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December 2009

至少記得

身處北美的朋友告訴我,那裡剛開始下雪,而當她第一眼看到飄雪,不期然在心裡響起:「又見雪飄到…」陳慧嫻的金曲飄雪的第一句。


究竟有多少人,當看到飄雪的當兒,會想起陳慧嫻這首歌?我也是其中一個。去年在北海道,一步出酒店就唱起這一句,不過只限這一句,第二句怎樣唱就不記得了。


飄雪不算是一首大熱,但它成功的地方就是霸了一個畫面,如約定霸了旅館門牌一樣。


一首歌,一套戲,一間餐廳,一個廣告,一個人要令人記得,原來是不需要大成功的。


最近在友儕飯局之間,忽然聽見有人模仿近期一個廣告裡的小女孩,姣屍燉篤的一句:「我有少少鍾意咗佢…」大驚,如當日打邊爐聽見鄰桌一群嘍囉在扮安信兄弟在唱:「情與義,值千金」一樣,驚嚇。


在製造創意的過程之中很多時也會聽到有人說,這條橋不算好橋但至少有人會記得,我就會想,林過雲相信也沒有人會忘記吧,那林過雲是否成功呢?「至少記得」,那是最低的要求。


普羅大眾自有普羅大眾的口味,曲高的必然結果就是和寡。


我時常都有一個掙扎,是否市民聽不明白就不要說?是否一定要用他們的語言他們的品味,所講迎合大眾,才能成功溝通,因為我們不是教育部就沒有教育大眾的責任?


淨飲,一看就明是什麼意思,neat 沒人看得明白,為了儘快達至宣傳效益,當然賣淨飲,不懂neat 就由他們永遠都不懂吧。

對否?

3 comments:

Fun said...

我有同事話那個“天造之才...”tvc gd喎~ =="

黑人 said...

有時就係咁,你煮d好野上碟
觀眾話食屎好好味,唔明食飯有咩好

因為反撲力大,不能否定佢地的口味,只可以sell話食飯其實都唔錯架!食屎食到悶的話得閒試下

galaxy said...

「當看到飄雪的當兒,會想起陳慧嫻這首歌?」
我! 我會。
但大雪當前, 要剷雪好辛苦, 所以感覺不到那首歌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