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1 December 2010

破案通

從前, 有神犬拉茜, 現在有破案神通, 八達通。因為一張八達通, 令兇徒現形, 警方偵破一宗命案,沉冤得雪,功德無量。天網恢恢, 疏而不漏, 真有其事, 但背後不只是上天安排的命數, 而是有人為的貢獻。

警方為甚麼會得到那張八達通?是因為這張八達通在大廈的失物處, 沒有人去認領, 於是管理員便把它送往警署;推後一步, 為甚麼八達通會流落失物處?因為負責清潔的工人拾到那八達通, 交往管理處。這甚至稱不上是好人好事, 他們只是盡自己的本份。為一張八達通報警?對, 那尚且不是一張個人八達通, 只是一張無名無姓的八達通。

看似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 很多時都不在意去做,但世事是環環相扣,事件不應以性質來分輕重, 得出來的結果往往不是你的想像範圍以內。從這單案我學到不要小看小事, 小事做不成, 大事怎能做?

說回破案, 除了八達通顯神通外,我強烈向警方推介高登起底組。

現在, 但凡在網上看到一些引起眾怒的人物, 我禁不住第一時間想起高登起底組。就以今天看到那一群學生在公園謾罵一對老人家的上載影片為例,我便在想高登起了他媽的底沒有?老實說, 沒有一次他們是會令我失望的。

我知道這種起底行為未必是正確, 但如果將這種力量轉化為替警方追查疑人底細, 以起底組之效率, 疏而不漏是一定的。

新年快樂。

Thursday, 30 December 2010

銀座鮨久﹣完


寫到這裡, 應該到他們的食物。

壽司司傅有三名, 都是日本人, 負責招呼我們的師傅在我們落好柯打之後便出場, 先和我們sayhi , 繼而就聲Merry Christmas,令我感覺到這家店原來是有人類的。

我們點的是套餐, 但師傳上壽司是逐件上,不是一次過做起12件才放到你面前,而且次序由淡到濃, 先來白身魚, 然後貝殼類, 拖羅, 軍艦, 卷物,十分有規格。 必需要講, 這裡的魚生質素很高, 壽司飯也很好, 不黏口, 微暖, 這裡用的米是新潟魚沼出產的越光米, 食材之認真是毋庸置疑的。單以食物而論, 三百元, 勝價比是高的, 單看那一件大拖羅, 入口即溶, 沒有筋, 單點都應該要百五一件。

那麼套餐內其他的食物呢?那個沙律, 像浸過隔夜, 是霉的, 單看賣相已不想吃;蒸蛋, 凍的;麵豉湯, 普通,所以那三百元全數是屬於壽司的。


據講黃生開這店是想以「平民」的價錢, 讓人吃到高質素的食物, 平民方面, 在服務質素中能體現有餘, 可謂達到目標的一半。又或者其實真相是, 開這家店是打算用來招呼自己的朋友, 所以完全沒有打算訓練員工, 或者聘請合資格的飲食從業員, 來為食客帶來完整的飲食體驗。

我縱然覺得食物高分, 也不能挽回在服務方面的負分, 香港還有其他的選擇。

甚麼情況之下會再光顧?當這裡是自助式, 或許我會再來。

再值得一提, 是隔壁的「一品花雕雞」也有同樣問題, 侍應非常生手, 叫三個飲品, 要反覆問三次,分三次拿來,但勝在勤快。

要做飲食大亨, 大灑金錢是不夠的, 找得來名牌, 沒有神髓, 穿了踢死免但滿口懶音, 一樣是倒胃口。



Wednesday, 29 December 2010

銀座鮨久 part 2

踏入餐廳一望, 整個壽司吧是零人, 只得一枱4人, 難怪要早上十一點半confirm 我的booking, 如果我們不來的話他們大可以關門大吉, 又或者不用煮壽司飯。

我們坐的是壽司吧, 午餐的選擇有7 8 款, 我們點了$30012件壽司加一件卷的特上壽司套餐, 套餐含蒸蛋, 沙律, 湯或烏冬, 奶茶或咖啡,此價錢及份量冠絕銅鑼灣。

在落單的時候, 我向侍應聲明有些食材我是不吃的, 我這個行為也通用於各大壽司店的午晚時份,我想只有峰壽司, 板前之流連鎖店會拒絕。 我也不會在連鎖壽司作出這要求,但那名侍應可能做慣元祿, 想也不想便對我說:「師傳set 好咗㗎喎。

屋裡面嘅人聽住:我不吃的是海膽和三文魚子, 貴嘢來的, 不是不吃墨魚和甜蛋來搏交換貴價貨, 我不要這兩款分分鐘有你著數。我再以稍為強硬的語氣重伸我的要求, 她才倖倖然離去。

sake, 選了兩款也沒有, 侍應問我們的口味如何, 告訴她想要辛口一點的 , 以為她會介紹, 但她的回應是:「叫同事介紹返。」大概當第一件壽司已放在面前時, 同事未知是否未返, 所以未能介紹返,一輪輾轉, 到最後,我只是挑了一瓶300ml 三個人喝, 是平時一個人的份量, 老實說, 我已經不想在這裡消費。

侍應將那瓶酒放在我們的面前, 再度去如黃鶴, 留意, 現場是有4名侍應, 一枱即將結賬的客, 和我們三人在壽司吧, 人手明顯過剩,但準備一個酒壺, 3 隻酒杯也要一段時間。

她們做得最好的是加加茶, 收碗碟不做, 就算將碗碟放上了壽司枱也看不到。我們用餐時, 其中三個就像學生在操場般排排企,又或像女子監獄放風,時而聊天, 時而發呆, 總之就不是上班。

到了叫飲品的時候, 一位穿西裝的來問朋友A, 要奶茶還是咖啡, 朋友A答:「不用。」作為一個正常的侍應應該會繼續問其他客人, 殊不知她是繼續問朋友A, 「那麼他們呢?」朋友A 倒也冷靜, 答道:「我點知, 你問佢哋。」

我想知, 究竟係佢有問題定我有問題?我會不會有燥狂症的癥狀, 為小事找狂呢?

(待續)

Tuesday, 28 December 2010

銀座鮨久 ﹣ 入門篇

有人稱之為飲食界才俊, 藝人徐淑海敏老公Kenny Wong 黃浩最近大展拳腳,在灣仔一幢於1966年入伙的舊式商住兩用大廈的二樓全層作旗艦, 一邊為台灣的「一品花雕雞」, 另一邊就是 「銀座鮨久」 “ Ginza Sushi Kyu”。

「一品花雕雞」於早前已光顧過, 今次是吃壽司。

想知道這家「銀座鮨久」 的前身及來頭的請自己谷歌, 總之吸引到我去的是其食物,結果如我所料, 壽司的質素很高, 不過如無意外應該不會再光顧。

假設這裡的壽司是一流, 那麼他們的服務是倒數第一流。

讓我慢慢道來。

我光顧的吉日為聖誕日中午, 預訂的時間是下午一點半,早上十一時半他們便接到他們的來電確認預訂。心水清的讀者都會知道, 聖誕節之前的一天是平安夜, 一般的年青人如我也會出外狂歡;早上十一點半, 我當然還在睡夢之中,那位小姐也許聽不出我那一幅完全在夢遊的聲線, 她先re-confirm booking 繼而詳細地教我如何進入他們那幢大廈;我也明白, 人有其責任, 可能他們有很多waiting list 呢, 所以一定要預早confirm, 我不是蠻不講理的人。

情彩旅程由未踏入大廈一刻開始。當我抵達大廈鐵閘外, 正在按層數的按鈕,以通知餐廳開電閘;這時,大廈內的看更已問我找哪一層, 我說二樓, 看更拒絕開閘, 且大聲的說:「你哋呢啲行樓梯上去㗎。」

的確, 在旁邊便有一條樓梯,但是那侍應教我按電閘,乘電梯的, 這時對講機傳來猶豫不決的女聲,問:「咩事?」 我只能命令她:「開門。」好了, 閘已開, 看更繼續訓話, 禍不單行, 有一老婦參與其中, 苦口婆心告訴我們行樓梯的好處, 由於敬老, 我只能保持微笑, 而我其中一位朋友則機智地開解老婦, 說隻腳有事, 行唔到樓梯, 老婦恍然若悟, 噤聲, 電梯來了。事不過三, 那電梯是分單雙號, 我們去二樓, 進了單號電梯, 唯有在一樓出, 行一層, 腳隻冇事。

這入門篇不關乎他們的服務, 許是大廈契約的問題, 但如果是禁止餐廳的食客乘電梯就面對現實, 不要教顧客乘電梯, 免得無故被人歧視。

這就是銀座鮨久給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不祥之兆。

(待續)

Wednesday, 22 December 2010

Rap Now, Act Now.

日前曾特首與MC Jin的賀聖誕歌”Rap Now2010” 橫空出世,在電視機面前看著新聞報道, 有一種莫名的荒謬感, 那感覺是怎樣的?於是立刻上網check it out , 反覆看了這首賀聖誕rap好幾次。

所以凡事不是太早下定論, 看得深入一點, 整件事又不再荒謬。

我估計特首想用一個輕鬆, 年青, 有活力, 與民同樂的形象向全港市民送上聖誕祝願, 與此同時要繼續「起錨」的餘威,“Act Now” 的成功 ,所以大家不要奇怪, 聖誕和「起錨」究竟有甚麼關係, 為甚麼唱「起錨」多過”Merry Christmas”,這是不重要的。

今天特首便要上京向胡錦濤述職, 開始present 時先以這條破格的賀聖誕viral 片作開場白,表達他向全港市民誠意祝願外, 更不忘一提自己交足功課,Rap Now, Act Now 可謂one stone two birds,一個字, 絕。

至於MC Jin,他扭曲了hip hop 的價值是一定的, 因為 他根本不是屬於hip hop 界, 他極其量只是一個 以hip hop 作招徠的entertainer ,將 hip hop的價值打個八折再八折大酬賓又何妨。

可能大家對那個在美國rap贏黑人,句句有火的MC Jin印象太過深刻, 來港發展之後那個MC Jin十分河蟹, 做廣告多過出唱片,連吉野家張墊枱紙都有他的嘜頭, 世界難撈我都明, rap也只是一種謀生技能, 可能他想在香港買樓呢?換個角度看, 他是一個勤力的藝人。

我唯一不滿的就是歌詞,不押韻之餘,他在歌詞中提及過與民生有關的題目就只有334:「我知而家開始咗334, 所有學生一定要俾心機。」我有理由相信, 原本下一句歌詞一定是「遵理, 撐你。」好學唔學, 一做政府工就學以權謀私。

Tuesday, 21 December 2010

交換廢物

與其因環保之名禁止小學生互送聖誕卡,要令他們的回憶中沒有手寫聖誕卡這回事, 不如各大公司, 私人派對取消交換禮物這個環節來積這環保陰德。

因為忙亂之故, 我錯過報名參加公司的交換禮物行動, 實在錯有錯著,因為實在很怕買這種應酬禮物。莫說不知道禮物是為誰而買, 就算知道的話, 也不外乎去無印良品, City Super, 買夠指定金額便算, 還要人山人海排隊辦包裝, 完全享受不到選購禮物的過程。你抽到最喜歡的禮物是甚麼?現金券; 由誰買的呢?不記得, 交換禮物的意義是甚麼?

如果說大時大節想搞一下氣氛, 令大家人人有份禮物過節, 大可考慮「交換廢物」。每年的交換禮物也會製造大量簇新的垃圾, 我們日常生活也一定會買下很多, 為買而買, 買了就放在家, 沒有用過的物件;交換廢物就是要大家在家中選一件未開封過的物件來交換, 既環保, 又不用花費金錢。

好幾年前便試過交換廢物, 大家拿出來換的廢物一點也不失禮, 有DVD, 床單, 必有的 Crabtree & Evelyn香燭, 水杯, 和新買的一樣。不過, 不論交換禮物, 還是廢物, 得物無所用的機會很大, 只不過交換廢物有機會將家中的大型垃圾送出去, 如果今年再有交換廢物, 我會拿出......

Sunday, 19 December 2010

重點

早前微博有疑似林憶蓮出現, 立即有人奔走相告, 口耳相傳, 林蓮有微博了, 語氣間乍驚乍喜, 疑幻似真 , 像懷春的少女遇上王子,結果中空寶。 正如當日疑似王菲以化名在微博上出現, 立即惹起網民騷動,四出求証, 即時關注, 証實菲真身即如獲至寶, 也不管看得明不明白那菲的京腔微博, 微博的確是一個粉絲集散地。

老實說, 我已沒有這拜偶像的情懷, 莫說拜, 連偶爾連繫一下回憶的衝動也沒有, 音樂沒有有效日期, 但感情有, 過去了就過去了,那種熱度是不會再出現的。

王菲「復出」有過想去看, 北京, 上海,不遠不遠, 但興奮過後, 又覺得好像太費事, 到傳出她去台灣香港, 近了, 沒有不看的理由吧?當証實了之後,甚麼?去機場? 說到底, 我對她已經沒有了慾望, 或者應該說, 我的慾望王菲滿足不了。

我們經常懷念八九十年代的樂壇, 懷念是因為情懷, 但情懷也是在不停更新的,喜愛過的偶像都消失了, 但總有人會補上那位置。 最近看了容祖兒演唱會, 原來容祖兒有很多歌也是陪我「長大」。原來, 用時代曲紀錄個人的歷史不是年青時才會發生的,人生有很多的階段,也許容祖兒就是負責我由中年到老年的那部份 , 尤其是這場演唱會是一個重點的回憶。

和喜歡的人聽過甚麼歌,那歌就是我喜歡的歌, 這才是重點所在。

Friday, 10 December 2010

知命‧催運

好幾年前有一隊二人組合叫BlissSilly Thing 旗下,出過數張唱片,可謂發展一般,半紅不黑也談不上,如是者隨著Silly Thing 結束,他們也拆了夥,二人也無聲無息消失了。

近日從Facebook 得知原來組合的其中一員Oscar過去幾年去了上海學做生煎飽,學成歸來更在旺角開了一小店賣飽,前日為其開張吉日。某填詞人也在微博發出相關訊息,說很佩服能屈能伸的年輕人。

究竟何謂屈,何謂伸?離開娛樂圈去做生煎飽就是屈?也許當事人的理想為擁有自己一間店舖而並不是活在鎂光燈下,不理好醜向公眾展示春夏秋冬裝,便裝睡衣晚禮服而樂在其中。娛樂圈這口飯不是人人喜歡吃,也不是人人吃得下,嚐了一口知道不對自己時辰八字提早離場,是為明智,不屈。

說道時辰八字,一連三天的「國際風水玄學展」將於今天起在會展舉行,這次是本港首個同類型的展覽,中港台澳門新加坡泰國凡玄學專家都會參與其中,會場有過百個展出攤位,掌相、八字,塔羅、靈擺、水晶、聲音、樹葉、數字,扶乩,一應俱全。

大家最熟悉的玲玲和法正都有現身,免費為入場人士指點迷津。

挨年近晚,大家要忙著入伙,算流年,這個玄學展未知在場內有否促銷活動,但麥玲玲會在所屬攤位擺放由巨型粉晶組成的「極上桃花陣」,讓信眾一沾桃花運,司徒法正那邊則有一條長逾十米、高約半米的「米龍」,此乃台灣流行的求財問卜方式,食用經祈福後白米可保身體健康

近年,本港的風水師可謂出盡風頭,陳振聰為俵俵者,隨後還有不少以極之荒謬的手法哄騙女子發生性行為的風水界代表,令市民大為驚嘆,不知這會否因而增加市民對玄學風水的好奇心,但單靠風水未必可以刺激入場人數,加上美食又作別論,如孟婆茶試飲,舍利子試食,巴拔奈何橋,綽頭十足,入場人數一定可以超書展,趕哈佬喂。


商機哦。

Saturday, 4 December 2010

壹碗麵 +修哥魚鍋



最近轉了活動範圍, 首先關心的是食肆的選擇, 經過短期的悶場, 終於有幾家食肆可以打破悶局, 如果不是在這區上班, 根本也不會到這區午飯, 這區叫北角。

第一家帶來希望的食肆叫「壹碗麵」, 不是星街那家百多玩一碗牛肉麵的一碗麵, 這裡的麵是以自家製的撈粗麵為主打, 賣三十多玩一碗,經濟實惠。

粗麵不是平日我們吃的廣東粗麵, 是老細自己發明, 麵有一吋粗, 有點像意大利闊麵。由小吃到主食都不乏心機貨式, 如一隻糖心浸酒蛋, 浸得剛剛好糖心之餘又有酒味, 少一點功夫也不行;還有清湯浸豬肺, 豬肺在處理上有多麻煩都不用多說, 賣$15 完一客, 勝價比很高。



這天我吃的是酒糟豬腩肉撈粗,豬腩肥瘦適中, 不乾, 夠腍, 撈麵的醬汁不特別好, 反而在食桌上的沙茶醬則十分惹味, 但基本上我不是一個醬人, 原味夠好就好了。



非常推介那只糖心蛋, $12 一只, 貴 , 但你試試回家做吧。



「壹碗麵」在「阿鴻小吃」的隔壁, 對, 那家米芝蓮一星, 每星期營業5天, 每日下午二時開始營業的寸爆店。




「修哥魚鍋」在電廠街, 以川式烤全魚來招徠, 不過我還沒有機會試, 那推介甚麼?我只午市光顧過, 試了他們的魚湯米線。一家用魚鍋為招牌的店, 魚感該不會差, 魚湯亦然, 果然不錯, 且經實驗証明, 沒有味精, 湯很濃, 很香胡椒味, 配料有很多選擇, 多得很雜, 牛𦟌又有, 蕃茄肉碎又有,但教我如何不吃魚?




我吃的是魚鮫魚湯米線, 魚鮫不知在哪?問那些少年中年老年食神吧, 他們有很多資料爭著發佈, 而我只想說, 那魚鮫滑, 鮮, 彈, 只有生記才有過的感覺, 原來這裡也有, 甚至更好。三十八元一碗, 想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