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March 2011

當紅的屎

「屎我係一篤屎 命比蟻便宜」,屎的地位重來沒有高過基本上連發圍的本質也沒有屎是廢物是肯定的。

風水輪流轉廢物也不是沒有上位的機會但所謂風水有一部都是人為遇上識貨的伯樂命運便會, 時來運到也。相信作為屎本身也沒有想過自己可以成為廣告的主角不錯是紅了一句BB 有便便」的奶粉廣告

這個廣告我看過很多遍看一次都有一種很荒謬的感覺, 荒謬在於家長會為一篤屎如此雀躍, 而且要將消息分享出去社交網絡,更荒謬的是,今時今日,這是真像。

BB有便秘這個入手點應該是經過千千萬萬的市場調查,加五湖四海focus group 微調出來,所以廣告那位新媽才會有一個將人生的希望放諸於便便的形象。 我不是不明白父母愛子女的心 ,但發現便便即要將消息發放於社交網絡, 這種近乎便歇斯底里的瘋狂,讓我看到怪獸家長就是由此路進;更真實的是, 的確有人post 這樣的訊息上FACEBOOK,也 一定有人LIKE

還有一篤屎, 另一個品牌的奶粉也是講屎, 找來名人訪問用家, 以消費者現身說法, 分享經驗去反駁吃了那品牌奶粉會便秘的傳言,霎時間, 奶粉和屎的關係密切起來, 屎在這一期爆紅。

這些故事告訴我們, 不要輕易放棄自己, 地球在轉, 價值觀在變,下一個主角可能是你, 就算是一篤屎也終有出頭天, 同樣的例子是忽然紅了一天的鹽。

Friday, 25 March 2011

不如不吃

本地的日本料理在今次大地震加核輻射危機中首當其衝, 有店主為讓食客食得放心, 特別設置軸射測量儀器, 即場量度食材的輻射成份,道理如吃鵝肝前先度一度血液的膽固醇含量一樣 , 証實身體負荷得來才放進口裡。

站在維繫生意的立場, 此應變措施也無可厚非, 但作為一個食客, 這個做法, 只會吃得安心, 不會吃得安樂。 吃的其中一個樂趣是在於吃得放肆,吃得開懷,如果要吃得那麼顧忌,每吃一片魚也要先左量右度, 查足三世來源, 實在何苦?

如本著大無畏的精神, 一口把壽司吞噬, 滿足了一時快感, 但他朝頭暈身㷫, 那件壽司又如一個冤魂, 一根窩在肚裡的刺,思疑它在甲狀線裡作動, 未影響生理前, 先折磨心理, 那口腹之慾的代價真大。

世上沒有非愛不可的人, 自然也沒有非吃不可的料理, 如果選擇繼續吃就要做到無怨無悔, 做不到便不要太貪。

朋友之間也有討論應否儲一點清酒, 也有衝動去買, 但想了想, 今天買了又怎樣, 終有一天會喝完, 結果一樣是無,只是延長慾望滿足期, 何不隨緣, 要完便完。

有些事情去到某一個程度, 不想放低也得放低, 也許凡事有quota 用盡了就沒有,可能魚生的配額已經用盡, 我當然還有想去的壽司店,但要就此說再見也沒有遺憾。

甚麼人和事也終須一別, 何況那只是一種料理。

Wednesday, 23 March 2011

你不愛日本

日本大地震已經發生10日, 福島核危機未解除但似乎也暫時緩和, 大家的著眼點很快已經改為關注自身和日本的關係, 即甚麼時候才可以到東京旅行, 甚麼時候才可以吃刺身。

這些就是不折不扣的旁觀者心態, 看著海嘯吞噬生命財產, 才聲聲嘆息, 那邊廂便聯想到切身的快樂 。人家當逢國難, 但你有你的屍骨未寒, 我有我想念你的色慾誘惑, 怎麼想, 我也覺得不妥當。

日本對很多人而言畢竟是一個用來消譴的地方, 對它的感情是從吃喝玩樂之中累積,沒有付出, 也毋需承擔,像個一夜情對象, 不幸遭逢劫難, 捐助一個幾毫, 以表關心已是仁至義盡, 始終不是家人,甚至朋友也不如, 怎會體量明白對方此刻的心情。你愛那個人, 不會在他家散人亡的時候, 問他甚麼時候可以陪你出埠吧。

太平盛世, 大家互相娛樂, 互取所需,無害。日本人很善於壓抑情感, 看不到眼淚, 不代表不難過, 只是要維持自己的民族尊嚴,不想將哀傷暴露, 如果是善解人意的 , 都不會在這個時候打擾。

說要到日本旅遊, 支持他們旅遊業,到那裡消費, 助他們經濟復甦,幾乎要戴上光環去旅行,到人家開口說請支持出口海產, 蔬果, 農作物, 那時候看看你這顆善心還在不在?

雲南同樣地震,不見得大家對雲南有這種關愛,既沒有人問候麗江的風景, 也沒有人問何時才可再到那裡遊山玩水,這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有時漠不關心, 有漠不關心的好, 冷漠至少不醜陋。

Sunday, 20 March 2011

善事背後

捐款, 似乎是災難旁觀者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發洩情緒的有效途徑, 捐了款, 心理上好像穩當一些, 至少不是冷眼旁觀, 也比去搶鹽合理。

星巴克日前為日本地震賑災, 慷慨做了兩小時義賣,反應十分熱烈, 期間每所分店也大排長龍, 有的更於截數前也買不到咖啡, 白白排了一場沒有必要的隊。

有人認為這個義賣行為是一個公關宣傳技倆, 我贊成這個說法, 企業要捐款, 有太多方法可以不製造人龍也能夠把錢捐出。為甚麼要擠在那兩小時?為甚麼不搞全日, 捐不起全日的收益可以全日收入的百分比捐出, 星巴克是立心製造人潮,搞公關, 引起公眾討論。這除了有助星巴克的品牌形象, 實質的作用就是引起大眾的捐款情緒。

選擇慈善基構, 直接入錢去指定銀行戶口, 是最簡單的方法, 但最直接的方法, 沒有噱頭, 只靠自發性, 反應不會太熱烈。如果不是有人拿著旗袋叫你買旗, 你會主動去買嗎?如果歡樂滿東華沒有表演項目, 你會主動捐款嗎? 做善事都需要人來sell , 這是我們的習慣, 平白無故的要你捐四十元, 大家不會踴躍, 如果捐款又可以得到一杯咖啡,動力又大了 ,星巴克這次就是負責拿著旗袋。

這個PR做得好, 不只為星巴克也是為港人的形象, 要讓人看到除了搶鹽的荒謬,原來香港人也可以排隊做善事, 扳回一些文明,你排隊買咖啡時應該有這樣想過。

善事不是純粹的善事, 世上只有很少無名氏。

Wednesday, 16 March 2011

要有發明「女性如廁蓋音器」的想法

福島核危機爆發之後, 日前本港爆發搶購日本奶粉潮, 家長們都憂心往後的奶粉會受污染又或者來貨會短缺, 所以有多少便買多少, 為寶寶儲足糧草。

這個現象經報導後, 不少人在社交網絡破口大罵, 就這些怪獸家長愚昧失禮,人家日本人國難臨頭, 也未開始搶購物資, 香港人竟搶先搶, 差點就是香港之恥。

初聽這個消息也不禁搖頭嘆息, 可能怪獸家長和港孩的形象太深入民心,他們一出動已反感在先,但想深一層 , 所有父母某程度上都是愚昧的。只要有愛子女的心, 便會比平常人更易擔憂, 一些不精明的危機意識只有父母才會有, 現在的「危機」更是來自陌生的幅射, 我覺得是可以理解。

況且, 他們是搶購, 不是搶掠, 也守秩序的排隊, 那人家為甚麼搶購, 干卿何事? 你可以著名牌, 為甚麼人家不能用日本奶粉?為虛榮去搶名牌限量版沒有問題, 為子女搶奶粉有問題? 假如你還在襁褓, 你的父母也可能會這樣做; 為子女糴米, 至少比排通宵搶購HM X LAVIN有意義。

日本人其中一個長處是懂得為人設想, 所以才會有「女性如廁蓋音器」(註一)這類將心比己的發明, 凡事站在別人的角度想, 應該會有一些不同的體會;但我也明白有一些單位是值得拿去填海, 例 如乘人之危,坐地起價的臭藥房與及只肯向重災區發黑色旅遊警示的爛政府。

(註一)女性如廁的時候會發出流水聲, 「女性如廁蓋音器」就是在廁格內的裝置, 只需輕按便會發出流水聲效, 遮蓋真的流水聲,避免尷尬

Monday, 14 March 2011

學不來

今天在Facebook 有人上傳訊息,呼籲大家如非必要都不要到日本的網站,把頻寬留給日本市民使用。這是正確的,日本現在需要的救援,是資源,我們可以幫到的就是在現階段不要打擾他們。

本港有一些記者在事發後便立即兼程重災區,深入採訪,專業精神不容否定。

我知道這是記者的職責,不過我們有很多途徑可以知道災區的情況,就算不是全方位360度,近距離追蹤災民情況也不介意;但如果記者們真的要深入災區採訪,煩請大家帶備足夠的物資─給自己用。

以下是某報記者的採訪手節錄:

「……由於救災的毛氈已全數派給災民,記者沒拿到,睡覺時冷得不住發抖。

捱了一夜,翌日又面對新問題,就是出發時太「大安旨意」,沒帶牙膏牙刷,結果兩天沒刷牙,口臭得連自己也無法忍受,但要在市內買一把牙刷亦非易事,便利店大多關門,超市排長龍,到酒店討一包牙膏牙刷又被拒絕……」

對不起, 這篇採訪手記的價值是甚麼?告訴讀者災民有多難過?這不是「窮富翁大作戰」, 毋需刻意親身經歷,我們也想像得到失去家園的慘況;但如不是刻意親身經歷, 如此準備不足便出發去採訪實在缺乏常識。這不是平常到日本的旅行, 是到一個剛發生完9級大地震, 海嘯的災區, 去到還要用人家的物資?要不要臉? 這採訪不做就算罷。

日本人在大災難面前仍然高度自律,守望相助,政府, 企業, 個人無不是本著做好自己本份的態度去面對這場災難。 做好本份就是政府戮力救災,國民盡公民責任, 聽政府呼籲, 要省電的便少開電燈, 沒車便走路, 不抱怨, 不爭先,把事件放於個人之前, 同心過渡難關才是大前提。防害意識良好是技巧,但能將技巧實行,背後還是因為這種都說值得學習的大和民族精神,怕只怕我們實在學不來。

Sunday, 13 March 2011

送給日本

如果沒有日本這個地方, 世界會如何呢?如果世界末日真的要來, 倒不怕, 但若果只是拿掉一個日本, 我們的世界會怎樣?

說實話,這次史上最強的地震發生的地方如果不是日本的話, 感覺不會那麼強烈,震日本, 是震到我們的心裡, 因為和這個地方的關係太密切。

你還記得你第一個walkman 嗎?我記得。 那時walkman 剛推出, 其震撼程度如光纖, 那一個walkman 可以聽收音機, 卡式帶, 它替我創造了一個私人空間, 每晚放在床邊陪伴我的就是它。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坐飛機去旅行嗎?我記得, 我參加了星辰旅行社,日本本州大阪7日團,第一次見到米奇老鼠真人, 第一次見識會發熱的廁所板,第一次看到富士山和吃魚生船。

到日本購物, 我們都試過埋怨他們包裝禮品的時間太長, 但又不禁佩服他們的細心, 那個下雨天時才會出現, 包在紙袋外面的膠袋, 我第一次見到時, 有驚為天人的感覺, 有哪一個地方會這麼在乎紙袋會被雨水打濕?

我去過日本很多次, 彷彿有不明所以的吸引力, 現在我明白, 那是因為這地方有一種歸屬感, 這些年來, 日本帶給了我們很多, 日常生活的, 娛樂的, 我的身體裡面, 有這個國家的成份。

當年神戶大地震, 我記得電視新聞訪問一位失去家園要暫住帳簿的婆婆, 婆婆的神情, 從容不迫,只說了一句:能活著已經很好。

面對災害,還可以對生命感恩, 安然面對命運的戲弄, 這些智慧是向歷史學習的成果,日本人有堅毅的意志,非凡的創意, 可惜不幸地植於地震帶,可能正因為常處於面對災難的狀況, 更易令人學懂坦然。

至於,日本人之自律實在毌用多說, 除了尊重實在不宜在這個時候去比較民族性, 不如將之化為正能量, 送給日本。

Friday, 11 March 2011

世上只有

過去周末的反財案遊行有八歲小童參與其中,在警方清場時更中了警方的胡椒噴霧。其母事後由社民連陪同開記招,澄清這不過是公民教育,而且一早離場,只是事後折返找朋友而誤中胡椒,並非是以小孩子作為抗爭武器。


公民教育如性教育是必須的,問題是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家長,在攜同子女遊行期間,應及早留意周圍情況,情況一旦惡化,便要保護子女,離開現場;究竟那為母的是否利用其子為抗爭工具,只有自己知。


也許公民教育也應該有些課程是給父母的,教他們不要利用子女替自己揚聲,交涉。


日前有另一位母親派14歲女兒去應付多番求見的男友,男友因為女事主要分手,又被借去十萬元,人財兩失,要求談判,那個負責任的母親派遣女兒代交涉數回,結果男友狂性大發,拔刀狂斬女童然後自刎,女童身中十多刀,幸好命不該絕走出鬼門關。


原來有比把子女獨留家中,不回家煮飯,不理子女死活的「關照」子女方法更惡毒,私人感情問題自己不去面對,要子女代勞見狂徒,真係世上只你老母,幸運的是中胡椒噴霧。

Tuesday, 8 March 2011

信者得愛

朋友日前致電「香港頻」詢上網服務事宜熱線即時有人接聽對方禮貌周周朋友只是詢沒有即時申請服務同日同一位客服務代表再致電友人告之他將下班去但明天會繼續跟進他的詢。


友人的第一個反應是:「香港人用駛唔駛好服務?」


對此我為香港頻」感到遺憾假如留意到電視廣告都會知道他們近期正在推廣他們的熱誠服務,但可惜有關訊息大似乎未能成功接收良好的服務落得被人揶揄。


除了廣告對不準目標客戶之外,也許長期以來我們已經讓劣質服務質素所荼毒侵蝕,不按1,2,4,7,8, 9*,#,等三五七分鐘,仿佛就不是一個正常的程序;吃慣屎就不會相信世上有朱古力見到朱古力都會把它當作屎,悲哀。


有沒有覺得許志安和鄭秀文宣復合是許安悉心編排的個唱作宣傳作? 如果有這個想法也許應問問自己不是在情路上吃屎太多,試過遇人不淑, 被人用愛情來利用, 否則一對戀人經歷過20年來的悲歡離合, 終於又再決定再一次走在一起, 這麼多激勵世間癡男怨女的事情, 又怎會以陰謀論判定這是宣傳技倆呢?


哪你又會問, 這邊廂在一個平常日子的午後,在不是狗仔隊出沒熱點的油麻地太平館忽然被撞破,那邊廂便開個唱記招, 是否又太巧合呢?有哪一次的相遇不是巧合而成?雖然,巧合也有很多種,有一種叫造人為。


想得到愛, 首先要「信」,信那個人是真愛自己, 不為甚麼只為愛,這樣才會得到幸福, 正所謂「無論熱戀中失戀中都永遠記住第一戒別要張開雙眼 」,看來sammi 已為這段感情決志, 高唱信者得愛, 願主保佑她。

Friday, 4 March 2011

製造錢餘

日前財政司宣佈是永久居民的就獲派6千元,全城談論,風頭蓋過特首被踩親條尾。在曾俊華宣佈收回注資強積金方案時,我已在想,究竟我想不想他調一調這份預算報告?
注資入MPF的方案,除了覺得是讓基金公司又得以飽餐,不是急市民所急,其實沒有大害,畢竟是一項儲蓄,但方案一出,全城追打,議員反面,迫得曾司長方寸大亂,迫不得已,慷慨開倉,由派240億,到現在派360億,反應超標。

新舊方案草草交替,背後只是為了平息市民的怒氣,沒有一個計劃,一個想法,去解決長遠的經濟問題,這比注資入強積金,更令人失望。派發那6000元的詳情欠奉,急不及待告訴大家,只是想市民今個星期日幻想著那未來錢,去嘆茶,去報團 ,不去遊行,也讓今天上京的曾特首,帶著一個平息民怨的方案上機。

一個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應該經過深思熟慮,數據分析,也和各大政黨得到共識,得到政府內部的支持才得以拍板。但原來,政策可以因情勢如粉筆字抹走。我不知道在空泛的政策和脆弱的施政思維,二者應選哪其一。


和朋友談論起這6000元,這6000元對他來說九牛一毛,冰山一角也不如,僅夠一晚高級日本料理的消費,他明言不需要這掩口費,如果提取這6000元的手續太麻煩,他會選擇不要 ,寧願政府拿去扶貧。

也許政府應給市民多一個選擇,如果選擇不提取這安撫金,政府會如何運用這些「錢餘」。

Wednesday, 2 March 2011

可惜不是你

蕩氣迴腸, 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首選條件是有情人不成眷屬。
相愛而不能結合, 才會叫人莞爾, 嘆息,不能結合的種種原因當中, 有一種叫做相逢恨晚, 現代一點的說法是timing 不對 ,比起生離死別更令感概; 情人不是來得太早, 便是來得太晚, 來的時候大家已經各有伴侶。

遇上這一種情況可以做的有很多, 但不應該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便是問對方會否為你改變現在。假如你是獨身, 對方則有一不能甩的伴侶, 你站在對岸想想, 你的情人問你這個問題, 除了壓力, 還會否感覺到濃情蜜意?
如果已經註定要在時間的巨輪當中錯失大家, 就不要想辦法改變那愛情的性質, 「 如果可以從頭開始, 你會選擇誰」,更不是一條可以隨便問的問題。

答案是你, 則信不信由你, 不信, 把它當做一個甜蜜的玩笑也不錯, 怕只怕對方認真地在心裡秤一下, 便知道就算時光可以倒流, 事實可以推翻, 也不是你, 碰得一鼻子灰, 自討大量沒趣,這樣子還可以做甚麼?

你只可以告訴自己,相愛而不可以愛,才會更加可愛,得不到也是另一種快樂, 遺憾也是一種享受, 這樣愛情才不會被生活撕磨。 不是消極, 是比「從沒見過如此進取的看守政府」更高明的自欺欺人哲學。

你繼續可以做的就是享受那蕩氣迴腸的虛榮, 那是幸福家庭所沒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