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8 December 2010

銀座鮨久 ﹣ 入門篇

有人稱之為飲食界才俊, 藝人徐淑海敏老公Kenny Wong 黃浩最近大展拳腳,在灣仔一幢於1966年入伙的舊式商住兩用大廈的二樓全層作旗艦, 一邊為台灣的「一品花雕雞」, 另一邊就是 「銀座鮨久」 “ Ginza Sushi Kyu”。

「一品花雕雞」於早前已光顧過, 今次是吃壽司。

想知道這家「銀座鮨久」 的前身及來頭的請自己谷歌, 總之吸引到我去的是其食物,結果如我所料, 壽司的質素很高, 不過如無意外應該不會再光顧。

假設這裡的壽司是一流, 那麼他們的服務是倒數第一流。

讓我慢慢道來。

我光顧的吉日為聖誕日中午, 預訂的時間是下午一點半,早上十一時半他們便接到他們的來電確認預訂。心水清的讀者都會知道, 聖誕節之前的一天是平安夜, 一般的年青人如我也會出外狂歡;早上十一點半, 我當然還在睡夢之中,那位小姐也許聽不出我那一幅完全在夢遊的聲線, 她先re-confirm booking 繼而詳細地教我如何進入他們那幢大廈;我也明白, 人有其責任, 可能他們有很多waiting list 呢, 所以一定要預早confirm, 我不是蠻不講理的人。

情彩旅程由未踏入大廈一刻開始。當我抵達大廈鐵閘外, 正在按層數的按鈕,以通知餐廳開電閘;這時,大廈內的看更已問我找哪一層, 我說二樓, 看更拒絕開閘, 且大聲的說:「你哋呢啲行樓梯上去㗎。」

的確, 在旁邊便有一條樓梯,但是那侍應教我按電閘,乘電梯的, 這時對講機傳來猶豫不決的女聲,問:「咩事?」 我只能命令她:「開門。」好了, 閘已開, 看更繼續訓話, 禍不單行, 有一老婦參與其中, 苦口婆心告訴我們行樓梯的好處, 由於敬老, 我只能保持微笑, 而我其中一位朋友則機智地開解老婦, 說隻腳有事, 行唔到樓梯, 老婦恍然若悟, 噤聲, 電梯來了。事不過三, 那電梯是分單雙號, 我們去二樓, 進了單號電梯, 唯有在一樓出, 行一層, 腳隻冇事。

這入門篇不關乎他們的服務, 許是大廈契約的問題, 但如果是禁止餐廳的食客乘電梯就面對現實, 不要教顧客乘電梯, 免得無故被人歧視。

這就是銀座鮨久給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不祥之兆。

(待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