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May 2008

也許他是外國人

的士司機忽然對我說:我呀…不嬲對共產黨都冇咩好感…不過聽到話個咩荷里活明星話中國對達賴喇嘛唔好,地震係報應…真係聽到我把幾火…佢唔好嚟中國地方呀,仆濕佢架…佢道歉就要接受架拿…
當日聽到莎朗史東這番言論,眉毛也不揚一下。一個荷里活女星對中國可以有多少認識?他們對中國的印象大概只來自「末代皇帝溥儀」,極其量知道天安門及北京填鴨。有幸中國出了個達賴喇嘛和他們進行外交,才讓他們有機會[了解]中國,更天真地以為同達賴喇嘛friend自己就是民主鬥士,可以打開神州之門。
我準相信她說這翻話的時候其心態和手袋黨找晦氣一樣,鬧咗至算,更加好日冇睇過報紙,不知道災情有多嚴重,之後引起(多數是廣告商的不滿)才忙不迭道歉。大家實在無謂太過動氣,畢竟是人家是在地球另一端的第三者,不像我們日日夜夜的看著災區的慘況,目擊生命的流逝,感受切膚之痛,惻隱之心全香港人有之,除了李怡。

Sunday, 25 May 2008

火速救災

如果各位演藝人真的要落手落腳幫忙,我勸劉華不如發動所有女藝人去幫手製作帳篷,男的就去搭建臨時房屋更實際。災區現時最需要的是懂得止血縫針做手術的醫護人員,我不相信從天空擲下來的物資,和由一些對災民來說是面目模糊的藝人親手派發會有很大的分別。各個災區現在的情況還是七國咁亂,隨時會出現餘震,疫症,一旦有咩三長兩短,地方官又要先顧及外賓的安全,安排專車專機專人照顧,等同乞兒兜拿飯吃,削弱對真正災民的救援。要探訪,要送上愛心,不是這一刻,現在倒不如將機票錢先捐出去。
黎明說有很多小朋友因為今次災難變成殘障,所以希望為他們送上遊戲機,讓他們有娛樂,更希望小朋友可以從互聯網知道有很多人關心他們,希望可以找來一些發電機,衛星天線……
我對此沒有意見,畢竟是一片好心,只希望黎明不會向失去手臂的小朋友送上NDS,找人提提他。

Thursday, 22 May 2008

二等眼淚

羅倫巴特說過眼淚的存在是為了證明悲傷不是一場幻覺,所以當我們因為失去而流淚,應該慶幸,因為那証明了令你傷心欲絕的並不是你的想像,而且真實確切地發生過。這個想法是給自己一些安慰,所流的眼淚不是白費。羅倫巴特這翻說話是說給戀人聽的,說的眼淚也是為愛情而流的眼淚。

這個星期每天看新聞看到因為失去至親,家人生死未卜,看見家園變成一遍頹垣敗瓦而流的眼淚,我忽然覺得原來眼淚都是有等級的。

雖然我一向贊成哭是一種健康運動,可以將鬱結發洩,隨著淚腺的分泌,淚水蒸發,感覺像排了一身毒,然後折返人間。但如果令你哭崩長城的只是遇人不淑,和那些因為天人永隔而流的眼淚相比,你說哪一種眼淚較有價值?
人家撫著自己兒子屍首時痛哭,你撫著情人的舊照痛哭,你應當感到慚愧,從始發誓帶眼識人,並理智地處理自己的慾望。

這一次八級地震塗炭生靈,活著的應該珍惜這次災難帶來機遇,從新來檢討自己的人生,如何不浪費生命,以及精挑細選甚麼是你最珍惜的。

Tuesday, 20 May 2008

哀傷 激昂

電視新聞報導今天全國默哀的情況,在天安門廣場的群眾在默哀的三分鍾過後,不肯散去,
仍然逗留在廣場上叫口號。『中國加油』『四川加油』「重建!重建!」
在這個地方再次聽到如此激昂的叫喊聲,如何令人不動容?
成都的市民一起手牽手為遇難的同胞送上祝福,3分鐘之後,大家又振臂高呼,
一邊流淚一邊呼出要重建的志願。
映秀鎮還逃出生天的市民寧願餐風宿露,住在帳蓬默默等待奇蹟出現,
明知機會渺茫,但仍堅持下去。一無所有,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一名生還者道出他的境況,不流一滴淚。
重建需要政策,計劃,金錢,更需要的是信心。看到這一幕幕,
我知道中國是一個堅強的民族,中國會變得更強大,只要我們團結。

Monday, 19 May 2008

Love Generation

朋友A一而再再而三受到不同年齡層的男士垂青,明顯或暗示希望可以和她發展一段part time 戀情。那些男士或有老婆,或有女朋友,都希望找位第三者刺激一下。難得的是朋友A又肯和其中一個有女朋友的男士hea。她認為hea 吓沒甚麼大所謂,只是多個人行街睇戲食飯,拖手接吻或者上床,有女朋友更好,冇手尾跟,反正她不是追求長期發展的關係。她得出一個結論就是這個年代都沒有專一,只有謊言,所以她都是專心發展事業,有得hea就hea 陣,沒有也無拘。

朋友B認識了C,兩方都好像有意發展,於是進行了了幾次行街食飯的約會。
正當朋友B為現在還有單純的約會而感欣慰時,赫然發現A跟她一位姊妹上床,頓然大受打擊,覺得世上沒有愛情,只有情慾,確認這是感情大勢,決心跟隨。
話咁快又有第二個約會,地點是在對方的家。朋友B早已調校了自己的心情,預計了初次約會就上床的準備,誰知道整個約會就坐在梳化睇碟,手也沒有拖過,
覺得人家不想要她,大受打擊。

有一日和朋友D在閒聊,他剛完結了一段感情,感覺猶如放監,決心要尋找另一種戀愛方式。他告訴我如果和一個人一起已經很多年,不會介意open relationship(開放式關係),即是繼續和那個人一起但開放對外約會。
我真不明白這種關係,更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接受?朋友D更告訴我年紀太輕的人是不懂得one eye open one eye close的藝術,所以選取伴侶都是挑個成熟的。
我想告訴D,他只需要找個愛你的人,甚麼也會答應他,千萬不要找個你愛的人。

Friday, 16 May 2008

只要信

關於捐款

中國紅十字會香港紅十字會樂施會宣明會香港政府救世軍聯合國兒童基金東華三院,捐款途徑可以透過互聯網,自動櫃員機,親自到銀行;周末更有各大傳媒分別舉辦的籌款活動,where and how 都已經有答案,還要知道甚麼?
不要問善款怎麼用,更不要問不知多少善款會被侵吞,災民可以受惠的有多少。
數是這樣計的,假設善款有10億,一半被落格;5億用於賑災;如果善款有20億,一半被落格,就會有10億可以賑災。

關於報應

準有人會趁天災就落井下石,將他們一向看不過眼的一併對號入座,說是上天予以的懲罰,共產黨作的孽多,臨近奧運都整單杰嘢你嘆。將所有災民所受的痛苦都歸咎他們生於共產國家的土地,差點於牙縫中漏出應有此報四個字。
如果看到夾在瓦礫罅隙中的,橫陳地上的,在頹坦敗瓦互相摺疊的屍體,有小童,中童,成人,有的手還握著原子筆……你還可以想到這是報應。我勸你快點捐點款,為自己積點福。


關於PR

總理溫家寶於地震發生後不足四小時便親身到災區指揮救援工作,贏盡國際掌聲。
有人說這是PR橋,臨近奧運當然要多做好事,更有說溫總這段時間早已騰出來,以備不時之需。溫總親自落場,可以避免了各省官員繼續一貫以等中央指示為藉口,拖延救緩工作;對於懷著滿腔救人熱誠的隊伍也有激勵士氣的作用;對於倖存者,看見總理送上殷切問候,承諾國家會負責自己的生活,協助重建家園,等同有一線希望。如果這是一個PR,那麼這是一個建築在二萬條人命,win win win的PR經典,如果這是PR。

Thursday, 15 May 2008

假如讓我說下去

500 萬才買到一個500呎的單位,3成首期,供30年,每月要供…要搵幾多先至買到一層體面的樓?
500呎也不算體面吧。
轉唔轉工好?唔轉又怕冇進步,轉又唔知轉咩好,而家份糧又幾好,轉唔轉工好?
今晚的邊爐也不俗,只不過吃了一條$680的斑好像有點不值,下次都是叫一條$480的算數。
如果我愛他但他不像我愛他一般的愛我,但又不是不愛,只是愛少少,那我應否繼續全情付出,
我繼續付出會唔會好蝕底呢?世間上有冇天長地久?
曼谷又熱,東京又悶,歐洲又貴,諗去邊度旅行都好煩。
林狗又開騷,搵邊個撲飛好?
I.T 上年純利升四成,喺大陸都發展得幾好,好唔好入啲呢?定係買返啲恆生匯豐收息算?
咁匯豐好定恆生好?
星期五約咗班朋友食飯,諗住食西餐,食完飲杯嘢,vodka 太劇烈,都係飲香檳,去邊飲呢?
佢唔打俾我?我好唔好打俾佢?

如樓底這夜倒下來
有甚麼是重要的

我們都幸運得很,奢侈得很。

Sunday, 11 May 2008

如果你想死

今早一打開報紙又見到一單為情自殺的新聞,今次不是連累相勸的好友共赴黃泉,而是找著只得14個月大的兒子陪死。人生必然會遇著很多挫敗,”好命”如伊沙貝拉有望嫁入豪門,但你先看看人家過去十年八年過的是甚麼日子。
每個人都有萬念俱灰的一刻,因為窮途末路,因為命不久矣,甚至遭人誤解,取笑都可以是一個輕生的理由,但最熱門的都是為情自殺。
感情的失落只是一段插曲,愛情只是人生的一部份,我們還有親情及友情,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活得比他好才是最大的報復,要努力今天,有一日他會後悔拋棄今天的你…勸勉傷心人的說話大抵都是如此。

大部份人都只偏執地沉迷於歡愉,而且更以為愛情只可以快樂,不快樂的就不是愛情,有變化的也不是愛情。如果看得愛情只此單純又真係抵死。
不如從一個環保的角度看。

一旦遭遇愛情重傷就去尋死,未免太過浪費。愛得那麼深,才會那麼痛,一生人都不應該有很多次機會會視死如歸,盡地一煲地愛。難得遇上了,就應該全方位去感受這個人帶給你的萬般滋味才不枉,失戀的經驗更加不要浪費,如你能從中體會,其實你到得的比失去多。
想起當日的山盟海誓,旖旎纏綿,舊日屬於你的壯闊胸膛今日已經轉手,一起計劃好的將來化為烏有,情緒的上落波幅當然會很大,整個人像墮入深淵。

你當然可以選擇繼續在深淵自憐,自殘;同時你也可以選擇坐在深淵中抬頭望望天,heal yourself ,search your soul。除了心,只有心,可以解心鎖,其他人說甚麼都是沒有用的。你的心想墮落,你就會墮落,你的心想堅強,你就會堅強,你想死,也沒有人能阻撓。但只要有一剎那,你發現內在的自己原來可以克服傷悲,你就會開始欣賞自己,昨日的你已不是今天的你,從你自己的改變,你會明白世上根本沒有恆常不變的自性,變幻才是永恆,自然再不會執著於擁有。

道理深,道理淺。我想說的不過是死亡遲早都找你,切勿憑自己之餘,如果無論如何非死不可,也請不要找人陪葬。

Saturday, 3 May 2008

感情就是不明不白

有日在msn友的headline看到這一句:『若無其事原來是最狠的報復』。
立時覺得是好句,打聽出處原來是陳奕迅多年前的國語碟內的一首歌「想哭」,林夕填詞,不知道有如此好歌,真的慚愧,枉我還有這隻碟。
細閱歌詞,竟然想不通主唱的是被拋棄的,還是拋棄人的。

想哭
作曲:徐偉賢 填詞:林夕 監製:Jim Lee

想約在一個適合聊天的下午 分開很多年滿以為沒有包袱
我還打算回顧我們為何結束 還想問你是不是一個人住


以為沒有包袱
拋棄人的,原來有惻隱之心,耿耿於懷當年做了壞人,可以是一個包袱。
被人拋棄的,還對那個負心人未忘情,有包袱都是可以理解。

我還打算回顧我們為何結束 還想問你是不是一個人住
拋棄人的─係咁賤格,明明唔要人,但係又好奇想知對方有冇人要。
被人拋棄的─係咁犯賤,明明唔要你,都係要想知道人哋有冇新歡。

當你的笑容給我禮貌的招呼 當我想訴說這些年來的感觸
你卻點了滿桌我最愛的食物 介紹我看一本天文學的書


一對舊情人見面,誰展露一個禮貌笑容,殷切地為對方點了滿桌食物會較為值得一提?我覺得是被拋棄的一方。負心人笑笑口又有何稀奇? 再者, 誰會分手多年仍然記得對方喜歡吃甚麼?
唱到這裡我覺得主角是提出分手人。

我想哭 不敢哭 難道這種相處
不像我們夢寐以求的幸福
走下去 這一步 是寬容 還是痛苦


到了副歌部份又疑惑起來,令我想推翻之前以為歌者是負心人的看法。
寬容還是痛苦,只有沒有主動權的人才會有這個疑問,手握生殺大權的何來痛苦?反而負心人就有機會不敢哭,因為提分手的是自己,哭甚麼?不好意思嘛。

我想哭 怎麼哭 完成愛情旅途 談天說地是最理想的出路
談音樂 談時事 不說愛 若無其事 原來是 最狠的報復


歌者繼續想哭,哭甚麼呢?原來現在才知道談天說地才是愛情的理想出路,
而這種體會偏偏在當日自己一手推開的舊情人身上找到,真的喊都無謂。
對方若無其事,自己想哭,是報應。

當我想坦白我們的樂多於苦 你說水星它沒有衛星 好孤獨
我才明白時間較分手還 殘酷 老朋友了 再沒資格不滿足


這段又繼續疑惑。
樂多於苦,應該是被離棄的人自我安慰的想法,沒理由拋棄了人,還冷血地在賣花讚花香。
水星它沒有衛星很孤獨是對方唯一出現的回應, 之前已有提過介紹主角看天文學書,
當主角想重提往事時, 對方則以一句似是閒話的話回應,令主角尤遇一盤冷水照頭淋, 驚覺原來對方對自己已經有如老朋友。不過, 我反而覺得水星它沒有衛星很孤獨是對方故意洩露的口風,只是主角聽不明白。

所以我還是覺得這首歌的主角應該是提出分手的那個。

其實最大的線索是:「若無其事原來是最狠的報復」。
因為歌者不是若無其事,他又想哭,又多感慨,想必是個多情種,和舊情人分手後又有點餘情未了,
才會將對方的若無其事視為報復。
如果受傷害的那個以若無其事作為一個報復手段,實在是太辛苦,何苦?

聽一首歌也聽不明白,感情真是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