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1 August 2008

Last Friends

日劇Last Friends 有友情,有暴力,有暗戀,有同性戀(嚴格來說不算同性戀,只是其中一位女角有性別障礙),看了兩集覺得有冇搞錯,女主角除非有被虐狂,否則怎能忍受男友一次又一次的毒打,明明逃得走轉頭又自投羅網,看得我沒甚耐性,一去到打女人的場面,速速skip。看到中段也一直拖拖拉拉,一個二個主角都愛在心裡口難開,直至去到11集大結局,明白了Last Friends 的意義,不合理都變得成立。
女主角瑠可和美知留是中學同學,瑙可由學生時代開始喜歡美知留,她只是一直喜歡著她,想保護她,一直不去表白,原因其一是美知留只喜歡男生,再遇之時身邊更有那個變態男友;其二是怕美知留知道一直待她如好朋友的瑠可對她懷有非份之想會感覺被傷害,不想破壞了原本純樸的友誼。有些人當知道喜歡自己的人是同性的話會感覺被侵犯的,所以瑠可就一直將這份感情放在心中,不是說愛就愛,有時為了顧及對方的感受,愛是不能說出口的。
至於小武則因為和不同父母的姐姐有過不尋常的關係,所以對女人的身體十分抗拒,自覺不能真正的去愛女人,但他喜歡上瑠可不是因為她是男還是女,只是單純的喜歡上一個和自己一樣心裡有個缺口的人,愛著瑠可對小武來說是一個心靈上的慰藉,他只想一直待在她的身邊。
至於美知留,犯賤得變態,她想離開宗祐但又離不開,她知道宗祐其實是非常愛自己,他的暴力傾向也是不能自制。當宗祐知道美知留在沒有他的地方找到幸福,他留在世上只會繼續對她帶來傷害,於是了斷自己的生命,可謂生累街坊,死累朋友,令美知留背負著「他為我而死」的罪疚感活下去。宗祐說得沒錯,他根本不懂得去結美知留幸福,怎可以讓愛人在自己的死亡陰影下生存呢?
喜歡一個人其實只是滿足自己,可以喜歡就夠了,沒有想怎樣才可擁有這個人的執著,可能是因為明知得不到,所以不強求,但求在喜歡的人身邊有一個位置,不管前座後座也是好的。就是這一種態度,他們都可以長久地在喜歡的人身邊,發展出有如家人,夫妻,朋友,戀人這4個層次的關係,但又不屬於任何一種,反正瑠可也道出就算夫妻關係到最後都是演變為無所不談,可以一起去旅行,一起飲飲食食的朋友,火花一剎那就熄滅,又何必執意追求,這種一起過生活的關係才是最長久。
Last Friends 的感情世界令人開脫,所有以為自己懂得愛或不懂得愛,得到愛, 得不到愛的人也要看看這套劇,把看溏心的時間騰出來吧。

Monday, 25 August 2008

求生

我有一位朋友不幸患上癌症,現在已開始療程,電療化療雙管齊下。
開始電療之前要先行脫掉所有有毛病的牙齒,因為療程進行前後不可以讓口腔有半點細菌感染的機會,他脫掉了三顆。他是一個嗜吃如命的人,醫生告訴他他有機會患上癌症,他即晚去吃了一場自助餐,到證實了再去吃一次。電療進行了10次,他告訴我現在經常嗅到一些燒焦電線的味道,吃牛是牛味,吃魚也是牛味。醫生告訴他,可能到了第3個星期他進食上會有困難,護士更警告他最壞的情況可能是插鼻喉輸送營養。化療則進行了兩次,還沒有太大的副作用,只是有時有點作悶,試過想往醫院附近的酒樓晚飯,行了一半,打道回府,因為想吐。我這個朋友沒甚麼親人,只得一個在內地,每年見一次的姐姐,感情生活是那些與按摩女郎的調侃,生活也並不富裕,消極的一句是冇人冇物。一個人總要給自己活著的理由,萬念俱灰誰都試過,重新做人還是再世為人都是一個絕對自主的選擇。懷才不遇,愛人遠走高飛,炒燶期指,生命中壞事多,美事少,甚或未等得及那麼多「噩運」來臨前又覺得生活苦悶,人生沒有值得留戀的事情,開始嫌棄以為遙遙無期的枯燥生命,忘記了自己擁有無價的健康身體。全身癱瘓的斌仔可以要求安樂死,身體健康的自尋短見是暴殄天物之最。我很慶幸我有這一位勇敢的朋友,為他驕傲之餘,我更知道以後當我遇上萬念俱灰的剎那時,我會告訴自己至少我不需要為下一口呼吸痛苦掙扎,已是上天庇蔭。

Wednesday, 20 August 2008

你哋就係奧運

如無意外國家金牌代表團於下星期訪港的時候,最受歡迎的男女運動員分別會是林丹和郭晶晶。李小鵬陳一冰鄒凱何沖肖欽,大家一樣有鋼鐵般的身型,八舊腹肌,只是你看有哪一位運動員如林丹一樣有一個有定位的別號 ─超級丹。超級丹之所以超級除了因為球技了得,在球場上全情拼搏,每一下揮拍都好像揮出必勝無歸的激情外,他更有bad boy本色,脫掉球鞋,飛給觀眾,試問有哪一位中國運動員有這一種魅力?女人就是喜歡這一種男人,有pair唇,不守規矩,踩界,和他一起一定很刺激,超級丹迷倒不少女球迷又一次証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說法。
至於郭晶晶,論五官,怎也不算美,但她深得民心除了以技術性擊倒之外,還憑她的一臉冷漠。看她每次完成一次動作的時候,不知道會以為她失敗了,未至於黑口黑面也屬於唧都唔笑一類,到了贏了金牌也只是稍微露齒一笑,並不狂喜,眼淚?甚麼來的。男人就是愛這一種女人,冷若冰霜,才有機會大展身手,將冰山劈開;一來就熱情奔放,投懷送抱,太容易得到的有何矜貴?
我則比較喜歡李小鵬,有經歷得來踏實,奪金之後的感想就是覺得真的好累,很肺腑的一句話,比起拋拍拋鞋更令人感動。女子組我就選女排的王一梅,高佻沒她份,但她那看似笨重的身型在比賽時走位十分靈活,發球時力量澎湃,最喜歡她贏分之後的燦爛笑容,堪稱奧運開心果,比福娃更有福氣。

Saturday, 16 August 2008

盧覓雪不是俞宗怡

「我係非常有承擔,非常喜歡我而家嘅工作…」
被問及會否就梁展文事件辭職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如是說。
的確如果一個有責任心的人,工作上出了砸子是不會一走了之,俞宗怡也應該是這類人,況且事件的嚴重性不足以構成引咎辭職,留低檢討,改進就是負責任。
如果俞宗怡因這件事辭職只會是因為想離開曾蔭權政府,特別是當她知道曾特首又擔當風紀的角色,以一副局外人的口吻企出來對她問責。

這令我想起最近商台節目主人盧覓雪辭職一事。據講盧是不堪另外兩位男主持的嘲諷而辭職。我聽過[出事]節目的片段,覺得完全是他們做節目的一貫作風,只是如常的盧覓雪發表了一些理論之後,男主持們或取笑,或反駁她的論點,用字等等,由這個節目第一天出現盧也是在這個下把位,聽眾對她有印象都是因為林海峰經常取笑她,如果唔係鬼識佢。因不堪被窒而憤而辭職實在很明顯是藉口一個。自從「在晴朗的一天出發」播出之後,盧覓雪開始有知名度,又忽然變身食家,主持飲食節目,在雜誌寫食評寫專欄,更有人找她拍電影,瓣數愈開愈多,有機會上位,還會記得令人認識她的那個下把位?傳出盧覓雪離開商台之後,有些人問為什麼?我想問為什麼想知道為什麼?一個人要走就是不再想留下,不留戀這個地方,不滿現狀,而且說走就走更是一點責任心也沒有,盧覓雪不是俞宗怡,辭職都唔駛恨。

Thursday, 14 August 2008

第三者

如果有人問你關於感情上的意見,千萬不要上當,最好像王菲一樣,十問九唔應。
特別留意兩個問題不要答:我應否和他分手與及應該揀邊一個?
一個人一旦要訴心事,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想說自己想說的話及想聽到自己想聽的答案。於是乎他會告訴你事實,但並不是事實的全部,而你又本著那些事實的不全部去給予意見,就一步一步進入對方的圈套。以上的兩個問題其實他早有答案。
試過有些朋友這邊廂對我說對某人的興趣只得兩滴,於是我也附和,誰不知隔一天在街撞正他倆如漆似膠,我無端端像個反派。自此之後但凡問我那些和某人一起好不好的問題,我也會模稜兩可,不是我不夠朋友,只是我知道感情世界變得很快,有太多機會枉作小人。如果朋友有第三者而我又認識他的現任,我更不要聽,我不想經歷應否告訴我的朋友他們的關係有第三者這個思想掙扎,兩邊不是人,衰過無間道,毫無好處。
知道事實但不知道事實的全部,又或者以自己的價值觀去為別人投選伴侶是好心做壞事。人家分手了你有佣分嗎?感情事第三者最好收聲。

Monday, 11 August 2008

不可思議的真人真事

七月十四就到,這幾天我有點懷疑自己撞邪。
周末的時候想看一場電影,於是網上訂票,選了戲院電影時間,然後揀座位。
戲院的座位表開了出來,由5號至17號座位一行有19個位,
6, 7, 8, 9 給買了,11, 12 又給買了,14至16又賣了,
即是 5, 10, 13 ,17單丁,圖例如下:

X 6 7 8 9 X 11 12 x 14 15 16 X

我假設11, 12是最先買飛的,想坐大堂正中,所以挑了中間位;
那麼6,7,8,9 ,4個人 為甚麼要漏空一個路口位?如果不想旁邊有人坐,
大可以選擇5, 6, 7, 8,同樣的疑問出現在14, 15 , 16, 為甚麼不選 15至17呢?
好好的可以坐19個人,平白無故吉了4 個單丁位。除了是留返個位俾鬼坐,
我不知道為甚麼有人會如此揀位。咁樣揀位,一定撞鬼,小心。

還有,踏入農曆七月雨水特別多,每逢下雨就算日光日白,我都feel 到好猛!
點feel?老人家教落,鬼節前後行街的時候不要靠牆行,因為牛鬼蛇神都愛附在牆身,你行近就有機會讓他們有機攝上。
當下雨的時候,我親眼見到很多唔係人,貼近牆行,他們通常都是拿著傘,在簷蓬下靠牆行,荒死一掂水就現形;而我,沒有帶傘的在滂沱大雨下被他們迫出簷蓬,若果他們是人,已經拿著傘,還需要躲在簷蓬下靠牆行嗎?這不是撞鬼,是甚麼?你告訴我。

生‧老

除了小學六年級跟學校去探訪過老人院,對老人院有了一個矇矓的印象之外,其後老人院只會令我想起軟硬,星期六,每個周末最寂寞的一日。
星期六陽光普照,我去了一趟老人院。
我的外婆生於1922年,快八十六,有八個子女;外公廿多年前已經先走,這廿多年來她都是自己一個人住。我和外婆不太熟稔,一年大概見兩至三次,不過每年我的農曆生日,她也會託媽媽帶給我一封紅包。近兩年,那紅封包早已不見影踪,換來是外婆自己上了街,不認得路回家的消息;試過幾次,警也報了幾次,幸好每次也尋得回。基於安全理由,與及沒有一個子女肯/可以跟外婆同住的關係,兄弟姐妹們夾份給外婆傭用了一名外傭,照顧她的起居飲食,確保外婆不會走失;另一方面為外婆輪候老人院。
經過以年做單位去計算的等候,外婆終於獲派入住位於大埔三門仔,位置正正於大埔比華利山隔鄰的東華三院旗下的一家老人院。
外婆是一個固執及堅持己見的人,當她還可以[思想]的時候,她十分抗拒老人院,堅決不去。老人痴呆症加上栢金遜症令外婆不能再堅持。她進了老人院不久的一個晚上她下床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交,盤骨碎了。為了確保外婆不會再在晚上私自下床,每晚睡覺前護士都會替她穿上兩邊袖很長,長得可以將袖繫在床邊的衣服。外婆現在每個星期接受 3 次物理治療,但進展緩慢,平日都只能在輪椅上渡過。怎樣過?護士就是所有坐在輪椅上老人家的司機,早午晚三餐推她們往餐廳;餘下的時間就連輪椅帶人泊在common room看電視,與其說看電視不如說呆坐。我想外婆現在經常處於思想混亂的情況,一時她說她煮飯,叫我留低吃;一時說別人在說她壞話。人家問她知不知道誰來看她,她就佻皮的說:你估我唔知,我梗係知…我想信她是知道的,只是一時記不起我的名字。
我忽然想如果有一天,我辛苦搜集,珍而重之放在心中的回憶我通通忘了,那將會是一件超恐怖的事情;但當我甚麼也記不起,又怎會覺得失去是恐怖?況且外婆擁有的回憶也不是一筆勾消,只是以一個零碎的形式存在,不規則不順序的出現陪著外婆過每一天,到最後我們都只能活在回憶之中。
一個人到了穿甚麼吃甚麼,日子和誰過,時間怎樣過都不懂得再有所謂,甚至連尊嚴也不知道是甚麼,我看在眼中是地獄,希望她看到的是天堂。

Thursday, 7 August 2008

教育精神在哪裡?

在日本排除是一種文化,裡原宿那幾家潮店處處見人龍,低檔至地踎拉麵店,高至大酒店餐廳都見日本市民無怨無悔,有條不紊地排隊,秩序井然。
只差一點點我就以為香港人學會這種排隊文化。這個夏天特別多人龍,奧運紀念鈔,書展,漫畫節, 大規模人龍,控制秩序易,控制情緒難。香港人就是差在這個質地,一旦遇上不滿就只懂作無理性的怒吼。
排隊,是以一個有秩序的方法,簡單地付出時間來換取自己想要的東西,不論排拉麵,排壽司,排porter,排傳穎,排樓花,無分貴賤完全平等,你想要就排,沒有人迫你。今天8號風球高懸,估不到又有人龍。近百名學生及家長到學校門外排隊,為的是盡最後努力希望可以爭取到一個中六學位。8 號風球高掛,學校也停課,又知道收生不是先到先得,為甚麼還那麼有恆心地死守?
如果用今天落雨不怕落雪不怕的意志去考當日的會考也許今日就不需要排隊。
最難為的就是有家長陪子女一齊排,中五都十六,七八歲啦,還要家長冒著風雨排學位?可以拍一部難為天下父母心08版。當有警察勸籲他們離開,因為打風危險,他們對警員報以噓聲,好心著雷劈;更有家長大喊教育精神去了哪裡?
這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教育精神是甚麼呢?是有教無類,是9年免費教育,是母語教學,是四改三,三三四,是一條龍,是殺校,是基準試?無論如何
教育精神與排隊及派籌是零關係的。
想要就等,要不就走,給你派籌是人情,不派是道理,8 號風球要人上班派籌,人家也是冒著危險工作,多謝唔該有沒有一句,還問教育精神在哪裡,教育精神病我就知在這裡。

Monday, 4 August 2008

食足

我以為「誘腰求」已經是食字食上腦的極致,原來人的腦部可以開發的空間真的是無窮無盡的,今日我發現另一個經典。
坊間那些按腳店十居其九都是足乜足物,甚麼足君好,足你好運,型足一世,滿足、二人三足,富足天下,知足樂……不一而足,去十次都唔知自己去緊足乜嘢。
今日途經軒尼詩道看到一座大廈外牆有一幅橫額廣告,visual 係有位女仕俯臥,正在享受按摩,然後隔離有大大隻字寫住「足伊鑫」,「鑫」讀「音」,再講清楚啲,「鑫」的讀音是「音」。「足伊鑫」好明顯想玩「捉”依因”」,但簡構整個名又不止玩讀音那麼低手。「足」是捉,「伊」,指伊人,鑫,我估陰。
我有理由懷疑這其實是一間色情架步,有人同女客人先玩「捉依因」,捉到伊人然後捉伊陰,
鴨店扮腳底按摩,個名玄機盡出,高手高手,快啲叫港男的眾女評判去試鐘吧!

說回真正的腳底按摩店,其實我一直想開一家,也想了一個名字,叫「涼足」,
腳仔沖涼嘛,good 唔goo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