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December 2015

付出也是一種享受

朱古力軟雪糕買一送一,引來蛇餅群,實在令人嘩然,並非小覷港人貪便宜的心,每逢崇光感謝週,大家都知買平嘢的威力。但是,只是區區一杯軟雪糕,買一送一,可以節省$22.5,但要花上一小時,甚至兩小時的光陰,令人覺得港人的時間成本很低。

當不少人大罵戇居之際,我發現有位朋友竟然也在排隊之列,那朋友平日雖然都貪便宜(有誰不貪呢),但未至於貪廿二個半這個地步,於是禁不住在面書疑問一句,得到的回覆是:排隊都可以很快樂!

明白了,明白了,凡會令厭惡性行動變得不厭惡只得一個原因,就是看看在誰一起行動。那位朋友準是和喜歡的人一起排隊,有個伴,談談閒話,時間很快過,轉眼軟雪糕便到手。
只要和喜歡的人一起,快樂不知道時日過,也沒有快樂和不快樂之分,總之做甚麼都願意。無論平時幾有型的人,都會為愛情溶化,不排隊、不行山、不說笑、不講電話,只要遇上那個他,這些原則統統都可以放棄,還要毫無懸念的地放棄。

千萬不要鄙視這些願意為戀愛改變自己的人,這些機會其實並不多,要懂得把握愛情來時的快樂,享受不一定要享受,付出也是一種享受,找到一個你願意為他改變的人,比找個願意為你改變的人難。

愛情是關乎等待,望穿秋水,拿著愛的號碼牌,等一個人,等到了,他又會帶你去另一條龍尾,讓你等得更心甘情願。

那杯軟雪糕軟,也比不上那顆心軟。



Tuesday, 1 December 2015

那些節目

許志安上那個甚麼大陸歌唱節目,受到崔健大叔針對式批評,香港樂迷固然不忿;但是大陸人的邏輯是不能理解的,動氣就是浪費生命,應該要想想歌手選擇上那些節目的原因。

作為一個出道廿幾三十年、出過幾十隻唱片,開個幾十場演唱會的歌手,為甚麼要上那些出賣尊嚴的節目?一個專業歌手,要被其他所謂同行,評頭品足,還要稱對方做老師,那幾十年在歌壇累積回來的地位都沒有了,為甚麼?

那些節目出手闊綽,閒明哋幾十萬一集,林憶蓮都肯做,就知厲害,除了一個錢字,有其他原因嗎?不不不,他們只是交流互相的文化,交流個屁,人家在台上唱,你在台下伸長腰,撟著手,指指點點的,這種不是交流,是嫖客選姑娘。

歌手上這些節目可以得到豐厚報酬,還可以打開大陸市場,讓13億人認識,怪不得的,人總要搵食;站在他們立場想想,在香港他們有電視台可以上嗎?有音樂節目嗎?勁歌金曲算音樂節目嗎?香港樂壇自己不爭氣,歌手北上,甘心命抵讓人瞧不起,人各有志,又可以怪誰?


同一個道理,無線找來網絡紅人來惡搞自己,只覺是TVB惡搞網絡紅人,在阿叻與王晶面前,他們變了受教的小學生。真心鄙視那個機構,又何以會接受邀請呢?就算TVB斷章取義,把所有鬧他們的內容刪剪,將是非顛倒,那不是預計之中嗎?收視當然重要,YouTuber都想自己有收視,大台喎,就係咁簡單。

Monday, 23 November 2015

找對的人之前

和同事飲茶吹水,少不免談到家庭狀況,同事A說家裡有一宅男,三十未到,做設計,只愛在家打機,仍然單身。我聽到了,即時雙眼發光,本人並無找尋小鮮肉的需要,但身邊朋友,實在太多太多已屆適婚之年,仍然在尋找可依偎的胸膛的朋友,故此,一旦發現身邊有潛在發展可能的目標,都像聽到錢跌下來的聲音一樣。
緣份和運氣一樣,話來就來,但不來就是不來,坐著等運到,不如自己行動。若干年前,有位朋友透過網上交友,成功結交到異性,若干年後的現在,他們已經結婚,並且生兒育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那位朋友不是靚女,性格固執、偏激,但竟然尋到有幽默感、風趣且有見識的另一半,不可思議;那是第一次,我真實見證網上交友的威力。
可惜,今時不同往日,雖然現在不少手機程式都有交友功能,不過找到的都是色情狂多。又有另一位女友屬於靚女,專業人士,緣來又緣去,於是她鼓起勇氣去婚姻介紹所,以為應該有條路行。介紹所的人見她已近四張,暫時無工作(但有錢,很多人不用工作也有錢的。),於是大潑冷水,說現在來介紹所的人有很多青春少艾,年近四十,沒有工作,難上加難;朋友自問樣貌娟好,想不到得來如此冷待。
所以,在找對的人之前,要找對的Dating Agency。最近,認識了eSynchrony,他們是一間Dating Agency ,他們先會以問卷形式去了解顧客,然後為他們找適合的對象,再安排他們一對一見面;至少比手用手機識人,安全點吧。
多謝eSynchrony找我寫這篇文章,他們還樂意為我找對象,不過戀愛對我來說太浪費時間,機會留給你們吧。想知更多可以去: http://bit.ly/southernlovestory


Sunday, 25 October 2015

淺水灣之劫


如果淺水灣給留有的印象仍然是范柳源、白流蘇,亦舒小說中的紅男綠女約會流連的地點,我勸你不要再去淺水灣。今時今日的淺水灣,只有一車一車載著內地人的旅遊車,全日不停穿梭,他們一群一群的走向沙灘,和海拍過照之後,又一群群的回頭走,說真的,有點Zombie 的感覺,也像電視劇LOST,在Oceanic 6的生還者。

原來,踎在地下的自由行不可怕,最可怕真的是吐痰,那些大叔,邊走邊吐,不理那裡是甚麼地方,喉口那一口痰,卡在喉頭,不吐他出來他便會吐血,即時死亡, 只要痰已起,不吐不快,沒有自制能力,畜生一樣。淺水灣究竟做過甚麼,落得如此下場?

泳灘有一小食亭,負責銷售的是一位廿歲不到的女生,這位年輕人為甚麼會做這份工呢?她需要有無比耐性,因為要面對粗聲粗氣的大陸遊客。穿全身Paul Frank 馬騮圖案的大媽去買一樽水,她們會擘大喉嚨:「多少錢?」「要一瓶!」,當然不懂說謝謝,遇著有一個應該讀過書的,會說聲:「你好」已經用上全日好運,厭惡性行業。題外話,一支水動樂,賣$30,不過用人民幣付錢,食物和飲品,買一送一,大家一定要去淺水灣的話,記得帶人仔,但非必要都不要去,去了只會傷心。

本人已分別去信康文署、食環署和控煙辦,希望他們加強巡查和檢控,作為一個市民,在中港融合和凡事包容的魔咒下,可以做的唯有這些。

Thursday, 27 August 2015

時運低- 摩廚麵館




本來打算去食串揚,但係有朋友提議來這裡試試,冇乜所謂,未去過,試吓。
我們第一次去,吃甚麼都交由店主提議。她為我們安排了Perfect Egg,羊、三文魚、牛、鴨。
原來 Slow Cook是此店特色,蛋是63度,牛是48小時慢煮,三文魚是低溫煮,羊和鴨則不詳,可能係啩。

前菜63度蛋,做到場上度應該有的生熟度,配一個冬菇汁,ok
三文魚做得最好,slow cook保証肉質嫩滑,但配的汁是豉油,感覺好像中式蒸魚,接受與否見仁見智;羊柳很腍,鴨,朋友認為太甜。

對於慢煮食物沒有甚麼意見,但慢煮不等如食物的溫度是溫吞,食物唔熱,至少個汁都應該熱,個汁唔熱,隻碟都應該熱,但全晚的食物未至於凍,但沒有溫度的食物,個人來說很難好食。

主菜之外,每人還有一個招牌菜,就是撈麵,幼幼的蛋麵,加了少少蔬菜,味道淡淡的,加了他們自家製的辣醬好啲。


食到咁上下,大廚兼老闆問我們覺得食物如何,或者她以預備接受掌聲的心情來問,所以聽答案是:「ok,幾好呀。」之後報以一聲冷笑:「吓?OK呀?」,然後擰歪面走,冇禮貌到極。我們不是來免費試食的,不想聽到自己不想聽的回應就不要問,要掌聲都看睇吓俾咩人客食。差不多食完,上了4碗例湯,頭兩碗係凍的,後兩碗大概18度。如果覺得自己的食物那麼出色,唔該尊重一下自己的專業,不要給顧客凍的例湯,茶餐廳都不如。

埋單,計多咗一個主菜,全間店得我們一枱食客,咁都錯?請我都唔去,多謝。
千萬不要誤以為這店和廚魔Bo Innovation 有甚麼關係,此摩不同彼魔,是天和地的差別。


Monday, 3 August 2015

“I Cry Candy” - Inside Out (玩轉腦朋友)

Pixar 的動畫從來沒有讓人失望,今勻更是喜出望外。

主角不是人類,是五種大腦的情緒:JoySadnessFearDisgust Anger,劇中小孩Riley 的大腦是由快樂主罕,無時無刻都發放正能量,令到身邊的人高興。
離開了熟悉的環境、朋友, 搬到新屋,卻沒有傢具,愁緒要出來時,Joy便會出來主持大局,令Riley 繼續積極,反過來做一個令父母開心的小孩。

終於有一天,JoySadness 走失了,剩下 FearDisgust Anger,構成Riley人格的小島,開始逐個崩盤,Joy要趕回大腦總部拯救Riley,令她回復快樂。
在整個拯救的過程中,更深入窺探了大腦的不同部份,有「抽象區」、「潛意識區」、「回憶堆填區」。「潛意識區」裡那隻小丑十分諷刺,很多大人為小朋友安排生日前時,都會找來小丑助慶,但那卻是小孩的陰影,這一點值得家長留意。「回憶堆填區」是催淚區,Riley Imaginary friend Bing Bong,曾經是Riley的最好朋友,但有些人和事不再存在就會慢慢褪色,忘記了,自己也不知道;Bing Bong 知道自己將會永遠消失,便寧願犧牲自己來拯救Riley,這種精神可能在幻想之中才會有。

Joy不讓Sadness觸碰任何riley的回憶,也曾經把 Sadness留低,因為她覺得只有快樂才是一切,所有回憶都應該是快樂的 ;後來她發現有一種愛,原來在不開心的時候才會出現,有傷心才會把我們構成一個完整的人。 眼淚不一定苦澀的,傷心沉澱後可以轉化為存量,淚水也會變成糖果,不執著於快樂,我們才會快樂。

我們身邊都一定有一個開心果,但開心果的內心是怎樣?很多會為別人帶來歡樂的人,都不一定快樂。如果你身邊有些朋友,經常迫小朋友笑的話,要帶他們看這套電影。

這套動畫發人深省,創意澎湃,方法簡單、意思深遠,Pixar為我們製造的回憶,又豈只開開心心笑一餐?


Thursday, 23 July 2015

樹的控訴

每顆樹都有它的命 ,不是每一顆樹都能頤養天年,有的會被砍伐,製成紙張,被製紙的,好命水者可以負載「戰爭與和平」、「紅樓夢」、「康熙字典」,流芳百世,運滯的則遇上孌童寫真,孌童寫真都有知音,說不定也會在某張床下底,流芳百世;最死不冥目的就是沒被人看過,已被人送往堆填區。

本市的書展,本身談不上有甚麼書香,只不過是一個特賣場、嘉年華,但淪落到成了書本亂葬岡,實在是墮落。

書商們將賣不去的書本、雜誌毫無惻隱的丟棄,書本的待遇與花市賣剩的殘花無異。不珍惜書本的出版社,做甚麼出版? 自己的生財工具也不珍惜,去賣魚蛋吧。有人為他們解釋道,出版社都不願意為一些賣剩蔗負責付出額外的存倉費,因為價錢昂貴,這肯定又是土地問題。出版生意之難做,人盡皆知,香港出名買書的人少,收入要和發行、作者瓜分之外,其中一大開支就是存倉, 但做這盤生意就是有這種支出, 要是不願負擔、不能負擔,就不要做出版,還是去賣魚蛋吧。

把賣剩的書當垃圾是個侮辱自己行業的行為,是出版社自作孽,而主辦單位不加以管理,是為社會作孽。

貿發局只會急急清場,因為隔天又有另一個展覽,無眼屎乾淨盲,全部送往堆田區,省時省力,鬼有空把垃圾分類。 政府搞的環保政策最叻對市民埋手,收五毫不手軟,對製造大量垃圾的又不去管,一次書展製造次了的垃圾,收多少個5毫才可以抵消?


隔一天,般咸道古樹倒塌,雖說連日下雨所致,但或許樹有感應,知道同類被如此蹧蹋,在這個墮落的城市生不如死,不如自行了斷,早日投胎,下世做樹不要再來只有TreeGun,卻容不下樹根的香港。

Wednesday, 22 July 2015

在下雨天正確擔遮委員會

下雨晚上,銅鑼灣繁忙街頭等過馬路,忽然感覺雨傘被大力啄,轉頭怒目而視一港女,港女話sorry。然後,傳來一聲「是我呀!」,sorry,原來不是港女啄我,是一位朋友用啄我把遮的形式打招呼,錯怪了港女,也許場面混亂,她被我的氣勢嚇怕了。

連日下雨,令人脾氣暴躁,可以選擇的話也不願出街,並不因為雨的關係,是要避開在撐傘的人。

如果,政府可以成立「降底食物中的鹽和糖委員會」,也希望能夠成立「在下雨天正確擔遮委員會」,去教育一下市民,擔遮時不碰到別人的雨傘,對很多人來說,其難度是9.99
有一種擔遮方式是把遮當作武器、擋箭牌,用遮掩擋著整個上半身,他們低著頭只要看到自己前面三步的路,當所有迎面而來的人都是敵人,撞過去,使用這一招的通常是哈比人,身高不過五呎。另外一種,他們會把傘擔高一點,剛好過頭,但手絕不伸高,見到其他遮,不會往上找空間,他們樂意用自己的傘進擊別人的「雲精」;開關遮也是一個陷阱,試過被不少向著人開關的遮濺得一身濕。看一個城市的人如何擔遮,可以看到那個城市的公民教育。

香港市民很怕雨,只有一、兩滴雨他們都會選擇開遮,大抵是期待了很久,要把雨傘帶出場,一有雨就非開不可,如女士們一早買好了的雨靴;雨水不會含鉛,接觸少少雨水不會死人的。

最吊詭的是一走在簷蓬底的他們都是撐著傘,完全不明白,已經有遮,為何還要霸著有簷蓬的路來行?這些人用避孕藥套應該會用兩個。

強烈要求盡快成立「在下雨天正確擔遮委員會」。

女排男神

中國女排又潮起來了,他們最近在世界女排大獎賽香港站連贏三仗,連世界冠軍雖美國隊都擊敗了,但潮起來並是不因為戰績,只為隊中一員 掀起「女排男神」風潮。

「女排男神」這個稱號,十分之先進文明,有古希臘羅馬神話的韻味;張國榮也說過,創作最高的境界是雌雄同體,不受性別規限,可以令到視野更廣闊。不過,「女排男神」的境界又沒有這麼高,只不過是貪圖美色的大家,用來形容一個長得俊俏的女生而已;看硬照「男神」確然俊美非常,女排終於有手信。

每出現這種性別混淆的情況,如長似女人的男人、似男人的女人,或者男人鍾意男人、女人鍾意女人,大家留意,總有一些人會這樣回應的:「如果佢係男人就好啦。」、「唔鍾意女人真係嘥晒」。

這些人就是最愛掃興,思想不文明,也自我中心,甚麼也要跟自己的喜好拉上關係,不可以抱著單純欣賞的心態去接受別人的不同,總要扭曲一下來配合自己。張曉雅若是男人,難道會喜歡你嗎?俊男是要配美女的,你自己又是不是美女呢? 男人的一半未必是女人,英俊不只用來形容男性,千嬌百媚不為女人獨尊,有這種開闊的思維,人類才可以演進。
世界女排大獎賽總決賽事在72226在美國舉行,各位「女排男神」粉絲留意返。

今天不講時事,不想講垃圾桶做局長、689笑住回應土地規則非只涉一個政府部門、警棍打人是手臂延伸、女途人用胸部襲警罪成、忽然一周早走過亞視,等等等等。

Sunday, 12 July 2015

Getting Ready

廣東歌的樂壇離我愈來愈遠,聽,只聽舊歌,就算是所謂的「西歌」,即是在以前會拿來取笑爛歌,現在再聽,也覺得是香港樂壇的文物。對上一次買的廣東唱片是林二汶的,已記不起是多少年前,對於有歌手出碟,已不關心,也不會去買,因為已經是用  KK Box 或者 MOOV 這類線上音樂服務。不過,對於還有希望的歌手出碟還是會留意,和準時上網聽的。

距離上一隻廣東碟「The Key」原來陳奕迅已有沒有出過廣東碟,之前第一首派台歌「無條件」,聽後無甚驚喜,更失望的是不是林夕寫詞。現在還會聽廣東歌都只為聽林夕的詞,不是他填的已經興趣大減。《無條件》填詞的叫袁兩半,作為一個新人,歌詞都算工整,不過太很簡單,用字簡單、感情簡單;簡單是不是不好,但我們到了某一個階段都會追求一些高難度,因為代表自己識嘢。

到了昨天,才知道原來袁兩半是潘源良,而且Eason整張碟也是他填詞。這種承包制很久沒有出現,況且就算承包,不是林夕就是黃偉文,甚麼時候輪到淡出了填詞界,轉行講波的潘源良?連他在訪問都曾說,現在寫詞彷彿要申領牌照,而有牌的來來去去都只是兩位。填詞人都是一代一代的淡出,潘源良已經是上一個年代的填詞人,上一次為 Eason寫的「超錯」真的有超錯的感覺,Eason今次整張碟讓潘源良承包都算大膽。

但據講要改袁兩半這個假名,是因為怕人覺得「潘源良」三個字過時,影響歌曲反應,所以先作一個藝名,試試市場反應。若果不是潘源良,我想我不會有興趣細心閱讀歌詞,整張碟的歌曲很平實,不花巧,看歌名已經知:《老細我撇先》、《無條件》、《人生馬拉松》、《喜歡一個人》、《起點終點》、《心燒》、《萬聖節的一個傳說》、《一個靈魂的獨白》、《夢的可能》。每一首都言之有物,有主題,你估易?

潘源良寫的情歌痛就會用個痛字是痛,浪漫就寫浪漫,他的詞令人覺得他寫時,心裡一定有一個對象,他所寫就是他心想的,沒怎麼修飾,但有一份真摯。
除了感情,也有他的心路歷程。

「未發生 別當真  夢與理想 只有共現實同行
只有將信心 加關心 願我所想所作都不柱這生」《夢的可能》

「如果歸去跟你躲進房間 從此關閉雙眼的界限
誰可知我爭氣熱情未減  怎麼辦 怎麼辦」《起點.終點》

高低起跌,總有的,和最好的潘源良還有一段距離,但至少看得出他仍然有心想繼續填詞。

明天就去買這張碟,為了Getting Ready的袁兩半。


Tuesday, 7 July 2015

冇的士,咪call Uber囉

有次在置地廣場外的士站等的士,排在前面幾名外籍男子,被幾架的士連環拒載,那些的士不是冚旗的,他們在外籍男子打開車門之後,問他去哪裡,聽到之後耍手,排後面的人自動補上。有位女士好心問他們去哪裡,還以為他們要去天涯海角,原來他們是去灣仔萬麗海景酒店,繁忙時間,中環去灣仔,一來短程,二來塞車。最後,那名女士說她順路,可以載他們一程;那位見義勇為的女士值得讚揚,為香港挽回一點面子。同樣例子,還有一次,同一地點,韓籍女遊客同樣遭遇,港男出手,向司機豎中指。

這些明目張膽揀客的司機是香港之恥,遊客當然首當其衝,他們除了被拒載,還是會被濫收車資、兜路,但市民也一樣受了不少的士司機的劣質服務。每逢周末,中環一帶,所有的士司機都是冚旗揀客的,灣仔唔去、屯門又唔去?去黃泉路好不好?

現在好了,六月債,還得快,司機大佬說他們的生意額大跌,因為電召車手機程式的出現。 聽聞的士司話,若果政府不回應,他們會發起罷駛,堵路。我希望他們要守法,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有不滿應該訴諸法律,若果Uber、「快的」是犯法的,法庭一定會作出公平、公正的裁法,堵路是一個不要得的行為,千萬不要阻礙市民過正常生活。

Uber好處太多,只是用信用卡找數一項,對乘客來說已是重大發明,香港的士到今時今日還不能以信用卡/八達通付款是一大落後。於是乎,乘客便要「焗住」每程俾多毫;分分鐘成層樓都係幾毫幾毫咁給閹走了。

運輸署在決定的士收費的加幅及制定每次跳標金額時,好心想想乘客的感受,計好條數,不要令乘客無辜多付車資,而司機覺得他們是應得的。運輸處要知的士司機的霸權下,他們是有自動四入五入,有加無減機制,自動會將收費完整去一個整數。他們控訴 Uber不合法,他們自行多收車資又是合法?揀客又是合法?

若果想和Uber 搶客,不要先考慮堵路、遊行、慢駛,可以從改善服務開始; 不要每日下午四點,全港的士一起交更,然後三點半開始稍為長途的也不去; 香港的士不過九龍,九龍的又不過香港,社會的運作不會因為他們停頓的,冇的士,咪call Uber囉。


作為一個消費者,只想得到公平的待遇,不必給我們甚麼著數,只需要把我們載到目的地,車資的零頭或許可以當貼士。

Tuesday, 30 June 2015

老細冇鬧

看到一班建制派議員去完中聯辦茶聚之後,他們一個個都鬆一口氣的樣子,多位議員重覆會面內容的重點都是張曉明沒有怪罪他們,真的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他們暗地裡應該劏雞還神。

出事後,大人大姐一個二個如犯了錯的小孩,怕大人責怪,行眼淚攻勢,此等人莫講挺直腰板,他們甚至不敢在中央官員面前深呼吸一下,這種建制派又怎會站在香港人立場為市民去爭取些甚麼?

打工去到最卑賤的地步是甚麼?就是老細冇鬧都已經好開心。

進取的打工仔,會做得比要求的多,希望老細會賞識;稱職的打工仔就是把工作做好,出糧心安理得;廢柴打工仔就會希望不要被老細找到錯處,最緊要老細冇鬧。

建制派議員就是第三者,整件甩碌事件錯漏百出固之然,請罪是必然的,出來見記者,「老細冇鬧」成了重點,由小處可見這些建制派議員自己的定位。

這些人的工作取態比不做不錯更差,不做至少不會搞破壞,但只望老細冇鬧的人是明知自己辦事能力又低,抱著苟且存活的心態,他們沒有立場,只會唯命是從;出錯時為了不被老細鬧,他們就會把責任推卸,為了自保,不擇手段,謊話連篇,把其他人推出去做替死鬼,面不改容。

在辦公室遇上這些人要避之則吉,在社會遇到這些人,不要投票給他們。


Wednesday, 24 June 2015

我們還有甚麼?

無線電視新劇「風雲天地」昨晚首播,就算有再多時間,也沒有打算收看,但偏偏在Facebook 聽到有人慘叫,那便勾引起我的好奇心,結果我看了兩節。

這真是一套很膠的劇,看了兩節也知道劇情膠,除了劇情膠,男女演員們的面口更膠,幾乎可以從螢光幕聞到Botox味,每個女角,除了汪阿姐之外都是一樣樣。

這是一套中港合拍劇,所以有很多國內演員和在國內發展了很久的港人,我對他們沒有偏見,但他們出現在一套講廣東話的電視劇格格不入。

因為香港演員講廣東話是現場收音,講普通話的則要配音,他們對話的時候就是一句收音,一句配音;喝一杯奶茶,一啖凍、一啖熱,陰陽會失調的;未算最恐怖,更恐怖的是原本收音的不知到為甚麼忽然又有一句是配音,聲音和聲調也不夾,主角像忽然鬼上身。

這就是中港合拍劇,而且陸續有來。阿里巴巴旗下數字娛樂事業群總裁劉春寧早前透露,他們將會與TVB合拍劇集,打造「非傳統意義的,適合大陸用戶需求」的電視劇。那邊廂王維基的香港電視已停止製作,手上還有5部劇集,到9月尾播完之後,再無存貨,專心經營網購業務,港劇距離滅亡之日前不遠。

TVB的劇,良久以來沒有新意,演員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但質素更差始終那些是港劇,不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合拍劇。

合拍劇是一種文化入侵,TVB樂於配合是意料中事。但原本,HKTV為觀眾帶了希望,我們以為還有選擇,但它始終不能以一個傳統電視媒體的方式營運,王維基都說「電視無得做」。

銅鑼灣沒有了、尖沙嘴沒有了、茶餐廳沒有了、真普選沒有了,香港人連屬於本土的電視劇也沒有了,我們還有甚麼?

Thursday, 18 June 2015

愛情必勝法


兩個女人愛上同一個男人,沒有爭風呷醋,還可以惺惺相惜,互補長短;兩個的愛都是那麼濃,一剛一柔,究竟選哪一個?

究竟選哪一個?是我們凡夫俗子的問題,對於方展博來說是毫無懸念,天注定。
為了救方展博,龍紀文連孤獨終老的毒誓也可以發,她願意為所愛的人付出所有,可惜愛情世界既生瑜,何生亮?時不我與的錯配,比比皆是。那邊廂,慳妹細心觀察,知道濟叔喜歡吃杭州菜,恰巧她的鄉下也是杭州,兼且煮得一手好菜,就這樣整兩味,便打動了濟叔。
周濟生當眾宣佈介紹契女給大家認識,她就是阮梅時,龍紀文看著她時的眼神是在問:「你?你做了甚麼?我又跪又拜都不得要領,你?」

其實,阮梅甚麼也不用做,她所做的是隨天意而行,上天安排可以救到她男人的人喜歡吃她懂得煮的菜,謹此而已。

愛一個人未必要求對方可以回報相同的愛,只想毫無保留的付出,甚麼也願意,把自己捐出去,為他折壽、為他積福,來換取他快樂、平安。但可惜,那自願折的壽如不適合血型的血,對方無福消受;願意為愛人犧牲,但不是你肯犧牲就會有效果,有些犧牲和有些愛,都是會徒勞無功的。或許,會賺到對方一句感激、多謝,但自己也要知道甚麼時候無謂再作不必要的犧牲,為愛人付出不是壞事,但應該知難而退。

就算慳妹把位置讓出,讓龍紀文和他一起打天下,但不是你的人如不是你的財,不會入你袋。方展博也沒有和龍紀文結婚,因為他的心根本不在。最愛不在,留個知己在身旁也是好的,這是男人之常情,反正龍紀文心甘命抵。

結果到最後,方展博間接地害死龍紀文唯一的親人,她最愛的父親,這是她不知難而退的後果,到了這個田地才懂得和不屬於自己的人恩斷義絕已是太遲,也應了自己「孤獨終老」的誓言。方展博也一樣害死了慳妹的契爺周濟生,這有所不同,濟叔在吃了那一口能讓他回味華姐廚藝的烏飯糕時,已把生死置諸道外,聖姑也一早已預言;況且他死,只不過是和華姐團聚罷了。

龍紀文背向方展博的時候,響起「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最愛你的人是我  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沒有再應景的選曲了,你最愛他,但他最愛的不是你,又怎會在乎你難過與否?
「及早離去」除了是股市必勝法,放諸愛情也一樣。


(原文刊於路訊網)

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humans/entry/2015-06-17-09-08-57.html




Tuesday, 16 June 2015

劍橋又點呀?

十優狀元、劍橋畢業,堪稱好人好者,何以會參加「香港小姐」?

香港小姐選舉經過無線電視多年來的經營,以他們的品味、喜好,已經將這個選美活動變種成為一個賣笑料、賣八掛的一般綜藝節目,只看港姐的宣傳片已知道,是肥皂劇、真人騷、歌唱比賽、馬戲團,總之不是美貌與智慧的比併;看的觀眾都是抱著花生友的心態看看佳麗幾時出醜,多看也會破壞自己的審美眼光。

所以引申到文首的問題,卿本佳人, 何以會參加「香港小姐」?
尖子大抵都有一種好勝心,喜歡接受挑戰,也喜歡贏,以仙女下凡的姿態讓男人們稱頌膜拜開眼界,未開跑,已經贏一條街,到最後不知為何跣腳贏不了,還可以一定引起,這種贏輸也是贏的遊戲,傻女才不玩。

十優狀元說,她想加參政界,還想做女特首,選美和想做特首的關係是甚麼呢?
聽講今年香港小姐又會接受全民投票,評判與觀眾投票,各佔50個巴仙,認受性絕對比從現時和以後的選舉制度選出來的特首高,把這項成績加入CV,日後選特首,可能會有幫助,年紀輕輕已有民選經驗,總比寫做過班長威水吧。

但是,凡事是不是要贏到盡呢?放在面前能讓她過一個熣燦人生的的機會何其多,自己大把選擇;選美這些偏門機會,好心留給有需要的人吧。

選美仍是是某些女性想加入娛樂圈的踏腳石。先不要歧視想藉選美來加入娛圈的人,不是人人都想腳踏實地,打一份工; 如另一位候選佳麗「牛雜妹」,我欣賞她的坦率,喜歡唱歌、跳舞參加選美有甚麼問題?但可惜,社會和制度總會製造陪跑份子,通常認真的參選總會敗給玩票性質的;無奈過無奈熊。

有人說,終於可以把香港小姐的質素拉回高水平了,未免太天真。佳麗穿上那些醜過金都商場租回來的晚禮服,和阿叻對答顯智慧,最後玩煽情抱頭痛哭, 就算沉魚落雁、羞花閉月去參選也於是無補,劍橋又點呀?




Thursday, 11 June 2015

除了假普選 還有假鼓勵

最近有個廣告翻唱了甄妮 的《奮鬥》,畫面有攀石、游水、單車,也有受小孩擁護的校長、推小販車的老伯,當中夾雜互相支持鼓勵的場面,我在想又是哪家保險或是銀行做埋啲三幅被呢?

有些廣告氹想人一直看下去,就會保持神秘感,直到最後三秒才告訴觀眾他們在賣甚麼;這個廣告倒有自知之明,因為他們是「團結香港基金」,廣告是用來暗撐政改的,如果一早知道是他們,早已熄機了。

在表決政改進入倒數階段,推出這條宣傳片明顯暗撐政改,但又不想硬銷,於是又以香港精神為包裝,隱隱晦晦表明「袋住先」的立場。經過廣西社團總會,騙學生拍片撐政改後,令人懷疑片中出現的人物是否也同一命運,被騙徒以團結香港之名騙上船,實質為政改護航。
廣告有一句對白:「夢想要逐步追求」,十分刺耳,甚麼時候聽過鼓勵追尋夢想會這麼有保留?「大家循序漸進地尋夢吧。」、「大家勇敢地龜速向前吧」,誰會這樣說?有的,非常保守的老人,舉例:董伯。除了有假普選,本市還有假鼓勵,虛情假義,戴著鼓勵市民前進的假面具推銷假普選,比硬銷冇性格;硬銷,「2017一定得」、「有票真係唔要」,不講贊同與否,至少立場鮮明。也許他們又覺得,明撐不能團結香港,但掛羊頭、賣狗肉也不能呢,當香港人傻的嗎?


條片去到尾鏡是爬山人攀上獅子山,人盡皆知今時今日獅子山頂對香港市民已經有另一個意義,雖然那條寫上「我要真普選」的黃色橫幅已不復存在,但它詮釋了新的獅子山精神。人山獅子山,佢又上獅子山,踩在獅子山頂以為就有氣魄,宣傳假普選的想霸回山頭,敵人插過旗的地方,無論如何也要撒泡尿來污染它,小氣得來很低莊。

Wednesday, 10 June 2015

土地問題帶來的喪心病狂


大海、空氣、天空、太陽、星星、月亮種種自然現象是天賦予世人的,並不是賦予住在名字帶有自然界色彩樓盤的業主。

不過,買了「天賦海灣」的業主準以為海灣是他們的,連帶附近一帶道路,樹木,空氣都是他們的。香港愈來愈多權貴,業主一直都是,行近他們物業的生物,統統要纖滅,幾千萬買層樓,給你們班契弟廢青在附近游水、踩單車的嗎?不要破壞我們的法式旋轉中產生活。
大抵他們需要用權貴的思維來平衡成為奴隸的折磨,他們下半生大抵連做運動、睇場戲、去日本的配額都沒有;跑步,踩單車、游水,對於奴隸來說是奢侈品 ,所以他們仇視所有有生活的人,便阻撓別人呼吸。

否則我看不出,一年一度的三項鐵人需要封路進行單車比賽,對他們的正常生活會造成多大影響,就算影響他們出入,那影響也過不了半天;半天也不能忍讓?「佔領中環」要市民容忍,因為影響真的很大,但這短暫封路根本談不上需要居民容忍,這是對參與運動的人基本的尊重。

昨天,匯豐銀行開始讓抽到150周年紀念鈔的市民領取,安排是災難性的,癱瘓了灣仔北的行人道路,但沒有人會投訴在排隊的市民,因為大家能夠體諒市民都只是想從中取微利;香港人只會尊重搵錢,因為大家都要買樓,這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擁一層有海景的樓,就以為海是屬於自己的,不準人游泳; 買了山景,便反對人行山,要保護自己的樓價,嚴厲反對附近起公屋、老人院、弱智宿舍、骨灰龕,眼前只有自己的利益。
這是土地問題帶來的喪心病狂,無藥可救。




Wednesday, 3 June 2015

世上最易行的一條路叫結婚生子

慢必被瘋癲婦人攻擊性取向,同性戀者的權益又被關注起來,大家又好像被喚醒體內對同志關愛的反射神經,一時間很多關注同志的聲音湧著出來。

期待這個政府會對同性戀者能訂下公平的的政策,比港人能夠得到真普選的機會為大,是零點一;政府不仁,我們沒有辦法去改變,但人們對同性戀的觀念又是很奇怪的,例如覺得同性戀者的生活輕易又輕鬆。

同性戀者在社會上是弱勢,但大家都會用其他包裝粉飾同性戀者們並不弱,例如他們沒有家庭,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在他們眼中同性戀者都是身光頸靚,閒時去去Fashion show,喝香檳、去旅行,可能大家見得太多黃偉文,同性戀者也有普通市民的,難道是Gay便不需要搵食嗎?

世上最易行的一條路,其實叫做結婚生子,當然生育也有很多執行的問題,但這裡說的是選擇。人人都行的那條路,你跟著行,至少沒有人會說是錯。結婚生子幾乎是必然的人生路,這個選擇和地球很多人一樣便是主流;同伴多,自己人先幫自己人,同理心容易運作。

有了家庭的人也特別容易得到體恤,因為覺得他們有家庭負擔,仔細老婆嫩是一個優勢,僱主要請人,也會傾向有家室的,因為他們穩定;要裁員,有家室都會被秤鮮啲;而一些單身的則好像石頭爆出來一樣,沒有人會考慮他們原來都會有家庭負擔。

惻隱與同情和免稅額都留給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和有小孩的家庭,都是傳統觀念的既得利益者,能夠安穩的共兒孫看著銀河時,還記得對社會小眾投入同情,輕輕了解一下甚麼是同性戀,看到同志被恐嚇騷擾時,沒摻一腳已當有份投多元社會一票,散發出一剎那人性光輝,有光環的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