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November 2010

Social Network

每日與Facebook為伍者如我, 當然飛奔去看Social Network, 有些人抱著上課的心態去看這電影, 希望在電影裡面知窺digital media 和social network的奧秘, 未免太 aggressive, 是一場電影而已。

如果對Facebook沒有感情, 這部電影便堪稱淡而無味, 但只是你Like Facebook, 至少這是一部有趣味的電影。Facebook的元祖 是Facemash,是因為 Mark Zuckerberg 被女友拋棄, 因為復仇而創造出來,繼而演變成為Facebook,至於是否 Winklevoss 兄弟的綱站概念, 他兄弟的概念才不是由 Facemash 演變出來, 究竟誰抄誰?

Facebook 整件事最有趣的地方是, 發明它的人是一個不擅溝通的人, 不論對女朋友, 或合作伙伴, 處理人際關係一塌糊塗, 但他製造出來溝通功具偏偏瘋魔全世界,我們跟上他的方法去和人溝通, 好像有點諷刺,但Facebook的確令到我們的世界更加精彩。

因為Facebook多了很多「朋友」, 說一句話, 貼一張照即時得到全世界的回應,生日祝福更是排山倒海, 在Facebook 的世界很溫暖 ,但這些溫暖都來自我們對著電腦, 對著電話自閉式的感情投放, 在現實生活中這種熱情不能接軌。

人際關係愈來愈冷漠的今天, 我們連微笑都只是留給電腦屏幕, Facebook 可真算一項偉大發明,成為我們投放感情的渠道, 真又好, 假又好, 誰會深究?

Friday, 26 November 2010

unfriend

不知是否錯覺, 我總是覺得我面簿裡的朋友數目, 經常有微調的情況, 意思是朋友的數目有點出入。於是我便在懷疑究竟是誰unfriend 我?但過兩日數字回復正常, 難道 unfriend 完之後又重新friend過 ?

無論如何, 如果有人要想你從原本的朋友名單上剔除, 你一定有 一方面做得不夠好, 甚或討人厭,於是循著這個方向, 我先去想想, 有甚麼人我是想unfriend 的,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因結怨而刪除的, 按下不表。

我率先想unfriend的就是那些每隔兩秒便貼出一個宣傳訊息的「朋友」,叫大家支持他的作品啦, 他公司的出品啦,何時何地有「分唇」啦, 偶然一個廣告可以接受, 但無日無之, 每一個post都是宣傳易,會令人覺得根本是想以FACEBOOK 作為宣傳平台, 以「朋友」作為目標觀眾, unfriend

其次的要數奄悶的那些, 有人喜歡將每日的早午晚餐都放上網, 沒問題的, 但每天的早餐都是一杯星巴克咖啡加一份三文治, 為甚麼要貼出來呢?人生還不夠奄悶嗎?吸引不到我的眼球不重要, 不要悶爆我我眼球好不好?

還有一種我把他歸類為異見人士, 與普世價值不相符那些。如前兩天南北韓混戰, 那類人就會說:「望快點開戰, 望樓價大跌。」令人反眼加反感, 我不要這種自私又膚淺的人在我的朋友列上。

不過, 話雖如此, 我也沒有移除以上任何一類人, 人際關係有很多種, 在facebook 這種無關痛癢的八掛, 可微觀人生百態, 當作娛樂點綴也算不錯。

究竟是誰 unfriend 了我呢?

Monday, 22 November 2010

我快樂 所以你快樂

今日去麥當奴買那個新出的飽「法國皇室凱旋堡」,當我要向服務員發出指令的時候, 我當然只是指著那墊盤紙, 然後說:「唔該一個呢個飽。」服務員重覆一次: 要一個LEELEELURLUR堡。我只是聽到一個堡字, 其他的都是LEELEELURLUR。到一個經理打扮的男子, 把飽包裝好, 然後大叫:「海王堡外賣!」

究竟取名的意義是甚麼?

以「法國皇室凱旋堡」為例, 為了顧及品牌形象及推廣活動的目的, 那個飽便需要有一個有格調及國家風情的名字。「法國皇室凱旋堡」是為了配合形象多於實際用途, 反正大多數顧客都不會直呼其全名; 不過如麥當奴這些大型機構, 員工都不配合, 真替負責取名的那位仁兄難堪。

由於工作關係, 很多時都要取不同類型的產品取名 , 由節目名, 戲名, 歌名, 禮物名, 書名, 改到有點麻木,有時根本不明白為甚麼信用卡一件迎新禮物也要改一個名, 只是在溝通的層面上有輔助的作用 ,根本消費者不會記得。

但有時候做過的事, 別人記不記得不是最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會記得。能夠令自己記得的,未必是最好。以本人為例, 第一個記在心上的取名「作品」是「id寶錶」,正是信用卡的禮品, 它未必是最好, 但它代表了我的快樂時代。

所以, 那管別人欣賞與否, 先滿足了覺己再算,而且我相信, 只有先令自己快樂, 才能令別人快樂。

Wednesday, 17 November 2010

外面的世界 ﹣ Club 28 , Hooray Bar and Restaurant


秋高氣爽, 上佳的活動除了BBQ之外, 便是戶外暢飲。

以往在銅鑼灣只有新寧大廈樓下的花生吧 , 那處攝氏25度以下,六時半以後定必排隊, 只是為了那約半個網球場大小的露天地, 餐桌的密度如麻雀館, 菲籍女侍應的笑容只賣予男性及老外;夠了,我其實不怎麼喜歡那花生散落地上的感覺,我只想坐得舒適地喝一杯和抽根煙。

銅鑼灣終於有希望。

約一年前, 銅鑼灣禮頓道的假日皇冠酒店開業, 頂層是酒吧 「club 28, 即是28 樓。Club 28 分室內和室外, 裝潢時尚, 每日六至九有歡樂時光,所有飲品包括香檳(by glass) 也有75折;戶外部份約有5 6張枱,更有泳池相伴, 56 張枱夠誰用?沒問題,稍移玉步到下層27“ Pavillion” ,那裡整層打通,半露天, 有大沙發, 感覺如去了泰國的resort, 最重要的是這裡有戶外的好處, 沒有戶外的麻煩, 始終有蓋遮頭,不用因為有雨而雞飛狗走。


有好地方也要有好酒才可以, 這裡的雞尾酒算飲得杯落, 紅白酒選擇也不俗。 最重要的是價錢, 酒店環境, 酒店服務, 三百多玩有一瓶葡萄酒算是十分合理; 難怪這裡愈來愈旺場, 有人包場辦派對更是閒事, 大家明白為甚麼我要事隔一年才介紹吧。

好了好了, 不要說我自私, 有新發現, 立即告訴你, 連openrice 也未有資料的。

世貿中心經過大變身, 多了很多食肆, 最後武器已經登場。5樓有兩家餐廳, 分別是 Hooray Bar and Restaurant 與及 海幸日本料理, Hooray 以主打日, 意fusion 菜式, 試過幾款,感覺一般, 但來這裡主要是為了它有一個維港景的戶外用餐環境。

不過, 我坐了十分鐘便移回室內, 因為實在連餐牌也吹起, 我怕吃涼了的菜, 於是便徹退。 吃完了,又移出戶外喝一杯, 的確十分曼妙。

好趁天氣未冷, 未有太多遊客時來這裡看看。



Friday, 12 November 2010

尋釁滋事

也許 溫爺爺你真的太累

也許你正在睡一睡

那麼叫三鹿不要奔跑

結石寶寶不要吵 曉波不要獎

尋釁滋事刷不上你的眉

豆腐渣撥不開你的眼簾

無論誰都不能驚醒你

放一晚煙花引導你睡

也許你聽不到人民翻牆

也許你那人造的和諧

比那真實的人聲更美

那麼你先把眼皮閉緊

哄自己睡 哄自己睡

趙連海將輕輕叫喚你

他日 寶寶會為你樹紀念碑

Wednesday, 10 November 2010

物輕情義重

有日朋友談起他身上的一件外衣, 說那是他和朋友合資的, 在場另一位朋友報以不屑眼光, 說他一把年紀還要那麼幼稚, 買一件衣服又不是買不起,合甚麼購。


不要以為合資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 實情是可以十分隨意的,而且各有功效; 如同事間一起買六合彩,只是望借助大眾力場的力量,圖個好運。


我也曾經和同事合資購買一隻CD因為當其時我們都很喜歡一首歌,那年頭尚未時興非法下載和網上分享,要真金白銀, 只為一首歌獨資買一隻CD又覺得不值得, 於是便4個人每人夾廿塊, 把那CD買下來, 放在辦公室共享。


另一種是以合資這個行為來證明一段關係的密切度,最天真的想法是以為共同擁有一件死物,關係便向前大邁當中以買樓, 買傢電等為最普遍,通常都是情侶或準夫婦會做的事情。這些由關係主導的大額交易, 最麻煩的地方就是當感情不再,要把財產瓜分時, 為了一部等離子電視, 令雙方變臉, 從新估計對方, 已經反的臉再反一次,見財失義過於此;朋友間因合資做生意而成陌路的案例更是多不勝數。


合資可以是一件很溫馨的事情,但一字記之曰cheap,價值低,身價高,因為都不著緊於擁有,反而會記得當日為一件死物結盟的情誼,千萬不要試煉金錢。

Monday, 8 November 2010

好心啦

「港人」曾敏傑在青海玉樹運送物資途中遇上車禍喪生, 港府隨即考慮向其追頒勳章,以表揚其無私助人的精神。 中聯辦主任彭清華表示, 香港是一個充滿愛心的社會, 培養了委多阿福(黃福榮)和曾敏傑這樣優秀兒女。 其實人家13歲已移居英倫, 拿的更是英國護照, 這「港人」的光環, 有點自作多情。


這樣的勳章令我想起樂壇頒獎禮的榮譽大獎,在生時所做過的事不起眼, 過世歲數加三, 功績也自動加分, 善心當然值得彰顯, 但反應過快,有點虛偽。在內地做善事的人其實有很多, 與其作不切實際的追封, 不如切切實實的想想怎樣可可以支援一下這類「私營」的義務工作,好過死一個封一個, 「關愛基金」不妨考慮考慮。


似乎大家都急於打造香港成為一個善心之城 ,忽然間香港好像充斥好人好事。 海關因工傷及肝臟, 危在旦夕, 幸得同袍肝膽相照,義薄雲天, 捐出肝臟, 事件得傳媒大肆推廣, 連日不斷報道, 捐贈者成為英雄。 救人一命當然勝造七級浮屠, 但年中捐增器官, 骨髓的還有很多無名氏,如此聚焦一位善長,似乎新聞價值多於一切。


不過, 捨己為人的精神乃值得推廣之價值觀, 假如有市民因這件事而改變對器官捐贈的看法, 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與其給人劏錯屍, 不如先下手為強, 於死後捐出器官,那一刀便捱得有價值。

Wednesday, 3 November 2010

報紙 魔鬼 李嘉誠

報紙

萬聖節當晚, 天主教香港教區神父羅國輝將李嘉誠為魔鬼。

翌日有報章大字標題指李嘉誠不滿有關言論,擬向教區追究,甚或採取法律行動, 李嘉誠干預言論自由。

今日, 長實企業策略部總監及首席經理馬勵志向報界澄清那只是出自一個天主教徒關心的詢電話 長實沒有打算向教區追究,報章指「李嘉誠嫌派人向天主教香港教區施壓一事急轉直下」。

查詢變成施壓, 那報章是蘋果日報

如果有人在公場合, 稱為魔鬼, 我想問, 有沒有動氣的資格?如果連動氣也沒有資格, 誰的言論比誰的更不自由?

如果李嘉誠是魔鬼, 都是蘋果日報全情打造。信報形容羅神父的言論是「戲言」, 蘋果用的字眼是「訓斥」。對於報格我不評論,只希望大家可以多看兩份報紙。

魔鬼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教會顧問陳滿鴻神父認為「鬧人魔鬼其實係好普通又唔係粗口『魔鬼』係一個好字眼例如『魔鬼身材』、『魔鬼蛋』即使有負面意思都唔係下流用詞」。

教會的確有良莠不齊的遺憾

如果羅神父只是一個維園阿伯, 大家應該會一笑置之,但一個穿上聖袍的神父, 去標籤一個人類為魔鬼, 便有更深層的意義。意思是如果一個賣豬肉的告訴, 那豬發豬瘟, 你也會相信他, 因為他是這方面的專才,神父說那人是魔鬼, 你也會認真地思考一下當中的含意。發言要看自己的身份, 不是你說那是個人意見便是個人意見。

李嘉誠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哪為甚麼那麼恨李嘉誠?因為住長江樓, 通訊用3網絡, 超級市場要去百佳?怨恨這個集團壟斷你的生活?還是因為他的樓盤是發水樓?但那個地產發展商的樓盤不發水? 是誰不規管發水樓?雖然, 李氏不可能如劉夢熊所說的「取諸於民, 用諸於民」, 但李嘉誠的確捐過很多錢, 他的長實集團也養活很多人,我對於他的不滿只限於3接收得差, 和新城也做得差。

我認為李嘉誠不論做聖人還是魔鬼, 也有一段距離。



Tuesday, 2 November 2010

不買樓的人生不是人生?

除了樓價只升不跌, 買樓這話題也繼續升溫, 全民皆講樓,各電視台的資訊節目, 持續以置業為題,探討為甚麼置業是一個遙遠的夢。

我明白買樓幾乎和生老病死一樣, 可能是人生必經的項目, 香港樓價之高, 土地政策, 房屋政策的不足,令市民置業有困難, 這的確是一個社會問題。但傳媒全方位報導香港市民置業難, 如律師醫生買不到心儀的半山區, 二十出頭的上不到車, 即如世界末日, 人生路崎嶇過住在山區,老實說, 我覺得很煩厭。

物業交投那麼活躍, 香港沒有人買到樓嗎?何不做一些成功置業的個案, 勉勵一下大家。

我有兩個朋友, 分別在多月前置業, 他們不是專業人士, 只是努力工作,檢點地生活十幾年, 儲來首期, 期間還要供養父母, 而且一樣經歷過金融風暴,樓市高峰期, 沙士, 金融海嘯, 沒有中過彩票, 也不是和人合夥置業,難道他們是萬中無一的生還者?

置業是看實際需要, 和實際負擔能力, 買不起萬五蚊一呎, 為甚麼不買八千?買不起中半山, 為甚麼不買港島東?儲五年錢不足以付首期, 為甚麼不儲八年? 人工追不到樓價升幅, 為甚麼不想辦法賺增加入息?說到底又不想太辛苦, 那為甚麼一定要擁有一個單位, 租樓難道不是一個選擇?

NOW TV的香港貧窮問題專輯, 有一集找來7 8 個, 80後, 70 尾的男性接受訪問, 他們均異口同聲的怨樓價高企, 幸好父母補貼首期,否則買樓無望; 有父母資助首期也繼續怨,這票人真的是來討債。八十後是無殼蝸牛, 絕不值得大費周章, 未雨綢繆不等如不切實際。

也許, 這也是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作遂, 無子嫡, 借助科技, 無田無地, 便賴天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