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June 2013

誰要囍歡里


曾經以為對的士司機說「君臨天下」, 「富甲半山」已經是難以啟齒之最, 想不到還要對司機說「囍歡里」。

樓盤的名字暴發戶式傾斜已不是新鮮事, 大抵只能認命, 做不了那種樓盤的目標顧客, 也落得事不關己。

「囍歡里」雖然它是一個商業項目,但情況不同樓盤, 此乃市區重建的利東街項目,項目有保育利東街的婚慶特色這個說法,市民日後是會去閒逛, 消費的。

 把項目取名為「囍匯」, 其商場則名為「囍歡里」是實行保育承諾的第一個動作。

改這個名的人也許覺得這裡將發展成為銷售婚嫁禮品的主題商場, 於是乎取名要具有戀愛的意味, 情侶在這兒溫馨選婚紗,當然要有一個浪漫一點的名字, 前身是囍帖街, 用回一個囍字已代表尊重,囍甚麼好呢?就「囍歡里」吧,結婚就是由喜歡開始, 非常有邏輯。

如果沒有囍帖街在前, 玩諧音的「囍歡里」會有得啖笑的效果, 但有囍帖街這個前設, 事情就變成諷刺, 說是「鞭屍」雖然有點言重但也準確。

地產公司忽略了市民對香港本土特式的日益流逝感到無可奈何的這個情感牽繫, 由永利街,天星碼頭, 到了龍尾灘, 香港每一寸地方都好像要被推倒重來, 小店舊舖都成了周太福, 莎莎, 市民只有無奈地接受。

舊區需要重建, 山要移,海要填是必然的, 市民只是想從這條屍當中感到一點逝去的靈魂。
「囍歡里」惹來那麼大的反彈, 地產商看來也有易名的需要。

無論如何, 我也是不會對的士大佬說「囍歡里」的, 正如由筲箕灣往銅鑼灣的小巴, 永遠都掛著目的地是「大丸」的牌一樣, 那裡叫囍帖街,永遠都是囍帖街,這一代人是不會改口的。

Wednesday, 26 June 2013

尋找隱世巨聲(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人生是可以離奇過小說的。

70年代,在美國底特律的墨西哥裔唱作人Rodriguez 在美國推出了兩張唱片, 大概賣出了十張, 無人問津得過份。 一番兜轉他的歌在南非開花結果,美國人聽他的歌沒有感覺, 但在南非, 當時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國家, Rodriguez 的歌就是他們的心聲, 這叫唱者無心, 聽者有意, 一紅便紅了20年, 而當事人卻懞然不知。

無論多好的作品, 得人欣賞是由無數的巧合組成,那個把他的唱片帶去南非的美國遊客,  那時候的種族隔離政策, 以至其時沒有谷歌, 有很多傳說神化了Rodriguez , 都是令他在南非紅得發飊的原因。

成功是巧合, 也是注定, 是運氣。

電影的另一個層面就是看Rodriguez 這個人。

詩人都好像有人種淡薄名利的氣質, 出過兩張唱片便消聲匿跡,沒有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志向, 樂天知命, 石沉大海又何妨, 繼續過自己選擇的生活。

Rodriguez 知道自己在南非是歌神之後, 並沒有改變自己的生活模式, 得來的金錢都送給女兒, 親友;是巨星這個事實對他來說的好處就是可以繼續唱他自己的歌, 有知音是千金難買, 如果告訴他, 開演唱會是沒有酬勞的話我相信他也會照做。

我們經常說, 能將愛好變成職業是一件幸運的事情,Rodriguez 的故事告訴我們當不能將愛好變成工作, 也不要忘記你所愛; 在平行時空總有人賞識你的才華,如果幸運一點, 那只是在地球的另一端。

尋找隱世巨星不是講世間沒有懷才不遇,也不勵志, 但仍推薦覺得自己懷才不遇的人看, 謙卑平和通常都比憤世嫉俗耐看。

溫馨提示, DVD 收錄製作特輯,值得一看, 基本上拍紀錄片這回事本身也值得拍成一部紀錄片。





Tuesday, 25 June 2013

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 無名拉麵


有朋友投訴, 說我這個「每一間食店都總有一個敗筆」的系列十分趕客, 沒有食肆喜歡別人彈它們, 又不是蘇絲黃, 沒有食店會想邀請我去試食的。

說的也有道理, 但如果留意到, 那所謂敗筆其實是每一間食店可以改進的地方,屬於苦口婆心,我真的不是蘇絲黃, 沒有本事大聲鬧, 用「敗筆」兩個字只是吸引眼球的方法, 失敗和成功, 總是失敗的故事比較吸引, 如果叫做「每一間食店總一個改進的地方」, 閱讀的意慾便低了。

無論如何, 本來都沒食肆邀請我試食, 本來無一物, 何不繼續講敗筆。今次要講的是位於荷里活道的「無名拉麵」。

聽聞這「無名拉麵」是從東京引進, 今時今日有那一家不是說自己是來自日本, 最緊要有個日本師傅座鎖, 誰會吃得出那些是不是日本麵粉?

拉麵有7款, 冷麵有1款, 除了麵豉和辛辣湯底之外,拉麵所採的是醬油湯底, 是豚骨湯底再加上雞骨,洋蔥, 冬菇及秘製醬油, 味道有點鮮, 偏向似「周月」。

麵條有粗幼之分,可選麵條軟硬度, 但和其他本地的日本麵店一樣, 選硬實在只是適中, 幸好還不算太腍。

我的「日本香蔥拉麵」($85)配料包括溫泉蛋, 叉燒, 蔥, 炸洋蔥。麵端來的時候, 滿佈青蔥, 十分吸引, 這裡標明他們用的是博多萬能蔥, 喜歡吃蔥的都可能會知道這萬能蔥在日本超市可以買到, 要差不多$30一札, 這碗麵的蔥份量十分多, 應該值$20,且切得幼細,值得讚。



湯頭夠熱也不算油膩, 吃了兩口麵, 喝了幾口湯, 然後才見到那半只半熟蛋在載深載沉, 風頭被蔥搶去也是應該的, 蛋黃不流心, 也沒有甚麼蛋味, 叉燒則不錯, 薄切, 入口融化。另外, 也點了豬腸味噌煮, 十分入味但有點咸, 餃子貨色一般。

敗筆, 我會選蛋, 因為有改進空間。

Thursday, 20 June 2013

維穩巨聲匯


繼「維港巨星匯」又一巨獻,「維穩巨聲匯」是擺明是沖著71遊行而來,大熱天時搞戶外騷,還烈正當中的時份開始, 分明是個中暑陷阱, 不是一個上好的娛樂節目; 樂於去看演唱會的也不是會去遊行的目標群, 本應毋需理會, 預了建制派會出蛇齋餅糉。

不過, 大會找來了Rubbband, 帶來了震盪, 未開騷先柴台, 罵他們為甚麼不睜開眼, 不是公司為你安排甚麼工作就一定要做, 為甚麼不反抗,不堅持?

反抗,很型的一個行為, 但反抗不同嘔吐, 不同扯旗, 不是不可以控制的生理反應, 反抗背後要有理據, 有邏輯, 也要有考慮, 考慮4個人的想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Rubberband 雖然都是4個人, 但他們不是beyond,不要將他們神化, 他們只是一隊比起時下歌手較喜歡音樂的樂隊, 歌曲內容比較關心社會;論收入, 吸金能力不大, 演唱會在紅館開一場, 收入4個人分, 還有公司, 經理人要抽佣,不是真的很喜歡音樂也不會打這份工, 溫馨提示, 他們是屬於林建岳旗下的寰亞,不需要解釋岳少是甚麼人吧?

我不想用搵食, 妥協去形容Rubberband ,容我偏心地說他們專業, 專業就是公司接了一個你好X憎的客, 你一樣交足功課, 滿足客戶要求, 沒有say no , 不代表是say yes

「人在江湖 , 身不由己」是真的, 但江湖究竟在哪裡?當人家的言行不符合閣下的期望便群起杯葛, 那何嘗不是另一個江湖?以梅艷芳一日不平反六四, 一日都不去大陸演唱去比較 Rubberband 不辭演也是不公平, 梅是姐, Rubber只是band, 況且那只是區區一個維穩騷, 距離大是大非還有一段距離。

搞分化是一種會奏效的爛招, 團結的力量是來自包容及聆聽不同的聲音。

看過Rubberband 的演出一次, 感受到他們從心滲出來的熱誠, 愛音樂的人大抵都不會是壞人, 香港沒有幾多隊Rubberband , 不愛惜他們, 也別要胡亂踐踏。

Wednesday, 19 June 2013

癡呆還是退化


本港在2010年開始將「老人癡呆症」改稱「腦退化症」,發起改名的組織認為癡呆症有歧視之嫌, 令患者及其家人感覺不安, 於是建議改為「腦退化症」。翻查資料才得知, 腦退化症是癡呆症「正名」比實的勝出作品, 之後有過些微爭拗,但至今大部份傳媒及部份醫學界都會採用「腦退化症」。

不過也有人不喜歡腦退化症這個名稱, 因為太硬性, 太實在, 腦部退化不是肌齡, 不能逆轉, 赤裸裸的暴露了無藥可救的事實, 覺得太殘酷, 反而更難接受。

癡呆這兩個字反而有斟酌餘地。驟眼看來像帶點歧視, 但是所謂貪嗔癡, 癡是煩惱一種, 還煩惱得起, 即心智還在, 感覺還在,腦袋不是一片空白。

那呆是甚麼?日常生活中, 大家準有發呆的時份, 工作過後, 失戀過後,飽餐過後, 造愛過後,呆是讓腦袋有意識地停止運轉 , 發呆其實是一項於身心有益的活動, 經常都精明過人是危險的,聰明的人都懂得在適當的時候發呆。

癡呆是一個境界, 歌詞有說,「若這一刻我竟嚴重癡呆 根本不需要被愛 永遠在床上發夢 餘生都不會再悲哀」, 癡呆了便不會奢求被愛, 你說有多好?

癡呆還十分有親切感, 舉目望望 「癡癡呆呆  坐埋一枱」的單位不是彼彼皆是嗎?此話沒有貶意, 總覺得能找到心智相近的人, 然後坐埋一枱胡吹亂謅, 自得其樂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所以, 我還是會投癡呆症一票, 那是一種絕對的智慧。

Monday, 17 June 2013

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 樂(KISHOKU)


本市的高級日本料理市場似乎沒有飽和的跡象, 每幾個月又有一家新店, 而且價位直線上升,上環的Sushi Yoshitake 是佼佼者, 緊接有灣仔的「鮨魯山」, 人均動輒三千, 幸而還有些“千零蚊”的選擇, 已經可算是“平”, 甚麼世界?

Anyway, 這一天來到仍在試業階段的「樂壽司」, 位於銅鑼灣耀華街的Big Foot Centre 5 樓。


這裡座鎮的師傅是來自「竹壽司」, 現在算自立門戶吧, 所以在裝修和食物方面都有「竹壽司」的影子。

一入門口, 左右兩排都是卡座, 感覺寬敞, 直入就是壽司吧, 壽司吧都有約二十個座位, 算大, 在壽司吧後面有兩間貴賓房, 9人的壽司吧及10人的大枱, 真的可以滿足顧客不同的需要。

「餓媽卡賒」由$1250 至$1450, 價位與竹壽司相若, 明顯針對同一客戶群。

前菜有三道, 白蝦,八爪魚和蟹肉, 頭兩味跟前兩個月在「竹壽司」吃過的一樣, 水準也沒大分別, 第三味拆了的蟹肉加了一些自家調製的類似蛋黃醬, 味道很濃之餘, 也太酸, 不好吃, 要改良一下。




這個不行

刺身也吃了六, 七款,師傳做了三款不同的右口魚, 除了魚邊, 魚身, 還有魚肝, 魚肝很鮮甜, 還有北寄貝, 季尾的針魚, 友人吃了岩蠔, 本人由於對日本料理的蠔還有陰影(這件事遲一點和大家分享), 於是棄蠔得角切的油甘魚腩,鮮甜肥美。

右口魚包著魚肝

很肥美的油甘魚腩

再來拖羅, 做法和「竹壽司」的一樣 是用紫菜和紫蘇葉包著一起吃, 分別是「竹壽司」用的中拖羅,而這裡是大拖羅,  特別留意那不是片裝的拖羅, 而是“一大舊”, 肥得不得了, 用紫蘇葉和紫菜包著吃的說法就是可以減輕油膩感, 也的確是,“一大舊”拖羅而無筋, 入口即溶也可見用料之上剩。


再來一味毛蟹, 這味準是參考「鮨佐瀨」的招牌菜, 拆了的蟹肉混入了蟹膏,十分鮮甜。


來到壽司, 吃了深海池魚、金目鯛、 鳥貝、 銀鱈魚、赤睦、最後來了一件燒拖羅筋, 這件比較特別,是一啖拖羅油放入口的感覺。



這裡的感覺是「竹壽司」混合一點「鮨佐瀨」,似得來但精緻度又差一點點。

你可以說壽司店來來去去都是吃那幾種食材,不同時令的魚, 貝類, 海膽, 但一些出色的料理店總能創造出屬於他們的Signature dish,如「鮨佐瀨」有一味紅酒braised 的鮟魚肝, Sushi Yoshitake 有他的鮑魚肝醬,都令人有踏進天堂感覺,似乎只有日本人才會對自己的料理有原創的堅持。

觀乎大部份由港人任總廚的料理店, 其菜式都是左抄右抄, 見人家這味受歡迎便抄來做做, 創意欠奉。

明白的, 做生意已要兼顧很多方面, 創意不是那麼多人有, 更不是那麼多人懂欣賞與及有這方面的要求, 但求拖羅切得大大件便可以。但我又不明白, 如果食物款式類型在其他地方都吃到, 價錢又不是特別便宜的話, 顧客為甚麼要選你呢?
說太多了, 這家食肆的敗筆很清楚吧。

特別鳴謝請客的青豆。



深海池魚
燒拖羅筋





















Sunday, 16 June 2013

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 民園麵家


中環卑利街民園麵家前身是大排檔, 05年牌照要被收回的時候, 掀起了一場小風波, 最終得以在原址入舖繼續經營。

初次到民園的感覺是:為甚麼雷聲那麼大?食物是平平無奇之中的平平無奇。不過, 近年, 經常都會到民園,因為貪其營業到夜深, 也鄰近一些常光顧的酒吧, 酒前酒後總要吃點甚麼, 又不想行多兩步去九記, 民園就是就腳之選擇。

民園的食物性價比是高的,價錢平, 份量多, 名物有撈麵,豬手。如果喜愛吃薑蔥的話, 他們的薑蔥撈麵一定滿足, 因為蔥很多, 薑很多, 切得幼細; 撈麵是用豉油, 不過印象中味道是偏淡, 要加很多辣油才有味。 我每次去都會叫牛肉麵,對於鮮牛肉麵是有偏愛的, 加點醋 , 加點辣椒油便原諒了麵有梘水。




豬手是最出色是一環, 有些豬手做得硬繃繃, 咬完層皮, 牙骹都較埋, 這裡的炆得很腍, 南乳味不太重, 對於不喜南乳的我來說是合適的, 每次都會叫一碟大家吃。

水餃, 雲吞水準一般, 要吃雲吞就會去姓麥那些, 不會來這裡, 吃牛腩就去九記, 不會來這裡, 每一間食店都有其出色的食物, 硬要在這裡叫雲吞但又要和麥奀記比較, 是不公平的, 大家的強項也不同嘛。

記住, 這裡是就腳之選, 專程來是準會有點失望, 期望不要訂得太高總是好的。

至於, 這裡的敗筆是甚麼呢?就是豬手, 不是說最出色的嗎?對, 味道最好, 但可能因為太大件, 而本人又十分論盡, 每次吃豬手的時候都會拿捏不穩,豬手啪一聲跌回滿載上湯的碗內, 結果彈到一身都係。究竟豬手有沒有比較容易進食的size 及方法呢? 作為一家以豬手聞名的食店, 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

Friday, 14 June 2013

捉姦在床


由於那個偵探社留言(見前前前文) 讓我重新思考關於捉姦在床這回事。捉姦在床在功效上層面來說是向法庭舉証對方通姦, 從而要求離婚,賠償, 分身家的最有力証明;正如有些人結婚是為了肚裡的孩子有張出世紙一樣, 功能行先。

如果不是有實際上的用途, 你真的想捉他的姦在床上?

先幻想一下, 你希望看到你的另一半在床上, 和另外一個人, 赤條條在床上嗎?那是一個赤裸裸, 血淋淋的場面;知道鹿被獅子吃了已經足夠, 需要看到鹿被撕開皮肉,吞噬的過程嗎?

在想到要捉姦之前, 一定已預先察到對方有外遇的跡象,每次看電話都別過臉,一回家便衝入洗手間, 加班愈來愈多, 愈來愈晚;但與此同時會有 一把聲音告訴你, 「你太多疑了」, 「事情不是這樣的」。

變心是無色無相, 你不會從對方的臉色看到對方的心已變, 但就是嗅到一些似是疑非的味道; 其實, 哪裡來那麼多疑心, 與其說不肯定, 不如說不想接受,於是一定要證據確鑿才會死心。

有些人的心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一定要親耳聽到,「 我不愛你」 才心息,於是捉姦服務便有了生意。

但現實放在眼前, 又接受到嗎? 先幻想一下, 你的另一半在床上, 和另外一個人, 赤條條,確定自己不會崩潰才好行捉姦那條路。

捉姦在床是殘酷,但殘酷實在有個好處就是杜絕自己的惻隱之心, 不讓自己回頭, 也不容對方狡辯, 是為那段感情簽死亡証, 分手最狠的方法。

Sunday, 9 June 2013

肯和你吃麥當奴的女人


剛從網上看到一篇關於一個肯和你吃麥當奴的女人的文章, 大致上來說男人都覺得如果一個女人肯和你去麥記吃晚飯, 已經可撥入娶得過系列。

不用男朋友花費於高級餐廳絕對是一個優點, 尤其受港女現象影響,更顯得願過樸素生活的女性如一抹清泉,難能可貴。

不過, 男人要想清楚, 你真的恨娶肯吃麥當奴的女人?

肯和你去吃麥當奴這回事可以演繹為她隨意, 慳儉, 甚或肯捱, 但不代表她是善男信女。覺得滿足於清茶淡飯的女人是簡單女人是一個重大的謬誤。

這方面的要求簡單, 必有另一方面的需索。不要華衣美服但需要百分百的愛, 不需要環遊世界, 但需要心靈漫遊, less 的背後是 more,吃麥當奴的女人需要你更多時間,心力去維繫感情。

喜愛物質的女人,逗她開心, 易如反掌,若果她要的是精神上的食糧, 是不是難搞? 喜愛物質,他日發生了甚麼事,買隻手袋便擺得平, 但她不受手袋, 只要你交代, 到時你便會恨她為甚麼不愛手袋。

聰明的男人應該找個簡單的女人, 簡單不是生活上的要求簡單, 是思想簡單, 一隻愛馬仕百病能醫, 你說將你整個心給了她容易, 還是給她一隻手袋容易?

可惜, 太多男人不想負擔手袋, 便滿心以為娶一個肯吃麥當奴的女人便是福氣, 思維似還停留在紥腳年代,難怪港男港女有那麼多深層次矛盾。

Friday, 7 June 2013

留言



這個必需要和大家分享。

最近隔天便會收到無名氏在本人某些文章內留言,都是留低一句Thanks for share…… 似是同一人所為。
如是者也有十次八次,有讀者留言本是見怪不怪,有secret admirer 一樣也見怪不怪,但實在有點詭異,也有幻想過是不是幽靈的留言,如此作為一個鬼故事的題材也是不錯的。

直至有一天,我終於留意到那句在留言內出現的省略號原來是一條hyper link,是可以按下去的。鼓起勇氣,按了下去,在結果出現眼前之前,心情有點緊張,仍然在想會不會帶我去了一個見鬼網頁,又或者只是有很大條陽具出現在面前呢?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眼前出現的是一個以粉紅色的主色的網頁,網頁的左上角寫著「女子偵探公司」,是一家私家偵探社,主要服務對象是女性,主理人也是女性;簡單點來說,就是替人捉姦但以好姐妹為你解決感情問題為包裝。

有感性的宣傳句子:
「這原本是該屬於我的幸福,為何下一刻卻從我的手邊溜走」

也有兩脇插刀的:
「沒有人可以教導你、提醒你、更遑論引導你去做正確的預防與抓姦,女子偵探公司私家偵探願當你的明燈。姐姐妹妹一起站出來捉姦,不要再作沉默的羔羊,任憑第三者在您家庭幸福的路途中興風作浪,女子偵探公司願當你的靠山。
真的太好笑,再看下去還有線上客服的服務,差點想找個客服出來chat chat ,不幫襯,查詢一下,傾訴一下,也是好的。

問題來了,為甚麼要在我的網誌留言,我似有捉姦的需要嗎?我的感情似會被人破壞嗎?這個網誌雖然談及很多感情問題,但不代表本人有感情問題,或有捉姦的需要;就算有感情問題很明顯我懂得去解決。如果我是他們的目標客戶,那真的有檢討的必要。

或許,他們就是想我寫這一篇文章,如果是這樣的話,目標已達到了,不用再留言給我啦,收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