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7 May 2013

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 Hokahoka


說道居酒屋, 銅鑼灣的「石山」是不二之選, 但去得多又想找新鮮感, 這晚來到了一家應該開業不久的居酒屋。

地方甚是寬敞,以為居酒屋都是年青人會去的地方, 不過兩張大長枱都是一家大細, 還是為嬰兒慶生的聚會。居酒屋, 嬰兒, 這個組合真是相當詭異。後來,察覺到他們應該是負責人的親戚朋友,新開的店都要靠朋友撐撐場, 要不場面冷清就不好了。


來居酒屋都是想吃一些日式地道的小吃, 這裡也有不少選擇, 大概是$60﹣$80一款。

吞拿魚腩伴薑花,包著紫菜一起吃, 味道不錯, 店員見不夠紫菜更主動添加, 服務是好的。


吞拿魚角切, 抵吃也鮮味, 角切出來的口感很豐厚。


左口魚刺身($250) , 這個價錢好像有點貴, 味道也是一般。


壽司好像是日本師傅主理的, 點了幾款試試,他們自家製的穴子比較出色, 其他的都是一般。


兩款漬物, 蒜頭和淮山, 味道似曾相識,像在city super 買的差不多,  感覺像外來貨多於自家製,經營日式居酒屋, 最重要是要有自家風味, 要不, 都去吉之島, 城市超級買回家吃吧。


卷, 包著魚及紫蘇葉, 原本是一個有趣的組合, 但是酒芝士的味道不均勻, 吃到最後一口才吃到芝士味, 而且魚也炸得太老了;也點了燒明太子, 贏了, 燒得老過那舊魚。

甚麼賣相來的?

乾到皺皮都好少見

終於就到敗筆, 就是熟食, 點了芝麻雞翼, $68 一客只得3隻, 而且炸槳十分之厚, 再加上那個又酸又甜的醬汁真可稱得上是難吃。另外, 朋友想泡菜炒豬肉, 但侍應介紹一個煙肉波菜炒蛋, 波菜和蛋也十分之老, 味道差過入廚初哥, 看來他們要認真檢討一下熟食這個部份。



 這一餐人均$600, 只喝了一支啤酒及一個可樂,明白為甚麼只有親友來幫襯, 看來以後還是去「石山」好了。


Sunday, 26 May 2013

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 香港仔漁市場海鮮餐廳


久聞香港仔漁市場有家餐廳,原本專為在那裡工作的人服務, 但同時又招待街客, 而且價廉物美, 想去一試想了幾年也沒有機會, 因為餐廳只做午市。幸好, 有一眾貪吃的朋友做搞手, 終於在這個星期日完了心願。


之前告之店家有甚麼海鮮想吃, 他們就會去安排, 到時有沒有則要隨緣, 好像這一天, 一味也蝦沒有,原因是休漁期剛開始, 實在可惜, 不過還有很多很多海鮮。

椒鹽鮮魷, 先別柴台, 椒鹽鮮魷周街都有, 但沒有那麼新鮮嘛, 在炸粉包裹之下的鮮魷, 肉質厚實,鮮味十足, 有上佳的炸功也要有新鮮的材料,在座各位都說這是吃過最好的椒鹽鮮魷。


第二味蒜蓉煎扇貝, 一向對這味菜沒有好感, 因為每一次都蒸得過火, 變了老貝。這次扇貝夠大件, 也蒸得剛好, 轉眼又吃完。


豉汁炒蟶子也一樣, 蟶子鮮, 炒得剛好,豉汁不太稠也不太濃, 沒有搶去了蟶子的鮮味。


果皮蒸鮑魚, 蒸鮑魚一如以往是沒有味道的, 吃只吃那彈性十足的質感。


全場高潮來了, 就是蒸金鼓, 雖然每一條只手掌那麼大, 但肉質鮮甜加上有甘味, 老細說金鼓魚最好吃的是黏著肉的魚骨, 是味道最集中的地方, 大家也顧不得儀態, 一起啜起骨來。


緊接再來一個高潮就是蒸咸鮮, 咸鮮即是鹹魚, 不過是新鮮醃製的, 店家今天找來的是黃立䱽, 準確點形容是巨型黃立䱽,非常厚身,也許用來作咸鮮應該找尺碼小一點的魚比較適合, 因為會更入味; 這黃立䱽的咸是輕輕的, 也無損大家的熱愛。更離譜的事情就是有人要了兩碗白飯, 我以為是小碗上, 誰知老細拿來一個湯碗的飯,二話不說倒了落那碟只剩魚汁的碟上, 然後撈起來。這下大家都嘩了一聲, 然後像餓了三日一樣, 搶著來吃。


 

之後還有蒸貴妃蚌, 蛋白蒸肉蟹, 少不了的就是用不知多少種魚及海鮮煲成的海鮮湯, 不過湯頭比想像中淡, 也沒有奶白色魚湯的興奮。





再炒了個菜及豉油王炒麵,飽到。。

事情還未完結, 因為這裡的另一名物是西多士, 一件西多切開九粒, 逐粒炸, 所以四邊都炸得很均勻,件件金黃色, 香脆可口。。。


 



高質海鮮, 高質廚藝 ,這一餐每人$480 , 哪裡找?

這系列是「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那麼敗筆在哪裡呢?就是這裡只營業到8月頭合約便會終結, 老闆可能或者未必會再覓地經營, 第一次來也很可能是最後一次, 總算來過,都好。

Saturday, 18 May 2013

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 Hana


Hana 在銅鑼灣食街屬 Mr.Steak旗下, 專門日式牛肉火鍋, 也有串燒等小食供應。

在這個下雨晚上, 在MouMouClub 不得其門而入, 於是便轉陣到Hana, 只剩戶外位置, 尤幸有點微風,戶外邊爐也沒有問題。

原來這裡有歡樂時光,至晚上十時半, 買一送一,於是點了清酒(250ml) 108,淡淡的, 也不錯。

這裡供應 shabu shabu  sukiyaki, 一般來說我是比較喜歡shabu shabu 除非很想喝 sukiyaki的汁, 否則都是牛涮鍋比較吃得出牛味。

有多款來自美國或日本的牛肉供應  ,點了侍應推介的飛驒牛套餐($698)和日本豪洲牛($428)。侍應端上湯底的時候,咿為甚麼是奶白色的呢?一問之下, 原來這是豬骨湯底, 真的不明白為甚麼香港人對豬骨湯底那麼迷戀, 正宗的牛肉火鍋都沒有見過豬骨湯底, 再問之下有沒有昆布湯底呢?侍應說有, 那為甚麼不問我要甚麼湯底便幫我決定豬骨湯呢?是套餐規範了嗎?算了吧, 也沒大礙, 我是香港人, 就豬骨湯吧。


兩款牛一併而上, 飛驒牛雪花紛飛, 油花分佈平均, 放進湯涮兩涮便成, 入口鬆軟柔順, 但的確肥,一客有四片, 一個人吃的話是會滯的;另一款牛有六片, 同樣入口鬆軟, 且比飛驒牛的牛味較重, 個人平均喜歡這一款 ;套餐包括的蔬菜統統都十分新鮮。

這裡的服務很不錯, 更有穿著和服的日籍侍應不時來打點, 很體貼的樣子。

左邊的是飛驒牛
當我們以為吃完了, 侍應把鍋也收起, 和服女侍應問我們吃了烏冬沒有, 有烏冬的嗎?不消一刻, 侍應把剛才收起了的湯底再拿出來, 還有一個烏冬, 那烏冬我想基本上已在廚房泡了很久, 也準備變成廚餘, 雖然吃得出有麵粉香但實在是世紀最腍。

與此同時, 要求侍應拿來包括在飛驒牛套餐的清酒, 那男侍應說那100ml 已斟了在第二輪的House sake 中, 為甚麼不先說一聲, 我已把清酒喝光了, 那真的是死無對証呢,我也不為意套餐的清酒是不是100ml 那麼試飲的份量, 但我有理由相信因為已時屆餐廳關門之時, 侍應們都十分之趕著要收工。

食物, 環境, 大部份時間的服務都很好, 但服務這一環節就是出現了敗筆, 令再來的意慾打了折扣。

Wednesday, 15 May 2013

多得亦舒


母親節那天竟然看到生果報用舊聞來作頭條, 那亦舒不認子的新聞早在兩星期前在其他媒體已經出現過, 生果報可謂用心良苦,頭條是名作家堅決不認子, 之後數版就報導一些眠乾絮濕的偉大母親個案, 造成一個對比, 真的是有設計過。

也許大家都應該知道甚麼是幸福不是必然,不只幸福, 這個世界基本上沒甚麼是必然的。
所謂尋母40年實在煽情, 現代科技之發達, 人類之八掛, 尋一個普通人也許有一定難度, 但要尋的是亦舒的話, 實在易如反日反掌, 路人皆知亦舒長居溫哥華, 據說在開始拍攝尋親紀錄片時, 才發現亦舒是母親,也許之前38年尋得不夠落力。

有時看報導,有些遭親人拋棄的人千里尋親,實在是不必要。如同失戀一樣, 人家已不要你, 為甚麼要苦若痴纏, 找到又如何,血脈相連也不代表從一而終,人家冷待你, 你冷待他, 是自愛的表現, 人對親情的幻想有時比愛情還要大。一個人最需要父母是在成年之前, 都長大成人更應懂得知情識趣,世上沒有誰欠了誰的必然關係。

都說孩子有兩種, 討債的和還債的,蔡邊村應該是前者, 見到亦舒活得好,人又低調, 愛她的自不好去打擾, 開了鏡的紀錄片不公佈母親身份也可拍得成。不夠恨一個人也做不出去公開那想隱瞞忘記掠過洗去的私隱, 過去, 難為還包裝成是愛。

傷口是最能夠激發創作靈感, 也許蔡導應該感謝他的母親不認他,沒有這個經歷, 哪有這部紀錄片, 也多得亦舒,他的名字成了熱門搜尋。 

Sunday, 5 May 2013

都不過是技倆


熊黛琳攻城七年不果, 有人問為甚麼七年的感情那麼兒戲,說分開便分開, 前一刻還傳婚訊, 還疑似擊退情敵, 怎知情勢一轉便鎩羽而歸。

一段感情的完結, 基本上和感情的長度無關, 長, 不等於深, 只是時間給予雙方感情深厚的錯覺, 以為在一起七年就有七年的深度, 其實感情的深度與感情的長度沒有關係。

有些感情可以與日俱增, 但有一些則是感情問題與日俱增。相處七年的情侶應該遇上過各式各樣的問題,有些人喜歡對問題採取不聞問的觀望態度, 覺得時間會給予答案;幸運的, 問題真的可以解決; 失敗的等了七年答案還是NO,分開當然是最明智決定, 尤其對女人來說, 沒有青春瞬間修復這回事。

愛到那麼久都會分開, 另一個原因是其實當中一方一早已經想分手, 只不過苦無機會,拖著也無妨,所以有一點藉口,第三者也好,性格不合也好,甚麼都好,只要感情有一道裂痕便借花敬佛將之放大,放大到對方也接受不了的程度更好, 分手便是時候。
眼看一個和自己愛了那麼久的人, 非常渴望從這段感情中掙脫,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到了這個地步不可也不能挽救。

幸福不是單方面希冀便會得到,有些人要走便要讓他走,如果聰明的話會知道甚麼叫以退為進, 還應該聽過一句話「離開是為了回來」, 就試試離場一下; 有些人要分開過才知道最愛是誰, 橫豎都是分開,搏一搏吧。

要得到一個人, 需要太多技倆, 分手只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