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January 2013

求偶黑點



有位女性朋友持續單身了好些日子, 據其生活習慣, 個人喜好, 好一段時間都在夜店結識異性,收獲時時有, 可惜不長久。她還在準備作持續發展的可能時, 對方已另結新歡, 令她好不氣餒, 嚴重歸究自己找不住男人心。

問題不盡在她, 問題是在於選取結識異性的地點。

在夜店出沒有的男人有個樣板,十之八九都抱著狩獵的心態, 也希望有女人投懷送抱,兼且在當場來者不拒,普通正正經經想喝一杯的不會去老蘭。

去夜店必然喝酒, 酒精影響下容易將潛藏的性情展露, 平日斯斯文文, 忽爾豁然開朗,對方眼中的那個你, 可能連你自己也不認識,雙方交換電話時大家也看不清楚大家。  另一個問題就是在男人心目中, 去夜店結交男性的女性是對感情採取輕率態度的女性, 所以by default 他們不會認真對待, 這對有機會發展的關係埋下了不確定的伏線。

更大的問題是有夜蒲習慣的人, 發燒發到104度也一樣要去蒲, 當不能停止去夜場這種消遣行為, 即代表不能停止以同一手法結識同一類女子,他能在夜店俘虜你, 就能俘虜第二個,這解釋了在夜場發源的戀情通常都不得長久的原因。

朋友說自己本身也愛夜蒲, 在夜場也可以找到對夜蒲一樣有passion 的情人, 大家一起蒲, 不是理想嗎?男人喜歡他們的女人留在家, 他們不會想自己的女伴和那些庸脂俗粉一樣穿得性感, 讓其他男人抽水。

那甚麼地方才是結識異性的好地方?

如果本著想找結婚對象的心態, 便需要有點耐性, 選報課外活動,興趣小組, 返教會, 做義工, 是一條出路。興趣班, 包羅萬有,豐儉由人, 又可以找到興趣相近的;你學日文, 他學日文, 情投意合的話, 大可相約一次畢業旅行, 一起看秋櫻, 看雪花,製造理所當然的約會。

假如你高檔次一點, 可以去學高爾夫球,想找知識份子可以報EMBA , 雖然費用昂貴兼花時間, 但是同學仔多數事業有一定成就, 經濟有一定基礎, 說不好沒有目標, 好歹也多個學歷, 課外活動同一理論, 找不到對象, 也學到一門手藝。

上網交友又如何?當然見過成功與失敗的例子, 尋伴侶的途徑五花八門, 去夜店絕對不是其中一門。

Tuesday, 29 January 2013

金魚


朋友要到外地工作,臨走之前把一對飼養了好一段日子的金魚送回水族店,了結一段緣份。

朋友也沒有考慮將金魚送贈其他朋友,好等日後可以探望,直截了當物歸原主,乾手淨腳, 也可見感情不深厚,雖然他有替魚兒改了小名,但到底有沒有建立到感情也未可知。

畢竟金魚不比貓狗,做隻貓做隻狗至少會跟人類有身體接觸,抱過摸過,等過你回家,自然親厚,跟只隔著金魚缸打個照面,飼魚糧時有點互動的金魚相比,感情值自然貓狗勝一番。

那麼,可幸朋友養的只是金魚,如果是貓狗,事情便不會那麼乾淨利落。也許會選擇寄養在朋友家,送牠們走時先哭一遍,然後身在異地少不免會掛念,到再有機會探望時發覺昔日的熱情已生疏,落得神傷;那還好,說不定貓狗痴心一片,一旦復見以為你接牠回家,還對你送上熱吻,那真是作孽。

金魚的記憶力很短暫,一個轉身一切重新開始, 而且養魚的死亡率是十分高, 有了這些前設,投放的感情理應不會太多,難怪放手時也放得輕易。

不過,感情的投放無理可言,有時明知對方會很快忘記你,也一樣義無反顧;
明知金魚聽不明白, 一樣會跟牠調侃幾句, 見牠沒胃口也會擔心 ,人類之所以是萬物之靈因為懂得感情用事。

情人節快到, 痴男怨女想送「寵物」為禮的話, 不要送貓狗, 改送金魚,他日分手便會知道好處。



Monday, 28 January 2013

沒有老地方的城市



在銅鑼灣立足42年的「利苑粥麵專家」結業在即,不少市民日夜兼程瞻仰遺容,慨嘆的慨嘆,頓足的頓足。

對於這店沒太多私人感情,都是這幾年間中調劑的伴兒,尤其在午夜想吃一口粥都總會想到它,聞得結業消息又覺是意料中事,這樣的一家小店銅鑼灣又怎容得下它,沒有太大的感覺。

不要怪業主加一倍租金,周邊的舖位都過百萬租,六十萬已經是人道價,就算不是因為敵不過貴租,也敵不過大財團收購的誘惑,賣掉一個舖,足夠子孫富富泰泰的過世,為甚麼還要勤勤懇懇的賣粥?

1年前,在波斯富街的「森記」因同樣理由結業,那時候還有幾毫子熱血,對坐視不理的政府哮一下,但看見一家一家老店遁走,實在麻木。


以前跟朋友相約也還可以說一句老地方見,可能我們要接受香港是一個沒有老地方的城市,而那些所謂老地方不是碧麗宮,只不過是時代廣場UA ,白沙道的峰壽司,銅鑼灣廣場的小肥羊而已,捱到10 8年已是天年,理應死而無憾。這城市變臉之快,感情還未來得及深厚,地方未來得及變老已經消失。

可能這就是今時今日的香港精神,感情不要建立得太深厚,對人對事對物都是萍水相逢,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無情的人最快樂,在無情的城市做個無情的人,快樂應該加倍,天國應該近了。

不過,話分兩頭說,哪有這麼容易可以做個無情的人,粥可以少吃一碗,可以和自由行一起去迫翠華,但眼看作為一個本地居民連為孩子買奶粉都要頻撲,憂心,實在令人痛心。

政府可以做到的大概是成立一個研究如何有效平均分配奶粉委員會,希望在出現餓死嬰慘劇前可以辦到吧。


 

Thursday, 24 January 2013

最近只做兩件事


近日迷頭迷腦做兩件事,Candy Crush 和甄嬛傳 基本上已無瑕理會世事閒事,
打機和煲劇未必只是燃燒光陰,還要有得著的。

看甄嬛傳經常聽到劇中人說「即便」, 而使用的方法跟「即使」十分相似,「即便如此」,「即便皇上知道」。在下十分孤陋寡聞,也少看國內劇集,這是第一次聽到「即便」,如果只看不聽,準以為這是一個白字。估計「即便」就是「即使」的意思,也以為「即便」才是正統用法,「即使」是約定俗成

但凡事不能以為,於是便百度一下。

百度提供兩個解釋,其一不出所料, 意思是與即使一樣,用來加強語氣,即是說「即使你不愛 亦不需要分開」和「即便你不愛 亦不需要分開」的意思是相同的。
但也有第二個解釋,「即便」就是立即,立刻的意思,原來如此。「即便」在台灣及大陸都廣為使用,香港應該比較少,又學多個字。



【出处】
1、立即。
三国志·蜀志·》:亮卒於庭,周在家闻问,即便奔赴。 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卷七:不敢住,即便待离京华。《儿女英雄》第三回:梁材候老的信完、封妥,收拾了,即便起身。

2、即使。
《剪灯新·三山福地志》:三杯薄酒所,即便不出一言,吾等何所望也。东周列国志》第四回:公子望见火光,即便杀来,城中之人,之,不余力,得了京城。即出榜安民,榜中庄公孝友,太叔背义忘恩之事,城人都太叔不是。《老记续稿》第三回:即便一宿不睡,我也不困,谈谈最好。《三千里江山》第七段:言,在离国土的候,远远听见一句,即便听不真,光从音节语调上,就得特别亲切、特好听。

*資料來自百度




至於candy crush 又有甚麼得著呢?

這個遊戲和所有瘋魔一時的遊戲一樣頃刻令人上癮,癮頭是來自過關,是來自和朋友競賽,是看到那些糖果粉身碎骨時那一下子的興奮。又正如所有成功的遊戲都懂得揣摩人性,懂得和用戶打交道,不會每一關也那麼輕易,因為太容易沒有成功感,沒有挑戰性;但又不能像薛西弗斯的巨石般,每一次的開始都是挫敗的來臨,我們不是薛西弗斯, 沒有每天推石上山的毅力。

所以當遇上某個高難度的關口之後, 再下去又有幾關很容易,只要有耐性過到關, 便會給你一點成功感繼續下去。但是, 如果玩了整整一天, 超過100局,石頭仍然滾下山的話, 怎麼辦好呢?

我發現了兩個方法, 一就是停下來不玩, 第二天再開始,成功率比死纏不放地鑽下去高;二就是轉機, 由手機版轉做玩面書版, 再失敗的話轉ipad 版, 換一下視野,感覺不同, 效果也不同, 如此道理, 放諸萬事皆準。

Candy Crush 兩個字, 放, 轉。 

Monday, 21 January 2013

快樂是甚麼 ﹣ Sushi Yoshitake


早前看過一套紀錄片「壽司之神」介紹一家在銀座的壽司店,店主是年過八十的小野二郎,吃一餐30000 日圓,於是在心裡衡量付3000港元吃十幾件壽司,個多小時便吃完是否值得時,便有機會親身體驗。

我並沒有去到東京, 不過去了上環。

上環蘇杭街Sushi Yoshitake 挾米芝蓮三星來港開業,只做晚市,一訂座要提供信用卡資料,48小時內取消預訂要罰款,少於48小時內取消,罰更多的款;全店8個座位,供應3omakase 套裝,價位高過ICC,還有,每晚分兩輪,晚上6:008:30

這晚踏正六時來等吃,五款前菜,燒魚, 十一件壽司, 兩瓶清酒,晚上八時十分結賬,不能hea, 因為要準備下一輪。事後有朋友問, 以這樣的價錢去吃一頓飯, 而且才個多小時, 究竟值不值得?

我也反覆思量過這個問題, 如果金錢可以買到快樂的話, 人生苦短, 為甚麼不買? 但只是把它吞下肚裡, 不及買一個birkin 可以日夜相對, 保存過世, 還有炒賣價值, 不是更值得嗎?

每個人的價值觀也不同,有人喜歡死物, 我喜歡食物。

食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要有同樣把食看得比birkin重的朋友, 有尊重食物, 欣賞它們的意識,刺激味蕾可能只是一剎那, 但回味起來, 那口飯原來留在心裡面, 你說值不值得。

吃飯和愛情一樣, 不由你天長地久。

快樂是甚麼?快不快樂有天總過去, 只要在你的心裡留低過一粒飯,都值得。



我這晚吃了:

蟹肉蒸蕎麥麵種籽,三文魚子,三樣材料混在一起吃第一次吃到蕎麥麵種籽,質感好像意米,感覺很新奇。




炭燒鯖魚 – 不是一般的放在電爐上烤兩烤,或翻熱那種,而是用備長炭即烤,怎會不美味?




八爪魚 – 粗壯的八爪魚鬚,煮得一入口差點溶化。


五款前菜之中要數那鮑魚最突出,鮑魚煮得稔且鮮不足為奇,最令人驚喜是用鮑魚的肝臟做成的那個醬汁,用來蘸上鮑魚一起吃,鮮上加鮮,還會送上一件壽司飯讓你把剩餘的醬汁混在一起吃,妙到毫巔。

 

燒魚這晚是喉黑,原來即是赤鯥,只吃過生的未吃過熟,這魚烤過之後脂肪濃而不膩,仍然散發淡淡的魚香。說真的,很久未試過放食物入口之後會毛管戙,這晚戙了幾次。




壽司一共有11件,鱸魚、喉黑,交魚,赤身、中拖羅、大拖羅、小肌、海膽、海鰻、玉子、車海老,高潮迭起。

 


 

 





 




這一餐可只留低了一粒飯, 簡直留低了一舊飯。

店內不供應汽水,因為會影響味覺,十分認真的店家;還有,另一位負責接待的日本嬸嬸留意到其中一位朋友是用左手,於是乎為他將毛巾放在左邊,我想只有認真看待客人才會有此心思。

離開時,Yoshitake San 親自送客到門口,他多謝我們時, 我們也多謝他。

多謝請客的友人。



Thursday, 17 January 2013

多得科技



王家衛電影的愛情為甚麼都那麼動人,都是因為時間不對,時間除了指兩人相遇時大家的身份,身世,經歷夾不準時辰之外,時間也指身處的年代。

試想周慕雲與蘇麗珍身處現今道德枷鎖較寬鬆,離婚比結婚易的社會才遇見 ,不顧一切出走結合的機會應該較高。

舊時代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隔千重浪,萬重山,情書送上愛人手上,那原本翻滾著的熱情有沒有如煙消散也是未知數, 怎及得現代人想說愛你時可以即時傳訊息,文字不夠到肉可以加圖加相,再不夠,可以真人發聲,務必想講就講,想愛就愛,示好要及時,示愛也要及時,愛不要太遲。

有了科技示愛更容易,手機對人類最大貢獻就是加速溝通的程序,也加速二人互溝的程序,但凡事兩睇,科技令感情易來也易去。
活在舊時的感情天長地久的機會高很多,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沒有科技,沒有科技,分手很難。

愛需要勇氣,不愛需要的勇氣更多,要向正在交往的情人說不愛你難度加強,怎開口呢?科技令許多講不出聲的開不了口的化為電子訊息,只需鼓起一道氣按傳送,搞掂。想分開又不忍心開口,轉眼分手那道氣過去了感情就是這樣拉扯過去 ,那些年沒有科技,不知挽救了多少段關係。

愛情無論結合和分離,好像impulse purchase,都是剎那間的一念之差,一時心癢傳了句I love you便開始了,一時糾結傳了句算了吧便完結了,都是科技成全。
難怪年輕人都喜歡「志明與春嬌」,他們根本看不明白王家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