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May 2015

有一級香米就能活出尊榮


 劍橋護老院今天在報章發聲明,就這次暴露老人家身體的個別事件,表示遺憾,繼而刊出集團六大宣言,重點包括:

不斷翻新宿舍、裝設負離子濾水器、斥資百萬安裝鮮風交換器、使用一級香米、鋪設Ianwood,加強空氣中負離子、獨立冷暖氣、洗手盤、開關燈掣、電視天線;如此這般,長者便能夠活出尊榮。

看來他們跟689是同一個鼻孔出氣的。689說,造成這個問題是由於土地供應不足,他說得真的很對,香港地有甚麼問題不是跟土地有關?結不到婚跟土地有關、不能退休跟土地有關、家暴問題跟土地有關係,以至抑鬱症、高血壓、便秘統統都與土地有關。有土地有樓起就有空間,有空間就有生活,找地起屋就可以身心康泰,市民要解決種種生活上的問題就不要阻著政府施政,俾晒啲郊野公園我。

劍橋護老院跟689一樣,將問題歸究硬件,避談或根本不知道問題所在。 只要設身處地,幻想一下自己是那些被脫光衣服等沖涼的老人家,便會知道香米、獨立遙控、電視天線,就算有萬呎空間都不是老人需要的。

家人想聽到的不是護老院有花草樹木、園林實境、他們只是想負責護老院會真的護老,而護老不是靠軟件,是靠員工的態度。劍橋護老院負責人得悉事件後的反應是:「都唔係打個老人家。」她的眼中不知道有一種傷害叫心靈創傷,斷手斷腳,眼還盲了才算嚴重;老闆這樣說,可知他們的營運理念,有飯你食、有冷氣你涼、有電視睇,仲想點?怎樣的老闆有怎樣員工,釘了一間牌,還有18間。

有一級香米就能活出尊榮,又係人唔笑狗都吠。



Tuesday, 26 May 2015

日本不能少去

朋友又去日本,說「又」不為過,因為他上一次去日本是4月。今次和上次一樣,預訂了溫泉酒店,一泊二食,20000日元樓下已經有很好的選擇,露天風呂,望著一片山、一片海、一片樹,死浸爛浸,渾忘人間煩惱,千多元就有如此享受,難怪溫泉旅館是日本人自殺的熱點。

了結殘生之前,好好享受最後一夜也許是人之常情,日本人就有溫泉旅館這種完善配套,最後晚餐吃的是松阪牛、伊勢龍蝦,海女撈上來的海膽、鮑魚,美滿上路,日本人真幸福。

香港的自殺熱點除了全港公共屋邨可供選擇,想感覺一下大自然氣氛,就有長洲的東堤小築。東堤一間有海景的大套房,星期六的價錢是$1200-1600,這和日本一些溫泉酒店的價錢睇齊,包咩?當然條腸仔都不會包一條,那是淨房租價。你說香港人幾可憐,日本人要自殺,用同樣價錢,死前可以嘆一嘆,在香港只能買到四面牆的一晚。

現在知道為甚麼香港人愛去日本嗎?因為在日本用三佰蚊買到的衫,香港賣九百;八佰蚊的一餐,香港要千五,如此類推。

去日本只是想找回一個合理物價的地方來平衡一下心理,儲蓄當然是好習慣,但不要針對日本。 犧牲甚麼,得到甚麼,是個人選擇,因應自己的價值觀去決定。我十分鼓勵年青人儲錢,儲夠去日本,也應該多看書、多看電影,幫助思考。

其實,我不明白 為甚麼要問富二代這種問題,會覺得他在幫助年青人置業這個課題上有甚麼真知焯灼見嗎?識投胎梗係咁投,含著銀匙出生,生而為人,未嘗人間疾苦,晉惠帝和瑪麗皇后是他的朋友,他不會知道雞貴定龜貴。假如去問唐英年邊度Happy Hour抵,不是安了一個要他出醜的心嗎?

置業的壓力可能很大,但不能遷怒無知,不吃人間煙火的由他去,或許要開拍《神鵰俠侶》2015香港版才再找他出來演小龍女吧。



Tuesday, 19 May 2015

形容唔到不代表好


一向是皇冠廁紙的用家,近來發現廁紙的柔軟度比之前差了,很想去「親子王國」問問有沒有師奶有同感;與此同時,皇冠最近再推濕廁紙,是否因為要配合濕廁紙,所以微調了廁紙的質素呢?

本人未用過濕廁紙,不知道他們設計的濕廁紙和濕紙巾有甚麼不同,平時紙巾可以抹的地方,廁紙也可以;廁紙可以抹的,紙巾又可以,真的不知道怎樣分辦。

可能因為面目模糊,皇冠濕廁紙今次的定位為女性恩物,主攻女人市場,廣告找來卓韻芝代言,借其豪放大膽的形象赤裸裸地告訴消費者濕廁紙的好處。廣告片第一句已經是「辦大事」,然後有「親戚嚟嗰幾日抹得徹唔徹底㗎?」,還有叢林解手、示範抹屎;條片的內容如此,大抵沒幾多個女藝人可以處理到,難道找鍾嘉欣咩?

條片原本沒有甚麼大問題,喜不喜歡是另一回事,但去到最後問題來了。
最後一鏡,卓韻芝面對鏡頭說:用皇冠濕廁紙嘅感覺,係我寫過咁多本書,做過咁多 talk show,都形容唔到

這句對白的第一個壞處是假,沒有說服力, 不會有觀眾真的以為這是卓韻芝的真實感受,只不過是第三者寫出來的稿,當觀眾傻的嗎?

第二個壞處,「係我寫過咁多本書,做過咁多 talk show,都形容唔到」又如何? 「形容唔到」不等於勁,與其花五秒去做一個假的endorsment,不如想想如何用那五秒告訴消費者濕廁紙好很好用。

非筆墨能夠形容是一個求其的形容,講咗等於冇講,一個有丁點尊重自己文案身分的人都不會甘於寫出這樣的對白;廣告這個結尾,大抵是因為客戶物盡其用,藝人只要收足錢,也不會有異議,可惜尾就如此爛了。


Sunday, 17 May 2015

還要做多少偽廢廣告?

最近,有一個清潔香港的項目推出,利用DNA表型快拍技術,對在街上採集到的垃圾進行分析,推斷出垃圾蟲的容貌,然後用於海報之上,恐嚇市民不要隨地掉垃圾,否則會被貼大字報。DNA表型快拍只能推斷出疑人的皮膚、眼睛、頭髮顏色,以及性別,簡單一句是一味靠估,結果只能作參考。

我不想探討這個科技,我想說的是,創作這個廣告的必然是外國勢力,而且是對香港民情毫無認識的外國勢力。

第一,這個做法不能帶達致清潔香港的目的,因為根本沒有任何的阻嚇作用。這個做法只是由一份雜誌、一個環保組織和一間廣告公司發起的,是一次性的宣傳推廣,沒有政府認可,一個用來示範的樣版,現在海報見到那幾個樣是志願者,這是一個遊戲,遊戲有阻嚇作用嗎?行過見到只會拋一句:「白痴。」

如果他們真的周街執垃圾,然後去驗個樣出來又如何?這是一個侵犯人權的行為,未經證實不可能公佈「疑犯」容貌,市民也見久經訓練,人人都識講我有人權,咁容易俾你兇到?Naïve ! 這個概念根本不能執行。

我就當創意官們(創意官是現在很流行的title,不是真正的官。)體察了香港的現況,知道他們針對的目標是國內遊客,因為他們隨街丟煙斗、吐痰,隨街大小二便已經得到國際級的認同。就算他們不熟悉香港的法律與人權,信以為真,這個做法又會嚇到他們嗎?陸客們是來自曾經發生文化大革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批鬥也經歷過,會怕你在巴士站那幾個爛鬼燈箱海報? 他們會當那是一個旅遊點,一家大細在燈箱前留映。


為一個地方去做清潔運動,首先要了解人家的社會環境、文化,不是有甚麼高端科技可以應用。算了吧,這根本是一個偽廢清潔香港運動,只不過又是廣告公司打的飛機,需要討好的只是廣告展的評審,他們喜歡才是最大的效益。




Tuesday, 12 May 2015

尋找真相的精神病

智障有兩種,一種是神造他們的時候,可能煲緊湯,造造吓醒起要趕回家熄火,以至他們的腦袋造少了一條囟,是為天生的缺憾;另一種是後天的智障,自私、懶散、無知、愚昧、虛偽、胡扯,有腦不去用,自己苟且偷生便算,還要遺害人間。

拘捕到一個智障加自閉症的嫌疑犯,沒有足夠的智識去和智商不同的人溝通,便用自己的方法令對方認罪。問:「有沒有推伯伯?」,答:「推伯伯。」,問:「用左手推定右手推?」,以卑劣的手法引導智障人士認罪,非人所為;不問問「有沒有搞我老婆?」,他準會答:「我老婆。」不過,警察心裡想要的答案得到了,收工,揼骨。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被問及有關事件,他的答案是:「警方有尋找真相的精神辦事。」黎局長公務員生涯的代表作是馬尼拉人質事件發生後,他到馬尼拉處理,和生還者見面時相擁流淚的一幕。一個慈祥老人,應該早點回家湊孫,享天倫之樂,無謂出來獻世。以「有尋找真相的專業常神」為警方解畫是一個智障答案,作為一官之長,能否給予市民比智障人士高一點層次的答案嗎?

有精神又如何?沒能力、沒常識,神經漢有救人性命的精神,他可以做醫生嗎?如果警察尋找真相的精神,令他們可以為所欲為,不擇手段,見人就拉,明知道那是智障自閉人士,在有疑點的情況下還要落案,疑點歸於警方,他們有的不是尋找真相的精神,那是尋找真相的精神病。

有沒有人記得庾文翰?在2000年的時候,他在油麻地地鐵站,從母親的手上掙脫,不知所蹤。他也是一個智障和自閉人士;同日,他在羅湖邊境被發現,由於他沒有言語上的溝通能力,醒目的入境處邊防人員,以為講不出聲就是大陸人,於是將庾文翰轉交深圳,自此人間蒸發。

15年過去,似乎政府部門沒有向公務員提供足夠的超訓,教他們認識甚麼是智障,避免相類似的意件再發生;今次,不幸中之大幸,至少執返條命。不過,如果一個人有同理心,不需要甚麼專業培訓,也會對比自己弱小的人有憐憫之心,但和後天智障說同理心是多餘。


今天是母親節,祝天下母親快樂,尤其這次拉錯人事件警員的母親們,一定要和兒子好好慶祝,畢竟不是每個母親都那麼幸運,能有個仔做警察,維持治安,儆惡懲奸,你們要為兒子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