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March 2013

行李箱




大衛經常都要往國內公幹, 他每次出門, 瑪嘉烈都負責替他執拾行李, 她就是喜歡做這種功夫, 替男人洗洗熨熨, 煮飯煲湯, 把他們照顧得無微不至。

瑪嘉烈綑住男人的其中一個方法, 就要他失去照顧自己的能力, 領帶放哪裡, 護照放哪裡, 幫他們付賬單,當然是用他們的PPS戶口來繳費, 飯來張口,衣來伸手, 讓他們愈來愈倚賴你, 有朝一日想逃,也不是那麼輕易。

有朋友問瑪嘉烈, 大衛經常要到國內, 不怕他尋花問柳嗎?瑪嘉烈都是微笑帶過,她的理論是男人要去滾, 怎麼擋也擋不了, 防不勝防,與其自己提心吊膽,不如放開懷抱。大衛對瑪嘉烈也十分坦誠, 瑪嘉烈對大衛的日常行蹤,工作日程,經濟概況,她都一清二楚。

瑪嘉烈是一個十分細心的女人, 每次執行李都十分仔細,首先一定先看天氣報告, 只要看到有一朵黑雲, 她一定會為大衛放一把摺疊傘,攝氏十15度或以下 一定有頸巾,大衛喜歡在酒店做GYM, 一定要有運動服,  領帶與恤衫要襯色,還有解酒丸, 到大陸應酬, 那些大陸人就是喜歡灌人喝酒, 醉了才有生意傾。

明天, 大衛又要去首都, 這半年來大衛去京城的次數愈來愈頻密, 因公司在那裡有一個大型企劃,且正進入尾聲。大衛曾經邀請過瑪嘉烈去北京看看他的工作, 不過瑪嘉烈婉拒了, 兩個人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不是嗎?

瑪嘉烈繼續在執拾行李, 衣服都齊了, 電腦,電話的充電器,不同型號每樣一個,都齊了;還有這個,別忙了…

瑪嘉列把避孕套放進行李箱內側邊的一個暗格,這是他們出門時慣常會放避孕套的地方,每次都會放幾個,用光了才會補給,瑪嘉烈數了三個放進暗格,上次她也是放了三個,回來時少了一個。男人總是粗心大意,不會留意那些東西為甚麼會在此,有沒有少,有沒有多。

她當然不會問大衛,兩個人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不是嗎?

把行李箱關上次際,瑪嘉烈把一張他們的合照放在衣物的上面,照片上的他們眼神多麼一致,瑪嘉烈嘆一口氣,把行李箱關上。

Tuesday, 19 March 2013

淫紅塵



瑪嘉烈和大衛一起已經有三年, 他們這三年感情與日俱增, 拍拖的活動如一般的情侶無異, 行街, 睇戲去旅行, 偶然也會提到未來, 偶爾會在對方的家裡過夜, 但是就是沒有發生那回事。

瑪嘉烈很惆悵, 在她心目中, 所有男人都應該對性有濃厚的興趣, 起初她覺得大衛尊重她, 所以不急於和她發生性關係。

真到他們第一次去旅行, 瑪嘉烈為造愛做足了準備, 但整個星期的旅程, 雖然他們都是睡在同一張床, 但大衛每一晚都極速沉沉睡去, 極其量大衛會擁著瑪嘉烈, 吻她一下, 就這樣子。

她開始覺得其實大衛不是那麼喜歡她, 喜歡一個人要得到他的靈魂也是得到他的肉體, 至少瑪嘉烈是這樣想。她曾經試過向大衛暗示, 但大衛像是聽不懂, 她甚至有懷疑過大衛是同性戀或者為了擺脫同性戀而試試雙性戀而跟她一起, 她聽說有這樣的例子, 但終究能和女人發生性關係的男同性戀者是很少數。

他們就要踏入第四年, 四年也沒有發生性關係的關係令瑪嘉烈十分按捺不住, 她決定要和大衛講清楚。

大衛也心知肚明, 在瑪嘉烈開口之前, 他率先表白,他的真正身分不是一個人基佬, 他是一個基督徒。

他知道瑪嘉烈是一個無神論者, 對基督徒也沒有太大的好感, 他視這關係為一次試練。 他遇上她是神的旨意, 大衛要將神對他的感召帶給瑪嘉烈, 讓瑪嘉烈都感受到神的大愛。
他要瑪嘉烈由不認同到認同他的信仰, 所以他一直不將他是教徒的身份告訴瑪嘉烈,免得她從開始已有偏見, 只要瑪嘉烈愛他, 然後發覺他是這麼一個人完美的人, 她一定會隨他信主;完美的定義包括不發生婚前性行為。

瑪嘉烈知道大衛是一個基督徒而不是基佬實在有點失望, 不過她尊重大衛的信仰, 性這回事⋯⋯她自己想辦法。

這晚他們談到夜深, 瑪嘉烈在大衛家中過夜,睡得朦朧之際, 瑪嘉烈被大衛拍醒。
大衛說這個時刻是他軟弱的時刻, 他很想自凟, 他邀情瑪嘉烈和他一起祈禱, 一起向天爸爸禱告, 陪他一起渡過這個軟弱時刻,大衛一臉困惑, 瑪嘉烈心想, 大概谷精上腦就是這樣子。

瑪嘉烈看看時間, 現在是清晨5時半, 街上大概有計程車吧。

Monday, 18 March 2013

人氣生日道具 - 文鼎酒家



朋友生日是開心事,但要找一個好地方卻是一件難事,食肆不能重覆太多,幸好今次有朋友作出真誠推介,是晚賓至如歸。

文鼎酒家位於灣仔船街,樓高三層,地方不算寬敞但也不擠迫,我們十二人包了一個廳,事前點好菜。

前菜5款,燻魚,烤菜,雲耳,海蜤,咸肉,燻魚第一碟上枱,失分,有腥味,不過其後的挽回分數,海蜤用了舟山海蜤,爽口有嚼頭,咸肉聲稱是脫脂,放入口時少了一份罪惡感。

砂窩火燑鴨湯,撈渣上碟,整隻鴨在放面前,湯頭清淺,不覺肥膩。

 

九層塔焗中蝦,大量九層塔加上胡椒,用砂窩焗起,香噴噴之餘蝦夠大隻新鮮,九層塔又帶出了蝦的鮮味,轉瞬間一人一隻,掃光。

文鼎紅燒肉拼耙齒蘿蔔 表面上看來那醬汁杰撻撻,但蘿蔔甜,五花腩鬆,有大漢想叫碗飯。

 

酥炸加拿大桶蠔,的確炸得很鬆化,個皮好似芋角那種。

包公牛小排是這裡的名菜之一,賣相奇差,但牛小排炆得非常之腍,不過略嫌太濃味,有點高鹽。
這賣相想怎樣呢?


 酒釀芥蘭,酒釀是酒釀丸子的酒釀,我給這味菜最高分,因為未試過酒釀炒菜這個配搭,而出奇的好味,芥蘭也鮮嫩,平時不吃菜的朋友也加入搶食行列。

文鼎蒜香雞,雞有雞味啦。

 


吃到這裡已經飽了八成,接著是生煎飽,心想生煎飽都是生煎飽啦,最多皮脆餡靚,但再要吃多一舊肉實在有少少反胃…

世事就是這麼奧妙,原來這生煎飽的餡料是梅菜來的,這下子真的不得了,個人喜歡梅菜,還要整只飽都是梅菜,咬一口,嘩…好味道…更奧妙的地方是生煎飽用砂鍋上,而鍋底用了大蔥來墊底,令到那個生煎飽更加香。
吃到這裡十成飽了,但事情還未完結。

妙絕


壽宴怎可能沒有壽麵呢?再來一人一碗招牌陽春麵,湯底是魚湯,濃重的薑味,麵質比較腍,可能還是中了日本麵的硬麵毒吧。

 


圓滿的晚餐怎可能沒有甜品呢?蛋白杏仁茶,沒有加糖的那類,可惜我已經十一成飽,只能輕嚐兩口。

之後還有果盤,壽飽 ....

很多人來這裡是因為他們著名的東方之珠,鑼咁大的一個煎堆,味道是其次但用作慶生的道具簡直一流。

 


這晚之後在facebook 看到至少有另外兩個單位的慶生活動在文鼎舉行,生日的都捧著那個煎埋。



Sunday, 10 March 2013

紙上愛


It’s been seven hours and fifteen days….

每一次分手瑪嘉烈都喜歡聽住這一首歌, 不是一邊聽一邊流淚那種, 只是每一次和情人分手後, 大概隔一星期, 她便會在家中一邊播著這一首歌, 一邊收拾那一段感情的遺物。這是一個指定動作, 更像一個儀式, 不經過這一個步驟, 不清場, 心便不安。
一如以往,她今天又在收拾。

這是大衛第一次送給她的禮物, 那是一本書 :「中文輸入法入門」。大衛就是一個如此不浪漫的人,她記得她著大衛教她,其實只是想情人間有另一種軟性活動,想他的手和她的手在同一個鍵盤上厮磨, 大衛第二天便買了這本書給她,叫她先自行了解, 有了基本知識, 再練習。

瑪嘉烈將這本書放進垃圾袋。

再有大概三十隻藍光DVD, 正版來的, 統統都是他們一起看過的戲, 每一隻藍光的盒內都夾了兩張票尾, 那是某一年的情人節禮物, 原來大衛一直都保留著那些票尾。
瑪嘉烈將DVD放進垃圾袋。

還有一瓶紅酒, 那是他們相識的年份,瑪嘉烈打紅酒開了, 把酒倒進馬桶, 把酒瓶放進垃圾袋。

還有一系列手飾,項鏈、手鐲、 耳環, 太陽眼鏡⋯⋯
瑪嘉烈統統把它們放進垃圾袋。

打開另一個抽屜, 有一條鎖匙, 那是大衛家的門匙, 那是大衛買的第一個物業, 他們一起去看房子, 搞裝修, 瑪嘉烈記得他給她門匙時, 大衛的手在顫抖, 她也有一點緊張。
瑪嘉烈把鎖匙從鎖匙扣解下來,把鎖匙放進垃圾袋。

抽屜裡還有一些紙張, 怎會是情信, 這年頭怎還有人會寫情信,那些是他們去旅行時收集的資料, 畫下過記號的地圖, 餐館的名片, 諸如此類。
然後,瑪嘉烈看到自己的名字,那是一張白紙, 白紙上面寫滿她的名字, 中文, 英文, 橫書直書, 大楷細楷,縱橫交錯。

她又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普照的早上,在巴黎,她睡眼惺忪的看到大衛坐在案頭前不知在寫甚麼。就是這張寫滿她名字的紙, 每一筆都是大衛在想她時的証據,每一劃都和大衛的心跳相連, 瑪嘉烈偷偷的把它據為己有。

她把這張紙, 放回原處, 關上抽屜。

Friday, 8 March 2013

觸不到的十周年



今年是沙士十周年之外 , 還有張國榮梅艷芳離去的十周年。有一天和朋友談起這十年之數, 他不禁有感而發, 原來如果當年他和情人沒有分開的話,今年也是他們的十周年紀念。

一段逝去的感情和一個死了的人沒有大分別, 如我偶然也會想一想,如果陳百強沒有死, 他今年應當是53歲, 53歲的陳百強會是何等模樣呢?他會不會打botox ?衣著會否繼續走前幾年, 還會不會錄唱片, 聲線會否都一樣?

朋友大概對10年這個整數有偏好,又或者中了柴九那一句「人生可以有幾多個十年」的毒, 於是覺得能跟一個人一起走十年的路是一件多麼值得紀念的事情。
一段逝去的感情,只有過去式,數算著沒有意義的年份,只為感慨而感慨。
在時間洪流中十年 十五年 十八年,甚至離開,留低都是沒有分別的。

朋友說,彷彿他命中的姻緣都是短炒之星,不能長揸,隨年月逝去他開始憂慮,他很想知道和一個人一起十年廿年三十年的感覺是怎樣,但以他的年紀來說,現在開始有新戀人,銀禧也未到,天國都應該近了。

我又告訴他,陳百強已離開了18年,現在我還在聽他的歌,感人如昔,有些人有些事戛然而止,可能已是最好的結局,陳百強怎能與G.E.M同台?

如果命中注定不能擁有,那麼曾作短暫停留也是好的,再幸運一點的話,他留下給你的是潮捲不去的美好回憶。

朋友似懂非懂。

Sunday, 3 March 2013

終點見


認識不少朋友都有參加過去的星期天舉行的馬拉松, 面書給崩潰地洗板,看到不少人貼出自己全副裝備的相片, 和同跑的朋友在起跑線的集體照, 更多的是為情人拍下他們衝線一刻的索氣look

有人在終點等著你回來, 想到在一切艱辛完結之後有人等你, 這個感覺應該十分良好。就跑步而言, 跑到半路見暈想放棄, 一想到有人正等待自己, 步伐慢了下來都可再度發力。

在終點那一端等著的, 心情也應該十分雀躍, 預計120分鐘到達, 從100分鐘開始已經急不及待, 左顧右盼,與其他一樣正等待親友衝線的人爭奪最佳拍攝位置, 終於看到他的影子出現, 自遠而近,你興奮地舉起相機, 按下快門 , 拍下他衝線時的表情,你看到他, 他未必看到你,你可以貪婪放肆地欣賞他喘氣的模樣, 幸運的話還可以看到他在尋找你蹤影的眼神。

等待充滿興奮,忐忑,緊張 , 這個等人的情操於馬拉松體驗一下最好不過,因為時間夠短,說好半馬便是半馬,全馬便是全馬, 知道岸在哪裡,等人也好, 被等也好, 如無意外你們一定可以見面。

現實生活太多不知道終點在哪裡的等待,也太多無疾而終的期待, 因為時間一長, 變數便多。如果愛情是長跑, 便應更多和愛人玩玩這個終點見遊戲,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最後和你一起衝線的人是不是他, 故此好趁還在一起時體驗一下去到終點仍是你這種溫馨感覺。

終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