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September 2013

新寧大廈


新寧大廈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電影「英雄本色」李子雄從大廈步出的那一幕,除了用慢鏡顯出氣勢之外,那個慷慨的平台也功不可沒, 現在再要找一幢商業大廈有如此寬廣的平台用作曬馬用之也有甚有難度。

還有一個很深刻的畫面就是陳百強「夢裡人」大碟封面就是在新寧大廈外面拍攝的, 那時候新寧大廈是一個多麼時尚的指標。



新寧大廈拆卸重建, 在那裡上過班的絕對是一樁回憶, 尤其是樓下的Inn Side out Inn Side out絕對是新寧大廈的附屬蛇竇, 在樓上的上班族都一定試過藉詞「傾嘢」去 Inn Side out 喝啤酒,花生,然後吹完一輪水,忘了要傾甚麼嘢 。在Inn Side out 剥花生絕對是種發洩, 因為可以將花生殼隨意掉在地上, 試問有幾何可以痛痛快快將垃圾掉在地上, 還要是高貴地段的銅鑼灣, 他們覓址重開時, 也保留這個特式便好了。

對一裡只有30年樓齡的大廈, 發展商選擇重建而不是翻新當然是商業決定, 新寧大廈重建後會變成商場和商業大廈, 看來莎莎, 周大福要繼續開分店了。

集體回憶好像越來越廉價, 每有一間店舖結業, 一幢大廈遷拆又再催迫大家去回憶, 憑弔,一個人感慨得太頻密, 感性王也會應接不瑕,這個城市之面目全非, 令人越看越心淡。我也在新寧大廈上過班,著實有點不捨, 看來對這個城市又還有感覺, 這才是惱人的地方。

今天的新寧大廈, 就是明天的郊野公園, 趁著秋風起, 大家趕緊去燒嘢食吧。

Saturday, 28 September 2013

太認真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如果我不愛你, 你會不會繼續愛我?」

「有很多事情都是不由自主的, 尤其是面對自己喜歡的人,不是他不喜歡你, 你別過面不理睬他, 便能忘記他這樣簡單。如果可以好像買餸一樣, 呃你秤便以後不再幫襯, 那有多好。對一份工, 尚且也不能如此,何況對一個你愛的人。」

「如果你不愛我, 我是不會愛你。」

「我知道, 你講過。 不如我把問題掉轉問, 假如你不愛我, 你還想不想我繼續喜歡你。」

「很難答,不愛人還想得到愛是一個很自私的行為, 我不想自己是一個那麼自私的人, 但如果我還想你愛我的話, 我一定還有一點點還喜歡你。若果我對那個人沒有一點好感, 一點感情都沒有的話, 我根本不想他接近我, 噓寒問暖, 是很煩的。」

「那一點點喜歡又不足以繼續一起。」

「又或者我知道你還有一點愛我, 不想就此罷休, 我也不會忍心和你一刀兩斷, 做不成情人, 做朋友吧。」

「你不愛我, 但你又想藕斷絲連。你覺得再見真的可以亦是朋友?」

「可以吧。」

「若果我很愛那個人, 應該做不到。」

「若果你很愛那個人, 更加應該跟他做朋友, 排隊嘛, 可能有一日又輪到你。」

「你覺得排隊有用麼?注定跟你一起的話, 根本不用排。」

「你這說法真消極, 愛是要去爭取的。」

「他都不愛你, 怎麼爭?爭甚麼?還有, 你說我不愛你的話, 你是不會愛我的, 怎麼忽然又要爭取。」

「怎麼你臨瞓還那麼清醒?」

「如果是真的, 那也不錯。忘記一個人有時是很費功夫的, 如果還愛那個人的話, 保不保持聯絡, 見不見, 等不等,還是會愛著他的;但如果想為自己好, 至少應該不見面。」
  
「多餘啦, 香港有幾大, 避到過九龍, 新界也避不開Facebook, 避得開他的 Facebook 也避不開他朋友的Facebook, 這個世界很細的。應該採取的方法是, 繼續見, 繼續做朋友, 結果其實只得一個, 就是有一天, 你看著他的面孔時, 那種讓你牽掛的感覺會不見了。」

「又為甚麼只得一個結果呢?你不是說排隊嗎?」

「這個想法是迫不得己, 不想就此放手, 又未看得開, 唯有給自己這個hidden agenda 。  那究竟如果我不愛你, 你會不會繼續愛我?」

「我會不會繼續愛你?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愛我, 我不愛你也不會是因為你不愛我。我愛你是我的事, 不愛你也是我的事, 你影響不了我。」

「那你是說就算我甚麼也沒有做錯, 可能有一天你會忽然之間不愛我?」

「你不知道嗎?放棄一段感情是不需要任何一方出錯的。」

「你又說得對, 戀愛有時真的令人沮喪。」

「對的。」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雖然很喜歡大衛認真回答她的問題, 但有時又怕他太認真。

隱泉, 真的好吃嗎?


久聞大坑隱泉好評, 可惜長期客滿,座位也有限, 一直未有機會一嚐, 終於開了分店。
新店於天后水星街, 環境寬敞, 新開張, 全晚3 4 枱,靜靜的。



食物質素, 有些好, 有些一般。
有一味信玄袋, 腐皮在外, 裡皮包著切碎的帶子和青椒,基本上袋還袋, 餡還餡, 餡料淡而無味, 著實令失望。

無味的



信州燒蠔, 加了麵鼓醬去燒蠔, 這個是挺不錯的, 蠔也肥美;萬能惹雞肉也好, 因為雞肉是用了日本走地雞。





侍應介紹一些餐牌上沒有的, 例如: 汁煮梅貝, 清酒煮蜆, 生薑豚肉陶板燒, 都是不錯的。






















冰頭漬(三文魚眉軟骨)




其餘都是燒雞翼, 牛脷, 雞泡魚乾, 蒜頭, 大蔥, 銀杏, 洋蔥, 南瓜, 青椒仔, 芝士年糕⋯⋯ 很多蔬菜呢。

實在味道是一般, 不知道為甚麼那麼多好評, 可能兩邊的爐頭不同?結帳兩千, 拿帳單和前幾星期去過的南蠻亭相比, 嘩, 這裡的每一項食物也比南蠻亭, 如廣島蠔這裡$40一串, 南蠻亭賣$30, 雞翼$30 VS $25, 雞軟骨$24VS20, 青椒仔$28 VS15, 一坐低便有的蔬菜條, 南蠻亭, 4 人放兩兜$36, 這裡4人放一兜大的$50。不是有心比較, 只是好奇, 一比之下又幾有趣, 每項收多少少, 都說做爐端燒幾好賺。




凍蕃茄$40






燒廣島蠔
整體來說, 我想不到理由不去南蠻亭而去隱泉, 想不通 。

Friday, 27 September 2013

不簡單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可以問我一個問題。」「甚麼問題?」

「你有甚麼想知, 我都會答。」

「哦。你跟我一起, 甚麼時候覺得最開心?」

「最開心, 最開心迫到你做一些你平時不會做的事, 例如吃榴蓮呀, 去跑步呀, 曬太陽呀
⋯⋯」

「變態的⋯⋯為甚麼不是送禮物給你?和你去旅行?」

「你肯犧牲才覺得你愛我, 覺得你愛我, 我才會快樂;送禮物, 去旅行這些太簡單。」

「我吃榴蓮就是犧牲?」

「對, 拋棄自己的固執是犧牲的一種, 至於拋棄甚麼就能顯出犧牲的程度, 犧牲的程度反映你有多愛我。」

「不肯戒煙但我可以為你擋風遮雨, 也不算愛你嗎?我愛一個人, 我不想改變她,我相信愛除了犧牲還有其他方式表達的。」

「那一定, 但你問我甚麼時候最開心嘛, 看到你為我做一些平常不願意做的事, 我特別感覺到你對我的愛。」

「那我不懂編織, 但專程走去學, 然後送一條溫暖牌給你, 你覺得怎樣?」

「很老土。」

「不窩心嗎?」

「男人不應該編織, 那是女人做的。況且非到落雪我也不戴頸巾, 穿毛衣我又會敏感, 送禮知道對方不喜歡甚麼, 比知道他喜歡甚麼還要重要。」

「你送甚麼給我, 我也喜歡的,就算得物無所用, 但當你選那份禮物時, 你是想著我去選的, 這是那份禮物的最大價值。」

「你收過最喜歡的禮物是甚麼?」

「沒有哪一件, 我喜歡那個人, 送甚麼給我, 我都喜歡。」

「怎麼啦, 總有一兩件特別合心意吧。」

「我頭痛時你買給我的必理痛,肚餓時買給我的外賣⋯⋯那些我都很喜歡。」

「養你真的很易哦。」

「對哦。」

「那你跟我一起, 甚麼時候最開心?」

「接你放工的時候。」

「放工我開心啫, 你都開心?」

「期待喜歡的人出現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尤其是肯定不會落空的期待。接你放工, 你一定會從辦公室的大廈走出來,就算有時不太準時, 我總會等到你,可以享受期待的過程, 很快又會成果, 實在是太快樂了。然後, 一起回家, 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

「我也喜歡和你一起回家的感覺, 一定比溫暖牌窩心。」

「編織只是舉一個例, 男人是做大事的。」

「你的大事就是接我放工吧。」

「你又說得對。」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失眠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 大衛所有的答案都好像很簡單, 但可以那麼簡單地投入喜歡一個人, 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

Thursday, 26 September 2013

有待改進 ﹣ 權八


上次去「竹壽司」的時候, 師傅告之集團將有新動作, 就是在利園開「權八」。「權八」最聞名的就是江戶風的裝修,Kill Bill 也用來作場景。我並沒有去過東京的「權八」, 所以香港開了便急不及待去試。

致電訂枱時, 留底姓名, 電話, 臨掛線時, 接線生交帶一句: 我們hold 15分鐘, 如果要改時間請打電話通知。Reception  很繁忙嗎?如果是Mou Mou Club 我完全理解, 此等情況經常出現, 但不會出現在一些高級餐廳 。

踏出電梯, 門口黑漆漆的, 經過走廊有間造蕎麥麵的個室, 不過裡面沒有人。

東京「權八」裝修是一大賣點, 香港這一家也沿用深色船木, 有靠窗的座位也有bar 枱, 我們4人坐到靠窗的位置

店內的燈光偏暗, 播放著江戶時代的音樂, 三弦琴之聲此起彼落, 音量也是頗大的。
點飲品, 看到有YUZU MOJITO ($88)便點了一杯,偏甜, 味道一般, 早知飲Highball  比較正常。



食物的選擇說多不多, 說少不算少, 刺身、壽司、天婦羅、串燒都有。侍應沒有特別介紹甚麼食物,我們隨意點就算。

雞腎, 雞翼, 自家製的免治雞肉軟骨 , 燒得出色, 材料新鮮也因為他們用的是備長炭, 令食物多了一重炭燒味。





帶子是肥美的 但醬汁太甜
怎會少了燒雞翼?

燒吞拿魚腩


我覺得麻麻地, 可能太油膩。


款刺身併盤, 很新鮮。
燒青椒

炸鮮蟹肉餅, 外皮鬆化,蟹肉也鮮, 但加了不知忌廉還是鮮奶, 感覺有點膩。








這個炸櫻花蝦餅, 很少櫻花蝦。


蕎麥麵的確出色, 麵汁也有濃厚的木魚鮮味, 想要多一個汁, 要另外多收二十多元, 但其實那個汁的份量足以二人或三人分享, 我們想不到這一點, 侍應也想不到。





牛舌, 芝士沒返貨, 海鰻賣光, 一位較資深的侍應說仍然是試業階段, 入貨比較少, 而我們也反應了音樂的問題, 她認真地拿來了一本簿, 請我們寫低意見, 挽回一點誠意分。

會不會再來?很難說。

Wednesday, 25 September 2013

加州肉汁濺到來 ﹣ CaliBurger


香港曾經有一陣個漢堡飽風, 大家還記得排到人山人海的shake n bun 嗎?不過, 似乎都是一陣風, 熱潮一輪, 又回復平淡。雖然, 漢堡飽風不熱熾但有質素的店其實也不少。

來自美國的Caliburger 落戶香港, 如果你認識也喜歡也期待 In-n-out burger會來香港,你應該會仆倒來這裡, 因為其實它是in-n-out 的海外版。

新店在軒尼詩道, 店內裝修簡單, 燈光火猛, 一個快餐店格局, 座位也不算多, 應該主打外賣人流。

廚房人手充足 
今天試了他們的DoubleCali , 雙層牛肉漢堡, 他們的牛肉是美國運來的, 而且不是frozen  貨, 又的確那漢堡扒十分juicy 兼鬆化, 而飽裡的生菜一蕃茄都很新鮮;飽也是一個亮點, 煎過的飽又鬆又軟又熱, 我不是一個愛飽的人, 也邊吃邊讚。一分錢一分貨,賣$78, 的確貴, 加$20 有汽水, 薯條combo, 咁就一百蚊埋啦;如果不用雙層, 芝士漢堡$38, 又平好多喎。

雙層牛肉、蕃茄、生菜、溶化的芝士,每一個環節都高質素。

除了看牛肉有多juicy也要看看那個飽, 那鬆軟是看得出來的。

小食方面雞翼有兩款, buffalo wings BBQ wings, 看到有buffalo wings  讓我心裡燃起了一絲希望。我對buffalo wings 充滿passion  , 香港沒有哪一家的buffalo wing 做得8成似美國哪些, 以前 Dan Ryan 可能可以, 不過越來越不像樣。 可惜,這裡的也失望。 首先雞翼只有雞鎚, 那麼餐牌應該改一改做“水牛城雞鎚”,雖然他們都有跟Blue Cheese, 但整體味道過咸, 辣度很微。BBQ Wings 還可以。向負責人反映buffalo wings 的味道, 他說應該先吃buffalo wings 再吃BBQ wings, 因為BBQ sauce 味濃, 會把buffalo wings 的味道蓋過……   隨便你。





Wild style fries , 炸薯條淋上醬汁加洋蕙, 十分惹味也十分亞美利堅口味, 要趁熱食, 凍了便硬繃繃。



店內有充電服務

推介這裡的漢堡飽, 應該會再來的。





養一世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不如養只貓或者狗。」「跟我一起很悶嗎?」

「和養貓狗有甚關係?」「要引入第三者回家, 是悶的表現。」

「養貓狗不是用來調劑的。」

「怎會不是?有些夫妻, 婚姻生活悶得發慌, 有危機就想生個仔來挽救婚姻, 養貓狗都是這個用處。」

「我不是這樣想, 養貓狗是想給牠們一個家,真心喜歡才好養,你不喜歡嗎?」

「老實說, 本來我是喜歡狗多於貓, 但由於有一頭狗咬過我, 自此之後, 對狗便存有戒心;貓, 好一點, 很少咬人也比較寧靜。」

「那不如養隻貓?」「嗯⋯⋯我未養過。」

「一起養。」「貓要不要walk 牠?」
walk 甚麼? 狗才要walk , 貓, 你想walk 牠也不會陪你walk。」

「嗯⋯⋯你會不會是怪獸家長?」「甚麼怪獸家長?」

「不放狗落地行那種, 把狗放在嬰兒車推出去散步那種。」

「你當我鄺美雲?」

「你會不會養了貓之後, 愛貓多過愛我?」

「不想養便說吧, 不要問那麼多無聊的問題。」

「也不是, 只是⋯⋯牠們的壽命太短, 對了十多年, 感情應該很深厚, 看著牠們離開,是一件難過的事情。人生本來已經那麼多生難死別, 為甚麼要為自己多添一樁?」

「那只是不想負責任的藉口, 你每次失戀之後便不再戀愛嗎?還不是快快找另一個?」

「不是不想負責任, 只是不想付出。」

「怕甚麼?貓貓狗狗不會變心, 不會出賣你, 比人忠誠得多。一只死了, 再養第二隻。以前養過一只狗, 才4歲, 身壯力健。有一天不知在街上嗅了些甚麼, 回家後嘔吐大作, 然後“嗚”一聲就斷氣了。」

「一定很傷心。」

「當然啦, 哭得死去活來。不過, 我不會因此而放棄養寵物,你永遠不會知道給寵物一個家對牠們的意義有多大。」

「你是有道理的, 你喜歡的話便養吧, 一起養, 供書教學, 喜歡甚麼貓?」

「沒人要那些, 領養就可以, 千萬不要買。」

「但是, 那些在寵物店的也很可憐,整天困在籠裡。」

「就是因為不想助長那些人用不人道的手法繁殖貓狗, 沒人買就沒那麼多人去繁殖。而且, 那麼多遭遺棄的動物, 為甚麼不領養?」

「嗯⋯⋯你又有道理。那將來如果我們想要小孩子的話, 你會不會選擇領養?世上也有很多孤兒。」

「嗯⋯⋯ 我還未想過要養人, 可能一直養動物,越養越多, 養一世。」

「贊成, 養動物簡單一點,養一世沒問題,  改甚麼名字好?」

「養貓叫貓仔, 養狗叫狗仔。」

「也好, 簡簡單單, 貓仔狗仔龜仔⋯⋯如果是女的怎麼辦?」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 無論話題是甚麼, 到最後他們總能達到共識, 瑪嘉烈知道大衛總會遷就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