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July 2012

別太認真



很久以前經已提醒自己不要對朋友有甚麼要求, 朋友能夠交換心事,失戀的時候陪飲酒,歡樂時光已是難得的緣份;如果炒煨股票朋友會借錢給你,失業會為你介紹工作, 是幾生修到, 人家沒有欠你的。

最近我為了一個朋友的行為抓狂,理性如我當然覺得自己多銀餘 ,因為整件事與我無關, 我只是一個旁觀者的身份,於是赫然驚醒我犯了第一個錯誤,就是原來我對朋友是有要求, 罪過。

我不要求我的朋友對世界有貢獻,對社會有使命, 他們只需要是一個好人, 但怎樣才算是一個好人?不需要捐腎, 大概只是守信, 不會在背後打聽朋友的私生活, 不欠朋友錢這些基本禮貌。我問問自己對朋友也許有不完美的地方,例如每次問我吃哪裡晚飯好, 我先說無所謂 , 到最後都是爭著要決定, 又或者把餸叫到一枱都係, 又或者喝醉的時候會罵人, 但我自問也算是一個負責任 , 對朋友誠實的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怎麼會落得一而再再而三要為一位朋友的行為而動氣上火的下場? 我開始懷疑自己的人格有問題,以至我身邊有人格有問題的朋友。

每個人的價值觀也不同,我明了, 我犯了第二個錯誤,就是將自己的價值觀放諸朋友的身上。我覺得守信是對的, 別人覺得以個人的喜好方便為先是對的,我覺得應先照顧人生路不熟的朋友,別人覺得先要滿足自己,當中並沒有對與不對的地方, 是價值觀不同 。

朋友沒有一世, 大概每12 年轉一次,隨著年紀,經歷,生活圈子之轉變,時候到了會洗牌和不同的人變得親厚。有些本來親密的變成一年見兩次,還會對自己說好朋友不用經常見面,為這份友誼的凍結解釋。

雖然我相信世上友誼永固的機會率比永恆的愛大, 但人來人往除了適用於愛情, 用於友情也是不俗的。

Sunday, 22 July 2012

不能逞的強


在面書看到的

晨早看到這個笑了: 如果有一天在街上到了的前度跟新歡在一起請不要心酸某人:「因為自小媽媽就教我們要把舊玩具捐贈給比自己更不幸的人.....

這個回話表面上有一石二鳥之妙。將舊情人譬喻玩具當然有貶義, 對待玩具誰會太認真,有新的便會忘記舊的,將之打冷宮, 頭也不回; 也不忘踩舊愛的新歡一腳, 損人不利己先承認自己是不幸的人, 再將新歡說成比自己不幸的人。

面對前度懷有仇恨之心是一件沉重的事情,將前度說成玩具貶低他也貶低自己,當情人是玩具這個說法很型嗎?愛過一場之後不認自己認真過很贊嗎?

一段感情被離棄的總有點悻悻然,為了維護面子而醜化過去是十分可惜的,分手只不過是分手,不是不共戴天之仇,和那個人愛過一場不論結果是如何,當中總有充滿愛的地方,記住那個曾經如何愛,曾經如何被愛的自己不是更好嗎?
談戀愛, 不是一起就是分開,戀愛不是擔保一定會得到最後勝利,戀愛只保証在過程當中能夠得到快樂。

愛過之後把自己歸化為不幸的人也實在怨氣太深, 此舉是愚蠢之極,還把頭埋在以前,看不到前面的風景之餘, 也令愛神卻步, 誰會愛上一個分手之後只會怨舊情人的人。

結束一段感情之後, 寧願告訴人 為這段感情已盡了力,但可惜就是沒緣份, 總好過裝出個尖酸刻薄相,你得到的是我丟棄的垃圾, 這種強不逞也罷。

Tuesday, 17 July 2012

腦是洗不了


家裡的電視通常都一直開著,大部份時間都是為了對著電腦工作時製造一些背景音樂 。就算聽到鍾嘉欣哭哭啼啼也沒有把音量調低的必要,因為有時候集中了精神,聲音是走不進耳朵的。

唯獨是每天六點半新聞之前聽到的義勇軍進行曲,令我的戒心十分高, 一聽到雄糾糾的前奏,只響起了一下, 已經急不發待要找來遙控器滅聲。而在播放國歌之前, 通常都先吹一段水,  例如對祖國壯麗山河的贊嘆, 為國家成就而努力的決心,幸運的話來得及在吹水階段把聲滅了,把台轉了, 死裡逃生, 萬幸萬幸。

但不知最近是否有新版本推出,在那吹水說話冷不防聽到有一把稚童無知的聲音說 :「身為中國人很自豪。」一種恐佈的感覺湧上來,當然由於一不留神,這一次來不到轉台,被義勇軍侵佔了。

有國內的朋友說,在大陸也沒有很麼多機會聽到國歌, 因為國歌出現的場合都應該比較莊嚴, 很少隨便上電視。話說回來, 在奧運會聽到中國國歌奏起, 國旗飄揚,並沒有這種厭惡的感覺, 所以不是國歌的錯。

大抵知道由於這是公民教育委員會,以低手的方法推行的國民教育,所以令人生厭, 國民教育不是電台打歌,狂播國歌會令市民增加對國家的歸屬感這個想法實在荒謬, 愈是強迫人愛國,只有愈令人反感。

如果分得清國家和政權是兩回事的話 ,很相信大部份人都愛自己的國家,看每年六四有多少人去燭光晚會, 國內每逢有天災人禍,香港同胞有多踴躍捐輸,便知道我們有多愛國, 公民教育委員會少做一點令人倒胃口的動作,也許是對國家的最大好處。

我們還可以向洗腦式播放的國歌說不, 那些面對那一冊《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的學生怎麼辦呢?

「我好希望香港嘅老師, 你要有良心。」

Sunday, 15 July 2012

黑色婚紗


現在回頭看來, 早前亮相的系列黑色婚紗, 似是婚姻彌留之際的最後輓歌。Vera Wang 日前宣佈離婚, 結束23年的的婚姻。

當大家還在讚賞Vera Wang 在去年底的婚紗秀敢大量採用純黑色的眼光及創意,還在躊躇結婚時夠不夠膽量挑戰黑色的詛咒, 但原來那是來到盡頭的預感引發靈感,愛情原來一早已開到荼靡。

「美人自古如名將 不許人間見白頭」, 對一個婚紗設計師來說離婚對品牌形象的確有重大影響。 萬千女性穿上那夢想成真的婚紗踏上尋找幸福之路, 可惜品牌掌舵人婚姻失敗,那是一個很大的諷刺。但世上存在政治婚姻,假的戀愛,還有甚麼是神聖的? 肯公佈離婚總好過貌合神離同床異夢, 為了盤生意在公眾面前還裝恩愛示範一則品牌婚姻。

做創作的工作就是有這個優勢,可以將個人感受不知不覺明目張膽放入作品之中, 發洩也好,公器私用都好, 婚紗女王離婚的消息使那幾襲黑色婚紗帶出的訊息層次又提升了。

表面上是提示所有對婚姻夢寐以求的女人,觸礁是有可能的,結婚這回事本身便不會是白壁無瘕, 只是世人都喜歡發夢, 對婚姻有不必要的幻想。但話雖這樣說 Vera Wang 和丈夫的婚姻也維持了23 年 到現在才結束,其實也算得上還得神落,  它反映出婚姻的一種生態, 「天長地久」下面那三個字是「有時盡」。

再看深一點, 黑色婚紗也許是火鳥重生的前奏 ,面對愛情離開時不要浪費它帶給你的衝擊,感覺,將它轉化為另一種動力,才不枉那曾經花過的時間, 23年的婚姻也不得善終是可惜, 但換個角度看, 一把年紀還有機會從頭戀愛絕對是一種恩賜。

Saturday, 14 July 2012

女人的啤酒


有位朋友經常自嘲民工, 原因是他喜歡喝啤酒,歡樂時光時, 晚飯,夜蒲, 啤酒都是他的首選, 真心喜歡那一種。

問他為甚麼這麼喜歡喝啤酒, 答案是舒服, 雖然不是啤酒粉絲, 但這話也說得對。 啤酒不似萄葡酒講產地講年份般作狀, 也不予人香檳泡沫的不必要幻覺,  啤酒平易近人, 門檻低 , 也有疑似清熱的功能,  打邊爐 ,BBQ,喝一口冰凍啤酒, 順喉剔透, 是上佳之選。

啤酒陽剛味濃,主要消費者群為男性,男人飲啤酒,你只會覺得他是因為喜歡;但女人喝啤酒,情況又不同。因為女人與啤酒的形象不合襯, 所以女人喝啤酒如像有種訊息要帶出。
當大家都在喝同一類酒, 例如雞尾酒的時候, 你點啤酒便顯得defensive, 想告訴大家你想保持冷靜,不想太快醉倒;燭光晚餐時如果你飲啤酒, 明顯那人你應該不大喜歡, 刻意要煞一煞風景, 令對方對你沒有幻想。

喝酒經常都提及餘韻,  after taste ,啤酒就是沒有這種韻味, 不矜貴彷彿跟韻味掛不上鉤,但所謂after taste  又可以逗留多久呢?一個愉快的晚上以一枝啤酒作結, 那快樂的感覺會更加清晰, 比起迷迷糊糊的after taste 更加真實。

沒有餘韻另一個說法是不拖泥帶水,這樣子的話,分手的時候喝啤酒最好, 沒有餘韻, 干干脆脆,帶著一個清醒的頭腦離開,因為一個好的完結,才會有一個更好的開始。

記著, 這只有女人才可以帶出這個層次, 男人喝啤酒仍然只像民工。

Sunday, 8 July 2012

愛情不是用來過關



人總想有一個人在身邊,疲累的時候借借肩膊,傷心的時候有個可依偎的胸膛,想有一個人跟自己經歷人生起跌, 生病的時候有人陪見醫生 ,重要關口有人一起分擔, 這觀念和養兒防老沒有甚麼分別, 甚或是一個謬誤。

愛那個人為甚麼要他和你一起經歷財困、 病患、 死亡? 我不相信那些陪你過了難關,感情更得以確認這回事, 感情的確認的依仗於有一方擁有鋼鐵般的意志希望給愛人幸福。愛一個人恨不得和他一起生於太平盛世, 撥撥扇又過一天 ,或者積累了九世的好運,今生極端順風順水, 萬事如意,  怎捨得讓你愛的那個人去和你一起經歷生離死別呢?

人類很多時在遇上低潮, 心靈脆弱的時候, 由於需要肩膊而接受一些人走進自己的生命,到了那難關過了之後才發覺那不是愛情, 但又礙於已預支關愛, 不想做一個過橋抽板的人, 於是懷著義犬報恩的心態, 半推半就和那個人走下去;需要一個人和愛一個人是有分別的,需要一個人付出的代價比愛一個人還要大。

不錯人生總有高低起落, 兩個人一起高低起落乘雙份, 我比較傾向和愛人分擔他的煩惱, 不需要他又分擔我的一份, 在能力範圍內我只希望帶給愛人快樂, 愛情不過是尋開心, 不是嗎?

Thursday, 5 July 2012

波是玄的。


不經不覺歐國盃便完結了, 今時不同往日,我和足球已經緣盡,互相成了過客。

較早前,英格蘭出局,看到朋友在面書上說歐國盃對他來說已然完結。完全明白這種心情 , 對英格蘭是一種無緣無故的自作多情,每有英格蘭參加的國際賽, 務必以身相許, 看到他們有罰球, 十二碼, 被十二碼, 入球, 被入球, 紅牌 , 黃牌 ,心跳二百,同喜同悲。

記得九八年世界盃,英格蘭對死敵阿根廷,奧雲迎接碧咸妙傳,由半場一路把樣球帶進禁區, 在蛾眉月一帶使勁一抽, 看著皮球入網的一剎是屬於刻骨銘心的高潮,永遠都會記得, 記得已經是擁有。今天英格蘭已經不能再左右我的心情 ,對自己能作為旁觀者,看著他們被出局也沒有一點難過而自豪。

如今以過來人的心態看大家的反應, 感覺有點優越。看, 我已走過英格蘭球迷的苦難之路,毋需再為他們付出一滴情感, 掀動一絲情緒,十分安樂,心靜得連一絲漣漪也沒有。

另一個晚上,偶然闖進一家茶餐廳和周遭的球迷一同看四強賽,大部份球員也不認識,整場球賽只在群眾起哄時半推半就的作狀熱情一下,一邊看又一邊為自己不能投入而覺得可惜,畢竟

曾經從看球賽得到過快樂, 又開始懷念昔日足球帶來的悸動, 又有點蠢蠢欲動。
要享受投入得來的快感便要付出感情,不付出感情就得不到興奮,世事真的沒有兩全其美。

Sunday, 1 July 2012

警犬


昨天有記者遙向主席作平反六四一問,便因為聲量太大而被帶走。太大聲影響秩序及違規,甚麼才算是太大聲? 警方如果有這一條聲浪會影響秩序的採訪規則應一早和傳媒發佈, 記者聲浪不可以超過多少分貝, 以此理由帶走記者,明顯是一個自作聰明的即時反應。如果記者是大聲說:「共產黨萬歲, 梁振英好嘢」又會不會被帶走呢?

一向對警察隊都十分體諒,加入警隊的當然有人因為正義感, 想除暴安良, 維持治安,但說到底也是打份工, 行行咇, 抄抄牌,讀讀書,考考試, 升升級 ,安安份份轉眼便退休,除暴安良也未必要去到和葉繼歡駁火的程度, 不幸一旦遇上悍匪,警察職責所在也必要搵命搏,當差不是一份舒服工。

回歸以後,警察更加辛苦,社會不和諧,多了一批激進份子,他們加重了警方的負擔,都說一天八粒鐘,行咇咪算囉, 他們根本不想和那班刁民埋身肉搏, 有肢體接觸,分分鐘損手爛腳 ,大家衝擊鐵馬的時候,對焗住要當更的警員, 我基本上是寄予同情。

但昨天的例子顯示出負責執行任務的警員在想法上有了轉變,想法影響行為。一聽到六四如大白鯊嗅到血腥味,比郵差叔叔送信更熟純,迅速將記者送出主席的視線範圍,不能讓領導人聽到大逆不道的聲音,這是不折不扣的自我審查到是非不分的程度。

我真心覺得他們是真心覺得平反六四是錯的,覺得這個提問是發神經,反革命,主席聽到會覺得被侵犯;如果記者是大聲說:「主席, 你老婆勾佬, 你聽到嗎?」這樣把人帶走才比較合理。

事後那警長被記者包圍追問為何有此行動, 看其嘴臉和回答時的語氣和他戴在衣襟上那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

「我感到憂慮,不是因為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奪, 而是它將逐點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

彭定康這話說到心坎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