法「香港是中國的城方,當然要跟中國」,但令壽堂都想你年年考第一,長大做醫生、律師、嫁個有錢人,你有跟著做嗎? 母親的話你不聽,為何選擇聽一個政權的話?

到今天為止香港還是一個有底線的地方,但這一條底線正在經歷測試。
若果你支持警察執行私刑的做法,你的思維已經開始跟中國接軌。
若果你支持從大陸運來一車車的鄉音大媽包圍蘋果日報, 你的思維已經開始跟中國接軌。

有一天香港如你所願的跟中國一樣,有香港的李旺陽、趙連海,今日你就有份把香港推向沒有道德的境地。

經常聽到有人說「你唔鍾意咪移民囉,走囉。」

我也可以說 「你唔鍾意咪上大陸住囉,大陸先啱你呀。」

我不會這樣說,因為我尊重香港是我們的家,香港不屬於任何一個黨派,香港屬於香港人。
若我未能把那腐朽的思維說走,我會再接再厲,因為我相信香港人是文明、善良、光明磊落, 無論你胸口掛著的絲帶是甚麼顏色。





Monday, 6 October 2014

誰斷送了誰?


高估了689的人格,(對,本身他就不是人,為甚麼會以為他有人格?),我以為他會待到民怨升溫的時候才出動,怎知竟然借黑社會作亂,挑釁、打人、辱罵、非禮,無所不用其極,黑心過地溝油。

高估了香港人的耐性,現在這了一星期,這星期裡有兩日公眾假期,但從第一天開始已經有人埋怨塞車,店舖生意差了,把生活還給我,快!

反對的人說要回復正常生活,我想問,大家現在的生活很正常嗎?一個沒有製作電視節目的電視台,可以繼續持有免費電視牌,這是正常嗎?平機會研究應否立法保障「蝗蟲」,這叫正常嗎?一個百幾呎的單位賣三百萬正常嗎?

搵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是香港人不是轉數很快,最懂得找路走的嗎?不是沒路走,只是不願意走第二條路。埋怨的人只是想繼續走他們一直走的路,因為他們滿意現狀,最大心願是供完層樓,然後退休移民;最大心願是繼續返工,儲夠錢買樓,然後等樓價上升;樓價要上升,香港經濟就要好,經濟好社會就要穩定。他們說這場運動破壞香港經濟,甚麼是經濟?經濟在他們眼中就是眼前的利益。

有朋友在面書說為甚麼有假不放、有覺不瞓,甚至犧牲工作時間還要出來抗爭,為甚麼不去打邊爐,不回家看「使徒行者」?就是因為他當這地方是屋企,還要在這個地方生活下去,所以便要爭取一個公平的社會環境。

各位反佔領的可以俾多一毫子耐性,這場運動注定沒結果,因為得不到沉默大多數既得利益者的支持,包括有些每年七一出來遊行的中產。每年行一次OK,但要他們的子女兩個星期不上學,no way,不能輸在起跑線,又怎能中途落後?原來,民主不是每一個人都想要,做一個樂天知命的奴隸,很多人是OK的。

反佔領者問佔領者 :為甚麼要我們陪你阻塞交通,做不成生意?
佔領者問反佔領者 : 為甚麼要我們陪你一起做奴隸?

黑白不懂辨,又怎會懂得分輕重?


我在幻想,有朝一覺醒來,FACEBOOK BLOCK 了,有人還會自豪懂得翻牆,太陽照常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