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May 2009

東京東京

本來預定了一個旅程在本月尾,目的地是東京。自H1N1在大阪爆發以來,團友都十分關注新型流感何時傳到東京,不負眾望,流感於日前抵達。這兩天就去與不去這個問題有無數的討論,在國內工作的團友首先決定取消行程,因為他們都怕大陸的隔離政策。


在北京工作的說不想隔離期間被人用閉路電視24小時監視,還會把片段發放給傳媒,有誰想公開自己在病塌上的情況?萬一成為第一個在國內工作港人的H1N1患者,獲得溫總探望更加不得了,簡直光宗耀祖,但不是人人擔當得起;更怕的是如果不是在眾目睽睽下隔離,就是會被送往黑龍江等偏遠地方進行隔離,膳食與居住環境因應城市的重點程度而下降,香港人怎會不怕?


那麼我們生活在香港的又如何決定這個東京去不去呢?對於日本人的衛生意識,我是完全放心。他們對口罩的熱愛也不用懷疑,很多年前初到日本,但見JR裡有很多人戴著口罩,差點以為那是那一季度的潮流。世界各地又有哪一個國家沒有受這次新型流感波及呢?香港也一樣有,難道我們不外出?留在香港,因為沒有選擇,去旅行則可選擇去與不去。如果因為外遊而中伏就是麻煩自找,落得活該。最麻煩的是,萬一真的萬一不幸染病,簡直累己累人,有時要相信,甚麼也有可能遇上,惟獨六合彩頭獎不會遇上。


當我大無畏,我愛東京,照去如儀,但旅行時由登機一刻開始要防範,去到日本,口罩與你同行,不能放心吃喝,樂趣在哪?


世上沒有必要愛的人,也沒有必要去的旅行,考慮這,考慮那,心情已大打折扣。


去旅行,最重要的是心情,但我有時候分不開,究竟心情好的時候去旅行,還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去呢?聽說旅遊可以散心。

2 comments:

Panda said...

不如改去第二度啦

idajane said...

go to america la, must bingo 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