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August 2010

銅鑼灣隱藏食肆 ﹣ 石山


石山是銅鑼灣的其中一個best keep secret, 很多銅鑼灣地膽都未必知道有這一家十分地道的居酒屋, 有一段時間沒有惠顧, 這次成了我其中一家生日食店。

來惠顧的有八成都是日本人, 他們都是來喝兩杯, 點一些佐酒小食, 再吃個冷麵, 不是大吃大喝那種。說到小食, 就是石山最大的賣點, 每天都有數十款供應, 其中他們的高野豆腐絕對是石山的名物, 我便只有在這裡才吃過, 像布豆腐的外觀, 奇貌不揚,烹調方法是凍豆腐的概念, 一入口, 鎖在裡面的汁液四濺, 十分香甜, 必食之選。


石山最出色的不是壽司刺身, 而是這種細細碟的小食,我的心水之選還有牛筋, 梅貝煮, 大根煮, 酒芝士, 基本上每一樣都各有特色, 佐酒一流。



這裡的明太子蛋卷也是一絕, 蛋卷不會過熟, 蛋液混合明太子, 這配搭滿分。不過, 之前也試過失手, 三催四請那蛋卷才上枱, 已心知不妙, 果然蛋卷太熟, 真想退貨。

燒物最特別的有燒麵鼓, 對, 就是用錫紙包著麵鼓來燒, 愛吃麵鼓的人吃得津津有味, 我只能說:有特色。

雖然說這裡最出色的不是刺身壽司, 但其實都有一定水準, 像這夜的牡丹蝦也十足份量, 海鰻也很可口, 只是有點覺得應該把吃刺身壽司的預算撥入小食和清酒 。




這次點了一瓶720ML的真澄, 侍應拿來的時候, 那真澄原來是山花, 真令人喜出望外, 因為之前明明不是的……

(相中背景, 真的有日本人呢!)

掙扎很久, 不知應否推介它, 因為不想太多人光顧 , 但想深一層, 你估我係阿蘇咩?

Thursday, 26 August 2010

不恨菲傭但成龍

不要轉載

整件事已經很荒謬, 不要再轉載更多荒謬的垃圾, 例如誰和誰和誰的刻薄言論。 需知道, 不文明的人不只在菲國,更有些人語出「驚人」只是為了注目度, 轉載無知, 等如自己無知, 對付這些人, 鄙視也嫌浪費氣力。

需要傳閱

那麼, 把肆事現場當作旅遊點拍的照值得轉載嗎?絕對值得, 那開了大家的眼界, 知道甚麼叫民智低, 原來世上有些民族是這樣無情,提醒以後不要選擇這種地方作旅遊點, 不是歧視, 是為自身安全。

關於菲傭

輸出外傭是那國家其中的一條經濟命脈,香港如果不再輸入那國的外傭, 必能令他們蒙受經濟損失, 更加沒有好日子過;但香港人沒有了菲傭, 又會有好日子過嗎?女傭們飄洋過海, 看人家的面色, 汗與淚交織的, 為賺取少量金錢, 供養孩子甚或丈夫, 已經是命苦, 這件事更令他們承受不必要的壓力。 如果把仇恨轉嫁他們身上, 那與在旅遊車前面舉起勝利手勢拍照的, 又有甚麼分別?

關於成龍

本來已把他歸類為可以不理類, 但他出場的TIMING 實在準確,總在錯的時候說一些以為是對的話。電影真是一個夢工場, 那個在「警察故事」裡奮不顧身, 警惡懲奸,正義凜然,疾惡如讎的人, 現實生活裡只不過是枚不折不扣的偽君子;他有個名字叫陳港生, 對嗎? 港生?他不配。

If they killed the guy sooner, they will say why not negotiate first? If they negotiate first, they ask why not kill the guy sooner? So sad

HK is a nation built by a lot of different people..don't worry! We do not hate! http://twitter.com/eyeofjackiechan


關於仇恨

在真相未查明之前, 很多未經証實的資訊都在煽動我們的恨意, 不論是是槍手開的槍, 警察開的槍, 八名港人都是枉死的。

不像成龍所言「我們不恨」, 我們當然恨, 但恨又怎樣?倒不如將那仇恨的情緒化作對真相的訴求, 唯有真相大白, 才是對死者, 傷者, 生還者最好的交待。

昨天晚上, 電視直播八個靈柩到港, 家屬送上花圈, 看得我淚連連之際, 手機忽爾傳來一條短訊, 是朋友報的喜, 說他的新生兒誕生了, 字裡行間充滿喜悅之情, 也看得我毛管直豎。

人生就是這樣悲喜交雜, 人來人往。

Tuesday, 24 August 2010

慘劇。人為

說真的, 我不覺得這是港人不港人,歧視不歧視的問題, 不關政治的事,就算是胡錦濤成功致電給菲律賓總統, 結局也可能差不多。

特種部隊如何特種, 全球也有目共睹, 這不是裝出來的無能,旅遊巴上的就算都是菲律賓人也不可能令他們的拯救更有策略,更果斷, 裝備更先進, 豬腦變人腦。

菲政府假若一早決定不談判, 而事必要以武力解決事件, 為甚麼不在那菲警大搖大擺現身在車門前, 車窗前便著狙擊手把他拿下來?

菲律賓總統事後開記者會, 間接怪罪傳媒直播整個過程, 槍手因得知警察的部署, 才令拯救無效, 但他又不想令人誤以為他封鎖消息所又准許傳媒直播,你已可以知道,從頭到尾『救人』不是他們的大前題。

他們無視上車的人命, 於是漠視槍手要求。

馬尼拉治安差時有所聞, 更是亞洲綁架之都, 菲律賓特種部隊手法強硬, 屢有人質被殺的例子, 在菲律賓這土地上的人命從來都賤, 一視同仁。

當曾蔭權連絡不上菲律賓總統, 香港政府在拯救人質這個範疇可以做的其實不多, 事發後政府已立即成立專責小組, 安排包機,已算反應快;但可以做的有更多, 包括為生還者, 為死者的家提供協助, 與及查出真相。槍手可以死於菲警槍下, 旅遊巴的乘客也可以, 不要令他們死得不明不白。

昨晚, 除了看著新聞, 也一直在Facebook , 微博觀察大家的反應, 大概可以分為三種:(一)為死者祈禱, (二)對事件的控訴 , 以及最快又最多的「珍惜所有」呼籲。

每有災難性事件發生, 管它是泥石流, 地震, 山洪, 海嘯,車禍, 大家定必飛快提醒自己珍惜擁有, 這些年來我們已看過很多災難, 假如每一次都提醒自己, 應該珍惜了很多,還要再提?

還是每次看到別人流血之後, 珍惜兩天, 又再故態復萌?那之前一單慘劇的犧牲者豈不是白白犧牲?

事必要提自己有多幸福, 可以嘗些下次與朋友大吃大喝, 與家人圍爐共聚, 與愛人溫存的時候, 撥三秒在心裡感恩, 感覺這種不是必然的幸福, 應該有另一種體會。

珍惜是自己的事, 不用別人的命來提你。

Friday, 20 August 2010

壽司之午市



我堅決覺得, 如果午飯時間想吃壽司, 應該去高檔壽司店, 因為他們的午市定食實在划算得很, 用迴轉壽司的價錢可以吃到好貨色, 是精明消費的一種。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這個想法, 於是乎鍋鑼灣一帶的高級壽司店在午市都大受歡迎, 非訂位不可, 尤其以壽司廣及壽司處今村最瘋魔, 又其中以壽司廣最囂張。


曾經一度, 壽司廣都是我的不二之選, 但經過數次, 不論有訂座, 沒訂座, 到達時門口時那帶位的侍應都像晚娘一般的面孔, 以及等待我落柯打時, 擺出一副甭阻我收工的表情,我已決定非不必要, 儘量不去光顧, 雖然他那16件自選壽司定食賣$290 實在吸引。


今村又如何?他們一樣有自選壽司set , 他們沒有晚娘, 但也一樣有人滿,催埋單,壽司款式愈選愈少及生磨 wasabi 要另外收費的不好處;這都是生意旺帶來的後果。

原來人生是有更多選擇的, 只要肯去嚐試。

恆和鑽石大廈改名為澳門逸園中心, 大廈內的店舖也有去少量去舊迎新, 有這一家鮨福助(Sushi Fuku Suke)

由於是新開業, 生意似乎十分淡靜, 裝修以木為主, 十分雅緻。據聞壽司吧那檜木枱價值數百萬日元, 看來這裡是決心走高檔路線, 連筷子也用上兩頭尖的「利休箸」。


特選壽司定食$180, 十件, 平均價比壽司廣要平, 但沒有自選, 得看當天運氣, 但不可以選擇要甚麼, 卻可以選擇不要甚麼, 有甚麼不吃的可以告知師傅, 他會安排; 定食包括漬物, 沙律, 蒸蛋,麵豉湯和甜品, 應該飽肚。

這裡做的是江戶前壽司, 部份壽司會塗上專用的醬汁,有的壽司飯是摻入了青蔥, 壽司的味道比一般的多一重味覺感受但又不失魚的鮮味。這日的十件壽司有大拖羅, 中拖羅, 池魚,左口魚, 帶子, 海鰻,甜蝦,吞拿魚, 件件新鮮, 而且鋪在壽司飯上面的那片魚也有一定厚度, 帶子是一隻(壽司廣的帶子是一開二)。



問我味道怎樣, 其實不大清楚, 因為十件給我瞬間一掃光, 看來要儘快多去一次再試清楚, 在它變得旺場之前。

Thursday, 19 August 2010

我只是想說

警員殉職, 家屬往現場拜祭, 焚燒金銀衣紙, 不忘叮囑死者「收嘢」。 也許孟婆茶也未願喝,真的那麼急於要上路錢, 牛頭馬面鬼差真的那麼歛財,一入鬼門關便要入場費?

我只是想說, 焚燒祭品也要從用家方面去想, 屍骨未寒可能甚麼也不想收, 要收的話, 應該想要一張全家幅 。

每有小童墮樓, 原因是被家長獨留在家的話, 例必看到這邊廂墮樓小童被送上救護車, 鏡頭另一邊就是那犯法的家長被帶上警車。

我只是想說, 那個不小心的家長看到自己的小朋友受傷, 未知傷勢,也定必心急如焚, 希望一起跟隨送院;而那個受傷的小朋友也應該想有父母在旁陪伴, 但為甚麼警方必要如此高效率, 在將那疑人即場拘捕, 帶署調查?

我建議區議員們可以試試向警方爭取將此類案件的疑犯延遲帶署,好讓他們先查看受傷子女的傷勢;這比爭取延長綠燈秒半有意義得多。

新聞報道, 發現棄嬰, 片段展示當時嬰兒身穿的服飾,身在的嬰兒車, 然後說警方呼籲嬰孩父母及認識該名嬰兒的人儘快連絡警方,但偏偏沒有那娃娃的照片,難道考慮到私隱權?我懷疑有多少但以從那些多啦A夢汙衫, 認出那名棄嬰是自己認識的。

我只是想說, 除了拯救被活埋的人有黃金72小時, 棄嬰也有, 要那些腦生草的陰質父母回心轉意, 就要把那嬰兒的照片放大, 放入他們的眼裡,等下一期警訊才發放照片 , 已經太遲, 況且警訊的收視率那比得上新聞報道。

Monday, 16 August 2010

且別仇富得太快

都是 Anima 惹的禍都是裁判官阮偉明作的法一句家境優秀,受過良好教育獲父母關心而輕判她, 令人覺得家境富裕的人在法律面前也可以獲得激起民憤繼而牽起像是潛服已久的仇富情緒

未幾, 前港大醫學院院長林兆以參加釋前就業計劃獲得假釋 令本來刑期由24個月至現在只服刑11個月便得出獄, 餘下刑期日間可在監管下出外工作, 晚上住在中途宿舍。

某些傳媒忿忿不平林兆鑫因獲得富豪朋友關照, 以能輕易獲得聘用, 參加這個計劃,只需服刑期一半即可獲釋, 引起全城嘩然。

雖然高的不一定比學低的易找到工作但人脈廣的一定比較容易得到聘用。在釋前就業市場找僱主更加要靠人脈, 一個尋常百姓囚犯,要找一個僱主在釋前聘用他, 你說是一件多麼難的事情, 不是與你有親也不予考慮;有心僱主如電影「英雄本色」中的「堅記車房」也是聘用釋囚。

林兆網顧法紀中飽私 一手令自己身敗名裂被判入獄都已經可謂得到應有懲罰他不比ANIMA 恃勢凌人, 死有餘辜釋前就業計劃如有不公平的現象出現, 是制度上有不全, 應該有關部門去檢討, 不是動輒以有錢萬事達來做結論,我們的社會已經功利得很, 不用再摻多一腿。


四眼陰功男與城巴事件, 短片以光速傳遍千里, SOCIAL NETWORK 再次發揮他的高效率, 高登起底組瞬間把這人家世起得一清二楚,連人家的母親「返頭嫁」也知道, 是另類恐佈; 再看網上的討論區「有錢大哂」這一類型的話也此起彼落。

遇上交通意外, 落車理論的人有很多沒有教養,滿口粗言穢語的人更多且別對號入座,坐巴士的就是窮人, 坐自訂車牌7人車的就是有錢人 。

吵架的時候最能看到那個人的出身, 那個陰功男,只懂搬弄大量性器官, 雖然出了一句金句(你要等巴士呀?真陰功),但也只屬於絕低層次的吵架技巧, 怎看也不像大戶人家, 就算是富戶, 最多也只是公屋富戶, 大家可以放心。


Friday, 13 August 2010

哪裡會是個天堂?

每一年各機構都會出一些「理想居住城市」的調查, 谷歌一下這個題目, 彈出來的結果有很多, 蘇黎世, 溫哥華,奧地利都各有支持者, 亞洲城市則要數新加坡。評定標準包括:政治、社會、環境、個人安全、衛生、教育、就業情況、交通運輸、基建、公共服務等硬性範疇。


這些調查的意思是甚麼? 鼓勵排行低的城市, 痛定思痛, 勵精圖治, 提升國民的生活素質?還是替景鴻賣廣告? 令知道自己居於排行48之地者立志移居日內瓦, 住在排名第一的則更甘心落葉歸根, 提早買片福地惠澤三代?


哪裡會是個天堂, 要看哪裡令你有天堂一樣的心情,天堂一樣的心情由甚麼構造而成則因人而異;每天靠海面山, 也可以心仍是冷, 風光明媚背後也可以是血淚交織,安樂從來都是說心境,不是說環境 。


當然我不否認如果社會的配套好一點,市民的生活壓力可以少一點, 但幸福快樂, 父慈子孝不應建基於社會的配套,心情不應隨空氣污染指數或國民生產總值而忐忑。


我們的社會就是充斥荒謬, 排名第39, 不代表我們要不快樂, 別人的桃花源, 可能是你的獨家村。


如果注定我們要在酷熱天氣警告下的停車熄匙中擁抱, 便大力的擁緊一點,因為, 哪裡有所愛, 哪裡便是天堂。

Wednesday, 11 August 2010

行過去 行過去

之前說過, 有些人戀愛時想要一部時光機,瞬間去到白頭, 為了免卻對方或自己中途的心猿意馬,出爾反爾。

時光機可以兩用的, 我不想一夜白頭, 我想將時光倒流。

在人生甚麼階段開始戀愛, 都會覺得相聚的時間不夠,有人會說:希望我們可以同渡下半生, 永遠一起。對將來我不感興趣, 因為誰也沒有把握, 永遠只有墳場才配用,與其相信未知的未來, 不如回到過去。

最好是相識於人生中最應該談戀愛的時間,即是學生的時期,沒有生活的煩惱, 也不懂得去計算得失,沒頭沒腦的專注戀愛。就算不是戀人, 也可以看著對方成長, 陪在他的身邊, 跑跑跳跳, 在他生命裡的角色提早上場也是好的, 好為日後鋪路, 儲印花, 搏有一天長情有獎。

早點認識他,可以在日後他和別人戀上了時, 理直氣壯的說: 「就算今日開始你和他長相廝守, 我和你永遠多廿年。」

愛上一個人就是要不斷地在搜集和他有關的回憶, 只有現在, 和未來, 是不夠的,還要有過去;擁有他擁有過的畫面,呼吸他呼吸過的空氣, 登上他登上過的雪山, 踐踏他踐踏過的紅葉, 將他的回憶植入自已的腦袋, 再留在心上。

究竟哪裡有時光機, 如果沒有時光機, 請告訴我哪家公司有inception服務。

Tuesday, 10 August 2010

鑽婚如像北極熊

身邊繼續有不少朋友生小朋友, 已經有的, 再追, 未有的, 繼續努力。我不是討厭小朋友, 只是我不主張年紀太大才去要孩子, 愈年輕時懷孕, 小朋友會愈聰明, 明我意思吧, 但聰明, 美麗與否都不是主重要。

如果40歲才生孩子, 看得到他大學畢業, 自己也行將就木, 難得生一個孩子, 只看他三兩十年, 實在太令人灰心。

但做人別要太心急, 未說到生孩子, 先說找個伴侶。

朋友說他的父母即將要慶祝結婚40周年,40?和一個人一起14年是如何的, 我也想像不到。

上一代早結婚, 而且那個年代比較重於生活上的打拼, 沒時間來婚外情, 離婚率低, 一段婚姻可以輕易的跨過金禧, 銀禧, 鑽禧。

要達至鑽婚, 要有60年的相處, 故此, 以成年便立即結婚為例, 雙方都需要有78歲命, 以今日醫學之昌明, 應該不難, 難就難在, 現在18歲會結婚的人有多少?

這樣年青便結婚, 可能性有兩個, 第一:未婚懷孕, 第二:愛到發燒, 兩個結婚的原因都是導致離婚的原因, 沒基礎嘛。

還有, 現在18歲人的智慧,不比以前, 以現在那些父母溺愛子女的程度, 港孩的年齡應該會推高,自己也照顧不到, 何以置家?離婚也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活過百歲, 分分鐘也結過三次婚。

我相信不久將來, 鑽禧的婚姻也會像北極熊一樣, 瀕臨絕種。

Monday, 9 August 2010

食神早已預備(zuma)



收到不少朋友的生日祝賀, 絕大部份的祝福都是和吃有關, 可見在眾多朋友的心目中,我無才無德無慾無求只有食。 飲食在我的生命佔有很重要的部份,這也是真的。
得到大家的祝福, 我果然聽到食神的呼喚, 食神是指能吃到美味的好運氣。


是這樣的, 前幾天, 花了一點時間去參詳, 考慮, 計劃生日的午餐安排, 終於決定去四季酒店的caprice;星期四訂星期六的位只獲得waiting list 排第二, 出師不利, 轉戰灣仔的cepage , 這次訂好了位, 也開始作出吃法國餐的思想準備,但世事往往不如你想像般發生。


星期六, 起床不能, 宿醉一千, 不斷在床上看著時鐘一分一秒的過去, last order 的時間迫近, 怎算好?忽然想起中環的zuma好像晚一點才last order, 於是乎便把地點改了, 抱著好好歹歹吃少少的心態。


去到zuma ,其中一位朋友已經到達, 一見我便一臉慌張的問:「我們不喝sake …… 」他仍然為前一晚的酒精所困擾。

原來zuma 每逢周末都會有sake Saturday, 食物供應的形式像tasting menu,另加三款sake 任飲,這一期選用的是三種精米度不同的「獺祭」,用以配搭不同類型的食物;也可以選擇不要sake , 價錢只是$60的差別。可惜, 我真的不能再喝, 於是我只選了$490 沒有清酒的套餐, 其他兩位朋友繼續飲。

(這杯是精米度最高的, 50﹪, 有氣的濁酒)

整個menu 共有十多款食物,漬物, 有生蠔, 壽司, 刺身, 炸物, 燒物, 煮物, 甜品, 大部份不是在平常的日本料理可以吃到的, 這也是zuma的風格, contemporary japanese , 而侍應亦告之有部份菜式在menu是找不到的,時令菜式是也。

例如 shigoku oyster, shiso flower vinegarshigoku日文是「至極」ultimate 的意思, 來自北美,尺碼和kumamoto 差不多, 但海水味更濃, 加上那flower vinger, 可口非常。



刺身有兩款魚, 一尾蝦, 出乎意料之外的新鮮, 那botan ebi 加入了海膽的汁去燒, 那海膽的味道變成了蝦膏似的, 令人驚喜。



驚喜的還有燒赤貝, 用麵鼓燒過的赤貝, 跟一片seaweed toast, 赤貝立時失色, 那紫菜多士蘸了麵鼓汁, 那種味道是前所未試,很新穎,而且也好味。



好吃的不能盡錄, 池魚他他, 栗米天婦羅, 連燒雞翼也燒得皮脆肉嫩;最不入流的要算那個酒煮蜆, 蜆瘦, 有沙。



至於甜品, 我不打算告訴你, 因為你要自己去試。

食物好, 服務也好, 不會趕落場一窩蜂的上菜, 而侍應一早提過, 任飲至四時完結, 結果至5時, 他們繼續為我們添飲, 令人好感大增;唯一要鬧的是那個華人receptionist ,黑口黑臉,看著客人時的眼神像在說:為甚麼你在這裡, 然後 一臉狐疑問有甚麼可以幫到我, 當然來吃飯啦, 難道來睇樓麼?完全不懂得知客之道。

這午餐足足吃了三句鐘, 非常滿足, 誤打誤撞之下能得到有驚喜的飲食體驗, 可見食神早已預備。

這個 Zuma sake Saturday 是近月才推出, 據說還會繼續, 下次應該會用「梵」系列的清酒, 請你做好準備。

Friday, 6 August 2010

時間 經不起愛情考驗

時間並不是愛情的好朋友,它是用來考驗愛情的。

理論上時間可以測試愛情的堅固度, 兩個人一起的時間過得愈久,那愛情便愈堅,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但天長地久只是用時間的長度來衡量愛情的一面,並不代表愛情的素質。

選定了對象, 有人會想問叮噹借一台時光機, 恨不得一夜之間白頭, 永不分離, 想儘快確認那個人是終身伴侶,過程不重要, 要結果,這樣算很愛很愛? 不, 想時間過得快點, 因為害怕過得十四年, 過不到十八, 怕通過不了當中的種種考驗,怕動搖, 但又覺得應該和那個人終老, 如果十多廿年,貶眼便過, 乾手淨腳, 多好。

天長地久, 可以是這樣經營出來。

但有時候, 會遇上另一些人, 令你想把時間留低, 鎖著, 想問叮噹借時間停頓器, 將相愛的時分秒留住,因為明知道可以終老的人不會是他, 那倒不如永遠困在這個時空, 重覆同一個約會, 獻同一個吻, 寫同一首情詩, 吃同一隻辣蟹...

曾經, 也可以永遠擁有。

時間是否可以讓愛, 更了解愛, 見人見智, 視乎愛上的是哪一類人, 想談哪一款戀愛, 有些愛情是沒有時間觀念的。

但如果你問我, 我還是覺得, 「不在乎天長地久, 只在乎曾經擁有」最好,加多一度隨意門,perfect

Thursday, 5 August 2010

財勢就是金鐘罩

和已婚的友人閒聊間, 她無意說了一句:我老公好protect 我。

之後,我便神馳於外, 去想這一句話。

我很愛一個人, 我也會想去保護他, 但憑什麼呢?

子彈飛過來,一個箭步搶先去擋, 固然是保護的一種,但這種原始式的保護,不切實際, 命得一條,擋得一粒子彈, 你死了, 他的餘生由誰來保護?而且在現實生活中不是經常會出現這些生死關頭出現。

事事替愛人出頭也是保護的一種, 當他被別人誤會,你便站出來, 擋著那些閒言閒語, 扮演最忠誠的知音,也是窩心的。

總之, 大事少事, 都站在面前擋, 有風擋風, 有雨擋雨, 但不是有一副肉身, 有一顆滿懷痴愛的心便有資格擋。

愛護一個人有心有愛是沒有用的。在這個社會, 在這個時勢,有財有勢才是最實際,甚麼事情, 有錢可以事半功倍,有勢可以為所欲為。

生活上照顧得無微不致, 不在話下;萬一愛人如包金女一樣, 一而再再而三, 故意違法, 那就需要請最好的律師替他辯護,最好自己三代為官, 朝中有人易辦事;向法官求情要有人格証明,那要有人脈,找太平紳士,官紳名流;要打情緒病牌,也需要找名醫証明因為生病, 所以生惡, 本性善良是可以用優秀背景來打造的, 沒有財勢, 何來優秀背景?

公平公正可以自行製造,能夠把一個人保護到這個地步, 能將黑變成白, 才是金鐘罩的最高層次。

我沒有這種本事去保護我愛的人, 極其量只能作出傖惶的頂包,如果犯罪過程沒有被拍到的話。

Tuesday, 3 August 2010

宣佈分手

星期日蘋果日報有港聞一則, 其頭條如下:許志安自爆與女友分手。

今天, 娛樂版C1有跟進:安仔精心部署 生日翻啅Sammi

為甚麼許志安與女友分手會排在港聞, 實在沒有深究的價值,那是蘋果日報, ok?

比較有興趣探討的是, 自爆分手這個行為。

藝人最能賺到曝光率的除出脫衣,就要數感情生活。

許志安要爭取做頭條, 除了近來紅遍上天下地的「尖尖尖」外,自爆感情事也是有效率的一著;但將身份退一步, 以平民心來看,自行宣佈分手可以達到一個怎樣的效果?

表明心跡, 一刀兩斷,屬於硬銷, 如企業預發盈喜, 讓有心人知道,這𥚃前途是光明的,如果沒有下一位在輪候補上,實在沒有宣佈分手的必要。

將私事公告的另一好處, 就是迫令要被飛的一方承認, 利用群眾壓力說分手, 可以斷了死纏不認的後遺, 這一招可謂一石二鳥。

聽回來的一則趣聞, 話說在一私人飯聚上, 男方忽然煞有介事說有事宣佈,同枱賓客莫不期待好消息 , 但他卻一臉凝重加誠懇的宣告:「我們已經分手。」

那天晚上的女伴, 當時的女友, 毫不知情,忽然被甩, 即時晉身前度,因為要維持那一點剩下的自尊,也不好意思否認,唯有忍著淚點頭說goodbye

那位男子要不深謀遠慮, 要不像郭靖般愚鈍, 否則怎會走得出這一步棋。

宣佈分手與公眾知情權無關, 都是私心作祟。

Sunday, 1 August 2010

鬧分手

某某告訴我,他和情人鬧分手一聽到就知道這和「想自殺」一樣都是張聲勢,引人注意,鬧一場,終究是分不成,死不去的。

一個鬧字令整件事變得兒戲,鬧著玩的,有分手意圖無分手的行動。加上某程度上, 「鬧」在感情世界裡都是一種溝通方法真理是越辯越明愛人有時越鬧越有感情。

不過, 要鬧也要有分寸。昨晚在看電視重播「獨家試愛」,電影後半部不停鬧交, 都是那些我愛你你不愛我,你去滾,你不是人那些低層次的吵鬧, 實在傷肝壞脾費神兼浪費時間, 破口大罵, 歇斯底里,神經漢的樣子,明明不想分手也得分, 不怕夜半操刀斬人麼?

鬧的過程只是讓大家發洩情緒上的不滿大家毫無保留盡訴心中情平常翳在心口的都吐出來有可能讓雙方能從中更了解對方感情反而能愛情有得鬧是還有生機的表現。

在一段關係裡, 看在眼裡有很多不滿, 連花氣力去討論都不願意,不要蒙騙自己你因為太愛他,所以甚麼也能夠接受;其實你只是如厭世般慢慢厭惡這段感情,等待有一天, 極限到了, 便縱身躍下。

有一種分手如自殺一樣事前不動聲色表面上沒有一絲怨一點厭,但忽然之間一個上午便可以人去樓空;其實許久以前已經立定決心,這種分手和自殺的成功率很高, 通常也是防不勝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