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April 2013

本著同胞之愛



大部份香港市民不願見到的事發生了。

特首說本著同胞之愛應該捐助四川,會向立法會申請一億,撥到賑災基金以表關愛。好一句本著同胞之愛,聽得人毛骨悚然,愛是多麼偉大的一個課題,同胞跟我們血濃於水,危難當前哪有置之不顧之理?

但愛有很多種表達形式,也許特首沒聽過有一種愛的方式叫做「愛之深 責之切」。愛一個人便想他好,但當屢勸不聽的時候,便應嚴厲苛責。這種情況特別適用於二世祖,當二世祖無所事事,只懂揮霍渡日,愛他做老豆的便會閂其水喉,收其附屬咭,讓他反省反省。

香港人一向見大陸有災難發生都義不容辭,慷慨解囊,也許今次應該本著愛之深, 責之切的宗旨來表達同胞之愛。責,當然之責貪官將過去的善款私吞,責,當然是責其處理善款的制度之不健全,責其倒塌的是危樓,重建的也是危樓,下刪三千字。

香港政府應該反常地不捐款,或許可以令中國官方注意一下,反而不痛不癢的捐一億,收到錢跟不收到錢根本沒大分別,平均分也分不勻,官兒們都不知用來做甚麼好。

那麼除了沉默,還可以怎樣表達同胞的愛?不如將「家是香港」的其中一項活動-「清潔香港」搬到四川,由特首帶領本來負責落區清潔的官員去到災區,幫災民沖涼,洗腳,清理糞便,確保災區環境清潔,還不是比清潔香港更有意義嗎?況且香港的衛生環境十分良好,實在不需要甚麼清潔香港運動,資源是應該留給需要的人,特首及官員們是特區政府最重要的資源,捐他們出去,有意義過捐一億很多,很多。

Sunday, 21 April 2013

不關捐款


四川雅安市發生七級地震,原來現在發生天災, 大家已經脫離了互相叮囑珍惜眼前人的俗套, 改為呼籲大家不要捐款, 這是多麼反智的新思維。

背後原因就是因為以往的捐款用不得其所,明明那片地應該用來重建學校,卻變了發展房地產, 善款去不到災民身上, 卻肥了貪官和貪官的家人, 這是事實。

想不到國內的貪腐, 連我們的善心也一併腐蝕。現在對人說是捐款給大陸災民好像是一件很愚蠢, 很丟臉的事, 究竟甚麼時候我們的價值觀給改變了?

也許由97回歸開始慢慢給來自大陸的種種扭曲我們的價值觀, 我不相信單純的被騙財會令香港的心胸變得那麼狹窄,騙得多少呢?捐款都是一千幾百,略盡綿力, 沒有人會捐身家,香港人都不是那麼斤斤計較的。準是摻進了不少中港矛盾的仇恨,爭床位, 爭奶粉, 炒高樓價, 佔領銅鑼灣, 尖沙咀; 加上不滿回歸後的每一個政府, 總之 一竹篙打一船人,大陸人那麼有錢, 在香港買那麼多LV, 他們的同胞他們去救吧。

這已不關乎做不做善事,有沒有善心的問題, 這是中港恩怨,看到無辜的災民, 只能說一聲抱歉。

我仍然相信,有能力去幫助別人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如果你覺得應該捐款便找個你相信的慈善機構去捐; 如果你覺得不應該捐便不去捐, 不過都不用鼓勵別人不去捐款。

而我只希望特區政府不要用納稅人的錢去擦鞋。

Friday, 19 April 2013

你最懷念誰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離開了我們十個寒暑,你最懷念誰?

這是一個投票題目。有網站列舉了四名已逝世的藝人名稱, 讓網民投票選出你最懷念的藝人。不過名單中其中兩位已死了十多二十年,也許編輯的資料搜集做得不夠。

結果顯示最多票數的是張國榮,這個投票結果的勝出邏輯與投喜愛歌曲一樣。
年尾派台的歌,樂迷印象較深, 好感仍然持續到下一年年頭的頒獎禮,所以容易獲樂迷青睞;年頭派的,雖然其時大熱,但一般的情歌很難年頭紅到年尾,所以越近頒獎禮上榜的歌越著數。

張國榮剛逝世十周年,懷念的活動鋪天蓋地,大家還沈醉在懷念的興頭,樂此不疲不願醒來,那自然容易多獲票數,但問題是,懷念誰,為甚麼要來一個票選?

這些網站的投票都是圖個有趣,結果沒有實質的指標, 但沒有比這更有意義更有娛樂性更有話題的投題目嗎?
陳靜應該支持高登先還是Golden scene?郭富城應選荀芸慧還是熊黛林?你的陳奕迅演唱會飛是內部認購還是公開發售?
諸如此類大概都比投選最懷念藝人有趣。

況且, 懷念這回事有點因時制宜, 張國榮死忌近一點便懷念他多一點, 看到梅媽呻窮又會懷念梅艷芳多一點, 看到陳百強的歌曲被財務公司蹂躪又會懷念他多一點, 懷念是不必要有「最」的。

張國榮知道他是最多人懷念的明星,贏了梅艷芳,陳百強,黃家駒,他會特別高興嗎?所謂R.I.P rest in peace , 那peace 應該是塵歸塵,土歸土,要死人安息大抵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不打擾他們,人間有太多令人不捨的愛,前塵往事要忘得了,靈魂才得了。


Thursday, 18 April 2013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少年自讀日記


真的難以理解為甚麼作為一個電影愛好者, 竟然會錯過了這部電影, 責任應該又一次在非常糟糕的中文譯名身上。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國內及台灣分別譯為「壁花少年」, 「壁花男孩」 , 來到香港呢就變成「少年自讀日記」, 真的反白眼。

Wallflower 的喻意是一些社交活動中不和人傾談也不投入當中的人, 如派對中坐在一旁的人,沒有朋友, 沒有舞伴,只懂貼牆而坐的孤獨精。

男主角Charlie 剛升上高中,   對原本性格內斂的他要重新適應環境,絕對是惡夢,幸好他認識是Patrick   Sammi兩姐弟對他伸出友誼之手。

他們三個其實也各自各有難題, Patrick 是同性戀, 而Sam  則經常和不對的人上床, 在校內的評價很爛。電影有很多青少年的煩惱, 如愛情, 學業, 友情, 毒品,精神病, 故事就是
講這三個好朋友如何互相扶持, 同渡青春的其中一個章節。

劇情發展下去, 觀眾便會知道這個少年一直活在一個陰影, Patrick 的孤僻並不是只因為性格使然。

電影充滿中學時代的情懷,為心儀的同學補習, 為他錄一盒卡式帶, 也有啟發我們的良師, 背叛我們的朋友, 愛錯了的戀人, 總會找到一點共鳴。

其實, 雖說這是一部青春片, 但說的問題不只是青少年才會面對到的問題,  只要人一日繼續成長, 圍繞我們的問題都會繼續出現, 而成人的處理手法, 可能不如一些青年人;有時候回頭看, 年輕時面對問題反而更有勇氣, 年紀越大則越窩囊。

這部戲不只是給年青人看的。

推介。

Wednesday, 10 April 2013

甚麼人適合做客戶服務


追加。

女性比男性較為適合當AS( Account Servicing ) 

很多女性都以林憶蓮為效法對象,喜歡有才華的男人,加入廣告公司做AS,目標對象喺哂度, 創意部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很有才華橫溢,否則怎能擔起創意這個神聖任務。而且,他們也喜歡別人的仰慕,一個愛才,一個恃才,是這樣的話就是天作之合。尤其是如果不求靚仔但求有型,廣告公司絕對不負所望,不怕你覺得他們不型, 只怕你覺得他們太型,不過你要不介意九成的他們都戴黑色粗框眼鏡。

有了這樣的前設, 工作便如魚得水。皆因愛是恆久忍耐,女人對著自己嗒糖的創意人更能忍耐他們的臭脾四,越臭越有性格, 為他們更落力和客戶周旋,創意成功賣出,這就是你們的愛情結晶,成功感大過拿金帆。
男人對著仰慕者,自然會憐香惜玉,如果她有幾分姿色,只需幾分, 不需要多,只需要撩起一點色心, 凡事更易商量,要他改字改layout,特別爽手,事半功倍,工作效率自然提升。

creative 是女人又如何呢? 只要是creative,不論男女都是受軟不受硬, 男性在這個環節比較輸蝕,不是說男人不懂使軟, 而是男人的尊嚴令他們不容易和那些仆街creative 糾纏。

那麼男人豈不是不能做AS?也不一定,只要能走過公司的幽谷,出到外面見客又是另一片天。因為現在很多大企,十之八九的管理層都是女人,是中年女人,除非她們是同性戀, 否則她們都喜歡年青力壯的壯男來服務她們。

所以,有志從事或正在從事AS的男丁,有空去練練胸肌吧,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Tuesday, 9 April 2013

為甚麼creative 是仆街


朋友從廣告公司轉職至media agency 工作一年多, 問他工作還好嗎, 他說了一句:「不用跟那些仆街creative 夾,  好多了。」

作為一個creative 我有一丁點被侵犯, 不過我又明白為何朋友何出此言。
為甚麼creative是仆街呢?試分析之。

從事創意工作的人大部份都是性格巨星, 對自己的出品比愛情更執著, 要改一個字,一個pantone,  好比要改他的命書, 非常抗拒作出修改, 但凡客服作出修改的要求, 改多改少, 不口出惡言, 也一定少少黑面;而 account  servicing  的同事會覺得我們的堅持很無聊, 況且大家都是打工, 為甚麼要看你們創意的臉色呢?

Creative 還有一個問題, 就是覺得全地球只得做創作的人才明白甚麼是創意, 但實情是創意在生日活中, 人人都可以有點子, 但creative  覺得creative  這個字很神聖, 所以他們看不起不是 creative 的人提出的任何建議。

有些Creative喜歡石破天驚, 人做我唔做才算是創意, 所以會創作出許多沒有人做過的意念, 但又不明白, 沒有人做過不等如別人想不到, 只是因為在若干範疇下做不到, 大部份原因都是因為沒有budget , 沒有budget creative 自然會覺的因為account servicing  食水深,   只顧賺錢, 不支持他們驚天地泣鬼神的意念。

廣告公司的客戶服務部跟創作部的關係表面上唇齒相依, 但實際上每一間的廣告公司情況也不同, 要看權力向哪一方傾斜,那一方就有主導權;關係有時更像情侶, 大部份的時間都是互相呃呃氹氹,令溝通軟著陸, 從而各取所需, 但當Love = Money 的時候, 到最後總有一方是仆街。


Wednesday, 3 April 2013

有靈魂的



朋友問為甚麼最近少寫了社會議題有關的文章,由陳振聰一躍入主懷抱,瞬間受洗,到佔領中環,以至碼頭風雲都鬧得沸沸揚揚,為甚麼我好像沒有甚麼看法和大家分享。

那麼便分享少少。

明哥sponsor浸大事件中,我們有沒有過份利用網上的力量?是不是一群大人在網絡欺凌大學生呢?對「大學生」的要求是不是太高?有時候覺得自己也覺得很矛盾,但看到大學生們的回應便有了答案。
以下為回應的其中一點:

您所謂的「開p」其實是學會就職典禮,對於大學生來說是意義非凡,是一個學習負責任的里程碑,並不是「圍威喂」的開端。

如果是這樣意對非凡,那麼里程碑,上莊的典禮就應該莊嚴一些,不需要那麼民以食為天,找不到食物贊助何不刪除飲食環節,可以改為…唱校歌啦,天才表演啦,睇video

當一個或一班人的mentality 有問題,這是一個根本的問題,更大問題是不覺得自己有問題,網民有時或大多數情況下都駛出無情力,但往往收效。

至於佔領中環,想它成事又不想它成事,因為成事就是代表2017年特區普選行政長官的制度不符國際社會對普及和平等的選舉要求,但又對這一個行動的理性,文明有遐想,搞得成是香港的光榮,照情勢看來成事的機會又很大,民主要付出代價,而入場費是忍受中環塞車,大家應該付得起。

碼頭工人罷工早期,未了解事件,但聽到那位董事總經理的回應已足夠令人明白為甚麼工人的待遇那麼差,因為有一個如此涼薄的管理層。他說每一工種都有市場價值,不然都工人都已離職或轉行。搵工跳糟對有學歷的專業人士來說可能是一件易事,不做這家銀行還有行多家銀行,不做這家的marketing 還有千千萬萬的marketing。但是碼頭工人多數是低技術的前線人員,都工作了十幾年,如何轉行呢? 說工人罷工會動搖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地位,那些所謂地位如果真是那麼容易動搖的話便讓它動搖吧。
聽著那位嚴先生涼薄的回話,如果我們站在資方立場,被動搖的良知。




香港很多方面都正在倒退,窮人越來越多,年青人都急著申請公屋,大話連篇的都可以做特首,同性戀平權連諮詢也沒有資格,一年搵幾百萬都不過是中產。
放假想去銅鑼灣滿眼都是自由行,那天坐車經過彌敦道,以為道路鑲了鏡子,為甚麼左邊是周大福右邊也是周大福?一條彌敦道究竟要有幾多間周大福?
走在香港,感受不到香港的特色。

社會越倒退,民智反而得以提升。每當社會有不公平的事情發生,便感受到香港人愛香港的精神,我們敵不過地產霸權,保留不了幾多間小店,但我們還可以發聲,香港的特色已漸漸轉化,在香港人的身上體現出來。


香港人工作壓力生活壓力已夠大,有樓供要繼續供,冇樓供又要想辦法搵層樓俾自己供;有家庭的放工之後要返屋企同細路對功課 , 單身的要去減肥,溝女,又要為退休打算,公積金又蝕錢,香港人自身的問題已經應接不暇,工餘時間所餘無幾,但社會上日日新鮮的問題簡直令香港人在精神上百上加斤,誰不想安安落落過日子?但又做不到充耳不聞,聽而不見,於是我們還要去遊行,去政總…還要擔心H7N9,做香港人真的很忙,忙得來還是有靈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