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9 May 2015

形容唔到不代表好


一向是皇冠廁紙的用家,近來發現廁紙的柔軟度比之前差了,很想去「親子王國」問問有沒有師奶有同感;與此同時,皇冠最近再推濕廁紙,是否因為要配合濕廁紙,所以微調了廁紙的質素呢?

本人未用過濕廁紙,不知道他們設計的濕廁紙和濕紙巾有甚麼不同,平時紙巾可以抹的地方,廁紙也可以;廁紙可以抹的,紙巾又可以,真的不知道怎樣分辦。

可能因為面目模糊,皇冠濕廁紙今次的定位為女性恩物,主攻女人市場,廣告找來卓韻芝代言,借其豪放大膽的形象赤裸裸地告訴消費者濕廁紙的好處。廣告片第一句已經是「辦大事」,然後有「親戚嚟嗰幾日抹得徹唔徹底㗎?」,還有叢林解手、示範抹屎;條片的內容如此,大抵沒幾多個女藝人可以處理到,難道找鍾嘉欣咩?

條片原本沒有甚麼大問題,喜不喜歡是另一回事,但去到最後問題來了。
最後一鏡,卓韻芝面對鏡頭說:用皇冠濕廁紙嘅感覺,係我寫過咁多本書,做過咁多 talk show,都形容唔到

這句對白的第一個壞處是假,沒有說服力, 不會有觀眾真的以為這是卓韻芝的真實感受,只不過是第三者寫出來的稿,當觀眾傻的嗎?

第二個壞處,「係我寫過咁多本書,做過咁多 talk show,都形容唔到」又如何? 「形容唔到」不等於勁,與其花五秒去做一個假的endorsment,不如想想如何用那五秒告訴消費者濕廁紙好很好用。

非筆墨能夠形容是一個求其的形容,講咗等於冇講,一個有丁點尊重自己文案身分的人都不會甘於寫出這樣的對白;廣告這個結尾,大抵是因為客戶物盡其用,藝人只要收足錢,也不會有異議,可惜尾就如此爛了。


Sunday, 17 May 2015

還要做多少偽廢廣告?

最近,有一個清潔香港的項目推出,利用DNA表型快拍技術,對在街上採集到的垃圾進行分析,推斷出垃圾蟲的容貌,然後用於海報之上,恐嚇市民不要隨地掉垃圾,否則會被貼大字報。DNA表型快拍只能推斷出疑人的皮膚、眼睛、頭髮顏色,以及性別,簡單一句是一味靠估,結果只能作參考。

我不想探討這個科技,我想說的是,創作這個廣告的必然是外國勢力,而且是對香港民情毫無認識的外國勢力。

第一,這個做法不能帶達致清潔香港的目的,因為根本沒有任何的阻嚇作用。這個做法只是由一份雜誌、一個環保組織和一間廣告公司發起的,是一次性的宣傳推廣,沒有政府認可,一個用來示範的樣版,現在海報見到那幾個樣是志願者,這是一個遊戲,遊戲有阻嚇作用嗎?行過見到只會拋一句:「白痴。」

如果他們真的周街執垃圾,然後去驗個樣出來又如何?這是一個侵犯人權的行為,未經證實不可能公佈「疑犯」容貌,市民也見久經訓練,人人都識講我有人權,咁容易俾你兇到?Naïve ! 這個概念根本不能執行。

我就當創意官們(創意官是現在很流行的title,不是真正的官。)體察了香港的現況,知道他們針對的目標是國內遊客,因為他們隨街丟煙斗、吐痰,隨街大小二便已經得到國際級的認同。就算他們不熟悉香港的法律與人權,信以為真,這個做法又會嚇到他們嗎?陸客們是來自曾經發生文化大革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批鬥也經歷過,會怕你在巴士站那幾個爛鬼燈箱海報? 他們會當那是一個旅遊點,一家大細在燈箱前留映。


為一個地方去做清潔運動,首先要了解人家的社會環境、文化,不是有甚麼高端科技可以應用。算了吧,這根本是一個偽廢清潔香港運動,只不過又是廣告公司打的飛機,需要討好的只是廣告展的評審,他們喜歡才是最大的效益。




Tuesday, 12 May 2015

尋找真相的精神病

智障有兩種,一種是神造他們的時候,可能煲緊湯,造造吓醒起要趕回家熄火,以至他們的腦袋造少了一條囟,是為天生的缺憾;另一種是後天的智障,自私、懶散、無知、愚昧、虛偽、胡扯,有腦不去用,自己苟且偷生便算,還要遺害人間。

拘捕到一個智障加自閉症的嫌疑犯,沒有足夠的智識去和智商不同的人溝通,便用自己的方法令對方認罪。問:「有沒有推伯伯?」,答:「推伯伯。」,問:「用左手推定右手推?」,以卑劣的手法引導智障人士認罪,非人所為;不問問「有沒有搞我老婆?」,他準會答:「我老婆。」不過,警察心裡想要的答案得到了,收工,揼骨。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被問及有關事件,他的答案是:「警方有尋找真相的精神辦事。」黎局長公務員生涯的代表作是馬尼拉人質事件發生後,他到馬尼拉處理,和生還者見面時相擁流淚的一幕。一個慈祥老人,應該早點回家湊孫,享天倫之樂,無謂出來獻世。以「有尋找真相的專業常神」為警方解畫是一個智障答案,作為一官之長,能否給予市民比智障人士高一點層次的答案嗎?

有精神又如何?沒能力、沒常識,神經漢有救人性命的精神,他可以做醫生嗎?如果警察尋找真相的精神,令他們可以為所欲為,不擇手段,見人就拉,明知道那是智障自閉人士,在有疑點的情況下還要落案,疑點歸於警方,他們有的不是尋找真相的精神,那是尋找真相的精神病。

有沒有人記得庾文翰?在2000年的時候,他在油麻地地鐵站,從母親的手上掙脫,不知所蹤。他也是一個智障和自閉人士;同日,他在羅湖邊境被發現,由於他沒有言語上的溝通能力,醒目的入境處邊防人員,以為講不出聲就是大陸人,於是將庾文翰轉交深圳,自此人間蒸發。

15年過去,似乎政府部門沒有向公務員提供足夠的超訓,教他們認識甚麼是智障,避免相類似的意件再發生;今次,不幸中之大幸,至少執返條命。不過,如果一個人有同理心,不需要甚麼專業培訓,也會對比自己弱小的人有憐憫之心,但和後天智障說同理心是多餘。


今天是母親節,祝天下母親快樂,尤其這次拉錯人事件警員的母親們,一定要和兒子好好慶祝,畢竟不是每個母親都那麼幸運,能有個仔做警察,維持治安,儆惡懲奸,你們要為兒子自豪。

Thursday, 30 April 2015

向弱者埋手是Easy Way Out

甚麼是欺善怕惡呢?新界近千間的僭建村屋,由07年開始提出檢控,到今天還未能清拆,原因是村民以村內的路是私家路的理由,阻止工人入村進行工程,屋宇署多年來繼續沒有丁點行動,一直坐喺度。候志強話:「人甚麼最大?窮就最大。沒有屋住、沒有錢,甚麼都沒有,捱了幾十年,僭建都要錢的。」

昨天,屋宇署進行首次封查劏房的行動,屋宇署人員連同50名帶備盾牌的警員和執達吏去到荃灣工廈劏房,趁人返工返學時,將40名在劏房內的住客趕走,大部份為婦孺,連私人物品也不準執拾,行動成功,拆村屋又唔見咁神勇?
可能,住劏房未夠窮,所以劏房戶未夠大,未夠惡,官字又有兩個口。但香港哪一條法例是租劏房犯法?犯法的是業主,請問拉咗業主未?都有㗎。由2012年起,就工廈用作居住用途的非法劏房相關違例工程,屋宇處發出72張清拆令及中止更改用途令,直至去年底,署方對未有遵從清拆令的業主共提出27宗檢控。檢控完又如何呀?屋宇署過去曾就非法改裝劏房,控告榮豐工業大廈業主,但經法庭定罪和罰款,業主仍不進行任何所需工程,繼續出租劏房,繼續收租。罰的款比起劏回來的租金,濕濕碎。

業主繼續知法犯法,政府冇辦法,於是向租戶埋手,趕哂租客走,冇人交租,咪解決咗問題囉!天才。

以這個邏輯,這個政府處理事件的做法是,捉不到販毒,捉道友、捉不到強姦犯,便禁止女性出夜街,有人打劫金舖,便不準人開金舖,是不是這樣呢?
那麼有非法骨灰龕,又不去掃骨灰?


政府在趕劏房戶出街之前,有沒有考慮過提高經營劏房的罰則?一張告票罰200萬,看看還有沒有人經營劏房? 劏房戶只是付不起昂貴租金,手無縛雞之力是低下層,法例不適用於有錢人, 誰弱勢便向誰埋手,欺善怕惡,這個政府無恥也不足以形容。

Monday, 20 April 2015

除了劉青雲 還有郭藹明

經過一整晚的折騰,終於找到一個留低的理由,等到劉青雲攞獎。

宣佈最佳男主角是劉青雲時,他和郭藹明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點一點頭便起身上台,沒有刻意的擁吻。他們眼神中的喜悅是一致的,劉青雲像對太太說:「係我。」,郭藹明回應:「係你。」

頒獎禮之中最好看的畫面除了得獎者的感言,就是台下的人看著台上的人時的表情,當年許志安拿下最受歡迎男歌星,最好睇的畫面是鄭秀文在台下爆喊。郭藹明沒有爆喊,她的眼神告訴大家,她快樂,她以他為榮。

劉青雲在台上說:「每次當我揸住太空船,飛到宇宙唔知邊度,你總有辦法令我安全返地球。」究竟他所指為何?這他們倆公婆才會明白。

郭藹明當年回港參選時,她是美國南加州大學機械工程學碩士學生,並且已經開始在當地工作,那家公司是研發飛機的導航系統。

因為成為香港小姐冠軍,所以加入了娛樂圈,放棄了在美國的學業和事業。她參演「大時代」成了她生命中的轉捩點,認識了劉青雲,然後嫁了劉青雲。後來,娛樂圈都離開了,專心做一個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這個角色對一般小鳥依人,立志做太太的女人來說,易如反掌也求之不得。但是,郭藹明是一個聰明、有智慧的女人,你說她沒有事業上的野心嗎?她原本應該在研究導航系統。

郭藹明犧牲自己,不單是去照顧劉青雲一個人,是照顧他們兩個人共同擁有的家庭,生活的細節,雙方感受,還需要調節自己的心情。劉青雲由1994年開始到今年,一共被提名16次,第一次獲獎要在2007年,失落了7年之後才得到,郭藹明陪他走過了多少失落?

劉青雲也知道這個女人為自己付出了甚麼,他發表安全返地球論,不是隨口噏。他也了解這些年,她都有在心裡掙扎,自己的選擇有沒有錯?放棄了的值不值得?如果當日不是這樣,今天又會怎樣?於是,他便借這個機會讓她知道,放棄了的沒有白費,也讓所有人知道郭藹明是劉青雲人生的導航系統,有這個女人在背後,也是他的一大成就。


這只是我個人猜想,把劉青雲的說話浪漫化,看了一晚的爛show,總要找個方法平伏怒火。

Monday, 13 April 2015

不要再壟斷我們

我只知道報新聞的嘉儀BB,從來都不知道有位女藝員叫周家怡,原來她TVB足足十六年,經過十六年的等待,楊過和小龍女重逢了,周家怡都終於因為HKTV的「導火新聞線」才為人認識,她那十六年是怎樣過的呢?

HKTV很重要,重要在不只為市民提供多一個選擇,它還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一些被走漏眼的幕前幕後有機會出場。除了周家怡,乜原來梁小冰還有拍戲嘅咩仲要幾好戲添;還有姜文杰、王宗堯、陸駿光,有HKTV之前,誰認識他們?

TVB除了壟斷電視業,還壟斷了觀眾的欣賞能力,它意識形態從沒有和現實和民智接軌,待觀眾如幾十年前的漁民,歡歡樂樂笑笑談談,得啖笑就OK,最緊要有娛樂性,沒有為提升觀眾欣賞節目水平努力;細廠搬大廠便以為有進步,劇集類型來來去去都是警匪、醫生、喜劇、愛情、寵物、飲食,換湯不換藥,累人不淺。

初看到HKTV的製作,「選戰」、「來生不做香港人」、「警界線」,整體未致於驚世,甚至因為期望過高,有點失望。但是,在製作上已經令看慣TVB的大開眼界。竟然有實景!有連戲的服裝!合時的道具!觀眾好像從石器時代一躍一太空;但這其實是一個正常認真製作應該有的,微波爐發明了好耐啦。

為它所累的不只觀眾,還有一眾演員、幕後,這些年來,有多少熱血和理想被埋葬了?「導火新聞線」或HKTV的製作對一向只能看TVB的觀眾來說,提供了許多新面孔,那些新面孔又有不少都是舊面孔,只是一直待在大台,出鏡的機會少之又少;機會除了留給有準備的人,還會留給自己人,不是親生仔,就算有得出鏡也只得矇矇的輪廓。


一個電視台獨大,沒有競爭對手,但為何創作空間卻那麼細,大台坐擁那麼多藝人,為甚麼我們看來看去也是楊怡、楊怡和楊怡?算了,TVB至少有糧出,還算個良心企業了。

HKTV真的很重要,香港還有很多被走漏眼的人才需要有空間被看到,他們不是想飛黃騰達、一夜成名,只想有用武之地,有心做會有得做。

Tuesday, 31 March 2015

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 秀殿

前身為同名店,賣蛋包飯,英文名叫Hidden, 可能覺得隱閉啲會矜貴啲,不過再前身是一間威士忌加燒酌吧,我估又冇乜人知,嗰陣就真係Hidden。賣奄列飯利潤有限,所以老細那店轉型做串揚,有酒水供應對一間食肆來就是很重要的。

串揚就是串住啲食物來炸,簡單一句炸嘢。炸嘢來講,我只喜歡吃家鄉雞,不過聽聞這裡的食物好地道,炸嘢之外都有其他嘢食,咁又試吓。

全店12個吧枱位,加一張4人枱,來到的時候已經是夜晚十點半,只得兩三人,快快趣趣叫嘢食。酒盜芝士、明太子、魚餅、煮野菜,樣樣都好色,好鬼日本。

串揚類都好食,炸得唔乾,個炸槳聽講溝咗山芋落去,令外皮酥脆,麵包糠又特別磨細,避免太吸油,食材由日本來不在話下。 這店另一主打是燒酌,款式十分多,麥、芋、黑糖、紫蘇,連辣椒都有。


原本呢餐冇乜問題,地方ok,食物幾好,仲開得夜,但敗筆又出現。結賬時,朋友發現有21杯茶,$630 ,冇咩嘛?去完沙漠咩,我哋得3個人,飲咩21杯茶?問侍應,由於時間關係,很快再送來另一張單,茶,4杯,$30杯。我們見由21 減到4便收貨啦;後來才發現,茶只飲了兩杯,咁都收多咗兩杯。



你問我,覺得他們是故意嗎?我覺得有可能,不過未必是店的問題,是侍應的問題,尤其是我們飲了10杯燒酌,便以為有機可乘,可惜遇上精明眼。



食宵夜被收多錢是經常發生的事,是經常,飲酒的人最易被人搏矇,遇上這個情況,記得check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