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May 2011

無事常相見

Facebook 初推出check- in 功能的時候,說其無聊之聲不

我也站在笑之列但實情本人間中也有報到

至近日更確認它的好處。這個設計的目的就是

希望用家被發現繼而看到有誰在附近,互相見不見面

悉隨尊便。


那日當我在面書報到完畢之後有身在附近的朋友留言

不如見一個面之後再有一個朋友看到我們的對話

要來見一

那一刻不期然想起朋友應該無事常相見。

朋友圈子會因為生活軌跡而改變總有親密的會變生疏

感情沒有問題,但地理有問題。我們活在一個豆腐膶之地,

但來回香港九龍, 香港新界,好像來回地獄人間般遙遠,

搬了去香港島住的就會和九龍區的朋友少見

生疏一陣子又可能變回親密 要看機

但等到機來臨之前 面的機會可以是人造的。

生活有時太忙碌令人也令人太懶惰一有空時間先休息

總有更重要的人和事會排在前面

quota都會留給更重要的人。


那天見面的兩位朋友 不是我經常相約的

得生疏一點就只是舊同事一年半載不見面是等之事

但如此無無故見一個面幾句交換近況又覺

見面其實毋需特別理由,不必待生日、團年、聖誕、

新年這些特別日子,見面的時間也不用長聲好已經足


無事常相見只因世事無常。

Sunday, 29 May 2011

竹壽司 (Sushi Ta-ke)





位於銅鑼灣cubus 的竹壽司(Sushi Ta-ke)是和日本米之蓮一星的壽司幸合作, 這樣的來頭當然是高消費, 但初開業時生意非常好, 下午壽司吧也坐滿, 但隨著軸射的陰霾, 門庭漸趨冷落, 究竟軸射前和軸射後, 食物的質素有沒有分別呢?

第一次光顧是在農曆新年前, 記得一出電梯便聽到人聲, 果然壽司吧是坐滿了, 非常熱鬧。午市定食由$180﹣$380, 壽司定食$320, 有9件壽司, 加一個手卷, 再有湯, 蒸蛋, 前菜, 沙律, 雪糕。壽司上枱的時候是兩組, 由味道的濃淡度來排列, 侍應也會逐件壽司介紹。午市收$320 食物的質素當然好, 那一件野生藍鰭吞拿, 肥大厚切, 油脂均勻,再去光顧也許都是因為它。那一餐還試了那個鹿兒島和牛定食, A4, 肥但入口鬆化, 敗筆是煮魚定食, 煮金目鯛, 又乾又“鞋”, 以後都不要在這裡吃煮魚。




事過5 個月, 上星期六又再去光顧, 一出電梯, 只見壽司吧坐了5 個人, 另外只得一枱5人的顧客,周末來說可以用拍烏蠅來形容。同樣, 我點了壽司定食, 坐壽司吧, 壽司是逐件上的, 我吃了右口魚, 𩶘魚, 間八, 不記得哪裡來的鰻魚, 赤貝, 甜蝦, 瀨尿蝦, 中拖羅, 海鰻, 拖羅手卷。忘了說, 這裡做的是江戶前壽司, 壽司會先調味, 不過第一次吃的時候又不覺有這個做法, 而這次則十分明顯。更明顯是這次的壽司給比下去, 只得中拖羅已經降了班, 再有兩款鰻魚又兩款蝦也令人覺得可能是來貨少了, 選擇也有限, 還有, 我對瀨尿蝦壽司是沒有好感的, 味道和普通熟蝦沒有大分別, 前菜, 沙律, 湯, 蒸蛋也保持到水準,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軸射後, 這裡的水準由優變常。

食完甜蝦, 又食瀨尿蝦。

海鰻
忘記了是甚麼鰻, 特色是多骨。
中拖羅
右口魚, 上面是鮟康魚肝

Thursday, 26 May 2011

錯過了絕世好工

我甚少對自己的行為, 取向感到後悔,終於這一刻有這種感覺;開始有點後悔當日辭去了我第一份工作﹣政府工。

政府公簡直絕對毫無疑問百份百是打工仔的樂園。有甚麼工可以超時工作有額外津貼,同事放大假, 你頂替他的工作又有補水, 年假動輒一個月,還有令人感動的長俸?得到一份政府工如老舉埋街食井水, 下半世的生活就此搞定。

公務員福利好不在話下, 更好的是鐵飯碗, 牢不可破, 毋懼經濟低迷,管那些爛鬼金融海嘯,減薪?凍薪已是天大的事情。除了不受經濟環境影響,連基本問責制度也沒有, 犯錯毋需負責,不用承擔後果, say sorry, 明天又是一條好漢 ,完全沒有炒被炒威脅; 不比商業社會, 就算從不犯錯, 一旦經濟差, 公司換血, 便會把時運低的員工如廢紙般切碎。

近日, 屢有高官被揭發居所有僭建成份, 而且還一級還比一級高, 那孫某, 堪稱政壇不死鳥, 絕技明哲保身, 模棱兩可, 作為一局之長, 知法犯法, 只致一個歉又過骨, 再者他的上司啍聲也沒有,大家也甭幻想他會為這一樁小事辭官; 這政府簡直天堂一樣, 如此絕世好工, 當日放棄了簡直豬一般蠢。

奉勸大家, 想考政府工的快快去, 正在做的務必做過世, 55歲退休後, 由長俸助你實現理想; 不過除了有學歷更需要一個額外的個人特質, 就是面皮要有幾丈厚, 做錯事, 不面紅, 照返工。

我就是欠了這個質地, 擔當不起公務員這個身份, 不是我財不入我袋。

Thursday, 19 May 2011

100000000

昨晚在面書, 以為香港要掛八號風球, 那個風名一億, 一億兩個字瞬間洗板, 瘋魔全港, 原來那是下期六合彩多寶。
我認真數過, 也記住了, 億是個位後面加90,這就是一億。
每逢有大額彩金, 大家都會蜂湧投注, 以小搏大再搏大, 雖則說運氣話嚟就嚟但我個人覺得愈多人投注, 中獎的機會其實會愈細,因為六合彩是一場運氣的競賽,平時養尊處優未動用過賭運的都會出來湊熱鬧,如一年中四次六合彩二獎的梁思浩,獎金會被攤薄,運氣也會。
這一億令市面上充滿節日氣氛,街頭巷尾都在討論,更登上娛樂頭條,堪輿學家爭相出招提供落注貼士, 甚麼方位填飛,那個數字當旺, 藝人也分享如果中獎會怎樣,娛樂性十足。在辦公室,大家商量買六合彩的策略,複式?擔拖?半注?中了之後上不上班,買甚麼樓,大家有傾有講,關係比平日和洽,這懸在空中的一億也有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的力量。
我想不想中一億呢?當然想,中了一億便會想買5千萬的樓, 5千萬的樓, 至少要1千萬裝修司機傭人不可或缺,一闊樣樣都要大, 然後那一億已所餘無幾, 然後開始覺得一億不夠用。
所以我只想中一百萬, 少少lucky money (對, 今時今日一百萬的確是少少), 根本不需計劃怎樣運用, 完全不必考慮中獎之後還上不上班,開開心心散了去便算, 可以相信自己還有少少運氣,下次再來。
運氣都是拉長來用比較好, 一次過中一億, 下世恐怕會做乞兒。

Tuesday, 17 May 2011

小甚麼敗犬

今日生果日報有一又是與港女有關的報導港女問題已日趨年輕化廿多已經覺得自己是小敗犬憂心嫁不出於是決心改造自己。

細看原來是一個網站的節目的頭製作真人騷將小敗犬大改造,首先我有理由相信這一篇是繕稿。這件事很sad, 因為市民大眾繼續有興趣去追看這些題材,所以媒體便一而再再而三, 了無新意與貢獻地炒作這話題。

港女和港男這個題材近年不斷被傳媒蹂躪由善意的切磋到互相指責唾棄現在再找來花樣年華廿來的港女做所謂真人騷為個人謀幸福而接受改造, 還有沒有?

於是乎在節目內有人自認公主病, 有人覺得25歲未戀愛過如大難臨頭;小敗犬想改善的地方, 包括對自己的外觀不滿意, 內向, 不夠主動, 害羞。

我不想去猜測這個真人騷的真實性有多少,這幾位參賽的小港女的缺點有多少是因為要爭取更多眼球而被放大, 但假如這是真的, 我想這幾位女子最錯的地方是接受這個節目的邀請。

首先,小敗犬這個概念是錯的, 敗犬沒有小型, 只有高薪, 高職, 高齡的才有資格, 將敗犬的年齡層降低只是gimmick

再看她們其中一位這樣形容自己:

「我好任性、有我講人講最鍾意駁嘴唔會理人感受連屋企人都管唔到我我有我自由」

這是家教, 公主病都不如, 遑論敗犬。

也許她們先不要被這節目欺騙而自暴其短,他們找來負責改造的專家最多教化妝, 儀態,談吐, 專家不會為你製造內涵,知道自己的缺點便自己去改。

太早為找男人作周詳預備, 是會嚇怕人的, 這麼年輕應該去相信有人會喜歡自己的沉默, 不完美的外表, 胖胖的身裁, 年輕才有的自信, 執著, 有時是一種吸引。

求愛通常跟著的那兩個字是不遂。

Saturday, 14 May 2011

問君能有幾多仇?

你有沒有仇富?仇富是甚麼?

仇社會令一小撮人至富仇政府不想法子便大家進入樓宇買賣市場好讓自己也有富起來的 一天也仇自己要為買樓而奔波仇自己早幾年不入市一字記之曰如果閣下有樓在手根本不會仇,信我。

仇富不過是憎人富貴把它放大美化成便為一個社會問題,然後以受害者居之;不要混淆概念,仇富只是一個心態,貧富懸殊才是一個問題。

人有我之事十常八九要仇豈非仇富?再說仇富實在落伍。

用情不專的人總有人愛他到天長地久,活脫就是不學無術但活得富泰的同類各位用情專一的最後得個桔,沒理由不仇那些幸福愛侶;努力工作但不獲賞識的要去仇那些蒙混過關只懂拍馬屁但愈升愈高職的;不煙不酒生cancer的,要仇紙醉金迷命長久的

接受了世界是不公平的時候便會發現世界原來很公平人生有很多範疇 不淨止是買賣樓宇, 總有一瓣你會比別人著數,有一種富有不是用財富來衡量,生活不由自主但心路是絕對的自由意志。

人家用3幾億買凱旋門覆式買家是是大陸的小富中富巨富他的錢從裡來,是人家的事;黃金周末旋風式豪花百萬,應該多謝他們刺激消費而不是眼紅。 大陸同胞正在主主導消費,雄霸豪宅市場,影響人口結構, 不要讓他們的富侵蝕我們的人格, 影響我們的文明。

Thursday, 12 May 2011

私房菜﹣ Fa Zu Jie 法租界



很喜歡和朋友慶祝生日, 因為可以出師有名地大吃大喝, 大家又相信我, 讓我選地方, 有甚麼開心得過有人夾錢做實驗,這次我便選了一家開業數月的私房菜。

這店的主廚以前是全職廣告人, 做了多年, 覺得是時候發展自己的興趣, 於是便以自己祖籍的菜式加點創意, 研製出創意上海菜。

店名為法租界(FA ZU JIE), 地點在中環德己立街, 一條小巷內的一幢大廈一樓,走上一條樓梯, 一道白色大門,那裡就是, 難找?如果你是蘭桂坊之友, 那裡就是LEIDOU樓上, 明哂?

私房菜吃的當然是set menu , 這裡的餐單每月轉換一次, 除了某signature dish 不會變之外, 菜式可說是因時而換, 甚麼當造便選甚麼食材。

如這晚的第一道熱身菜「春。雪。 荷蘭的黃」, 春雪就是露筍, 荷蘭的黃就是蛋黃醬。

第二味叫百寶, 底層那件是蘿蔔, 上面鋪了一些配料, 不要問我是甚麼, 忘了, 那蘿蔔入口時, 是暖接近凍, 也不知是冷盤還是熱盤。

第三味「鵪鶉小姐 讚歧先生 蓮霧 都半醉了」, 對, 這是菜名, 顧名思義有鵪鶉, 有讚歧烏冬, 有蓮霧, 食法像日本的冷麵;不過那醬汁是花雕, 鵪鶉嫩, 烏冬彈, 配蓮霧一起吃, 很新鮮。不過,實在不用在介紹這菜是強調用8年的花雕, 8年不提也罷。

這裡的餐單是一個謎, 單看菜名實在不知說那是甚麼,有人覺得詩意, 有人覺得堆砌,我則覺得設計這個菜單的人很快樂, 因為可以隨心所欲。

再來是「北大西洋帶子。 融化的馬蘭頭。蝦籽油」, 即是煎帶子加mashed 馬蘭頭, 很新奇, 蝦籽油我則吃不出個味兒來。

第五道菜「戴安娜牛香。雲吞」,原來是炆牛𦟌, 這牛𦟌真的不賴, 炆得很入味, 很腍。 當晚在場有另一位烹飪界巨擘, 說做這個牛𦟌其實很容易, 只需炆多久多久便成事, 技巧不難, 但要心機囉。


這裡吃的都應該不難做, 但就是吃這裡的一份心機。

538一位, 4位起, 不便宜但免開瓶, 極之適合大夥兒酒友聚會, 裝潢也時尚,值得一去。


Wednesday, 11 May 2011

轉台

一套「點解阿Sir係阿Sir」還不夠, 再要加多一套 「花花世界花家姐」, 無線可能想將卡通時間延長, 黃金時間播放真人版卡通。「點解阿Sir係阿Sir」之脫離現實令人失笑, 教書不是這麼簡單的, 而陳豪飾演那位好聽叫戇直, 粗俗點說的是白痴的那位阿蛇, 實在只能存在於漫畫世界。

無線又應該做阿旺做出個癮頭來, 那麼喜歡塑造智障人士角色, 雖則我必需承認敖嘉年在<<魚躍在花見>>的演出十分精彩, 但「花花世界花家姐」找來阿佘演這個女版阿旺,更與林峯共譜姐弟戀,聽到已經覺得無線的電視劇真的有希望!

電視劇拍來是做甚麼的呢?娛樂大眾是一定的, 但娛樂性可以是來自對社會對人性的了解或嘲諷, 香港電視台拍出來的劇集沒有香港特式, 主角性格沒有香港人味, 題材沒有香港現象。我不用「大時代」,「義不容情」做benchmark, 用「創世紀」,「天地男兒」, 「人在邊緣」,以至以前覺得“麻麻哋”的「巨人」,「生命之旅」來比較, 近年也沒有一套時裝的電視劇及得上。

難怪有那麼多藝人北上,不單只是因為薪酬有一般距離的問題, 你看看大陸的電視劇, 人家的製作有多大型, 有多認真,我做演員北上拍劇, 除了穩賺有前途的人仔更可以擴闊視野。 不要說國內地大物博, 有地利之優勢, 這樣比較不公平, 「蝸居」你沒有看過也應該聽過, 住屋問題這個題材, 為甚麼無線的編劇監製沒有考慮過去認真拍一套?

不說了, 我要準備追看高清翡翠台的「水滸傳」。

Thursday, 5 May 2011

誰想看拉登的遺照?

「沒有武器, 但有反抗」, 即是甚麼呢?叫救命?準備按救命鐘?無論如何, 在911事件十年祭到來之前, 美國得竟全功 , 成殺追殺拉登,大仇得報。

消息傳出, 大批大國公民走上街開香檳慶祝,我懷疑當中有多少人是911的受害者 , 親人被害那種痛楚,就算沉冤得雪, 也不能抵銷, 死結不會因而解開, 只會像烙下封印, 暫且告一段落,但遺憾是永恆的, 這枝香檳怎開得落手?

美國當局逐步將殺人的過程披露, 那一張白宮上下在戰況室, 監察殺人經過的相片, 如一張劇照。不知是否因為我看過整套「白宮群英」及“24“, 美軍突擊, 總統和幕僚進行會議, 此等場面已一早看慣;所披露的殺拉登過程也如電影的情節,沒有驚喜。

至於要証實被殺者身份, 也是必需的, 不過這些劇集則從沒有過白宮要考慮向傳媒發放死人照片這回事。

白宮正在認真考慮是否需要公開拉登的遺照。

美國一向高舉人權聖火, 他們有甚麼權去公開別人的死相?就算那個是犯人, 也有人權吧, 沒有人權, 個人的遺照的肖像權又有沒有呢? 又有幾多人有興趣看誰血肉模糊的遺照?(其實我相信為數不少)

如果為了讓世界相信那是拉登, 是徒然的, 不相信就是不相信,將拉登人頭放在眼前也都不會相信, 況且科技那麼先進要偽造一張相片是多麼的容易,真的也會有人當假。

公開拉登遺照, 不合乎公眾信益,因為更容易挑起仇恨情緒, 塔利班復仇行動一觸即發, 世界不會因為沒有拉登而變得更和平, 威廉王子夫婦有排都冇得渡蜜月。

Sunday, 1 May 2011

神之雨傘

有位朋友,前幾年開始信神, 此後便如重獲新生, 人生有所寄託, 甚麼也託付於神, 十分虔誠。

有日他邀請我做善事, 說他為教會精心製作了一把雨傘, 想我幫他買, 支持一下。當下我便推卻了, 一則這不是善事,這是奉獻, 二則我不信神。

如事者, 半年之間, 這個朋友已向我多次兜售這神之雨傘, 兜得我有點不耐煩,而我的立場企得十分穩 , 不買, 不買。

日前, 有位好友正在手術中, 心緒不寧之間, 那神之雨傘又再出現; 因為幾天之後, 有一場舊朋友聚會, 於是他想趁著這次的聚會, 大家能見面時,順道推銷一下, 因為還有點存貨。

這當下, 我再沒有那抗拒的感覺,一則我佩服他的鍥而不捨,二來因為一副心神不想作理性分析,反之覺得 他這個時候出現,是否神想送來祝福。於是乎, 雖則我還意圖議價, 但仍很爽快地答應買一把神之雨傘, 更隨即反邀請我的朋友向他的那個神, 為我那個在手術中的朋友, 祈一個禱, 作一個福。

這是典型的無事不登三寶典,自己也嫌自己認真勢利, 後來我又想, 就當去廟宇求福, 添香油, 神應該不會介意。

結果, 手術成功, 如果有神, 我在這裡還神, 有需要, 我會再買多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