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January 2011

新少林寺

人算不如天算, 心想看「讓子彈飛」, 「挪威的森林」, 「非誠勿擾2」, 結果看了「新少林寺」的首映。除了免費之外, 看的原因就是因為日前在朋友家看到一幅劉德華親書的書法, 不得不加佩服這個人, 「新少林寺」由他擔綱, 抱著「看你又一努力例證」的心態入場;加上也想看看謝霆鋒的奸角演繹, 縱使知道電影長130分鐘也樂於奉陪。

劉德華飾演的侯杰為一殺人不貶眼的軍閥,電影首60分鐘都是交待他的奸險 , 其後被部下曹蠻(謝霆鋒)出賣, 家破人亡, 避入少林;後60分鐘就是描寫他在少林得到的感悟,繼而曹蠻追殺, 他如何以德報怨,犧牲自己, 以求曹蠻醒覺。

戲軌就是這樣簡單, 簡單和單薄不是對等, 簡單的故事, 也可以拍得引人入勝,可惜不是這一部。拍少林寺, 那麼武打場面都一定精彩吧, sorry, 沒有一場的打鬥可以用悅目來形容, 連少林寺內練功的場面也是小貓三四隻。演員的演出呢?兩位奸的演出,一個膚淺, 一個chok, 劉德華經歷一場馬車打鬥, 再飛身救女, 滾下山崖, 連夜趕路, 頭髮仍然是熨貼的;謝霆鋒呢?大部份時間都是一撮頭髮遮住一隻眼, 看不清他的眼神, 說真的 , 看了一小時, 我已經沒有耐性, 很想離場。

「新少林寺」缺少了少林的精神面貌, 禪不是嗡兩句佛偈就算,想禪不如再看「大隻佬」, 想看功夫看「葉問」;那甚麼時候看「新少林寺」?新年看, 賀歲要有成龍。

Friday, 14 January 2011

祝按章成功

國泰航空的空中服務員因不滿加薪幅度, 蘊釀按章工作, 如實行的話,預料每班機將延遲十五分鐘起飛。

當$28時薪也要左爭取, 右擔憂, 他們可以如此理直氣壯的爭取福利, 令人既羨慕又妒忌。國泰工會可能是香港唯一一個工會如此團結, 又如此有力量, 誰叫他們掌管香港市民能否成功起飛的命脈, 力量是從公眾利益而來。

今次他們起動的原因是「不滿意加薪幅度」, 更加羨煞旁人, 但與其懷著「我得不到, 你也得不到」的壞心腸, 倒不如早有準備, 看看他們按章工作之後, 最差的情況會去到哪裡。

一看之下, 我幾近支持他們立即按章。以下是按章工作的細節:

登機前
:

  • 機艙經理依足公司政策向機艙服務員作最完整及詳細的登機簡



登機後
:

  • 機艙服務員徹底檢所有緊急救生器材例如救生衣及滅火筒
  • 預留最少十分鐘為航班作徹底安全檢
  • 員工要確保航機 100%清潔才讓乘客登機
  • 不准過重及過大手提行李上機



航機起飛後
:

  • 員工要確保自己在 100%安全情況下才開始工作及服務乘客



航機降落後
:

  • 飛機引關閉後 30分鐘停止工作

其他象式團結行動
:

  • 飛行過程中戴上口罩
  • 戴上有工會記號的證件套
  • 盡情為客人提供酒車上的飲品

原來所謂按章工作, 就是功夫做得比平時足,即是說,我們一向坐的國泰港龍,不是百分百乾淨, 沒有徹底檢查救生裝備 ,飲品不可以盡情飲。如此看來, 按章對我們有SO

至於, 全程戴上口罩, 令乘客看不到他們的笑容, 更是歡迎, 衛生與假惺惺的笑容, 你怎麼選?長期戴口罩, 看誰辛苦?

再說, 如按章工作預計每班機會受阻15分鐘, 15 分鐘?比平日的delay 還要快。

希望國泰資方拒開談判, 他們按章成功。

Wednesday, 12 January 2011

吃得太遲

唉, 世事往往都有好人沒好報, 事倍功半,懷才不遇的情況出現, 飲食界也一樣。人潮滔滔的, 往往是粗製濫造, 用心做的又反而會結業。

最近發現兩家食物做得不錯的食肆已黯然結業。

第一家叫「名.爐燒」, 在銅鑼灣利園山道, 尊貴視力和OK便利店中間, 首次惠顧是在數月前, 為歡樂時光張羅外賣小吃, 無意間買了一個例牌叉燒, 一試之下, 那叉燒比太興好廿倍,絕不是一般燒味店的貨色, 鬆軟, 肥瘦適中, 比得上那些貴價酒樓賣百二銀一個例牌那些。再有一次, 試了它的燒肉, 那是絕對脆皮的燒肉,那五花腩脂肪均勻, 我不是燒肉愛好者也為之驚嘆。

另一家, 是在登龍街的「健味粥」, 「健味粥」的店主擁有自己的淡水魚場, 粥品主打用鮮魚, 無味精。老實說, 我只去過一次, 但一直都念念不忘那綿綿的粥底。最近天氣轉冷, 想起粥, 想到那裡, 但發覺它已然結業, 實在可惜。

兩家食物做得好的食肆也落得結業收場, 也不是無跡可尋,終歸生意是生意, 也不是光靠產品。

「名.爐燒」錯在定位, 它將自己定為高雅之燒味店, 於是店舖以高格調裝修, 燈光昏暗, 其失敗証明茶餐廳格才令人對燒味有信心, 結領帶賣魚蛋, 只會拒人於千里。還有那舖位, 應該死過人兼未打齋, 開甚麼死甚麼, 頂替它的粥麵店在晚上九時已看見員工在收筷子, 預備關門。

「健味粥」呢?最錯的地方就是地點,但與風水無關。它在登龍街, 時代廣場後面的小街, 日間人跡罕至,人氣在晚上七時後才會有, 都是去打邊爐及樓上酒吧。 況且, 銅鑼灣也有不少的好粥分佈在中心點, 很難才會想到去後街這一家。

無論如何, 如果這兩家店翻生的話, 請通知。

Monday, 10 January 2011

七年技癢

周慧敏又準備開演唱會了, 知道這個消息, 第一個例反應就是:乜唔夠錢駛咩?和看到一些已移民, 半收山的資深演員再次出現,以過戲癮為原因, 重操故業一樣, 我便會想, 哪有這麼大的戲癮, 哪有那麼大的興趣,必然是生活迫人, 要賺點錢。

這個想法真的不要得, 這世界是有為興趣而工作這件事情的。

事緣有一天, 在辦公室內聽到有位同事在解說他為客戶寫的電台廣告內容, 一聽到電台廣告這詞, 我便伸出內置的天線, 想聽清楚他寫的是甚麼。一邊聽, 一邊有一把焦急的聲音在說:「俾我寫, 俾我寫。」不是我覺得我會寫得特別好, 而是技癢。

自從離開了電台之後, 好像也沒有再寫過電台廣告,當然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就是以電台作為宣傳媒體的客戶愈來愈少, 所以也自然少機會接觸。

寫電台稿其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有趣在於是沒有畫面, 只靠聲音及文字及演繹, 還要有一條“橋”包含其中; 寫完很容易, 寫得好是需要有技巧。不過, 看得出, 不論是客戶或者廣告從業員也有點小看電台廣告的創意, 最樂意用的時候就是為了入獎。

電台廣告對我來說除了是老朋友, 更是一本copy book,很多創意的技巧其實都是從那裡學過來的, 一個30秒的radio 和一個30秒的TVC 的創意是可以同出一轍的,只是大家都重畫輕聲。

如果大家想在電台落廣告, 可以找我。

Friday, 7 January 2011

沏茶 徹查

不知大家的面書有否被「苦瓜」洗板。「苦瓜」乃陳奕迅的新歌一推出大家便爭相推不少更節歌詞作為個人的status歌詞有深度。

男歌手能獲樂迷如此厚愛可能只得一個Eason他的歌幾乎成為大家的信仰, 也是值得的。

「陀飛輪」及「苦瓜」都是偉文為Eason 寫的道理系列孰深孰淺,受用與否, 見仁見智,但這兩首也蠻有人氣, 可見 他的歌迷也開始成熟,區區情歌已不能滿足他們。

說起黃偉文, 在微博有一張他和小克在叱頒獎禮的合照,Wyman喜歡那張相因為相中的他只見不見憤怒;我則認為, 如果真的不見憤怒應該不會為意自己憤不憤怒這是題外話。

我想的是「苦瓜」本來它是一首ok耳的流行曲但可惜有兩個位令我聽這歌時未能投入。

歌詞中有一句「等消化 茶」。 Eason把他唱成以我一向認知,“是讀為甚麼會變成“切”呢?是不是我一直以來, 學的都是錯呢?

外有一句 「今天先記得聽過人 這叫半生瓜」我猜那半生應該是半熟的意思以我一向接觸的廣東話讀音這個情況下應該是讀成半生熟的不是半生;但又會不會是半生都像瓜的意思,

所以才唱成“生”?謎。

上一首「陀飛輪」中的算永” (雋永)到現在我都不明白為甚麼會把這個字讀成而不是謎。

算了罷我想發現這些讀音有問題而又在意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有疑問大家去到KTV時一樣會依樣葫蘆永及唱「天下無雙」的時候, 是否唱「 不“俏”我對生命眷戀」

我的正音知識正在崩潰中。

Wednesday, 5 January 2011

從此維園少了一點溫暖

大除夕那天看著大家紛紛在微博在面書在網誌爭相回顧2010所謂回顧也不過是去了哪裡旅行, 感情有多少得失, 工作有多疲憊。

看著看著只覺得回顧只是 一個幾好發揮的題目,作為躲懶, 寫寫這些也不妨;但想著想著這些對第三者則完全沒有價值的內容,誰有興趣看?都不過是有些事情發生, 有些過去, 有些繼續進行,來不及想到可堪回顧的事情 2010已經過去


一月二日華叔病逝,明年回顧今日, 這應該是一件大事。

華叔一去, 各界爭相悼念,歌頌得接近神化,連曾首也急不及待, 高度評價華叔。

特首的悼文有這一段:

「即使年與癌魔搏鬥期間司徒華先生仍然念念不忘香港的民主發展。他支持2012政改方案力爭黨友及市民認同。政改方案通過香港民主邁出重要一司徒華先生功不可沒。」

這已是悼文四分之一的內容, 替死人化妝, 同時也為自己上粉, 這悼文是有多真心不需要明眼人也可知道

剛直不阿、堅持理想從不言休崢崢風骨把他捧到天上有地下無都是假的, 真的那麼尊重,下屬又怎會出「哀悼唔一定要香港」這種畜生語。

Facebook有一群組「強烈要求李少光百年歸老時海外親友不要赴港奔喪

不評論個別事件。


一些不政治的市民如我司徒華不是一個巨人但他是一個親和的長輩,每年都會聽到他一句: 平反六四, 他一直的堅持有目共睹不用鋪天蓋地的報道上電台哭喪我們都會記得。

華叔走了, 我想起維園,不是六四那個而是年宵的維園。

今年沒有華叔寫的揮春 從此維園就是少了這一點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