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December 2014

誰主導暴力?

前兩日喺街行,聽到後面有位大叔好大聲咁話:「而家啲人玩流動佔領呀!開鋪做生意嗰啲真係慘。」我就以為佢下一句應該講,打死班廢青啦,點知佢下一句係:「個政府真係不撚知所謂,好好哋同人傾啦,咩都唔理⋯⋯」然後佢嘅身位過咗我,我見到揪住四罐獅威嘅佢,我覺得佢好明事理。

冇錯,做成今時今日嘅局面係因為689冷對待學生要求,只利用警察將佔領人士培育成他們口中的「暴民」,首先將戰線拉長,製造民怨,讓佔領運動破壞正常生活。要成就「暴民」就要惹起他們的怒火,警察的處理方法是一剛一柔、一冷一熱。清旺角,派啲食咗藥或冇食藥的出來,行駛共黨御準的暴力,殺紅了眼是大會指定,目的就是要惹起仇警心態;第二天便見到一些罵不還口的警察出現,成功設定暴民與執法者的形象。

雙學宣布衝擊政總是正中下懷,大條道理打出應付暴民牌,暴力清場;遇上有自發性出言挑釁者:「再嘈拉你返警署強姦」是錦上添花,聽者自然失去理性,追打此等人渣啦。
梁特適時見記者,苦口婆心,說青年人若果被捕,要留案底,便會影響出國留學,所以警方一直忍讓「是可忍敦不可忍」,真是難為了家嫂。

面對厚顏無恥、冷血刻毒的政府,我們要看清楚誰在泡製暴力,再為這種暴力正名,誰令市民不守法,不守法的背後的原因是甚麼。


佔領運動無功而還的結果高唱入雲,其中一個原因是社會有分歧,今次運動如果能夠改變到一兩個人的想法,佔領者的頭才沒有被白仆,大家盡一點力為不明白的人講解一下吧。

Friday, 7 November 2014

跑馬地茶餐廳小菜 -佳餚美饌

繼續小菜系列,又睇睇食乜:

蓮藕餅
龍蝦撈麵
粉絲蟹煲
豉椒炒蟶子
薑蔥炆斑頭腩
豉油雞
啫啫唐生菜

呢間佳餚美饌係朋友介紹,話抵食又免開瓶,好啦,有人生日又去試吓。
海鮮要預訂,最出名係個龍蝦麵。

可能知我哋肚餓,第一碟出場的竟然就係個龍蝦麵,用兩隻龍蝦拆肉,上湯煮,再加薑蔥、蝦子,粗麵墊底,確然幾好食,味道略鹹。

其他菜都陸陸續續上場,比較矚目係碟蟶子,因為平時啲菜館都係炒埋一碟就上枱,邊有人排到扇形咁好心機。
薑蔥炆斑頭腩,好食,食咗一舊想再食都冇。
豉油雞,應該係新鮮雞,都幾鹹。
粉絲蟹煲 ok 啦。

總括嚟講,幾抵食 ,呢餐埋單$3500 9個人。

雖然喺跑馬地,但係冇咩裝修,而且前身係茶餐廳,所以啲裝置有啲奇怪,仲會聽到廚房炒餸時的哄哄聲真係熱鬧。




另外,服務一般,又係嗰啲叫佢可以攞個生日蛋糕出嚟,係會連紙袋放上枱嗰隻, 大家想去的話就留意番要冇咩要求。

Thursday, 30 October 2014

全力以赴 做到最好

每天閱報都會發現有些新聞,荒謬得以為是惡搞,但荒謬卻是事實。

如今天,TVB高層兇員工,「聯署」即是「反公司」,不刪除簽名會被扣減花紅,甚或開除。員工聯署是為了甚麼呢?聯署要求TVB不要再拍膠劇?聯署要求OT要補水?聯署要求不要三線劇都見到同一個演員?都不是,他們聯署譴責反佔中人士襲擊無線記者及攝影師。

這個聯署的要求,如等同「反公司」,即是說公司是站在襲擊記者的一邊,公司是撐暴力,要不怎麼會有聯署反暴力會等同反公司的邏輯?

在同一間公司工作,不同部門,大家互不相識,知道同事因工作被襲擊,其他同事表示支持,這是齊心的表現,作為管理層應該高興員工有這種歸屬感,甚麼疆屍高層反而會出言恐嚇,將之黑為「監察公司及對付公司的管理層。」?

「暗角打獲」事件,新聞部的員工發公開信,公開表明與管理層的編採方針有分歧,如此明顯的「反」,尚且未得到恐嚇炒魷;支持反暴力反而得到「反公司」?


高層更說,「好好執行工作任務是我們的職責,因為我們是收取報酬」。收取報酬便應埋首自己的工作,對甚麼事也不聞不問就是一個好員工? 看來TVB真是一間不折不扣的工廠,工廠不需要靈魂,只要奴隸,聘請大量藍絲帶來車衣吧,他們收了錢是會全力以赴,做到最好的,大家有眼見。

Sunday, 26 October 2014

獅子山上

當年Batman在香港拍攝,那隻在港島區低飛的「蝙蝠機」我親眼看過,其後,在電影中看到蝙蝠俠站在國金之顛,那種童話式的儆惡懲奸是如此的接近。

香港自從有689,每隔一段日子我都會渴望有哪位大俠可以出來幫幫手,帶走他,回復社會秩序,振奮人心;當然這只是空想,現實生活中找個會講句公道說話的人也不容易。

昨天獅子山上出現的那一幕,根本是應該由蝙蝠俠、蜘蛛俠、超人、神雕大俠、喬峰⋯⋯諸如此類的英雄好漢去做的事情。當然需要有堅揪的攀山技巧,但在獅子山展示「我要真普選」需要的不只是技巧,還要有一種英雄氣魄。

他們展示的不只是一句標語,那是決心、希望、嘗試、信念、鼓勵、相信、支持、光明、磊落 、提醒⋯⋯

有人說,你們香港人為甚麼如此不智,爭取一些明知沒結果的事情,浪費生命。

生命的本體到最後都是一無所有,難道不做人嗎?人生有很多事做是白做的,但在這個白做的過程中,總會影響到一、兩個人,再成功一點可以影響三、四個,這其實已經是成果。


這一幅標語終需都會被移除,但這一片在獅子山上的逗留過一會兒的黃色,已經深深印在市民心裡,且不會褪色,何時何日再望向獅子山,仍然會見到那片黃色;藏得在心裡的,不結果也開花。

Thursday, 16 October 2014

你是香港人

昨晚的無線新聞又比日間版本詳盡了一點,原來曾健超被捕前曾經向警察淋液體。不得了,不得了,這明明是襲警,明明是先揀者賤,藍絲帶、反佔中、反暴力,狂喜了。

你們支持法治,希望警方嚴正執法,還你道路、還你生活,因為佔領者正在進行違法行為對不對?那麼,警察把人捉了,然後搬至暗角拳打腳踢,你能說這不是犯法嗎?如果為了執法可以肆用違法的手段,那麼香港多年來建立的法治精神便死在你的雙重標準裡。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為甚麼你們會不明白? 還繼續拿出「証據」去支持警方的惡行?就算曾健超淋的是伊波拉病毒,也不能用私刑,這叫做文明。

看電視劇經常出現的一幕就是執法者終於逮著十惡不赦的兇手,用槍口頂著了他的太陽穴,很想即時把他了結;這時候在旁的都會勸說「唔好開槍,開槍你就同佢冇分別。」

我知道你們有個想法「香港是中國的城方,當然要跟中國」,但令壽堂都想你年年考第一,長大做醫生、律師、嫁個有錢人,你有跟著做嗎? 母親的話你不聽,為何選擇聽一個政權的話?

到今天為止香港還是一個有底線的地方,但這一條底線正在經歷測試。
若果你支持警察執行私刑的做法,你的思維已經開始跟中國接軌。
若果你支持從大陸運來一車車的鄉音大媽包圍蘋果日報, 你的思維已經開始跟中國接軌。

有一天香港如你所願的跟中國一樣,有香港的李旺陽、趙連海,今日你就有份把香港推向沒有道德的境地。

經常聽到有人說「你唔鍾意咪移民囉,走囉。」

我也可以說 「你唔鍾意咪上大陸住囉,大陸先啱你呀。」

我不會這樣說,因為我尊重香港是我們的家,香港不屬於任何一個黨派,香港屬於香港人。
若我未能把那腐朽的思維說走,我會再接再厲,因為我相信香港人是文明、善良、光明磊落, 無論你胸口掛著的絲帶是甚麼顏色。





Monday, 6 October 2014

誰斷送了誰?


高估了689的人格,(對,本身他就不是人,為甚麼會以為他有人格?),我以為他會待到民怨升溫的時候才出動,怎知竟然借黑社會作亂,挑釁、打人、辱罵、非禮,無所不用其極,黑心過地溝油。

高估了香港人的耐性,現在這了一星期,這星期裡有兩日公眾假期,但從第一天開始已經有人埋怨塞車,店舖生意差了,把生活還給我,快!

反對的人說要回復正常生活,我想問,大家現在的生活很正常嗎?一個沒有製作電視節目的電視台,可以繼續持有免費電視牌,這是正常嗎?平機會研究應否立法保障「蝗蟲」,這叫正常嗎?一個百幾呎的單位賣三百萬正常嗎?

搵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是香港人不是轉數很快,最懂得找路走的嗎?不是沒路走,只是不願意走第二條路。埋怨的人只是想繼續走他們一直走的路,因為他們滿意現狀,最大心願是供完層樓,然後退休移民;最大心願是繼續返工,儲夠錢買樓,然後等樓價上升;樓價要上升,香港經濟就要好,經濟好社會就要穩定。他們說這場運動破壞香港經濟,甚麼是經濟?經濟在他們眼中就是眼前的利益。

有朋友在面書說為甚麼有假不放、有覺不瞓,甚至犧牲工作時間還要出來抗爭,為甚麼不去打邊爐,不回家看「使徒行者」?就是因為他當這地方是屋企,還要在這個地方生活下去,所以便要爭取一個公平的社會環境。

各位反佔領的可以俾多一毫子耐性,這場運動注定沒結果,因為得不到沉默大多數既得利益者的支持,包括有些每年七一出來遊行的中產。每年行一次OK,但要他們的子女兩個星期不上學,no way,不能輸在起跑線,又怎能中途落後?原來,民主不是每一個人都想要,做一個樂天知命的奴隸,很多人是OK的。

反佔領者問佔領者 :為甚麼要我們陪你阻塞交通,做不成生意?
佔領者問反佔領者 : 為甚麼要我們陪你一起做奴隸?

黑白不懂辨,又怎會懂得分輕重?


我在幻想,有朝一覺醒來,FACEBOOK BLOCK 了,有人還會自豪懂得翻牆,太陽照常升起。

Sunday, 24 August 2014

港鐵輾斃港鐵

「為何要因為一隻狗而引起軒然大波而令所有員工無所適從?」這是工聯會轄下三個鐵路工會為港鐵撞死狗事件發的聲明其中一句。

言下之意一條狗的生命何足掛齒?狗是娛樂、是奴才、是工具、是糧食,人類是狗的主人,人要狗死,狗不能不死,為甚麼要因為一隻狗而打擊員工的尊嚴,破壞員工的專業形象,那狗算甚麼?九廣鐵路車務員協會更強烈譴責車務總監金澤培胡亂向公眾道歉,他們沒有處理失當。

有沒有處理失當,視乎以一個甚麼的標準來衡量,如果他們的標準是「為何要因為一隻狗而引起軒然大波」,而且在沒指引、沒培訓、沒有保護衣物的情況下,那麼那幾位當日有份參與「營救」的員工已經是大英雄,他們又搬櫈,又跳落路軌企圖引狗走出路軌範圍,列車服務還停頓了寶貴的八分鐘。港鐵員工們各司其職,盡忠職守,見有月台上的等候列車的乘客試圖伸出援手施救,立即廣播「請勿站越黃線」,是多麼的貼心,處處為乘客著想,簡直是服務行業的典範,你們卻不懂得感恩,還因為一隻狗打擊他們的士氣?

對,斷估港鐵的員工指引沒有寫明見死要救,沒有要求員工見到狗隻奮力爬上月台時,要伸手相助,跳落路軌後要把狗一手抱起;沒有,沒有一份員工指引會這樣寫的,因為那是本能、常識、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不需要指引都會做出的行為,指引會不會叫員工痾完屎要抿屎?

生命生而不平等是真的,同樣是狗,有些是朋友、是家人、是寵物,「未雪」命薄加運滯,遇上牛鬼蛇神、人頭豬腦,如有來生,倘若仍是狗,做隻秋田犬,住東京南青山,不要再做唐狗,尤其生在不文明國度的唐狗。


又「未雪」這個名怨氣太重,也太煽情,易招散播負能量之口實,計我話應更名為「港鐵」,「港鐵輾斃港鐵」,「港鐵員工見港鐵死不救」、「港鐵在港鐵回魂」,自己的形象自己砸、自己的孽自己種、自己的債自己還。

Wednesday, 20 August 2014

未夠毒

明星涉毒,引發最多的討論是:大麻都算毒品?更有人說:「大麻之嘛有幾大件事,天然嘢,做咩要拉人先? 」

這跟大陸人在銅鑼灣痾屎被途人鬧,反問:「痾篤屎有幾大件事!」有咩分別?國有國法,有些國家安樂死是合法的,所以你想安樂死的話便應該去那些國家死;有些國家同性戀婚姻是合法的,所以同性戀想結婚就請去承認同性戀婚姻的國家。想合法的抽大麻,就去荷蘭、烏拉圭、葡萄牙、美國科羅拉多州,隨便抽,在中國抽大麻給抓到了就是活該。

又有人說:「有冇搞錯, 沒有律師在場竟然可以進行盤問,而且將片段公開,人權何在?」
看官,有甚麼大驚小怪?孫興、莫少聰還不一樣的在鏡頭前招認?為甚麼看到柯某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悔過反應才那麼大?大陸是沒有人權的,一向都沒有,不是現在才知道吧;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也沒有人權,何況這些吸毒壞份子。

再有人說:「大細超,點解房東打厚格,柯某打薄格?」
雖則之打倒大老虎,但還有千千萬萬的中虎小虎魚毛蝦仔在混貪腐飯食,不是相信大陸處事會公平公開公正吧?「我爸是XX」給曝光的有一單,但你不知道的「那爸是XX」 無日無之,少來無知。

「為甚麼公安那麼神通廣大?人家按腳隊草都知道?」

係囉,上多些微博,WeChat,用埋小米,你就知點解。

這單案沒甚麼特的,只是示範在一個沒有人權但又親疏有別的地方犯法會是怎樣的一回事。講毒,再毒啲都有。

Monday, 11 August 2014

有屎 真係要食?


如果那是財仔廣告:「有錢,真係唔借?」
如果那是避孕套廣告: 「有套 ,真係唔戴?」
如果那是200萬豪宅廣告:「有樓,真係唔買?」
如果那是極速寬頻廣告: 「有網,真係唔上?」
如果那是雞汁廣告: 「有味,真係唔調?哈哈哈哈哈⋯⋯」
如果那是甘油條廣告:「有屎,真係唔痾?」
如果那是美源髮彩廣告: 「有髮,真係唔染?」
如果那是一樓一廣告: 「有X,真係唔X?」
下刪例子三百個⋯⋯

這個形式的反問,適用於一些形象比較低檔次的產品、品牌,因為一個沒有信心的品牌才會以一個挑釁中帶點輕挑的語氣去「警告」消費者「蘇州過後冇艇搭」 ,當中有「益你啦」的意味 ,不幫襯是你不識貨。

我們的政府最近推出的政改宣傳片,口號用上了「有票  真係唔要?」。諸神在上,一個甚麼的政府會用一個如此輕挑的語氣和市民溝通, 去爭取社會支持他們的方案,而市民會聽了這句說話覺得如當頭棒喝的覺得政府所言,所推值得相信?

宣傳片開首用遊行、警民衝突、反國教的片段影射現在求變的人在使用暴力,2017普選才是「想變」的理想答案,所以你們「有票  真係唔要?」,放在眼前是令社會大和解,大和諧的方案,你們不要,到時咎由自取,輕佻不得止,還恐嚇。

窮途未必是末路,絕處也可以逢生,有如此政府,唔通連個天都唔鍾意我?

希望真的在明天?

Wednesday, 6 August 2014

在一蘭找到初心

「一蘭」真是一家奇怪的店,縱然每次去都覺得不外如是,但是想要找吃的時候,總會想到它;每次在途中,總會在心裡說「要排隊就唔食」,但去到時見到要排隊,心裡在說「有冇搞錯」,但仍然會等下去,說服自己等一下吧,應該很快有位的。

今晚,這個情況又再出現。 「一蘭」已經擴充了,好像說有接近100個座位,大熱天時,怎會有100個人同時要吃同一家日本拉麵呢?去到的時候已經九時多,離遠見到門外沒有人龍,覺得自己很聰明。在正舖門外的店員叫我去新舖,因為會「快啲」,「快啲」?原來隊還是要排的,只不過那條小龍在店舖裡,於是我又對自己說「 應該很快的。」跟平時一樣等了15分鐘。

然後,有位了。 坐低之後,填好了落單紙,我便開始拍照,這是一個神奇的時刻,忽然有了一個領悟,為甚麼每次到「一蘭」仍然好像第一次去那樣, 對它充滿期待和耐性? 繼續拍那對筷子,那碗麵、同樣的照片都有幾十張,一樣照拍,因為對「一蘭」有一份初心。

這一份初心如果可以應用在其他事情上面,我們日子應該會過得更好,每次戀愛都如初戀般全情投入,每天上班都如見工那天般渴望得到那份工作,每次吃同一件壽司都如初嚐般滿足;還記得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出糧、第一次參加派對、第一次愛上一個人那份興奮快樂與滿足嗎?

生活不再有趣是因為人到了一個階段便以為自己試過、愛過、看過很多,有了這種自以為是的心態,很多事情便一早拉閘放狗;甚麼也試過,說出來好像很威風,但這正是令自己錯過的原因。

當它是第一次才會有耐性去經歷未曾經歷的,當它是第一次才會期待未曾出現的,在試過當中可以找到未試過的,第100次裡面,還是會有第一次,第一次過去了,還會有下一次的第一次。

你不相信嗎?這次去「一蘭」吃一樣超硬的麵,加一樣份量的蔥,不過第一次 把湯都喝光了,離開時帶走的不只腹中的飽滿。

「一蘭」真是一家奇怪的店。


Thursday, 31 July 2014

恐嚇焉用刀片

佔中三子之一稱曾收過恐嚇信,因為信裡有一塊刀片。

今時今日,在這個高科技的世代,寄信這個方法仍然為人所熱愛,其一原因乃信件是高科技不能挑戰的低科技產品,難以追查其來源,所以用它來作奸犯科、示愛恐嚇,不想被人識穿身份,這是一個上佳的途徑。

說回這一封恐嚇信,寄信者予人old school 感覺,寄出實體信之餘還選用刀片。刀片大抵是剃鬚刨或𠝹刀的刀片,輕、薄,不是大殺傷力武器,刀片可以釋出恐嚇的意味,暗示流血事件即將發生。不過,那是最原始的恐嚇手法,就像約陌生人見面以胸前襟花為記號一樣,情懷過剩,力度不足。

寄出一封恐嚇信,當然想對方感覺到受到威脅,所以首先要知道對方怕甚麼, ,並不是人人都會屈服於刀口之下;確保對方收到時真會驚驚的話,應該針對對方的弱點,才可以收到預期的效果。 例如送給名嘴,想他收聲,就可以送一條被切開兩截,血淋淋的豬/牛脷,至少訊息比較清晰。


若要恐嚇佔中三子,寄上刀片實在太籠統,計我話最好用李旺陽「被自殺」那幅相,掛屍窗邊,死不瞑目,向中國共產黨爭取公義就是這個下場,問你怕未?!硬的不行,也有軟性的手法,動之以情,寄上一幅他們的全家幅,簡直是意無窮,只懂出刀片,實在懶用腦。

Monday, 28 July 2014

細路仔都唔放過

每年七一遊行都有不少家長帶子女一起參與遊行,由手抱嬰兒到小學生都有,有人說這是一個公民教育,遊行是為了香港的未來、為社會的不公義發聲、表達市民訴求、向下一代灌輸民主的理念,諸如此類。

帶孩子去遊行不等如帶他們去廸士尼。首先自己要對遊行的目的有清晰的定義,表態,表甚麼態?爭取,爭取甚麼?支持,支持誰?自己搞得清楚就要將箇中的思維讓孩子知道,才可以帶他們上街。因為香港的七一遊行,不是一趟例行公事,不應該是那種邊行邊selfie ,邊行邊po FB的活動;有些家長就像騎劫了他們的孩子,兒童們就當這是一個假期的節目,遇上有電視台訪問,或許可以答得出:為了普選、為了民主、但普選是甚麼,民主又是甚麼?他們知道麼?每次看到我也覺得稚子真的是無辜。

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起的簽名運動,聲稱已收集到93萬個簽名,我不懷疑這個數字,這個簽名運動的不設條件比「有身分証就有波入」更予取予攜,何況建制派可發動的人力可以是深不見底。見到有些簽名的街站,圍滿了老人家,小朋友,負責推廣的人說他們是「保和平 保普選 反暴力 反佔中」,這個排頭,不簽名支持,簡直不是人吧?於是乎,有家長便與小朋友一起簽名,另一邊有帶著小朋友走開的家長被孩子追問:「為甚麼不簽名?」這是另一種的稚子無辜。作為家長如何向小朋友解釋當中的黑白灰?有小朋友被訪時說,他們反對佔中是因為佔中會影響交通,會塞車;如何向他們解釋為甚麼要用犯法的行為來作抗爭,而民主應該是比塞車更重要的事情?


七一上街的,簽名保普選的,好像看到丁有康和丁有健,這個地方的未來注定是分裂的。

Sunday, 27 July 2014

I'm Leavin' it.

究竟唔知好定唔認好?如果那不只是黑心肉,而是有山埃的話,麥當勞火星咁大個集團都會由於發放信息混亂,而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入了山埃貨,那麼吃了他們的食品而中了毒的市民咪死幾次都未知咩事?不過,火星咁大個集團,是沒有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貨源是哪裡來,所以本來一定打著如何瞞天過海的算盤。

到了被網民踢爆才施施然扮唔知「係喎,原來有喎。」幸好,今次只是發臭雜肉,食唔死或者未食死,早知同遲知都沒有分別。

更好笑的是麥記竟然怪食安中心做咩唔同佢拖住手一齊發放消息,「對署方的動機不作任何揣測,但深表遺憾。」都可算是霎戇,人家同你partner 麼?看到一家堂堂大企業,有如此拙劣的處理危機手法,加上有把責任推卸的意圖就真係遺憾。

今天那位一姐出來見記者,又再好笑啲,好學唔好,學埋「不接受記者提問」,陳冠希咩你而家?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企業,應該時刻保持透明度,出了事更加要懂得如何面對傳媒,求 忍其讀你想讀的聲明,聲明裡而有致歉兩集字都已經好似皇恩大赦,講到「管理層」三個字仲要擰一擰去後面,即係話後面班契弟有都有責任,呢個身體語言都真係多舊魚,請問佢哋邊間公關公司?麥當勞除咗危害市民健康仲傷大家的感情,對這個品牌怎會沒有感情?


我決定多啲留喺屋企食飯,或者去阿信屋買多啲日本杯麵,就算要食死都唔要死喺仆街大陸啲黑心肉,地溝油手上。

Sunday, 20 July 2014

他們相愛六年

結局在開始的時候已經寫好。

女藝人獨自從外地回港工作,因為怕寂寞所以飼養了三頭小貓相伴,工作之餘,生活上加一點生氣,多一點寄託;不喜歡貓,不會一養便三隻,也不會明知自己對貓毛敏感,寧可自己吃藥配合也要與貓同住,對貓之鍾愛是沒有異議的。

不過,愛不等於要擁有,而決定要擁有的前設是怕寂寞,那感情的基礎是不穩固的。
寂寞有不同的層次,較簡單的就是一個人便等如寂寞,低層次的寂寞問題,用低層次的手法去解決,最簡單就是隨手找來一些娛樂去堵塞那個因為孤獨而洐生出來的寂寞感;怕一個人,於是便去找個人,未找到人之前便找些生物充斥一下。

如果你試過因為寂寞而去說服自己愛上任何人或事,你應該知道那份愛很快便會消失。

那個因為寂寞而買回來的結他,你彈過多少次?
那個因為寂寞而加入的健身會籍,你去了多少次?
那場因為寂寞而開始的戀愛,維持了多久?

因為怕寂寞而養的寵物,最後就是因為不再寂寞所以放棄,這個結局由一開始已經註定了。
一隻貓不過十多年的歲月,都走了6 年,有過半生緣份不代表最終有你, 那不過是另一齣的移情別戀。 看到她和牠們以前拍下的甜蜜合照,就如看到最初的愛情,都是一片美好;可惜因為寂寞而愛上的任何都不會有承諾, 奈何貓不會知道這是人類的劣根性。


怎麼捨得?怎會不捨得?只是把牠們送給朋友,會再見的,再見時還會送上擁抱,訴說思念之情;你說,人類有多虛偽?唯望那些貓也樂不思蜀,下次見面時如同陌路,還以一個冷漠眼神: 「乃誰?」

Sunday, 13 July 2014

警察不是你的Sir

良心究竟是甚麼?良心可能和地球一樣,都是很危險的,免得過便不要觸及,市民面對不知良心為何物的警隊阿頭,真的很危險。

佢老闆說:「警隊高度專業、高度負責」在處理大型集會時的手法和措施,相比起西方民主國家是「十分克制、十分專業」。

講起西方和東方國家在警民關係上的分野真的有根本性的矛盾,不能相比。
從最簡單說起,在美國有沒有聽過市民叫警察做「阿Sir」?

西方國家,警察會用”Sir” , “Madam “來稱呼市民,因為市民是他們的服務對象,市民則會叫他們做: “Officer” ,看得出分別沒有?

”Sir”用作稱呼服務的對象,例如:屋企的姐姐會跟你說:「Sir ,今個月未出糧。」又或者居上位者,我們都會”Sir”一聲, 學生都會叫老師做「阿Sir」,PC 仔就會叫上級做「阿sir」開口埋口”Sorry Sir” “Goodbye sir” ”Sir “也是一種身份,Sir Run Run 爵士是也。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不知哪裡來的習性,自發性的稱呼警察做「阿sir」他,為了區區幾舊水的牛肉乾,「阿sir 俾次機會啦」把自己變成囚犯 ,你「Sir 」將自己矮化之餘也令對方產生一種優越感。本來人家叫你靚女,不會真的以為自己是靚女吧, 但當今世道人類有水平的人不是那麼多,一聲「阿sir」有可能令對方感到自己大權在握,忘記自己本應為市民服務的身分。

那天在新聞看到警察清場,聽到有在場人士大喊「阿Sir 唔好拗手!」聽得的心都酸埋,年輕人,你不是罪犯,警察不是高高在上,他們只是「你的良心不等如我的良心」的公僕,只求打好份工 ,日日做夠八個鐘。

那作為一個有禮貌的香港人,應怎樣稱呼警察呢?「警察先生」是既正確又得體的稱呼;除非那是方中sir ,那稱呼他做「阿sir」就不妨,那是親切的表現。

警察又好公安都好,以前和以後大家都有很多機會和他們作遠距離或近距離的溝通和接觸,689 說「警民關係普遍良好」,那麼就由不再稱呼他們做「阿Sir」開始這種良好關係吧。



Thursday, 10 July 2014

還迷巴西做甚麼?

對球賽的熱情不再始於沒有喜歡的球星,加上每四年一次的世界盃大騙案,每次懷著希望想英格蘭有表現,不求他們贏,只求他們輸得漂亮,所謂打場爭氣也就夠了波。好了,今屆16強也不入,見怪不怪,連想嘆的氣也省回,早早了件心事,餘下來的就當看電影吧。

昨晚那場巴德大戰在香港時間清晨4時上演,全人類都期待上演的一套大片,結果變成笑片。賽前朋友問我為甚麼不喜歡巴西,那應該是自從1998世界盃決賽30 負給法國那一次,還記得無線映著阿叻等人目瞪口呆的情況,那場比賽前一直表現出色的朗拿度忽然撞邪,表現呆滯,不是被人落了降頭就是周身聚財,所以跑不動。 人生沒有幾多機會可以落場踢波,還要全世界都有人為你打氣, 我作為一個迷球覺得他們浪費了踢一場好波的機會,明明可以扣人心弦,最後落荒而逃,枉了粉絲的一片真心,巴西的這個負心人的印象便一的落在我心裡。

歷史就在昨晚重演,4點半打開電視一看,0:4 ,來不及關電視已經0:5 ,最後1:7完場。這個賽果實在令人憤怒,就算完場後巴西的球員個知哭崩長城,對他們也沒有丁點惻隱之心,這場波要不是假的話,便一定中了降。世界盃4強戰,不是魚腩對皇者,怎可能大開中門,被對手予取予攜?

巴西是一個足球王國是足球史上的一個小篇幅,球王比利已是咸豐年的事情,森巴足球也隱型了很久,今日的巴西隊,除了那件黃色球衣,根本看不出是巴西隊。


為甚麼今時今日仍然有人迷巴西?巴西球迷就像那些蠢女人,老公三番四次出去滾,證據確鑿還死心塌地的相信那不是真的。幾十歲還不明白一個顯淺道理,傷你心的就不要再接近,身心康泰之餘也不會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