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March 2009

工人的工人

最近印僱是頭條大熱。將郭羨妮大戰印傭後,又有印傭餵漂白水奶以報復被炒的新聞。都說要炒外僱一定要即炒即送上機,之後再將門鎖更換,只策萬全。

將心比已如果你老闆給你一個月通知解僱你,餘下這一個月你一定會遲到早退,偷更多文具。那位僱主真的是「食得唔好嘥」,給你一個月人工要用到最後一分鐘。

再看那位僱主的家是位於天水圍的公屋,一家連外傭共7口,一個可以住7人的公屋單位有多大?500多呎,僱主能否如政府所示,為外傭提供可保障私隱的休息地方呢?

一個人離開自己的家庭往別人的家庭打工,要照顧6個人的起居飲食,有老人家有嬰兒,我想都不是一件易事,還要在這麼擠迫的環境朝見口晚見面,一個人受5個人的氣,那位印傭沒有一早發癲已算道行高。

我們再次齊聲指罵外傭通通信不過,但事實又繼續有需要聘用他們來照顧家中老幼,因為有能力工作的家庭成員要出外賺錢,根本別無選擇。

雖然政府沒有規定居所要超過多少呎才可聘用外傭,尤其是香港的樓宇面積是迷離的細,要規定最低呎數又難免強人所難;但學李澤楷話齋,「泥水佬開門口,過得自己過得人」,自己都應該分辨出甚麼叫人道。

$3580可以聘用一位外傭,不是奴隸。有些人常以外傭家鄉的生活水平來量度那份人工的價值,覺得聘用了外僱對他們已經皇恩浩蕩。

這個世界是層壓式的,賺十億的用一千萬請工人,賺一千萬的用10萬請工人,賺100萬的用1萬請工人。

想清楚我們其實不比外傭優越,只是我們比較幸運。

Thursday, 26 March 2009

港島區公主病

聽過一個故事。有位男士一晚在中環夜店兜搭了一位心儀獵物,雙方蠢蠢欲動,正在your place my place 之時,獵物說不如到我家,男士見房錢都慳返想拿手袋起行之際,問了一句:你家在哪?他聽到一處九龍區的地點,即時turn off,轉身就走。這位男士非常明顯的患了「港島區公主病」。

「港島區公主病」主要的病徵包括:


  • 口頭禪 : 唔過海
  • 九龍區最遠只去到紅館
  • 覺得港島區麥記好食過九龍區麥記
  • 寧願1萬蚊租港島300呎也不願租九龍700
  • 還在幻想英國人會收回香港島
  • 在尖沙咀迷路,仲覺得自己好cute

我也明白如果工作在港島家在港島,平常的一天真是沒有過九龍的必要,但這些不只是地理上的實際因素,而是心理關口也過不了紅隧。

油尖旺都可算是旺區,但在他們眼中尖沙咀已是貧民區,深水埗是食人族住的地方。

港島區的人均收入比九龍新界的高,教育程度也是,但並不表示人格比別人優越,人的質素並不是以你住在哪區來量度。

一個人偶然去一下旺角九龍城是不會對個人氣質或氣牆或運程有影響的。


港島區的確有很多過人之處,充滿英式的情懷,尤其是半山區風光明媚,但不瞞你說,我也目睹過一條用過的衛生巾攤在羅便臣道上。


快樂之道在於拿得起放得下,魚翅粉絲通吃才懂得分辦,光吃魚翅而老嚷著粉絲沒有味道,以無知來自抬身價,住到山頂都不過是一隻港島之娃。

Tuesday, 24 March 2009

假如這是假的

那位一醉攞六命的司機在法院門外向死者家屬下跪認錯,希望獲得原諒。

我不想這樣想也不得不這樣想:他搏同情,希望在向法官求情時有個talking point

看他的一臉木無表情,作為一個奪去六命的元兇,除非他慣了殺人,否則他的道歉太冷靜。大家還記得台灣女歌手林曉培年前醉駕撞死女護士的事件嗎?

她事後往拜祭死者,向其家人道歉時哭得死去活來,神情時萎靡時激動,差點以為她神經失常,害死了一個人尚且如此,他害死了六個,至少也表要出六倍的誠懇。

或者我相信人性本惡,尤其是本身已經沒有責任心的人。社會對事件的積極討論,政府對醉駕的即時嚴打,法例又經過修改,連法院也要找來病理學家來研究當血液裡的酒精含量超標了六倍之多對被告帶來的影響,以決定將案件轉介更高級法院審理…一看就知這是一單應該會[重判]的崎屎,兇手都會驚,道定歉,表示有悔意是唯一可做的事情。

我也不想將真情先當假意,但報紙說道羅生感到非常後悔之餘,不時也有喝一兩罐啤酒,可能他需要借酒澆悔疚,那我相信他下跪道歉也應該是受酒精影響,飲大兩杯腳軟而已。

Monday, 23 March 2009

讀愛 The Reader FAQ

有不少朋友已經看了讀愛 ( The Reader) ,傾談起來了時,第一句不是說好不好看,Kate Winslet做得好不好,而是由不同的問題開始。


關於女主角


為甚麼一個三十幾歲的女人會對小夥子一撻即著?

愛是不能解釋的,慾更加。


為甚麼Hanna要離開Michael

不想被人拒絕首先就是拒絕別人;第二個原因就是不想升職,文盲怎麼做寫字樓。

為甚麼女主角寧坐牢也不想讓人知道她是文盲咁笨?

如果你擁有一個永遠都不想別人知道的缺憾,你就會不惜任何代價都想把他收起來,尤其是你是一個自卑的人。但為自由故,尊嚴價更高,要解釋Hanna schemiz 為何寧願將罪名往自己身上扛也不願別人知道她是一個文盲,只有這個原因。


她負責把人送死,她沒有良知嗎?

為納粹黨工作,對她來說不過是另一份工作,她只是忠於自己的岡位,如果這都是錯,她根本不知道甚麼是對,她就是一個固執到這個程度的人。

她在集中營也要挑人為她朗讀,究竟她是對書本有無限渴求還是掛念Michael

如果對書本有無限渴求就已經一早學寫字啦。


為甚麼要死?

Hanna收到Michael 寄給她的錄音帶之後,令她重燃對生命的熱情,為了能夠與Michael 聯絡,她鼓起最大的勇氣面對自己的缺陷,但有些感情捉不到比捉得到好,如果Michael 最後也沒有去見Hanna,Hanna 也許可以懷著對一個希望撐下這條人生路,但見到Michael令她返回現實,一個雞皮鶴髮的老嫗,又怎會接受愛人的施捨?尋死只是為尊嚴的最後掙扎。


關於男主角


為甚麼Michael 不助Hanna洗脫罪名?

把資料公開等如他要將他和她的一段情揭露出來,等如幫納粹餘黨脫戰,在當時同仇敵愾的社會環境,找個戰靶比公平公正更重要。不過我個人覺得Michael 的考慮沒那麼周詳,Michael 是一個性格懦弱的人,就像他本來打算往望探在獄中的Hanna,但一看見飄雪他就想起第一時Hanna送他回家的情形,想起那些久遠的前麈往事又不想去面對,倒不如隱退,不去面對,事情就會慢慢過去。

他是不會是因為尊重Hanna的決定而不去將Hanna是文盲的事情公開,

他沒有那麼偉大。


他又為甚麼送錄音帶給Hanna

他為自己沒有幫Hanna而內疚,於是他想為Hanna做點事情,不要將Michael的所有行為浪漫化,他只不過是想令自己好過一點。


為甚麼他不回信?

他知道Hanna為寫信給他而學寫字,他負擔不起,也不夠勇氣確認他們的感情。

(對,但又是他先撩起舊情,點了火就走開,就是這麼討厭。)


為甚麼最後要向女兒盡訴心中情?

要人不在,心鎖才可以解開,找個傾訴對象而已。


讀愛是本年度我最喜愛的電影。

Thursday, 19 March 2009

你的名字 賜的姓氏

「學警狙擊」只是偶然看一點點,提不起興趣,從林利,苗三哥,林嘉華,都不能令我眼前一亮。雖然很多人說苗僑偉很型,但我是一個著重內涵的人,苗只得一個表情,由楊康開始都只是皺眉,皺得淺代表奸,皺得深代表很奸;女角們也不覺得吸引,周海味同苗僑偉一定好friend,都是得一個表情,只不過海味是大眼代表激動,再大眼代表很激動。

但是我想說的是爆了出來的"laughing 哥",風頭一時無倆,整套劇好像他才是主角。謝天華也浮浮沉沉了一段日子,我印象中他的career path就是風火海─古惑仔─舞動奇蹟,人氣這件事情很難說,論戲份他也不是最重的,那他憑甚麼爆出來了?

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laughing 這個名字,夠市井夠易記上口易,反映香港中西雜交的文化,”laughing 比起靚坤寸爆少了霸氣多了人性,比jimmy 仔東莞仔大dee有格,真是一個好名,起這個名字的編劇功不可沒。

出來行,真是很重要,名字重要,姓更重要。


除了是情聖、股聖、賭聖、詩聖、詞聖,有一種saint的氛圍,原來還有一種叫「賜姓」。看了在雜誌封面上大大的「大劉賜姓」四隻字,起題的人功力深厚。

賜有賞賜,賜予的意思,通常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獎賞下級,百姓,或者神賜予世人恩典,都會用上一個[賜字];「姓」一個人姓甚麼是既定的,除非不知生父是誰又或者父母不和而隨母姓,否則老豆姓甚麼你就姓甚麼。

一個人賜給你一個姓,反映出擁有那個姓的人地位媲美九五之尊,凡人不要妄想隨便跟他姓,就算流著與我的血,我不認,你也沒資格跟我姓;賜給你,豈只還你清白,簡直是對你寵幸及你的福份;「賜姓」這兩個字意思深遠,又充滿矛盾,但放於大劉甘比呂麗君他們這一家又合適不過,只有他們才配。

一個字,絕。

Tuesday, 17 March 2009

毒品害死人

我開始討厭日本政府,抓到那兩位奀星收藏大麻,把人關起來3個星期多,將人驗屍那樣,解剖,縫上,解剖,縫上,陰間,陽間,陰性,陽性,搞了那麼久還沒得出個所以來。

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同情他們,關楚耀我沒有感覺,但衛詩根本不應存在這個娛樂圈,長期人不人鬼不鬼,自己也不知自己唱的是甚麼,不潔身自愛,自我糟蹋前途咎由自取,我還慶幸她自己送自己一程。

國有國法我明白,但一日這件事情不告一段落,他們兩位,以至他們的公司,契爺,契爺啲friend,姐妹,前度,寵物等等閒雜人等會繼續發言,佔據娛樂版,以至港聞版的位置。雖說娛樂版的新聞已淪為連黃長發條女個老公話個女餐餐要食斑都可以登上C1的地步,但起碼新鮮,娛樂性豐富。

這一單,啥娛樂性也沒有,戲劇性也沒有,只是有兩個暗星吸毒被捉到,接著就是公司家人出來一哭二鬧,鬧足3個星期當真夠了,我不想再看到譚校長那個心痛家長樣,更不想看到A Music 那副大義凜然的德性,不想再看到其他artist忽然通通變身禁毒專員,群起向毒品說不,夠了!

我們看娛樂版的是受害者,禁毒委員會是另一個受害者。倒霉的找著他們兩位幫忙宣傳禁毒,弄得一臉灰,好不尷尬,日後找偶像宣傳的時候也得提心吊膽,也許是時候想一想也許找卡通人物會比較保險,多啦A夢保証clean

還有另一位受害者是陳百強,每逢有藝人與毒品扯上關係,他也會被揭棺驗屍,重提他唱的摘星是多麼諷刺,重提他因為毒品斷送性命,人死了十六年,讓他安靜安靜好不好?你們藝人要吸毒就吸得聰明一點不要被抓到,不要再把danny 扯進來。

Friday, 13 March 2009

至少還有你

有朋友仍決定供股時,我知道這已脫離了投資的層面。
在一眾匯豐股民眼中,他們看到的不是股票,而是愛。
只有愛才可以令人盲目。

過去的日子獅子銀行和全香港市民一起快高長大,與香港共存共榮,無論外面有多風高浪急,匯豐都穩如磐石為你擋風遮雨,也有實例可以証明,大笨象就在歲月流逝之間就成了大部份香港小市民的依靠。
匯豐已成了香港人的一個信念,相信忠誠就會有好日子。

一場金融海嘯沖出個真相來,原來我們的大笨象不知不覺已改變了不少。
當聽到管理層說寧願從沒收購匯融時已反映他們之可信程度與承擔責任的能力,再看他的的業務分佈…
但愛一個人你不會對他作出理性分析,尤其是他對你哭訴他錯了,你只有擁抱他,安慰他,然後接受他的藉口,原諒他,一句:不如我們從新開始,勾起幾許一起走過的日子。於是前嫌不記,義無反顧的繼續愛下去,愛情就是把握微乎其微的機會去爭取幸福。

聽到一些老婆婆說匯豐令她們很傷心。那種傷心不只是金錢的損失而是信念的破滅,跟了一個人大半生,已為可以終老,但原來所託非人,一場空喜歡。
依然供股,都是因為捨不得,唯有信守得雲開會見月明。

愛情有時都是一不做二不休。

Wednesday, 11 March 2009

誤作馮京作馬涼 又何妨



想買「四條大路通陰間」誰知買了「四條大路通陰私」,泰國片變日本片,受騙了。看的時候完全不知道,看完,由別人提起才發覺,那不是一部日本電影嗎?

被騙了也不知道。這些三四線電影,又沒有明星,很容易混淆起來,不比「色慾都市」和「性慾都市」,雖然包裝學了8成,但稍為對正牌有一點印象的都不會受騙。

存心要當騙子的人有好多,不需要偏偏選中你,你也會自投羅網。

銅鑼灣有一家「南蠻亭」眾所周知,去年11月光顧的時候,相熟的侍應告訴我們,他們將搬回跑馬地,銅鑼灣不做了,聽完了當然不以為然。

過了年還見到南蠻亭在舊址,也不以為然,變幻才是永恆,又搬又唔搬,又嫁又唔嫁的情況在這個匯豐銀行也會跌至$33的社會發生有多稀奇?

直至有一天,我走路經過的時候,偶然擔高頭,一看驚奇,「南蠻亭」的牌匾成了「南※亭」,字款,顏色都跟「南蠻亭」一樣,那粒※看得出是由「南蠻亭」那個由4個小正方形組成的logo演化出來。店舖外貌根本未變過,再看日語拼音,那是Nan Tei,不是「南蠻亭」應有的Nanbantei,那明顯是一宗騙案!

和一位剛於一個月前惠顧過那裡的朋友說起,他的反應就像看了「四條大路通陰私」就以為自己看了「四條大路通陰間」一樣:「甚麼?我被騙了!」

但說到味道,服務,當時的他也不覺得有分別,還很愉快的大吃大喝了一個晚上。

如果人生真的要遇上騙子,遇上這一種就好了,被騙時不知被騙,知道了也沒相干。

為了找尋真相,我們致電「南※亭」,想聽聽他們如何做戲做全套。聽電話的那位明顯是經過長期訓練,他以高速讀出:「你好銅鵝欄顏亭。」

誤作馮京作馬涼,得一場笑,又何妨。



Sunday, 8 March 2009

港男女


港女這個課題出現以來都沒有認真對待過,因為這只是一個錯配的謾罵。
沒有修養的人那裡都不缺,男女老幼高高矮肥瘦都有,為什麼港女港男要互相廝殺?因為港男港女都在求偶路上觸礁,需要發洩。

港男女,先要搞清楚一個最根本的問題,你們在尋找relationship,還是 partnership。兩個人可以租大點的房子,兩個人供樓供車負擔可以輕一點,
兩個人叫餸可以叫多啲;如果你有以上的想法你是在找partnership,
你們只想找一個攤分生活負擔的人。

當你遇到愛情的時候,對方叫你:俾哂啲錢我,你只會答俾俾俾俾俾…
一丁點也不會覺得對方貪錢,只會覺得她天真,這樣的問題也問得出口。
你覺得對方貪錢是因為你計算在先,尋找愛情的人,沒有能力計算。

港女們,你們要找顧家的有風度的有學識的成熟的不計較的,這些特質都不會在港男身上找到。
港男們,你們要找斯文的溫柔的純樸的不計較的以上的特質都不會在港女身上找到。

你們像那些未搞清性取向的隱性同性戀者,以為自己喜歡異性,但異性一次又一次的令你失望,於是你遷怒他們,但其實你們是喜歡同性。

一段關係不可以容納兩個計較的人,所以你們不會在同一個圈子找到對象,
你要找那個不是他,他要找的那個不是你,你們找敵人也找錯了,你們是同類,相煎何太急。

港男女只是其中一個典型,本市還有很多高質素的人的,我相信。
至少還有人可以正音讀出”港女”不會讀成”趕女”。

Saturday, 7 March 2009

對不起 我不過為愛人

被問及為何答應Edison 拍下那些親密照,阿嬌的理由是:不想失去陳冠希。

同道中人都會明白,愛人是要付出,能量化與不能量化的,只要愛上那個人就會不由自主地為他傾家蕩產,為他改變自己的習慣,性格,生活。


我想阿嬌在男朋友提出有關要求的那一念間,一定有猶豫過,也想過萬一親密照外洩一定前途名譽盡毀,但下一念她又想到至少他會要求和她拍照,那代表她在他的心目中還有一定的價值,她不拍可能還有ABCDE拍隊上鏡,為了在群女當中突出自己的愛,証明自己的價值,犧牲是少不了的,那一刻愛情行先。


還能夠有能力令自己愛的人快樂起來是值得慶賀的,你的犧牲與付出能在那一段關係裡起到作用,這些時刻不會太多,阿嬌只是捉緊每一個機會來討好自己愛的人, 希望將火花熄滅的時間推遲。對,那是阿嬌自己的選擇,她可以拒絕。

但面對愛情,誰又有能耐抗拒這種蝕骨銷魂的誘惑。委屈了自己,付出了從來不曾付出的,搏得對方一笑,值得過值得。


事發之後,這個令她犧牲了半個人生的情人消失得無影無蹤,不奢求問候,解釋,只想知道他會和自己一起面對這個爛攤子,但那人卻逃之夭夭,阿嬌的徬徨失望不為外人道,還要面對傳媒的窮追,市民的嘲諷,批判,連上電視做善事也有市民投訴,為何我們要對一個受害者那麼殘忍?


阿嬌三番四次強調整是自己的錯,那個「錯」字充滿辛酸,不怪自己可以怪誰?

只怪我一心愛人。

Friday, 6 March 2009

找錯處

娛樂版最近應該改為悔過版,紛紛有藝人出來認錯。

張柏芝自從淫照事件發生以來首次亮相,聲淚俱下,打親情牌,

一開口認錯,說自己做了法官,判了自己坐監,差在沒有背著十字架上K寶。

認罪是一個容易為人接受的行為,以退為進,先認錯,往後就易說話。

可能阿嬌(mani)見柏芝的訪問出街後,一般的評語都是正面,挽回不少形象分,

於是也不執輸,立即安排志雲大師訪問阿嬌。

剛才在新聞看到少少片段(我不知道新聞為什麼有志雲飯局報道)

阿嬌再重申要怪的只有怪自己。

一聽就厭。

這兩位女士究竟錯在哪裡?

錯在和男朋友打得火熱時拍下肉照?

錯在口交?

錯在身為公眾人物私底下有情慾?

錯在哪裡呢?

由頭到尾那些相片都是私事,拍的時候沒有想過會讓千千萬萬人分享,

私人時間在私處做私事,人之常情,錯甚麼?

如果這些是錯,偷取相片的是大錯,有份在互聯網上偷窺,互傳這些私人相片的網民都錯,將幾百張淫照合輯的傳媒更錯。

可能她們其實知道錯不在己,但是我們的社會太喜歡聽到人說:我錯了。

事無大少,不論是非,道個歉,路就開了

認錯只是一種社交手段,而是非黑白就是這樣的蒙混起來。

Tuesday, 3 March 2009

月經

剛在facebook 看到一位朋友在並status 欄內投訴女性每月一痛,令她痛不欲生。

立即招徠男男女女的回覆,有人叫她聽音樂,有人提議祈禱,有人叫她不要加班,在公司放火。

經痛的時候就算畢比特對我說愛我,我也會黑他面,怎會有心情聽音樂?

我記得黃霑生前說過他想體驗一下女人月經是怎麼一回事,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說生理的痛楚,只說每個月都總要有幾天不能想做就去做,那種窒礙感已經令人生持續長期奄悶。還有,當年未發明有翼的衛生巾之前,經常擔心白色校裙會出現血染的風采,少女心事由此而來,加上當年的巾都是厚批,在大熱天時和穿多十條底底沒有分別,月經是一件不會令人快樂起來的事情,有甚麼好試?

有些女人很享受懷孕產子做母親,但以上我一項也不打算做卻要白白忍受那每月一次的煎熬,簡直是賠本。有人會說,未試過懷孕產子不算做過女人,那麼男人不去令女人受孕算不算男人?男女永遠都不會公平,我覺得有部份原因是月經從中作梗,令我們定期情緒不穩,影響辦事能力。

由有經期的一天開始已渴望著更年期的來臨,你說月經是多麼的令人沮喪,也令人走投無路,胡思亂想,以下是我和一位朋友的sms對話:

我:我在醫務所。

他:為甚麼看醫生?

我:經痛,想索K,但沒貨,所以看醫生。

他:試試到中學小賣部,可能有得賣。

我:元朗太遠。

Sunday, 1 March 2009

星期六的下午遇著的兩夫婦

奇遇一定要與大家分享。

大家有沒有到過銅鑼灣的壽司廣?那是一間高級壽司店。
星期六下午想吃一餐悠閒好味壽司,到壽司廣不會錯。
我們被安排坐進tatami房,那間房是有兩張 4 人枱,我坐在靠門口的一張。
我們抵達不久就有一對母子入座靠窗的那張枱,母親30歲左右,兒子約3歲。
我不想批評別人的打扮,畢竟各花入各眼,可能有人覺得一身baby blue juicy couture track suit 是一種美也說不定。不過baby blue 媽咪與侍應的對話,著確令人不得不張開耳朵。

Baby blue:呢個刺身飯同呢個刺身飯有咩分別?
侍應:呢個啲魚生係一片片鋪響面,呢個係刴碎。
Baby blue:咁即係有咩分別?
侍應:一片片同刴碎囉。
Baby blue:咁邊個多啲?

Ok,聽到這裡我又知道這一餐飯將會很精彩。
奇遇在baby blue 的老公現身後開始。
Baby blue 老公簡稱investor,因為甫坐下不久,invester 就告訴baby blue某某個在Hong Kong Inverter 看到他的相片,所以我估invester 是財經銀行界。
論外型是斯文look,戴金絲眼鏡,皮膚黑實,平頭裝,五官端正(當時我心諗baby blue 都算執到),不過中年發福有肚腩,所以要做運動。
他來lunch 前就去打完tennis,因為拿著連球拍連一身運動裝出現。
看他一身運動裝起初有點擔心會否有汙味,不過又沒有,放心。

與此同時,我的一set 16件精緻壽司出現,我便不理他一家人,與友人開始大嚼。
有些事情你不理它不代表它不會出現。
在我將拖羅放入口的時候,眼尾看到有黑影在愰動。
那是invester的一雙穿著黑色襪的腳板。
再提大家一次,我們的兩張枱是並排的,他們一家要坐在靠窗的位置,那天殺的invester將背脊靠著他媽的的窗,將兩腳一伸,我和他腳板最接近的距離不足二呎,我只敢用輕如鵝毛的力度來呼吸,恐防嗅到異味。Inverster 除了將兩腳一伸更會將兩腳一戙,再提大家一次,他是穿著運動裝,那是一件tee加一條長度到膝蓋上3吋的鬆身短褲,代表很容易走光,我完全只憑眼尾感覺這件事情,因為我怕我把視綫移過一點就有機會看到一個陌生男子的內褲或春袋。

我估計invester有機會剛成為了馬會會員,因為他不斷和baby blue談論養馬的事情,例如:「原來」,對,他說「原來」,原來養隻馬一個月要3萬蚊,還大讚陳南祿的馬名叫「時時有機」,英文叫SEIZE THE DAY是一個好名,不過baby blue沒有對他的馬匹言論有任何反應。

最精彩的是,invester叫baby blue:你得閒約啲阿太去滿貫食吓飯,駛吓錢…馬會個會員餐廳,個view 好靚架…
Come on,去滿貫廳食飯都叫駛錢???

除了品味與財富無關,教養這回事與年薪真也沒有關係,不過至少也懂得坐tatami的時候將腿放在適當的位置,避免犯了在公眾場所器械的罪名。
真替他們的兒子擔心,稚子無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