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September 2010

好心啦

蓋茨和畢菲特訪華, 在北京舉行富豪夜宴, 是次夜宴富豪, 主要目的是分享他們在慈善事業方面的理念。部份被邀的富豪在晚宴舉行前不願表態會否出席,猶疑在於怕到時現場有硬銷活動, 即場推卻的話便十分尷尬,有的則表明不出席, 以示不支持。

我十分明白那些富豪的心態, 不說捐出整份家產,當我這種小市民在街上遇上有人拿著捐款箱在募捐,賣二十元一張慈善獎券,我也想逃避;逃避得過他們的眼光, 逃不過他們的聲音, 劈頭第一句就是:「小姐, 做做善事。」我不作回應, 心也有點怯, 好像我是一個冷血的人, 不願做善事。做善事如畢菲特所言, 完全是個人意願,我就是不喜歡那有脅迫成份的兩個字「善事」, 而我是在壓力下才迫不得已作捐獻,善並不是這樣行。

做善事要做得那麼狠絕,捐出所有財產,並不是容易, 很少像早已承諾身後捐出全部財產的余彭年慈善基金會主席余彭年那麼豁達,他說「 兒子強於我,留錢做甚麼兒子弱於我 留錢做甚麼?」。

放棄金錢不難, 雖則有云好仔不論爺田地 ,但置後人利益不顧,則很容易在引起家宅不和, 提早爭產。中國人有很重的世襲觀念, 尤其在家業方面,子承父業是龍的傳統, 要捐出整幅家產, 實在不合中國人的脾胃 ,不信你問李嘉誠, 他有粒孫名「長治」。

Tuesday, 28 September 2010

我還在看拉闊

有人問我看不看拉闊音樂會, 乃誰唱哦?換來白眼式的回覆,好像我一定要知道答案似的 。哦, 原來是何韻詩, 林海峰, 黃耀明。

拉闊音樂會始於1998年, 12年來其中一場經典就是98年的壓軸, 林海峰X黃耀明, 當年會展的保安不如現在般難纏, 猶記得現場觀眾情緒高漲得站到櫈上 ; 12 年前 的 jan lamb 及明哥 , 如果他們是女人的話, 正是芳華正茂。好吧,既然有舊情, 賞他們的臉, 再去一趟拉闊音樂會。

差點忘了還有何韻詩這位生力軍, 生力軍?人家阿姐級一線歌手來喎, 在我等歌齡有返咁上下的歌迷眼中,阿姐永遠都只是汪明荃, 況且何韻詩, 嗯, 一線。

選曲都是你唱我, 我唱你, 這個拉闊音樂會還加了點時令色彩, 有Lady Gaga 也有My Little Airport, 他們唱「邊一個發明了返工」又的確幾得意。得意歸得意,我其實最怕歌手經常頭耷耷, 看著地上個屏幕裡的歌詞,當要看歌詞也唱得甩甩漏漏, 苦了自己也苦了觀眾; 在明哥身上看到持續不發展的歌唱水準, 本無大礙, 慣了, 但這次還看到老態。

何韻詩呢?我在她身上看到際遇, 有些人就是這樣, 個人能力得30分, 但有團隊搭夠,又遇上很多好歌, 低音盟, 高音走又如何? 一線囉。

看演唱會是娛樂, 但求開開心心, 那我看得開心嗎?在林海峰身上我看到快樂, 數個高潮位就是來自林狗, 他把導遊阿珍的的金句變成歌唱出來,著實令人笑得出;歌詞的題材果然可以是來自生活的點滴, 何況這是阿珍和大家分享的人生大道理, 留意, 其實阿珍是出口成文。

離場時, 聽到有90後的觀眾呻悶, 說有至少5首是不知名歌曲, 我倒沒有這個問題, 甚麼也可以老, 心境不可以老,我歌齡大, 年紀不太。

Friday, 24 September 2010

私人會所系列 ﹣ 陽明山莊 ﹣ 明園


自從在北京的大董吃過那裡的烤鴨之後, 我知道真正好吃的北京填鴨應該是甚麼樣子, 所以對香港的北京填鴨已經沒有甚麼寄望,但求過過口癮而已。

這個下午又得朋友邀請去陽明山莊試試他們的中菜廳「明園」。實不相瞞, 我從未去過陽明山莊, 印象中只覺千里迢迢, 與及是婚宴場地, 也不知原來那裡有幾家餐廳, 有水療, 像渡假村一樣。

到達「明園」時原本只想少試點心, 殊不知一打開餐牌看到北京填鴨, 友人便立刻落了柯打, 而我則在把弄我的iPhone, 正進入foursquare 報到, 也按一按有沒有關於「明園」的tips,又竟然有, 又竟然是說這裡的北京填鴨很好很好……

當那只鴨亮在面前,真的好感大增, 鴨身像有一層油光鴨身脹滿, 真的像剛烤好的樣子, 侍應叔叔在我們面前表演片皮鴨, 真是久違了,現在很多時是片好才上枱的, 連鴨頭也沒有見過。


來夾鴨的薄餅, 京蔥, 青瓜, 甜醬也接著出現, 薄餅是放在蒸熱籠裡, 由開始吃, 至吃完期間, 薄餅都是有溫度的, 真的令人感動。

皮脆, 肉嫩, 肥瘦得宜, 害得我包完一件又一件。


不要忘記, 北京填鴨是有二吃的, 第二吃就是炒鴨菘, 生菜包, 配料切得十分精細, 難得沒有搶了鴨肉的味道, 又害得我包完一個又一個。

希望很快有機會再來, 因為聽到鄰枱說小籠飽好吃。

Wednesday, 22 September 2010

傷殘的津貼

碼頭工人因為工傷被迫切除小腿, 五次申請傷殘津貼均被拒, 早前要求司法覆核也被判敗訴。法官同情申請人遭遇, 批評社署現行審批制度欠彈性, 但社署只是按程序辦事, 沒有違法。


社署作審批申請人是否合乎資格領傷殘津貼,是以醫生的報告為基礎, 而醫生只從醫學角度作評估,「只是」切除了小腿不屬此列;且申請人並非完全喪失工作能力, 因為他還可以找坐著做的工作, 雖然他可以找到工作的機會微乎其微。


傷殘不傷殘除了從外在生理因素批估,也該考慮那身體上的缺失對他生活造成的影響。 一個60歲的人, 一個60歲斷了一條小腿的碼頭工人, 可以找甚麼坐著的工作來做呢?勞工處有沒有介紹?李雲迪斷了手指尾, 以後彈不到鋼琴, 那不叫完全喪失工作能力,那叫甚麼?難道叫他改行演許文強?


社署的反應是歡迎法庭判決, 強調傷殘津貼並非賠償金, 目前只會按現行政策繼續向合資格的嚴重殘疾人士發放傷殘津貼。 那傷殘津貼有多少呀?普通傷殘金每月$1280, 如有醫生證明申請人須他人長期照顧則每月大拿拿有$2560


那邊廂香港擬申辦2023年亞運, 總投資額達300億港元, 那還已經是「以民為本, 以長遠經濟效益為依歸,不搞華麗工程」的投資額。

Tuesday, 21 September 2010

假如岩士唐是同性戀

不是Lady Gaga 也不知道美國有一「不問不說」(Don’t Ask, Don’t tell) 的政策,那規定軍中男女同志勻不能公開自己的性取向, 國防部對軍人的取向也不會過問,堪稱另類鴕鳥政策。Lady gaga就是拍了一條短片,呼籲議員要投票, 支持廢除這條有歧視成份的政策。


這政策是克林頓政府時期制定的, 因為做不出明目張膽地歧視, 禁止同性戀者當兵, 但又想表明軍方是不歡迎同性戀者加入, 於是乎便想出了這條假民主的政策 , 此政策壞之一是歧視, 壞之二是不承認自己歧視。


有心做軍人的, 都預備了為國家賣命, 這是一種高尚的情操 , 但如果是同性戀的話, 就算擁有的情操有多高尚,願意為國家捐多少次軀, 都不能抵銷同性戀這項罪孽, 依然被歧視 。軍隊最重要的是軍心, 軍人當然支持政府立場, 明知國家不歡迎同志, 於是都不自覺的警覺起來, 猜測誰是異己;在陣的同性戀者更步步驚心, 生怕讓人發現真正身份,懷疑自己會被誰懷疑, 這種暗地裡的不信任,如在隊中埋下一顆計時炸彈。


這政策就像有婚外情的夫妻, 大家為了維持家庭河蟹, 為了面子, 總之你在外面花天走地我不過問, 你也不要將牛鬼蛇神帶回家, 其實大家一早沒有了真感情;這樣的運作在一段關係尚且荒謬, 何況一個國家, 美國還是第一個成功登陸月球的國家呢。

Saturday, 18 September 2010

感情的個案 ﹣ 關於第三者

王海峰張洪量 陳光榮統統都是和林嘉欣可能或者曾經的確傳過緋聞的確信已婚男士。

由於過去的紀已經成功為林嘉欣建立了一個喜愛隔離飯香的形象以至當和那位廣告導演戀上了也逃不過當小三的那頂帽子還附送一個未婚媽媽的名銜。

水落終於石出, 日前有關方面發放了官方的消息, 說是林嘉欣已經於今年六月和袁導演在加國完婚, 對方更於較早時候已經辦妥離婚續, 冰清玉潔的迎娶女方,袁導演更力証林嘉欣並不是第三者, 他和前妻06年分居,08年辦妥手續, 我清白, 所以你清白。

他倆相識於拍攝Regene 廣告, 那是甚麼年份的作品呢, 有興趣可以Google 一下。

觸電的一刻都是不經不覺的, 可能一句「蝦佬」已經攝走了對方的魂魄, 甚至沒有採取主動,也不存心勾引。

做第三者可以是不知不覺,但容許一段感情的發展不會不自覺。

有心人會有意無意用播種的心態留下尾巴,耐心地在培植, 等天時地利人和才收成, 時不我與便鳴金收兵;老公不一定要搶回來, 等待也是一個奏效的方法, 當然這也需要雙方的配合。

感情的個案可以是守得雲開, 也可以是我不殺伯人, 伯人卻因我而死。

Friday, 17 September 2010

不太日本 ﹣ 達磨日式拉麵


大坑新開了一間日本拉麵店, 聽聞屢現人龍, 有人曾經見阿佘都在排隊,真的要見識見識。

吃任何菜式要吃到當地風味 , 如果該食店有那國家的代表, 成數就高一點,吃日本師傳扼的壽司比吃本地師傳扼的, 一定會覺得比較好味, 至少心理上已經勝一籌。Mist ,麵屋一平安 ,山頭火都有日本人負責, 達磨沒有, 也不要緊, 世事無絕對。

用地方淺窄來形容這裡真不為過, 兩張長枱加一張二人枱, 一張四枱, 全店只坐16人。

造三款湯底豚骨豚骨油和豚骨辣味,我要了叉燒豚骨辣味拉麵, 叉燒吃得出是自製,肉不會太乾, 麵是幼的那種, 一入口, 太腍, 一點質感也沒有, 湯底呢?那種辣味似曾相識, 就是在city super 買那些拉麵可以吃到的味道;$58一碗, 有半隻半熟蛋, 蔥, 一片紫菜, 沒有筍, 沒有木耳, 歡迎追加。 友人的是一品豚骨拉麵$78, 配料包括豚角煮, 即是五花腩, 肥瘦均勻, 不俗, 豚骨湯底, 都是麵屋一平安的比較好。


瞥見枱面有一罐胡椒, 銀色鋁, 有日文, 便灑一點落拉麵。 那胡椒是此店的最大驚喜, 如果你吃過鳥良的雞翼, 我有理由懷疑他們是用這胡椒來醃雞翼的, 基本上一模一樣味。侍應見我對那胡椒興趣十足, 於是告於我在日式超市可以找到, 也順便告訴我, 那胡椒是陳奕迅送給他們的, 環顧整店就只有那罐, 珍貴, 那也是我在達磨的最大收獲。



Tuesday, 14 September 2010

莫雪兒

Facebook 看了別人上傳的影片, 是港台製作的升斗之歌:開心快活人。

能夠廣以相傳, 全因片中那位今年6歲, 讀K3的莫雪兒小朋友。在一街嬌生慣養, 讀玩ipad 但不懂綁鞋帶的港孩中, 雪兒如濁流中的一股清泉, 不僅精靈乖巧, 善解人意, 對物質沒有或不懂要求, 影片有雪兒的獨白, 100﹪廣東話, 一粒英文也沒有, 原來世上還有只說中文的小朋友。


小孩子的稟性是天生的, 但性情是陶治或者培養出來。雪兒一家四口住在元朗,父親是散工,他說他沒積蓄, 銀包可以只得廿元, 基本上生計也是問題, 但大人覺得窮不要緊, 最重要是家庭快樂,這不知哪裡來的樂天知命的勇氣, 也許遺傳了給雪兒。


香港很多父母都悉力為子女打算, 由小朋友出生開始便發掘他們的潛質, 苦心栽培, 為報名校, 夙興夜寐,鋪橋搭路。 有個經典例子是父母安排他們的女兒, 早上上傳統學校, 下午上國際學校來測試他們的孩子究竟適合哪類型的教育。做父母難, 做小朋友也辛苦,但父母沒有錯, 因為他們要為子女增強競增力, 文武全才才可踏入名校的階梯,逐步而上, 有學歷才能找到好工, 路便會更好走, 這是我們社會的教育。


看得到雪兒的父母應該沒有能力令雪兒要兼顧兩藝一體, 她應該可以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但之後呢?我當然為雪兒的樂天純真懂性所感動, 但我不禁為她的將來擔心, 假如她日後認識的同學都有學鋼琴, 芭蕾, 繪畫, 而她沒有,哪會否磨滅了她樂觀的心志, 小小的心靈會否感到委屈?當她意識到貧窮是她人生路的障礙,她會矢志脫貧, 還是安貧樂道?


無論如何, 我希望雪兒16歲的時候還可以「當我不快樂時, 聽笑話便能快樂起來。」

Friday, 10 September 2010

真相演習

康泰慘劇發生至今, 港府派員到菲國搜証, 悉力調查真相, 菲賓政府也不敢怠慢, 連日案件重演 , 很認真的樣子, 查究真相。總統阿奎諾三世也上電視接受訪問, 約略解畫, 承認自己不是沒有責任, 擺出一個文明, 公開的姿態, 希望為國家挽回點面子;但他都不忘給曾蔭權一記悶棍, 說要是菲律賓的省長致電奧巴馬或胡錦濤, 他們也不一定會接聽。

為証明菲警是有能力的, 這日他們安排了一特種部隊進行演習, 模擬旅遊巴挾持人質事件,特警神勇非常, 𣊬間爆破車門, 車窗一擊即破, 沒有丟螢光棒, 更有裝甲車掩至, 結果人質全數獲救, 狂徒被捕。

負責這次演出的,(sorry, 是演習)國家警隊的特種部隊, 並不是當日出場的馬尼拉警隊特種部隊,現在來一次這樣的演習, 是攞景也是贈慶, 告訴大家他們是有能力有裝備, 只不過那天負責救人的不是他們, 下次我們會派這隊營救大家。演習當然是將最好的情況模擬出來, 哪會有傷亡慘重的演習,再裝出一次完美的結局, 只會令死傷者家屬更難以釋懷。

每天看新聞, 都好像知多一點點當時的情況, 表面上愈來愈接近真相,但有可能他日面世的真相都不比那菲總統的笑容真實。

Tuesday, 7 September 2010

鐵達時的鐵達尼

有人問我對這個鐵達時廣告的感覺, 坦白說, 我沒有感覺, 但沒有感覺也是一種感覺, 於是重覆看過百遍之後, 將這種沒感覺的感覺沈澱, 現在可以和大家分享。

先看以下對白:

女人:「從一到十, 你愛我有多少?」

男人: 「秘密。」

女人:「不夠不夠, 快說多少。」

男人:「那你愛我有多少?」

男的最後一句令我十分不安, 作為一個女人, 如果問男朋友有多愛自己, 不外乎是想聽到, 「9999999999999」之類的答案, 但得到的卻是「秘密」, 不作正面回答之餘, 更反問女方愛自己有多少, 只表現出他是一個十分計較的人。

真是一個凡事都要議價的年代, 不要問我付出多少, 但你要告訴我你會付出多少,也許是反映這一代一人的戀愛態度,大家談情就是這麼計較。

廣告還有男女不同角度出發的版本, 內容如下:

男篇

(旁白)

時時刻刻都在心裡說我愛你, 努力對你好, 從不空口說白話, 我努力的愛惜你, 為何結果還是這樣?如果有機會重來一次, 希望依然是你。

女篇:

(以字幕交待)

點解 一次都不送花給我? 點解 一點都不著緊我? 點解 說句我愛你都吝嗇?

這對情侶就是缺乏溝通的典型錯配, 男人的就以為自己付出了很多, 但對方感受不到;女的就只懂埋怨,希望男朋友付出更多, 這兩個人這麼不了解對方,分開是對,也是一件好事, 這種分離既不惋惜, 也不令人惆悵, 何來共鳴?

「唯有時間 。讓愛。 更了解愛」 是廣告的tagline, 原則上沒有錯, 因為時間久了可以看得更清楚愛情的真面目,但在看清楚愛之前, 要首先看清楚自己, 才不會浪費時間, 找錯對象。

在YouTube 搜尋鐵達時廣告片的時候,少不免重溫90年代的那批鐵達時廣告, 統統一句對白也沒有, 只看吳倩蓮眼眶內打轉的淚水, 梅艷芳那帳然若失的眼神, 我便明白「不在乎天長地久 只在乎曾經擁有」的道理, 愛情如是, 好的廣告也如是。

Monday, 6 September 2010

私人會所系列 ﹣ 香港日本人俱樂部


日元升穿9蚊, 想去日本都要等一等,要感受日本風情, 唯有繼續食日本菜。

位於銅鑼灣百利保廣場的「香港日本人俱樂部」內有會員餐廳, 得會員邀請去過數次, 整體感覺都不錯。刺身壽司, 燒物, 定食, 一般的日本料理都可以吃得到, 不算特別, 但中規中矩 ,價錢十分合理 , 拖羅, 海膽壽司都是$60一件;刺身的質素比較飄忽, 有時普普通通, 有時又幾精彩,試過他們的燒拖羅和燒帶子壽司, 很好味的, 燒牛脷也不錯, 是入口即溶那種。

燒牛舌

總括數次的體驗, 我找到這裡的edge , 就是牛肉火鍋。 香港好像沒有哪一間是專吃日式牛肉火鍋的專門店, 有供應的如「和三味」價錢又太貴,「原澗」則只有sukiyaki, 平價的又沒有很日本的那種感覺 , 在日本人俱樂部吃, 至少正宗。

牛肉火鍋可以選shabu shabu sukiyaki , 兩者之中我比較喜歡shabu shabu, 因為喜歡蘸那酸汁及麻醬, 也吃得到牛味, sukiyaki 有時的味道會太濃, 困在房裡吃的話, 全身都會有sukiyaki 汁的甜味。

這裡供應兩款牛肉, 分別是美國牛及日本和牛, 價錢是$280和$580一位, 兩位起。兩款牛我也試過, 美國的比較瘦, 適合sukiyaki ,日本和牛多脂肪, 做shabu shabu 就不會浪費, 份量很大, 二人份足有15片,夠三人前。

上面美國, 下面日本

連這一篇, 原來連續四篇的評食都是日本菜, 我覺得有必要檢討一下我的飲食範圍!

Thursday, 2 September 2010

他變心 不是你不對

最近有朋友失戀, 失戀的原因都不外乎有第三者。

朋友十分懊悔, 說是因為自己選擇了到外地工作, 而讓那已經一早掛定號的第三者有機可乘。

這想法差矣, 一見可以鍾情但變心並不是一朝一夕, 多數是早有預謀,盤算了很久, 感情不是牢牢看守著就不會變。而且, 說是到外地工作, 只不過一星期離開4天半, 如是者只不過數月光景,由於時間關係, 對方已經可以找到另一位補上, 那可想而知原本的愛有多脆弱。

就算對那人還有感情,也都不必將感情死亡的責任歸咎自己, 做了好人, 人家也不會感激也不會減輕他的罪咎感, 因為他一早已經對你沒有了感覺, 那為何必再自我委屈自己呢?

我便勸他, 這是一件好事啊, 早知道對方的真正身份是一個不能託付終身的人,這些早知好過遲知, 再過三五七年才知道,才真正欲哭無淚,女人最寶貴的是青春, 30歲分手,總好過40歲才分。

一段感情完結, 有時像被中止合約, 人家彈你鐘是他覺得你不要他想要的,只要自問已經做好本份 , 問心無憾, 在過程之中有得著, 快樂過便可,還要緊記, 你沒有錯。

Wednesday, 1 September 2010

得閒炒飯

我相信每個導演都有他的強項, 許鞍華的強項一定不是中產愛情小品, 假設「得閒炒飯」是一套愛情小品, 又或者是兩性喜劇。

電影所觸及的材料有很多,有雙性戀, 有同性戀, 姐弟戀, 有未婚媽媽, 有歧視, 有婚外情, 但可惜都是蜻蜓點水, 沒有到位的描寫。

電影以兩個又直又攣, 曾在學生時代戀愛過的兩個女人吳君如和周慧敏愛火重燃為主線,可惜給人的感覺就是以的同性戀作噱頭, 拍幾場熱吻戲來吸引眼球,但徒具軀殼, 一點叻女味也沒有,在中環電梯兜兜轉轉那場戲, 既不浪漫也不甜蜜,只覺冗長。

這兩個雙性戀的人不約而同因意外懷孕, 吳君如飾演的角色義無反顧, 照單全收, 更有誕下孩子, 可以給屢次被拒絕領養的前度與現任戀人一起照顧的心態,懷孕後一點思想上的掙扎也沒有,雙性戀的人是這樣的嗎?

周慧敏更好笑, 打消墮胎的念頭,就是為了希望吳君如可以給她承諾,一起走下去, 養下去, 生孩子在這套戲非常簡單 , 兒戲。這兩個角色的性格基礎十分薄弱, 所有決定也沒有說服力。而那兩個精子擁有人也甘願加入她們的大家庭, 一起照顧BB, 真是有點匪夷所思, 不用說張兆輝更是有家室的人。

整套戲有點脫離現實, 隔靴搔癢,對同性戀或雙性戀的人都不甚了解,當中更要加插那些性別政治, 男性霸權的內容, 實在令人發呆。

炒飯是台式用語, 意即「造愛」, 以為電影或多或少會是描述這種性愛態度, 但這裡的炒飯大概是將大量配料, 炒埋一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