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July 2008

千言萬語 你怎麼說

熱到頭昏腦漲,這幾天腦海不停在唱鄧麗君的歌。
第一首響起的是…
不知道為了什麼 憂愁它圍繞著我
我每天都在祈禱 快趕走愛的寂寞
那天起 你對我說 永遠的愛著我
千言和萬語 隨浮雲掠過

也許「不知道為了甚麼 憂愁它圍繞著我」這一句很適合形容在這變態地鬱悶的天氣下的人生,憂愁從何而來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陽光普照應該過一些安達充筆下的生活,青春,流汗,找個有好感的人暗戀,有沒有結果也好。
可惜,我真的很討厭夏天,而且我不再青春,也不想流汗,再沒有耐性暗戀甚麼人,心甘情願的把自己關在冷氣房,在永恆的廿二度生活,然後閉上眼祈求這個夏天速速離開。

第二首響起的是…
我沒忘記你忘記我 連名字你都說錯
證明你一切都是在騙我 看今天你怎麼說
你說過兩天來看我 一等就是一年多
三百六十五個日子不好過
你心裡根本沒有我 把我的愛情還給我

歌名是「你怎麼說」。
懂得這首歌大概是高中吧,張國榮梅艷芳很紅的年代,但我也聽鄧麗君。我是在電台聽到這首歌的,當時的節目主持人是陳海琪,因為一句「你心裡根本沒有我 把我的愛情還給我」我記得這首歌,當年覺得理直氣壯,追討愛情,很型。
今日響起這首歌只會想起檳榔,綿羊仔,汽油味,李康生(蔡明亮系列電影的男主角),汙水淋漓得講不出聲,「把我的愛情還給我」?太熱了,我只想要袋裝冷氣。

Monday, 28 July 2008

省了又如何?

自從特首公佈免外傭稅之後惹來各方不滿,中介公司說有八成傭主查詢過解僱外傭的手續。外傭稅每月$400,兩年合約共銀$9600,世態是炎涼的,為了省$9600傭主都不厭其煩,將外傭揮之則去。聽過不少被外僱激到嘔血的故事,他們詐傻扮懵,將腳趾公當奶咀給嬰兒吸吮,用衛生巾煲湯,偷用你的LA MER,將你的watanabe 洗到縮哂水,非奸即盜,稱職的萬中無一,融入家中?講笑咩。如今可以省$9600 更是炒無赦,零惻隱。這好像是合理的決定,只是想到為了省錢要令一個人失業,令他陷於徬徨無助之境,我有點於心不忍,尤其是如果對方沒有犯錯,更加唔知點落手。$9600 說多不多說小不小,可以負擔得起每月$3580 的人,家中有位置安置外傭的,八成都應該是中產,$9600 對他們來說究竟有幾大?
曾經我也想炒掉家中的菲傭,原因是日積月累的瑣碎事,心想換下一個總算有個希望可以得到一個比較好的。但是,友人提醒如果跟她中止合約,她以後找工作可能有困難,所以至少也等完了合約後不再續就算,而且要遇上一個好的外傭和遇上一個好朋友,好伴侶一樣需要緣份,未必再換就更好,可能越來越退步也說不定。別人的生計在你手,不是必要也不好斷人米路,$9600省了也不安樂。

Thursday, 24 July 2008

青春也要吸油

新聞報道書展今日開始,排頭位的是排了兩個通宵的一班傅穎fans,一入場就飛身搶購偶像的作品,記者訪問那位粉絲為什麼要通宵排隊?怕賣完嗎?當然不是,這年頭誰的書會賣完?原來是要拿先到先得的簽名籌;再問用了多少錢,答案是三千幾?傅穎出四庫全書乎?哪來三千幾銀的product 以慰fans?哦…原來出兩本寫真加唱片set dor。
三千幾銀可以買到幾十本[真書],可以去東南亞短線旅行,但年青人用錢的behavior不像成年人那些計算。我瞧那位fans一頭短髮良莠不齊,髮油閃閃,一副膠框眼鏡大概因為面油太多故此眼鏡長期向下滑,兩邊面頰都有青春印記之痘。那三千多是我的話我一定去買course 做 facial,若果不是去到一個無我的階段,為什麼不拿那三千幾蚊去為自己添點面油紙,護膚品,剪個髮,去為自己的基本儀容費一下神。我相信他們已進入一個傳穎是我,我是傳穎,傅穎美麗,我就美麗的禪境,真正進入一個無我階段,不為自己牟福利,但求偶像開心死,全心奉獻,這是青春的專利,但留幾蚊買包面油紙總可以嘛!

Tuesday, 22 July 2008

找個和你在不丹結婚的人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不但是影響物業呎價的主要因素,原來婚禮也一樣。
如果劉梁聯婚不是取址不丹而是普普通通的四季酒店擺幾日,我想報紙的標題大概都是結束愛情長跑完美結局廿年風雨同路感情開花修成正果豪宴親朋,與一般所謂童話式結局無異。
梁劉二人將婚禮移施不丹,為整個婚禮添上肅穆氣氛不特止,更將為本來庸俗的愛情平添出塵氣質,璀璨歸於平和(雖然都有12卡鑽戒),令人感受他們的感情已昇華到另一個階段。當嘉玲被問到為何選擇不丹,她說原本想過到法國南部、佛羅倫斯、巴黎、日本等地舉行婚禮,但都不合現時的心境,直至想起不丹就覺得找對了,那個地方最適合現在階段的他們。現階段的他們是甚麼階段?先要了解一下不丹。
不丹是一個佛教小國,人口六十七萬多,面積有四十個香港那麼大,民風純樸,不養軍隊,不買武器,不砍伐樹木,不迷信經濟發達等如國民快樂。不丹只有「國家快樂力」(Gross National Happiness,GNH),沒有GDP,是一個講求精神滿足多於物質滿足的地方。
一對戀人同行了20年,其實可以有的火花、幻想、期望,慾望,都應該燃起熄滅再燃起再熄滅了幾次,也由好愛幾愛不愛,循環地愛了幾次,現階段應該是千帆過盡接近看破紅塵的邊緣,但求心有所依的階段。
熱戀時都會認定以為那個他就是他,但為何時間久了心又會為第二個他而動?噢 sorry,原來那個他不是他;過了些日子再有第三第四個他,有時候不是我們薄情,只是每個階段心境不同就會有不同需要。
劉嘉玲和梁朝偉,你猜他們的20年中有過多少誘惑,心為另一個人動了多少次?當她拖著台灣首富出席晚宴,那是終極挑戰,他只是說了一句:我相信她。沒有多少人能看著身邊的人轉變也不動搖,我相信他相信她之餘,他更相信自己。
經過千迥百轉,萬千試練,終於還是捉緊對方,我想這是最接近真實的結局。

找一個可以和你在不丹結婚的人,一個令你的心有所住的人,一個你知道無論發生甚麼事也會在你身邊的人,一個未必令你有慾望但他在你身邊會令你的有實在感覺的人,一個可以令你率性而為的人,一個令你精神滿足多於物質滿足的人。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因為這個location 我開始看好這段姻緣。

Sunday, 20 July 2008

德政

我家沒有外傭,沒有小孩,電費不是我交,不是住公屋,不是長者,不是傷殘,不拿綜援,我沒有從特首剛宣佈的措施中得到一分一毫。我不是不恨錢從天降,反之非常恨,恨的程度希望六合彩一星期開七次,但我很快樂,那些快樂不是那一千幾佰可以帶來的。當我聽到政府會撥數百萬給消委會替市民格價,於是闊別24年的豬牛羊價格再度出籠,我心感興奮!試想想以後每朝9時前,在電台會聽到分區的街市價格,是何等的retro,如果可以在叱咜903播出,由林海峰做anchor,由他冷冷的語調讀出:菜心每斤4蚊,枸杞每斤7個半……我聽得更開懷。
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香港快樂指數 2007」調查報告顯示:2007年香港整體人口的快樂指數由2006年的 70.6下跌至07年的 67.2,跌幅為 4.8%。
2007年股市大旺,街頭至街尾人人賺錢,經濟環境良好都尚且不太快樂,原來金錢與快樂並不一定掛鈎。
當然人人對生活的要求也不同,困是甚麼也因人而異,未必全因為錢。
政府為市民/曾蔭權為自己紓困都是採用雞脾打人牙骹軟的方針,有錢使得鬼推磨,派錢是最直接且簡單的方法。短線來說應該可以止一陣咳,不過距離可以令人快樂起來還有一段距離。政府親市民所親,除了派錢之外,實在要想想如果善用庫房的銀源去為市民分憂。市民有甚麼憂?還不過是人之常情。
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大都會來說,香港的老人福利之削絕對是有失身份。
生果金每個月$705…等候入住老人舍動輒等到百年歸老也望不見岸。如果政府可以改善一下福利政策,投放多些資源,那麼當我們看到雜誌報導一些老人院環境如何惡劣,職員如果虐待老人也不用看得背脊涼一涼,開始擔憂如果自己沒有能力,父母或自己的晚年就會如此的過。政府如果可以幫幫忙,讓我們身為子女的煩少一瓣,我想比起千八蚊電費補貼總更能提升一下快樂指數,沒有人會為了那些外傭稅,書薄津貼而笑的,只會覺得不夠多,不夠好,有漏洞。
我想曾特首也不似只識得派錢絡民心的貨色,我對他還是有一點點期望。
一點點啦。希望他的政府可以帶來比街市價格更能令我快樂的政策。

Thursday, 17 July 2008

帶走 帶不走

雖然可以圖利,但我不相信幾千人都是為了圖利而夙夜匪懈,黃色暴雨都一於少理,堅定不移誓要購得奧運紀念鈔。炒到萬幾銀一套,有價有市,証明也有人願意以不合理價格來將它得到手,好恨要。給你將一套不知多少款的紀念鈔帶回家,
放上神枱,日夜膜拜,光宗耀祖,它可以帶給你多少或多久的快樂?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我明,我也曾經從搜集到一些有紀念價值的東西當中得到過滿足,例如當年麥當奴推出不知多少個國家造型的史諾比,我天天吃麥記,迫朋友吃麥記為了集齊一套;又例如地鐵推出的十二生肖紀念車票,機鐵通車時的紀念模型……老實說那套史諾比(用套字因為我估我有儲齊,實情我唔記得)不知所蹤,大抵是被一套大頭狗或者大口仔或者HELLO KITTY佔了位置所以丟了,送了給朋友也說不定,我忘記了。那些車票,還好,佔地方不多,但我根本不知道,也不介意他們今天還存不存在,但當日我得到他們時我很快樂啊。
這些就是身外物,帶來的快樂會過期,本來無一物,無謂惹麈埃。
找一些可以放在心裡的快樂,不肯定會不會過期,至少不會阻地方。
今日令你神魂癲倒的衫褲鞋襪愛人同志,再過幾年且看他。

Sunday, 13 July 2008

下雨也好

相信今個夏天雨會一直下,看到灰灰沉沉的天氣,我想可以維持持久睡眠,
最好一睡不起;不過一睡不起是需要許多福氣,我相信我沒有,所以還是繼續撐傘上班。
雨天雖然令人沮喪但環顧周圍卻又有一些人因雨得福。
有日放工走過銅鑼灣鬧市,從遠處已經見到一堆雨傘在不停開合,
留意:那時候是也無風雨也無晴,行近些見到有十幾廿人圍著一檔流動小販,那是賣傘的小販。
我是那種除非傾盤大雨,否則就算有暴雨警告,只要我出外的一剎那沒有雨我也不會帶傘的人。
所以見到沒有雨的時候仍有那麼多人有意圖買傘,才發現原來未雨綢繆這句說話是真的,
保險經紀應該捕住呢班客。說回那些雨傘,我相信是幾十蚊貨仔,不過款式又幾精美,啲shape除了最普通的那些,還有圓拱形,手柄幼幼扮英式貴婦那種,難怪大家買個不亦樂采,畢竟購物都是令人快樂的。
另一個在今個雨季大賺的business 就係水靴。
我對水靴的情意結只限於小時候那雙黃色短短的水靴,一有少少雨就仆倒著出街踩水氹,很好玩。由雨季開始到現在,水靴逐漸進佔今夏女士鞋履方面的主流地位,無論身高多少,小腿粗幼度多少,一於一人一雙,百花齊放,萬紫千紅。
可幸,水靴的售價也不貴,幾舊水有一對,仲幾靚添。究竟歐洲那些陳慧琳口中的一線牌子是預知今年亞洲有雨水,還是我們剛好撞正水靴這個潮流?GUCCI,CELIN都有推出水靴,唔知LV同愛瑪仕幾時出呢?
下一個問題是,到了八月如果日日出太陽,你估女士們會否繼續在35度高溫下著水靴呢?到時可能到除腳臭那些東西大賣,想做小生意的不妨入定貨到時擺檔走轉快。
咁男人點呀?有Discovery 或者Hummer 咪趁黑雨揸出街,邊度大雨去邊度,試真架車啲性能,買架咁嘅車都係想有呢日啫。
落雨咪幾多嘢玩。

Wednesday, 9 July 2008

花樣有緣

年初看了今屆奧斯卡女主角的得獎電影[粉紅色的一生],惱恨如此好電影為何上畫時不上戲院看,偏要等人家贏了獎才跟紅頂白的買回影碟追看。
究竟是我上戲院太少,看好戲少,爛片多還是甚麼原因,我再一次惱恨自己為何現在才看[花樣奇緣]。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那隻VCD買了回來足有1年,盒面上封了塵,一直沒有意欲打開它,我歸咎個中文名改得衰,乜乜奇緣物物奇緣,聽到都打喊露。直至,有個信得過的朋友向我推介,是他一句:女主角死的時候53歲孑然一身,聽落像一套有內容的電影,適逢配合我想看有內容而非得啖笑,毋需帶腦看的電影的心情,緣份來到,就把影碟放進了步步高。

步步高有沒有因為這部電影而感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電影完結時,用一個較潮的方法去形容我是:O哂咀。
松子由一個平凡的教師,變為舞孃,再成為階下囚,經歷人生跌宕的極致,松子都能以樂觀的態度從容走過。她一生竭盡全力都追求愛,只要有愛,甚麼也可以付出,義無反顧,愛雞隨雞,愛狗隨狗。可惜,每一段感情都令松子痛心,但她仍然勇敢地愛下一個,留低是地獄,離開也是地獄,有人陪著落地獄,好過一個人落地獄,松子就是因為這股渴求愛的動力令她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傷害。
雖然不乏男人,但終於到了50歲也成了脾氣古怪的孤獨老人,最後在生命燃起一線希望時,無辜地遭一群青少年殺死。
一生如此,你說悲不悲衰。
但雖說悲衰,松子在每一段感情也得到短時間的慰藉,當下的溫暖,其實又悲唔哂。
松子渴望愛是因為她在家庭中得不到愛。父親因為將所有愛都傾注患病的妹妹,至令松子要離開家庭,去尋找愛來填補這個缺口。這是松子一生的遺憾,直至父親去世,她才從父親的日記中知道原來父親並沒有忘記她。
松子的妹妹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由妒嫉至憎恨,因為她,她得不到父親的愛。可是,松子的妹妹就像松子對她的男朋友們一樣的不離不棄,而離世前還是記掛松子回家了沒有,這是大愛。
當松子死後,踏上天國的階段時,迎接她的就是妹妹,松子展露了滿足的笑容,終於松子找到一個最溫暖的懷抱。
這部電影是關於愛,不是愛情。

更多人讚的是導演的拍攝手法,用了華麗繽紛的tone and manner 去演繹一個悲劇人生,在最慘情的時間笑著唱首歌你聽,反差更大。
笑著悲哀比哭著悲哀當然更悲衰。

之前我說惱恨自己為何現在才看這部電影,想深一層也不是。
凡事講timing,可能早一年半載睇,我又冇覺得咁好睇,都說是緣份。

Tuesday, 8 July 2008

只有陳太知

去年陳葉大戰令全港市民熱血沸騰,結果陳太以高票當選進入立法局,由前朝高官變為現任議員,放下身段身體力行爭取2021雙普選。
陳太進入立法會的原意是想擔當與中央溝通的橋樑, 希望可以團結泛民;
團結泛民談何容易,成不了泛民共主,始終也只是一名議員,中央也沒有必要重視你的意見,更無必要和你溝通,陳太也難免感到心灰。
當日陳太決定參選有點勢成騎虎,騎虎也不見得難下。
今日不參選的原因是,是為了及早讓泛民的年輕政治領袖早日上場,接受民主的洗禮;她則會繼續留在透過民間策法會,監督政府….

如果你偏心一個人就很難用一個中肯持平的態度去評論她。
雖然我認為7個月其實只是打穩根基的階段,橋樑都不是一日可以建成,現在就棄車,實在比當日如果她宣佈不參選還要失望。
不過,我偏心陳太,她要走,只有尊重她的決定,況且此後何時何刻何等場合去恤髮也應該不會惹人口實,也是好事。
雖不至退出,也算淡出,我就是不信在民間發的聲能跨過中南海。
她能否撲息那些潛藏內心的政治慾望之火,只有陳太知。

Thursday, 3 July 2008

今年沒煙花

為了節省開支協助四川救災,剛過去的回歸十一周年紀念取消了煙花匯演。
昨日有幾位朋友不約而同問起:今晚有冇煙花放?
大家也無可無不可,更有人認為有煙花放與否只有自由行關心。
煙花的萬紫千紅原來大家也不甚領情,身價不菲可惜自作多情,
它不來也沒有誰會失望;當然啦,放到埋嚟,維港兩旁自然有群眾歡呼。
畢竟一年3次矜貴極有限。

不知是哪一年的國慶還是回歸,一班朋友相約在某朋友的半山大宅賞煙花。
最深印象不是煙花大放時的璀璨,
而是當晚的煙花燒完之後的餘煙順著風勢緩緩的飄向民居,
眼前的七彩轉眼變成了一大團黑煙,美女化成女鬼,
大家急不及待把窗關上,疏散。
真不知道煙花的趣味何在,尤其是用煙花砌成中國字那一環。

反而喜歡廸士尼的煙花,豆泥得嚟搞笑,勝在有幾分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