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April 2008

人間蒸發也會有人發現的發現

我的右邊乳房近的某個位置長出了一粒約一顆珍珠米大的疑似瘜肉,已經兩年有多了,一向是不痛不癢。上周末開始覺得隱隱作痛,隔一天再看看它,好像有個癑疱,裡面有些黃色液體,珍珠米由一顆變成了三顆,今次真的不得了,想逃避的事終於發生。由珍珠米長出長之後,我都一直想,終有一天為了它要去見醫生,但我是一個諱疾忌醫的人,傷風感冒我不諱,諱的是一些要檢驗才知患上了的潛藏疾病,所以我活到至今都未曾作過一次認真的身體檢查,生怕一驗不可收拾,我知道這個想法是不文明的,誰告訴你懂寫字就是文明人?
說回珍珠米,當我意識到要去見醫生時,有點忐忑不安,萬一……都只是得一個萬一,萬一驗出我得出乳癌怎麼辦?腦海中,葉麗儀汪明荃蘇絲黃,天生一對的楊千嬅,一一湧出來;當然又想想自己買的保險加公司的保險夠不夠cover 我住私家病房?公司的有薪病假有多少天?應該帶甚麼書入醫院看…
無聊得很。星期一上午往見醫生,10點正打電話往醫務所掛號,護士告訴我前面有4個病人,著我至少一個小時後才到。當然,其實我心裡萬分焦急,希望快點有分曉,於是我搭正一個小時之後便到達了醫務所。我報上名,然後坐下,護士吞吞吐吐的告訴我,我前面有6個病人,提議我不如先吃午飯再回來。我根本不想追問為甚麼我打電話來時說我前面有4個人,來到時變成 6個,護士們操控病人見醫生的先後次序根本就是黑箱作業。於是我沒好氣的到樓下city super 吃了一個炒飯,就在我吃完炒飯的時候,護士電我,說現在可以上去。我又急急的從時代廣場快步回舊三越。踏入醫務所,護士哎呀一聲,然後說剛才是真空的,現在排你前面的人又來了……她用眼神瞄一瞄在醫務所的5 個人,包括:一個母親,一個工人和3個由8個月至8歲的兄弟。他們仨的一個症就看了半個小時,老大老二見完醫生之後,由工人帶出來,尖叫、奔跑、爭吵、開門、閂門,那位山東籍工人只是微微笑的對著他們。禍不單行,這時候又有一個阿嬸走進了醫務所,護士失笑,留意─是失笑的告訴我:葉小姐,排你前面的又來了。我唯有「哦」了一聲,又繼續等。等到三兄弟離去,阿嬸進去見醫生,只剩我和護士,不知她是否為了表示歉意還是跟我一樣覺得很悶,她開始講事非。她說剛才那位太太跟我的年紀一樣,已經有3個孩子;不過不怕啦,她的娘家很有錢,多生幾個都沒問題…做大生意嘛…她的奶奶是CEO,老公…都是話事人……那個工人時薪伍拾……
我都只是以係咩?哦…係呀?來回應;我的心在想,下個到我了,開始組織要跟醫生說的話。

「葉小姐你好哦,上次就因為有細菌入咗喉嚨導致發炎,同時間要去旅行,所以有點擔心,開給你的藥物要48小時才生效,那你後來有沒有事?」胡醫生每次都會以回顧前一次的病情作為開場白,然後就會問:今天有甚麼事令你擔心?

我徐徐道來珍珠米的發現,過程及轉變。胡醫生亮了箍在頭上的小圓燈,替我檢查了一下,真的只是一下,然後說:這個多數多數都是屬於良性的,我建議你找一個專科去檢查一下,最好整顆把它拿掉,然後拿去化驗就最穩當。他拿出卡片盒,翻了翻,一邊說:「你可以去找…黃亭亭,不過現在她經常爆滿,可能女人都喜歡看女醫生吧,你先致電她的醫務所,告訴護士你的情況,看看她們能否替你預先安排;如果告訴你要排到下個星期你就去找另一個。」他再從卡片盒多拿兩張卡片給我。

離開醫務所的時候,我拿著 3 張卡片,決定先致電黃亭亭。
「黃醫生醫務所。」
「唔該,我想約黃醫生。」
「睇過未架?」
「未。」
「咩事睇黃醫生?」
「我……」
下刪100字。
「唔……星期四下午3點,最快架啦。」
「哦……咁…我再約。」
我只想以光速了結珍珠米,今天才星期一,等得太久,我還有兩張卡片。
誰不知護士在電話的另一端挽留我。
「黃醫生今日下午和星期三全日都會在醫院做手術,星期四已經是最快了,我現正在confirm 她的booking,看我能否把你先插進去,你留下你的電話,我晚一點回覆你。」

我都說護士安排病人見醫生的先後次序是黑箱作業,這次我是受惠的。

我獲得明天上午十一時見黃醫生的安排。
那是一幢醫生雲集的大廈,黃醫生的舖頭在12樓。出電梯轉右,一堵白色外牆,牆身上的幾隻字不是黃亭亭醫生醫務所,而是用英文寫出來的:The Breast Surgery.
哦,真的是專科。推門而進,左手邊是一個半圓形的等候區,右手邊是登記處,登記處的後面,可以看到有4, 5 個護士在活動,好不熱鬧。坐在等候區的有4, 5 個中年女人,有的單拖,有的有伴。
整個過程十分之機動化及流水式。首先有護士問病歷,然後再回等候區,約過15分鐘之後護士就會叫你進入一間小房間再等候。小房間有幾本沒有人會有興趣看的醫學雜誌,還有一扇窗,拉開百頁簾可以看到鬧市的車水馬龍,我在想這個小房間的作用應該是讓見醫生的人可以先平伏一下心情,過冷河,然後再面對接下來不能預知的事實。3分鐘之後,我眼前的就是黃亭亭─醫生。
黃醫生的年紀應該50左右,不及肩的直長髮,齊整的流海,瞼上架上一幅四方型的金絲眼鏡。「hello,請坐。」黃醫生先跟我打一聲招呼。我甫坐下,黃醫生已經說出我的情況,就是剛才護士問的哪些。

「膿水流出來了多少天?」
「沒有沒有,只是有一個膿泡,沒有膿水流出來。」我忙不迭更正。
「哦,沒有流出來,好,那我先替你檢查一下。」
說完,黃醫生就帶領我進入隔壁的房間。
有一張床,一些機器和兩名正在等待的護士。
我躺上床,護士替我把衣服拿起,黃醫生一看到那粒珍珠米就說:
「哦,就是這粒。這個處理很容易,我再看看你乳腺的組織正不正常,再跟你說可以如何處理它。」
接著,護士就把一些啫喱狀物體倒往我的胸部,呢,跟孕婦做超聲波時的程序一樣。我感覺胸部涼涼的,隨即黃醫生就用那枝超聱波棒在我的乳房上遊走。

「你可以看到那些全是正常的乳腺。」黃醫生說。

我側側頭看著那黑白的螢幕,黑色和白色的線,心想:都唔知點睇…

不消兩分鐘,檢查完畢。

其後,黃醫生跟我說要處理那顆花生米非常容易,就要把它割下來,再拿去化驗,手術的過程只需一分鐘。如果我決定做的話就下午兩點鐘再回來。

做,當然做啦,我想把它擺脫哦。

正如黃醫生所說,整個過程很快,亦正如手術開始前醫生說割下來的時候不會痛,最痛的就是打麻醉針的時候。護士替我戴上了眼罩所以我看不到那枝麻醉針有多大,但它是針打到的地方叫胸部,我頂你個肺……
完成手街後,醫生給我看一看那粒浸在藥水中的珍珠米,原來都有一粒花生米那麼大,很醜樣。

兩天之前,護士電我,告訴我化驗結果是一切正常,那一刻原來有鬆口氣的感覺。
好了,以上的內容又和標題有甚麼關係呢?

因為這個小手術,我天半沒有上班。第二天,有幾個經常和我msn的朋友都問我為什麼昨天不上線。這令我想到,如果有一天我忽然人間蒸發,過不了兩天準會有人發現,都不失為一個發現。

Monday, 21 April 2008

「幫幫」幫

越來越少看演唱會,沒有想看的歌手是一個原因,每次看演唱會血壓定必飈升也是一個原因。遇著一些多咀太太一邊看一邊評論歌者的衣著,重溫由出道開始有過的新聞,由甫開場就問幾時有嘉賓,固之然想殺她死;遇著前世未唱過K的茂利,歌手唱他又唱,連音樂過門都唱,也想報警。
不過我最最最最最最最痛恨的是發明在演唱會用[吹氣幫幫棒]的天才。
當兩枝[吹氣幫幫棒]相互交擊就會產生[幫幫]聲,不知何時開始,負責製作的人會覺得有嘈音等同有氣氛,覺得好正,氣氛好爆,冷場變爆場,自此幾乎個個演唱會也有幫幫棒出現。
如果只在開場前,歌與歌之間用幫幫棒,也可以接受。可惜,有些觀眾全身都是不隨意肌,左右手各執一棒就停不了,更喜愛的是跟著歌曲打拍子,但又不知甚麼是拍子,擾人聽歌。除了擾人,「幫幫棒」還會”撩”人,經常會被周圍的幫幫棒”撩”到。大家都知道那些大型場館觀眾席的每個座位面積有多大,開合兩枝「幫幫棒」需要偷位,就好像吃飯時你的右手邊坐了一個左仔,你們不可能同時拿著筷子夾菜,用「幫幫棒」也一樣,如果你隔壁那位跟你有著對「幫幫棒」同樣的熱愛,你們就要有默契的一前一後或一先一後地擊打「幫幫棒」才不會幫埋鄰座那位。不過大多數人都會漠視前後左右的人的感受,我試過被鄰座的棒遮擋視線,也不算最差;後座的人在猛烈地敲打「幫幫棒」時尤為討厭,一來聲音尤如在我耳邊響起,二來「幫幫棒」交擊時會有一度氣,好像有人在吹我後尾枕一樣,試問如何能夠專心聽歌?
「幫幫棒」忽然得寵其實都是拜香港觀眾不懂拍掌所賜,看演唱會大家以前會吹哨子,揮動螢光棒,拍掌的寥寥無幾,呆坐的更多,一發現原來大家都喜歡「幫幫棒」,大家都爭到去用。
一個演唱會氣氛當然重要,歌手在台上唱得聲嘶力竭,台下的就翹埋雙手,真的令人氣餒。香港的觀眾就是這樣,要不翹手,要不「幫幫棒」,有時也難怪製作單位。所以我盡量只挑選不會用「幫幫棒」的演唱會來看,例如林憶蓮。

Friday, 18 April 2008

懷念

今天收到朋友forword 給我的一個電郵,內容是這樣的:

請支持 "Danny(陳百強)逝世15週年紀念活動" :-
2008年其實是相當特別的一年,因為今年是Danny逝世15週年之外,亦是他的50歲壽辰。但在籌備一切之前,首先最重要的是能夠得到大眾Danny(陳百強) 的朋友和歌迷,團結一起參與行動和支持。
若果沒有大家的支持,就算有資金、有地方、有音樂班底,都是仍然不能成事的。我這位新朋友希望知道,現在有多少人能夠,身體力行 來支持Danny的紀念活動。
若閣下有意為Danny出一分力的話,請留下你的聯絡方法到以下電郵地址。如對籌備紀念活動有什麼意見,亦可一同寫信來表達。

Email: dannyfansclub@gmail.com

看完之後不禁莞爾。一為時光荏苒,白駒過隙,15年就這般無聲的渡過。二為我對紀念活動這個玩意有點不好感而有點猶疑。我一向覺得人死如燈滅,年年清明重陽去掃墓都只不過是在生的人對自己的一個交待,給情感的一次發洩機會,辦紀念活動也一樣。但是,這個是陳百強,也不支持嗎?
結果,為表支持,我將這個電郵轉發,當盡了一分力。
我選擇懷念多於紀念,紀念太流於形式,懷念放在心中。
懷念一個人的感覺是,無緣無故他會出現在你的腦海中,然後你會覺得原來這些年來你多希望他可以和你一起成長,你會很想他認識現在的你,很想再見他一面;回過神來又知道他只是活在回憶中,一陣淒涼湧上,輕抺眼角淡淡的眼淚影,繼而對自己還有這種感覺而感恩。十多年來這種感覺久不久又會走出來,相信以後也一樣。不只陳百強,還有離開了二十多年的祖母。

Thursday, 17 April 2008

細說新語

詞語的詞性是會隨時代而改變的,簡單舉例「豬扒」一詞在今時今日已不是只吃得落肚的豬扒那麼簡單,今天「豬扒」是一個有貶義的名詞/形容詞。很多年前有一種商舖叫做「精品店」,賣的通常是音樂盒,生日卡,一些細細件但精緻的「精品」。真的佩服人家用字彈性之高,為「精品」殺出一條新路。驚覺「精品」的改變,是由「精品酒店」開始 ,哪些算是精品酒店?房間細細但裝修精美是它的特性,繼而有「精品豪宅」,本市所有500呎,由上水,大角咀至西灣河的新樓都以豪宅自詡,確然司空見慣,加了「精品」二字可以溝淡「豪」的俗氣,而且可以manage 買家對樓宇的expectation,講明精品,不要對實用面積存在不必要的幻想,這個「精品」用得好。「精品」搭上了酒店,豪宅之後,身價有點提升,已脫離了音樂盒之流,由九龍城搬了去跑馬地hip了起來,一hip 就開始hit,hit 到國內。早前北上消費就有一家xx精品水療按摩 ,最近還有一個我個人認為拍案叫絕的「精品領袖」。整句是這樣的:恆大地產 精品領袖 中國十強。精品領袖甚麼解法呢?恆大是精品界的領袖?還是一個願景精緻的領袖?在領袖面前加上精品,其矛盾程度可以媲美「大強迷你倉」,很cute,配以中國十強,更cute。我這一篇短小精緻,是為「精品文章」®哈!

Wednesday, 16 April 2008

金像閒偈

星期日晚上看了一年一度的影壇盛事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我強烈推介大家下一年要約齊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看,大家一邊看一邊鬧,定可發洩不少壞情緒,於身心有益。由黃昏六點開始看無線收費電視直播紅地毯的情況已開始鬧,他們的製作至主播完全不入流,看過的都會贊同,按下不表。
最令我不滿的不是賽果,不是司儀們在頒發最佳男主角時搞埋啲無謂gimmick , 弄得得獎的李連杰尷尷尬尬,我不滿的是其中一位得獎者吳雨霏。
最佳電影歌曲得獎者[逼得太緊],作曲黃丹儀,作詞林夕,主唱吳雨霏。
在場的只有主唱者一人,於是她上台領獎,繼而發表得獎感受。
(大意)
「多謝……好開心可以獲得電影獎項……多謝作曲的….作詞的」

先搞清楚得到的是電影歌曲的獎項,不是平常的歌曲獎。
「最佳電影歌曲」是頒給跟電影最配合的歌曲,曲、詞、編、唱、監以至導演,負責配樂的都有功勞。得獎的是一首歌,是一個製作團隊,不是一個人。
不是來了現場,上台領獎就代表那個獎是你一個人的。
為甚麼多謝黃丹儀及林夕?他們也是得獎者。
現在的一代腦部發展是否比較遲緩?完全對人情世故沒有概念,也許連基本的禮貌也沒有,最慘的是根本不覺得有問題。
慶幸我無兒無女, 假如我的小朋友封該等人為偶像, 真係前世。

Tuesday, 15 April 2008

我們不是天使

為什麼[我們不是天使]呢?
亦舒忠實讀者都應該有印象這是一本亦舒的小說名稱。
一直養成一個習慣就是要做改名的工作時, 都會從亦舒的書名裡找尋靈感。
這次也一樣,要為新blog 起名,霎時間腦袋空白一遍,剛巧總有一本亦舒在附近,所以立即打開最後的幾頁目錄作參考。
說腦袋空白一片只不過是自己用字不精,未能輕巧地用幾粒字寫我所想,更大的理由是因為懶,其實本身已為這個blog有個定位,就是「睇唔過眼要出聲」。
動輒神經作動,為大中小時抓狂,可見距離化境有一段距離,與「我們不是天使」一拍即合。
那麼「睇唔過眼要出聲」有啥好寫?
我非常記得曾經有人對我說過,要做好的creative 其實沒甚麼秘技,只要懂得分別好與不好已經足夠。
我一直記著這句說話,分辦好與壞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當然不是叫你以個人喜好定好壞,選港姐麼?
要分辦創意的好壞,要有common sense ,雖然叫common sense但一點也不common,現今社會不是人人有的,緊隨社會脈搏,了解市場上的需要,和大眾說著同一種語言,有點專業知識,
看得懂玄之又玄的brief及應付客戶,但最重要的還是個人修為 。
做創作的工作如是,做人也如是。
當我知道甚麼是不好的時候,就知道甚麼是好。

Thursday, 10 April 2008

聖火無辜 奧運無罪

除了以為某些股票可以炒奧運概念外,北京辦不辦奧運對我沒甚麼影響。
但最近日日見新聞報導聖火死火的消息,面對聖火來臨,各個國家如臨大敵,
又要更改路線,又要加強保安,更要防範恐怖襲擊,令我又不禁對傳遞聖火,京奧這件事留意起來。 真不明白為何有人會拿聖火出氣,聖火是代表甚麼大家知道嗎?
聖火代表希望、夢想、光明、歡樂,友誼、和平、平等以及奧林匹克精神。
由中國舉辦奧運不等如奧運就是中國,聖火就是五星旗。奧運是屬於運動界的盛事, 不是政治, 幾時運動又等如人權?奧運的精神是公平競爭,但奧運卻獲得不公平對待。
有些國家元首更聲明不會出席以杯葛奧運。冤有頭,債有主,要示威到天安門, 去不到天安門可去中國銀行各分行,可以罷買中資股,可以停止和中國進行貿易, 搞聖火做咩?杯葛奧運做咩?
先不談有否能力成功杯葛奧運,就算真的把京奧杯葛了,從此中國經濟起飛不了,
水立方長出雜草,中國比霆鋒口中的「咁丟架」更丟架,最大損失的還是以
運動為一生事業的運動員。面對年復年月復月日復的艱苦訓練,
他們都是望著奧運金牌作為他們的源動力。一個運動員最多最多最多
可以參與4次奧運,而當中總有一次屬於陪跑,還有一次被杯葛? 運動員有沒有人權?
現在的情況就如尋仇,埋不到大佬身就搞佢暫借的觀音像,最好打爛佢,
打爛唔到吐篤口水都好,下三檻,無聊,自私。

Wednesday, 9 April 2008

離奇過小說

今日蘋果日報報導昨天開審的白花油王子涉嫌非禮的士司機一案,証人的供詞讓我覺得有點像情慾小說。

被 告 不 斷 在 其 大 腿 上 猛 「 捽 」 , 繼 而 將 手 從 其 褲 頭 伸 進 內 褲 緊 握 其 陽 具 , 「 當 時 去 到 寶 馬 山 盡 頭 , 佢 用 力 上 下 擺 動 , 問 佢 做 乜 捉 住 我嘅陰 莖 , 佢 話 我 陰 莖 好 精 壯 , 好 健 康 」 。

當 時 事 主 要 右 手 穩 住軚盤 , 騰 出 左 手 用 力 拔 被 告 伸 進 其 褲 襠 內 的 手。


一個直男人如果遇上有人無故捉實自己的陽具,無論如何都不會繼續揸車,除非佢揸嗰架係電影[生死時速]裡面架巴士,一停就會爆。

再看。

「好 精 壯 , 好 健 康」

用手一揑就知道那是一條好精 壯好健康的陰莖,大家應該想像到一條陰莖在甚麼情形下會好精壯好健康,當然不是軟奶奶的時候。

「 你 係 信 佛 , 佛 祖 唔 贊 成 同 性 戀 做 愛 。 」

萬念俱灰,遁入空門,忽然信佛,何解?
我看到因果。

事 主 續 稱 , 被 告 未 有 鬆 手 , 「 佢 話 想 同 我 做 愛 , 想 插 我 , 可 以 畀 5,000 蚊 」

不在乎金錢,只在乎等了又等,終於等到天降王子,可惜[撞冧巴],怎不教人神傷。

Monday, 7 April 2008

小心

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好男不與女鬥,好佬怕爛佬,爛佬怕潑婦。
我看完今期新假期內的倪震專欄,覺得應該贈一句:寧得罪小人,莫得罪文人。

內文有一段倪震描述陽明山莊一等一的服務與及他往兩個店舖領取贈品時的遭遇,一間冷待他,
一間熱情款待。文章完結時附上那幾間店舖的Hyperlink 方便讀者往查閱更詳細資料,
但冷待他的那間紅酒舖,他附上的hyperlink 是直接link 到可以看到各間店舖的員工的一頁。
倪震更指名道姓那位冷面員工的姓名,再加上幾筆嘲諷,仿佛有著血海深仇。

我明白遇上態度惡劣的服務員真的人神共憤,但公開人家的姓名,外貌,我覺得是過份。
倪震是一個公眾人物,公眾人物最容易得到特殊待遇,大機構處理他們投訴的
速度一定快過行e 道,他大可發出一封正式的投訴信,人家見他倪震的大名定必九十度鞠躬道歉。
那位營業員只是全程不發一言,正眼也不看他一眼,令他有hard feeling,他就公開人家的身份,
如果那位營業員因而被老闆辭退,失業,繼而燒炭,倪震是否覺得目的達到?
至於,那位熱情款待他的龍島女職員呢?為甚麼不公開她的名字表揚她一下?我真替她不值。

當年用一本雜誌去攻訐[情敵],廿年後在一個專欄公報私仇,可見本性如此。
文筆好,轉數快,心胸窄,可惜。

By the way, 寧得罪小人,莫得罪文人,『文人』太廣義,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倪震罷啦!

Tuesday, 1 April 2008

懷念‧紀念

不只張國榮離世已經5年,沙士也離開了5年。

我們都記得張國榮,因為他陪著我們一起成長,帶給我們很多回憶,
他的歌今天聽來,依然動聽,前晚無線重播[春光乍洩],
何寶榮非他莫屬;在台上的風釆,仿佛與生俱來,不羈兩個字是屬於他的,
他就是一陣風,刮起他的風潮,風會繼續吹。
我們不只記得張國榮,我們更寵愛他。
當日他選擇離開的時候,香港正在經歷著一場浩劫。那天早上,
忽然有人在網上散播流言說香港已成疫埠,很多市民爭相湧到超市
搶購食糧。 到了黃昏時份,有線新聞正在直播,是直播,
淘大E的居民搬離的情況,螢幕下方則繼續顯示著每日感染的人數。
突然新聞報導員說有一則特別新聞報導。
那個消息令香港的絕望指數推上頂點。
我們沒有人怪他在這個艱難時候離棄了大家,
因為我們無法知道他經歷了甚麼,
也許他在經歷著更艱難的時候。我們只有默默地接受這個事實,
喪禮舉行時幾千人在殯儀館場外冒著雨,排著隊,等候數小時,
隔著口罩為他送上最後的心意,那麼多人愛他,這是福氣。
那年,我們僥倖地逃過了沙士,我們繼續堅強地走我們的路。
今天,當一眾傳媒都在報導Leslie 逝世 5周年,
市面上有多少個紀念活動,紀念演唱會爆滿加場,
我就想起為甚麼沒有一個傳媒製作沙士5周年特輯?
因為這個肆虐全港的瘟疫而失去性命的人也離開了5年。
還記得那些為拯救病人而染上沙士的醫務人員嗎?
有幾多個名字你還記得?

我們在懷念一代巨星因病輕生的同時,也許更應該紀念一下為救人而犧牲的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