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July 2011

真相

最近在看電視劇「真相」,也稱得上是無線近期的佳作, 選角上起用陳展鵬和甚得女性歡心的黃浩然, 陳展鵬穿起西裝, 演起來律師來也頭頭是道, 至少比陳豪有新鮮感。

「真相」每星期會有一單畸屎,讓律師主角們去找出真相, 最深印像就是印度人被控強姦女星的一單, 有點羅生門的感覺,最後真相大白, 原來是這樣的。看這些電視劇就有這種好處,爽快利落, 沒有拖泥帶水, 到星期五便告訴你真相, 不會不明不白, 水落不會不石出,令人心曠神怡,了件心事。

溫州列車追撞事件, 尋找真相之聲不絕, 又有哪一次在中國發生的或天災或人禍是沒有尋真相之聲?但結果?

看網上的片段, 多輛剷泥車爭相搗毀被撞的車廂, 難得國內的剷泥車有多種顏色, 橙、黃、綠,十分活潑, 它們的動作十分迅速, 像極一群彩色的腕龍在飽餐。 假若當時有鷹飛過, 牠們也可以飽肚, 車廂內應該還有一定數量的殘肢。有意外發生, 保留現場証據以作調查是最基本的程序, 輕率、魯莽、無知如菲律賓,雖然沒有妥善管理出事現場, 任由証據流失, 也未至於在眾目睽睽之下,瞬間拖走出事旅遊巴並將之淹沒。

為了清場恢復通車也好, 毀滅証據都好, 是沒有分別, 這仍然是一個不尊重生命的國家。沒有尊重生命這個概念,很多事情便會理所當然地只求達標, 6個月起一條鐵路沒有問題, 三個星期十間學校?沒問題, 三十間也可以, 沒有豬肉?用牛肉混狗肉加報紙造出來,味道更好;大躍進了52年,躍出甚麼樣子,富起來又怎樣?良知都躍進空氣中。

一向第一時間出現災場的溫總, 今次在第6天才出現, 其實第一天出現或再遲一天出現, 也沒有分別, 鐵道部也不是他能左右的, 他只能出來意思意思。一向認為溫家實是一個好人, 看著他解說因為卧病在床,不能出行,像看到黃仁龍陪伴林瑞麟出來說遞補機制是合情合理合法一樣。我不知道你信不信, 反正我就信,我更信在溫總隔壁病房的就是江澤民。

「真相」今晚大結局, 連續劇會告一段落, 但相信中國的尋找真相之旅還會繼續演下去。

Thursday, 28 July 2011

豚王大戰一風堂

中環「豚王」開業以來, 日日人龍,日曬雨淋, 在想去東京不過3個多小時飛機航程, 實在不值得烈日當空為一碗麵排隊, 也沒有人包場給我去試, 故一直未有機會一嚐。

終於閒著, 閒著的意思就是平日人家上班的時間, 你有時間下午茶,這日下午茶便去了「豚王」。

記著這個時間 ﹣ 1545, 毋需等位,直至我離開時約4點半, 還有空位。 「豚王」供應4款拉麵, 分別是豚王、黑王、赤王、翠王, 現場所見, 最多人吃的是豚王, 其次便到黑王,第一次當然試豚王。

「豚王」優勝的地方是可以將那碗麵個人化, 只需把表格填好便可以, 感覺像極日本的「一蘭」。


大概等了10 分鐘, 豚王出場了。先試一口湯,嗯, 在日本吃的豬骨湯拉麵就是這個味道, 叉燒薄薄的一片, 如風, 有少少懷疑是否這麼薄的叉燒,入口毌需怎樣咀嚼也一定會溶 , 這是生化科與品質毋關。

選了濃湯, 硬麵, 效果也如所料, 敗筆在於蔥, 因為用的是本地蔥, 不是東洋蔥, 味道和感覺也有距離;枱上面放了些任吃的配菜,辣的大豆牙和醃菜, 也有原顆生蒜,也有冰凍檸檬水任飲, 十分慷慨; 追加了木耳和紫菜,要了一罐汽水, 結賬$102, 吃日本麵這算正常的價位。





一麵試完一麵又起, 來自福岡的「一風堂」轉眼又著陸, 其龍之長比豚王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地方更大, 在自由行主導景點尖沙咀的新港中心,也去了一試。

一入門口, 即傳來中氣十足的「易啦沙依媽些」, 夾雜「呀呢呀多」, 因為一直都有人來, 有人走, 所以這個氣勢貫徹整個食麵過程; 場內的裝修十分西化, 播的音樂又十分Hip Hop, 感覺十分fusion,畢竟「一風堂」是在紐約和星加坡有分店的集團。


二話不說要了一碗招牌的白丸拉麵,即是純粹豬骨湯, 加了紫菜。這裡的麵沒有個人化服務, 一切也十分標準, 麵條是正常的軟硬度, 湯不太稠, 不太稀, 叉燒比較厚身, 有質感, 不乾,但一邊吃,一邊十分口喝, 喝了兩口湯之後, 要一邊喝水溝淡那咸味, 咸得不得了。之後, 跟同樣試過一風堂的朋友說起, 他們又覺得沒有這個問題, 可能我熱氣, 不過我不會為了証明我是否熱氣特意再去試多次。


比較兩者, 論環境「一風堂」 空調飽滿, 寬敞, 「豚王」吃得摩肩接踵,出汗;論食物, 我的味覺喜歡「豚王」, 論日本,「豚王」的服務態度更接近日本人, 單看他們會為長髮顧客提供像皮圈已經香港第一家, 還有更貼心的是, 他們不收加一 。聞說「豚王」會在銅鑼灣開店, 且看下回分解。



Monday, 25 July 2011

兩個女人

那是中學的時代,唯一一次和一伙親友往大陸短線旅遊。由那時候直至現在, 坐車時, 也喜歡看著窗外, 發呆。那次家庭旅行, 同行的有我的表妹, 她比較像一個正常的女孩, 因為她喜歡說話, 描述, 叙事, 對話, 樣樣皆能, 而每逢車程我都是看著窗外, 發呆。

外婆和表妹十分親厚, 意思是有甚麼都會毫不客氣, 直斥其非,然後又可以攬頭攬頸。未知是否那程車表妹的話在冗長, 嚕囌, 還是甚麼, 忽爾聽到外婆說表妹, 為甚麼那麼多話, 為甚麼不學學表姐, 即是我, 只在看風景, 不說話, 多文靜。表面上我在發呆, 也聽著Discman, 但外婆這句話, 我一直也記著, 可能因為外婆將發呆說成一個優點。

到了現在, 每逢坐在車的靠窗位置,偶爾這句話便會出現在腦海, 然後窗外的風景像隱藏了一個人的身影。我想外婆當天說這話時, 也沒有想過原來會被記得,以至到了她身故之後, 還可以勾引出思念。

那是中學的時代,那天窗外風和日麗, 在病床上的祖母比往日精神,話很多, 不像平日只緊閉雙目在休息, 她盡力撐開雙眼, 但眼皮下裝著的只是兩顆石頭。她不斷的跟其他親友說這說那, 我聽到有人在後面輕聲的說, 這是迴光返照。

祖母和我十分親厚, 親厚的意思是說, 每見到我, 她也會把我抱得緊一緊, 只有她會這樣, 後無來者。 未知是否因為當年我的弟弟才三歲左右,所以祖母對他能否健康成長十分緊張。她對我和媽媽說記緊把弟弟餵飽, 這句說話一直也記得,可能因為這個叮囑實在太原始,簡單。

到了現在, 每逢我肚餓的時候, 偶然也會想起這個叮囑, 當我吃飽的時候, 明白這是最原始的幸福。

我一直以為, 人死了之後甚麼也沒有, 歸零, 原來有一種思念在不知不覺間會留低, 不太深也不算淺, 偶然會想起。

Friday, 22 July 2011

金剛經

有日在家用電腦時, 耳際傳來操不咸不淡廣東話的男聲, 原來電視台的假日影院正在重播「夏日的麼麼茶」, 主角是任賢齊, 難怪。 對不純正廣東話一向有種莫名的煩厭, 因為不悅耳, 也就沒有耐性去調較耳朵,不涉歧視, 是個人喜好 ;每次看到那個必理痛廣告, 聽到庚澄慶的獨白和那句「必理痛特強傷風感冒丸, 我嘅選閘」(他是把「擇」讀成「閘」), 即時一股心煩湧出, 差點要吃頭痛藥。

究竟是立場不堅定還是甚麼原因, 那來自台灣, 同樣操不純正廣東話的金剛, 他的不純正比前兩者有過之而無不及, 覆蓋更多, 廣告、 劇集、綜藝節目, 無處不在, 更有愈演愈紅之勢, 甚至有故意把廣東話愈讀愈歪之嫌, 為甚麼又可以接受, 甚至覺得金剛有點可愛?

原來凡事都是要看整體的包裝, 金剛他光頭, 長相絕對不是英俊, 在他身上找不到型格, 他賣的是可愛, 戇直, 於是不正音的廣東話加諸他身上便成為他包裝的一部份,如果他字正腔圓, 反而顯得平凡。

是這樣的, 你和別人做同一件事, 人家成功, 你失敗, 你出垃圾, 他出垃圾, 為甚麼他的垃圾大賣, 你的垃圾被送往堆田區?你送花, 他送花, 為甚麼他就會把別人追到手? 你仍然是一條溝唔到女的可憐蟲?

金剛的例子只是証明, 垃圾不是人人有資格做, 別人做到, 你做不到, 是因為那不是你的長處, 本業,配合不到你的本性, 當然也是因為遇不上有緣人; 是故沒有必要憤憤不平,不要執於比較結果;暫停, 開始過。

Wednesday, 20 July 2011

生命樹 (The Tree of Life )

電影「生命樹」給了我一知啟示, 就是坦誠面對自己的不足, 技不如人就要承認, 對,我必需要承認我看不明白這部電影。

這電影是今年康城影展金宗梠獎的得主, 大獎得主已是非同小可, 而大部份影評人的評語都大致上可歸納為曠世佳作四個字, 說導演用映象寫詩 , 流麗澎湃,對生命的探索深邃, 令人對宗教更為臣服, 看完之後對生命的反思可令人步入另一個層次。

在入戲院之前, 已經做過功課, 準備入場思巧人生, 但電影的首三十分鐘令我以為入了天象廳看生命之源, 有天地初開寒武紀, 宇宙洪荒, 細胞繁殖,星體撞擊, 大自然奧妙展, 之後人類出現了,生命誕生的感動, 子女成長的片段, 當然有曉有深意的獨白, 也有聖經的內容,導演的拍攝技巧盡地一煲。電影後半部多了一點劇情, 有夫妻爭執, 矛盾, 兄弟間的相處,父子間的不和, 但我就是不能將前半部和後半部, 看到的和聽到的拉上關係, 更遑論從中思巧人生。

散場之後, 很迷罔, 究竟這電影是說甚麼? 為甚麼人家說到天花龍鳳, 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怎麼說我也是個影迷, 是以前會去藝術中心看安東尼奧尼的那種影迷。 有人把它捧上天, 也有人中途離場, 對這部電影有沒有感覺, 或者取決於你是否相信神, 宗教在這電影擔當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有神的指引, 會看到另一個大同世界, 這也是電影其中一個訊息。

而我則要懷著感恩之心, 放低知識性影迷的身份, 接受這個世界是有看不明白的電影, 「活出生命有兩種途徑, 通過本性和通過恩寵。」明白了, 於是今天去買了一些爛片回家,包括「3D食人䱽」 現在播放,讓身心呼吸一下。

Tuesday, 19 July 2011

最近看到的廣告

3寬頻推出最新電視廣告, 推廣他們的 1G高速光纖入屋, 以全城愛快, 愛返屋企為傳銷概念, 更找來rubberband 演出及主唱廣告主題曲。

廣告片有兩條, 一條thematic , 一條sales promotionthematic 那條有模擬電影大場面, 有人群在街上奔走回家,有大片格式, 卻沒有大片的感覺, 最礙眼是那說法。

1G光纖入屋可以令人愛返屋企? 這個想法的邏輯是1G光纖, 速度快, 令大家上網, 用電腦下載檔案更快; 用電影場面為廣告的內容, 是說有了1G光纖, 看電影可以更流暢, 家裡的娛樂那麼高質, 還不快快回家。

現在是70年代嗎? 是會趕回家看歡樂今宵的年代嗎?娛樂在流動, 溝通在流動,高清也在流動, 誰會為上網速度快趕返屋企?更勿論消費者對1G有多快沒有一個實際的概念, 跟他們說1G, 分分鐘會在後面加個“咋”字。「愛返屋企」這個想法實在不實際得與時代脫節。賣家居寬頻, 也不一家要直接賣「返屋企」吧。

古老是否真的可以當時興?找年青人偶像林欣彤為廣告代言人的「大快活」,最新的那塊甚麼扒用了梅艷芳金曲「冰山大火」做廣告的主題曲, 大玩「他他他燒滾我,I’m on fire」,out 得不能, 是否代表平易近人?之前那個「唔落味精」系列, 扮消防員唔肯sir 落消防滑桿已經算爛, 「他他他燒滾我」則令人煩厭, 快餐廣告真的要行 cheap 路線?麥當奴唔係喎。現在看來「呢啲加茶」也不太差。

廣告我唔識做, 不過識睇, 「心態決定境界」好嘢嚟。

Sunday, 17 July 2011

歡樂時光

在這裡有一單秘聞, 相信只有少數人知道。

我和一圈朋友有一處歡樂時光之選, 常去歡樂,那是在黃金地段的大廈內, 不少高級食肆也在其中, 說來也光顧了三數年。

就在剛開始光顧那酒吧的時間, 發現了一對男女, 他們幾乎每一天,說幾乎是因為我不是每天也去HHhappy hour), 但每次去也必然見到他們。他倆親暱地坐在同一個角落,通常是男的先到,然後他會一邊喝威士忌, 一邊用手提電腦, 枱上放了的一 瓶威士忌, 看到出是存酒來的,那是熟客的象徵; 到了七點鐘左右, 女的就會出現, 有時會買來外賣給男的吃, 女的會喝雞尾酒,他們會在那裡待上一兩個小時,依偎, 傾談, 喝酒,通常在9點前都會結賬離開。

有一次, 當我離開的時候他們也同時在等電梯, 電梯來了, 進入了電梯後他們一個站在左上角, 一個在右下角, 互不交談, 如像不相識一樣。當電梯到了地下, 電梯門打開, 那站近電梯門一角的男人擰轉頭向那女的快速打了一個眼色 ,女的也會意地輕輕點頭, 然後那男的便閃身而去。

那時候, 我便認定他們是一對偷情男女, 而所有經常去這裡HH的朋友經我宣傳, 也知道這對男女的存在, 見他們在一角溫馨,由起初的好奇到現在習以為常, 我們就如相見不相識的朋友。

說他們是偷情只是我當初的一廂情願,也有想過他們可能正在發展地下情;但日子越久便越肯定那是一種沒有承諾,羈絆的關係。 如果是夫婦, 哪有這種閒情, 放工後哪會不趕著回家晚飯?如果是公開的男女朋友, 他們哪有不上街炫耀幸福的理由?怎會耐得住每一天都只在一個幽暗角落歡樂時光?

有朋友說如果他們是偷情的話, 也算得是長情, 此話當真, 3年來同一個偷情對象, 感情的長度可能比得上年半便收工的婚姻。當大家都以為逢場作興都是短暫的, 原來未必。

這對男女証明, 默契是一段關係能否長久的必然因素,大家安於現狀, 每天兩小時便兩小時, 時候到了便各自回家, 沒有人會要求更多,從沒見過他們會撕磨至夜深。人總需要暫離現實的空間, 忘掉自己的身份, 責任, 他倆珍惜這個空間, 所以便知道遊戲規則。

那如果他們是真心相愛, 不能結合, 那不是很可惜嗎?首先, 相愛的未必要結合。如果喜歡一個人的話, 每日能和他短聚三兩小時, 比一夜長,比一世短,有這種歡樂時光,說真的, 快樂還來不及。

Thursday, 14 July 2011

哪一句?

有人問我, 哪一句分手的說話最傷人。

說話的威力是因人而異,個人的背景, 想法, 品味都會影響一句說話在這個人身上產生的效果。不過,分手本身已預設是一件會令人難過的事, 就算未到分手, 一旦將當年今日的熱情和今時今日的冷靜作比較 , 已經令人心酸;每天愛你多一些是傳說, 邊際遞減定律才是真的。是故, 一旦有了這比較, 無論那是一句婉轉的, 客氣的, 憂傷的分手語都有傷人的本事。現在姑且精選一些, 讓大家有備無患。

「我配不起你。」 這句好像有好意, 但一個人配得起另一個人與否不是單方面決定; 不愛直接說不愛, 不要裝好人。聽到這句說話時,不要被善意騙到, 真的以為自己高貴大方,善解人意但對方配你不起, 實情是人已變心, 不過想讓你好落台;日後聽到這句說話,心裡應該有把聲音在回應:咁你當日又溝我?即場反駁與否, 請自行決定。

「我愛你,但我不知如何走下去。」我不明白為甚麼要分開還要說我愛你, 就算這是實情, 也可以不必說出口;言者無心, 聽者有意, 那三個字在每個人心中的重量也不一樣,但有些人就是這樣多情, 聽到這句話就要當「我愛你」這三個字是廢話, 聽清楚後面那一句便已足夠。

「我們一起時不再快樂。」潛台詞是「你已不能令我快樂」, 戀愛其中一個優點就是令個人的價值提升, 因為就算是個平凡人, 在戀人眼中都是一個魔術師, 打個噴嚏, 走路絆倒也可以逗得愛人笑呵呵; 失去了令愛人快樂的能力, 不是你不對, 你沒有變差, 只是愛火一旦燒光, 便打回原形, 變回一個路人無異,是沮喪的, 不過把真相告訴你也是好的。

所以如果愛人跟你攤牌, 他只說一句「我不愛你」,應當拍掌, 不兜圈, 不留尾巴, 不推卸責任 ,而且需要莫大勇氣, 說出來擲地有聲, 令人也不好糾纏下去。

Wednesday, 13 July 2011

洗澡.跣親

所謂沒有消息便是好消息是有道理的。好日也沒有人會討論歌詞, 一旦能引起人注意的只有極好和極壞, 而人類對落井下石是特別偏愛的, 一人踩, 群眾便會 follow,說的是林欣彤的新歌「洗澡」。

聽這歌就是因為有人對我說這歌詞很爛, 已經有很多網民鬧爆, 我於是便好奇聽一聽, 也細看歌詞。個人覺得不是那麼爛, 主題也鮮明,可能這不是一個可口的題旨, 大家覺得用字太「污糟」, 也不太適合由林欣彤去演繹。我認為有少許礙眼的地方就是「懶得修的指甲長到」, 「臭到令人嘔吐」,「長到」, 「臭到」都是廣東話口詞的用法, 唱出來怪怪的。By the way, 在搜集資料時, 偶然發現英皇網站介紹這首歌的資料, 說是林夕為林欣彤度身訂造,(實情是林若寧填詞) 求其令人嘔吐。

說回廣東話,雖然通常予人粗俗之感, 但有時候也很奇妙, 有它的magic。例如一個「親」字, 我們會說「撞親」、「車親」、「仆親」、「激親」,不會說「愛親」、「錫親」、「攬親」, 這個「親」字只會出現在一些形容受傷的動詞後面, 實在非常有勵志的意味, 就是鼓勵大家但凡受傷了都當作是親一下, 沒甚麼大不了,這樣感覺會好 一點。

這首歌的製作人, 歌手有沒有被「踩親」呢?

Sunday, 10 July 2011

變心有時是必需的

原本我對一些半紅不黑藝人的感情新聞從來沒甚興趣, 但這次不得不站出來表態, 我是支持楊思琦的。

分手是否一早已有默契或有人忽然被飛, 是誰放料,統統不是重點, 過程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個男人應該一早飛, 就當我勢利。

3年又3年,再3年, 一共9年, 一個女人有多少個9年?第一個3年女尊男卑, 可以, 畢竟順境不是運氣, 不會話來就來,愛得你便支持你;第23年,再看看吧, 還有愛情滋潤的耐性, 可以持久一點, 第33年, 仍然沒有起色, 還搞賽車?作為一個正常的女人都會走吧!

好了, 又說女的搭上富商,莫說現在發現那不過是個過氣跳水代表, 是一般打工仔, 就算是富商又如何? 大家無名無份, 搭上乞兒, 賊王, 漁佬又與你何干?為戀人冠上一個貪慕虛榮的罪名會令自己好過點嗎?

愛人變心, 要問問自己有沒有資格把人留住,不怪自己沒有本事, 還要裝可憐, 一家人出來指指點點, 真的冚家失禮;七八九線演員就是七八九線的處事態度, 你看謝賢一家有沒有一字排開數張栢芝, 那還要是已娶入門的新抱,要分錢, 搶子,鬧過淫照風波。

我不相信楊思琦與彼一家人同住是為了慳屋租,據明周訪問講是因為想融入那愛登氏家庭, 幸好, 幸好9年來都無人願意娶她入門, 這算是執番身彩。

Thursday, 7 July 2011

你瞞我瞞

到讀者來信問我對某網站一篇文章的意見。

文章的篇題是「聽男人心 : 我為甚麼要隱瞞?我以速讀的方法了大意大概是男人會為一些毛蒜皮的事而說謊,原因是因為怕女人麻煩,文章的結論是,總之坦誠大家便可愉快相處。

對於別人寫的, 我沒有意見, 但我認為感情有很多方法隱瞞是其中一種

男人告訴女人二手保時捷萬二蚊買回來, 和女人告訴男人米蘭站清貨, 二手birkin 賣二千一樣本質上是沒有分別的

能夠和一個人走在一起, 大概都應該有相近的價值觀,但總會有不能磨合的小狀況,如上例, 於是便有需要隱瞞一下,避免不必要的衝突, 不上是善意但出發點是好的, 太多的小衝突可以繁殖為一根刺。

一些事情明知對方聽到真相會不, 那又為甚麼是死掛著那個坦白盾牌向前衝更不要幼稚到以為對方愛便應該接受的全部人的容忍度有極限為一個birkin 被扣分倒不如把quota 留下, 待日後有需要才打出這張誠實牌。

也不要因為釋除對方的疑慮而坦白, 戀人對有疑心更加不要讓他放心有疑表示對還著緊,還有丁點好奇心, 讓他心癢癢, 反而能將熱情延長, 你對他坦坦白白反而沒趣。

對, 人有很多種 ,有些是犯賤的。

Monday, 4 July 2011

你知道甚麼是基因改造木瓜嗎?

先作出利益申報, 我的起步點不是維園, 是波斯富街,軒尼詩道,中途到了灣仔電腦城過冷河, 到太古廣場喝了一支啤酒, 行少少連卡佛;到了中環沒有上政府總部, 直行去了HM, 但好好歹歹也由銅鑼灣行到了中環, 參加了今年的七一遊行,上一次有參加當然是03年。

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 有人選擇打麻雀, 看溫布頓,有人選擇上街, 兩者是沒有衝突的。 我沒有覺得走上街比在家看電視的人更關心社會,不滿人人都有, 也不一定要宣洩出來。

我去遊行主要是不滿遞補機制之外, 覺得遊行其實蠻有娛樂性, 因為可以看到很多,既然沒有下雨更沒有酷熱警告,更沒有情人約行街睇戲食飯,遊行也是一個好節目, 當做運動。

你知不知道甚麼是基因改造木瓜?走過一示威攤位, 他們在反對基因改造木瓜,因為政府在立法管制基因改造食物的時候,沒有包括木瓜;而基因改造木瓜或含令人類敏感的成份, 如牛奶, 而這些木瓜在超市是有售的。

你又知不知道有個同志組織叫 Elements? 又知不知道原來「香港人網」的擁躉為數不少?

這些統統與大是大非無關, 只是社會上的一點小事情,不知道有沒有損失?沒有, 但知道了又好像充實了一點, 尤其是走在街上時, 俗一點去形容, 就是感覺到這城市的脈搏,這對我個人來說, 是久違了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