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June 2009

This is it

能夠在八十年代成長是一種恩賜,經歷流行曲的黃金時代,看著一顆顆巨星的誕生,又看著他們一個一個的消失,這不能不算一種緣份。


MJ的死訊傳出後,在facebook 有一些評語是這樣的:

End of legend …of plastic surgery…

安息啦, 我會燒啲幼童俾你…


看到他行徑乖戾,膚色愈來愈白,人們都只是以看人體奧妙展的心態來看,沒有人去了解怪異行徑背後的原因。


一個五歲開始賣唱的小孩子,心理可以有多健康;沒有正常的童年,就算後來成為舞台王者,賺到多少個零,起10個NEVERLAND,以小飛俠自居都補償不了心裡的缺口。說他孌童,我懷疑MJ本身都不知道甚麼叫孌童,他以為自己還是小朋友,那當然喜歡與小朋友作伴。


KING OF POP不好做也不易做。當他的事業開始走下坡,大家只聚焦他的日久失修的外貌與兒童同床的緋聞,於是為了重振昔日聲威也好,為了解決財困也好,那50場的倫敦演出是希望將大家的目光重新帶回屬於MJ的舞台,取名"This is it “一鎚定音,這就是MJ,不容有失,帷幕戛然而止,”This is it”就是到此為止。


MJ人生由紅變黑,再由黑變白,無人及他的生命精彩,也無人及他的人生悲哀。他踏上星途,我們在圍觀,他走上絕路,我們只懂目送,沒有人能夠把他喚回來。


MJ有很歌曲都是宣揚和平與愛,他愛世界,只是這個世界不太懂愛他。


Heal the world make it a better place for you and for me …今日聽來有點淒涼

Friday, 26 June 2009

天圖騙局

丈夫和你新婚之後3日即認識了另一個女人,一星期之後便發生浪漫關係,在你懷孕時正式跟那個女人搭上,更入住了女人的行宮,那個女人稱你的丈夫為「老公」,「挖洞」是他們兩公婆的玩意,他們有很多生活情趣…


很多人的丈夫都會有外遇,極其量只會發覺他外遇,再極其量會知道誰是他的外遇,不會得到以上的細節。
作為一個不忠的丈夫,如果真的有婚外情,就有責任好好保守這個秘密,避免太太知情而受到傷害,但為了更多的金錢,陳振聰將這段關係高度渲染,完全沒有照顧過家人的感受。

這段所謂浪漫關係更是在死無對証的基礎包裝推出,而原因是為了奪得別人用來行善的家產。

很多人都奇怪,為甚麼陳振聰的太太能夠繼續與這個丈夫生活?


如果明知那是謊言又何需動怒,龔如心和王德輝一樣,十分節儉,又怎會玩燒銀紙遊戲?簡直是妄想症。陳太可能知道他的丈夫在信口開河,反正豐衣足食,就由他癲幾個回合,但律師費不菲,小心資不抵債,最後一家人搬去麗港城就報應。


我反而想知曾經找過陳振聰看風水的客戶有否呻笨,此人竟推翻他對風水的認識,連羅庚也不懂看;不過,當中都有勝利者,就是梁錦濠,當年他沒有聽陳振聰叫他燒一千蚊紙轉運的建議,改燒100元,雖然都難逃牢獄之災,但今日看來不是不英明。


至於,想將陳振聰先誅而後快的當然還有全城的風水師,這麼缺德又沒有專業操守的人,出賣客戶對他的信任,嚴重影響風水師的形象,天圖佈局不過是天圖騙局。

Thursday, 25 June 2009

不要問 只要吃

有些朋友久不久都會向我反映,說我有甚麼心事也不會說,像有點埋怨不把他們當是朋友。

對朋友的要求當真家家有求,有人希望朋友疏財,有人希望朋友不問對錯永遠支持他們,但希望朋友對自己訴心事是否有點奇怪?


你有心事,借朋友的耳朵傾訴,我有心事,不問告訴任何人,大家處理私隱都有不同的方法,有甚麼問題?


我不是那些很幸福的人,但凡有不如意只需要瀉了出來就可以沒事人一樣。
最想向人訴苦的時候是真的苦不堪言,只想把自己葬了就算,到了事過境遷,甚麼都過去了又還有甚麼好呻?


講心事其中一個目的是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同,我又沒有這個需要,這是自由社會,人人都有不同的意見,你的想法不需跟我一樣,朋友的意見我會尊重,但多數不會聽;想得到解決方法嗎?更加不是,那些安慰人的說話我倒轉頭也識講,你未必講得好過我, 人情練達皆文章,看我的文章也知我對生生死死情情愛愛這些熱門課題都有點研究,所以我只是不想浪費大家的時間。


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說。

我不想說,不是代表不想人知,我只是不想有「把話說出來」這個過程。


如果我的腦袋有張MEMORY CARD的話,也不妨讓一些至親好友自行拿去閱讀,要我從豐咸年再講一次,我沒有耐性也沒記性,也沒有必要再將不快樂的感覺反芻。


做我的朋友很簡單,不要問,只要吃,你以為找個伴大吃大喝很容易?

Wednesday, 24 June 2009

是我聽錯嗎?

新聞報道可算是我最喜愛的電視節目,尤其有了收費電視,可以全日LOOP住睇也沒有問題。


無線新聞雖然是是但但,不過始終是最有保証的,改革之後多了軟性新聞,初期覺得不倫不類,現在似乎已能拿捏軟硬的比重,ANCHOR雖不算俊男美女,但至少莊重。可惜早前取消 了有線電視,他們的新聞台做得蠻好的,又有張宏艷曾美華;TVB PAY TV的新聞台不能看,感覺好像看A貨無線新聞,亞視新聞則經常被遺忘,想起要看的時候,已是十一點無線新聞的時候。


NOW TV的呢?他們的新聞報道最有娛樂性的,有得睇,有得玩,例如小甜甜的千億遺產爭奪戰已進審了廿多天,每一日我也有看電視新聞,唯獨是每次看NOW TV的新聞都不斷聽到負責報導的記者說:衰人陳振聰的代表律師,衰人陳振聰的筆跡專家;想想,他們應該是說商人陳振聰。
又有次聽到:「NOW TV 記者 AWFUL 報道。」我猜他的名字,應該叫「歐富華」。


還有還有,財經台的主持說:「觀眾如果有問題可以死個EMAIL嚟…」,「寫」個EMAIL對吧?

是NOW TV的記者岩蠶,還是我的聽力刺激我的幻想力。

聽龔如心案報道時感覺好像聽婦科報告,子宮如心前,子宮如心後(指龔如心),聽到哈梅內伊就會想那是否天蠶衣的一類,真有趣。

Monday, 22 June 2009

溝通的盲點

手提電話還沒有發明的時候,我們的日子是怎麼過呢?

那時候,我們約了兩點半天星碼頭等,到時到候就會見人,最多是遲到,不會無影無踪,更不會在距離約會時間的5分鐘之前臨時爽約。


那時候,我們對人都比較著緊,一旦過了約會時間15分鐘,人還沒有出現的話就會開始焦急,擔心對方有意外。


現在,到了約會時間不見人,大家也不以為然;約定前面要加一個白字,約了也是白約,因為有了流動電話,隨時隨地都可以知會對方,我不來了,更方便的是,連交待也只用短訊,只在乎傳遞訊息,不在乎對方感受。


不知這是方甚麼的便,方拒絕人的便,還是方被拒絕的便。

不過,大家習慣了,你這樣時,我也是。

手提電話無遠弗屆,但同時也有防坡堤,就是來電顯示。
來電顯示讓所有人對來電都有心理準備,陌生的電話號碼就以對陌生人的語氣來接聽,看見情人的電話號碼一接聽便喊HONEY。

那時候,在聽到電話響,與提起聽筒的瞬間,心裡轉千念,是他?不是他?是他,還是他?現在,都沒有期待,答案已一早揭曉,更妙的是,來電顯示可以讓我們選擇性接聽,我敢保證,我們拒絕熟悉的號碼比拒絕沒有顯示來電的那些還要多。


科技能打破地域時間的限制,也為人與人之間的帶來很多溝通的盲點。

Friday, 19 June 2009

是人是妖都愛你

都尉-王生從土匪手中救回一名女子,這位美女卻是「九霄美狐」,漸漸地「九霄美狐」對這位救命恩人萌生愛意,想取代現任王夫人的位置。「九霄美狐」不打算殺王夫人,因為她知道王夫人死了,王生會掛念她一輩子,於是心生一計,以王生的性命要脅王夫人喝下妖液,令王夫人一夜白頭,讓大家以為王夫人才是殺人無數的妖。


王都尉驚見妻子的「妖相」,沒有立即斬妖除魔,只說:你是人是妖我也一樣愛你…
至此,「九霄美狐」明白人世間的愛是甚麼一回事,最後用自己的千年靈氣去救回所有人,能夠有所頓悟也不柱來過人間一趟。這是電影「畫皮」的劇情。

不論是人是妖都一樣愛你這句說話很動人。

我們都是依照自己的清單來揀選對象的,身家身裁身世,一定要合乎條件,黃長發知道三奶蚊年不再,官司纏身,極速甩掉她,再向傳媒抺黑她以求自保;那個鞋王,知道老婆有外遇立即追討樓宇業權,真是看誰的豬肚反得快,兩個男人都沒有一個是愛三奶的,誰都先計算自己的利益,你愛我,我才愛你。

鞋王及黃長發不是特別差,只是女人永遠都對愛情有憧憬,「幸福是要自己爭取的」這些話真是害人不淺。尋愛從來都是一場冒險,每一個新的機會來臨時我們都會以為那才是幸福,自己握在手中的忽然變了透明。三奶就是以為爭取就會得到幸福,於是就把原來的都押下,去尋找真愛。
但要押注要押穩陣一點,明智一點,那個黃長發皮膚黑黑但一看就知是小白臉,小白臉是用錢餵的,世上何來那麼多楊過小龍女?

我們的愛情世界是沒有免費午餐,如果有人對你說是人是妖都愛你,你先看看他有沒有尾巴,人類應該不懂得這樣愛。

暑期班

我家有小童一名,想在暑假為其安排一些活動,女孩子,二年班,喜歡唱歌跳舞,已參加粵劇及鋼琴課程,煩請解答。


太太,今時今日你才詢問,明顯你不是一個專業家長。你知道嗎,不只你的女兒喜有興趣於演藝科,很多小朋友都一樣以angleababy 為目標。所以,每年暑假演藝學院都會推出很多唱歌跳舞演戲的課程,年年都絕早爆滿,尤其是「舞盡迪士尼」,該課程是用英語授課,學生都有機會在迪士尼的歌舞巡遊演出,所有家長都渴望看到子女的成果,扮花,扮蝸牛也沒有所謂,這些課程是絕早爆滿的,明年請早吧!


還有沒有其他的選擇呢?


其實是有的,sunny wong ,專為演唱會排舞的那個sunny wong,他有一所跳舞學校內有專為小朋友而設的課程,當然啦,跳的舞也是你在演唱會見到的那種,而只要你不介意小朋友學完之後立志要做舞蹈員就可以了,所謂行行出狀元。


err...dancer....那還有甚麼舞蹈可以學習?


最優雅的當然是芭蕾舞,不過除非是真心喜愛芭蕾舞,否則大部份人都只得3分鐘熱度,況且暑期班只是短期的,萬一小朋友一旦著了迷,開了學也要繼續學就麻煩,既不想阻礙補習時間,學芭蕾的費用又貴,所以不建議學芭蕾,今期大熱當然是[舞動全城]的拉丁舞,玩玩也無所謂,幸好你的是女兒,如果是兒子的話我就不想他穿那些DEEP V 舞衣,一副小舞男的樣子。演藝學院有拉丁/社交舞,$1480 ,8課。


運動項目又如何呢?


一般的球類活動學校也有提供,除非要立心栽培他們成為某項目的專才,否則玩玩的就不值得破費,著家務助理帶小朋友去公園跑跑跳跳就可以。要不,就學一些有用途的,例如:高爾夫。第一,學校沒有,第二,收費貴,即是代表學的人都非富則貴,釣金龜就是靠這些,我有很多朋友年過30才走這條路,或者她們會去報讀EMBA,上教會,目的都是一樣的。
南華會有兒童哥爾夫,4堂 $900。


有沒有一些關於禁毒的課程呢?

太太,你不是一個專業的家長,也是一個有創意的家長,暑期禁毒班?這真是前所未有,我立刻開辨,一定極速爆滿,留一個位給你,8歲,差不多會索K啦。課程其中一個項目就是扮正生書院的學生,到梅窩走一轉,等他們知道一旦吸毒,就算你想改過也沒有人會給你機會,會被人謾罵,辱罵,歧視,看不起,一吸毒就永不超生,一定會有阻嚇作用。

對小孩子,會不會太殘忍呢?

這個你要去問梅窩的居民,似乎只有他們才勝任。
祝你們有個愉快的暑假。

Thursday, 18 June 2009

幸好 只是燒炭

如果你住的大廈有人燒炭,你會不會第一時間遷出呢?非常理性地分析,自殺成功是另一種求仁得仁,喝杯孟婆茶趕快投胎,魂魄理應不會再戀棧塵世,就算戀都戀一些熟悉的面孔,不會打擾一個面目模糊的鄰居吧。


一個陌生人燒炭不會比一個認識的人自殺,目擊兇案,親睹屍首帶來更大的陰影,那種親歷其中的不安是搬不走的,只是閱報得知一個陌生人在我住的大廈不知哪個單位燒炭,其實充滿距離感,似乎不值得大廢周章。


不過,大廈內死過人,乘電梯的時間又會胡思亂想…呀這部電梯「他」也乘過,開大閘時又想…呀這個門口「他」曾走過,心裡有鬼到這個地步,趁自己還未神經衰弱前搬走吧。其實,何處沒有死過人呢?今次你知道,因為是自殺,報紙有導報,你知道你附近的單位或者你現在住的單位沒有人自然死亡嗎?


當然,如果你是租客就比較容易辦,不喜歡就走,但如果是業主,不豁達的也得豁達,所以我十分同情光明臺的一眾業主,當真欲哭無淚,窮半生積蓄買了一間豪宅,發生如斯兇殘的兇案,樓價必挫之餘,脫手也成問題,迫不得已也不知怎住得下去。


大廈「只是」有人燒炭,相對平和。

Monday, 15 June 2009

我不入梅窩 誰入梅窩

專為要戒毒的學生而設的正生書院因為社會的需求而要增加收生人數,現有校址已經爆滿,於是政府希望安排遷入南約中學的於梅窩的舊址。

事件惹起梅窩居民大力反對,反對的主要原因絕對不是他們歧視那些學生,是梅窩其實需要一間學校,因為現在居於梅窩的學生每天都要用4小時坐船來回港島的學校,為免同學們長期,「一出一入四個鐘,何來時間去用功?」,「Local school for local needs」的需求是非常合理的。

暫且忘了以往的南約中學是因為收生不足被殺與及東涌,長洲那些學校家長們不選,為甚麼偏要長途跋涉往港島上學這些反駁的理據;愛女子是不能理性的,所以在政府開諮詢大會時,正生書院的代表未及開口向居民解釋正生書院是怎麼一回事,梅窩居民們已喪失理智般在叫囂,他們真是一群無助又焦急的家長。

其中一個大嬸面對鏡頭用哭腔說,他們只想梅窩有一間學校,為甚麼政府也不給他們?我看到她很努力很努力的想擠一點眼淚,但直至camera man cut她時也沒有淚光,情況就如WILLAIM得到叱吒生力軍金獎時發表謝辭時的情況一樣,腔哭了但沒有眼淚。反而那些靜靜坐著的正生學生,聽到居民不支持他們,眼淚就流了下來。他們真傻,雖然他們是戒毒,不是吸毒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非親非故,憑甚麼要陌生人支持他們,同情他們?可能到有一天,那些家長的女子都索索K,他們才會明白雪中送炭是甚麼一回事。


我對梅窩的居民十分同情,對正生書院一樣,於是我想出了一個方案。

南約書院因為收生不足被殺,明顯地因為適齡入學的人數不足,根本用不著整所學校的面積,設施,那麼何不與正生書院crossover, share一個校舍?一二三樓正生書院,四五六樓梅窩居民子女學校,大家年青人可以打成一遍,正生書院的學生又可以溶入社會,梅窩學生又可以原區上學,還可以用盡學校的一磚一瓦,簡直是三贏,好得沒話說。


從電視上,看到梅窩嬸嬸為正生的學生送上擁抱,心裡有陣寒意,不過我想他們一定會支持這個建議,那個擁抱不是假的。

Sunday, 14 June 2009

後會無期 - 榮川日本料理

榮川是以前存在於中環麗嘉酒店的日本料理,麗嘉結業之後榮川在銅鑼灣的恆和鑽石大廈重生,以「平民化」作招徠。如何「平民化」?首先是裝修,場內感覺似魚市場,牆上貼滿寫上推介菜式的字牌,當眼處有個大魚缸,也有壽司吧,枱枱櫈櫈都是木製,坐下時椅背高過腰骨二吋,枱與枱之間大概有二呎以內的距離,全院滿座的話大概可坐50人,人聲沸騰,有點以為自己去了和民,不對,和民會坐得比較舒服。


價錢方面,店方聲稱價位比以往落了很多,刺身的收費是逐片計,$28 劍魚, $55 牡丹蝦,拖羅也好像$55,逐片的計法適合小組飯局,可以小試多款,壽司與刺身同價,燒物類$28一串牛舌,$48酒煮蜆,價錢不算貴也不算平民,但絕對不是便宜;比起在麗嘉的時候當然平了很多,但那是5星級酒店,不會坐木櫈,而且服務有保証。


榮川的食物質素沒有問題,問題出於服務及管理。


是夜全院滿座,全場共有5個「服務員」,兩個負責傳菜落單水吧,一個只負責執枱,傳菜,不落單;再有一個負責帶位加落單加結賬,再加一個負責指揮和跟熟客聊天喝酒。


大家有玩過Facebook Restaurant City 都知道營運一家餐廳真是不簡單,5staff 50個客是絕對不足的人手,會趕客,還有一個staff 是負責指揮,名符其實的「睇住個場」。


那位負責指揮的是一位打扮入時,膚色tan tan的男子,指揮的意思是,跟他說要幾杯茶,他就會傳話,對其他女侍應說幾號枱要幾杯茶,任務完成;而我則見他跟一桌疑似熟客的在聊了十分鐘,乾了兩杯,還要站在只可以同時間容納一個人行的走廊。他也有幫手落單,跟他說要久保田跟柚子茶,5分鐘柚子茶來了,10分鐘之後另一位侍應來問我,剛才是否點了清酒,點了甚麼?要冷飲還是熱飲。


其實,侍應們已經很勤快,負責接待的女士也很禮貌,但人手實在不足,運作也太混亂,令客人和他們一樣的忙。


我們先柯打了3件牡丹蝦, 3件赤貝壽司,後來人齊了再加了各3件,第一round 清了,第二ROUND的赤貝跟刺身一起上,因為那些赤貝都切成了刺身。


我們點的是壽司,於是著侍應更換,過了20分鐘,那位指揮男過來跟我們說,那些赤貝已切成了刺身,做不回壽司,問我們介不介意要刺身?如果我們不介意的話,20分鐘之前已經要收了那碟刺身,何必多等20分鐘才要那碟暖了的赤貝?我們再說一遍要壽司,指揮男又再說一遍已切成了刺身,如果我們不要就替我們取消,因為赤貝已售清,非常不可一世。


不要忘了還有3尾牡丹蝦,現在他們才施施然上枱,而且6枚蝦頭不知所踪,任何一家像樣的日本料理吃牡丹蝦也會問你將蝦頭放湯還是燒,這方面他們做得很平民,跟元氣及千両一樣,把蝦頭充公了,但奇就奇在於openrice看到的食評是有燒蝦頭這項服務的。


甫坐下不久,我們叫了一尾KINKI30分鐘之後,女侍應回報:不好意思,KINKI剛沽清。她也許不明白剛剛的意思,這也不能怪她,那是樓面與廚房的不協調,女侍應問我要不要雞魚,我搖頭,著她取消order


不足一小時,我就忙於落單,取消,澄清及重覆,我至少忙過那位行行企企的指揮男。


我們匆匆完成枱上的食物後就結賬,完全沒心情,耐性及時間再待在這間店。


吃了前菜,刺身壽司各3款,一個$48酒煮蜆及魚湯野菜,$52汁煮花螺,一小瓶百多元的清酒,結賬千五,銅鑼灣區沒有日本菜嗎?我為甚麼要再去榮川?


吃了半飽,一行6人行去越華會點了6餸一粥,從頭吃過。

Friday, 12 June 2009

豬約你去迪士尼

銅鑼灣聖保祿學校共有12名學生確診感染H1N1甲型流感,反應最快的是政府,立時宣佈全港小學及幼稚園停課兩周,緊隨其後的是迪士尼樂園,晚上宣佈推出「停課優惠」,以下是優惠詳情:


由2009年6月12日至6月30日,所有就讀本地幼稚園、小學及特殊學校的學生,均可以港幣$250購買全新推出的「6月通行證」,於上述期間無限次進入樂園,全情投入多個夏日特備節目和所有遊樂設施!(摘錄自迪士尼網站)


想出這個自以為反應快的推廣活動的人麻煩拖出去斬。

一則不明白停課的意義,無視流感的危險性,停課是希望大家不要到人多聚集的地方,尤其是小朋友,經常你推我擁,不懂避忌,很容易傳播/感染細菌。
政府將他們從學校「疏散」,你迪士尼又再希望把他們聚集,辛苦哂。


其次,時值考試旺季,停課已打亂學生/家長們的日程,考試有可能順延至停課結束,即時鼓勵學生去玩,實在只著眼自身的利益,作為一家予人夢幻感覺的樂園,忽然貪婪起來,而且乘人之危,破壞了企業形象。


政府勸籲迪士尼不應做停課推廣,迪士尼則謂,樂園有很多空曠的地方,更種植了一百萬顆樹木,可以提供清新環境供市民遊玩。


未知回應的是否米奇老鼠,所以不是說人類的語言。甚麼100萬顆樹,大量空曠地方?語無論次,學生只限於百萬顆樹附近玩捉咩?玩捉,玩空地還收人二百五?大家會去玩小小世界,巴斯光年,米奇幻想曲,輪候時人山人海至少需要半小時,有大量機會接近人群又不說?


錢可以賺少一點,架丟清就人格破產,米老鼠變米老味。

Tuesday, 9 June 2009

洛楷戀之心計

有人覺得梁洛施為李澤楷生仔是為了要留住男方,就算真心想為人母都是有目的而為,這個母親太攻心計咁話。

你有沒有做過以下那些行為?

  • 查看情人的手機短訊,看到疑似情敵的短訊,細閱,知己知彼。
  • 情人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是疑似情敵,你大刺刺地接了,還為對方留口訊。
  • 情人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又是疑似情敵,你按’NO’鍵,還把來電歷史刪除。
  • 自己火速向朋友同事家人踢爆戀情,主動公開,迫對方承認你的地位之餘也為了堵截其它蛇虫鼠蟻。
  • 行伯母政策,就算明明最怕12歲以下的人類也要向伯母表示自己喜歡小孩子,伯母想早日抱孫就會幫手迫婚,結了婚,生不出,還要裝出壓力很大,不要迫我。
  • 兵權在手,天下我有;財權在手,他不曉走,熱戀時帶他開聯名戶口。
  • 向情人的最好朋友埋手,不為獲得真友誼,只為少一個說你是非的人。
  • 惡補與他工作有關的知識,以防他覺得對牛彈琴,重新考慮你是否理想伴侶。
  • 情人行差踏錯,自己就算很火,也要裝大量,擠眼淚,令對方感到內疚,他覺得自己錯就會滾少一陣子。
  • 感情開始轉淡,感到自己失勢就要懂得閃避,裝聾作啞,不聞不問,知道的都裝作不知道,命長久。
  • 明知她不勝酒量,卻故意香檳撞紅酒,但求她快點睡,且得一晚安寧,you need a break.

要維繫一段感情,要留住一個人,除了愛還要很多策略,技倆,心思有時和心計沒有分別,你我都會做,分別在於做多做少而已。

如果說梁洛施為了綁住李察而懷孕,這個計算十分冒險,付出很大,基本上是整個人生押下去,從此更多了一個一生的責任,除笨未必有精,而且萬一是千金怎麼辦?

所以呢,買得大,贏得大,幸福何嘗不是一場賭博?

洛楷戀之不結婚又如何?

閱讀前文的留言,不少網友都對李澤楷未有結婚打算而憤憤不平,不結婚是不尊重女方,引伸到富有的人漠視婚姻制度不會被詬病,平民百姓三妻四妾的就會被追打,成為一個社會不公平現象。


其實,男人無分貴賤美醜都愛去滾,三妻四妾的豈只是富豪的專利,我見過住公屋的,失業的,屋企一個,常平一個,清遠一個,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若不是鞋王的三太搭上豆泥藝人小白臉,誰會知道他們的家事?


男人要風流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有錢,能負擔一家四十九口,娶十個老婆,縱使房房口和心不和,至少個個豐衣足食;但有些月入七千的男人,細仔老婆嫩,住300呎公屋,一家溫飽都成問題,還學人在大陸包二奶三奶,當然要追打,滾也要講資格。


這是題外話,說回李澤楷。


我以為都廿一世紀,大家的婚姻觀念都應該比較開放,不再執著一紙婚書,但大家執著的似乎不是婚姻制度,而是執著於李澤楷。


這又是姓李惹的禍,又不見大家對大劉不跟呂麗君, 甘比結婚而說他不尊重女性,難道大劉的BIRKIN 可抵婚書?這又不是雙重標準嗎?大家都是富豪,都有女朋友替其生育,生仔的應該結女方名份,生女的就不用?


我們經常都會埋怨愛人對自己不夠好,不夠愛,但那只是我們用自己的標準去量度,但其實對方已在自己能力範圍下愛得最多。


作為李澤楷,他肯公開這個兒子,肯公開一幅家庭照,已經踏出了一大步,也是一個明確的肯定,你見過大劉甘比一家三口合照嗎?


作為梁洛施,我相信她也想早日入門,但她已為李家誕下管理千億王國的第三梯隊,結婚都不急於一時,也急不來。

至於生活保障的問題,你覺得就算他們不結婚,李長治母親的生活有問題嗎?況且母子二人是加拿大公民,在加國的生活由李澤楷負擔,兒子的出世紙上也有李澤楷的名字,共同居住超過一段時間,根據加拿大的普通法,二人的關係與夫妻無異,代表要分身家梁洛施都會有份。

女人都要知道,沒有男人喜歡被綑綁,無分身份地位。

我做粱洛施就不會顯露很想結婚的意願,欲速則不達,還是繼續生產最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