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August 2014

港鐵輾斃港鐵

「為何要因為一隻狗而引起軒然大波而令所有員工無所適從?」這是工聯會轄下三個鐵路工會為港鐵撞死狗事件發的聲明其中一句。

言下之意一條狗的生命何足掛齒?狗是娛樂、是奴才、是工具、是糧食,人類是狗的主人,人要狗死,狗不能不死,為甚麼要因為一隻狗而打擊員工的尊嚴,破壞員工的專業形象,那狗算甚麼?九廣鐵路車務員協會更強烈譴責車務總監金澤培胡亂向公眾道歉,他們沒有處理失當。

有沒有處理失當,視乎以一個甚麼的標準來衡量,如果他們的標準是「為何要因為一隻狗而引起軒然大波」,而且在沒指引、沒培訓、沒有保護衣物的情況下,那麼那幾位當日有份參與「營救」的員工已經是大英雄,他們又搬櫈,又跳落路軌企圖引狗走出路軌範圍,列車服務還停頓了寶貴的八分鐘。港鐵員工們各司其職,盡忠職守,見有月台上的等候列車的乘客試圖伸出援手施救,立即廣播「請勿站越黃線」,是多麼的貼心,處處為乘客著想,簡直是服務行業的典範,你們卻不懂得感恩,還因為一隻狗打擊他們的士氣?

對,斷估港鐵的員工指引沒有寫明見死要救,沒有要求員工見到狗隻奮力爬上月台時,要伸手相助,跳落路軌後要把狗一手抱起;沒有,沒有一份員工指引會這樣寫的,因為那是本能、常識、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不需要指引都會做出的行為,指引會不會叫員工痾完屎要抿屎?

生命生而不平等是真的,同樣是狗,有些是朋友、是家人、是寵物,「未雪」命薄加運滯,遇上牛鬼蛇神、人頭豬腦,如有來生,倘若仍是狗,做隻秋田犬,住東京南青山,不要再做唐狗,尤其生在不文明國度的唐狗。


又「未雪」這個名怨氣太重,也太煽情,易招散播負能量之口實,計我話應更名為「港鐵」,「港鐵輾斃港鐵」,「港鐵員工見港鐵死不救」、「港鐵在港鐵回魂」,自己的形象自己砸、自己的孽自己種、自己的債自己還。

Wednesday, 20 August 2014

未夠毒

明星涉毒,引發最多的討論是:大麻都算毒品?更有人說:「大麻之嘛有幾大件事,天然嘢,做咩要拉人先? 」

這跟大陸人在銅鑼灣痾屎被途人鬧,反問:「痾篤屎有幾大件事!」有咩分別?國有國法,有些國家安樂死是合法的,所以你想安樂死的話便應該去那些國家死;有些國家同性戀婚姻是合法的,所以同性戀想結婚就請去承認同性戀婚姻的國家。想合法的抽大麻,就去荷蘭、烏拉圭、葡萄牙、美國科羅拉多州,隨便抽,在中國抽大麻給抓到了就是活該。

又有人說:「有冇搞錯, 沒有律師在場竟然可以進行盤問,而且將片段公開,人權何在?」
看官,有甚麼大驚小怪?孫興、莫少聰還不一樣的在鏡頭前招認?為甚麼看到柯某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悔過反應才那麼大?大陸是沒有人權的,一向都沒有,不是現在才知道吧;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也沒有人權,何況這些吸毒壞份子。

再有人說:「大細超,點解房東打厚格,柯某打薄格?」
雖則之打倒大老虎,但還有千千萬萬的中虎小虎魚毛蝦仔在混貪腐飯食,不是相信大陸處事會公平公開公正吧?「我爸是XX」給曝光的有一單,但你不知道的「那爸是XX」 無日無之,少來無知。

「為甚麼公安那麼神通廣大?人家按腳隊草都知道?」

係囉,上多些微博,WeChat,用埋小米,你就知點解。

這單案沒甚麼特的,只是示範在一個沒有人權但又親疏有別的地方犯法會是怎樣的一回事。講毒,再毒啲都有。

Monday, 11 August 2014

有屎 真係要食?


如果那是財仔廣告:「有錢,真係唔借?」
如果那是避孕套廣告: 「有套 ,真係唔戴?」
如果那是200萬豪宅廣告:「有樓,真係唔買?」
如果那是極速寬頻廣告: 「有網,真係唔上?」
如果那是雞汁廣告: 「有味,真係唔調?哈哈哈哈哈⋯⋯」
如果那是甘油條廣告:「有屎,真係唔痾?」
如果那是美源髮彩廣告: 「有髮,真係唔染?」
如果那是一樓一廣告: 「有X,真係唔X?」
下刪例子三百個⋯⋯

這個形式的反問,適用於一些形象比較低檔次的產品、品牌,因為一個沒有信心的品牌才會以一個挑釁中帶點輕挑的語氣去「警告」消費者「蘇州過後冇艇搭」 ,當中有「益你啦」的意味 ,不幫襯是你不識貨。

我們的政府最近推出的政改宣傳片,口號用上了「有票  真係唔要?」。諸神在上,一個甚麼的政府會用一個如此輕挑的語氣和市民溝通, 去爭取社會支持他們的方案,而市民會聽了這句說話覺得如當頭棒喝的覺得政府所言,所推值得相信?

宣傳片開首用遊行、警民衝突、反國教的片段影射現在求變的人在使用暴力,2017普選才是「想變」的理想答案,所以你們「有票  真係唔要?」,放在眼前是令社會大和解,大和諧的方案,你們不要,到時咎由自取,輕佻不得止,還恐嚇。

窮途未必是末路,絕處也可以逢生,有如此政府,唔通連個天都唔鍾意我?

希望真的在明天?

Wednesday, 6 August 2014

在一蘭找到初心

「一蘭」真是一家奇怪的店,縱然每次去都覺得不外如是,但是想要找吃的時候,總會想到它;每次在途中,總會在心裡說「要排隊就唔食」,但去到時見到要排隊,心裡在說「有冇搞錯」,但仍然會等下去,說服自己等一下吧,應該很快有位的。

今晚,這個情況又再出現。 「一蘭」已經擴充了,好像說有接近100個座位,大熱天時,怎會有100個人同時要吃同一家日本拉麵呢?去到的時候已經九時多,離遠見到門外沒有人龍,覺得自己很聰明。在正舖門外的店員叫我去新舖,因為會「快啲」,「快啲」?原來隊還是要排的,只不過那條小龍在店舖裡,於是我又對自己說「 應該很快的。」跟平時一樣等了15分鐘。

然後,有位了。 坐低之後,填好了落單紙,我便開始拍照,這是一個神奇的時刻,忽然有了一個領悟,為甚麼每次到「一蘭」仍然好像第一次去那樣, 對它充滿期待和耐性? 繼續拍那對筷子,那碗麵、同樣的照片都有幾十張,一樣照拍,因為對「一蘭」有一份初心。

這一份初心如果可以應用在其他事情上面,我們日子應該會過得更好,每次戀愛都如初戀般全情投入,每天上班都如見工那天般渴望得到那份工作,每次吃同一件壽司都如初嚐般滿足;還記得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出糧、第一次參加派對、第一次愛上一個人那份興奮快樂與滿足嗎?

生活不再有趣是因為人到了一個階段便以為自己試過、愛過、看過很多,有了這種自以為是的心態,很多事情便一早拉閘放狗;甚麼也試過,說出來好像很威風,但這正是令自己錯過的原因。

當它是第一次才會有耐性去經歷未曾經歷的,當它是第一次才會期待未曾出現的,在試過當中可以找到未試過的,第100次裡面,還是會有第一次,第一次過去了,還會有下一次的第一次。

你不相信嗎?這次去「一蘭」吃一樣超硬的麵,加一樣份量的蔥,不過第一次 把湯都喝光了,離開時帶走的不只腹中的飽滿。

「一蘭」真是一家奇怪的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