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7 January 2015

D7689 新解

香港真的很安全。

有甚麼風吹草動,發現疑似逆我者的行為,不需要動用甚麼國安法、錦衣衛,只需派條毛去投訴,有關機構便會自行洗太平地,為自己回復清白之身,乖乖的,差點未跪著高呼「689 先福永享 壽與天齊」。

D7689」算是甚麼?那只會一個英文字加一組數字的組合,就算是一個密碼也是一個安全度不高的密碼,怎麼會是反政府?

689是對梁特的暱稱,並不是譏諷他,他應該引這個稱號為榮,因為他是堂堂正正在根據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的基礎下,由1200個有代表性的選委手上,英勇地得到689票而當選的,689他當之無愧,他日他的墓誌銘也應該刻上這輝煌成績。

好了,至於D7,據稱是粗言穢語的諧音。這裡要和大家講一個故事,話說我曾經為某大機構創作了一句口號,口號當中有個「係」字,客戶得回來的反應是,「那個字好像粗口。」他們不理整句口號的意思,只見個「係」字就聯想到是粗口,我解釋廣東話有9聲的,「係」和他們心目中的門西在聲調上根本不一樣,當然他們不會明白。

對,有些人滿腦子就是生殖器官,粗言穢語,因為心中有鬼才會想到那是鬼。我就想不到D7是粗口了,我會想D的發音是「獨」,7是「得」,整句說話就是「獨得689」,只不過是再度強調梁特是多麼的有代表性,他在選擇中獨得689票。


嗱, 我說「獨得」,不是「毒得」呀, 你們中文好,自己有此聯想,唔關我事㗎。

吃能得利的傻女

一個星期得到130多萬的點擊率,那個「能得利」的廣告你也有看過吧,我也是那130多萬之一,看的時候,畫面很喜慶,我卻很sad,那麼難看,那麼難聽,那麼冇品味,但卻受歡迎 。看到Youtube的留言,有人說吸引到眼球的廣告就是好廣告,愈on9愈受歡迎。見怪不怪。
然後,李逸朗來了。

那隻哭墳版「傻女」,震撼全港樂迷,真心覺得發神經,好像在卡拉OK偷錄醉漢唱歌,不要告訴我這是藝術。

但這「傻女」很成功,大家都在問「有沒有聽李逸朗?」

對於一個沒有人記得,甚或從不認識的藝人來說,他的名字從新出現,「人氣緊要過石油氣」,有人氣才會有石油氣。如果,他很認真的去翻唱別人的歌,唱得更好也不會有這個效果。

不要說做這些出品的人墮落,墮落是大家做成的,因為再沒有人欣賞「正正常常」,quality work不再是成功的保証,要有知名度、眼球,行騎仲得。情況就好像發達當然要炒樓,炒股票,勤勤懇懇打份工是冇發達的。

究竟仲有冇人知decent點解?

你話sadsad

Thursday, 22 January 2015

接衝線

今個星期日,又到一年一度的渣兜馬拉松,報了名的已經拉定筋,假如你的情人是跑手之一,你也要拉定筋。情人去跑,你不一定要陪跑,一對成熟的情侶是可以有不同的嗜好,但他參加了的話,你就要準備好,拉定筋去終點等他回來。

這是一個甜蜜,且能增進感情的行為,所以千萬不要浪費。情人之間是要互相支持的,雖然你不喜歡跑步,但讓對方知道你支持他去做一個你討厭的活動是重要的。

知道有人在終點等待自己回來,可以產生動力,就算中途想放棄,只得半條人命,也會勉為其難跑下去,而在終點等的,那種盼望的心情,有試過等喜歡的人出現的都一定知道。

等情人衝線,這個遊戲是很好玩的,可以幻想正在走難,在人頭湧湧,滾滾紅塵中 ,眾裡尋他,再不來,船要開了。然後,懷著焦急的心情,手一直拿著相機,預備拍下他奔向你的一刻;這個過程,可以測試你對情人的熟悉度,相信我,有認錯人的個案曾發生的。

這種等待所以好玩是知道對方一定會出現,保証不會白等,但又可以體會那種忐忑,焦急、興奮,而不傷身;不是每一次等待也有結果的,這種極速開花結果的等待遊戲,而且還是免費的,又怎能錯過呢?


我們經常想知道,跟自己去到終點的是乃誰,歲月悠悠,聚散匆匆,花開幾時開,花也不知道;今個馬拉松,有個你會在終點等他的人,袋住先。

Wednesday, 21 January 2015

又係可能最好食的燒肉店 - Yakiniku Great

主打黑毛和牛燒肉的Yakiniku Great 在日本有幾間分店,香港是海外第一家,大抵知道香港人好多都發日本寒,生意一定冇問題。

老闆是日本人,和牛每天由日本不同的地方送到,供應不同部位,食唔食到啲稀少部位就睇緣份。

店舖位於上環,地方好寬敞,不過稍嫌啲燈火數太猛,勁倀眼。

光顧那天仍然是試業階段,有九折,冇酒牌,所以可以自己帶酒,不收到corkage
我們5人點了:

和牛壽司($30一件)、牛脷($158)、和牛Kalbi($88)Thick Prime Kalbi$228)、大三角($248)Misuji(肩胛骨內側肉)、Koyto Style Yaki-shabu($228)、雞腿肉($98)、豬腩肉($98)、牛腸($100)、帶子($78)、蒜頭($60)、雜菜($98)、粟米($60)、蕃薯、沙律($98)、泡菜($70)、冷麵($90)


第一碟燒的是牛脷,一放入口,大家都異口同聲:嘩,好味喎。「好味喎」呢三個字基本上全晚冇停過。一句講哂,日本牛真係唔同味,加上譬如 Misuji呢啲部份,燒幾秒,然後捲埋放入口,又香又脆又甜又軟,真係以為去咗日本;價錢都好合理,一碟5片,$298


最貴係 Koyto Style Yaki-shabu,$228,一。片,真係唔知點解要咁貴,面頭有啲糖霜,燒的時候加點醬油,燒完蘸落啲蛋度。老實講,我食唔到咩味,因為我地只係叫咗一。片,52魚,5個人分;其他嘢已經好好味,下次唔食呢塊都可以啦。










之前去完298 Nikuyu Room 覺得係全港最好食的燒肉,睇嚟遇到對手。

Tuesday, 20 January 2015

串燒 x 酒吧 = 好賺 Bilibala Yakitori Bar


隨意搜尋,搜到這一間 - Bilibala Yakitori Bar

銅鑼灣希雲街,一條正被發展的小街,因為附近有新落成的大型豪宅,三萬蚊一呎那種;原本存在的,車房、洗衣店、糖水舖都執得七七八八。希雲街?邊條啊?Via Tokyo就喺街口,行入啲有富山拉麵。


Bilibala Yakitori Bar 要再行入啲,就喺正未入伙的豪宅對面,舖仔細細,有一列個半開放式的bar 枱位,坐到出街,即係可以食煙,另外有一兩張枱。

酒類選擇算多,一心來吃串燒,自然飲 sake6個人,好口渴,一共飲了三枝。

食物方面,要自己剔,但係剔��張紙冇價錢,有價錢的在另一張餐牌上面,於是剔食物時,不會知道剔的食物幾多錢,店方一定有研究過先會咁做,我個人認為咁樣唔係幾好;而餐牌上面的價錢都是一串的價錢,大家要留意返。


食物類型都係嗰啲,牛舌、安格斯牛柳、煙肉車厘茄、免治雞肉棒、雞軟骨、雞翼、雞腎、雞肝、帶子、廣島蠔、冬菇、粟米、豆腐、鯖魚,每樣兩、三串。質素算不錯,不過算不上出色。難食的有大腸,臭的,還有白鱔,乾、腥、有骨;燒明太子燒得幾好,$108 一條,帶子好大隻,不過出哂水,唔夠時間解凍囉。




想去光顧的人當呢間係一間酒吧,食物當係客串會好啲。


埋單$4200,每人七佰,扣除酒錢,食物$400,唔飽。我想知Openrice 食評,話食$200 $300啲人係食咗咩?

每一間食肆總有一個敗筆 - Futago HK 大阪燒肉

早前,有兩個朋友都同我講,話鍾意睇我以前寫過嘅「每一間食肆總有一個敗筆」系列,真係㗎?好啦,難得有人LIKE,寫返啦。

每一間食肆總有一個敗筆 - Futago HK 大阪燒肉

呢間都幾人氣,晚市一定要訂位,一講日本開過嚟,個感覺又好似正宗啲咁,又的確係喎,不少顧客係日本人,再放心啲。

間舖幾細,我哋嗰晚坐嗰張枱,話係8人枱(我哋5人前係啱啱好),超過10個人,你有咁瘦都冇咁大張枱。

食物係不錯,起碼肉類有應有肉質同味道,牛有不同部份,不同來源,難得侍應可以答到你條牛腸係來自咩牛。留意返,餐牌某啲食物係會有侍應幫你燒嘅,如果你有密偈傾就唔好點嗰啲,如果個侍應生得靚就點嗰啲,明未?

「大得驚人牛小排」($158),好似奪命狂呼個骷顱頭面具咁多,呢件係最好食,因為比較多油份,枱枱都叫咁滯,而且有表演,當侍應開始幫你燒嗰陣就會大聲講一堆日文,同拍手,好熱鬧㗎。





敗筆係咩呢?正所謂成也風雲,敗也風雲,都係「大得驚人牛小排」,去食BBQ少少油煙梗有,但一燒呢一塊,你睇吓大煙到呢,真係冇改錯名,真你大得驚人。大家去食的話記得着啲就嚟丟嘅衫去。

Futago HK 大阪燒肉

銅鑼灣伊榮街15號地下B

藝術良心

有一種良心,叫藝術良心,哪是怎運作的呢?

打麻雀,食糊,開牌一看,全萬子,除了一對眼,怎麼是索子?那就是沒有藝術良心的表現, 好一個清一色的牌面,怎可以為了心急食糊便糟蹋了它呢? 有藝術良心的人就會把那兩只索子都做成萬子,用一個最美麗的方式來完成任務。

不一定要從事藝術工作的才需要用到藝術良心,應用在任何工作、行為上也可以,那其實是一種認真處事的態度。

太多人都因為看到終點在望,明明只差兩筆,可以令到那件事得到滿分也不去做,做完比做好更重要。最近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是那個「5歲小童」。

5歲小童」已經等同「消息人士」、「身邊好友」,成為自我散播消息的代言人之一。
5歲小童為何一出場便露底?這是沒有藝術良心的後果,一個5歲小童一開口便是「行政長官」,這句「行政長官」比林鄭叫暉暉做 Lester更生硬,小童不叫689689已經算俾面,比較普遍的叫法應該是「特首」,若說小童叫他做「思歪」「CY」,還可以加點人味,尚且更有說服力, 怎會叫他做「行政長官」?黐線。

5歲小童然後問:「我長大後可以住邊呀?香港仲有冇足夠土地?」雖然,小孩子真的是會每事問,但一個5歲小童問房屋問題,真的詭異到極點。

也許,他編的都是鬼故多,鬼片很多時加插小童角色能增加驚嚇效果,故此屢次選取5歲小童擔當他肚裡的一條蟲。 寫對白要有邏輯之餘,也要配合說話者的身份,不要將自己想說的話隨便質進一把口;假如我說,有個5歲小童問:「行政長官,你嗰5000萬有冇交稅呀?」,「行政長官,你幾時死呀?」大家都知道這是假的,對不對?

如果小童現在的居住環境差,他的問題應該是「我幾時可以搬屋?」、「幾時可以上樓?」「幾時可以有自己一張床?」,但如果小童現在住得OK,根本不會有「長大可以住邊呀?」這個疑問,遑論去問香港有沒有足夠的土地,黐線。

大話原來不是講得多便有技巧,又或者他不知道甚麼叫藝術良心,係喎,一般良心都冇的人,要求他有藝術良心真的是太高要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