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March 2012

第三者的性

曾經聽過一條問題: 假如他日有第三者, 你想那人是男還是女?

先假設問的和答的是一對同性戀人。

答案有三種, A同性,B異性 , C 兩者一樣

選擇A是因為想証明對方跟你一起不是一時糊塗, 霎時迷惘,分不清自己的性取向, 而是一個徹底的同性戀者。

B反映出你是個霸道的人,你希望戀人的同性戀圈子中只有你一個, 變回異性戀也証明你只是輸給性器官, 與愛的深淺度無關, 還有一個開脫就是,他不是不愛你, 只是人需要從回正軌,女人選男人, 男人選女人, 好向父老交待, 將這個攣變直的轉軚定性為政治決定,那不是愛情。

選擇C, 恭喜你, 你看事情比選AB 的透徹。容許第三者的介入, 變的是心, 不是性,愛人變心不論他愛的是男是女是猫是狗, 他愛甚麼都好, 總之不愛你;他變了心,愛上了一條狗, 會令你的傷害減低嗎?還有, 如果你真的愛這個人, 只會想他選擇的是對的人, 是一個能給他一些你沒有能力輸出的幸福快樂的人, 男或女又有甚麼關係?

如果問和答的是一對異性戀的戀人, 答案又反映甚麼呢?

A 同性, 反映出你是個霸道的人 你希望戀人的異性戀人只有你一個, 變同性戀也証明你只是輸給性器官, 與愛的深淺度無關, 還有一個開脫就是,他只是一時迷惘, 搞不清性取向,那只是貪新鮮, 那不是愛情,終有一天他會從回正軌。

B 異性 , 一句到尾, 最憎同性戀。

C 兩者一樣,選這個答案的話, 恭喜你, 你應該有同性戀傾向。

Wednesday, 28 March 2012

愛人之前

最近有位朋友陷入深層次感情問題 ,十分困擾。深層次是指不再停留在你愛的人不愛你, 愛你的人你不愛這些一般的問題上,而是當找著喜歡的人不覺得欣喜, 只覺不知所措, 還未去到應否向對方表態,自己已陷入一片混亂,但另一方面其實又很想戀愛。

人去到某一個階段能否開展一段感情已經不關乎夠不夠愛那個人的問題。

這個朋友驚訝於自己還會喜歡上人類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以為自己的愛情已經在前七八九次戀愛裡沽清,再者他常以為自己這一世人最愛的那個人已經出現了,餘生也不會再遇上,今生今世沒有人可以取代他。

冷不防有這個人出現, 動搖了他一直以來看待愛情的核心價值,他以為可以繼續守著以前的轟轟烈烈,但被人破壞了,此為第一個不知所措;更甚者是冷不防出現的那個人不是他一直喜歡的類型,此為第二個不知所措。

於是,他歸究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太渴望戀愛, 所以飢不擇食, 荒不擇路,這令他更苦惱。

人應該坦誠面對自己的感覺, 面對自己的轉變, 以前喜歡吃牛, 現在喜歡吃齋, 有何不可?戀愛對象也是一種口味的選擇, 口味有可以隨時日經歷而改變, 有甚麼難以接受呢? 又為了守著專一這頂帽子而放棄更多的選擇, 他日孤獨終老是沒有人會可憐你的, 愛情來到的時候, 應該欣然接受, 要不, 愛神是會生氣的。

當你看著鏡中人的時候 ,發現那已不是昨日的你 , 你看到自己的饑餓, 霸道,脆弱, 無論你看到的自己是怎樣, 都要擁抱鏡中那個人。

愛人之前要先愛自己。

Tuesday, 27 March 2012

後話

「天與地」有這一幕:

劉俊雄從商之後在一次富豪飯局中從遇當日競選議員時的對手張建生議員,劉俊雄有點輕視攀附權貴的張, 張建生回應了這一番話:「窮人最想伴著有錢人, 有錢人最想伴著官, 我可能沒有像你賺得那麼多錢, 但我有的最權。」

梁振英勝出之後在台上發表勝利宣言,站台的除了他的家人及競選團隊之外, 赫然發現多了新世界集團主席鄭家純 。 這行為活生生的演繹了張建生所說的道理, 梁振英沒有像鄭家純那麼多身家, 但他有的是權, 於是乎富豪也急不及待地不顧身世表白心跡。

部份選委轉軚是意料中事, 提名又不是一生一世的事情, 看風轉舵是生存之道, 但做一條牆頭草都要做一條得體的牆頭草, 這邊廂提名唐英年, 那邊廂人落選了, 屍骨未寒, 已然另結新歡之餘更公然示好, 實在太醜怪, 難怪唐唐那麼傷心。

今天股市收市,新世界集團為眾多地產股中升幅最大的, 看風駛悝喔。

另外, CY 當選後不斷有人以三低特首來形容他,(低得票率、低民望、低凝聚力) 有傳媒更以董建華當年超過八成的得票率來比較, 忽然董伯伯好像眾望所歸。

就算CY 全得1132名選委投他一票, 他的得票率是百分之一百, 高得票率, 那會增加他的認受性嗎?那只是代表他跟商界未上任已如魚得水;如果覺得1132個選委沒有代表性, 不能代表民意, 那麼他得一票或者得一千票都沒有分別, 只有覺得選委的一票重要, 才會當低得票率是一回事。

要貶低人的確要花點心思。

Sunday, 25 March 2012

說不出的未來

唐英年一直挾是中央欽點的特首人選身份, 以高票入閘,提名人粒粒皆星, 那時候誰想過他會輸?

市民於一開始便抗拒他, 除了因為他本人以為是歸究帶著原罪的出身之外, 他在選舉過程中幾乎沒有做過一個對的決定。 也許唯一可以接受是拖著唐太出來承認感情缺失,但此後僭建風波,民望跌至新低, 以至辯論時盡地一煲惜玉石俱焚也挽不回劣勢,他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說話都像犯了眾憎, 民望創新低讓對手有機可乘, 大局幾近已定。

唐唐的故事告訴我們,世上沒有一定的勝局。

梁振英剛宣佈參選特首的時候, 他連入閘的票也不夠, 那時候誰想過他會贏?

如果唐英年是自信滿滿坐定笠六的話, 他便是心無旁騖望著特首這個寶座來打這場選戰。之後唐英年屢爆醜聞, 加上拙劣的處理危機意識, 此消彼長, CY 的民望得以攀升,對手鬆章也要自己懂得把握 。這次選舉工程 CY 的付出不容否定, 就算到最後關頭有中聯辦發功cold call 也不能抹摋他個人的努力, 不單只這一次特首選舉, 而是他一定以來的謹慎部署, 處心積慮所需要的忍耐不是常人可以應付的。CY擁有鋼鐵般的意志,就算他是一個共產黨員, 他也是一個能言善道,看清目標便勇往直前的共產黨員。

CY的故事告訴我們, 世上沒有一定的敗局。

當看到唐唐發表落選宣言,看到他的眼淚,首次被打動, 你開始相信他是一好人,有沒有一點後悔沒有對他寬容一點呢?有外遇和僭建其實都死不了人,如果當時大家真的不想疑似共黨地下黨員治港, 當初以大局為重, 隻眼開隻眼閉, 以兩害取其輕為原則, 不那麼大力鞭撻唐英年; 更應如投資股票一樣, 相信無寶不落的李嘉誠,和他站在同一陣線支持唐唐, 他的民望不會崩盤,也許還有生機。

當然, 大家會問為甚麼一定要兩者選其一, 兩者也不愛不可以嗎?323港大辦的民間投票, 我投了白票, 不要豬也不要狼, 發表了當下的選擇, 然後如何呢?如果真的流選了, 誰來做好呢?根正苗紅的曾鈺成, 覬覦高位的葉劉, 左搖右擺的范太?還是誰來做, 根本結果都是一樣?如果今天, 我們可以普選行政長官, 選出來的是長毛, 接受嗎?

有一種毛病我們經常會有的就是, 只知道自己不要甚麼, 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

2017年是否真的能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說不定, 但未來5年香港可能不會比現在和諧,就算狼振英不懂管治,就算他真的會拿香港的核心價值去西環儲印仔, 特首他是做定了。

市民在未來五年可以做的就是表達意見, 監察政府, 多了解, 關心我們的香港,做好準備,到2017年假如真的有一票放在我們手裡,那一票要是成熟的一票。

另外, 有朋友叫我不要寫那麼多政治, 因為政治很醜陋。 我不懂政治, 更不懂寫政治, 我只是稍為關心社會的小市民, 有一點意見想發表而已, 未來是一個永恆的問號, 只是到今日為止還愛這個地方, 才有話想說。

Friday, 23 March 2012

票是假的 民意是真的

自從驚蟄以來, 幾乎每天都是早上八時多便自然醒, 想必是生理時鐘在提我, 要珍惜光陰。

這個早上在iPad 看完報紙後便去App Store 下載popvote的程式, 希望參與港大這個為特首選舉的民調, 向反映一下那三位候選人的民望。輸入了個人資料之後, 一直不能連繫到投票的版面, 今早到現在也未能成功, 不論是app 還是網站也不能連繫上, 只有一直在嘗試。

朋友在面書說, 投不到票但會一直嘗試, 上面書load 不到相片大家姑且也會繼續嘗試,Draw Something load 不到也不會就此罷休,投票不會就此放棄吧;也有人說用科技投不到票的話便親身去, 各個票站的資料詳列眼前,方便大家行動。

大家都十分熱血, 為的是想表態, 雖然我們知道這個「全民投票選特首」是假的,像玩大富翁, 買下的山頂是虛構的, 我們投的一票不會被「確認」, 特首仍然是由1200人選出來,但是發聲的權利今日為止我們還是擁有著的。

縱然這是一場遊戲, 但仍要認真的去玩, 票是假的, 民意是真的, 因為這場遊戲包含了香港的核心價值, 我們要珍惜的又豈止光陰。

不說了, 要去出投票。

Sunday, 18 March 2012

A simple life - 桃姐

多數朋友看完桃姐後都說沒有之前所預計的激動, 感覺是淡淡然, 但有眼淚留在心裡。

以主僕情為主線,實質是借此故事來將人生的最後一段路呈現眼前, 借桃姐的眼睛讓觀眾看到另一種更貼身的世情 。生老病死就是這般來去自如, 生命結束 , 生活繼續,生命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有幸去陪所愛的人走那最後一程是一種緣份。

葉德嫻演繹照顧過一個家庭四代人的工人桃姐十分稱職, 性格固執,中風後不想別人照顧自願入住老人院;她接受東家好意時的那份戰戰兢兢也入木三分,可能會有其他演員都可以駕馭到這個角色 ,但是她和劉華的默契是時日累積回來,他倆走在一起, 令人看得舒服自然, 感覺幾可亂真,事半功倍。如果男角不是華仔, 出來的感覺應該不是這回事。

劉德華的演出也幾乎是他史上最好,不慍不火,片末他再推著生命在最後倒數的桃姐往公園,有一鏡只拍他的背面, 然後他呼出了一口氣, 讓人感受到那一口氣是生命流逝無奈的感慨。

這電影除了講生老病死, 也帶出了社會的老人問題, 對老人院的描述也十分細緻, 很多老人家都是在老人院走完最後一段路,令人不期然去想,家人老了的時候會怎樣, 自己老了的時候又怎樣;如果你有家人住在老人院也會對一些場景有所感受。 片中有很多情節都十分真實,如配角江美儀十分不滿母親重男輕女, 口裡在罵, 但到了母親過世, 回老人院收拾遺物時悲從中來,這又其實是很多人對家人的寫照。

有些感情是不知不覺累積而成,本身不轟烈只是自然而然, 如桃姐和roger, 他們各自陪伴對方走過人生一段路, 適當時候角色掉換,已植根的能感情凌駕他們身份上的分別 ,Roger 只是做一些應該做的事情, 圓滿了他和桃姐這一場緣份。

Tuesday, 13 March 2012

Draw Something

迷頭迷腦的玩了兩天Draw Something 已然開始生厭, 正如當日玩words with friends, charadium 一樣, 不過仍陸續有朋友挑機, 也就隨便玩玩。

面書這幾天也有人陸續上載一些佳作, 佳作是真的畫得繪型繪聲那種, 畫海會有深淺水的顏色, 就算已把答案畫出來也會把背景細緻繪畫, 原來朋友之中有那麼多小畫家,跟他們玩這個遊戲是享受。大家也不甘於只把答案畫出來, 於是有畫豬的畫出唐英年, 恐龍則畫侏羅紀公園的 key art whisper 有人畫護舒寶, 創意十足。還有一個發現就是原來有些 Art 人只懂用電腦畫畫, 平時graphic 靚靚的一去到要手繪即時失色。

這個遊戲的最大樂趣是甚麼呢?不是享受畫畫的過程, 猜中別人的, 別人猜不中你的成功感, 而是頃刻投入一個項目的熱情, 而又轉眼之間可以置諸腦後的快感。

App 這發明,讓我們多了很多娛樂, 有甚麼新意, 大家都趕著投入去, 不參與便與同儕沒有話題, 然後熱情最多可以持續兩個星期, 然後下一個新意便補上,甚麼都下載一番, 玩玩, 刪除,下載不需要成本, 在建立感情之前熱情已經冷卻。

面對得多七日鮮, 心態也變得隨便, 人類就是需要偶然地不負責任,善忘有時候是訓練出來的。

Wednesday, 7 March 2012

選舉文化沙漠之都

首先解釋一下為甚麼個多星期還沒有一篇博文 ,因為閹悶的天氣令人情緒低落,提不境勁, 更閹悶的是每一天打開報紙也是那三個煩人的事非來來回回,三煩是特首和豬狼,完全悶上加悶。

過了一個星期才勉強想組織一下這個狀況, 也不肯定諸君有興趣看。

如果我是唐英年,我會退選,犯不著被挖完一單又一單,遲早連幼稚園撒過一把尿的往事也會遭人抖出來, 對方要他非死不可的決心昭然若揭, 缺失之後是地牢,地牢之後還有地下私生子, 沒完沒了。 而他本身也無力還擊,隔日在電台照稿結結巴巴的讀出攻擊對手的三言兩語, 毫無說服力之餘也令人煩厭; 一個人如果時運低,人緣差, 最好少說話。奈何他仍然要為競選出力, 爭取民望,扳回選委轉的軚,以弱雞之力作出垂死反抗, 忽然有點憐憫他, 怎麼說也是一個富家子, 早日離開,消遙快活做個稱職的富下代不好嗎?

如果他做了特首,與他有關的緋聞傳聞秘聞更加如猛鬼出籠。老實說,對他的私生活一點興趣也沒有 ,他是好人, 是壞人, 愛不愛小朋友,有沒有出軌, 幾時浪子回頭, 以至她的太太有多包容, 子女大學選甚麼科有沒有抽大麻, 其實大家沒有興趣。我們只是牙癢癢地旁觀著這個小圈子選舉的漩渦,以假如我們有投票權這個想法投入了解各候選人的一切,被迫接受資訊。 為市民好,為自己好,為家庭好,為不欲影響他們生活的第三第四者好, 早點了斷最好, 一了百了。

曾蔭權怎麼會下台? 他都說只是大家對相方的期望有落差 只是你們這一票人太盟塞眼界不夠開闊;私人飛機,遊艇只是富豪的正常生活 , 7000呎單位300萬裝修只是僅僅夠。邀請上船上機, 情況如政府向市民派糖小恩小惠一樣,餓你唔死, 養你唔肥,志在給你一點甜頭, 市民在官之下,財團在政府之上 曾蔭權的所謂貪都不過是示範一次這種自然生態。

對曾特首的失望是他只是有這種師奶式的貪小便宜思維,膽量, 我可寧願他像和珅、呂樂、陳水扁、陳良宇、 有梟雄氣慨更讓廉署容易搜證。如今公務員聲譽盡毀,只為那芝麻綠豆的便宜, 罪不致下台, 檢控又無門, 實在不值。

香港只有有錢人和窮人兩種。富商門習慣同聲同氣,決策者和他們應該配合,大家看得通睇得透便事半功倍,窮人則厭倦在財閥掌控的經濟環境之下生存, 或存在或蘊釀仇富心態。2000呎屋一生也買不起當然看那2000呎的僭建地牢不順眼, 於是梁振英的民望得以升呢。民意傾向梁振英,只因為市民期望下一個特首不會那麼容易和商家打成一遍, 大家其實又對他有多少認識呢?

我只希望325日快點來臨, 不用再受到各位候選人醜聞的疲勞轟炸, 說事非比政綱多,罵戰多辯論少, 香港真是一個選舉文化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