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July 2013

男子漢只是一本鹹書


今天我們不比道理, 比風度。

因為道理是模糊的、 念糊的、 騎牆的、 混亂的、 善變的, 諸如此類。舉例說, 八婆算粗言穢語嗎?用來形容那個見習女督察, 「八婆」這個名詞有人覺得準確, 有人覺得太輕, 自不然也有人覺得太重;“What’s the fuck” ” Google translate 被譯為 “甚麼他媽的“,當然也有“操”的意思, 就算真的是說“diew”那又如何?為人師表不能講粗口嗎?如果教書不能講粗口, 那麼正義榜樣的差人都不能叫雞, 不能過大海玩百家樂, 對嗎?

為甚麼當天大巴扯那位警員的Amina, 燒蘋果日報的暴徒, 咒罵小販管理的小販,都得不到譴責聲明? 還要兩份 。

道理哪一方都有支持者, 尤其在這個經營劏房都可以是行公義,好憐憫的時代。

風度比道理更易分野,那旺角行人專用區事件發生之後, 被指辱罵警方的林老師很快便發出了道歉聲明, 向學校, 同事, 家長, 學生致歉。

或許,警方覺得致歉對象不包括他們, 所以連日分別由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及警務督察協會發出兩份聲明, 去譴責林老師, 當真追賊也沒有那麼勤力。

聲明說,「當日女教師在鬧市中, 眾目暌暌下, 粗言穢語, 非理性辱罵警務人員」, 先說他們多麼的委屈, 然後再將老師這個身份放大, 「對為人師表的道德水平,專業操守感到懷疑」, 「遺禍下一代」。

將警務人員被罵和禍延下一代相提並論, 將整件事的重要性蒙混過另一層次; 聲明還說警隊專業、包容、 忍讓, 一個警隊對一個沒有還擊之力的小市民窮追猛打又算有多包容和忍讓?

一向覺得警察這份工是辛苦的, 有人跳海跳樓要救, 又要捉賊,又要收屍,遇上變態狂徒還要搵命搏, 但原來教師更不易為, 至少他們還有道德重擔,做警察應該沒有這方面的擔心,  男子漢?只是一本鹹書吧。

Monday, 29 July 2013

川菜新發現 ﹣ 果味嘢


這個一定要推介一下。

一直聽聞三希樓集團旁開分枝, 搞了一家快餐形式的小店, 名叫「果味嘢」, 賣的都是果味辣嘢。

店址於上環一條小街, 旁為一家24小時營業的茶廳, 可以因而他們都主打夜遊人市場, 營業到凌晨3點。

地下沒有座位, 只是在門外放了兩張方枱, 喜歡地踎氛圍和抽煙的可選擇坐在街上, 雅座在樓上。

裝修是快餐店式裝修但尚算寬敞, 供應的食物以四川菜式為主, 先點了車仔燙, 即是用車仔餸做的麻辣燙,$28一碗,有魚蛋, 牛丸, 香腸, 冬菇等等, 夠麻夠辣, 不過不夠大碗, 很快吃完。

夫妻肺片

再有兩個鍋, 水煮魚是怎樣也要試的, 另外也點了一個奇味雞煲(半隻), 侍應推介樟茶鴨, 也點了半隻, 還有幾味涼菜, 夫妻肺片, 酸辣涼粉, 四川涼麵。
水煮魚用的魚類似鯇魚, 重泥味, 配料有雞紅、 芽菜、 粉條, 辣味重, 吃兩件已開始流汙。奇味雞煲的味道也不錯, 也是辣的, 不過雞件稍嫌削了, 雪藏雞, 如果換鮮雞便好了。

亮點還有辣子肥腸, 第一次吃辣子這個, 肥腸的脂肪都被滾油燙走了, 所以變成沒有脂肪, 只有辣椒味的大腸, 的確好吃。

辣子肥腸

點了一份紅油抄手, 完全失敗, 抄手如人形蜈蚣, 一件黏著一件, 不能分割, 唯有使勁扯開, 皮肉立即分離, 慘烈;味道也不對, 只有咸味,沒有辣味, 失敗。

吃完雞煲之後, 可以用剩餘的湯汁來打邊爐, 配料選擇不算多, 以蔬菜為主, 點了很多很多, 雞紅很滑, 蘿蔔很甜, 都很新鮮。





奇味雞煲


再值得一讚的是服務, 幾位年輕人似乎都很喜歡他們的工作, 友善也很有幹勁。
這頓飯每人$170,食物是沒有「三希樓」般精緻, 但價錢平一半有多,非常合理。

要記低的兩句



有一天到一間不是經常光顧的粥店吃粥 ,時近差不多中午放飯, 故此吃完便匆匆離開, 一則避開人群, 二則在繁忙時間吃飯, 吃完便騰出座位來, 是一種美德, 所以便拿著帳單往櫃檯結帳。

把帳單遞給掌櫃大嬸, 她接過之後便說了一句「走嗱?」,這句「走嗱?」令人有親切的感覺。 甚麼時候會說「走嗱?」?期望對方多留一會時:「走嗱?唔坐多陣?」, 不捨得對方離開時:「走嗱?咁早?」

我只是一個生客, 大嬸絕對不會不捨得我或希望我再坐一會, 這只是一句客套話。有時客套話言者不需要有心, 但聽者會有意,而且作為一家食肆, 向客人說「走嗱?」反映出他們不著眼於能做多少轉生意, 加了點人情味。

誰到了一個地方, 都不想主人家希望自己快點離開, 就算真相是你根本不在乎他甚麼時候離開, 說這句話也會於自己的形象有益,要記低。

另一句也是在食肆聽到的。

那天去了一家飯堂式的食肆, 負責招呼我們的是個八九十後的女生, 說話的語氣像和朋友傾偈一樣, 飽餐一頓後, 離開時她送客, 通常送客的時候多數聽到「多謝哂。」, 「慢慢行。」 , 那位女生和我們一伙人說了很多次「下次見。」

向客人說「下次見」對從事服務性行業的人是重要的,即是向你表明心跡, 希望你下次再來;因為這句坦誠的「下一次」, 我相信我會再到那一家食肆。

不是從事服務性行業的也可以將這句話記低, 可以向按摩師傅說, 向理髮師說, 對酒保說, 對前度說。

誰都想自己被期待, 承諾縱然虛無,但總會令人舒坦, 這句「下次見」也要記低。

Thursday, 25 July 2013

神聽到嗎?


自從回歸之後, 每一屆特區政府都惹來市民的噓聲, 董建華被噓得腳痛下台, 接捧的曾蔭權只想做好呢份工, 可惜晚節不保, 成了「貪曾」, 到了梁振英更破紀錄地未上台已有聲音叫他下台。

梁振英上場後, 開始覺得他可能有一個特別任務, 刻意製造多點事端, 全方位燃起港人不滿情緒, 故意為香港人塑造一個反政府, 每事罵的形象 ;基層有基層罵, 中產有中產罵, 商家有商家罵, 遊行示威的次數也倍增,然後加插愛港力撥火。罵得多, 外人看來就是覺得香港市民對政府不滿的情緒如natural high , 罵政府都他們的習慣, 是喜好, 市民的罵是不分青紅皂白的罵。這樣做的好處就是, 當一群人日日夜夜喊賊的時候, 到了賊人真正出現時, 便沒有人會再理會;賊人更會裝好人,「他們有病, 我憐憫他們。」

依常理, 有如此明顯的利益衝突嫌疑, 怎可能還坐在這個位置?不下台, 職可以調吧?如果真的那麼想服務香港市民, 在哪個範圍服務應該也不會介意, 何必賴死?職調了, 可避免窮追猛打, 減輕包庇嫌疑, 但梁振英就是要刺激大家, 不惹得你發飊, 如何証明你是神經病?

劏房波說「行公義 好憐憫 存謙卑的心 與神同行」, 相信他在一定在憐憫香港市民, 因為罵他都是黐線的,他們不明白他行的是公義, 他們被魔鬼綑綁了, 蒙蔽了;「寬恕他們吧, 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甚麼。」

梁振英更像一個邪教, 「不記得」, 「不知道」,「為甚麼沒有交待清楚?」「因為我答的是因應大家的提問」, 厚顏無恥自上而下, 他的班子都在道德底線沾沾自喜地起舞, 齊心
一致為市民服務。

誰都聽過狼來了的故事, 對嗎?喊過十次救命, 原來都是假的, 到了真正需要救命的時刻, 再喊, 便沒有人再相信。

可憐, 香港人喊的救命都是真的, 神聽到嗎?

Tuesday, 23 July 2013

不要冤枉劏房波


「是否可以將你太太, 所有屋企人嘅其他嘢, 都全部掌握, 全部公布?」劏房波這樣反問。

當然不是, 市民沒有興趣知道你兩公婆鍾意男上女下定先性交後口交, 也沒興趣知道貴家族有沒有私生子,有沒有遺傳香港腳, 每次開飯幾餸幾湯, 甚至沒有興趣知道那二萬呎的農地為何用作幾家人同啲細佬仔休閒渡假之用, 但到現在還是野草一片, 因為那是與公眾利益無關。

但作為一個發展局局長, 主理一個梁振英口中, 香港未來三代人都靠它來安居樂業的城市發展大計,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但老婆及其家族擁有東北地皮, 公眾就有權知道做官的有沒有利益輸送, 以權謀私, 從中獲利。

七月上任, 十月賣股份,在發展局三個月已得知有東北發展這回事, 就算已將有關公司的股份悉數放售, 也不能釋除利益輸送的嫌疑,鬼知你是否賣了一億?

股份作價可以反應有沒有利益輸送, 如果能表清白, 為何不公開?

劏房波為了這份公職, 甘願讓老婆辭去公司董事身份, 也將農地業權股份賣掉, 可想而知他有幾X想服務香港市民, 一個這樣樂於走進熱廚房的大好人, 怎能讓他含冤?

以局長月薪32萬來計算,再乘以5年任期, 1920萬, 如果那涉及土地得來的利益少於1920萬,不, 1900萬,零頭豪俾你, 那他們全家真的為港為民, 香港多謝你。

社會不會無緣無故對任何人作出不公平的指控, 也不糾纏於是否漏報, 所以最好拿出証據來,否則躝屍, 講完。

Thursday, 18 July 2013

退化的前奏


說道腦退化, 又的確是十分準確的形容, 久不久也發覺自己有此跡象, 尤其應用在寫字方面。

現在‘寫字’都是用鍵盤, 在下用的是速成輸入法, 手勢之純熟如車衣女工,是輸入頭尾碼之後, 毋需看鍵盤, 手指便自動知道所需文字的排位, 打字速度不比倉頡慢, 那何退化之有?

要知道蘋果電腦的輸入法和PC的輸入法, 文字排位是不一樣的, 於是當要用PC的時候, 速度便慢了一倍, 如幼兒學打字;更不用說有些字現在就只記得頭尾碼, 真的要拿起筆來寫的時候, 往往忘記了中間的筆劃。所以, 我的手寫字便有如鬼畫符, 人家看來說有行氣, 其實真相是蒙混過關的手法, 這不是退化是甚麼?

更退化的是, 當想到有些需要資料, 數據支持的內容時, 例如:玫瑰生命的長度, 紅酒的釀製方法, 扶乩是甚麼, 只需谷歌一下,答案立即出現。不禁想, 如果沒有了電腦, 沒有了互聯網, 怎樣寫作?

但是, 杜斯妥也夫斯基、金庸、 倪匡、蘭陵笑笑生, 他們生長的年代也沒有互聯網, 為甚麼他們能寫出部部經典呢?

以前寫稿沒有互聯網的幫助, 也寫得出, 現在則一定要先上網瀏覽, 找reference , 有reference 才有靈感。

在這個範疇, 人類不是一直在退化嗎?

沒有空調怎麼生存, 空調也不是石器時代的產品, 人類也沒有因為沒有空調而滅亡, 但現在空調調到攝氏25度也說不能呼吸。以前,腦袋總可以儲存幾十個電話號碼? 現在, 說算是一生至愛也未必會為他記得那8個數目字。

腦退化不是到某個年齡才會發生的事情, 是每日我們都不自覺的退化, 之餘還提出很多原因去粉飾這種退化, 其實這叫做退步。

Saturday, 13 July 2013

太平館的情侶


很久沒有光顧「太平館」, 但凡有機會和大量國內同胞一起進食的場所,需要避免;因國內同胞而帶旺生意, 繼而加價的也要避免。不過這晚來到中環這間分店沒有大陸人, 卻換了很多似是從海外放暑假回港的開心鬼, 整店的平均年齡大約25

坐在我們幾個長者隔壁的是一對疑似情侶,本地人, 男的是教師。

我相信有很多人談戀愛的刺激是來自「太平館」的梳乎厘,因為大部份女生見到那個由蛋白製成的嶙峋泡沫都興奮得嬉哈大叫,忙不迭要在泡沫萎縮之前和它合照, 那一雙情侶也不例外,女的還興奮的邀請我們為他們拍照,  看著他倆真摯的笑容, 原來戀愛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

我們5個單身長者開始檢討, 究竟是不是我們太麻煩, 我們會為一個梳乎厘如此興奮嗎?有人說, 我們已過了為梳乎厘而興奮的年齡。

「為XX而興奮」是應該有年齡制限的嗎?
不再為一件事情, 行為而興奮, 是因為已經見過, 做過一千次, 理論上年紀愈大,見的愈多, 所以「為XX而興奮」的次數會遞減。不過, 愛情應該是不循常理, 問題都是在於找到個對的人。 又有人提出, 如果今時今日有個你喜歡的人, 第一次和你約會, 帶你去「太平館,」 點了梳乎厘, 會怎樣?

正當我們在思考之際, 忽然傳來女的歡呼之聲。

他們各自拿出一份禮物出來交換,女的獲得兩件放在透明膠袋裡的甜點 ,男的解說那是他前一晚去學做的, 那是兩個類似馬卡龍或是曲奇之類的食物, 說要焗, 又要灑糖漿,失敗了幾次才完成。

那對情侶再度為我們演繹快樂原來真的是很簡單。

或許,這是年輕人才有的專利,在交換曲奇餅也會興奮到跳起的階段遇不上, 錯過了, 便再沒有這種太平館的戀愛體驗。

又或者我們都經歷過, 只是都忘記了當時的自己。

「如果要在約會中交換禮物, 你們會買甚麼?」

大家面面相覷,沒有答案,唯有結賬,然後往喝下一場悶酒。


Tuesday, 2 July 2013

也談七一


七一遊行43萬市民冒雨上街, 看著電視連綿不絕的人龍, 真的不簡單。

由下午開始看著新聞台, 沒有一個台是會完全直播遊行的, 都是畫中畫, 無線新聞台的畫面右手面是新聞報道,左上角是添馬公園的慶回歸活動, 左下角是遊行。

那個慶回歸活動, 真是有需要那麼大陸feel 嗎?但製作水平又沒有央視的那麼認真, 學大陸也只學得個表皮, 找些小朋友死揈旗,動作又不齊整, 人家的小紅衛兵的動作是很齊整的。
遊行那邊, 有不少預期發生的都發生, 例如叫警察開路。

為甚麼每一年都要叫警察開路?或者是說都要行封了的路?由崇光那邊行過對面馬路加入, 即是插隊, 插隊OK 但不一定要在此路不通的途徑插隊吧。 西行線都全開了, 電車也收工, 都算好。要警察開放東行線, 萬一有火災, 消防車無路可走,這賬算在誰的頭上?民主是要互相體諒。

參加人數, 警方數字一定超低, 但出了三萬幾也太過份吧, 明知你呃秤都給點面子, 不要呃那麼多;但學眾多高官話齋, 數字如浮雲, 又何必執著數字多與少, 公道自在人心, 大家還有眼的。

到了晚上, 梁振英又笑著出來回應遊行,說「辛苦大家了。」政府會如何演繹今年遊行人數眾多這回事呢?就是當這是一個每年一度, 香港市民表態的約會, 不是對政府的不滿。

03年為甚麼71遊行的力度那麼大, 因為是回歸後香港第一次的大型遊行,大家瞄準23條和董建華,  所以令中央嚴肅對待。當一個行為, 活動, 每年都發生一次, 參加的人不當它是習慣, 看的人也會當它是例行公事。

不諱言, 參加遊行的也是和各有所求, 不同的組織也各自擺街站,行為一致, 但目標不一。所以怎樣叫梁振英下台, 梁振英也是不會下台的,槍口不是全對著他,  他只會繼續和他的團隊, 努力工作, 取得更好成績, 在適當的時候會開始考慮如何有效地展開2017普選的諮詢, 繼續循不同的途徑積極地提高土地供應, 虛心聆聽市民各方面的訴求, 求同存異⋯⋯下刪4000 字。

為甚麼反國民教育運動可以令政府徹回方案? 因為反國教就是反國教, focus

維穩巨聲匯那邊一下雨觀眾便鳥獸散, 遊行, 風雨無阻, 有火是淋不息的,但那團火隨不同的風向飄, 很快會變成火屎。

今時今日, 香港的問題就是十個煲得三個蓋, 中共用一個無能政府來分化市民, 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