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May 2009

給我一個吻

過去的一個周末出席了一位女朋友的婚前派對,我們的婚前派不像老外那些大陣仗,沒有只穿t back的舞男從禮物盒跳出來,只是三五好友吃個飯,喝喝酒,大家胡扯一番已成功達標。

最特別,但也可算是最老套的就是,我們跟準新娘去了一趟同性戀場所。

一般的良家婦女是不會去「攣場」的 (「攣場」是同性戀場所的小名,異性戀那些就理所當然的叫做「直場」。請恕我不厭其煩的註解,真的有人聽到「攣場」這個名詞,皺著眉,看著我。)

帶她去攣場其實是想她在出嫁前看盡美男,看過了就要修心養性嫁人去。當晚場內的男群眾,論樣貌,身裁也不算超高水準,但都足以令準新娘大開眼界,原來香港有那麼多帥哥,而這批男子漢都是可望而不可即,只可以看在眼裡,不能放在手裡,也讓她知道在今時今日能夠找到如意郎君真的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希望她能得到啟發,惜緣。

當酒過三巡就有人提議大家給新娘子一個吻,bridal shower 出席的都是女孩子,我心裡在想:吻臉還是吻咀?我還在盤算的時候,未知是否受了攣場的感召,其中一位佳麗二話不說的就送上她的紅唇,其他結了婚的,單身的,有男朋友的,有女朋友的紛紛獻吻,只是一個吻,原來大家都可以暫時放下同性相拒的成見,時代真的進步了。

不過,隨即有人提出不要把拍下來的照片,上載到面簿,這也是理解的,市面已足夠多疑似個案,無謂節外生枝,時代真的進步了?

1 comment:

mingmanfred: said...

點解唔可以出軌? 唔寫出黎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