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December 2011

贏周邊

明報委託港大民研計劃3位特首候選人的支持度 , 用電話訪問了約500,結果唐唐的民望獲三級跳,成功收窄與梁振英的距離約12個百分點

統計是一門高深學問樣本人數有多少他們來自一個地區性別年齡 收入,統統會影響結果電話抽樣更是大海撈針500 人比1200個選委的小圈子還要少調結果代表性有多少大家都心裡有數在這場民調是贏是輸完全何足掛齒

不過看看幾位被調候選人的反應,這調的價倒是有的支持度最低的何俊仁調結果被CY 繼續努力唐唐感謝市民支持,覺得市民認同他努力的成果…..方面的努力?演講?去茶廳?一句謝謝已可以 那努力的成果實在不必這票謝了反而扣分

談到拉票行動 不得不讚小英同學會」,就是對岸台灣總統大選營那邊的總統侯選人蔡英文之前了一個小英同學會招攬支持者,擺明車馬打年輕選民然後在這選舉還有十多天的倒數階段天有一位二八年花的女同學的拉票宣傳片放上Youtube

成效不知道至少比親身出來拉票較能吸引眼球年輕目標群都喜歡軟性,有「創意」的宣傳,聲嘶力竭對他們來是過時了

我看市民這期間認同唐英年的努力, 因為他的參選特首大會找來魏綺珊作司儀,比起那狂呼「支持CY, 支持梁振英」大嬸有格調得多, 另外,周星馳和黎明也搶了少分數

政網也未有怎會貿貿然支持你呢,不要開心得太早喔。

Friday, 23 December 2011

雞愁

冬至前來了一件掃興的事情, 就是又要大規模殺雞, 我並不關心大節有沒有新鮮雞吃,冰鮮雞有沒有被不良商販趁勢調高價錢, 而是這樣子大開殺戒難免勾起惻隱之心。

看電視新聞,漁護署的人員一身白色保護夜,如臨大敵般將活生生的雞隻倒進黑色膠袋, 再集體放入平時用來放垃圾的大型綠色膠桶, 感覺像在看「舒特拉的名單」, 那一群群被送入毒氣室的猶太人。

惻隱之心由此而來。雞隻們都並不該死, 當中也未必有受感染, 但我們為了保自己的安全, 不由分說, 二話不說便把牠們統統秒殺,是否太決絕呢?

雞被液體二氧化炭所殺, 理論比死於雞販刀下的痛苦程度要低, 但牠們未必都染有禽流感,就這樣被牽連, 死得沒有價值。政府除了殺雞有沒有其他方法?例如追蹤染H5N1的那隻雞來自哪裡, 然後只對同一個來源的雞隻採取行動, 雙手的鮮血是不是會少一點?

好了, 大費周章, 到最後把那一千幾百隻從鬼門關撈了出來, 然後又如何?才不是把牠們送上市場, 由雞販宰殺牠們, 再製成鹽焗雞、 炸子雞、 蔥油雞、然後我們大口大口的把牠們吃進肚裡。成為人類飽肚之物, 雞隻的死價值又有沒有高一點?

會吃雞所以之前的惻隱之心也不成立, 根本連憐憫牠們的資格也沒有。

Thursday, 22 December 2011

又見麵 ﹣ 魂


拉麵店就如某些夜店一樣,愈迫狹愈受歡迎,感覺愈地道, 食物未入口已經贏了好感。銅鑼灣霎西街最近開了一家拉麵店「魂」, 店舖面積細得可以, 只得近門口的一張4人枱及8 bar 枱位置,但如果你有「一蘭」情意結就更加喜歡他們每個位都用木板間開的自修室設計。

這裡只供應四款拉麵:魂($69) 赤魂($79) 太極($89) 青龍($99)

除了魂的豬骨湯底比較傳統,其他都屬於另類,例如:青龍是秘制菠菜汁配料有叉燒、蟹肉、魚子醬;太極就是墨魚汁,配料竟加了蟹膏及金箔;赤魂就是泡菜味噌湯底。





第一次光顧都習慣先試一些基本的,便試了「魂」,濃豚骨湯底, $69 已包括半只蛋, 兩片叉燒,蔥、木耳、筍。看介紹說調味油的濃淡度可以選擇,但這天來已有所更改,顧客可選擇的只有麵的軟硬度,我選了硬麵。


這裡的麵條是黃色彎彎那種,因為硬身的緣故,麵比平時爽身,雖然我個人是比較喜歡白色的直麵,因為黃色的通常都有梘水味,但這裡的麵條則沒有,而且因為彎身所以令湯掛在麵上的時間更長,於是毋需把麵浸得都腍了才能吸收到湯味。




豬骨湯不及「豚王」的濃稠,豬骨味好像輕了一點,輕有輕好,沒有那些油膩;

最讚的是那半熟蛋,完全流心,聽到有OL嫌蛋黃太生,真想叫她送給我吃。



這裡的營業時間是中午12時至3時,下午6時至9時,聽店員說他們通常9點前會關門,因為麵都賣光了。

會不會再來?會,至少3次,因為想試足4款。




Tuesday, 20 December 2011

日劇推介 - 不毛地帶


很久沒有追劇(我不是又說「天與地」),說的是日劇。自從那一陣子的日劇潮過去了,木村拓哉開始乾了,也提不起甚麼興趣去看日劇。

幸而世上有兩大發明 1 . iPad 2. PPTV 令我不致錯失這套佳作「不毛地帶」。有天在PPTV閒逛時,看到主演的是唐澤壽明,於是抱著看看無妨的心情微觀一下,才知這是富士電視台在2009 50周年的台慶劇,能夠成為台慶劇也必有過人之處,一看之下,便欲罷不能。

「不毛地帶」是改篇自山崎豐子的同名小說,她寫過「白色巨塔」和「華麗一族」。「不毛地帶」主角壹歧政是日本二次大戰時的參謀官,日軍投降後成為蘇聯戰俘,在西伯利亞這個不毛地帶過了11年的苦役生活。回國之後加入了企業從商 ,以他的行軍打仗的技巧應用在商場上,最終由一個軍人做到企業的掌舵人,引證商場如戰場。

故事有峰迴路轉的商戰項目,賣軍機、汽車、石油,也有壹歧政面對種種挑戰時的內心交戰,明知不可為而為但國家利益放在前頭時又好像沒有選擇。

除了行軍打仗的劇情緊湊吸引之外對主角壹歧政的描寫也深刻獨到,再加上不作他選的唐澤壽明演這個城府深的謙謙君子,含蓄而有張力,不看真的不知原來唐澤壽明的演技是那麼好。

其他周邊的細節亦一絲不苟,「不毛地帶」選了一首70年代的歐西流行曲 由tom waits 主唱的Tom Traubert’s blue作為主題曲,每集出end roller時都聽一次。

畫面是一片白茫茫雪地,有數排營房,鏡頭由遠而近,漸漸看到有一點黑的,

最後看到那黑點是一身西服的唐潭壽明佇立在雪地上,孤獨冷酷又有型配上這首歌真的妙不可言;roller credit黑色字體,直書,由左至右,這是美術。

寫到這裡如果覺得毫不吸引的話 你應該不喜歡「天與地」,因為這劇一樣是叫好不叫座, 19 , 平均收視11.6%

沉重的題材都不受電視劇觀眾歡迎似乎是另一個普世價值。

By the way, 這劇的side cast 有一個竹野內豐,會唔會吸引啲?



Friday, 16 December 2011

The city is Dying?

「天與地」這套劇原本是一件十分勵志的事情, 因為無線(近年)終於有代表作,但另一方面 這套劇的怨氣很重 。

台前幕後製作人員花了那麼多心機,做了一套大家都認為的佳作, 因辦公室政治, 被埋終倉底兩年,有怨氣是正常,但現在重見天日,那股怨氣卻未得釋懷。編審周旭明在微博發表, 對於天與地要讓路兩集十分不滿,更以馬戲形容台慶, 不忿不屑得可以。

作為「天與地」的觀眾 不會比周生失望,不過既然兩年也等到,也不爭朝夕, 又何需抵毀台慶為馬戲班? 始終是工一份, 我相信不少在台慶笑意盈盈的藝人背地裡是另一幅口面,也總得尊重他人的工作。

有心去創作的人, 在TVB工作一定沮喪得可以, 但一直待在那裡又或者離開之後回巢的話, 也許就是因為知道在這個環境下才迫得人有發圍的決心。

如果「天與地」不是在翡翠台播放, 而是在NOW播, 便不會那麼有代表性, 觀眾的反應不會那麼大, 說到底還是要多謝TVB

怨氣仇恨, 傷心失意是協助創作的上佳元素,失戀的歌永遠最受歡迎, 很多佳作都是在困難的環境下誕生,但擁有澄明的心去看事物, 創作出來的又是另一個層次, The city is dying ? It depends.

Tuesday, 6 December 2011

BBQ 之選之市區燒烤之新雲景燒臘茶餐廳

如果香港的天氣四季如秋, 我相信港人最喜歡的飲食活動應該是BBQ, 可以取代自助餐。一踏入初秋, 已聽到各大朋友組群相約燒烤,喜歡BBQ除了因為大家很喜歡熱氣又冇益的食物之外, 也是一個很好的交誼活動, 時間長, 大家有足夠時間吹水,又有空間讓小朋友奔跑, 難怪受歡迎。

對於不是住在有可供燒烤的私人花園, 天台, 也沒有會所設施的住宅, 更懶於去郊外, 又有潔癖的人,市區燒烤最合胃口。

「南華會」是最幾年前的選擇, 可惜它太受歡迎,爐與爐的距離愈來愈近, 枱也愈縮愈少, 如大排檔,不爽,於是轉戰賽西湖。

賽西湖商場共有三家可供燒烤的食肆, 靚裝的「雋園」本來只做火鍋, 現在已加入燒烤, 不過價錢貴, 而且要收開酒瓶費, 又要加一, 不會選擇;另一家叫“Café R&B”, 午市做學生餐那種快餐店, 燒烤餐價錢相宜, 食物不錯, 不過沒有燒豬, 主持人的面口麻麻;在隔壁的「新雲景燒臘茶餐廳」則有燒豬兼招呼好, 值得推介。

燒烤餐有兩種, $140 和$160, $160 有牛、羊、蝦, 以食物的件數來看好像很少似的, 實情一定夠食, 甚麼時候見過BBQ會食到清枱?還有, 相約BBQ的時候, 大伙兒例必眾志成成, 但最後肯埋爐燒的都一定只得一兩個人, 幸好朋友群中總有一兩個肯燒嘢食的人。

這天還要了一隻燒豬($850), 由師傳即場燒, 十分有看頭, 難得師傳在火爐前身水身汗 , 還跟我們有講有笑, 有這一種服務是會令整個餐飲體驗增值的。其他食物的質素也不錯, 肉類不是有太多醃料, 牛扒還吃到牛味, 這裡還可以帶酒水, 真的不錯哦。



燒豬$850

真係敬業樂業

環境不錯哦

Sunday, 4 December 2011

海南雞飯


香港可以吃到泰式和新加坡式的海南雞飯, 泰式有好幾間都可以作為選擇,譬如勝利小廚, 泰妃雞,大少爺, 但說到新加坡式的,只會想起君悅酒店的海南雞飯。

有人會覺得去5星級酒店吃一個幾舊水的海南雞飯很 fussy, 滿足感其實很難用金錢衡量,有人喜歡把錢儲起買樓, 有人喜歡用整個月薪水買手袋, 每人的價值觀也不同。對上一次惠顧, 價錢是$180, 轉眼間已經賣$220,是很貴的,但絕對物有所值。

看看雞的份量, 很多, 吃完整碗飯還有幾件雞未吃, 其他地方的應該會開兩份, 雞的質素很高, 就算是雞胸也十分嫩滑, 油飯軟綿綿, 充滿椰香, 配的湯是冬瓜湯, 不是淡如水的冬瓜水扮冬瓜湯, 唯一不滿分是今天的飯好像有點過油。




把一件雞蘸點黑豉油, 再夾一口飯,入口後有說不出的滿足。



也有人推介四季酒店的海南雞飯, 試了一次,不及君悅一半好, 看圖也知一二。看, 物有所值不是必然的。

這四季的雞像自助餐的質素, 蒸過了頭。

吃君悅酒店的海南雞飯已經很多年, 也有一段長時間沒有來, 今天再來這裡, 吃這個飯, 如看到一個舊朋友, 知道他別來無恙, 很安慰。

Friday, 2 December 2011

天與地 ﹣ 小眾之選

「天與地」自開播以來好評不斷, 讚其製作認真, 有電影感,為無線近年的水準作。不過其收視卻低開, 比之前流失了不少觀眾,更不及「萬凰之王」。

播映了個多星期, 每一集都沒有呼天搶地, 家庭糾紛, 主角們的性格都比較內斂,監製容許演員用表情,導演用畫面演戲, 看「天與地」如看到無線的一股清泉, 但卻得不到慣性電視觀眾的喜愛, 這證明了甚麼呢?就是証明電視不是屬於我們這一群觀眾。

那群慣性收視觀眾的喜好已主導了無線劇集的方向, 他們是普羅大眾, 看電視只看無線, NOWTV, 有線電視都不是他們的電視台, 無線才是。對於他們來說劇情需要煽情, 每集要有高潮, 有交嗌, 最好有人死,這些才算是劇情;沒有對白就是悶場, 給他們電影感, 也不知道那是甚麼, 共鳴不到。

有調查謂港男性伴侶的數目, 為亞洲之冠, 性學家認為這個現象與社會的性觀念越發開放有關。也不知哪一方面遠離民意, 「天與地」播出之後, 竟有觀眾向廣管局投訴這劇床戲很多!

民意有很多種, 無線劇集的主流觀眾是社會的另一層,他們才不要去分實景和廠景的分別, 他們只想娛樂, 而娛樂對他們來說就是不用思考 , 他們需要角色的性格, 想法一字一句的說出來;另一方面他們要求要視劇循規蹈矩, 我敢說一定有人因為陳豪在劇中說了一句「仆街」而投訴,也不能出現若隱若現的裸露, 點到即止的床戲,不是因為假道學, 而是 不想花時間向一起看電視劇的小朋友解釋。

我們經常都鬧無線劇集的製作水準, 真的怪錯了TVB,原來市場是這樣子, 誰想自己製作的製作叫好不叫座, 當知道那一條方程式是可行的時候, 沒有理由不依著做。我們這一群喜歡「天與地」的觀眾, 應該退出翡翠劇場,這地方不屬於我們。

「天與地」証明了其實無線有能力做出「另類」製作, 或者他們應該考慮多開一個例鑽石台來照顧我們這一群小眾。

Thursday, 1 December 2011

邊緣回望

直有看英超的球迷都應該聽過史必(Gary Speed)的名字,他曾效力紐列斯聯退役後當上威爾斯國家隊的教練今年42日前他在家中自縊身亡。事後其經理人強調史必沒有抑鬱症也沒有和太太有過爭執各人對他的尋死表示難以理解。

同樣的事情發生於日前一名商人跳青馬橋自盡沒有財政問題家庭也和洽尋死原因不明。

一個人如果有原因去尋死還有一線生機, 病困, 財困, 情困, 知道了便有機會對症下藥, 但如果事出無因根本欲救無從, 愛莫能助。


事後要找出那個尋死因只為讓其家人得個明白, 其實有時想死可以沒有表因, 只是單純地厭世, 就算留下遺書告訴你他生無可戀, 也不會令人明白, 相信有家庭, 有事業的人哪裡來為生無可戀的基礎。

可能我們都有一個天生都生命厭倦的缺口, 缺口沒有缺堤是因為我們一直在生活中為自己製造一些防洪沙包, 那些就是你以為自己應該要的事業, 愛情, 金錢, 地位,為自己營造一個人理想的人生。

有些人成功堵塞缺口, 有些人不。可能因為甚麼都有, 更覺甚麼都沒有, 也可能經過這些年之後才驚覺那些不是自己想要的也說不定, 想完結生命的原因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人生路是很奇怪的, 中途退出反而不奇怪。

死念其實很容易來, 也很容易走, 找個理口繼續過日子又似乎不太難, 例如...例如...甚麼好呢?

Wednesday, 30 November 2011

兩害取其輕

和朋友分析問題時,經常會採用的思維就是「兩害取其輕」,即是當兩個選擇都沒有好處就取其中傷害較少的那一個。

好像很悲觀,但事實上理想的選擇一個也是奢侈,哪有兩個筍盤會同時出現。

下年的特首選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假如我有一票在手,也必以「兩害取其輕」的態度去投下我的一票。

屬龍的唐英年擁有親和力,在政府多年上和下睦,那種親和力就是來自他那種稚子無知式的不慍不火,不攻心計,口不擇言; 一個思想簡單的人才會經常說漏咀,樹敵自然不是強項。沒有煞氣的人是否辦事能力差呢?也未必,不過要花多點時間,因為他會聆聽每一方面的意見,西九建不建欄杆也悉心諮詢,可想而知到一些大題目時,必花半生去問半個地球的人的意見也不足為奇,細心的人都不果斷。唐英年也不是鐵齒銅牙,說話永遠十句也不到題,這也可見其慢條斯理的性格,這大抵和他的出身有關,早上張開眼等工人幫忙穿衣,永遠也未追過巴士上學的人就是如此。


至於梁振英給我第一個感覺就是他年輕時的長相和葉繼歡有點相像。有人用狼來形容他,也覺得頗為準確,一個不狠下決心的人是不會成功的。他由一草根階層,到今天成為特首候選人,攀得上這個門檻,就是憑一股狠勁, 少點狠也做不到。狠的人辦事能力不會差,不過「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似乎像這類人的作風,他可能會就一些如欄杆般小的小事情諮詢諮詢,但重要決策上他應該不會動搖根植在他心上的核心價值─媚共。雖然, 他打著溫情牌, 基層牌而來, 但有種眼淚叫鱷魚淚。

在「兩害取其輕」的基礎下,我想我希望唐唐當選,他會比較有機會製造更多笑位,看他從深水埗落荒而逃到金鐘已令人哭笑不得,人終難逃一死,笑死好過被批鬥死。


Friday, 25 November 2011

狼來了

一個男人究竟要去到哪個不像男人的地步, 才會在做錯事之後要老婆一起出來賠罪呢?一個女人究竟要愛一個男人愛到去哪一個地步, 才會在自己即將臨盆, 冒著動胎氣的險, 跟做錯事的老公一起出來道歉呢?真的是人類奧妙展。

未知陳色狼是否受現場鎂光燈的影響, 底下閃得愈犀利, 他哭得愈厲害。觀眾都知道他一世人也未有機會面對過如此浩翰的傳媒, 有得交戲的時候好交戲, 哭得死去活來, 活像一個受害人, 尾段離場時更邊行邊哭, 瞻仰遺容也沒有他哭得那麼淒涼, 那種哭也像國內電視劇中常見的哭法,果真吃慣內地飯。

陳色狼是色狼是不容置異, 色字頭上, 用陽具思巧, 還以為比別人聰明。整件事不關酒精的事, 酒精沒罪, 罪在於好色, 他的問題是咸濕, 不是酗酒, 不要把責任推在酒精上。如果他去尋求醫生意見協助戒酒, 就是叩錯門, 重犯機會中至高。

鏡頭轉向馬色狼, 大家開盤猜一猜他會否哭著說對不起?不過, 我幾肯定他的老婆不會撐場。馬色狼最奧妙的地方不在賣友求榮, 轉做污點証人, 而在他於事後覺得要去做善事。做了虧心事便捐點錢抵銷,令自己良心責備沒那麼重, 這個想法其實很多人也有過, 要不神父怎會那麼忙, 但沒有人像他這樣明目張膽在微博公開,這狼不是太白痴便是太自以為是, 一樣要推出去斬。

至於那受害人, 姑勿論她在現場有沒有反抗, 有沒有借此宣傳, 始終她是遇上色狼, 我只是對於她那個刻意營造的素顏受害人的形象有點意見,怎麼說也是藝人, 而且也應該讓人覺得值得去抽你的水吧, 那個素顏反而削弱了說服力。

Wednesday, 23 November 2011

我們的社會

最近H&M 發賣限量版的VERSACE X H&M,一如以往的名牌crossover系列,被極速秒殺,有人即時買得,即時放得,用排隊的時間換來金錢,一串光陰一串金的真實寫照。更厲害的就是iphone, 每次產品升級都為市民帶來了一次商機,今次iphone 4s的排隊情況更可見炒賣無分種族。花三天去排隊,買盡每人限買5部的限額,即時放售,假設每部最高賺二千的話,72小時便賺了一萬元,時薪有$138,難怪吸引那麼多人去打這一分臨時工。這些排隊黨霸佔了真正用家的消費市場,等著用又買不到的要不買水貨,要不再等下一批貨,但如VERSACE X H&M這些限量的,賣光便算,入手無門。


這些年來香港人好像從來沒有改變過,仍然那麼渴錢。

今時今日可以白手興家的window 愈來愈細, 就算只想安份守已的打份工也有可能一個金融風暴地產海嘯而失業,就算公司一直賺錢也有因控制成本而裁員, 最易搵食的那一門叫樓宇買賣,如果沒有幸投資物業市場,一個打工仔可以富起來的機會很微。

以前十分厭惡這些排隊黨,但當最低時薪是$28午餐肉一罐都要廿蚊,排三日可以賺成皮的時候,又覺得情有可原, 這不盡是急功近利,愛賺快錢,同時也是賺生活,在香港的生活愈來愈艱難。


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失利有人歸究建制派的「蛇齋餅糉」作怪,是看小市民也看小自己,半山居民也不投陳淑莊,應該徹底檢討,不是埋怨,看那梁家傑那一派你們有問題, 我沒有問題的咀臉,真想扯巴佢。「蛇齋餅糉」這些「小恩小惠」的目標群是長者,不會是關心社會的八十後,更不會是半山選區的中產。老人家當然會欣賞這些小恩小惠,覺得民建聯關心他們,長者可以在社會得到的福利太少,他們的生活也很艱難。


小一自行派位結果公佈,有家長埋怨學位為世襲壟斷,十分之不公平。這個社會就是不公平,最好從小向小朋友瀖輸這個概念,不要向他說那些人人平等的鬼故,免得日後他們得知一些店舖因為以較平的售價出售汽水,公仔麵而遭供應商封殺而神傷。


怪獸家長說自己也不想做怪獸,只是眼見人家的孩子兩文又三語,鋼琴又二胡,習泳又跆拳,又豈能坐以待斃;做足以上種種都不過是基本要求,不一定做得成社會精英,只求培養小朋友的競爭力,不想子女日後淪為排隊黨而自責,做家長很艱難。


有調查說港人眼中的快樂人物包括徐子淇及李嘉欣,最快樂的事是政府派六千蚊。徐子淇未生仔之前應該不算快樂,現在可能好一點,嫁個有錢人便代表快樂這個想法好像很膚淺,但未做過有錢人,總會幻想一下每朝不用起床上班,有花不完的錢的感覺。


明年便是2012 年,如果真是末日年的話,還選徐子淇為快樂的代表人物的話,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那甚麼是快樂呢?大概是亂寫一下,有人來看,甚或按個like便是快樂了,雖然生活依然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