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December 2015

付出也是一種享受

朱古力軟雪糕買一送一,引來蛇餅群,實在令人嘩然,並非小覷港人貪便宜的心,每逢崇光感謝週,大家都知買平嘢的威力。但是,只是區區一杯軟雪糕,買一送一,可以節省$22.5,但要花上一小時,甚至兩小時的光陰,令人覺得港人的時間成本很低。

當不少人大罵戇居之際,我發現有位朋友竟然也在排隊之列,那朋友平日雖然都貪便宜(有誰不貪呢),但未至於貪廿二個半這個地步,於是禁不住在面書疑問一句,得到的回覆是:排隊都可以很快樂!

明白了,明白了,凡會令厭惡性行動變得不厭惡只得一個原因,就是看看在誰一起行動。那位朋友準是和喜歡的人一起排隊,有個伴,談談閒話,時間很快過,轉眼軟雪糕便到手。
只要和喜歡的人一起,快樂不知道時日過,也沒有快樂和不快樂之分,總之做甚麼都願意。無論平時幾有型的人,都會為愛情溶化,不排隊、不行山、不說笑、不講電話,只要遇上那個他,這些原則統統都可以放棄,還要毫無懸念的地放棄。

千萬不要鄙視這些願意為戀愛改變自己的人,這些機會其實並不多,要懂得把握愛情來時的快樂,享受不一定要享受,付出也是一種享受,找到一個你願意為他改變的人,比找個願意為你改變的人難。

愛情是關乎等待,望穿秋水,拿著愛的號碼牌,等一個人,等到了,他又會帶你去另一條龍尾,讓你等得更心甘情願。

那杯軟雪糕軟,也比不上那顆心軟。



Tuesday, 1 December 2015

那些節目

許志安上那個甚麼大陸歌唱節目,受到崔健大叔針對式批評,香港樂迷固然不忿;但是大陸人的邏輯是不能理解的,動氣就是浪費生命,應該要想想歌手選擇上那些節目的原因。

作為一個出道廿幾三十年、出過幾十隻唱片,開個幾十場演唱會的歌手,為甚麼要上那些出賣尊嚴的節目?一個專業歌手,要被其他所謂同行,評頭品足,還要稱對方做老師,那幾十年在歌壇累積回來的地位都沒有了,為甚麼?

那些節目出手闊綽,閒明哋幾十萬一集,林憶蓮都肯做,就知厲害,除了一個錢字,有其他原因嗎?不不不,他們只是交流互相的文化,交流個屁,人家在台上唱,你在台下伸長腰,撟著手,指指點點的,這種不是交流,是嫖客選姑娘。

歌手上這些節目可以得到豐厚報酬,還可以打開大陸市場,讓13億人認識,怪不得的,人總要搵食;站在他們立場想想,在香港他們有電視台可以上嗎?有音樂節目嗎?勁歌金曲算音樂節目嗎?香港樂壇自己不爭氣,歌手北上,甘心命抵讓人瞧不起,人各有志,又可以怪誰?


同一個道理,無線找來網絡紅人來惡搞自己,只覺是TVB惡搞網絡紅人,在阿叻與王晶面前,他們變了受教的小學生。真心鄙視那個機構,又何以會接受邀請呢?就算TVB斷章取義,把所有鬧他們的內容刪剪,將是非顛倒,那不是預計之中嗎?收視當然重要,YouTuber都想自己有收視,大台喎,就係咁簡單。

Monday, 23 November 2015

找對的人之前

和同事飲茶吹水,少不免談到家庭狀況,同事A說家裡有一宅男,三十未到,做設計,只愛在家打機,仍然單身。我聽到了,即時雙眼發光,本人並無找尋小鮮肉的需要,但身邊朋友,實在太多太多已屆適婚之年,仍然在尋找可依偎的胸膛的朋友,故此,一旦發現身邊有潛在發展可能的目標,都像聽到錢跌下來的聲音一樣。
緣份和運氣一樣,話來就來,但不來就是不來,坐著等運到,不如自己行動。若干年前,有位朋友透過網上交友,成功結交到異性,若干年後的現在,他們已經結婚,並且生兒育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那位朋友不是靚女,性格固執、偏激,但竟然尋到有幽默感、風趣且有見識的另一半,不可思議;那是第一次,我真實見證網上交友的威力。
可惜,今時不同往日,雖然現在不少手機程式都有交友功能,不過找到的都是色情狂多。又有另一位女友屬於靚女,專業人士,緣來又緣去,於是她鼓起勇氣去婚姻介紹所,以為應該有條路行。介紹所的人見她已近四張,暫時無工作(但有錢,很多人不用工作也有錢的。),於是大潑冷水,說現在來介紹所的人有很多青春少艾,年近四十,沒有工作,難上加難;朋友自問樣貌娟好,想不到得來如此冷待。
所以,在找對的人之前,要找對的Dating Agency。最近,認識了eSynchrony,他們是一間Dating Agency ,他們先會以問卷形式去了解顧客,然後為他們找適合的對象,再安排他們一對一見面;至少比手用手機識人,安全點吧。
多謝eSynchrony找我寫這篇文章,他們還樂意為我找對象,不過戀愛對我來說太浪費時間,機會留給你們吧。想知更多可以去: http://bit.ly/southernlovestory


Sunday, 25 October 2015

淺水灣之劫


如果淺水灣給留有的印象仍然是范柳源、白流蘇,亦舒小說中的紅男綠女約會流連的地點,我勸你不要再去淺水灣。今時今日的淺水灣,只有一車一車載著內地人的旅遊車,全日不停穿梭,他們一群一群的走向沙灘,和海拍過照之後,又一群群的回頭走,說真的,有點Zombie 的感覺,也像電視劇LOST,在Oceanic 6的生還者。

原來,踎在地下的自由行不可怕,最可怕真的是吐痰,那些大叔,邊走邊吐,不理那裡是甚麼地方,喉口那一口痰,卡在喉頭,不吐他出來他便會吐血,即時死亡, 只要痰已起,不吐不快,沒有自制能力,畜生一樣。淺水灣究竟做過甚麼,落得如此下場?

泳灘有一小食亭,負責銷售的是一位廿歲不到的女生,這位年輕人為甚麼會做這份工呢?她需要有無比耐性,因為要面對粗聲粗氣的大陸遊客。穿全身Paul Frank 馬騮圖案的大媽去買一樽水,她們會擘大喉嚨:「多少錢?」「要一瓶!」,當然不懂說謝謝,遇著有一個應該讀過書的,會說聲:「你好」已經用上全日好運,厭惡性行業。題外話,一支水動樂,賣$30,不過用人民幣付錢,食物和飲品,買一送一,大家一定要去淺水灣的話,記得帶人仔,但非必要都不要去,去了只會傷心。

本人已分別去信康文署、食環署和控煙辦,希望他們加強巡查和檢控,作為一個市民,在中港融合和凡事包容的魔咒下,可以做的唯有這些。

Thursday, 27 August 2015

時運低- 摩廚麵館




本來打算去食串揚,但係有朋友提議來這裡試試,冇乜所謂,未去過,試吓。
我們第一次去,吃甚麼都交由店主提議。她為我們安排了Perfect Egg,羊、三文魚、牛、鴨。
原來 Slow Cook是此店特色,蛋是63度,牛是48小時慢煮,三文魚是低溫煮,羊和鴨則不詳,可能係啩。

前菜63度蛋,做到場上度應該有的生熟度,配一個冬菇汁,ok
三文魚做得最好,slow cook保証肉質嫩滑,但配的汁是豉油,感覺好像中式蒸魚,接受與否見仁見智;羊柳很腍,鴨,朋友認為太甜。

對於慢煮食物沒有甚麼意見,但慢煮不等如食物的溫度是溫吞,食物唔熱,至少個汁都應該熱,個汁唔熱,隻碟都應該熱,但全晚的食物未至於凍,但沒有溫度的食物,個人來說很難好食。

主菜之外,每人還有一個招牌菜,就是撈麵,幼幼的蛋麵,加了少少蔬菜,味道淡淡的,加了他們自家製的辣醬好啲。


食到咁上下,大廚兼老闆問我們覺得食物如何,或者她以預備接受掌聲的心情來問,所以聽答案是:「ok,幾好呀。」之後報以一聲冷笑:「吓?OK呀?」,然後擰歪面走,冇禮貌到極。我們不是來免費試食的,不想聽到自己不想聽的回應就不要問,要掌聲都看睇吓俾咩人客食。差不多食完,上了4碗例湯,頭兩碗係凍的,後兩碗大概18度。如果覺得自己的食物那麼出色,唔該尊重一下自己的專業,不要給顧客凍的例湯,茶餐廳都不如。

埋單,計多咗一個主菜,全間店得我們一枱食客,咁都錯?請我都唔去,多謝。
千萬不要誤以為這店和廚魔Bo Innovation 有甚麼關係,此摩不同彼魔,是天和地的差別。


Monday, 3 August 2015

“I Cry Candy” - Inside Out (玩轉腦朋友)

Pixar 的動畫從來沒有讓人失望,今勻更是喜出望外。

主角不是人類,是五種大腦的情緒:JoySadnessFearDisgust Anger,劇中小孩Riley 的大腦是由快樂主罕,無時無刻都發放正能量,令到身邊的人高興。
離開了熟悉的環境、朋友, 搬到新屋,卻沒有傢具,愁緒要出來時,Joy便會出來主持大局,令Riley 繼續積極,反過來做一個令父母開心的小孩。

終於有一天,JoySadness 走失了,剩下 FearDisgust Anger,構成Riley人格的小島,開始逐個崩盤,Joy要趕回大腦總部拯救Riley,令她回復快樂。
在整個拯救的過程中,更深入窺探了大腦的不同部份,有「抽象區」、「潛意識區」、「回憶堆填區」。「潛意識區」裡那隻小丑十分諷刺,很多大人為小朋友安排生日前時,都會找來小丑助慶,但那卻是小孩的陰影,這一點值得家長留意。「回憶堆填區」是催淚區,Riley Imaginary friend Bing Bong,曾經是Riley的最好朋友,但有些人和事不再存在就會慢慢褪色,忘記了,自己也不知道;Bing Bong 知道自己將會永遠消失,便寧願犧牲自己來拯救Riley,這種精神可能在幻想之中才會有。

Joy不讓Sadness觸碰任何riley的回憶,也曾經把 Sadness留低,因為她覺得只有快樂才是一切,所有回憶都應該是快樂的 ;後來她發現有一種愛,原來在不開心的時候才會出現,有傷心才會把我們構成一個完整的人。 眼淚不一定苦澀的,傷心沉澱後可以轉化為存量,淚水也會變成糖果,不執著於快樂,我們才會快樂。

我們身邊都一定有一個開心果,但開心果的內心是怎樣?很多會為別人帶來歡樂的人,都不一定快樂。如果你身邊有些朋友,經常迫小朋友笑的話,要帶他們看這套電影。

這套動畫發人深省,創意澎湃,方法簡單、意思深遠,Pixar為我們製造的回憶,又豈只開開心心笑一餐?


Thursday, 23 July 2015

樹的控訴

每顆樹都有它的命 ,不是每一顆樹都能頤養天年,有的會被砍伐,製成紙張,被製紙的,好命水者可以負載「戰爭與和平」、「紅樓夢」、「康熙字典」,流芳百世,運滯的則遇上孌童寫真,孌童寫真都有知音,說不定也會在某張床下底,流芳百世;最死不冥目的就是沒被人看過,已被人送往堆填區。

本市的書展,本身談不上有甚麼書香,只不過是一個特賣場、嘉年華,但淪落到成了書本亂葬岡,實在是墮落。

書商們將賣不去的書本、雜誌毫無惻隱的丟棄,書本的待遇與花市賣剩的殘花無異。不珍惜書本的出版社,做甚麼出版? 自己的生財工具也不珍惜,去賣魚蛋吧。有人為他們解釋道,出版社都不願意為一些賣剩蔗負責付出額外的存倉費,因為價錢昂貴,這肯定又是土地問題。出版生意之難做,人盡皆知,香港出名買書的人少,收入要和發行、作者瓜分之外,其中一大開支就是存倉, 但做這盤生意就是有這種支出, 要是不願負擔、不能負擔,就不要做出版,還是去賣魚蛋吧。

把賣剩的書當垃圾是個侮辱自己行業的行為,是出版社自作孽,而主辦單位不加以管理,是為社會作孽。

貿發局只會急急清場,因為隔天又有另一個展覽,無眼屎乾淨盲,全部送往堆田區,省時省力,鬼有空把垃圾分類。 政府搞的環保政策最叻對市民埋手,收五毫不手軟,對製造大量垃圾的又不去管,一次書展製造次了的垃圾,收多少個5毫才可以抵消?


隔一天,般咸道古樹倒塌,雖說連日下雨所致,但或許樹有感應,知道同類被如此蹧蹋,在這個墮落的城市生不如死,不如自行了斷,早日投胎,下世做樹不要再來只有TreeGun,卻容不下樹根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