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December 2010

銀座鮨久 part 2

踏入餐廳一望, 整個壽司吧是零人, 只得一枱4人, 難怪要早上十一點半confirm 我的booking, 如果我們不來的話他們大可以關門大吉, 又或者不用煮壽司飯。

我們坐的是壽司吧, 午餐的選擇有7 8 款, 我們點了$30012件壽司加一件卷的特上壽司套餐, 套餐含蒸蛋, 沙律, 湯或烏冬, 奶茶或咖啡,此價錢及份量冠絕銅鑼灣。

在落單的時候, 我向侍應聲明有些食材我是不吃的, 我這個行為也通用於各大壽司店的午晚時份,我想只有峰壽司, 板前之流連鎖店會拒絕。 我也不會在連鎖壽司作出這要求,但那名侍應可能做慣元祿, 想也不想便對我說:「師傳set 好咗㗎喎。

屋裡面嘅人聽住:我不吃的是海膽和三文魚子, 貴嘢來的, 不是不吃墨魚和甜蛋來搏交換貴價貨, 我不要這兩款分分鐘有你著數。我再以稍為強硬的語氣重伸我的要求, 她才倖倖然離去。

sake, 選了兩款也沒有, 侍應問我們的口味如何, 告訴她想要辛口一點的 , 以為她會介紹, 但她的回應是:「叫同事介紹返。」大概當第一件壽司已放在面前時, 同事未知是否未返, 所以未能介紹返,一輪輾轉, 到最後,我只是挑了一瓶300ml 三個人喝, 是平時一個人的份量, 老實說, 我已經不想在這裡消費。

侍應將那瓶酒放在我們的面前, 再度去如黃鶴, 留意, 現場是有4名侍應, 一枱即將結賬的客, 和我們三人在壽司吧, 人手明顯過剩,但準備一個酒壺, 3 隻酒杯也要一段時間。

她們做得最好的是加加茶, 收碗碟不做, 就算將碗碟放上了壽司枱也看不到。我們用餐時, 其中三個就像學生在操場般排排企,又或像女子監獄放風,時而聊天, 時而發呆, 總之就不是上班。

到了叫飲品的時候, 一位穿西裝的來問朋友A, 要奶茶還是咖啡, 朋友A答:「不用。」作為一個正常的侍應應該會繼續問其他客人, 殊不知她是繼續問朋友A, 「那麼他們呢?」朋友A 倒也冷靜, 答道:「我點知, 你問佢哋。」

我想知, 究竟係佢有問題定我有問題?我會不會有燥狂症的癥狀, 為小事找狂呢?

(待續)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多謝推介,廢成咁,等我話俾多d好壽司的朋友知先

小啤 said...

Looking forward to part 3

小堡 said...

咁人地set左個餐係邊幾款你要改尐細o既唔識做你都可以唔食o既,話唔要果5仔8野唔使加俾你轉米得囉
重點係你唔食,唔係人地轉唔轉其他野俾你食呢個我唔覺得有錯喎
間間得唔代表呢間得

ShU said...

我覺得態度問題... 「師傳set 好咗㗎喎。 」...依句野呢, 無論用咩語氣讀都係衰衰格格, 嘿. 唔知係唔係, 不過直覺位侍應係啲80/90後, 嗯, 港童果隻。冇法最近睇太多報導, 冇禮貌係佢地既標誌. 哈.

Anonymous said...

「那麼他們呢?」

有mo gau錯?!!!? I won't even get this from a cha charn 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