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1 August 2009

八月之食 (4) point pie

千挑萬選,臨近飯期才落實地點,為甚麼選了point pie 作為今年生日晚飯的地點?完全無從稽考,可能因為沒有哪一名候選佳麗特別出色,忽然間友人提出這家在跑馬地的餐廳,又頗有新意,於是跑出。


Point pie 位於昌明街的盡頭,十分幽靜,餐廳的裝潢燈光都是給人浪漫晚餐的感覺,本來是適合情侶二人前,但這一晚的情侶們遇著我們可說倒楣,我們一行9男女,大聲講,大聲笑,浪漫沒有了。


看餐牌時發現不少錯字,宮崎變成"", “wagyu” ”waygu”,即時反映餐廳的質素與級數。


我們點了生蠔, 小龍蝦, 亞拉斯加蟹腳, 牛扒, 羊架, 宮崎雞, 蜆意粉,質素也過得去,還有些很繞口的"蒸東星花蝦卷配魚子醬伴黑松露忌廉",味道也不錯,但整體菜式的份量比較少,好像整晚也沒有特別飽的感覺。值得一提的是那個日本蜆仔意粉,有些朋友吃到蜆裡有沙,於是向侍應反映,那位侍應的回應是:我去問一問?究竟問甚麼呢?問問為什麼有沙?最後她給我們的答覆是:可能那些是殼。我們是喝了很多酒,沙和殼總分得清,但有殼不是比有沙嚴重嗎?是日生日,快樂要緊,都不去計較了。


我們吃喝說笑拍照再吃喝,快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轉眼之間便吃了3小時。當餐廳所有顧客都離開之後,餐廳職員把窗簾拉上,顯示餐廳為打烊狀態,然後…然後拿出灰皿,讓我們抽煙,今時今日能坐著吃飯喝酒抽煙是很難得的體驗。


這一晚吃的不是食物,是一班朋友吃到杯盤狼藉的暢快。

Friday, 28 August 2009

情感的禁區 - 劉德華

說來真的慚愧,這麼多年我一直對本地娛樂新聞抱著懷疑的態度,都這麼多年,每次娛樂版報導劉德華與朱麗倩的”緋聞”時,我都不屑一顧,心裡已經一早判定了這只是慣性炒作,也有一個感覺是朱麗倩只不過是劉德華感情生活上的一塊擋箭牌,我一直都比較相信那些同性戀的傳言。


到了疑似岳丈身故,作為劉德華一個那麼正氣,傳統,寫得一手好書法,著重三綱五常觀念的中國人,焉有不出席長輩告別禮之理?所以我更認定這些年的傳聞都不過是傳聞。


原來仁義禮智信都不及個人的名節重要,不堪各方批評,劉華終於拖著朱麗倩走出情感的禁區。只見朱麗倩一臉恐慌,緊緊捏著那隻男人的手臂,有沒有守得雲開的感覺呢?


有人認為劉華為了她終砸爛了單身天王的金漆招牌,付出很多。一段關係很難說誰比誰付出的多,不過我對單身天王是一個金漆招牌稍有微言。

偶像持續單身真的是一個賣點嗎?

除了聲色藝,吃娛樂圈這一口飯,人緣是重要的,要顧及形象,形象不是指劉培基設計的那些,而是那個讓粉絲能自我投射的single and available的狀況。 又有道理的,OL們誰沒有試過不幻想吳彥祖是她們的男朋友?


但那都是年少時的感情投射,時間會過,人會長大的,粉絲都會嫁人生子,更不是心理變態,又怎會忍心見到偶像孤獨終老?


二十歲的時候保持單身,以證對歌迷一條心,我明白;但到四十七歲還是單身就未免太假,也難怪有同性戀的傳聞。


劉華這些年都一直都顯出牛般的蠻勁,不斷在事業上打拼,身上沒一滴脂肪,眉毛也不易掉一條,做人可謂一絲不苟,克己得過份,過份得像一個沒有七情六慾的完人,克己來自在意他以為別人對他有的期望。


但人生有甚麼事比有妻有兒,有人送終來得完滿?愛德華的歌迷其實都樂意見到偶像是一個有情感,擁有家庭,生活愉快,多於一個一身精鋼肌肉,行俠仗義,沒有感情生活的寂寞人。
做歌迷的其實都一早接受了,只是當事人為自己設下太多不必要的框架。


下個月將年屆48的劉華,這個時候迫於無奈卸下了最後一道防線,除了是令民望止跌回升,更順便為自己積下一點功德;給女人一個名份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最基本尊重。


一個人臨死的時候不會想起曾拿下過多少獎項,賺過多少錢,只會記得心愛的人和虧欠的人,不要讓偏執造就了遺憾。

Wednesday, 26 August 2009

方大同 - timeless?

方大同不知道,他原本可以有能力將他的偶像MJ拯救,不讓他柱死,只要MJ聽一聽他的可啦思刻大碟,立即入睡,根本不用靠那些致命的丙泊酚。


翻唱偶像的歌,翻唱陪著自己成長的歌,似乎是每個歌手的指定心願,走到那個應該出碟但歌未寫好的路口時就會推出這個心願。

我看方大同這張大碟是演唱會的BUNDLE,為造勢而推出,我不懷疑他愛這些歌的真心度,但除了急就章我想不到為甚麼方大同那麼快就要出口水歌大碟。


作為一張翻唱大碟,這一片timeless 我個人是不懂欣賞的,重唱別人的歌是要給歌曲一件新的衣裳,是新的衣裳,不是你一直穿的那些。方大同就是將他的那套Jazz, soul , R&B的風格套入了那些他喜愛的歌曲,但這些風格不是每首歌也受得起,結果就是衣不稱身,每一首歌我都只聽到一半,已經昏昏欲睡。


最慘烈的是MOON RIVER,完全沒有了那種蕩氣迥腸,他是在唱,但人卻不在歌裡,唱BAD勇氣可嘉,但sorry,我要聽的是音樂,不是勇氣。


今時今日不聽方大同就代表”你老了”,”你out了” ,所以我相信買這隻碟的大有人在。

但如果方大同還想推出可啦思刻第二集的話,可以先聽聽王菲的「菲靡靡之音」及黃耀明的「明日之歌」,一個重唱鄧麗君,一個重唱顧家煇,是成功地為別人的歌灌注新生命的示範作。

Monday, 24 August 2009

超級巨聲 vs 亞洲星光大道

與其說「超級巨聲」,「亞洲星光大道」是模仿American idol倒不如說它是「超級星光大道」的倒模,若果不是見「超級星光大道」在台灣以至東南亞風潮,又真的成功捧紅了若干人等,要抄AI又何需等7年。


瘦田無人耕,難得無線做亞視都做,播映時間更是back to back,可以即時作出比較,令整件事興味性提高了。

台燈聲以至畫面質素,必然是無線贏,但整體節目質素又如何?

亞視有一個環節一定做得比無線好的就是評判運用,不是說他們邀請的評判其音樂知識比TVB那班星級評判高,而是亞洲星光大道的評審,每星期都坐在評判席,不換人,這是很重要的。

這個節目最成功的一條程式就是馬拉松式的賽期,讓觀眾與參賽者建立感情,看著他們一集比一集進步,觀眾自會看得越發投入,有了擁護的對象就自然會追看;但評判都是一個令觀眾投入的要素。

American idol的評判 Simon Cowell, Randy Jackson, Paula Abdul,他們的演出在參賽者未成氣候時,負責留住觀眾,他們的定位非常清晰,尤其以Simon 的尖酸刻薄令人又愛又恨,有時候聽他的評語比參賽者唱歌更有娛樂性,Paul a Abdul的投入,隨時聞歌起舞,對歌者的苦口婆心,也很有誠意。但是,評判要發揮他們的預設個性是需要時間的,觀眾要對評判產生感情也不是一朝一夕,所以評判要常任,不能客串。

亞視那4位評審,以跑江湖資歷最深的肥媽領軍,加上瘋瘋癲癲看不穿的音樂鬼才劉以達,歌唱比賽出身的吳國敬,傳媒代表周國豐再加時裝界的Walter Ma,是一個不錯的陣形,有了陣形就要有上陣技巧。

做這個比賽的評判如社暑的社工,是要跟進個案,知道參賽者的來龍去脈,以往表現才能作出有準確而有建設性的評語及分析,而且他們每一集都看著這班參賽者,會逐漸和他們熟稔,給評語時自然會多加了感情,說甚麼也會動聽起來,這與音樂造詣無關的。

無線那邊又如何呢?大台就是有一個人多的優勢,而且一呼百應,歌手監制設計師,中港台的都有,但問題是這個節目不是一次過的選美,評判和參賽者要浸淫才能擦得出火花的。但奇又奇在,雖說人多,梁漢文做「美女廚房」又做「超級巨聲」,TVB選評判真的有點紕漏,不過換掉了古巨基是值得一讚。

看「超級巨聲」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不明白他們的賽制,有時一個出局,有時兩個,像今個星期有人被取消了資格就統統可以留低,可能TVB習慣了耍大台的氣派,想10隻金曲又得,12隻亦得,雙冠軍也沒問題,觀眾就看到一頭霧水。

至於參賽者則各有千秋,質素不相伯仲,沒有哪一個以歌唱技巧 鶴立雞群,但我倒記得TVB那邊有個「走音天使」,亞視則讓我認識原來有人姓亢。從他們的選曲意向,我只有廣東歌已開到荼靡的感嘆,與及最懂得選曲之道的是TVB 那邊11歲那位小妹妹。

節目的另一個攻勢就眼淚,只是歌唱比賽,又不是有人生癌,為甚麼哭得那麼慘?我們這一代年青人的心靈真的脆弱,唱走了板又哭,哮喘又哭,讚又哭,彈又哭,唱歌是一件快樂的事情,既然愛唱歌,難得有機會踏上舞台,應該快快樂樂的唱;就算真的誤中催淚劑,偶然眼紅紅,人之常情,但是否哭得太多呢?作為觀眾,只覺心煩,不感動,最煩的是連司儀都同聲一哭,還有劉美君的聲聲傻豬。

同期,TVB收費電視的音樂台正在重播歷屆新秀,娛樂性比這些巨聲大道更高。

Saturday, 22 August 2009

從五太說到女人為甚麼做瑜伽

最近賭王入院,疑似五太曝光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姑勿論那位看護是否真的五太,她都獲得過賭王瑰贈過億的厚禮,正所謂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交易細則只有當事人才知。


究竟每位何太看到下一房入門時,有沒有在心裡吟過一句:「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今日你取代別人,明日自有別人取代你。


我想每次賭王身邊再出現一個女人,那個女人都會是其中一位太太的解藥。

以五太冒起為例,最hurt的當然是四太,能解開心鎖的則是三太,因為終於輪到四太去體會被人攤分老公的感覺。不過,做得賭王的女人都應該有過人之處,懂得分享之道,不爭風呷醋,與他房分享賭王,才能分享身家。

賭王即是賭王,八十多歲還有心有力,男人風流這件事才是細水長流。


十個男人九個嫖,還有一個在動搖,男人風流成性似乎是天生如此。不分種族、出身、樣貌, 口袋有錢沒錢 ,單身或已婚,總之男人就是要滾。


男人出外尋歡,有個天大藉口就是生理需要,那話兒才是主牢他們行為的大腦,男人是用陽具來思考的,陽具想往哪兒他就往哪兒,那話兒又似乎可以隨便擺,陌生的,熟悉的,只要有性需要就有想去的地方。男人以性慾先行,女則感情用事,女人愛上男人似乎註定要賠本,最令女人傷心的往往都是那個以為會保護自己的男人。


但作為一個男人除了要四處播種,發洩肉慾之外,究竟他們明不明白甚麼叫做愛一個人?
如果明知道自己的率性性行為會令愛自己的人難過,不能勸一勸那話兒嗎?不能自瀆嗎?一定要找個女人來上嗎?我不明白。


男人可以將性和愛分開,他們會說: 我和她的是性行為, 和你的是造愛。
女人聽到這些就說法通常都BUY,陽具出軌不緊要, 最緊要思想不出軌;男人出去玩 不緊要 ,最緊要曉得回家,那都是女人自欺欺人的藉口。


人不同畜牲 ,因為我們有自制能力,他不自制 不是谷精上腦, 只是不夠愛你,愛的力量大不過性慾嗎?你愛那個人就不會做出令他傷心的事情。


女人都希望男人可以給她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愛,那麼就要很多很多的錢,如果都沒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難怪那麼多女人去做瑜伽。

Friday, 21 August 2009

裝修鬼的啟示

所有在面簿的朋友,如果有留意的話都會知道我今個暑假飽受裝修厲鬼纏身的消息。那一種宿命般的糾纏是,早兩個月下一層裝修,從天花到屎渠從頭到尾規劃一次,聽著他們從鑽地到用鐵鎚,再傳來陣陣的天拿水味,守得雲開的感覺油然而生,以為他們功成身退可以再享清靜日子,但世事豈是你所想的簡單。


兩個星期後的一個早上,我以為是天崩,原來這次輪到上一層開始大型基建,是三峽工程般級數的浩瀚,那以為已經擺脫的噩夢又再變本加厲地出現,這下子人沒辦法不崩潰。
於是,我執拾細軟往朋友家暫住。


我肯定這個夏天,樓市交投十分活,又或者又果真的有厲鬼的話,他必纏著我,而且他一定是個判頭,還是我鬧殺人犯鬧得太劇烈,那個電鑽殺手來找我復仇?
竟然,在朋友家睡得正甜的時候,電鑽再三來了。


那種人敵不過天,不由你不認命的挫敗感是會令人厭世的,幸好在我和雲石一起飛墜十八層之前,裝修鬼作出了讓步,他只是斷斷續續的出現。

到了今天,他又來了,電鑽鎚子一起交響。


我有試過不理他們,懶在床上和他們隔空搏鬥,不果,於是迫於無奈起床,奇怪的是,他們只是出現短短的十分鐘,我起床之後,萬籟皆寂靜。

哦,原來是這樣的。


每一個人出現都有一個目的,有些人只是負責來按一下鈴,目的只是要你應門,最多會走進你的心房遊一趟花園,打聲招呼就離開了,你為他開了門,不代表他會久留。


那怎麼辦呀?先把門關上吧,要不然有賊喔。


他離開了,你還在為自己開了的那度門而不值,為他的離開而抓狂,那就錯了。


生活上太多插科打諢的人,每個人都各有自己的使命,不能每個都認真對待。
人來了就來了,人走了就走了,只可以順應來時的節奏,離開時的步伐,繼續生活。


裝修鬼的目的就是要我維持每天睡眠6小時,我早了起床,便將一天早點開始,一天下來,就多了兩個小時清醒,少了兩個小時的睡眠,這是得,不是失。

Wednesday, 19 August 2009

將就的人生

人生除了伴侶是難尋覓之外,就要數飯腳和酒腳。

吃飯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人到了一把年紀,朋友也自然到了一把年紀,所以他們大部份都有了家室。

有了家室的人是怎樣的呢?


他們星期一至五都回家吃飯,星期六回男家,星期日回娘家,要約他們吃晚飯絕對不能即興,至少要一個星期通知,讓他們回家請假。


請了假又如何呢?約七點食,八點半吃完,九時就要回家,因為小朋友要見到媽媽才肯睡覺。
所以難怪,一些結了婚的人和單身的人是很難維持友誼。

好了,沒有家室的朋友又如何?並不代表單身的就是理想飯腳。


有些人胃納細如小鳥,頭盤當主菜,呷多兩口湯已說飽了,有些一邊看餐牌一邊彈三彈四,彈價錢彈菜式連字款也彈,未曾點菜已無胃口,這些人怎和他吃飯?


酒腳又如何?

喝酒這個項目要投緣也不容易,紅白香檳清酒威士忌啤酒雞尾酒各有擁躉,要愛喝同種的酒才能分享樂趣;其次,大家的酒精接收量要差不多,最好可以同一時間高潮,假如對方喝了兩杯便早洩,剩下的一方感覺如被遺棄;三,喝酒的形式要接軌,有人喜歡一邊吃飯一邊喝,有人喜歡十五二十伴威士忌,有人只喜歡在家喝酒,形式夾不來,根本成不了一個酒局,勉強喝下去都不能盡興。


愛喝酒的人很多,但能喝酒而酒品好的人十分難求。有些動作型的一喝多了就推撞,見人推人,見櫈推櫈,感性型的酒醉必哭,燥狂型的逢人必鬧,這些人怎和他喝酒?


但當伴侶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時候,酒飯伴要將就一下又算得是甚麼?


我們通通都不就是你將就我, 我將就你,裝出個心滿意足的樣子,聰明的人懂得利用假高潮,更聰明的人懂得不拆穿假高潮的藝術,為的都只是不想太寂寞,同衿共枕也好,高朋滿座也好,有時都是將就回來的。

Monday, 17 August 2009

清場容易 清心難

一個人真的是那麼多身外物嗎?先說一些無謂的。

足有幾年我都是電影雙周的忠實讀者,期期買,期期儲,一直不肯掉,以為自己有一天會再次重閱,結果只惹來塵埃的探訪,直至有一天發現那疊雜誌開始發霉,我才把它們丟了。


很多物件信件我都以為有一天會用得著,包括很多隨衫附送的鈕扣,收集了一大袋,結果發現我的衣衫,鈕都縫得很安穩,幾乎從來沒有甩脫,那一袋後備鈕就是白儲了。


信用卡的月結,雖然流行電子賬單,但銀行還是會鍥而不捨的郵寄賬單過來,而我又有習慣收到賬單後,拿出簽賬的客戶存根,核對數目,然後連同簽賬後那張黃色單一同儲起,慎防下個月銀行會重覆入賬,結果那些銀行單又累積了一大疊;誰知這些年來一個位的數字也沒出錯,那些單又是白白的儲起。


少不了的當然是VCD。又是那個問題,看完了的VCD,我以為自己會看,於是儲起;買了數年,從未開封的那批百老匯電影中心點晴推介,又會以為自己會看,於是又儲起。
簡直是自己在欺騙自己的感情,自我白費心機。


有些身外物也當然有感情因素。


一些已經穿不下的衣物又儲起,因為我曾經穿過這件跟他約會,很有紀念價值,不肯掉;那一件是他買給我的又不肯掉,結果衣櫃裡穿不下的衣物和穿得下的數量是打成平手,變不變態?


還有不多不少別人送來的生日禮物,旅行帶回來的手信,我也一直保存,雖然沒有用處,但人家送給你就不可以待慢朋友的一番心思,但我足足KEEP 了至少5年,對人情都應該有足夠的交待,丟了他們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說服自己,一個人搜集的應該是回憶,不是一大堆身外物,朋友的盛情我領了,情人的給過我的溫暖不在那件已過季的毛衣, 你問我,我其實最想將那張一起溫存過的床褥摺起放入袋,有些東西有些人要離開,總得讓路,不是說不睹物也會思人嗎?就統統把那些一二三四放進垃圾袋吧。


清理了一袋又袋的「垃圾」過後,我已經完全沒有擁有慾,甚麼都會過期,最好用完即棄。


最難騰出的不是寸金尺土的實用面積,清場容易,清心難。

Friday, 14 August 2009

八月之食(2) 之魚吧

位於萬豪酒店的魚吧(Fish Bar)是在七樓泳池的旁邊,設計上似resort 那種木屋,秋涼的時候打開門,打開窗,望著泳池,在和煦的日光之下,呷一口mojito…真爽。留意,上星期還是炎夏,而且當晚有雷暴警告,關門關窗之餘還要撇雨。由於位置是在泳池旁,要進入魚吧是必然要經過露天的地方,結果入到室內,我像魚。


朋友第一句對我說的話並不是生日快樂,而是:幸好地點是你選的。

魚吧當然主打魚類,每天都會精選5, 6, 7款魚推介,然後可以餐廳指定的3種不同做法去烹調。不同的魚適合不同的煮法,我們吃了:

Char-grilled 石斑 ,Beer-battered sole fish, Pan-fried樽魚。

以吃鬼佬魚的地方來說,fish bar的水準是高的,味味都吃到不同的魚味,連beer-battered即是fish n chips 也不例外,但$250 一個fish n chips , 好味也是應該的。

魚吧除了魚之外,其他食物又如何呢?

自家製的CRAB AND LOBTER CAKE 是可以的,尤其喜歡他們的TAR TAR source,不是放少少在豉油碟上的那種,而是一小樽上,每款可以配TAR TAR source的食物都附上一樽,我真的想帶走其一回家搽麵包。不過,蠔則非常瘦弱,意粉是敗筆,像炒米粉之餘兼零味道,於是乎退回。
整晚雨不停下,空調很微弱,open kitchen的油煙很大。
我最喜歡魚吧的是它的名字,魚吧魚吧,很可愛。

Tuesday, 11 August 2009

八月之食 (1)

幸好我不是專欄作家,否則這一期一定脫稿。每年這個時候都是大吃大喝的日子,忙著吃得不亦樂乎。其實生日沒有甚麼特別,只是找多個藉口和朋友瘋狂吃喝罷了,而且最重要是免費。

現在就讓我簡單地介紹一下今個生日吃了甚麼。

就揀選地點方面,我想一定是我很難招呼,否則不會沒有人未經我同意就訂下了食店的選擇,辛苦大家。
今年的第一餐生日飯是去年也有入選的Gough 40。

好幾年前已經去過了Gough 40,這家在歌賦街的小店,在九記牛腩對面,姑且叫它小店是因為面積的確小,容得下二三十人左右,店外也擺放了兩張餐桌,很多老外都喜歡這小小的patio,不過,不到10月我是拒絕在戶外用餐的。再到Gough 40 只是因為我喜歡它的食物,但它基本上是一家雜食西餐廳,沒有主打某一國籍的西菜。


餐牌上有鵝肝,龍蝦,但同時又有咖哩,但它的mussel 幾乎是吃遍全港最令我滿意的。吃青口,很多時至少都有一兩枚的味道有些像被垃圾車輾過的腥臭,但這裡的青口是完美,隻隻健康新鮮。龍蝦沙律,很簡單的一道菜,很多餐廳都有提供,但我又覺得這裡的龍蝦沙律連蔬菜也好味過人,還有那味不三不四的魚湯蜆肉意粉,絕不是正宗意大利做法,不過魚湯鮮加蜆鮮,我覺得是絕配;食物不同台灣牌,但求滿足味覺,吃得快樂,毋需執著正宗不正宗。


一間餐廳的地位,價位,可以從惠顧的是那門子的顧客參詳出來。很多年前,去銅鑼灣那家Da Domenico,門一推開就知道那一餐一定所費不菲,因為賭王正在用餐。
這夜的Gough 40只得四枱客,第一枱是鄭家純和女伴(當然不是王穎妤),第二枱是何超瓊和女伴們,第三枱是谷德昭和女伴(當然不是林子瑄),第四枱就是我和女伴們;現在你明白,為甚麼生日才會來一次。


第二餐,灣仔船街葡國菜Nino's Cozinha。風聞這家餐廳逢周末必爆,餐廳面積細是其一,其二是因為它又有老外最愛的露天位置,我再講一次,未到十月我是拒絕在戶外用餐的;幸好它還有一個B舖是在隔鄰大廈內的,有冷氣,聽聞比正舖寬敞。


說起葡國菜,我對它的認識只限於馬介休,總之馬介休可以炸,可以烚,可以焗,可以燴,堪稱葡菜百搭,而我有足十年沒有到過澳門,我和葡菜最近距離的接觸只是「好運葡國燒烤」及葡撻,所以對這餐葡菜都有所期望。


原來葡萄牙當真是西班牙的朋友,大家都飲sangria,這裡有用白酒做的版本,即管試試,如侍應所言,十分之淡,淡得幾乎沒酒味,而且過甜,下次都是喝正常酒罷了。


頭盤有沙甸魚,白酒煮蜆,葡萄牙火腿,黑椒豬手,馬介休薯蓉,主菜有炆牛尾,葡國雞,胡椒蝦,sea bream,還有一個鴨飯。食物質素平均,味味都不錯,沒有那一味我覺得特別出眾,我個人最喜歡那味馬介休及鴨飯。來不及吃甜品,天文台已經掛起了8號風球,連續3年,都因為颱風要將食飯的地點更改,或延期,或縮短,真是風的季節。這晚請客的是3對吸蒲,男士每人一千,女士免費,多謝。

Thursday, 6 August 2009

因為不愛 所以不認

最近有兩個朋友不約而同開始拍拖,作為旁觀者的我發現到原來要知道 一個人有多into 你,除了憑他和你說多少甜言蜜語,放多少時間和你一起在無聊事上消磨,更可以憑他有沒有讓你認識他的朋友來衡量他有多愛你。


當你狂戀著一個人的時候,是需要一個confirm的儀式,那個確認儀式不是和他拖手接吻開聯名戶口;而是在人前確認他就是他。


戀愛從來都不是兩個人的事情,愛情是希望得到全世界的認同,是與別人分享這份難得的喜悅,是因愛之名向別人炫耀。


熱戀著一個人,是會急不及待趕他出來會見至親好友,不關乎對方是否天資國色,而是你愛一個人是希望所有朋友都識認他,也讓他知道你的日常生活是和哪一班人一起過,你想讓他甚或迫他開始滲入你的生活。


如果拍了拖一段日子,還沒有意欲帶他出來見朋友,這準有甚麼不對勁,例如你怕朋友不接受他,怕他認為你的朋友是豬朋狗友,你不想在好友面前確認這一段關係,還想保留一點私人空間,ready 和他上床但未ready 帶他見朋友,這暗藏了一些問題,簡單一句,還有少少嫌棄他。


如果伴侶在戀情發展了一段時間還說未ready帶你見朋友,在這種情況之下對方可以有一百個藉口:怕你和這班朋友沒有共同話題,怕你悶,最大的一個大話就是:戀愛是我們兩個人的事;那時候你應該知道自己的地位只去到情婦級。

Sunday, 2 August 2009

吟0靚模

一直以來,我對0靚模都沒有惡感,她們進軍書展,不會影響讀者的氣質,不會影響我看書的意欲;她們以派雪糕,派牛奶作宣傳,低手得來蠻有娛樂性,說她們敗壞道德未免太抬舉,畢竟社會風氣不會因為這些無聊的宣傳技倆而忽然變壞。


我們不應歧視任何職業的人,她們年青,賣力,讓廣大市民在悶熱的炎夏吃了高劑量的冰淇淋,你可以繼續冷感但不用大力鞭撻,煽動反對情緒;世界艱難 大家要互相包容,對女孩子也要溫柔一點,這只是社會上偶爾吹起的一陣怪風,過了就不再。
不過,凡事不能太過火。經營0靚模這門生意,最重要是準確拿淫氣的鬆緊度,做到樂而不淫,淫而不賤。


用奶類製品作宣傳是意淫,但不賤;看到那個周秀娜的人形攬枕,嚇得我暈得一陣,不是實物原大,是實物加大,黑色喱士包著半球,只看攬枕也知道那是push up bar;這也算了,真人以外,還要有一隻卡通ICON在周秀娜的肩上流口水,那只怪獸的口水是白色的,一直流一直流至她的胸前,還有一隻在其三角位置上下其手。這只攬枕跟吹氣公仔只是一個洞的分別,這分明是一次正式的自瀆邀請 ,不是不需要用膠袋包裝才能出售吧?


攬枕一出,格調就低了,學劉華話齋:「八婆已經夠,加個死字就OUT左。」這一招將0靚模之前建立的丁點”健康”形象都纖滅了。


今天報紙頭條,13歲男童搶購攬枕,做父母真的艱難,難在如何抱開放態度向子女灌輸正確的價值觀,更難的是縱使心有不甘,也要奉上500大洋,買一隻自瀆公仔讓兒子獨佔作玩偶,青春期由0靚模攬枕見証,怎說都不是一件體面的事情。仔呀仔,自瀆不如睇PLAYBOY啦,至少有少少英文又可以和阿爸兩份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