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April 2010

我永遠是對 你永遠是錯

我不喜歡民建聯,我不會投民建聯一票,但我支持商台接受民建聯的生意,讓其在周末深宵時份特約一個節目「十八仝人愛落區」。


這個節目是由商台和民建聯合作,以關懷青年人為主旨,落區探訪,關愛社會是出發點,並不是宣傳民建聯的政治觀點。


劉慧卿在商台落廣告宣傳5.2大遊行,沒有走出來指指點點的人,就沒有資格現在走出來「抽水」。


如果說,讓民建聯特約節目就會削弱商台的公信力更是荒謬,就是因為有公信力才可以讓不同的聲音出現在這個大氣電波,泛民可以落廣告,為什麼民建聯特約節目就是偏坦某一個政黨?


民主黨, 社民連如果想「特約」節目也可以,不過節目一定要與商台的節目方針一致,否則商台絕對有權不讓他們「特約」;「特約」不成,可以「贊助」,即是TAILOR MADE一個環節,那就是純粹廣告,各政黨有資金的話也不妨考慮,但如果要宣傳自己的政黨,講政治可能有違廣播條例,商台一樣可以不接納,見錢不一定會開眼。


商台接受民建聯的「生意」正是一個公平的示範,沒有因為那個政黨的政治立場而斷絕他們的發聲機會,而畢竟那是一個關心社會的行動,我也相信商台對節目內容的監控能力。
我不喜歡民建聯,也不見得喜歡泛民,五區公投更是擾民,題外話。

Friday, 23 April 2010

有點微言

最新忽然趕潮流,開了微博,觀察一下究竟其樂趣何在。微博基本上和twitter沒有大分別,只一個是外國版,一個是中國版。微博的其中一個令人注目的地方是有很多很多「名人」都有開戶,吸引了不少真正的「粉絲」。這微博暫時給我最大的歡樂就是有不認識的人「關注」我,做我的「粉絲」,令我覺得自己有點像「名人」。
有興趣可以關注一下:http://t.sina.com.cn/goodenough807


青海大地震進入賬災階段,香港演藝界將會在下星期一於香港體育館舉行「演藝界情繫玉樹關愛行動大滙演」。林建岳捐100萬作製作費,成龍負責包底;由於得到港女童軍總會借出場地,加上沿用他們的舞台,所以節省了一筆製作費。入場捐款最少100港元,以三面台座位6000來計,60萬善款是坐定笠六。為什麼不索性叫岳少捐100萬而要用100萬去製作一個動用大量人力物力,T 恤,飯盒,媬母車的大匯演呢?要向市民募捐這個方法真的是最有效率嗎?沒有大匯演便喚不起大家的惻隱之心嗎?一直以來我也不明白,只希望再沒有天災,便沒有賑災。


今次的大匯演繼續有主題曲,手連心心連手的連體血濃於水情懷是要唱出來的,大會選取了盧冠廷的「憑著愛」,再由潘源良填上新詞;不是說「憑著愛」不好,只是為什麼不選岡本真夜的歌呢,被揭破「文明抄襲」之後,上海世博會買下了她的「原來的你就好」的版權用來作世博主題曲,說不定再買一首有折扣呢?


香港中樂團被審計處審計,其中一項的熱門的違規事件就是團員出埠時違反了指引,由乘座經濟客位自行提升至商務客位。

樂團理事會副主席梁廣灝向表示,理事會認為表演者有實際需要乘坐商務客位,「審計署忽略咗,呢啲係表演人才,要上台,去到頭髮唔亂得,衫都唔皺得。唔可以屈住隻腳咁耐,去到兩個鐘後即刻表演。」(蘋果日報)

現在不少航空公司的商務艙都以完全平卧睡床作為賣點,讓乘客可以直航夢鄉。如果頭髮不能亂,衫不能皺,根本就更應該坐經濟客位,正襟危坐,頭髮才不會亂了,多花幾倍價錢只換取兩腳一伸,未能盡用商務艙的設施,不值,也虧這位副主席說得出口;就讓我杯葛香港中樂團吧,拿了免費門票也不去看。

Tuesday, 20 April 2010

add oil!!!

今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不知是否受了「歲月神偷」的磁場所影響,感覺十分勵志,因為一些主要獎項的得獎者不是一貫熟口熟面,獎到拿來的寵兒,反而都是在歲月中的低潮走過來的。


當郭富城都拿過最佳男主角的獎項,任達華未做過香港電影金像獎的BEST ACTOR,真的令人惆悵。我一直以為任達華會以一個變態殺手的角色得獎,當年他在「羔羊醫生」中飾演的林過雨,,比黃秋生的「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更早令人發惡夢。我有點不滿「天水圍的夜與霧」敗給「歲月神偷」,如當年船頭尺敗給高飛一樣,但終究是他把獎拿走了,也算了卻一件心事。
機會不在自己跟前的時候,記著卡士蘭任達華所言,「自強不息便會夢想成真」。


最佳女主角是在1981年拿下了這個獎之後,在29年之後再度獲此殊榮的惠英紅。
我對惠英紅的印象是霸王花霸王花和霸王花,只覺得她是打女,羅芙洛啲friend,八九十年代拍下大量「功夫」片,只需翻筋斗不需皺眉頭。1993年的城市女獵人之後,要到2001年的幽靈人間才重登大銀幕,在無人問津的低潮下去了無線拍劇,而無人問津是對一些曾經以為自己有點成就的人自信心的最大打擊,仿佛以往的成績都不被入賬。拍電影出身的,忽然間轉去拍電視劇,心裡總有點不願意,像做慣大公司忽然去做山寨廠一樣,但惠英紅沒有看不起這個機會。
把獎座拿到手的時候,第一句不諱言「好恨得這個獎」,經過了這些年就是為了再有一次機會去証明自己。做好自己的本份, 把握每個機會, 相信自己的能力,惠英紅讓我們知道努力是有回報的。


葉旋的得獎相比起不算太有勵志成份,但她由最為人熟悉的「磨爆殼王」絕技轉移到讓人認同她的演技,除了要有杜sir的眼光,一樣也要自己努力。


大家,加把勁。

Monday, 19 April 2010

一架包機兩種人

港人黃福榮捨身救人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彰顯人性光輝,電視訪問當地人的感受,「他是一個無我」,令人不勝感慨。事發之後,不少網民紛紛在網上追思,致哀,有人提議黃先生應該獲得蓋國旗的榮耀。


「中國國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紅旗,由四顆小黃星圍著一顆代表中國共產黨的大黃星。
我不知道如果真的為黃福榮蓋上這片國旗,他泉下有知是否會感到欣慰,他人往內地做義工多時,見過中國貧窮得荒謬的一面,他會否怪責過共產黨這套不盡不實的社會主義,為何能擁有千億國企,搞奧運,辦世博,但同時也有人民連用清水洗澡也是一種奢侈?愛國不一定愛黨,更不一定愛國旗,蓋國旗這回事,且別一廂情願。


黃福榮的遺體由港府派出包機運返,這包機包得應該,令我想起早前不知死字點寫的遊泰港人,厚顏無恥地覺得政府應份為自己出外旅遊,吃喝玩樂按摩購物和紅衫軍拍照留念而滯留時也獲享包機送返的待遇。不負責任地自私至此,這些人大概都不會做義工,更有機會見死不救。

Friday, 16 April 2010

高跟鞋的呼喚

雖然本人不穿高跟鞋,但我對女人穿高跟鞋這回事蠻有好感。一雙精緻高貴時尚的高跟鞋能拯救女人於庸俗,也有能將甲組腿變幼的特異功能,本身腿幼的更幼,我十分明白女人對它的情意結,雖然她們每提起Louboutin 都表現得十雀躍時也是另一種庸俗,但總的來說我是歡迎高跟鞋的。


但高跟鞋有一個先天性的壞處,除非把它踩在地氈,否則走起路來,如冰雹打落在簷蓬,如鐵鎚鑿洞,令人雜念叢生,心緒不靈。也許這是高跟鞋的套餐,存在就是為了令遇上它的人心神不定;心神不定還好,至少有幻想空間,心煩便壞事了。


跟男友漫步,咯咯作響,為談情配樂,煞風景否?以我一向的認知,走路無聲是一種禮貌,但套用在高跟鞋身上,那步伐的叫囂就變成了風尚,有沒有女人會因為高跟鞋的腳步聲而有歉意或會把腳步放輕?大部份女仕對高跟鞋的呼喊都能做到充耳不聞,高跟給她們的信心,那種大地在我腳下的感覺已令她們神馳於外,渾然忘我。


著者無心,聽者有意,怪只怪我六根未淨,耳根也未靜,聽到絡繹不絕的高跟鞋呼叫未能做到當作耳邊風,也嘗試幻想那是萬寶路廣告的萬馬奔騰卻失敗,最盡只想到那是牛頭馬面在踱步,對高跟鞋的幻想徹底破滅。


原本不想擁有的,現在連欣賞也不必,都不失為另一種收獲。

Sunday, 11 April 2010

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

林夕的新書名為「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那是他為陳奕迅寫的一首歌「我的快樂時代」的其中一句歌詞,時為1998年。


陳奕迅說過當年他並不了解歌詞的內容,但在10年之後再唱這首歌的時候,才明白能夠「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


98年陳奕迅才不過初道,正所謂少不更事,分分鐘說得出「我想要嘅嘢都有」此等天真爛漫的說話。10年下來定必看盡樂壇生態,或多或少試過妥協,做過一系列不喜歡做的事情,來爭取做自己喜歡音樂的機會;看似唾手可得,原來是要幾經爭取才會擁有,試過付出,才會明白原來凡事都有代價。


不要以為「毫無代價」代表不用付出,世上沒有免費早午晚餐,「毫無代價」是因為付出了但不覺得那是付出。因為在你心目中,那想做的想得到的,比你所付出的更大。


舉例:你很愛那個人,你為他拋妻棄子,身敗名裂,但你完全不覺得那是代價,因為你愛那個人給你帶來的快樂已經凌駕於一切,那等同毫無代價的愛一個人。

要有甚麼都放得下的心境,才能夠如此投入去愛?還是找到所愛就會令人甚麼都放得低?都不重要。

「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前一句是「離時代遠遠沒人間煙火」,下一句是「願我可」,說到底,那是一個願景而已。



Friday, 9 April 2010

改字之怪事

本人有一位朋友表面上不太喜歡說話,於是乎有人替他改了一個別名「唔講嘢」。原來人的別名是會演進的,不經不覺他由「唔講嘢」變成「啞仔」或「死啞仔」,感覺十分親切,如同有一些人,你會暱稱他「死八婆」一樣。


「啞仔」的生日來了,我們替他在一所家私人會所設下生日飯局,留名「啞仔生日會」,感覺依然十分親切。


就在「啞仔生日會」舉行之前的20小時,會所的行政部門致電負責訂位的朋友告之,由於所有貴賓房的留名除了會有名牌掛在門外,也會展示在餐廳的水牌上,換言之是全世界都會看到,他們覺得「啞仔」屬於不雅用語,怕招致會員投訴,著我們改一改字眼。


究竟怕會員投訴的意思是甚麼?會員不接受有啞仔在那裡開生日會,還是覺得「啞仔」這個名字有歧視成份,但這個分明是一個暱稱,「啞仔」不雅,那麼「肥仔」、「四眼仔」、「蜥蝪仔」、又如何?香港人保護弱勢社群的意識真的這麼強?我反而覺得是他們在歧視我們,如果朋友的名字是「曾蔭權」「劉德華」又會否說我侵權呢?「寸爆」,「東莞仔」,「JIMMY仔」又能否名正言順地在那會所擺壽酒呢?


我以為因為無聊COMMENT而要改文案只在工作上才會發生,原來比比皆是,連吃一頓私人晚飯也被要求改字,真的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Wednesday, 7 April 2010

陳奕迅DUO演唱會

陳奕迅在紅館一開十八場,場場爆滿,由一開騷起每天都有人在FACEBOOK 上載演唱會現場的照片,滲透率十分廣;奇就奇在都說票很難找,要炒黃牛,到最後大家一樣有票入場,不知是否有人在造市。


我也湊了一趟熱鬧,看了一場。演唱會的主題是DUO,玩分裂,在RUNDOWN上揀選了很多別人的歌和EASON的歌湊成一對,兩生花的概念,不能說是沒有花心思的,但效果好不好則見人見智。選唱約定,破曉,禁色注定要被原唱比下去,我看得有點納悶,因為我都是想聽EASON唱自己多一點,不過我尊重主人家的心思。但我不明白為何全場唯一的快歌部份也要唱張國榮,梅艷芳,譚詠麟,張學友的快歌,此無關「分裂」宏旨吧。


今年只看了鄭秀文和陳奕迅,兩位歌手都是毫無保留的唱到聲嘶力竭,十分投入。開首幾場的EASON狀態不佳,忘記歌詞,惹來不少劣評,他幾乎是由第一唱聲沙至尾場,但見他在所有高音唱不到的地方也喊破喉嚨,實在不能再挑剔他的表演。


唯一不滿的是服裝,以開場的那一襲芝麻糊溝杏仁糊最醜,最滿意是ENCORE時唱了「明年今日」,最可惡是尾場才唱「一絲不掛」!

Sunday, 4 April 2010

認識更多損人利己的人

認識更多用心為你,令你感受非凡的人。

這是國泰航空去年開始推出的一個宣傳推廣計劃的口號,那是推廣他們對客戶的服務無微不至,用心用心用心,有興趣的可以到以下網址看一看:

http://www.cathaypacific.aero/people/zh_low.html


內容是一些國泰前線後勤員工的訪問,都是說國泰是一家如何好的公司,加入國泰,大開眼界,是人生的重要一章等等。


我勸國泰的市場傳訊部以後也少來這些campaign ,浪費人力物力,一旦牽涉「福利」員工便會以罷工來破壞公司的形象,再說用心為乘客服務,簡直貽笑大方。


雖然資方答應永久撤銷早前建議的限制調更措施,但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最快下周二( 4月 6日)發起工業行動。


工會主席黎玉嬋強調,任何日子都有可能採取工業行動,包括下周二,她估計行動會令部份航班延誤,「國泰每一班航機都好爆,好滿,其實罷工邊一日都絕對對任何人有影響。」她就有關行動預先向乘客致歉。


如果下星期二他們真的罷工,大批渡假完畢回港的旅客一定感受非凡。


他們除了向乘客預先致歉也應該對市場傳訊部,公關部的同事,甚至廣告公司致歉,因為他們浪費了市場傳訊部及廣告公司的一番心機,也加重了公關部門的工作量,他們可能因而要加班,不知寫字樓的同事們O.T有沒有補水呢?


罷工是一個擾民的行為,沒有創意,要破壞企業形象有更多既不影響別人又有gimmick 的方法。
國泰航空一向對空服員的儀容有一定的要求,他們大可以在上班的時候女的不化妝,男的不沖涼,個個披頭散髮乞丐一樣;如果又不想犧牲自己的儀容大可考慮「黑面行動」,黑口黑面對住乘客,死都不展露笑容,又或者罷穿制服上班,罷向乘客說話等等。


不過,想來想去都沒有一個方法比罷工最著數,乜都唔做便見效,罷工那幾小時還可照支薪水。


來!認識更多損人利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