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une 2012

叫我大王


「我姓魯, 單字一個豆。」

「哦, 魯豆你好。」

這是韋小寶式戲弄別人的玩笑, 耍對方稱自己為老豆,因為一般情況之下一些尊稱都不會隨便說出口,能騙得別人叫自己一聲老豆阿爺, 樂得一笑。

時而勢易大家對一些尊稱都不再尊重,對個人的身份也不太著緊, 尊卑不分,世界大同。
最明顯不過的例子是黃洋達「笑死朕」  ,久而久之得了皇上的綽號, 大家也樂此不疲, 問題是大家又叫得出口, 未免肉麻 。如果跟黃洋達是親密戰友可以明白,只欣賞其個性行為膽色取向, 便願意昄依,皇上前皇上後, 自認奴才蟻民, 實在難以理解 。

粉絲都可能想跟公眾人物拉近距離,所以都喜歡以暱稱來呼喚偶像,但既不是歌迷又不是親朋, 有些小名叫了出來予人「你同佢好熟咩」之感。

另一個例子就是「師兄」, 那位「師兄」近日人氣急升, 做成茶餘飯後話題, 人家一首歌的歌名也說不出, 談論起八掛新聞時卻師兄前師兄後 , 真的想問一句大家師承何處, 是否參加過新秀?況且汪明荃有資格得到大家稱呼她一聲阿姐, 負責清潔那位我也會稱呼她阿姐, 為我修理水喉的會稱他一聲師傅;那「師兄」因其歌而得其名,甚麼也沒做過, 難得大家叫得落力,「師兄」也就照單全收。

忽發奇想如果那歌名叫「契弟」,當事人又願不願意大家叫他契弟呢?又或者以現在流行的各式簡稱如劉華一樣, 叫他劉龍又如何?

相處之道之妥協


(續) 

一個人不會百分之一百的喜歡一個人,從頭到腳,從內到外, 他的外貌思想價值觀習慣, 不會完全喜歡。 我們只是明白愛一個人要愛他的全部, 他的好, 他的壞, 愛他便要統統接收, 這個過程叫做妥協。

不要以為妥協把你們的愛情downgrade 了, 妥協不是降低要求, 那是一種情操, 是付出, 為所愛的人去放棄一些原則, 是一件浪漫的事情。

世事從來沒有完美, 你希望你的伴侶貌美,有學識, 有禮貌, 懂煮飯,他滿足了四樣要求, 但他就是睡覺會打鼾, 他就是每次上的士都是第一個跳進車廂,你要他頭四樣要求, 就是接受他第五, 第六項缺點;你可以說這不正正是妥協嗎?這可以是妥協, 同時也可以是包容, 你喜歡用哪一個形容詞都好, 不過是一種說法, 重要是你的心裡不會覺得屈就。

有人又認為妥協是交換, 愛不應該交換才得到。我告訴你, 你肯交換還有機會, 不肯的話便一定沒有機會。等如買lady gaga 飛 , 肯一早去排隊, 一定買到,排不到頭位因為你不夠早, 有別人比你付出更多, 犧牲的時間更多, 所以他比你先得到你想要的。
愛情未必會在轉角等你, 幸福是要爭取, 美滿是要經營。

如何經營美滿?一字記之曰隻眼開隻眼閉,未必去到嚴重的事情如有外遇才出此策,有些對方不想你知道的事情最好裝作不知道。

人的心理是非常複雜, 你以為很了解一個人但其實那只是他想被你了解的那部份。和一個人相處久了,你會越發現得多, 他原來不只這樣。和一個人一起未必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全部, 尤其是過去。

對女士來說, 令她們最困擾的是初相識的時候, 他溫文爾雅, 喜歡大衞連治的電影, 聽jason mraz 的歌;但和他同居以後的第一個星期, 你發現他有四仔的DVD, 為數更不少。
這個時候就是其中一個需要隻眼開隻眼閉的時候。這不是童話破滅也不是移情別戀, 更不是色情狂,不用晴天霹靂, 男人需要滿足肉慾的要求, 這叫正常。

如果可以做到隻眼開隻眼閉之餘, 更可以把另一隻眼睛張開, 和他一起看4仔, 他會更加愛你。

(待續)

Tuesday, 26 June 2012

個性小店鋪﹣ 滄浪亭


日本拉麵開得梗有一間喺左近, 市民彷彿成了日本麵的專家 ,  都斟酌那豬骨湯濃不濃, 會不會太濃, 麵條硬不硬, 會不會不夠硬, 吃日本麵是一件時尚的事情,幾乎忘了香港其實還有上海麵這回事。

說道考功夫, 一碗出色的上海麵比豚骨麵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本市好吃的上海麵實在沒有一兩個確實的例子,上海菜館的都是質素平均,沒有驚為天人。

直至最近食神回歸, 吃到好食物的次數增加,這天來到九龍區美孚新村,不是緣份幫忙也來不到這裡。經朋友指引,說這裡有一家卧虎藏龍小店, 供應出色的上海麵。一碗好麵可以凝神養氣,抱著期望,姑且一試。

「滄浪亭」在美孚新村上層商場內的一間小舖,全店只得 4 張枱 ,坐得15人,午飯時間等位的人多, 買外賣的人也多,這天點了似乎是必吃的嫩雞煨麵($38)。

嫩雞煨麵一向給我的印象都是糊糊的,麵都煨得過腍,一夾便斷,沒有吃過出色的嫩雞煨麵,所以點菜時瞥見鄰庭座那大排炸得香香的,幾乎想改點排骨麵,但既然資料提供是推介嫩雞煨麵, 唯有信。

麵來了, 細切的青菜和去皮的雞丁舖得滿滿也擋不住那奶白色湯頭的誘惑;香滑,奶味偏濃,老實說沒甚麼雞味,麵的份量很多,麵條每一條都掛滿湯汁,麵條可以完整地夾起一條也不會折斷,青菜和雞丁都是新鮮貨式;最喜歡麵是熱騰騰的, 雖然外邊有三十度但也一鼓作氣一口氣把它吃完, 十分滿意。

這裡唯一的不好處是店細, 廚房門長期打開,形成濃重油煙味,也許是策略,想大家快點吃完快點走人, 還有店家應該是賣性格的, 不會對你笑。

會不會再來, 來買外賣吧。




Sunday, 24 June 2012

車仔麵之家


食慾有時如愛情來便要來不了但究竟是食物掀動食慾, 還是飢餓才令人想起美食呢?

路經金鐘忽然想起這碗車仔一想起便肚餓看看是六點四十五分, 還有十五分鐘便關門於是以競形式緊往晏頓街方向前進。

「車仔之家」是本人最喜歡的車仔, 因為每隔一陣子就想再來, 有牽掛的感覺, 這是其他車仔麵店做不到的。

瞥見還有食客在店心頭既且喜雖然米粉沽清但粗也是心頭好。所餘車仔已在水尾之列但無損質素點了豬 蘿蔔 魚蛋 哩尤魚 酸齋 5 $34蘿蔔無渣豬紅實淨, 自家製咖哩尤魚味道偏淡反而沒有甚麼特別酸齋是名物;把酸齋剪好放落碗才再淋上酸汁其小心翼翼程度如處理白松露一樣從小處看到一堅持。

這裡是奇妙的是那個辣汁次都懷疑了鴉片吃過一次便上 這次我懷疑加了BB只有BB 才那麼美味。次來準有一兩名熟客會和他們聊上兩句, 不過繁忙時間這裡便很緊張, 因為買外賣的人龍動輒二三十人。

很久以前寫過一篇關於這裡 , 但實情是去完一次也想多寫一篇去強力推介 ,如果自問喜歡吃車仔但未來過車仔之家, 談不上是一個車仔麵迷,可以吃完之後仍然喜歡榮記」, 「新記」但一定要來這裡試試

再提大家一次, 這裡是完全立食, 位坐, 也不要穿白恤衫來吃, 提防把湯彈上身。面對所有舊式小店我也許下同一個願望, 希望英皇周大福 莎莎不要出一億半億把他們的舖買下;寫到這裡, 又想吃了。


魚蛋蘿蔔酸齋豬紅

魚蛋蘿蔔豬紅蠔油齋
蘿蔔豬紅豬腸豬皮酸齋
魚蛋豬紅蘿蔔咖哩魷魚酸齋





Wednesday, 20 June 2012


就寢之際在面書看朋友unfriend 他一位朋友的訊息unfriend 原因是那位朋友為了迎接將出生的寶寶棄了家中的寵物。看到這則消息立是睡意全消加入面書討論行列畢竟向一個懷孕婦女口出惡言是欠缺一點惻隱之心但實在忍不住摻了兩咀。

經常聽到宣傳片呼人類在養寵物前要細心考慮因為那是終生承諾及責任可惜了解甚麼是承諾甚麼是責任的人太少寵物在某些人眼中只是禮物身外物 呼之則來, 揮之則去,

年中不少朋友都問為甚麼不在家中養隻貓咪他們準是見到在下見到別人的都露出狼相故有此一問, 但我深明逗玩別人的小孩容易自己養一個是一回事負不起生養死葬的責任憑甚麼去養育一條生命。

人類太多難言之隱去遺棄動物, 但事前想清楚需要的智慧比玩Angry Bird 所需的少。
單身者要考慮將來和結婚的人對動物敏感要他還是
已婚者要考慮將來有身孕奶奶把寵物會捍衛還是犧牲
如果有一刻猶疑也不是一個理想的「主人」。

遺棄動物和遺棄嬰兒是作一樣的,要不從一開始便不要給牠一個家,不要為牠起名,  否則要從一而終。一只貓一只狗十多歲已是長壽, 連這個長度的承諾也守不到,還論養兒育女?

假如你有一個家, 有床舖, 有玩具, 有家人, 但一下子甚麼也沒有,
你會怎樣 ?作為人類可能曉得復仇, 但那貓貓狗狗卻還在等你回心轉意。
好命的成為寵物球, 再去另一家人碰運氣,苦命的流落街頭, 甚或獲得非常人道的毀滅。

「他」得到人字邊, 「牠」是動物牠, 分得清清楚楚,以子女之命遺棄動物, 順理成章, 在生命面前人類自以為高人一等,其實都不過是低等動物裝高級。




Tuesday, 19 June 2012

相處之道之沉默


有一位朋友有一個非常自豪的紀錄, 他說他從未和他的情人吵過架。一聽便知有蹺蹊, 叫他定義吵架,是不是拿著菜刀格著對方的脖子才算吵架?在他的定義之中, 冷戰不算吵架, 發脾氣嘭門也不算, 總之沒有口出惡言就是沒有吵架, 因為無論吵架的過程如何, 結果如何,話說了出來就變不回, 於是他堅決的不和情人吵架。

也有道理, 吵架的時候通常心情激動, 血壓上升, 甚麼說話也可以從口出,不經大腦的沒一句好話,高呼大家全名只是揭幕, 最怕愈說愈火, 仆街隨時出得口。我們腦袋的其中一部份是用來記誰罵過你, 罵你甚麼, 你未必會記得所有讚美, 但誰罵過你卻刻骨銘心。
就算以後和好如初, 對方永遠記得你曾經鬧過他仆街, 感情好的時候會掩藏起來, 到關係出現裂痕,那些衝口而出的話就是感情的裂口。
吵架是百害無而無一利。

但兩個個體相處總有意見不合的時候,總有發生磨擦的機會, 嗅到火藥味, 應該怎麼辦呢? 哪有天生一對, 如魚得水的事情, 就算是如魚得水, 那水都應該有人造色素, 一段關係總有一個人在忍受,在讓步。

有不滿是要告訴對方, 未必你一言我一語,  沉默是其中一個招式。遇上不滿便立即怒吼, 只有舊式潮州男人才會這樣做,有一種控訴的氛圍來自寂靜, 架要吵得成需要兩把口, 得一把口不會吵得成架。如果對方自知理虧,你的沉默應該把他嚇倒, 如果他在乎你, 他會知道你的沉默也代表尊重他。

但沉默不能維持太耐,見到對方有嫌意也應該見好便收, 冷戰是有危機的, 太長的冷戰, 感情真是會被凍結。關係出現深層次問題, 沉默無用, 需要了解, 溝通, 需要說話, 不喜歡說出來可以whatsapp

我們經常有個錯覺, 覺得愛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愛只適用於熱戀的人, 生活不只用愛維繫, 還有忍耐, 妥協, 付出。

(待續)

Sunday, 10 June 2012

「被XX」


「被XX」這用詞在內地網路走紅,用途廣泛「被自願」「被就業」「被富裕」「被旅遊」, 凡此種種非自願但被裝成自願的行為都以這種文法來形容,「被XX」是荒謬之中帶著無奈的現象。

這個星期聽得最多的是「被自殺」,在谷歌搜尋原來「被自殺」的案例也不少,「被自殺」的方式不同, 但源頭的精神是一樣, 死者沒有自殺動機,有他殺的嫌疑, 但卻以自殺的形式死去。然後千篇一律地聲稱屍體已作詳細解剖,然後草草火化,毀屍滅跡, 「被自殺」的過程可像麥當奴做飽的過程, 都有一個人性化的機械程序。

「被自殺」的個案通常都令人一看就知道那不會是自殺, 如今次這一單, 不看被自殺者的背境, 身體狀況,只看那著地的雙腳,就知那不可能是一個自縊的人應有的死相。

有人說他們實在太蠢, 裝自殺局也不周詳一點, 露出這麼多蛛絲馬跡,以為這樣便可以瞞天過海。金田一且別出場得太快, 那些基本常識, 不需要明眼人也看得出事實,共產黨行兇的智慧已經去到另一個層面, 與其說他們蠢 ,昭彰可能是一個更適合的形容詞。

他們根本不介意外面的世界對這些事情的看法, 不在乎被發現, 他們已經為應酬大家,所以花了點心機做出一個被自殺情況,不說他猝死捽死啃死, 誰都知道真相, 但那又如何? 你們怒吼, 你們上街,你奈他何?最讓步的結局是負責單位在輿論壓力下, 中央需要交人,說他們自把自為,不依法行事,旗也找人祭了, 還想怎樣? 不過這也只是幻想。

殺人者沒有良知是預設的 , 看著那候任特首, 那些政棍不知道不回應,那是另一種良知的泯滅, 而那良知是自發性地泯滅, 沒有「被」字在前頭。



Wednesday, 6 June 2012

多謝老婆


女歌手誕下麟兒, 為夫的不忘立時微博報喜, 劈頭第一句:「多謝老婆。」

可能做得公關多, 慣了禮多人不怪,熟不拘禮,  但這一句多謝似乎有點不對路。老婆煮了八餸一湯給你, 送層樓俾你, 體諒你工作忙, 明知你有二奶仍然愛你, 都可以說多謝, 但生孩子...

生孩子是兩個人的事,沒有主客之分,孩子是共同擁有,不是送給你的禮物,又何用道謝。可能男人都以為懷孕是一項苦差, 要停工, 要戒口,荷爾蒙會經歷巨大變化, 產後又要減肥, 所以要作出道謝。

那些根本不是犧牲, 雖然懷胎十月是一個艱苦的任務,但天下母親都樂於負這個重擔, 兩個心跳在體內的感覺千金難買, 她們從中得到絕對的獨家體驗,是賺不是蝕;除非老婆根本不想有小孩, 為了他才生一個, 那便要多謝了。

假若是共同決定, 你去工作, 我去生仔,各自為家庭付出, 有甚麼好謝來謝去?多謝老婆懷胎十月等如老婆多謝老公的精子 ,分工清楚, 各有功勞。
了解女人的會明白女人根本不想聽到男人對他們說多謝,她們只想男人說愛你, 說會給你幸福, 「多謝」 只會顯得生疏。

也許那為夫的太心急想把好消息微博, 那急切地要第一時間發佈消息,要接受各方祝賀的亢奮蓋過那家庭增添新成員的原始快樂, 人一心急便詞窮, 有甚麼簡單過一句百搭的多謝。

Friday, 1 June 2012

林漪娸應否和徐榮談戀愛


朋友聚會茶餘飯後討論電視劇 ,「心戰」可引起的話題和興致不能與「天與地」相比,劇情方面由於蘋果已作出全面劇透,再講也沒有意思,著眼點只在鄭少秋, 陳茵薇為何要戴假髮;反而新一套處境劇 「愛回家」其中一對夫妻選角引起強烈反應,那是林漪淇和徐榮。

認為女的年紀太大, 與徐榮不相配。根據維基百科說林漪娸芳齡53, 徐榮行年37, 相隔16年,少夫老妻,席間群起反對, 甚至用上委屈來形容徐榮這個遭遇。在座的只有我覺得沒有問題, 因為現實中少夫老妻的例子多的是,雖然少數但始終是現實, 又何妨呢?反而有點高興監製在選角時不依本子辦事。

有朋友認為我看得電視太少, 電視劇是不會出現這樣礙眼的配搭,所以接受不了。又或者也是朋友看得電視太多, 太習慣了無線反映出來的社會縮影, 電視劇就如 Disney Channel , 成人的夢幻樂園,在這裡會找到俊男配美女,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有情人終成眷屬,童叟無欺 ,烏托邦就在電視劇裡。

話說回來,有哪一對live happily ever after 的有情人會令人記掛至今?只記得杰佬和穎芝在餐廳的一幕,穎芝燃起的那一跟煙, 再好的往事也如煙消散;也記得慳妹在挨在方展膊的胸膛上, 在紅河谷的伴奏下遠去;更記得沉睡的楚翹在一聲“So What!”恐嚇之下流出那行眼淚;還有丁有健聽到的是否倪楚君的腳步聲這個謎團縈擾了好一陣子。

看來我的回憶都是由遺憾串連而成, 我指看電視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