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October 2012

誰比紅館紅?


新一屆特區政府運作了即將4個月, 誰最突出呢?劏房醉駕波?最短命局長麥齊光?沉默大多數的吳克儉?他們雖然各有所長, 但都輸了給它, 它就是政總, 我們的政府總部。

當新政府總部啟用之時, 誰也估不到它會跑出。多得政府打算強推國民教育, 令到學民思潮發光發熱之餘再發動佔領政總, 爭取撤回方案。 由830日開始至99日凌晨, 頭尾12日, 期間政總日日見報, 曝光率多過特首發其政府任何一個官員, 而且它深受市民愛戴, 在這期間, 有多少市民曾經犧牲happy hour ,打麻雀, 打邊爐, 睇電視的時間都要往政總一趟, 出現在政總就像去投票一樣, 有履行公民責任的意味, 站在那廣場上對香港人這個身份有前所未有的認同感。

以為過了國民教育一役之後, 政總可以稍事休息, 誰之緊接而來到有DBC數碼疑似被收聲, 在政總搞「義播集會」, 再有絕食行動, 也有市民聲援;政總已經不是一個死物, 他是一個滿載港人不同形式訴求的地方, 盛載著港人的熱血。

在可見的將來,政總仍有大量的發展空間,王維基已經表票示如果政府還不發牌, 不排除會佔領政總, 頓促政府發牌 ,想像他著率領旗下藝人佔領政總 ,搞不好出現一個民主歌聲獻中華末日版,政總的身價又會不同。 也可能在王維基率隊之前, 保衛自然生態,對抗偽造沙灘的龍尾保衛隊會搶閘,然後還有爭取全民退休保障, 反對老人特惠金設資產審查,再有反水貨客, 反對打擊樓價,反對不打擊樓價,反對港獨, 反對不反對港獨;不要忘了還有此恨綿綿無絕期的雷曼苦主⋯⋯

政總個期應該難卜過紅館。

Sunday, 28 October 2012

最佳男主角


芷珊姐姐的「最佳男主角」成功成為OL 近期最喜愛討論的電視節目,有人將她和查小欣比較, 實在對兩者也不公平。

「爆足一周」的不足是太多嘍囉太少料爆,疊聲多過疊馬, 口水多過浪花,  不能延續在商台時獨有的師奶權威八掛之王地位;「 最佳男主角」最好看的就是男主角, 基本上誰和誰來做主持, 甚至鏡頭前有沒有主持分別也不大, 這節目賣的不是芷珊姐姐的主持技巧, 是她的人脈和男主角交情, 那已是成功的一半, 所以別怪她只懂附和和吃吃笑笑,如果她懂得做出色的訪談主持, 不會待今日要打人情牌才得到一個節目。

節目播放了兩個星期也終於上了蘋果C1和若干雜誌的封面, 那就多得個人獨取3集的謝霆鋒,上C1就是他透露給芷珊姐姐的秘密,原來他曾經有皮膚癌。

謝霆鋒頭上那塊小黑疵愈長愈大, 還有根,移除了便沒有事, 藝人生病娛樂版都喜歡大事鋪張,小事化大。有聽過陳偉霖的名字嗎?他由出生開始便有黑色素瘤, 從小到大醫生都告訴他命不久矣,但他剛活過30歲, 還剛為自己舉行一個生前葬禮;相比起陳偉霖全身的黑塊, 霆鋒那一點實在不值得上頭條, 甚至不值一哂, 但作為送給芷珊姐姐的一份人情, 霆鋒也倒曉得揀選,那皮膚癌的娛樂新聞價值足以上頭條, 果然有生意人的眼光。

必須承認,  縱然看到他處理家事時的成熟, 為事業努力時展露的好男人質素,本人和所有王菲歌迷一樣, 對謝霆鋒是沒有好感的。

Wednesday, 24 October 2012

朋友介紹 ﹣ 梓桐堂


由於是私房菜所以要一早預訂菜式,有4款套餐供應,老闆說大概一個月會轉一次,價錢由$388$888

第一道菜 梓桐花園。
鮑魚、象拔蚌、豬頸肉、豆腐、 海蜇,在乾冰放出的煙霧中掩映登場。
海蜇和沙律菜混在一起,吃之前要拌勻,因為放在底的醬汁味道相當不錯,酸酸的,十分開胃;象拔蚌鮮甜,放在底的番石榴也不錯。


燉湯 科甲燉三寶,科甲即是冬瓜,這燉湯十分足料,有整顆干貝,山雞,冬菇,竹笙,喝得出真正的燉湯火喉,這湯全晚最高分。

點心三併 蟹粉小籠、素餃、蝦卷,普通,蟹粉小籠有點蟹殼,差點咬崩牙。



鳳梨炒柳, 牛柳和豬柳。


金貝白玉斑,蒸蛋白配石斑,那石斑很腥,寧願只得蒸蛋白,加點浙醋就好了。


荷葉飯,這個我沒有試,因為不喜歡太濕的荷葉飯,也好像蒸得太過火,飯裡的青菜也變了黃色。


燻雞,同枱的友人大讚,但只覺那是燻雞該有的正常味道,而自家製的那個蔥油有特色但咸得可以,唯一可讚的雞已起骨,吃起來方便。



菜一碟

甜品三弄 西瓜露、青檸番石榴糕、紅豆班戟。西瓜露和西瓜汁沒分別,紅豆班戟類似豆沙鍋餅,最特別是青檸番石榴糕,大菜糕似的質感,番石榴味比青檸重,不過可能因為在煮的時候將放入了四分一顆青檸一起凝固, 顯得有一點苦澀味。






$488 一位,加一 (很少私房菜有加一),值不值則見仁見智,會不會再來?正如文章開首所提及- 如果不是有朋友推介應該不會來到這裡晚飯。

Thursday, 18 October 2012

差一點去了西班牙 ﹣ BCN


近來吃過兩間新派西班牙菜,先講BCN
Tapas Bar , bar 10個位, set menu , 兩個價錢$580, $695。訂座後在接近用餐日期的前兩天,餐廳會whatsapp 顧客有關菜單,建議一早選定,好讓他們有足夠準備。

這裡是開放式廚房,大廚Edgar親切友善,和顧客逐一握手介紹自己,然後便開始表演。



先來3個頭盤,Iberico Platter 開開胃,iberico pork ham and chorizo, manchegoo cheese, Bread , tomato and extra olive oil ,份量夠多, 差點以為是二人份,當然這是外來貨,還未吃到Edgar的手勢。

一邊吃ham 的時候便看見Edgar 在整理盆栽,那是第二道頭盤Mediterranean Flowerpot 。一個盆栽迷你放在眼前, 怎麼吃好呢?
大廚會向客人解說有甚麼材料,面層的「泥土」是black olives加上蕃茄乾,底部有basil foam,不能夠伴勻吃,順序吃下去才可試到不同的味道層次。


第三道頭盤就是三款tapasCod fish from Basque country croquete,即是炸鱈魚波; Broken egg 2.0 ,一隻蛋可以放到幾多食材呢?就是蛋黃,薯仔,黑毛豬肉腸, 又幾好食。


第一個主菜Cold cream with melon, green beans, iberico pork ham, salmon roes and extra olive oil .這是一個凍湯,作為一個傳統的中國人,我對凍湯是完全沒有好感的,因為湯一定要熱辣辣才好味,所以有選擇的話寧願不喝也不會吃凍湯,但這是set menu ,不喝白不喝,便試試。
這個青豆凍湯,首先原來也不是太凍,而且十分之清香,不膩,加上火腿的鹹味中和了青豆的草腥味,配搭得相當好。


第二個主菜就是這裡的名物,red prawn Carpaccio,紅蝦刺身薄切加上紅蝦油,炸了的火箭菜,原來很重口味。


第三道主菜The Catalan fisherman’s “Caldereta”. 侍應即場將用紅蝦熬成的湯倒進放有 蜆,青口,鱸魚,時令蔬菜的碗裡,湯十分香濃,只不過和海鮮們的味道好像沒有甚麼關係,蜆和青口屬於淡而無味,稍為有點不足。


最後一道主菜就是Paella ,之前目擊Edgar把,生米煮成熟飯,再加上iberico pork tenderloin ,一煮好便放在面前,就像在西班牙吃到的味道。

甜品Sweet Sangria,用Sangria製成冰,那一團以為是蛋黃的,整顆放入口然後才戳破它,便會發現原來是杏汁,很好玩,這款甜品最好的地方就是不太甜。



























大大話話都有九道菜,不要以為吃了三粒鐘,實情這裡客似雲來,所以分兩輪,晚上915分是第2輪,上菜時間也頗急趕,一浪接一浪,不消十一時便吃完,所以無論食物怎麼接近西班牙,也不會真的以為自己在西班牙。

















Wednesday, 17 October 2012

英雄血


「每位捐血者都是英雄」,是紅十字會最新的宣傳主題,血液可以救人,想表揚捐血者的無私救人情操,把他們標籤為英雄,好像一個正確的想法。

先跑一下題,忽然聯想到title inflation 的現象。
總監總裁總經理充斥滿街滿巷,一個title是為了令掛title者覺得舒服,這通常是機構留人的手段,薪水加幅有限,於是給你一個發水級的頭銜,功效如comfort food 有些職銜認真地矛盾,例如十分時興的「高級副總裁」(Senior Vice President ) , 如迷你倉加大碼, 太好笑對不起,跑遠了,說回英雄。

英雄是甚麼呢?有一種英雄義薄雲天 , 對親人有情,兄弟有義,得兄弟朋輩景仰崇拜,這種英雄在吳宇森電影「英雄本色」已有深入描述。另外,有一種是捨己救人的,為國捐軀固然是大英雄,但未去到國家層面,在日常生活中,非親非故路見不平一命換一命的,因其職責需要捨己救人的皆英雄,總之冒自己生命危險去拯救人命,捍衛真理的都是英雄,英雄大概是這個標準。

捐血的過程應該很安全,不需要冒生命危險;捐血,救人,捐款也可以救人,錢也是一種很直接的救人方法,那捐款的是不是英雄呢?血液雖然珍貴, 但宣傳資訊都有說人體會不斷製造血液, 所以不怕捐出去的血液沒有補充, 捐出能循環製造的血液, 說珍貴又其實不很珍貴,捐血是「英雄」實在有一種title inflation 的感覺。

捐血只因為知道血液可以助人,不會因為一句英雄,為這個發了水的稱謂而去捐血,或感到自豪,有捐血意識的人都應該覺得這沒有甚麼大不了。

「在沒有英雄的時代 我只想做個人」,可以的話,做個好人,間中去捐血。

Wednesday, 10 October 2012

非麵之罪 ﹣ 長浜No.1


從前有個街坊廚神說,這裡與日本「一蘭」的拉麵味道最接近, 要知道所有香港人都視「一蘭」為日本拉麵的朝聖地 , 「長浜 No.1」的拉麵,這晚完了活動便由荷里活道信步至九如坊試一試虛實。


一行5人來到門口,店內只有4個人, 因為已920分, Open Rice 說這裡是10時關門的,但迎出來的女侍應一臉不好意思的說他們已經last order。一場來到又豈會罷休, 經我們要求侍應便問問師傅能否接我們的生意,答案是可以;之後也有一對情侶想進來,但失敗了,侍應說他們last order 的時間是晚上9時,但如果關門時間是10時,9last order 未免太早。

說回食物,這裡的拉麵共有6款,除了辛味噌拉麵是辣味噌湯底外,其他都是以豬骨湯底為主, 事實上款式不多,辛子高菜拉麵就是加了辣高菜,玉子拉麵就是加了一只玉子,叉燒拉麵就是加叉燒,基本上叫一個豬骨湯麵($77)另外追加其他配料是一樣的,可能店家覺得餐單要看起來要豐富一點才像樣, 所以便砌了這個左袋入右袋的款式出來。

每間拉麵店都少不得的日本師傅

除了麵食還有小食,雞翼, 牛舌之類, 我們點了燒明太子($65),不太咸,味道不錯,也有啤酒及清酒供應。



拉麵送到我面前時還看到湯底沸騰時翻起的泡沫,奶白色的湯,配料有木耳,青蔥,紫菜,賣相不錯。二話不說,先喝一口湯,湯底的質感偏稠,但豬骨湯味不是太濃,淡淡的;麵條點了超硬,軟硬度十分符合我的標準,紫菜是一般貨色;追加了青蔥,不過他們用的不是日本蔥,有點失色。
吃完之後十分飽滿,就是想不到這裡和「一蘭」有甚麼關係。


大概日本拉麵店來到這個地步已屬於多一間唔多, 少一間唔少,豬骨湯底濃的有, 淡的有, 濃和淡之間也有;黑蒜油、橄欖油、菠菜汁;肥叉、瘦叉、半肥瘦, 統統都有,就算最好吃的那一間豚王, 吃過兩次已經覺得不外如是, 無論如何都會覺得比不上日本的。

題外話, $80一碗拉麵不能說便宜,但為甚麼大家都慷慨吃麵之類, 也樂意日灑雨淋去一些人氣拉麵店排隊?反之一些本地老牌麵店如麥奀, 一碗雲吞麵賣$32, 大家又會覺得貴?哦, 那雲吞麵太細碗, 一碗不夠, 那麼吃兩碗吧,都是$64,那蝦籽湯底, 竹昇麵, 所需功夫不比那豬骨湯少, 雲吞還是逐隻人手包的, $32比起日本麵, 怎算得貴呢?

可能問題在於吃了幾十年,一路看著物價飛升,目擊這些老店從香港地道出品變成了米芝蓮推介, 然後都成了大陸遊客的景點,於是覺得是因為水漲而令到船高,也不想成為地產霸權的受害人, 為舶來品多付一點錢,好像比較值得, 話哂 made in Japan, 也因為同胞們對日本食品的興趣很低,所以我們吃壽司, 吃拉麵除了崇日, 還想圖個清靜。 

Sunday, 7 October 2012

船頭尺的國際慣例


南丫島海難最具爭議的一點就是涉撞毀南丫4號的海泰號應否留低救人。依據國際慣例, 如果發生兩船相撞的意外, 而有船隻沉沒, 仍能航行的船隻應留在原處協助救人。

海泰號明顯沒有依這國際慣例,但國際慣例又是甚麼呢?國際慣例是國際習慣和通例, 世界通行的做法, 但沒有法律規範, 跟我們經常說的約定俗成意義上分別不大。

凡事不可解釋就稱做緣份之外, 便稱之為約定俗成,因為沒有一個解釋比這個說法更有力地含糊,和哪個約,隨哪個俗,你管我?

如那條國際慣例為甚麼不適用於海泰號,港九小輪不是一間國際化的公司,那 不是一個國際級船長, 意外也不是發生在國際海域,國與國之間也無關, 那國際慣例應用與否便與約定俗成一般飄渺。

香港怎麼說也算是一個國際城市,但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國際城市, 還是是高唱國際歌之下的國際城市?答案除了體現於經濟成果也反映在政府的智慧, 市民的行為。
事後負責拯救工作的有關人員 講述當日情況, 說有很多乘客捨己救人,守望相助充份發揮香港精神, 但其實這不過是人之常情,但那個常情又怎麼解釋呢? 泱泱大國的人民見死不救也是人之常情。

有人認為海泰號也有乘客, 船身也有入水的情況, 故應以乘客的安全為先;也有人認為海泰號沒有沉船的危險,如果即時幫手救人也許可減輕傷亡, 就算要不顧而去也可先拋些救生圈落海。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船頭今次那把尺度出來的答案是散水。





Wednesday, 3 October 2012

月亮代表我的心


中秋節晚上聽到一首歌,聞歌即見有情人相依相儂, 情深耳語, 不禁細味歌詞,才驚覺這首歌的真面目。

那歌就是華人歌后鄧麗君的金中之金曲「月亮代表我的心」。

「月亮代表我的心」之所以膾灸人口,除了因為鄧麗君溫柔的金嗓子之外,也因為它是一首
明志之歌, 示愛之選, 當年張國榮也是唱這首歌來局部出櫃。

月亮本身永遠都會存在,過十年,一千年, 一萬,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那月亮還是月亮,天變地變, 月亮不變, 以此譬喻一顆不變心,誰都動心。
細心留意歌詞:「你問我愛你有多深 我愛你有幾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愛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把月亮的永恆投射到愛人的愛, 月亮代表我的心, 還不是愛你一世? 甜言蜜語如勝利, 容易把人的頭腦沖昏。

只要細心想想,那一顆不變心, 可能是事實但又未必是事實的全部, 月亮雖然長存, 但它有陰晴圓缺,會被烏雲遮擋 ,明明是完整無缺的一個月光,但因為自然定律, 有時會缺了一角,有時得半顆, 有時蹤影全無。

月亮代表他的心, 即是說他給你的那顆心也一樣,可以完整給你一顆,永遠都存在,但不會每一天都那麼完美, 愛一個人就要接受他的陰晴圓缺,有時也會得半顆,所謂缺失也是從這裡來的。

下次他送你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  可能有深層意義,「你去想一想 你去看一看 月亮代表我的心」,早叫你「想一想 看一看」, 真相一早告訴你,愛情不是太簡單。

Tuesday, 2 October 2012

國慶.難


難以理解 一場災難為甚麼重點不是救人為先,而是考慮是否應撤回煙花匯演。

意外在晚上823分發生, 煙花9時開始, 這27分鐘政府的決策層是否應該集中處理危機,調動各部門運作,以最有效率的方法拯救人命, 而不是花時間去考慮是否即是停止煙花匯演,疏散不滿的遊客, 市民, 與煙花贊助磋商研究, 這煙花演與不演完全沒有討論的價值。
可以理解, 因為這是一個弱勢兼不獲市民信全的政府, 做甚麼不做甚麼也會引人詬病。

難以理解一場災難為甚麼重點不是救人善後,為甚麼重點是賠償方案。

事發不足十小時候任法立會議員王國興與一眾工會代表與電能實業開會, 要求有關部門決定賠償恩恤方案, 因為死傷者家屬需要應急,縱使死傷者名單未明, 對港燈承諾不會走數, 但代表未能即時答應, 感到非常非常見非常遺憾。
也許王議員可以設身處地, 幻想一下, 如果遇難的是他的家人, 在屍骨字寒或生死未卜,還未能接受現實之時, 是否最需要應急錢, 是否希望極速獲得保金?
可以理解, 也許因為王議員想在宣傳個人功績的banner 上加上一項「成功於海難發生不是十小時,爭取恩恤金」。(李嘉誠基金會宣佈, 將發放3000萬協助死傷者家屬, 希望王國興不會以為那是他的功勞。)

難以理解 一場災難為甚麼重點不是徹查真相,而是趕著插旗。

有一個特首即時現身已經足夠, 實在不必要有中聯辦參予安撫,怎麼說這是香港境內的事情 , 好心派打撈船「協助」 也不必要高調現身宣佈,這件慘劇不是釣魚台,中聯辦選擇這裡宣洩主權, 實在令如果有的潛在好意變得腐臭。
可以理解, 因為我們的特首是中聯辦捧出來的。

以後十.一有沒有煙花,香港人的十.一都有一個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