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December 2012

都是天與地


昨晚萬千星輝頒獎禮進行之時,正和朋友們飯聚,席間討論究竟「天與地」能否得到最佳劇集一獎,朋友A認為該劇台前幕後要員均已離巢,以無線一直被獨大的本色,他們應該不會頒獎予「天與地」,朋友B則認為無線應借此機會爭取民心,做得全民投票怎樣也應該反映一下民意。

結果「天與地」勝出, 正如朋友B所講, TVB頒獎給「天與地」有利無害,近乎一個商業決定。「天與地」贏了, 可惜TVB仍然是輸了, 與其說TVB 輸了, 倒不如說我們輸了。

好消息傳出, 社交網絡即時洗版,有人高興,更有人不高興, 不高興的不是不喜歡「天與地」(怎會有人不喜歡天與地?)而是不喜歡TVB
有人認為一個沒有公信力的機構,所辦的頌獎禮, 為甚麼值得那麼著緊?
獎頒給大家所想的,也是出於假意,經常掠奪民意, 偶然順應一次便高興起來, 觀眾真可憐。

有這種想法其實更可憐。TVB不同亞視, 市民是應該對它有感情的, 一個和我們成長的電視台,令人如此唾棄,蔑視去到一個地步,頒個獎給大家也認為實至名歸的劇集也討人厭,不領情,TVB 何以淪落至此?它曾經是香港人的精神食糧,食過晚飯一家人享天倫時的好點綴,沒有TVB, 過去幾十年的日子怎麼過?

有時覺得觀眾不念舊, 但TVB真的令人失望得太多,失望得不再相信它可以變回好人, 我們被訓練得不相信TVB會做好事, 我們忘記了邵逸夫, 只記得樂小姐,忘記了藝員訓練班, 只記得娛樂插班生;得到好意,會立即過濾,看看有沒有hidden agenda, 背後的目的, 誰給我全世界,我都會懷疑, 這是今時今日的觀眾。

世界怎麼才會變得更好?某程度上在於我們怎樣去看這個世界,就相信TVB是真心吧, 今次。
它們還安排了重播「天與地」,給看了一次如同白看, 智慧也沒有一點增長的我們多一個機會。 

Monday, 17 December 2012

121212



本世紀最後一個年月日相同的日子121212終於過去,可以稱得上是捱過去。

大概由200888日北京奧運開始,這個組合的如意數字進入高潮,然後090909,到今年的121212,期間周之無日都有人或提起或倒數還有多少天便到年月日jack pot 的大日子。尤其這幾年social media 的興起,簡直是避無可避,累煞了人,到了正日更是高潮迭起,那些同年同月同日同分同秒的相片,訊息貼足24小時。

020202030303040404050505060606注目度較少,090909有長長久久天長地久之意,101010又說是十全十美,那兩年的兩天,婚照多得離譜;111111 大家又好像懷緬call台呼叫全一的日子,因而又起哄一番;年月日不夠,還要加上時分秒。
121212日早上1212分,萬千的201212121212Facebook Instagram泛濫,就是想不通有甚麼特別,12 12 12 只想起跑步。

這一年這一月這一分這一秒我和你一起…….又如何,那組靚冧巴還是會過去。
因為12121212這組數字,你才會記得這一秒在做甚麼,那件事有紀念價值極都有限。

121212 121311 010691131208120726 為甚麼會有不同的待遇?真的對人和對數字都要那麼勢利,靚的才會特別令人容易記得?

因為日月時份秒巧合為一個數字才記得那一秒,特別的只是數字,不是存活在那一秒在的內容。最好的時光不會因為靚冧巴而成為最好,如果跟那個人一起的時光是那麼特別,應該每分每秒都值得立下注腳,因為那個人才記得的那一分鐘,那一分鐘才有別於其他的一分鐘。

所以「1961416日下晝3點前的1分鐘」比1212121212 浪漫一百倍。

Sunday, 9 December 2012

愛情不是 smart living


近日兩條廣告片引起廣泛談論, 一為TSL 粒聲唔出的3分半, 二為鐵達時長篇大論4分鐘, 兩者出街的時間差不多難免會將兩者比較。

兩個廣告的共通點都是說愛的承諾,一個不離不棄,一旦決定了愛那個人, 就算對方又聾又啞都要愛下去;另一個是承諾一世不夠,預約來生。

TSL拍的比較有美感,人靚景靚, 整條片沒有一句對白,車撞鋼琴那一鏡很正,  但可能包裝太中產, 很難投入, 不感動,兩者我投鐵達時一票。

鐵達時有「不在乎天長地久 只在乎曾經擁有」的包袱,基本上再做甚麼也幾乎不能超越過去,一日仍然有人記得梅艷芳, 一日仍然會有人說一蟹不如一蟹。

「不在乎天長地久 只在乎曾經擁有」為甚麼如一根刺刺人中心還要刺足廿年?

因為得不到的愛情都是最令人懷念的,不能一生一世跟愛人一起便要告訴自己我只在乎曾經擁有,為自己開脫之餘,不在乎天長地久也像是一個有智慧的positioning, 像智者看透生死, 天下萬物乜乜有時物物有時,無為有處有還無, 才不會那麼不智糾結於不存在的天長地久。

今個鐵達時的廣告感動在於它夠老土,選曲「愛是永恆」是老土之中的老土地,  但不知甚麼時候開始,buy 老土是一件丟臉的事, 所以更多人buy 徐徐呼出煙圈,吐出一句“I don’t do relationship”,覺得型過張國榮。

人們經常說在街上看到公公婆婆手拖手逛公園睇醫生十分感人,很想自己老了的時候有個老伴,但首先要問自己你相信承諾嗎? 你願意給愛人一個承諾嗎?如果答案是否定, 老伴是不會出現的。

有些人的愛情可以天長地久, 不是因為他們特別醒目, 懂得走位, 只因為他們老土。
只有在乎天長地久, 天長地久才會出現,只在乎曾經擁有, 便只可以曾經擁有, 此所謂求仁得仁。

題外話,  TSL 也好, 鐵達時也好, 總好過智能家居告訴消費者他們的產品可以是出外作反的好同黨吧,還說這是 smart living。 

Thursday, 6 December 2012

等報紙的人



在下居所位於被甲級寫字樓包圍的黃金地段,自不然行人如鰂,早上過馬路到對面地鐵站,都要在成百上千趕上班人群中逆流而上,而每次只要望一望那些打工仔的面口,心裡都自不然哼起小鳳姐的一首歌:「留心街中每個人 匆匆的走過 皺著眉心…」每條眉心都像隱藏了一個生活逼人的故事。

由於這是一個千軍萬馬的必經之地,所以也是派發免費報紙的重鎮,馬路兩端都有各大免費報紙的代表駐守,基本上一出大廈門口便有至少4份免費報紙撲面而來。

這個早上,一如以往的早上,我扮演著逆流而上的鮭魚,在抵達地鐵入口之時,走在我前面的一位OL,將手上的一份免費報紙遞給在地鐵外的老婆婆送上句:「俾你呀。」,婆婆忙不迭多謝;幾位婆婆每天都在這裡搜集人們已經看完的免費報紙,然後拿去變賣。

這位OL的那份免費報紙是從馬路的另一端拿的,即是左手拿了,右手便給了婆婆。我絕少拿免費報紙,都在看digital 嘛,所以對於那些等報紙的婆婆也愛莫能助;久不久也會見到那些派報紙的大嬸和那些老婆婆有齟齬,因為有些婆婆排完再排,一份報紙拿幾次,報紙大嬸也有她們難做之處。

這下好了,這位OL給了我一個莫大啟示。各位怕油墨弄污雙手的,只看電子版的,不慣助人的,明天開始可以試試左手來右手去式的舉手之勞,自己不需付出一分一毫,這更不會阻街,應該沒有人會向食環處投訴。

晚年可以安享的話,誰不想撚雀,撚孫,上茶樓,難道有人的興趣會是執紙皮,執報紙去變賣嗎?不幫忙也體諒一下吧。

Tuesday, 4 December 2012

葡菜新星 ﹣ Casa Lisboa


跟朋友說起胡椒蝦才發現曾經很受歡迎的Nino’s Cozinha 已經結業,那裡的胡椒蝦真是繞樑三日, 香港哪裡還有好吃的葡國菜呢?

近來中環LKF TOWER的風頭都好像被西班牙代表Boqueria 搶去,不過開業不久主打葡國菜的 Casa Lisboa 星期一的晚上也有8成入座率,應該也不錯吧。

馬介休是葡菜之星,一定要吃,這裡的馬介休有幾種做法有炸有焗有炸有主菜有頭盤,這夜點了馬介休波,真名是薯茸馬介休,球狀,薯茸就放在裡面和馬介休一起焗,皮很脆,不過略嫌不夠咸,馬介休其實是咸魚,唔咸的咸魚實在失色,灑一點鹽便剛剛好。




頭盤還有Sauté Clams ,蜆隻新鮮肥美也夠份量,不錯。


看見鄰座人人都在燒腸,於是也點了Pork Flambee 即是葡式豬肉腸,侍應即時在你面前把腸燒熱,切開,趁熱即刻食,因為凍少少已覺太硬。

葡式主菜,沒有胡椒蝦,還有燒乳豬 suckling pig 一流,皮脆肉嫩,醃得好味,跟的那個飯也充滿豬油香,為了這味豬會再回來 。






















主菜二, 鴨飯, 這裡的鴨飯是中式煲仔飯的反轉版, 飯焦在面, 脆卜卜, 第一口鴨味不算濃,但隔一晚拿出來叮一叮, 更加入味, 這個飯提議大家帶走吃;不過$210 得一小砵, 都算貴。


還是很想Nino's Cozinha 會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