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August 2013

比方說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比方說有一天我要跟你分手, 你會怎樣?」

「可以比方說些吉利一點的話題嗎?例如結婚擺不擺酒, 去哪裡渡蜜月這些。」

「這些不好談,答我啦。」

「如果你要跟我分手⋯⋯哪原因是甚麼?分手的原因會影響我的反應。你有外遇要分手, 我有外遇給你發現你要分手是不同的。」

「大家都沒有外遇, 但我想分手, 你會怎樣?」

「沒有外遇, 但要分手, 即是不愛我,對嗎?」

「又不一定, 只是不夠愛。」

「甚麼是夠?」

「沒有不夠的感覺, 你是知道自己夠不夠愛那個人,不夠愛心裡會有內疚的感覺, 好像欺騙著對方感情過日子,  一起時要裝快樂, 另一方面盤算著甚麼時候離開, 好像做賊一樣。」

「不夠愛便要分手了嗎?月有陰晴圓缺, 人有三衰六旺,今日愛多一些, 明天愛少一些是很自然的事, 不可能永恆的愛到發燒, 今天分了手, 明天發覺感覺又回來那怎辦?」

「這是你的答案嗎?我要跟你分手, 你便會跟我辯論, 嘗試說服我。」

「嗯⋯⋯如果你真的想分手, 我不會亦不能勉強你留低, 那便分吧。」

「就這樣?」「就這樣。」

「那麼無情?」「無情?是你要分手, 不是我, 無情的是你吧?」

「你愛就要爭取嘛。」

「愛也可以是等待, 有沒有聽過Richard Marx Right Here Waiting ?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breaks ,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不要唱好嗎?」

「情人要走, 一定要讓他走, 不走不心息, 死纏爛打只會惹人生厭, 這個顯淺的道理我還明白的。」

「那麼你會掛念我嗎?」

「你都跟我分手, 還要知道這些把鬼麼?」

「我跟你分了手, 我也會掛念你。」

「你真是⋯⋯情聖。」

「有甚麼原因會令你要跟我分手?」

「嗯⋯⋯無。」

「我不信。我騙財騙色騙感情, 你也不跟我分手麼?」

「你肯騙我的感情, 即是你要我的感情, 我這裡還有你需要的東西, 即是我於你還有一點價值, 就算明知你騙我, 我還是愛你的,騙也是一種愛的演繹。」

「你說的都不合邏輯。」

「愛情是不講道理, 不能計算, 根本算不到。經常聽人說經營一般關係, 說成做生意一樣 , 用‘維繫’,‘維持’不能嗎?」

「你怎麼都不會跟我分手麼?」

「當我仍然愛你的時候, 怎會跟你分手?而我不知道有甚麼會令我不愛你, 至少現在是這樣。」

「你每次戀愛都是這樣嗎?其實你不是特別愛我, 你對每一個都一樣。」

「以前的我忘了, 不過每一段感情開始的時候都希望可以長久, 至於是否特別愛你, 你繼續和我一起, 便會知道。」

「我不是傻的, ok   今晚先睡覺, 不分手;那麼, 真愛是甚麼?」

「又說先睡覺, 每次只說一個題目, 真愛是甚麼, 真愛是會說到天亮的。」

「你說,我聽⋯⋯」

「我不是傻的 , 睡吧。」

這晚瑪嘉烈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 不認真地討論一些認真的話題, 說過, 聽過, 睡醒便忘了, 多好。




Sunday, 25 August 2013

單或雙


電視報導說薄熙來出庭受審的時候, 做出疑似OK的手勢, 可能是向其兒子薄瓜瓜傳遞秘密訊息。 那個手勢除了OK之外, 只可以解讀成為“3”,要是秘密訊息的話, 那訊息真的十分簡潔。不過, 如果是私訊的話, 薄瓜瓜可能解讀到另一個訊息也說不定。

這段新聞令大衛聯想到瑪嘉烈近期一個行為。

最近, 瑪嘉烈拍照的時候經常會單起一隻眼, iD 雜誌封面一樣, 時而單左, 時而單右。拍照的時候單眼, 偶然也可能有一次, 不隨意肌的抽搐有時候很難控制, 但瑪嘉烈近來的單眼照出現得很頻密, 她單眼的原因是甚麼呢?會不會是向甚麼人在傳遞甚麼訊息?
單眼代表甚麼?是打招呼, 是隻眼開隻眼閉,是你好嗎, 我很好, 是快來找我吧, 是我很想念你, 是我等你, 是我愛你, 是海盜的暗號⋯⋯

如果瑪嘉烈不是在傳遞訊息, 那甚麼令到她在相機快門開合瞬間的罅隙中千鈞一髮之下單出一下眼?

會不會是她興奮忘形? 還是瑪嘉烈覺得單眼這下動靜很性感呢? 又抑或她其實向拍照的人單眼? 不, 這不合邏輯, 因為有些自拍照瑪嘉烈也有單眼。

單眼有誘惑的作用,放電技巧的一種, 性感女星的慣技,單眼就是想放電,瑪嘉烈有想電的人?

大衛不大喜歡別人朝他單眼, 某程度上大衛是一個保守的人 。大衛記得第一個向他單眼的人是中學的數學老師Miss Chan。那天, 大衛當值日生, 負責擦黑板, 大衛最憎是擦黑板,這是一項完全不人道的工作,  以前又不流行口罩, 一邊擦, 那些白粉不斷在空氣中飄揚 , 吸入了不特止, 還弄得滿頭滿身都是粉, 真的很討厭。

Miss Chan 到達課室時, 大衛正在擦走最後一行字, Miss Chan  倚在門口, 在等大衛。大衛擦完黑板之後用眼神向Miss Chan 示意完成了, Miss Chan 就以一下單眼回應, 大衛匆匆的返回坐位。

整堂數學堂Miss Chan 的那一下單眼在大衛腦海不停重覆出現, 為人師表做甚麼向學生單眼?如果, 老師在課餘時間講句FUCK都要被公審的話, 當年Miss Chan向一個未成年的男學生單眼, 簡直應該要拿去浸豬籠!

大衛因為 Miss Chan 這下單眼覺得自己好像被人抽水了, 但他又因為這下單眼而心跳加速, 之後那個晚上, 再之後那個晚上, Miss Chan 都出現在大衛的夢中向他單眼, 這是大衛與師生戀這件事最近的距離。

「你隻眼最近有沒有事?」大衛忍不住終於要問。「你怎麼知道?那麼明顯嗎?」「明顯甚麼?」「我跟朋友去試個新科技, 甚麼份子冷凍雙眼皮,怎知做完之後很不舒服, 幸好只做了一次⋯⋯」「你去整容?你本身已經雙眼皮啦, 有沒有看報紙呀?你看王祖賢!你夠靚㗎啦⋯⋯」「這不算整容, 是美容⋯⋯」

如果整容和放電, 單眼和整雙眼皮二者選其一,你想你的女朋友做哪一樣呢?這刻Miss Chan的單眼又隱約地浮現在大衛的腦海。

Saturday, 24 August 2013

快樂是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快樂是甚麼?」

「快樂是甚麼?」「對, 快樂是甚麼?」

「快樂⋯⋯快樂時要快樂。」

「這句說話有問題,快樂的時候當然是快樂, 如果不快樂根本不會覺得那是快樂, 不覺得那是快樂的話, 為甚麼要叫自己快樂?」

「 有些人在應該快樂的時候, 都會不肯讓自己快樂起來,就算是很快樂的時候, 也會有很多懷疑, 很多擔憂, 例如結婚, 應該快樂吧,但新娘翹著你時又開始擔心, 能白頭到老嗎?, 或者不會想到那麼遠, 可能只擔心今晚洞房的時候還有沒有精力; 所以快樂時要提醒自己, ”喂, 現在要快樂, 不要想那麼多。“」

「要提的快樂就不是真正的快樂,快樂的感覺是會令你忘掉一切煩惱,生老病死, 生離死別, 甚麼來的?連經期還未來, 咭數還未清都不會想起。快樂是能夠忘憂, 不能忘憂的不是快樂, 要提自己快樂, 那些根本不是快樂。」

「你有你的道理, 不過太理想, 快樂未必那麼震撼, 有些快樂是小型的,例如11點半去到大家樂, 還有早餐供應, 此等小事也應該快樂。事件好像很少, 但精神上不少, 這個遭遇告訴你, 以為沒有的, 原來還有機會。」

「想到這麼深, 快樂不起來。因為想得到這一步, 那人本身一定在其他事情上面等候一個機會。」

「那快樂是甚麼?分享一個你覺得快樂的moment來聽聽。」

「 蒸到一條剛剛熟的魚, 毫厘不差, 骨肉蜻蜓點水式的黏著。」

「那我的快樂moment 當然是吃到一條剛剛熟的魚。」

「這裡的快樂有兩種, 一種是來自自己, 一種是把快樂建築在別人身上。你那種比較笨, 快樂應該自己掌握。」

「你又說得對, 不過快樂建築在別人身上, 也可建築在自己身上, 我不會一味依賴別人給我快樂的。況且表面上是被動的快樂, 但說到底會不會因為那個人而快樂起來, 我還是有主動權的。」

「你覺得快樂是簡單, 還是不簡單?」

「簡單可以快樂就是不簡單。」

「甚麼是簡單可以快樂?」

「例如一上床數三聲便睡著的, 便是快樂。」

「嗯⋯⋯我覺得不是, 熄燈之後, 入睡之前那段時間很寶貴, 可以想得很遠。」

「人人對快樂的解釋也不同, 不過思想簡單的人應該快樂一點。」

「快樂重要嗎?」

「應該是, 生日快樂並不是浪得虛名。」

「快樂不會長久, 會褪色, 只是會記得曾經為那件事, 那個人快樂過, 但再要回想那刻快樂的感覺, 又想不起來, 不可靠的;快不快樂有天總過去, 但我們又希望得到這些始終會過去的感覺, 不是很無聊嗎?」

「人生就是不斷的得到, 失去, 再得到,沒完沒了。」

「大整蠱。我想睡了⋯⋯」

這晚瑪嘉烈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不著邊際不負責任地胡吹亂謅,瑪嘉烈覺得這是一種快樂。

Sunday, 18 August 2013

八個買家買百佳


李嘉誠放售百佳昨日截標, 消息說共有八個潛在買家, 包括「家樂福」, 「沃爾瑪」和呼聲最高的「華潤創業」,基本上是唔憂賣。

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 百佳變成了李嘉誠的代表, 一直在叫罷買百佳的朋友心願達成了吧, 想買都沒有機會。

自香港有超級市場以來, 百佳和惠康都是兩大主導, 瓜分了社會上下兩個階層的客路, 小時候沒甚麼街行, 行超市是一個上佳的節目。百佳惠康兩者, 並沒有偏愛誰,但百佳的確幾好行, 寬敞, 整齊, 無異味,貨物的品牌也多元化,葡萄酒選擇更多, 而且不乏價廉物美之選。

市民對這兩家超市沒有深厚的感情,也有點滴的累積,他們每個星期五在報章上打的減價戰,惠康有特惠牌, 百佳有佳之選, 市民都享受有競爭才有價減的成果。

但是, 當超市開始街市化,賣豬肉, 賣鮮魚, 又變了蠶食街市生態, 變了質 也失了民心;之後油魚扮鱈魚, 豬肉有老鼠, 加上追擊阿信屋, 超市成了霸權, 討人厭了。

但一想到將來一街都是華潤萬家, 一舖都是康師傅, 蒙牛淹蓋牛奶公司, 總之賣的都是國產貨就叫人心淡;油魚比起三聚青胺啦, 孔雀石祿啦, 毒奶啦, 毒菜算得是甚麼?

百佳繼續賣油魚, 不要賣盤吧,如果萬一真的要賣, 希望賣給「家樂福」, 然後改名做「福佳」好不好?

Tuesday, 13 August 2013

怎樣任我行


一首好歌, 歌名要醒目,第一眼看「任我行」這個歌名覺得一般, 想必是借金庸筆下人物為噱頭, 說那些自由自在不受覊絆的生活態度,但細看歌詞後, 當然是看過很多遍之後, 便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歌名。

歌詞一開首說, 以為神仙魚留在原地不夠自由暢快, 於是便讓它在沙灘戲水, 天真得把神仙魚累死了;暗示後來要說的人是不能離開人群這個題旨。

人是活在群體之中,孤芳自賞並不是瀟灑,學聰明了便會怕追不上滿街趕路人, 明白到無人理睬怎樣求生。人不是任何時候都需要或可以那麼有型, 在雨傘外獨行, 離群獨處便以為自己與眾不同,在這個社會生存是需要靠朋友的。

就算沒有交朋友的實際需要 ,一個人都會忌諱空山無人, 也怕遙望星塵, 一個人是寂寞的 , 有伴同行的路更康莊, 選擇赤地獨行便笨了。

以為神仙魚在大海遨遊自由自幸福快樂?錯了, 真相是神仙魚根本沒有本事橫渡大海, 它只能在河中樹根隙逢中生活。

「任我行」是一個反諷, 能讓你任我行的空間, 如馬路戲院商店, 兩廳雙套, 那已經是天空海闊;但另一方面也可以將這個願意隨人群走的態度解讀為任我行的真正境界,縱然人群像羊群又怎樣,不介意妥協有時也是灑脫。

這首歌不算是勵志歌, 但坦白地告訴你現實生活中, 人是需要跟大隊走, 隨波逐流是一種生存之道,「任我行」也像是一種阿Q精神。

Friday, 9 August 2013

怎可能錯過你 ﹣ Trattoria Doppio Zero


這個必須要強力地推介一下。

難以想像為甚麼不曾聽過這店, 也遑論聽人推介過,人家已經是兩周年紀念啦撞鬼, 米芝蓮也推介過, 實在是太。離。譜了! 一定是我孤陋寡聞而且不勇於嘗試, 所以到今時今日才發現這家藏在地牢的秘店 ﹣ Trattoria Doppio Zero

發現此店是因為我在 Instagram  follow 一些經常死食的人, 無意之中看到食物的照片, 便立即要訂位一試。

店子位於文咸東街柏廷坊的地牢, 門面堪稱毫不起眼, 給人的感覺也像一些美式餐廳如 Dan Ryan 之流, 想不到禾稈冚珍珠。嘖。嘖。嘖。

來吧, 起菜。

頭盤 1Truffle fried oyster
亮點是薄薄的一層炸粉,酥脆非常, 加了丁點松露油, 又不會蓋過蠔的味道, 墊底還有忌廉波菜, 味道十分豐富。

頭盤 2 Prime beef carpaccio , 牛肉不是很薄那種, 吃起來牛肉的味道比較濃,還加入加了海膽和一點海鹽,不錯。

Pasta 是這裡的主打 , 他們標榜選用意大利“00”級別的優質麵粉來做自家意大利麵, “00”級別是甚麼呢? 意大利的麵粉分為“1”,“0”,和“003個級別, 以粗幼來分, “00”是最幼的, 做出來的意粉如何呢?

Ravioli 是這裡的名物, 第一次吃到Beetroot  Ravioli Red wine Braised Beetroot/Gorgonzola/Italian Butter /Poppy seeds

可以用皮薄餡靚來形容, 那雲吞皮薄且滑, 還吃到麵粉香味, 用紅酒煮過的紅菜頭, 朋友說太甜, 不過我又覺得味道幾清爽, 尤其加了gorgonzola 比較濃味的芝士, 得到一個平衡。這裡要說一說價錢, 這味Ravioli 140 , 有6隻, 在魚蛋都9蚊串的世界, 不能不說這是十分value for money


Pasta 項目還點了Chitarra – Sea Urchin/Crab roe/Tarragon , “Chitarra”  意大利文解「結他」, 那是一部切意粉機, 類似結他弦線, 可切出不同寬度的意粉。這裡的Chitarra   有如上海粗炒那麼粗,海膽和蟹子都不是我的朋友,但我是一個跟紅頂白的人, 知道是名物便一定要試。
把意粉在海膽混起來已經香氣四溢, 而且熱度十足,很少意粉會做到那麼熱, 也許是因為海
膽的關係, 要熱才會溶, 每一條意大利麵都沾了溶化了的海膽,如果你喜歡海膽一定要試。
以前, 在“Sabatini” 也吃過海膽意粉, 我覺得這裡的比“Sabatini”更出色。






一頓完整的意大利餐需要有頭盤, 意粉和主菜。查實吃完意粉已七分飽, 但一場來到又怎能不試另一名物 ﹣   Grilled USDA Prime Ribeye – Bone marrow/Anchovy&Garlic Butter/Gremolata
Ribeye  就是Ribeye 再好食也只不過是好吃的ribeye , 但加了Bone marrow   就是加了對翅膀的 Ribeye。 很多餐廳做到出來的牛骨髓都溶得七七八八, 3茶匙吃完, 而這裡的bone marrow  焗得剛剛好,完整一條出來, 𢳂一茶匙, 和混了garlic butter  的肉眼一起放入口, 嗯, 高潮。不過, 下次再去要點medium rare medium 稍嫌太熟;甜品點了麵包布甸, 也很好吃。


服務不錯, 態度也殷勤,食物上枱時會介紹食物, 不會放低便掉頭走。

我們經常說吃飯是整體的體驗, 包括和甚麼人去吃也會影響你的味蕾, 這家餐廳屬於可以和你不喜歡的人去吃也絕不會影響味道。

Thursday, 8 August 2013

韓菜新發現 ﹣ 泡菜園韓國料理 ( Kimchi Garden )


這個也要推介一下。

在銅鑼灣不乏可供宵夜的地方, 不過甚少有營業至凌晨的韓國菜;從來都只得「莊園」一家, 但「莊園」其實不特別出色。年多前, 行經那裡「莊園」忽然消失, 換來了一家叫「泡菜園韓國料理」, 我這些以名取人的一看名字不對胃, 便沒有嘗試的意欲,直至前星期

忽然在夜深想起韓國菜, 自不然想起昔日的「莊園」, 隨之想到這家“Kimchi Garden”
找來電話問問營業時間, 接電話的男子以非常自豪的語氣回答:「我哋開到好夜。」好, 便即管一試。

這裡的裝修沒有變過, 和以前「莊園」一樣, 可能換過枱櫈吧;晚上十時多也坐滿了一半, 不乏韓日籍顧客。

我們只得3人, 所以隨便點了3款燒烤食物和一個鍋。牛肋骨、大蝦、牛舌。牛肋骨基本上可以告訴你他們的食物質素如何, 不好吃的會肉質會太腍, 味道會太甜, 因為已醃了很久;這裡的肉質還很結實, 有嚼頭, 醃過了還有牛味, 份量也不欺場, 兩件大大的。



蝦, 新鮮, 大隻;牛舌正常。


鍋的選擇也不少, 點了一個較少見的牛肉八爪魚鍋, 想不到湯底十分鮮甜點, 應該是八爪魚的鮮味, 配有很多蔬菜也很新鮮, 我們把湯都喝光了。


老闆應該是一對韓籍夫婦,很友善的樣子, 侍應樣子不算友善, 但也勤快, 會主動換爐那種;這個時候發現了這裡, 正好填補了正在褪色的「韓嘉嵐」的位置。

「韓嘉嵐」初開業的時候簡直一流, 但最近一次去, 食物份量縮水, 味道走樣, 那味生牛肉冰得太久,差不多要結霜, 可以宣布不會再去了。

Thursday, 1 August 2013

語言太極


何謂“論盡“?有說”論盡“是龍鍾的變音, 老態龍鍾的龍鍾, 形容人的動作緩慢, 遲鈍。

甚麼人會用論盡來形容甚麼人?

阿媽見阿仔吃飯一邊吃一邊跌,便會說:「仔, 食得咁論盡㗎你!」
男朋友為行沙灘摻玻璃括損腳女朋友塗藥水時會說:「咁論盡豬呀。」

“論盡“是一個有鄰愛意識的形容詞。

有沒有用“論盡”來罵人呢?都有的, 一些低級錯誤, 如倒瀉水, 影錯印, 訂錯位, 有時都會用較重的語氣說其“論盡“。

至於, 用“論盡“來形容自己又有沒有呢?都有的, 就是想惹人憐愛, 輕描淡寫自己的錯誤的時候。囤地波用“表達可能比較論盡”就是一個例子。形容自己“論盡“ 想將自己化身成茂波bb, 希望 大家用好憐憫的心去看他, 如看一個腦退化的老人、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孩、一個目不識丁的洗碗大嬸, 因為這些人做錯了事, 大家都不太會計較, 而且也將囤地事件淡化至倒瀉水, 影錯印, 訂錯位的同等程度 。

囤地風波到了這個地步, 是時候需要四両撥科斤地卸走,於是需要向公眾釋出一點歉意, 但不代表要道歉, 一道歉即是代表自己錯, 這錯不能認,一認即是思歪撐錯他;“論盡“ 這兩個字看來順手拈來,實質是機關算盡之後得出來的結果, 此非語言偽術, 實乃語言太極, 要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