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1 October 2008

此甜只待成追憶

一照鏡…嘩…發現自己身穿的「睡衣」是一件:CHOCOLATE X Krispy Kreme 的 限量crossover tee,即時反應是:「咿…有冇得炒呢?好彩仲keep 住個盒!嗱嗱聲除,映張相放上ebay先!」真是無情。雖然Krispy Kreme 都帶給過我快樂的時光,畢竟都只是霎眼嬌。第一次食Krispy Kreme是許多年前一位加燦同事專程從加拿大空運一打回港宴請我們一眾港燦,他以boutique sales 的口吻強烈推介我攞個試試,攞個試試。一入口驚為天人,那隻甜甜圈坐完長途機也這麼鬆軟,一團麵粉加浸糖,何以美味如此?自始,那一刻的驚為天人就留在我心中,期待下一次重遇。下一次就是兩年前KK初到香港時,在它未正式開幕前,他們在整個銅鑼灣派冬甩,有同事一拿就是6個,我搶了一個回來,看著甜甜圈,說句別來無恙嘛,然後一口噬它…怎麼都不像驚為天人的味道?不知是我變了,還是甜甜圈變了,而且我更覺得它太sweet,吃完一隻有蛀牙的感覺。不過也未至於要一刀兩斷,我也試過多買幾次,給大家多幾次機會,看看能否重拾舊歡。Sorry,結果是不行的。最近半年我也再沒有光顧它,但見它銅鑼灣的門市場面長期凋零,分店卻又接力狂開,想必有綑綁式協議,承諾一定要開7間才可以來香港,加上消委會公佈吃一隻甜甜圈已達每日攝取反式脂肪的上限,真是雪上加霜。一個海嘯,全線淹沒,甜甜圈有多甜,都一早被時間沖淡,來不及感嘆。

Thursday, 30 October 2008

誰可憐天下父母心

假如你是父母你會寧願你的子女是:A.同性戀 B.嫁/娶一個非洲籍人士(即是黑人)?
事緣是聽同事在呻,謂最近家宅海嘯,皆因老爺奶奶發現姑仔和一個黑人在戀愛,立時召開家庭會議,兩老重申絕不接受黑種人入家門,有黑人無家人。
這一定是種族歧視,於是我在想如果有得揀,他們會選擇歧視同性戀還是黑人多一點?真是魚與熊掌。老人家反對的原因是生怕女兒蝕底,怕黑種人騙財;他們不明白生得好眉好貌,青靚白淨的情場騙子多的是,要騙你,甚麼種族的人也會騙你。他們不知道在現今社會要找到一個情投意合的對象比做中大校董更難,難得找到又為甚麼要因為膚色,性別而阻撓?再說,他們只不過交往幾個月,還在熱戀中,且看看他們可以熱戀多久;但萬一這是女兒命中的唯一幸福,他們摧毀了這段關係就是令女兒孤獨終老的元兇,怎說也過意不去吧。你把他帶來這個世界,不代表你主宰他的人生。有些父母就是這樣看不開,在子女懂性以後還要干涉這,干涉那,讀書選科要管,戀愛對象要管,買樓買哪一區又要管,連窗簾布的顏色也要管,像逼得太緊的麻煩女友一樣,男友遲早疏遠她。
子女大了就有他們的路要走,你站在前路中指手劃腳,只會自討沒趣。
愛一個人你只會想他快樂,對男女朋友做不到,對子女應該做得到。
我問已為人婦的同事,假如你是父母你會寧願你的子女是:A.同性戀 B.嫁/娶一個非洲籍人士。她答我:有沒有C?
有,C是A+B。
人是需要知道自己的位置,做父母的也一樣。

Sunday, 26 October 2008

落雨收柴

曾特首忽然宣佈將生果金調升至一千大洋,毋需資產審查,收回施政報告內的建議。這件生果金事件有兩個人要炒,一是提議要有資產審查的蠶蟲師爺,完全缺乏理解民情的能力;稍為有常識,了解民意,社會狀況的都會知道這個建議會被砲轟。第二,就是決定以感性反應蓋過理性討論的理由而匆匆收回施政報告建議的決策者。施政報告發表後,不論在記者會,答問大會,香港家書,特首都振振有詞說政府要為將來打算,要考慮下一代的負擔不能亂印銀紙。
事不過十天,今日的特首板著臉出來打倒昨日的特首,推翻應該是經過深思熟慮才提案的政策,原因歸究民意取向,希望可以平息社會爭拋,集中精神應付金融海嘯。錯估民意是一錯,匆匆收回成命令特區政府管治威信崩盤是再錯。
聽民意是好,回頭是岸也是好,只是作為一個政府不是班會,行事需要政治化一點,或者作狀一點。明知打錯牌,就應該更下點心機將舖牌打完,不能扭轉劣勢也輸少當贏。現在,曾蔭權是出來推牌,將責任推給市民,輸,不過不忿。
特區政府這一著不會獲得掌聲,只會助長擲蕉掟蛋之風,看來可以在立法局門外攤個生果檔。

Saturday, 25 October 2008

狂想曲

「11月8 號Karpenters 就唱哂Carpenters嘅歌…」

從電視看到這個 5 秒的廣告,以上就是VO。
當然,我事後才知道是Karpenters不是Carpenters,因為畫面那個 Karpenters logo 的那個K是從C演變而來,幾可亂真,一時間以為Karen Carpenters 已不在人世的記憶是假的。原來那是一隊Tribute band,K for Karen,樂隊共有 6人,主音女歌手是 Laurie Briggs。聽聞連Richard Carpenters 都認為Laurie Briggs 的聲線與其妹極度相似,故此給予這隊接班band 無限支持。
這隊Karpenters 在英國的賣碟成績不俗,海外演唱的收視也不差,都是拜Carpenters 的歷史所賜。去看他們的人準是昔日的粉絲,25年了,懷著去看大衛高柏飛的心情去消磨一個晚上,看看是否能將時光倒流也是一個不錯的節目。
如果忽然間有個Tribute singer 出現,聲線與陳百強一樣又怎樣呢?首先tribute singer 這個稱號一定會被改為口水歌手,因為他唱的是口水歌或者會被稱為A貨陳百強;在A貨陳百強開始為人接受時,A貨張國榮,A貨梅豔芳,羅文,Beyond紛紛出籠,霎時成為一股熱潮。於是刻下的偶像歌手也急急揀選一系列口水歌來唱,勁歌十大全是獅子山下,今宵多珍重,少女心事,壞女孩……譚詠麟見口水歌都大行其道,於是推出愛在深秋(30年後初秋版,中秋版,深秋版)誓要與A貨張國榮再鬥過。新一代的樂迷可以有機會認識紅綠燈,電燈膽類似的歌曲,而最大得益是林夕,因為終於可以退休。

飛機稿

visual




COPY:A learning curve for all big gate crab.


百年難得一遇的金融海嘯就快將我們淹沒,在這個非常時期我們需要冷靜思考, 不要自亂陣腳, 用理性蓋過感性, 從錯誤中學習, 失敗才有價值。
唔該幫我搵個英文writer執執條line, client 係金管局又得, 證監會, 撒馬利亞防止自殺會又好, 我想入cannes,夾埋錢唔該。

Wednesday, 22 October 2008

A date is a date or just a date?

朋友之間約食飯臨時甩底之個案屢見不鮮,公務纏身,月事來潮,探病問喪,唔撚記得也是爽約的原因。人生總會遇著「有更重要的事/人要處理/去見」的時候,吃一餐平常飯的priority 很低,我也見怪不怪隨他去,有緣的總會可以吃到飯。
不過一些約會早兩三個星期已經訂好日子,問的時候說可以,到臨近三天告訴你可能不行,甚麼時候知道?不知道,到時告訴你,潛台詞我猜是「有更重要的事/人要處理/去見」的時候來了,不過還未肯定,如果那邊沒了,我就會來你這邊。
世事就是那麼奇妙,不是來得太早就是來得太遲;選飯局,選工作,選伴侶往往在選定了之後才發覺更好的原來在後面敲門,那怎麼辦?。
連婚姻都可以結完離,離完結;爽其他約何足掛齒?
不是不準放飛機,只是不要最後一分鐘才放。這邊廂答應了新公司,那邊廂舊公司留你,你在想呀想,想到最後一天才決定留在舊公司,明天上班,今天5點才致電人事部告訴人家你不來了,此為冇品。
我不會執著到連一頓飯都要求有commitment,我只不希望連吃飯也要成為別人的後備,我當後備的委屈只會為畢生至愛而受,不是人人擔當得起。
如果不來的話,乾脆告訴我你不來,我不是lastminute.com,你不是我的one life one love,朋友間應該曉得互相尊重。

Sunday, 19 October 2008

你好戲

無線經典台最近重播新紥師兄1988,是新紥師兄系列的最後一輯,杰佬已經成為高級督察。那大概是梁朝偉在TVB最紅的時期,韋小寶,張偉杰是電視台時期梁朝偉的高峰。如果當年有視帝,韋小寶應該攞幾屆。今日重看廿年前的梁朝偉,不禁疑惑梁朝偉的演技好在哪裡?電視台的水平與電影當然不同,當年的朝偉等如今天的林峯吧,而且相隔廿年,廿年來當然有進步。重慶森林春光乍洩花樣年華2046無間道為他贏得5次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主角獎項,誰敢說他不是好戲之人?他擁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喜怒哀樂通通用眼神表現,facial expression 呢?就是保持冤口冤面,那就是有演技,有深度。不是嗎?開會的時候保持冤口冤面,間中用手掩臉,最多戚一下眉,深呼吸一下,人家就會以為你正在進行深度思考;會議完結,一言不發,繼續皺著眉行出辦公室,絕對沒有人懷疑你剛才其實在思考去哪裡食lunch。不知是否因為梁朝偉這招眼神演技煞食,他近年演的角色也好像被規範了。究竟是演技規範了角色,還是相反?每個角色都是心事重重,開心和不開心都是一個表情,很懷念東成西就一孖膶腸的梁朝偉,至少多一個笑。

Friday, 17 October 2008

愛自己是恆久忍耐

昨日上班時間東鐵月台人頭湧湧,廣播說有乘客在九龍塘站發生意外,列車服務受阻。我是受阻的一份子,由沙田往銅鑼灣足足用了90分鐘,心裡暗自嘀咕為甚麼要選繁忙時間?
成功自殺的人有兩種,一是經過深思熟慮立定決心;二是一時衝動加機緣巧合。曾經有朋友告訴我某某試過自殺幾次也不成,大家異口同聲:咁都死唔到,即係唔想死啦。今天閱報得知那場「意外」是有人跳軌,為情自殺,才廿六歲,在大會計師行工作,前程敵不過愛情,令人神傷。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她拿著男友的分手信,反覆想看出一點愛情死亡的真相,越看越想不通,越看越絕望,剛巧那輛列車到站……如果不是有封信,如果不是剛巧有列車,可能不會有這個悲劇。
列車到站的時間與絕望的心情何時來到是天意,分手的憑證是人為。
要跟一個你明知還愛著你的人分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冷血的人例外。科技發達,msn,sms,email二話不說,直航訊息,但你知道那一頭的感受嗎?我知,你已經不愛對方,當然話之,沒有試過被一個還愛著的人向你提出分手,是不會明白那一刻的恐怖有多恐怖。無論有多想速戰速決了件心事,都不要隨便發放分手的訊息,尤其是不知道對方會在甚麼的情況下收到噩耗。分手最好的方法是親口對他說,難是難,但一為尊重,二為讓對方見你最後一面,更難都應該做,誰叫要分手的是你。你知道單獨面對這個壞消息時那種舉目無親的虛脫感覺,又或者那種莫名其妙地愛情要走從此孤身走我路的殘酷現實,可以令一個人要多脆弱有多脆弱嗎?不過那些感覺如愛情一樣是不會長久的,只要過得那一關。所以不要短訊,不要寫信,你想想忽爾收到平時只會在簽賬時才執筆的愛人親手寫給你的分手信,還要在字裡行間作出離別的叮嚀,署名還要用昔日的暱稱,肝腸怎能不寸斷,這不是謀殺也是誤殺。
很多人都喜歡在婚禮上套用的一句說話:「愛是恆久忍耐」,我覺得挺沒意思,給人一個假象以為忍耐可以令一切恆久。你為對方忍耐了很久,要走的始終要走。最慘的是,你在忍對方時,對方也覺得他在忍你,是天造地設的為甚麼要忍呢?
我們總會遇著失意失業失戀失婚,我們會遇著金融海嘯,遇著經濟低迷、遇著家人朋友愛人的生離死別;我們要忍耐,忍耐那種痛苦慢慢過去,過去會過去的,每個人都可以重新做人。愛自己是恆久忍耐才對。

Thursday, 16 October 2008

施政報告報告

今年施政報告的焦點當然是「蕉點」,我知道黃毓民一入法會一定會出招,想不到是此蕉。談蕉前,先談施政報告少少。

不想低收入僱員被剝削的大前提是對的,但設立最低工資是否就能解決問題?

我認為工資應該由市場釐定,demand 大過supply ,價格就會上升,相反就會下跌。很多現在賺取低工資的勞工都是高齡,學歷少的基層人士,一旦設立最低工資,恐怕他們得不償失,分分鐘失業。因為工資高了,資方的成本就會上升,head count 本來有30個,就會縮一半,既然工資高了,兼顧多一點工作也應份吧,一於15個人做30個人份量的工作。第二,現在有些工作很多年青人寧願窩在家中也不願做,只因為人工低,一旦有最低工資,難保不會引起他們的興趣,為勞工市場帶來競爭,你是老闆你也會寧願顧用年青力壯的員工;那些高齡的勞動人口受惠不了反而受害。現在要確立最低工資好像有點雪上加霜,明年的經濟環境不用問麥玲玲也知會轉差,又迫住要提高成本,唯有削減職位。
不過,究竟最低工資應該定在哪個位都應該有排研究,還要跨行業,希望諮詢慢慢進行,有結果之時經濟已好轉吧。

葡萄酒貿易那一建議真令人摸不著頭腦,為甚麼做呢?或者憑甚麼做呢?
是屬於旅遊業?文物建築再培訓?選址虎豹別墅,想點?不如重開高街鬼屋,可能可以為庫房帶來更多收入,遊客又like,你睇海洋公園個哈佬喂係每年重頭項目就知,一個地方有個official 鬼屋,威過有個château。

為了$1000 生果金要向申請人接受資產審查,我明白本港有很多李嘉誠李兆基之流,你看有那麼多幾球幾球買了迷債的都是高齡人士就知其實我們身邊有很多隱形富豪,但進行資產審查也會花去不少行政費,為什麼不乾脆當那$1000是政府/納稅人表達長者的尊敬呢?$1000真的那麼多?真的要算到廿五年後,65歲以上的人口會達至二百一十七萬所以今天要發放$1000老人金也那麼難?
我對香港人有信心,香港人都應該對自己有信心,廿五年後我們會很富裕的,今天就落實那$1000 生果金吧,多謝各位。

說回那條蕉,當它墮地的時候我隱約見到蕉皮都飛甩,當時我希望那蕉飛高一點,射中後面那位不認共產黨的主席,毓民,下次瞄準啲,ok?

Wednesday, 15 October 2008

金融海嘯之雙鬼拍門

星期五港股大跌,那夜放工在等過馬路期間,聽見3名慘綠疑似白領的對話:

A:你估跌到幾多?
B:我估…7000點…
A:7000?
B:係…而家插得又深又急…

只是一過路人在發噏風,胡亂吹噓,扮靠估專家,我都難免心下一沉,如果7000 點真係仲可以點?不過,那只是一個路人在吹水,又不是專家,就當聽到烏蠅飛過吧。

星期六睇新聞,向來講咗等如冇講的鬍鬚曾話:「而家只係金融風暴的前奏。」
前奏?大佬,你知唔知咩叫前奏?如果有起承轉合4個stage ,現在只係「起」的階段;如果cancer 4 期會死,而家只係第一期,仲有排捱;如果造愛而家係前戲,同高潮的距離……個個唔同。恆指跌到萬五點你同我講係前奏?好!我飯都唔食儲錢等個市落,之後冇高潮我嚟搵你包底!

星期日一早,瞥見Yahoo 新聞頭條,大意:梁鳳儀謂政府將不惜一切救市。
心想,梁鳳儀唔係寫小說嘅咩?乜而家冇人敢講嘢,搞到要問財經小說作家?怪唔之講得咁dramatic啦。哦,原來此梁鳳儀係新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為咗代政府表示充滿決心救市,於是說:香港外匯儲備超過1千億美元,有必要時會動用所有「彈藥」,穩定金融市場。我諗起捉象棋鬥至一兵一卒的那種慘烈。如果真的動用了所有儲備,那時候一定比「雙城記」裡那個最壞的時代更壞。

Expectation management 應該是一門學科,不想別人對事件的反應過敏,從而對你構成麻煩,就要曉得去manage 他們的expectation,讓他們循著你舖的思路走下,這需要很巧妙的手段。
作為高官,要市民prepare for the worst 是正確的,不過曾俊華是否來遲了一點?早3個月,或者半年前說那是前奏就是高明,那時候講,逃難還來得及,跌至萬五點,唔著衫都走唔切啦,聽到萬五點只是前奏,只會更加令人心煩,於事無補,現在出這個保守說法似買大細,買中係神,買唔中都買個保險,嗱,提咗你哋架啦。
為官要向市民顯示決心有許多方法,如開會時與黃毓民肉搏多一點,升旗時唱國歌大聲一點都可以,玉石俱焚那一種決心是會嚇親老人家的,而且動用外匯儲備是一件講ranking的事,副局長講出來未免兒戲及愚蠢,用盡一千億你傻架?

金融海嘯嚇你唔死,臨近哈佬喂上演雙鬼拍門,問你怕未。

Monday, 13 October 2008

拼命去死

如果有一日,長生不老真的降臨你身上,你與永恆的時間同步,那是否一件好事?
九把刀的新作<<拼命去死>>,見到個書名立刻付款,然後用一日看完。宣傳語句將其形容為「無法歸類全新大作」,我覺得這本書應該屬於哲學類。
故事裡上帝讓人類長生不老但沒收了食慾,性慾,連睡眠的能力也沒有,物質的享受已不是享受,時間太多,活不成但又死不了,活死人也要找點方法過日子,於是就不得不去想他們活下去是為了甚麼,如何活下去。到最後能否找答案,又是因人而異,因為一個人的生存意義,在乎他有甚麼世藝。有人為了殺人而生存,有人為了愛人而活,有人為了製造回憶、有人為了不斷去了解生存意義是怎麼一回事。只要有了目標就不怕不知道時間怎麼打發。
我們當然不會得到長生不老,但卻有資格做活死人。為工作而工作,然後吃喝玩樂談戀愛,滿足食慾及性慾,不斷以嘻嘻哈哈來打發時間,但又不覺得可以真正快樂起來,那和一個活死人有甚麼分別?
故事當然好看,但最感人是作者的後序。原本他打算寫一部愛情小說,設計好故事的所有細節,甚麼時候主角會說出重要的對白,女主角會有甚麼反應,寫了三萬多字,忽然覺得自己在處理一件工作,這不是他所想的,雖然從版稅的啟示知道愛情故事最賣得,只要影印自己就和影印銀紙一樣,但他寧願寫一個令他寫得很快樂的小說。
[把小說寫好,寫得好看,不是現在我最重視的事,而是我在寫小說的時候,能不能一直保持自我挑戰的慾望,有沒有充滿樂趣,那就是─熱情!]
這本小說好看之處就你完全會感覺到九把刀對生命的熱情。小說裡的活死人花了一百年二百年,有些找到他們的生存意義,有些不;我們沒有人會可再多活一百年,你有甚麼夢想或者世藝?

Saturday, 11 October 2008

零八三首

有人問我今年最喜歡的廣東歌是甚麼?我很快提供三個歌名,張敬軒的「不吐不快」、謝安琪的「喜帖街」與及古巨基的「眼睛不能沒眼淚」。

就似這一區 曾經稱得上美滿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好景不會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愛的人沒有一生一世嗎 大概不需要害怕

喜歡上「喜帖街」全因為群眾壓力,電台日播夜播死播爛播,鈴聲是它,接駁鈴聲也是它,平心而論旋律是悅耳,謝安琪的聲線獨特,歌詞講舊情應隨喜帖街的清拆,塵歸塵土歸土,一般得嚟有社會風貌,越聽越順耳。

醜惡在於赤子的胸懷難敵這紛擾世態 為理想或求生在捱
沒完沒了各有需要把青春賤賣 漸行漸遠每天很快淡出得更快

當我第一次聽軒仔的大碟,除了「櫻花樹下」就唯有這一首令我有興趣將歌詞放大,細心解讀。「不吐不快」寫感情步伐是與生活的關係,是一首非情歌。多深厚的感情都會因為各自的生活軌跡而變得生疏,這些題材在今日並不常有,有心寫未必寫得好,當然林夕的歌詞是這首歌的命脈,旋律又急又密,又正好讓軒仔顯巨肺唱功。有時覺得,如果軒仔不是那麼自覺的巨肺,我可能會喜歡他的歌多一點。

願我記住 眼睛不能沒眼淚
只因沙石要洗去
真心愛人無非想她有人可 登對

坦白講,第一plug 的「下次再見」悶出鳥來,曲太慢,那是一種你要很有耐性去聆聽才會feel得到的感概,但feel到之前應該瞓著。「眼睛不能沒眼淚」是第2 plug,hook line 易記,靠的也是林夕的歌詞,加上一個醒神歌名,你未必會喜歡但一定會記得;古巨基沒有震音加假音唱出如此偉大的愛情觀,只要電台肯播,加上收起對古巨基的偏見,這首歌有能力hit起來。

以上三首排名不分先後,今年為止,只此三首,我又唔聽農夫。

Thursday, 9 October 2008

有些位你永遠不必等

曾經聽黃偉文說過,如果可以用低廉價錢製造以至發售物美的衣飾,從而提高國民的穿衣水平,這是一項功德。我深明一個愛時裝的人,看見身處的城市,有錢人穿得不好看,沒錢人穿得更不好看時痛心疾首,希望盡一點綿力改善國民穿衣質素的感受。同樣地,我是一個愛吃的人,看見大家在一些不值得的食店日排夜排同樣覺得痛心。
星期日「飲茶」是值得排隊,因為時間不是為了蝦餃燒賣而花,飲茶的意義是為了改善倫理關係,不只單為滿足食慾,等候的價值又提高了。
說到時下人龍最盛的食店類別,首推壽司店。星期日黃昏時份,天文台發出黃色暴雨警告,我行經銅鑼灣「板前壽司」,當時行雷閃電兼而有之,竟還有為十多人撐著傘在等候。板前,我到過幾次,價錢比「峰壽司」平,質素是可以的;不過其集團(板前及板長)卻是勻勻壽司店中食物中毒率最高的一家。引致食物中毒,我不相信他們的魚本身有問題,卻是處理過程令人沒有信心。不信,當你下次去板前的時候,留意一下他們的壽司司傅的工作態度。板前不致於撥入黑名單,板長才是首選。論價錢比板前貴,壽司件頭又細,因為要精,味道沒有問題;問題在於他們的人。侍應對壽司毫無認定,連三文魚子和飛魚子也分不清,著他更換還要死撐至我將餐牌內的三文魚子圖片放在他眼前,侍應才一聲不響將那碟飛魚子壽司拿去壽司吧和師傅溝通;更好笑的是那位壽司師傳/學徒反問那位侍應:那不是三文魚子嗎?這種店真的不值得大家花時間,他們的工作態度是會害大家食物中毒的。
不是針對那個集團,但再下來我就要說「味千拉麵」。「味千拉麵」現在的人龍已比高峰期退卻,但在某些地區的分店大收旺場。我想告訴大家香港其實有很多好吃的拉麵店的,尖沙咀加連威老道的「一平安」,沙田和尖咀都有分店的Domon,銅鑼灣的「八八八拉麵」,油麻地的「橫綱」,以至近月大熱,位於吉之島的「山頭火」,粉嶺的「爵士拉麵」……以上每一家都比「味千」值得等,「味千」的麵煮得奇腍,豬骨湯奇淡,料奇削,唯一的好處是比較便宜,但時間也是金錢,要花在值得的地方。
先前提過,味覺是絕對的個人體會,你還是覺得味千之流是人間極品,我尊重你的決定,但天下之大,味道之多,你以為是最好的只是因為你未找到更好,做人也不用那麼死心眼的,在味蕾死去前,對它好一點吧。

Wednesday, 8 October 2008

有些事情你永遠不必問

如果要再問我有關餐廳的推介,請細閱。
不要空泛地問:有邊間餐廳好食?
上至Scala ,下至榮記都係好食。如果你想和女友Candle light,我答你金鳳,你說如何?
問題不出在我,出在你沒有給我一個詳細的brief。所以問我有甚麼餐廳推介之前,請你提供:why─為甚麼要吃這餐飯,what ─想吃甚麼類型 ,where ─ 哪一區,有些香港人和九龍有仇,有些九龍人和香港有仇;How many─大夥兒和二人前的分別很大;How much ─ give me a budge。無謂浪費大家時間嘛。
其實,大部份時間我都是非常樂意人家問我有甚麼美食推介,問得你都代表你係一個識食之人,又或者唔識食都識得有咩好食。你到openrice 搜尋餐廳,如果揀選了菜式,地區,價錢都會快點讓你找到心水餐廳吧,道理是一樣。
好了,到我提供若干選擇給你後,有些問題你是不必問的,(一) 好唔好食架?
我不是說我權威到不容許任何懷疑,我不是神,只不過我將餐廳推介給你,一定覺得好才叫你去,一場朋友,唔通跣你咩?我又不是營業員,你去光顧,我沒佣金的。另外,味道絕對是個人的體驗,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你教我如何回答這個充滿哲學性的問題呢?
(二) 貴唔貴架?如果你有給我budge,我是一個on brief 的人,給你的提議就應該不會out bud,但也不能擔保,我怎知到了現場你會點甚麼菜?有人食車仔麵也可以食成舊水;還有,這牽涉到價值觀的問題,味覺的滿足對你來說有多重要?你寧願將幾舊水去輸麻雀還是食落肚?這是關於選擇、價值觀,甚麼東西能令你快樂的問題,我更加不會回答。(三) 最後,不要問我餐廳電話是甚麼?在哪一條街?給了你餐廳的名字就自己去openrice.com search ,很方便的。

Monday, 6 October 2008

武俠梁joke

聽到有人想看「武俠梁祝」,都不知是真情還是假意,成年人還看偶像電影?
而且大家知道梁祝的故事嗎?祝英台女扮男裝到杭州遊學,結識了窮同學梁山伯,他們同窗三年,日夜相對,感情自是深厚。其後英台輟學返家,梁山伯上祝家拜訪昔日好友才得知對方是女兒身,欲提親,昔英台已受父母之名許配馬文才。梁山伯鬱氣悶在心,對祝英台的愛意啃在喉中,鬱鬱而終。祝英台出嫁之時,經過梁山伯的墓地,登時天搖地動,梁山伯的墓塚為英台大開,英台投身墓中,一雙彩蝶自墓中翩然起舞。這個經典民間傳說,傳誦千年,被改篇成電影、電視、舞台劇無數次,都沒有這趟「武俠」那麼令人一聽就反胃。選角阿sa, 吳尊,阿sa 還可以,畢竟反申起來也有幾分英姿,而且演技也屬於ok,扮扮學生,少少苦情應該難不了她;吳尊,各位飛輪海粉絲,鎖你,吳尊怎能勝任梁山伯?梁山伯一介窮苦書生,怎生得如吳尊一身精鋼的肌肉兼唇紅齒白?你可以想像吳尊咳出血嗎?選吳尊是為一錯,又浪漫又悲情的一個故事,加入武俠元素是為再錯,情況有如足球再加唱歌跳舞一樣,不倫不類,羅密歐與茱麗葉洛奇版你說如何?「武俠梁祝」一定target中學生,未知主角們的對白有否加入潮語?
梁兄,你做咩「O哂咀」?
英台,皆因我寒窗苦讀,到今日還未「升呢」……

Thursday, 2 October 2008

應該有得做

日本有間公司專門替孤獨死去的人執拾遺物,將它們執得妥妥當當再交回給家屬。
這門生意去年賺了2800 萬,也真有得做。對於與死者關係密切的家人可以避免了執拾遺物時的傷感,而與死者關係疏離的親人又可以將這最後責任假手於人,冇眼屎乾淨盲,更有一些獨居人一早委託了這個公司幫忙處理自己的身後事,無謂死了也要麻煩親戚朋友。
我在想這門生意如果放在香港可不可行?只少現在不行,第一,獨居死的人的數字不算太多,第二,獨居死的人通常不是有錢人,不論其本人還是家人也寧願叫賓賓搞掂也不會花這些錢。過多十年情況就會不同,觀乎現在社會的男女比例,與及大機構的高層都是女比男多的情況來看,屆時應該有不少獨居的有錢太太,這個服務可能用得著。
這令我想到如果做一門生意是專為分手情侶往對方屋企執[遺物]又如何?
我想很多人都應該會面對過這個煩惱,分手不是朋友,更不想再見到那些牛頭馬面,但又有衫褲鞋襪CD電器想取回,於是就算來算去對方甚麼時辰會離家,然後明明有鎖匙但又偏偏像竊匪般恐被撞破,一進門旋風式搜掠然後走人,最慘之後又發覺攞漏嘢,心煩得要死,所以執情侶遺物服務應該有得做。
一上門收$500,搬運大型行李每件$100,摑佢$1000,應該有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