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November 2009

一部電梯 兩種男人

多年前在廣播道3號上班的時候,有一天我在大堂乘電梯,準備上3樓,剛準備關電梯門的時候,看見有輛七人車剛駛進商台。下車的是當時在商台有節目做的黃毓民,那我當然禮貌地按著電梯等他。黃生一鼓作氣走進大堂,氣沖沖衝入電梯,兼且口黑面黑,當然唔該都冇一句。幸好尚且懂得自己動手按下層數。

想起這件事,不是因為近日黃議員的曝光率高,為那個「五區總辭」的建議日日夜夜破口大罵,而是因為鍾景輝,阿KING 蛇。

話說早前參加一個婚宴,KING蛇是被邀嘉賓之一,散席時,我和幾個朋友和KING蛇搭同一部電梯。

大家都知KING蛇在演藝界德高望重,就算不計他是一個演藝界前輩,他怎說都是一個老人家。奇怪的事來了,當電梯到達地下的時候,站在最近電梯門位置的KING蛇沒有一個箭步衝出LIFT,反之他站到一旁,然後用手按著電梯門,讓電梯內其餘的女士先離開。

我記憶所及,除了入住酒店,和經紀睇樓之外,從未獲得陌生男子的如此禮遇。KING蛇之舉動著實令我不禁在心中說了一句:嘩…精桃民!


男人真的有很多種,不過我都是喜歡謙謙君子多於豪氣干雲,我不是說黃議員豪氣干雲,他只是單純的冇禮貌,開宗明義癲狗,說一句謝謝可能有失身份。


揀老公,我也揀KING 蛇;近來耳朵有點毛病,嫁黃生,更快聾。

Friday, 27 November 2009

moov 唔推, 我推 - Adam Lambert

近來重拾了聽唱片的興趣,是聽唱片,不是聽歌,兩者是有分別的。

最近聽了以下的有:Adam Lambert

我知我知,美國樂壇的音樂都是得個商業性,冇內容冇風格,話俾人知你喜歡聽radiohead 一定型啲。不過,美國樂壇商業味濃之餘,喺呢個咁大嘅市場亦造就好多騎呢,有時唔駛飲杯水都要型,It’s just entertainment。

Adam Lambert 係今年American Idol 的第二名,佢參賽嗰陣好多人已經睇好佢,因為佢妖冶,有台型,同埋係基佬。唔知點解,由細到大我鍾意親啲男歌手都係基佬,陳百強,張國榮,George Michael,個個都鬼咁有氣質,又靚;所以我覺得張敬軒應該唔係基,我唔係話佢冇氣質,只係我唔鍾意佢啫。

講返Adam Lambert 張碟,先講個封套,乜同Rihanna似成咁?不過,adam嗰果比較retro,令我諗起以前好興嗰啲噴畫公仔,個look又似海濤髮型屋廣告,真係勁正。







歌方面,好聽囉,好rock 囉,旋律好豐富,好多樂器,同埋每一首歌唔知有心定無意,都有好多位俾佢嗌,不過有時真係嗌得太多,非常少年巨肝feel,其實唔駛囉。

我推介 soaked,個前奏已經好有氣勢,唔知以為係c.y. kong 作,最鍾意係佢好似80年代好好聽嗰啲ballad ,推推推!

呢隻碟moov 其實有,不過竟然唔擺佢喺「最熱大碟」,連美國新碟嗰一頁都冇,要打Adam Lambert 先search 到,真係堪稱唔識貨。

Tuesday, 24 November 2009

雙贏的善行

我想我是一個沒有愛心的人。


例子一

有日在皇后大道中走過,迎面而來有幾位笑意盈盈的人迎向我,然後耳際傳來譚詠麟的歌聲:「人人齊買愛心券,助人佐記(助己)好溫暖。」禁不住,我真的禁不住反了一下白眼,「睥」了一眼那部放在流動攤檔上黑實實的擴音機,好怪它播出這麼不堪入耳的聲波,皺著眉,然後匆匆走開,愛心券也當然沒有買。


例子二

在電視機偶然會看到一則某慈善機構的宣傳片,由一位小朋友以幾近哭訴的語調說出:「爸爸病咗呀,醫生叔叔話佢有癌病,要食好多藥丸好辛苦呀,媽咪都好擔心,我都好掛住爸爸… 」我轉台了。

我真的很難用一個平常心去看這位小朋友的哭訴,因為他明明是假的,而且假得來很作狀,作狀得令人煩厭,作狀加煩厭是不能勾起別人的同情心從而去捐助的。正如譚校長那條愛心券片,加上那兩句走板走得荒的詞,真是趕客。

浪費air time是一回事,達不到宣傳效益,甚至去到趕走善長的地步又實在太可惜。

捐出去的善款如潑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從來也不會想那一個幾毫受惠機構能否用得其所,但看這些慈善機構如此不善用air time 又不禁令我有點擔心。


有人又會說,人家慈善機構那有資金去找廣告公司拍片,可以做到的只有找來些名人呼籲一下。

說到名人,譚校長最樂善好施,這邊廂賣完愛心券,那邊廂又要去做「關注大腸癌活動大使」,嘩,關注大腸癌如何活動,豈不是要用內窺鏡?不是不是,他是關注為預防大腸癌所舉辨的活動之宣傳大使;看,有些事情是需要找專業人士做的。


各慈善機構其實可以和各大廣告公司通力合作,各廣告公司與其都是浪費資源去打飛機,倒不如做多點善事,發揮點創意,為慈善機構做點什麼campaign 都好,當為電視機粉飾一下屏幕,也 為廣告界積點福。

Monday, 23 November 2009

立食, 好食, 超值 - 車仔麵之家

也不記得第一之光顧車仔麵之家是那一年,最早的記憶是多年第一份工需要在灣仔上一個月職前培訓課程,午飯的時間就曾經來過買外賣,但我記得當年已早嚐過這家車仔麵,那究竟是誰帶我來吃的呢?真的忘記了,anyways.




這一天,辦完點事已下午三點,有點肚餓,心中在盤旋著吃什麼好這個問題。吃什麼是我每一日廢最多時間去想的問題,每次都千百個念頭閃過,但最後吃的那些都與之前想的無關,與其廢煞思量都是白廢倒不如隨天意而行。


於是我便登上剛停在我面前的筋斗雲,看它帶我往哪裡。

它在灣仔晏頓街停下,抬頭一望,車仔麵之家就在面前。

下午三時多,店內只得1人,那就好了。
不是存心希望他們生意淡靜,只是這裡如果多過5個人的話已經爆滿。
日本流行的「立食」這裡一早已實行。對,這家車仔麵店是沒有座位,只得企位和從牆邊伸延出來的鋼架以盛載湯碗,勉強可以企5個人,沒有企位的話就唯有捧著來吃,所以多數人都是來買外賣。

忐忑,米粉,粗麵,油麵,怎好呢?油麵貪其平價及不健康,符合車仔麵之原則,要不就叫車仔河或車仔米,但這裡的米粉也爽口,不過略嫌清淡,粗麵就是兩者之間的平衡。


選餸方面,豬紅,豬皮,蘿蔔是鐵三角,這裡的蘿蔔不提那些清甜冇渣,我最欣賞是他們把蘿蔔橫切一刀,垂直再切一刀,這樣可以令蘿蔔更易入味,尺碼也剛好可以整件蘿蔔放入口,一咬,湯汁在口裡四濺,也有蘿蔔的甜味,最怕吃到的蘿蔔是一大片,難入味之餘也難處理,分十幾口也吃不完,如同嚼樹幹。


豬大腸也是一絕,腸內無脂肪,當然也沒有屎味,甜酸齋也是別家車仔麵吃不到的,還有自家製的咖哩魷魚…但說到絕招可說是那個香辣均勻的辣汁,我懷疑那辣汁是下了嗎啡去製作,令人上癮的。如果不嗜辣的話,其實他們的清湯已經有夠味,湯底是用牛骨來煲,很花功夫。



銅鑼灣那一家新記,吃一碗車仔麵要40多元,簡直發神經,也不夠這裡一半好吃。這裡5元一款,牛腩、雞翼、豬大腸賣六蚊,粉麵米分3種,$5,$ 7.5 , $10,我叫了4餸一麵,$25。


車仔麵之家開朝七晚七,對,這是老式車仔麵的營運模式,所以在這裡找不到魚腐和墨魚頭。

寫這一篇是為了近日接到投訴,說我介紹的都只是高級餐廳之回應。


Saturday, 21 November 2009

門外漢在門外看

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對於愛爾蘭國家隊被亨利一記上帝之手推出明年世界盃決賽周一事感到遺憾,但他反對重賽。我想知道如果薩爾科齊果真贊成重賽,他的民望是否就會插水?明顯地,他本人也犯不著去冒這個險。


足球場上這些勝之不武的例子屢見不鮮,1986年世界盃的半準決賽,馬勒當拿以上帝之手,拍死英格蘭為經典。往後這些年也不見得球賽有針對球証錯判的情況採取任何措施,就一直讓錯判錯下去,大家以傳統視之,依樣葫蘆,今日我是白狗,明天可以做回黑狗,看誰的時運比較低。


球証有技術上的錯誤,那球員又如何?有一種叫反射動作,或者下意識,但自己不可能不知道犯了規,雖說球証看不到,但又會否自動舉手另一隻正義之手,承認錯誤,吃一面黃牌,把不義勝利推倒,從頭開始?白痴才會。


亨利對記者說:「我會當老實人,那的確是手球。但我可不是球證。我犯了手球,而容許我犯手球的是球證。」

知道這是不對,但沒有人告我,即是我殺了人,但警察沒抓我,是警察的責任。

很無賴對不?用手拍足球的亨利仍然是國家英雄,當你是法國人,是既得利益者,你只會加入開香檳慶祝。

只看結果,不計過程,世界不只黑白灰,是繽紛。

凡事原來都是跟隨同一個規條,關於比賽的就是這樣,只問收獲,不問過程,勝利的喝采聲,蓋過那氣若游絲的良知。

這令我想起今年廣告界的金帆獎,得大獎的李奧貝納為Life Yoga創作的平面廣告被揭發抄襲英國攝影師 John Ross2004年的作品。

整件事的模式如上所述的亨利事件一樣。不信?

Royce Yuen, chairman, Ogilvy Hong Kong and HK4As said: "The HK4As, as the award organiser, respects and fully supports the judges’ decision."

(http://www.media.asia/newsarticle/2009_11/Leo-Burnett-hits-back-at-Kam-Fan-copycat-claims/37903)

像不像亨利所說的話?

讓我向不熟悉廣告行的讀者介紹,Royce Yuen為香港廣告商會(4A’s)的主席,無巧不成話,早前4A’s 50周年的那一套廣告也涉嫌抄襲美國攝影師Philip Toledalo的作品。

如欲看圖可按此:http://www.admango.com/hkej/4a2p.htm

有關文章可按此:http://www.admango.com/hkej/4a2.htm

事件當然不了了之,吹雞完場。

從來沒有比賽規則,只有遊戲規則。

做創作的也不過是打份工,和車衣一樣,要求車衣工人用良心車衣,太高要求吧。

得過獎的叫價也高一點,整個行業都是這樣做,你不做就笨了,不用供樓嗎?

況且,根本沒有人說這是錯的。

說得太多了,畢竟我只是一個門外漢在門外看不過眼。

也許錯的是我。

Friday, 20 November 2009

火車頭與元兇

近來股市持續在23000前上上落落,今天曾衝破23000之後調頭回落,看來23000之後沽壓頗為沉重,後市還看美匯和熱錢的流向。

不是不是,我並不是嘗試去談論股市,只是在股市的起落間留意到火車頭與元兇經常都是同一人。

就今天,港股回落,報導員即說跌市的元兇是匯控,用上元兇實在太過嚴厲,像十惡不赦,只不過拖低百多點,立刻由前幾天的升市火車頭變成元兇,神又是它,鬼也是它,愛的反面就是恨。


但能夠既成為火車頭和元兇,必然有其過人之處,不是人人皆有的本事。
除了自身的份量,這個元兇必為人所鍾愛,投入了感情,起落就不只是價位,更是能牽動心神的事情,所以用得出元兇這麼怨恨的用詞。


大笨象除了是大藍籌,市值高,也是很多香港人的愛股,有感情,跌至33元令人同聲一哭,哭的不止金錢上的損失,更是情感上受到傷害。

你生命中就將你舞高弄低的就是這門子的人物。

生命中的火車頭令你充滿動力,為了你們的將來努力向上,一旦落入感情的下降軌,你的生命力也隨之下降,他就由火車頭變成了把你推向幽谷的元兇。


要不被他們左右你的血壓,就要在適當的時間離場,要懂止賺和止蝕,要訣是狠心, 捨得。
沒有人能夠做到在高位放手,賺得一蚊得一蚊,吻得一次得一次,有摸頂的觸覺也沒有放手的勇氣,苦的根源是貪。

Thursday, 19 November 2009

自助餐之半島酒店限定

在北海道行超級市場,發現有一個期間限定的專櫃,由朱古力到梘液都有期間限定。這不過是一種宣傳技倆,限定這兩個字對消費者特別容易起刺激作用,只要知道供應有時明明沒有需要買的也會急急搶購,以有涯隨有限,人也。


有一個自助餐,每年只供應3個月,還只限於星期5, 6, 日,座位不多於40個,夠罕吧,所以一收到宣傳信件便立即約腳去食。


每年秋風初起,半島酒店就會開放7Sun terrace ,做其燒烤自助餐。


sun terrace 望出去的景觀,以「名鑄」的樓價作標準,我想至少也值5萬銀一呎,所以在這裡用餐,景觀是第一個賣點,每位收費$558,不知有多少是付給維港對岸呢?


吃過「君悅酒店」的池畔燒烤先助餐,很明顯那邊的是大製作,人來人往,雖有池畔但也難免煙霧瀰漫;食物十分豐富,沙律吧也有兩大行,頭盤有龍蝦,鵝肝醬,吃完頭盤我已經飽了八成,所以對於他們的烤物反而沒有甚麼印象。


半島就好了,頭盤的選擇不算多,我吃了幾片PARMA HAM 便可以開始吃BBQ


他們會將當日供應的食物寫在黑板,是夜有虎蝦,帶子,和牛漢堡,和牛,三文魚,鱸魚,羊扒,乳豬,當然還有粟米等一系列蔬菜,不贅。

不知是否因為近年港人瘋狂地喜歡和牛,所以他們安排了只有和牛品種的牛類,恰巧我與和牛不是朋友,所以只吃了一點,而且和牛漢堡太DRY,令人提不起勁。

非常出色的是虎蝦和帶子,sea bass雖然變了薄切但也有鮮味,乳豬呢?友人拿了幾件,吃過之後木無青情的說:OK 柴皮。

半島的甜品一向不賴,不贅,咖啡茶認真,有latte, cappuccino, earl grey , peppermint tea 多種選揮,不贅,半島的服務怎會不好,也不贅。

那有甚麼特別值得一提呢?問題就是沒有甚麼值得一提。

論價錢相宜與否,有優雅的用餐環境,5星級酒店服務,高質的食物 $558 是合理的。

問題是,合理是不夠,大家都對半島酒店有更高的期望,至少應該體貼不喜和牛的人,冷盤可以多少少選擇,serve coffee tea 的時候可以跟曲奇和朱古力(veranda 是有的) ,貫徹半島的高級與高質。大家對半島酒店的期望太高,稍有不足就變成了平平無奇的一次餐飲體驗。

無論如何,我相信如果現在想訂位的話應該是太遲,爆滿是必然的,但知道自己受歡迎,你會做得更好呢?

就這次平平無奇的餐飲體驗,我禁不住與半島的餐飲部主管分享了,也以食客的角度給了一點意見,他們也從善如流,聽說現在有和牛以外的西冷。

這是真正的五星級服務。

Tuesday, 17 November 2009

i love you vs i love us vs i miss you vs i miss us

500 days of summer 的男主角正在愛得火熱之時,他把那份愛情灌注工作上,於是他設計了一張”I love us”的賀卡。

I love us 和 I love u 的層次有一點不同。

"我愛你"是單純的對一個人的愛,不需要對方的認同,你可以沒有回應,但"我愛我們"是要兩個人同心才能有的魔法,代表了我們相愛並且很快樂。

我愛和你一起的自己,我愛和我一起的你。那個愛戀著他的你,那個愛戀著你的他,是因對方才會出現,換了愛的是另一個人,那個你,那個他也不一樣,”我們”只屬於你們。

因為愛情而出現的我們是有時限的,隨著愛情的消失而消失,我們又變回兩個我。

看「心跳500天」的時候,看到這句I love us, 滿有同感。

不記得為了甚麼,或許是有一陣風吹過,令我想起曾經和一個人在風底下散過步,在那一剎忽然懷念起我們一起的時候,很想時光可以倒流,但又明知沒有時光機,嘆一口氣之後,在心裡說了一句I miss us.

I miss you 和I miss us 的層次也不同。

I miss you 可以在愛情還在進行當中的時候和情人說,可以是和情人在分離了3鐘之後的痴纏話;I miss us有我們不再是我們的感慨,只限在事件完結之後,事過情遷之後的情景出現,相愛的時候你只會說I miss you,不會說I miss us.


和情人在分道揚鑣之後,還想強行和對方扯上關係,再以”我們”這個身份說些什麼,也大概只得這一句而已。

Sunday, 15 November 2009

自助餐之皇冠假日酒店 - kudos

香港區有質素的自助餐,灣仔有君悅,金鐘那三家福祿壽也不俗,銅鑼灣區也有的,但沒有質素,沒有質素的就不是選擇。怡東像雜價攤,富豪酒店食物難食得很,Park Lane吃過一次不會再去,幾家的價位也差不多,感覺也差不多,都是屬於提不起食慾那批。


這日約了一組經常飯腳晚膳,本來說去越華會,但早上忽然收到openrice 的宣傳電郵,說新開業的皇冠假日酒店內的Kudos有開業優惠,星期一至五,有七折,於是便致電訂位,原價$398加一,折扣後$320一位。

環顧它的裝潢,第一個感覺是有點像W HOTEL 的KITCHEN,同樣的有一個OPEN KITCHEN,也有自成一隅的高枱加stool,有形卻沒有神,但將它與W比較又是不合理的。


Kudos 最好的地方是少人,不是少人光顧,星期 5晚怎也坐滿八九成,但它的地方不算大,地方
細自然人少,人少自然靜,也吃得安落,最怕去一些大場吃自助餐,像園遊會,拿三文魚也要有人龍。

食友到場後先巡了一圈,回來冷冷的說:「沒有生蠔。」


說時遲那時快,一名侍應捧著一盤生蠔走過來問我們要不要,哪有不要之理?於是,每人獲配給一只。我好奇問問是否每人只限一只,侍應友善的告訴我,生蠔是pass around 的,當然可以再要(如果它再出場的話),但結果生蠔只出場一次。我再問,那麼你們供應的是哪種生蠔呢?她說幫我問問,得回來的答案是;今天供應的是愛爾蘭生蠔。(哦……即是哪一種呢?算了……)By the way, 那只生蠔海水味重,不俗。




食物方面,供應量充足,蟹腳屬中碼,蠻有鮮味,魚生壽司也可以,尤其是切魚生的那位師傅,手起刀落,每片魚生有半吋厚,那青豆湯也有點質素。


自助餐的食物未必需要可口,但千萬不能難吃,故此,我提議他們可以把那稠得像泥沼的叻沙從餐牌拿掉,也不要做不倫不類的冬蔭功,做一個基本的中湯也不是太難吧。甜品方面,推介crème brulee,但食物的指示牌好像不足,友人拿了幾球雪糕回來,試了幾口也說不出是什麼味道,也不知是甚麼品牌的雪糕。


可能是剛開業的關係,侍應的服務十分殷勤,連帶廚師也一樣,只要經過他們面前,他們就會問你有什麼需要,或者介紹面前的食品。可能吃自助餐的人就是喜歡自閉一點,不需要互動,最好沒有人打擾他們拿食物,沒有人看到他們的貪婪相,所以同枱的食友也不大欣賞這種緊隨其後埋鏡試試的熱情。


到了最後的環節─餐茶。我真的想問,一杯茶的成本有多少?一杯70ML的茶,裡面已放了3片檸檬,打撈了檸檬之後之剩半杯,不用茶葉沒有問題,至少給一個壺茶包沖泡的茶,檸檬另上,究竟茶壺貴,茶包貴還是熱水貴呢?酒店來的,大方一點。我看著那半杯茶,十分惆悵,不知應加甚麼份量的糖,落太少又酸,但總沒理由半杯茶落3匙羹糖,結果我喝水。


還會不會去Kudos?餐廳的改善空間是有的,如果在銅鑼灣,很想靜靜的吃一場自助餐,如果繼續有七折的,也未嘗不可。

Saturday, 14 November 2009

自助餐之序

毋需統計,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全年我最常光顧的食店一定是火鍋店,其次就是酒店自助餐,非常非常香港人。

是的,香港人非常非常非常喜歡吃自助餐,狂熱的程度是幾乎不能walk in ,不預訂,沒有位。他們喜歡的不是自助的模式,是因為放題,即”吃到飽”,”任食”,以一個價錢有多國美食,從頭盤到甜品,喜歡吃多少就吃多少,盡情,很多人將之詮釋為”抵”。

其實自助餐一點也不”抵”,現在自助餐的收費至少每人三佰至四佰,三佰元一位的晚餐其實有很多選擇,飽之餘,也可以吃到有質素的食物,而三佰元的自助餐的質素只屬普通,可能有一項貴價食物,例如每人半隻龍蝦,一隻鮑魚仔,其餘賣的都只是大堆頭,甚麼都有,沙律,湯,冷盤,海鮮,粥麵,雪糕,總之保証飽,不保証好味。

有些自助餐表面上有很多選擇,其實不,我試過見到一整張長枱的咖哩,馬來的,泰國的,印度的,蔬菜的,海鮮的,肉類的,像咖哩之夜。

近年有一些半自助餐,即是頭盤,甜品任吃,主菜可從餐牌選一款,這些都是比較貴價的,意圖想將自助餐的格調提升的矜貴一些,而且花款也愈來愈多,也針對自助餐不是即煮的缺點,推出一些駐場廚師櫃位,有即烤肉類,即焗薄餅,即煮意粉,W hotel 更有即炒雪糕,可說花樣盡出。

價格方面,我永遠都分不清究竟那一餐自助餐是多少錢,都是由400左右向上下移動的價位,而且有太多太多的優惠例如原價$498,買5送1 ,對比$528信用卡有七折,又或者卡主免費,究竟哪一家比較便宜呢?我永遠也分不清楚,選擇哪一家自助餐不是以價錢來衡量的。

至於我為什麼經常吃自助餐?首先我要申明,我不是一個自助餐狂熱,只是因為有一組經常飯腳不是打邊爐就是自助餐,而且每次一提自助餐就十分起勁,而我也未至於憎恨自助餐,所以也樂於奉陪。
這個開場白實在太長了,其實我只是想告訴大家昨天我試了一家新酒店的新自助餐。

Thursday, 12 November 2009

鄭秀文的福音

久違了的撲飛潮再度出現,一撲拉闊壓軸,容祖兒加陳奕迅,不是說笑,真的”恨睇”,不過我比較想睇容祖兒,因為我從沒有看過她的演唱會,eason的倒看了很多次,說到尾都是想看一個好聽的演唱會而已,直至這個moment,門票還沒有著落。

另一撲就是鄭秀文聖誕跨年演唱會,未開售先爆滿。有些好心人曾經問我要不要替我作內部認購,我說不用了,鄭秀文從不是我那杯茶。


一日,忽然像聽到神的感召,我上MOOV去看鄭秀文早前演出的MOOV LIVE。
她在MOOV LIVE唱了多首新歌,大部份的主題是圍繞”愛”,不是愛情的愛,是對宗教的愛,對世界的愛。那首最先派台的「叮叮噹」,當日在收音機聽的時候感覺不大,只覺得耳熟,像她勻勻快歌的其中一首,但看MOOV LIVE又倒覺得蠻起勁,加上sammi在台上不多不少都有點風範,令整首歌忽然好聽起來。


這次MOOV LIVE給了我一個新的角去看鄭秀文,至少我覺得現在是她從事唱歌事業以來,首次真正擁有屬於她的音樂。


「十誡」、「終身美麗」、「放不低」,「捨不得你」,那些是屬於鄭秀文的經典歌曲,她只是一個演繹者,但那不是屬於她的音樂。

但她即將推出的大碟,我相信不論那些歌曲能否大熱,那些是鄭秀文的音樂。因為在那些歌曲之中,我可以聽到,看到,見証到這幾年信仰在鄭秀文身上起了甚麼作用。
她演唱「上帝早已預備」、「不要驚動愛情」的時候,那兩首歌曲的題材是有關神的愛,她唱起來十分投入,其感情的澎湃如林憶蓮唱「沒結果」,從沒見過這樣的鄭秀文。


一個在樂壇二十年歌手,上過高峰,踏入中年,經歷人生低潮之後,不是急流湧退,結婚嫁人去,而是還可以為自己開拓一條新的音樂大道,用音樂和更多人分享自己的信念,在做人或做事上仍有新的體會及進境,這是一個恩賜,比起找到真命天子的恩賜更大。

人在做,天在看之餘,我們也在聽。

恭喜鄭秀文。

Tuesday, 10 November 2009

誰最吹得?

人民日報分社今日在香港成立。在30年前,人民日報在香港已設有辦公室,今天成立分社,代表… (都係嗰啲啦) 內地和香港加強互動,交流,兩地互相了解更多,自能促進繁榮安定,在港設分社更肯定了香港重要的地位…等等等等。

原本沒有甚麼談論價值,但有趣的是當我打開報紙,看到一些賀稿,又忍不住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不妨當趣聞一則。


一份報紙有5大機構出賀稿慶賀分社成立,包括:長江,中銀,港交所,新鴻基及嘉華集團。
這5 個賀稿上出現的文案都是以「熱烈慶祝 人民日報香港辦事處擴展為人民日報香港分社」為上款,5個稿一樣,我想這可能是大會指定,於是在下款各大機構則自由發揮。最簡單的是長江集團,下款只是「長江集團」,嘉華則除了嘉華集團外,更有「呂志和塈主要成員公司」,主席的名字要曝一下光;港交所呢?加了「聲譽宏遠」四個大字,稿費已付,不寫白不寫,示好無害;最令我側目的是新鴻基,他們也送了四個大字賀人民日報,就是「新聞權威」。


人民日報權威的地方是在於它是中國政府的喉舌及唯一陣地,它報導的就是代表黨的立場,權威過權威,但說到新聞……或者加上「國內」兩隻字在新聞前面會更加準確。

見微知著,哪個地產商較為可靠/不可靠大家應該心中有數。


一山還有一山高,「富甲半山」、「繼續good show」、「新聞權威」,你最愛哪一個?

Sunday, 8 November 2009

翡翠歌星賀台慶 - 獻世版

本來在今年打算停辦的翡翠歌星賀台慶,因為忽然覓得澳門新濠天地為贊助商,於是復活,移師澳門舉行,是為獻世之源頭。


獻世者乃誰?不是一班走音歌手,是無線。


歌手都是聽公司的安排去工作,如果有得選擇,我想沒有歌手自願去接這個JOB。他們在台上走音,最多是丟架,未至於獻世。


TVB可以選擇不做,但又抵不住贊助商的誘惑,於是在卡士不夠,資源不夠的情況下做去一個雞騷,但資源是否真的不夠呢?唱得差的歌手不計其數,唱得好的也不是沒有,最大問題是製作人根本沒有心去做一個Good show。難為台慶口號是"繼續創造 繼續good show”,不臉紅嗎?


經典歌,合唱歌,歌手互鬥,band sound ,跳舞,大合唱,這個模式用足幾十年不是錯的,一個音樂節目最重要是好聽,當入行將15年的楊千嬅唱得比當年參賽還要差,還有甚麼辦法?有的,就是要好好利用唱得好的歌手,給他們唱合適的歌曲。


一個唱得的王菀之被安排跳舞,樂隊互JAM 又不知道為何要加插一個謝安琪,明知歌手的音準差最後還是安排a cappella 大合唱,這不是資源錯配是什麼?那班「超級巨聲」也應該唱得比那些"新進"歌手好,又免費,但不把他們找來。


一個人,如果毋需面對競爭,就會不思長進,只會想到如何坐著不動,以付出最少的資源,賺最多的錢,那是人天生的惰性,但一個媒體的龍頭也抱著這種宗旨,實在是可悲。大台若TVB呼慣風喚慣雨,傲慢沒有42年也有30年,它的劇集,綜藝節目,不是抄自己就是抄別人,他們根本沒有創作求變的需要,製作舊屎都有廣告客戶買air time,咁辛苦做咩?


這可能是青黃不接,舊的一批等退休,新的一批經驗不足之餘也不敢輕言求變,世界艱難,有糧出就算。


好了,有專家說幼兒在兩歲前都不適宜看電視,我贊成,兩歲後也要替小朋友嚴選電視節目,品味要自少培養,有些電視看了是有損腦筋的。

好了,你又會說:「又要睇又要鬧,正師奶!」

不看,那有得寫?做資料搜集是需要犧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