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January 2012

孔乜東

新春拜年期間, 有人問我為甚為不寫一下孔慶東?喔, 也許最近酒喝得較多, 意識比較迷糊, 為甚麼我總覺得孔慶翔和孔慶東有點相像, 甚至乎也好像有印象聽過孔慶翔也是孔子後人的說法, 都搞不清楚了。

那「香港人是狗論」我只想到那些凡遇有娛樂圈桃色事年,便抽水搏上C1的五六七流女星, 又甚或那例如在DG事件發生不久之後便在FACEBOOK 罵港人腦殘的疑似DG 售貨員港女, 都是希望亂噏有金執。

正所謂你有把口, 我有把口, 沒有代表性的人說沒代表性的話都是狗嗡, 狗嗡你可以, 我也可以, 世界是公平的,於是他罵你是狗, 你還擊他一條蝗虫。

孔慶東高談闊論的平台又不是中央電視台, 只是一個網上頻道, 網上頻道更如恆河沙數, 與其花時間去為沒代表性的人所說的沒代表性的話, 倒不如去研究一下那網上頻道的所屬公司 ﹣ 「第一視頻」(港交所上市公司編號82), 還來得有建設性, 如果在事發那天入貨, 到上星期為止應該有十個巴仙的利潤。

動氣也要看價值, 如果那人是以惹起火頭為己任, 就不要給他辣著, 讓他討個沒趣, 不是嗎? 那些變態佬電話騷擾, 你這邊廂罵他, 他那邊廂扯旗, 孔慶東之言論也應作如是觀。

Thursday, 19 January 2012

有甚麼比大陸人更可怕?

宵在銅鑼灣找吃的不想吃麥當勞, 但口袋只得$30一碗雲吞麵$32至少還有它

緊由皇室堡競往波斯富街心想不要關門不要關門……

我要食三寶 魚球 牛肉 都不過$24來到富明街左看到那燈箱還亮著就在心頭了的一瞬間明明亮著的招牌沒有了;見有食客在裡面 照闖。

正在埋頭掃地的大聽到有人進來,頭也不抬便:「沒有了。」 的是普通話。

那是我最後一次踏入森記

今日報才得知森記已經結業,理由不過是租金由十萬加到四十萬

賣粥賣雲吞麵只有麥,池記這些有米芝蓮推或金漆貴價老字號才有這本事。業主將原店租予錶行, 究竟銅鑼灣還要有多幾多家錶行, 幾多家莎莎, 幾多家卓悅?

在高登討論區有巴打大陸人就是這樣子有錢的來把樓房商舖的地炒貴不能住便宜的吃平宜的沒錢的就來攤薄的資源福利

情況就是這樣。

那天本港孕婦出來遊行反雙非記者問對於林瑞麟的新血論有甚麼意見那婦人語帶不屑 :甚麼血 ? ?

實在相煎何太急? 孩子仍在肚子裡已被人罵作還要出自孕婦之口心不平,氣不靜,對胎兒也無益但實在又明白 他們對雙非人衝急症室的憎恨像我憎恨銅鑼灣被人民幣收購再也吃不到那$24一碗的三寶一樣。

憎人富貴 厭人貧是不要得的心態我並不憎大陸人一擲半億買豪宅人家有錢是人家的事, 我只想我的生活方式不被影響, 但似乎不能倖免。此時此刻或多或少 我開始憎(大陸)人富貴厭(大陸)人貧中國開始想打中國人

D&G事件為一例之外, 港人在車廂與大陸人罵戰 為的是他們在車廂進食。這段片有二十幾萬的點這也是仇的情緒觸發。

我看過不少港人學生、OL 地盤工人在地鐵進食從不見有人干或白眼 論有禮貌和守規矩香港人都不是冠軍大陸人話大聲在日本坐JR時手機嘩嘩作響話響遍車廂的是香港人,只是現在大陸人特別容易牽動港人的神經。

一個深層次的社會問題逐漸成形,特區政府在哪裡?大概忙於執漏政府總部,等下一屆特首?他要深入深喉, 捍衛核心價值裡面的核心價值, 有排都未上到地面。

有甚麼比大陸人更可怕?沒有甚麼比一個廢物政府更可怕。

Tuesday, 17 January 2012

請你食燒鵝 ﹣ 一樂食館



由「豚王」來港之後, 投入了拉麵的熱潮,上了日本麵癮,但凡有點肚餓想吃點甚麼的時刻, 就想到拉麵去, 難得市場又配合, 開完一家又一家, 且各有特色, 於是讓一些一直待在waiting list 食店要讓路例如在中環這一家「一樂食館」。
位處士丹利街即是與「記」一街之隔馳名的跟「記」一樣是燒鵝。大概兩年前有朋友向我推介這裡但一直也沒有來直到人家搬了新店米芝蓮也推介了也未光顧。直至這個星期日由於專程去「記」買鵝肝腸為了令這旅程值,於是便決定去「一樂食館」會一會這燒鵝。
星期日下午人不多急不及待叫了一碗燒鵝加杯檸茶套餐$37單點$32之後抬頭望望貼在牆上的餐牌 原來可以點鵝胸$34鵝脾$49 更發現這裡標榜桂林米粉有買外賣的人來買燒鵝桂林米想必也是名物不過我覺得燒鵝是一定要配粉。
來了, 來了, 燒鵝皮閃閃生光, 未入口已有好感。

由於以為健康的關係可以不吃皮的時候便不吃很久也沒有吃過家禽的樣皮,但這次禁不住吃了三四片。鵝皮脆脆皮與肉之間的脂肪只是薄薄的一層,有油香已不覺肥膩;粉的質感也挺好Al dente湯底有一點五香粉的味道,不覺得有味精, 就算有也不重,單這碗鵝瀨比「鏞記」出色。
可是, 不能就此說它贏了「鏞記」, 因為吃燒鵝要吃整體, 「鏞記」最出色不是燒鵝, 是那個令燒鵝加分的燒鵝汁。 這裡燒鵝的價錢足足比「鏞記」平一半,所以下次要堂食一隻燒鵝, 再加一碗瀨粉。

Saturday, 14 January 2012

奇怪聖誕上海之旅之 ﹣ 蘭桂坊酒家

一個旅行團總需要有一些非常積極誓要去到景點,人龍店不可的團友,這樣其他無可無不可的團友便會跟著走。當沒有這個人的時候,去上海便沒有可能去到阿娘麵。

去阿娘麵是要不早起,要不未餓都下午要6點去吃碗麵,買麵要排隊,座位要自己找,effort要興致勃勃才make 得成。


話雖如此,但這次也目標明確的去了「蘭桂芳」。


這「蘭桂芳」是一間本幫小酒家, 有麵食, 有小炒,朋友強力推介的是這裡的也

雪菜黃魚煨麵,不要錯過這裡的炸小排,大眾也有點評,果然每枱都有一碟。


雪菜黃魚煨麵是這裡的招牌菜,賣$36 一碗,足足比阿娘貴一倍,憑甚麼呢?我想是那口湯。

雪菜打得很細,近乎蓉,也融合在湯裡,熱騰騰的白煙向我揮手,奶白色的湯,鮮甜,順喉而落,有種回魂的感覺。麵質─留意是這是煨麵,不要豚王,一風堂那些硬麵概念上腦,煨麵是腍的,這裡的煨麵腍而不糊,也可以深深吸收那魚湯。缺點─那黃魚實在少得可憐,三兩小塊,但從那僅僅的黃魚肉碎中也吃得到一丁點兒的鮮味,也因為肉拆得太細,骨也拆得很清。



至於那豬扒也真的不錯,可惜不是即叫即炸,上桌時已經半涼,面層那層炸粉已腍了, 想像剛炸起時應該更好。


一場來到也點了大量的澆頭,蟹粉、雪菜肉絲、蛤蜊、花腰、炸醬,沒有一樣比那雪菜黃魚煨麵好吃。


下次有興緻會再來,但若然有興緻又應該會先去阿娘麵。



Thursday, 12 January 2012

樂迷信甚麼?

由於林峯得金曲金獎, 令大家對樂壇, 對廣東歌有一番反思 ,有報章認為廣東歌已被邊緣化, 更以王菲為例, 說唱國語歌才是香港歌手的出路。

王菲本來就是北京人, 普通話是她的母語, 來港發展唱廣東歌只是作為歌手其中一門技能,當她人紅了, 便用回本名, 唱回母語,她唱國語歌和許冠傑唱國語歌是兩回事。

廣東話只不過是一個地區的方言,廣東歌的市場規模與國語歌相比當然有天淵之別,歌手為了開拓市場去唱國語歌是可能的, 但廣東歌才是香港人的歌,我不相信有一天廣東歌會消失, 如廣東話不會被取締一樣, 如果連廣東歌也沒有, 香港消失也罷。

雖然樂壇的確令人失望, 但不是沒有好歌, 不是沒有好的, 有心的製作人, 也不是沒有轉機。

「年少無知」看到有一點希望。 這首歌沒那些必贏的方程式, 主唱的是林保怡、 陳豪、 黃德斌,不是偶像, 不是歌手, 這歌甚至沒有甚麼宣傳,沒有豪擲百萬拍MV,它只是歌隨劇走,電視劇觸及不到主流電視觀眾, 但這插曲可以。這不是當年「萬水千山總是情」紅了插曲「勇敢的中國人」,「上海灘」紅了主題曲「上海灘」的情況嗎?

七十年代樂壇初成形,無線的電視劇主題曲確實為樂壇貢獻不少。無線近年的電視劇主題曲都是自行製作, 劇中藝員去唱, 不假外求,出發點是好的, 不過沒有一首可以做到街知巷聞。但「年少無知」來了 , 這首歌散發廣東歌的感染力,令大家起哄,是近年難得的一個機遇。可惜, TVB對大眾的熱情視若無賭,一隻如此流行的歌曲在自己台的頒獎禮, 連響起前奏的機會也沒有,實在令人灰心。

其實做電視台也可以為樂壇出一分力,梅艷芳也是TVB舉辦的新秀出來的, 只要心胸廣闊一點, 少點親疏有別就可以 , 不難的, 找人告訴樂小姐好不好?

題外話一句, 誰拿下了去年的勁歌金曲金獎大家記不記得?是衛蘭的「男人信甚麼?」, 看著衛蘭拿著獎唱這首歌, 我才第一次聽, 這歌與“Chok”有很大分別嗎?

Tuesday, 10 January 2012

你投哪個笑話一票?

勁歌金曲總選, 金曲金獎掀起全晚高潮,林峯一曲”Chok” 被封為金中金, 面書即時洗版,大家反應十分激烈, 說勁歌是一個笑話。

其實何需大驚小怪, TVB 如果給林峯「最受歡迎女歌手獎」才值得大呼小叫,這是TVB , 那是林峯, 體內流著TVB血的林峯,不捧他, 捧誰?

況且”Chok” 這個字在去年風頭無倆, 林峯功不可沒, 他將”Chok”這個字的真髓發揮得淋漓盡致,單是這一點已值得嘉獎;也不怕被人笑,崩口人忌崩口碗, 索性唱隻歌名正言順的 “Chok”,這份勇氣與胸襟更值得鼓勵,在TVB音統會的範圍內這歌很瘋魔歌曲,流不流行到你門口就看緣份, 叱咤至尊歌是「好不容易」 一樣有人問「方大同?邊個嚟架?」, 這個勁歌金曲金獎頒給林峯實在實至名歸, 不是笑話。

DOLCE & GABBANA風波比較好笑。一個如此高檔的意大利品牌,危機處理意識那麼差,那些公關部門似乎只懂搞 cocktail party

日前再發的聲明說,具有爭議性的陳述並非出自他們的員工口中,事已至此還想推卸責任, 這件事已經去到民族意識的層面,李小龍都快出來了, 還死撐?另外,黃夏蕙做了 hero,好笑 , 白姐姐和群眾一起嗌「抽水!抽水!」也好笑。


不過,真正的笑話是那耗資近五十五億卻發現滿佈惡菌的褲襠新政府總部。說它比大陸的豆腐渣工程更不堪實在沒有錯,豆腐渣工程擺明是草菅人命的騙案, 而這新政府總部是明碼實價,門常開式的自作孽。

多處發現有退伍軍人症桿菌,更由體弱多病的孫公以身試菌才得被發現, 我現在明白為甚麼孫明揚死不肯提早退休, 原來上天給了他這一個使命, 天使。

更好笑的是部份樓層接收不到手提電話訊號, 這裡不是「名城」是真正市中心的中心, 一脈相連全港九, 沒有訊號?是個甚麼道理?如果同樣問題發生在任何一幢豪宅, 誓必告上法院, 不過可以預知整件事會不了了知,沒有人需要為新總部的任何問題負責, 好笑。

起一間屋可以看到屋主的辦事能力及作風, 一個機構的總部亦然,這個特區政府的能力有惡菌做証, The Government is Dying before the City.

人品好 牌品好 ﹣ 美心佳品之十三么麻雀曲奇禮盒

年送禮通常都逃不出大路選擇,以前收瑞士糖, 近年收大量鮑魚麵,

吃到過期也未吃完送禮的悶收的也悶。

今年多一個選擇。

這次「美心西餅」和「G.O.D」合作推出「美心佳品之十三麻雀曲奇禮盒」算有點新意。

香港人對麻雀之感情深厚實在血濃於水一代傳人一代過年這些喜慶子打四圈更是佳的聯誼節目收到這麻雀曲奇既驚喜又親切款曲奇全九包裝,一副55件包保食出十三,有綽頭又好意頭。

市場推廣經常要求要有wow effect這個麻雀的包裝應該可以做到這個效果。


這日收到公關公司送來的這個禮盒後,專登拿出來向兩名雀友展示,測試一下民意, 一開看到那副十三,真係有少少 wow


三款曲奇包括牛油曲奇咖啡曲奇及牛油脆餅老實還沒有打算拆開試味而且味道不重要,買都是買個法和包裝也想保存這副必能糊出的十三過年留個好意頭。

「美心佳品之十三麻雀曲奇禮盒」已於指定香港美心西餅門市及全線G.O.D.分店有售開運價港幣168元發售我覺得真係抵

終於有公關公司送嘢俾我啦!恭喜發財!

Saturday, 7 January 2012

一起拍拍 DOLCE & GABBANA

被禁拍照的情況時而有之 姑且分享一二。

曾經光顧一家私房菜 以菜式獨創 名人光顧聞名,其當紅之時未流行iPhone 先吃的文化但喜見菜式精緻 也忙不迭舉機拍照豈料老娘兼大廚出言阻止謂其討厭食客將其作品廣傳一則其有口皆碑不用宣傳 二則杜抄襲

當時心想抄得其相也抄不得其味 娘又何需執著?來光顧也是因為裡裡外外欣賞其廚藝與心思拍照留念也是喜歡的表現 雖然尊重的知識權概念,但滿腔熱情換來冷屁股不免深深不忿 自此也再光顧。

則發生在一家高級日本料理吃的是鐵板燒。已到了菜可以涼 iPhone 不能餓的年代當鮑魚在鐵板上蠕動像向iPhone招手iPhone 當然蠢蠢欲動抬起頭來。說時遲那時快, 女侍淹至皮笑肉不笑的告訴我這裡不能拍照還理直氣壯附帶原因就是他們有很多名人光顧他們不喜歡被攝入鏡真想問那名人是鮑魚? 負責鐵板的師傳待那侍應走開了後輕輕一句: 我甚麼也看不到 (們隨便拍)

DOLCE & GABBANA阻止港人拍攝其地遊客則無任歡迎此事引起廣泛關注。

DOLCE& GABBANA回應指該店投放了大量金錢於窗及品設計上以提高消費者對該店認識為打防假冒才善意地勸阻市民拍照。」蘋果日報。

大家都看到那個像在歌舞伎町做知客的人之惡形惡相善不善意見仁見智 不過這回覆有一個最基本的謬誤。

雖然“The City is Dying" 但本市並不是翻版的天堂 我們,但不會做擁有最多製作假冒品之專才的地方叫中國大陸。假蛋、假藥假牛假狗所有生物死物都可以是假的至於冒牌更加是天大地大KFC EFG NIKE HIKE OLAY OKAY;自己人也不放過:康師傅變康師博無奇不有,極盡創意, 做假貨幾時輪到我們香港人?

況且要抄也不會窗拍抵那麼Mr. Bean,認真要盜取概念的話, 應該入場試身在更衣室連將件衣服連線位也拍低所以為阻止假冒品這個法並不成立。

那真正的原因是甚麼?會否如報所言由於有很多隱形富豪都是衣衫襤褸為免得罪那些大陸客而出此下對策真的不得而知。

不過, 希望大家知道DOLCE& GABBANA DG是兩條生產線來的, 不要隨便簡稱 DOLCE& GABBANADG, 約錯地方等就不好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