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February 2014

這種毒也不錯

 自豪這回事是很個人的,每個人會為自己自豪的事情也不同,最近常聽到的就是「我一套韓劇也沒有看過」。

韓劇給人的感覺是老套、婆媽、絕症、兄妹、破產,總之就是煽情,只有C9喜歡看,所以不看便代表有格。

以前我也是這樣想的,一分鐘也沒有看過,勉強認識「少女時代」,直至我看了「來自星星的你」。兩個晚上,把我對韓劇的印象顛覆了!不停向身邊的朋友推介,也許我身邊太多型人,於是乎我得到的答覆就是「我一套韓劇也沒有看過」。

於是,我又苦口婆心的勸誘他們,這一套韓劇並非一般韓劇,首先女主角是全智賢,「我的野蠻女友」的女友,很多年沒有拍電視劇;假如告訴你張曼玉拍TVB劇,也會有看頭吧。其次,這套劇很輕鬆的,絕不煽情,笑位很多,是真的笑出聲那種。然後,這套不只是愛情劇,還有科幻、懸疑、親情、友情,甚麼元素也有,總有一種啱你。甚麼也不喜歡? 總喜歡靚嘢吧,全智賢不是你杯茶,有金秀賢,金秀賢不喜歡? 朴海鎮也不錯,不喜歡人?還有靚衫和靚景總喜歡吧⋯⋯

結果,很多朋友都第一次看韓劇,一起看星星。

這套劇奇妙之處是可以拉近人與人的距離,就昨晚我和一班朋友去了吃韓國料理,點了炸雞和啤酒;whatsapp 有個群組是討論星星的,全日不停有人傳金秀賢的相片也有朋友因為這套劇初學韓文,簡單娛樂無窮。

今晚大結局這種瘋狂更推向頂點,為了不被劇透,等不及字幕版也照看如儀,有人用中毒用來形容這種現象,如果毒可以中得那麼快樂,也不妨。


已想不起上一次為一套電視劇而瘋狂是何時,而這種瘋狂是集體的、是360度的 ,或許我喜歡這種瘋狂投入的感覺比都manager  還要多,因為這是一種無關痛癢的投入,只需付出一點點時間,不涉感情、不涉金錢,沒有機會損失之餘還得到快樂, 甚至不需要太著重劇情的邏輯,簡簡單單從來都是身心康泰的不二法門,韓劇也不錯喔。


Thursday, 27 February 2014

我們不是亦舒 - 愛情只是古老傳說

「無論時光倒流幾多次,我都會娶你做我老婆。」

這一句話能夠感動你嗎?有沒有想過為甚麼是「我都會娶你做我老婆」,而不是「我都會想你做我老婆」「我要你同我結婚。」

嫁娶是中國傳統婚姻觀念,這當中有主客之分,嫁是嫁出去,娶是娶進來,從此女家是外家,夫家才是主場。

英文”Marry” 就是”Marry”,為甚麼中文字卻有「嫁」「娶」,「娶」字拆開是「取女」,反映中國對男女結合的觀念。
這個傳統的嫁娶概念不會消失, 文字不能廢除但觀念至少要調整。在男女平等,女人比男人強的現況比比皆是之下, 今時今日還取人家個女?香港已沒有農村了, 童養媳的時代已經過去 ,男人大抵要釐清一下自己的概念 。
愛一個女人是要和她結婚,不是把她取回家。就算結了婚,讓她生活無憂,她也不是你的資產,是大家同心協力營運一頭家,男人沒有特別的優勢。
為甚麼忽然想起這個課題,因為早前看過一篇文章,內裡一部分描述有位男歌手年前得獎時在台上的一番話,向同樣是歌手的老婆表白,這是其中一句:
「無論時光倒流幾多次,我都會娶你做我老婆。」當時我便心想,你「會」娶人,也要人家肯嫁你,不是你會娶便娶得到。 但是,看到台下的女歌手感動流涕,人哋兩公婆嘅嘢你知條春咩?不是人人都懂得或希望在觀念上進化的。
那篇文章以老婆A和老婆B以AB餐的比喻引起廣泛留意,我只想說把女人和身家併在一起,然後用「餐」來形容是一種不尊重的行為,有一種男人始終認為女人是用來吃的。你會不會說5億加老豆是A餐,50萬加老母是B餐?
有能力讓老婆喜歡買甚麼做甚麼吃甚麼的男人尚且少有,有心覺得女人應該得到呵護,縱容的更少。寧願身家少一點也去「揀」溫柔體貼,知慳識儉、大方得體的女人,你搵到5億先算啦。心裡想著的就是付出少,收獲多,如何不用大富大貴也取得一條好女,香港的女人真可憐
原文刊於路訊網

Thursday, 20 February 2014

BuBu 唧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有沒有試這玩唧?」

「吓?好像沒有。」

「怎麼會沒有,情侶都喜歡玩唧的。」

「有甚麼好玩呢?唧是一個違反自然的行為, 不想笑的時候迫人笑,你看到你的情人怕唧,失去反抗能力,笑著左閃右避,你會有快感嗎?」

「情侶喜歡身體接觸,成年人玩唧是親密的表現。」

「成年人玩唧是幼稚的表現,我和你沒有玩過,難道我們不親密嗎?」

「話說回來,怎麼我們沒有玩過唧?」

「第一,因為我不唧人,第二,因為我不怕唧。」

「為甚麼你會不怕唧?」

「因為怕不怕是可以控制的。你把自己繃緊就會沒有反應,相反你放鬆,不作防避,對方唧你,你便會笑,而這是因為你想對方開心,唧這玩意要和BB玩才會有真正效果。」

「真的嗎?那你為甚麼要讓自己唧都唔笑?一臉嚴肅會型一點嗎?」

「你沒有唧過我,怎知不會因為你唧我而笑?但平白無故笑甚麼?又不是做服務性行業。你喜歡情人唧你嗎?我可以配合。」

「神經!唧不是一個好像吃飯,睇戲的約會,要出其不意才有效果。」

「其實我試過唧人的,就是如你所說,出其不意,趁著對方背著我的時候往她腰間一唧⋯⋯」

「結果怎樣?」

「結果對方尖叫一聲,然後反臉,說我很無聊,自此我就不再玩唧。」

「哦⋯⋯你有沒有發覺,如果你和那個人不夾的話,是經常有這些事情發生,很肚餓要找吃的時候,任何一間食店也滿座,行左塞車,行右塞人,總之製造很多可以發脾氣的機會。」

「可能對方容易向你發脾氣也是一個訊號,告訴你他對你沒有耐性,喜歡那個人不會輕易發
脾氣的,脾氣和怕不怕唧一樣,都是可以控制的。」

「有些人就是慣了發脾氣,或者用來試試對方肯不肯遷就他。」
  
「話說回來,你又好像沒有怎麼發過脾氣。」

「大部分時間我不是一個港女,而且我不喜歡鬧交,有甚麼不爽的便拿出來討論,真理越辯越明。」

「戀愛是沒有真理的,只有誰付出比較多,誰遷就誰,例如情人會因為你唧他而開懷大笑,故意讓你得逞。」

「看來你想邀請我唧你,不過你看著我的時候經常都笑淫淫的,你知道嗎?」

「 傻的嗎?笑甚麼?」

「不知道你笑甚麼,情不自禁吧。」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留意到,每次跟大衛約會,大家一見面的時候,大衛總是滿臉笑容,瑪嘉烈大抵都不需要和大衛玩唧了。

Sunday, 16 February 2014

這種演唱會要多做

社會流行精明消費,每用一分一毫都要有精算師的準確計算,才不致蝕底。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做善事都要精算。大型慈善機構每年都有籌款活動,有人總會說善款留待總理們捐吧,他們需要上鏡交支票,捐錢是為了沽名釣譽;國際機構募捐,就會說他們會收取苛重的行政費,捐一百可能真正捐出去的只有一蚊。

可能這正是做善事的精神,少少無拘,集腋成裘,做善事本身就是不要太計較,太計較的話需要幫助的人可能一蚊也收不到。有人願意籌新辦善事,有人捐款,有人受惠,有人有演唱會,真的何樂而不為?

我是屬於後者,看了一個演唱會。

Sing Joy Love   盛載愛慈善音樂會 」主角是李樂詩 Gin Lee  和王馨平。

八九十年代真的是本地樂壇的全盛時期,今天隨便找回一兩個當年的樂壇一份子和今天新人對比,仍然差幾班。

聽到李樂詩唱出昔日名曲「終有一天感動你」 「無悔愛你一生」留意這是「真情」主題曲,歌名不是「真情」或者「笑聲笑聲」,再聽到這首歌感覺十分親切是「愛。回。家」不能比較的;還有「 逐漸逐段夢裡消失去 」, 真心覺得興奮 90年代的情懷都回來了。

相信有不少觀眾是為看Gin Lee而來,因為這是她出道以來第一個大型演出。Gin Lee的聲底不錯,不造作,聽得出她真心喜歡唱,個人認為她一定好過林欣彤,如果她參加「我是歌手」也有機會爆紅的。

我最喜歡的王馨平歌曲是「寒冰」,可惜呢她雖然有唱這首歌,但編曲則重新編排,有心思但是我還是想聽原裝,還好有一首原汁原味的「別問我是誰」。


李王二人都已經結婚生子,擁有幸福家庭,不是為慈善也很難有機會看她們的演出。 這種演唱會沒有煙花效果,舞台機關,善事背後只有一顆善心,並沒有甚麼Hidden Agenda ,可以有能力去幫助別人是一種福氣,如運動一樣,多做身心有益。

Thursday, 13 February 2014

心在動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有沒有試過同時喜歡兩個人?」

「劈腿?」

「之類。」

「嗯⋯⋯一段很短的時間。」

「多短?」

「大概是一個星期。」

「那麼浪漫?」

「不浪漫的,甚麼也沒有發生,只是對另一個人產生了好感,這個感覺很奇怪,我明明很愛我當時的女友,為甚麼我又會被另外的人吸引呢?持續了一個星期左右,直至見不到那個人,感覺便消失了。」

「甚麼也沒有做過?」

「沒有,只是傾偈,一班人吃飯。」

「那是暗戀,不算劈腿。」

「一個有女朋友的人對另一個女性產生好感,怎麼說都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但是自自然然就發生,沒有出軌的行動,卻有出軌的感覺。」

「精神出軌,好過肉體出軌吧。」

「你覺得是?你寧願我心裡有其他人也不想我和其他人上床?」

「照道理應該是。因為你心裡有沒有其他人,我是不會知道的。」

「我寧願你和其他人上床,也不想你心裡有其他人,肉體的歡愉可能一次半次,心裡喜歡會一發不可收拾。」

「到時候你不會這樣說。你的產生好感也沒有一發不可收拾。」

「未至於放在心裡, 但我對那次的經驗歷歷在目,為甚麼我會這樣的呢?但是,又有一點開心,原來我可以這樣。」

「你想自己精神出軌還是肉體?」

「兩樣也不想,因為我會覺得內疚。」

「也不需要放在心裡,小兒科的出軌,我相信很多人都試過。」

「你試過嗎?」

「試過,同時間和兩個人戀愛。」

「吓?你一定很討厭你的情人才會一腳踏兩船。」

「如果我討厭那個人,我就跟他分手。只是抵不住誘惑,買鞋一樣,左腳穿了一隻,預備穿右腳,眼角發現另一雙也不錯,於是右腳試穿另一隻。」

「不辛苦嗎?經常要講大話。」

「這是最難的一部份,因為我的記性不好,不過我也處理得不錯,對方一直都不知道我的右腳在試穿,直至我決定要右腳才跟他分手。」

「我不明白為甚麼可以這樣?」

「青春有限,希望用最少的時間找到適合自己的一雙鞋。」

「好像很理所當然的樣子。你現在還會不會試穿另一些鞋。」

「 告訴你不會,你信不信?」

「你說我就會信。」

「出軌是一件平常事,最緊要面對自己,有人上過你的心,一定比上過你的床更難忘,你和我沒有分別。」

「我沒有行動。」

「你的心動了。」

「甚麼時候變得那麼有深度?」

「一向如此,你要多了解我。」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經常都作了情人會有外遇的心理準備,人不會一心一意,一個人有沒有為其他人動心,動多久,誰知道?




Thursday, 6 February 2014

冷不防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如果你的終身伴侶只可以陪你20年,你會想她在你40歲時出現,60歲時離開,還是60歲時出現,80歲時離開?」

「這真是一個一百萬的問題⋯⋯要深思一下。60歲時開始變孤獨老人,還要孤獨好一陣子,80歲的話都已經聞到棺材香,沒有甚麼所謂吧;但是60歲才遇到命中所愛,那之前的日子怎麼過呢?很難抉擇啊!」

「我比較容易決定, 女人總想在自己最好的時候遇上最愛的人,你們男人年紀大一點叫有味道,女人叫人老珠黃,愈早遇到命中註定那個愈好。60歲?我不是柯德莉夏萍,再沒本事叫男人喜歡我。」

「黃昏之戀也不是不可能,你60歲,喜歡你的可能70,大家都眼花花,到時候可能人家會喜歡你的智慧呢。60歲之後回復單身,對女人來說不是更可憐嗎?」

60歲之後應該找其他精神寄託,40-60應該是一個人最精彩的廿年,戀愛應該在這個時候發生。年青時那些戀愛,沒有結果也有它的好處,30歲開始愛,愛過10年已經悶,又變了感情,無可奈何,半推半就的繼續走下去。」

「那你又不覺得40歲已經開始老了嗎?」

「看回以前的照片,青春是青春,但沒味道,是還是覺得現在比較順眼,多少少魚尾紋還是可以應付的,何況我還未到40,我對自己有信心。」

「我不知道呢,我可能揀60-80,可以有人一起終老,到底都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對青春少艾沒有幻想的,現在也不會喜歡妹妹仔,老了也不會。」

「你寧願揀大半生在愛海浮沉,為了得到一個一以和你終老的人,而我則寧願老來沒有伴都想在人生最豐盛的時候談完所有戀愛。」

「總是覺得60歲之後便孤單一人對女人很殘忍。」

「不殘忍,都說60之後找其他事情做,學太極、織冷衫、養魚、種花,很多事情可以做,陪睇醫生那些,找個家傭幫忙便可以;孤單這件事早點習慣好。我可沒有能耐等到60歲才找到終身伴侶,要你等到60歲才遇到我,你等到嗎?」

「等到60歲可以和你過最後20年,當然值得等啦,兜兜轉轉兜多久也願意,肯定等到你便可以。」

「我們那麼認真的討論,實在伴侶甚麼時候來,甚麼時候走,可以預知便好了,好歹有個預算,但總是冷不防的來,冷不防的走。」

「冷不防明天睡醒了,忽然過了廿年。」

「那我們豈不要分開?」

「不會,40-60 你遇上我,60-80 我遇上你。」

「神經病。」

「狂想嘛⋯⋯」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甚麼時使遇上最愛並不重要,瑪嘉烈對每個情人都視他們為最愛,誰是最後一個才是癥結所在。



Wednesday, 5 February 2014

我們不是亦舒 - 實在平凡的奇異遭遇

黃可今年46歲,和剛去世的奧斯卡影帝Philip Seymour Hoffman 的歲數一樣,怎麼看他都似將近60,怎麼會46?  毒品催命也催人老。

黃可十分重視自己的人生,不容有失,他在45歲之前已經完成了很多別人眼中的人生目標,例如有一層可以無遮擋地看到維港煙花的物業,有輛奔馳,有一個老婆,一對正在上國際學校的仔女。

他最大的興趣是去健身房, 一個星期可以去7天的話,他會去8天,身高6呎,體重150磅,他的身體只有線條,沒有脂肪,說他是模特兒,沒有人會反對的。男人的青春好像比女人耐用,朋友都說他怎麼看也不到40歲;相反,跟他同齡的老婆完全可以在她臉上看到歲月的痕跡,但是黃可不介意, 老婆是青梅竹馬的情人,他願意照顧她一生一世。

年初二,一家人都圍在窗前看煙花,看到他們眼中興奮的神情,黃可說不出的滿足,以前經常有人取笑他的名字,笑他是沒有水的黃河,黃可天生好勝,誰說他沒有甚麼,他就要有甚麼。

眼底下這個景色值多少錢呢? 不如下一個目標是買艘遊艇,在海上看煙花應該更加迫真。 煙花剛開始不久,黃可的手機在震動,以為如此大時大節總可以竭息一下,不需要陪伴家人的嗎?算了吧,為了遊艇。

老婆都十分善解人意,從來不過問他這份不分晝夜的工作,大年初二晚還要外出工作,老婆只覺得黃可為了這個家真的辛苦了。

踏進辦公室的時候,煙花還未謝幕,老闆正在等著他。

每次一見到黃可,老闆都急不發待, 把黃可從頭捏到尾, 好像驗貨一樣 ,「這裡好像鬆了」「這裡好像大了」「這裡好像脹了」,黃可對這些品評都照單全收,老闆都喜歡批評,管它是不是事實。

今晚如是,老闆把他捏完一輪之後,把黃可一擁入懷,老闆最喜歡用鬚根擦他的臉龐,黃可不能不承認他十分享受這種親暱的接觸;老闆說今天他值99分,只是臀部的彈性差一點點。


黃可天生好勝,誰說他沒有甚麼,他就要有甚麼,明天一早趕緊上健身室;身體是他的生財功具,一星期可以去8天的話,他會去9天,誰都想在老闆面前拿到100分,對嗎?

原文刊於路訊網 www.roadshow.hk

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humans/entry/2014-02-05-01-32-52.html

Sunday, 2 February 2014

有了你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如果我有咗,你會點?」

「有咗⋯⋯身孕?」

「身孕。」

「我會⋯⋯問你想不想要。」

「如果我想?」

「想,我們便結婚。」

「你準備好和我結婚嗎?」

「沒有甚麼準備好,未準備好,要BB就要結婚,況且你又愛我,我又愛你,結婚好合理。」

「但可能未到結婚的時候。」

「那甚麼才是最適合結婚的時候呢?等有更多錢?等大家戀愛多357年?不想結婚的話,任何時候都不是適合的時候,可能BB就是來告訴我們是時候結婚。」

「我不想你因為BB而跟我結婚。」

「吓?但你有了BB ,想要,但又不想因為這個原因而結婚?」

「結婚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你愛我,想和我組織家庭,有了BB才結婚是因為實際需要。」

「有實際需要不等如我不是因為愛你才結婚,沒有跟你結婚的準備就不會隨便讓你懷孕,我不相信有意外才懷孕這回事,能夠搞大個肚,雙方一定早有默契。你都一定對我有感情才會想把孩子生下來。」

「你知道慾火焚身的時候顧不得有沒有意外,不可以將意外懷孕當作理所當然。」

「 慾火焚身時顧不得有沒有意外是因為我心裡早有個預算,萬一中了便結婚,我不知道你慾火焚身時是否想著世事沒那麼巧合,搏一搏,但這件事是雙方的責任,大家早知道後果是怎樣,你的問題應該是你還沒有當我是結婚對象。」

「唔⋯⋯如果⋯⋯我想要BB但不想結婚,不可以嗎?」

「那BB的出生紙寫你名定寫我名?」

「遲一點才補回是沒有問題的。」

「為甚麼要遲一點才補回呢?你不想和我結婚就不要和我生孩子,這是普通常識。」
  
「可能我覺得我們還未到時候結婚,但又想保留BB。」

「吓?那即是日後有機會BB會沒有老豆,這是不負責任。」

「未必會沒有,只是要多點時間觀察。」

「觀甚麼察?你不肯定我是你的終身伴侶便不要為我們生孩子,墮胎是合法的,下次再有再算。」

「嗯⋯⋯如果我真的不想要呢?」

「我當然尊重你決定。」

「你不會反對?」

「這回事對女人的影響大過男人,無論心理生理上,女人的付出都大過男人 。我不理你不想要的原因是因為未肯定想和我過一生,還是有小孩恐懼症,怕負擔,怕甚麼都好, 你的決定是最後的決定 。」

「你都不喜歡小孩子,所以不要也沒有所謂。」

「你就是不相信世上有人會甚麼也以你為先。」

「在有了之後,我開始相信。」

「有了??真的??」

「有了你。」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知道自己是一個十分麻煩的女人,她不是不相信有人會把她放在第一位,他們每一個起初都是這樣說的,只是過了不久便冠軍會變做亞軍,季軍,十大⋯⋯ 她很希望大衛是一個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