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October 2008

零八三首

有人問我今年最喜歡的廣東歌是甚麼?我很快提供三個歌名,張敬軒的「不吐不快」、謝安琪的「喜帖街」與及古巨基的「眼睛不能沒眼淚」。

就似這一區 曾經稱得上美滿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好景不會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愛的人沒有一生一世嗎 大概不需要害怕

喜歡上「喜帖街」全因為群眾壓力,電台日播夜播死播爛播,鈴聲是它,接駁鈴聲也是它,平心而論旋律是悅耳,謝安琪的聲線獨特,歌詞講舊情應隨喜帖街的清拆,塵歸塵土歸土,一般得嚟有社會風貌,越聽越順耳。

醜惡在於赤子的胸懷難敵這紛擾世態 為理想或求生在捱
沒完沒了各有需要把青春賤賣 漸行漸遠每天很快淡出得更快

當我第一次聽軒仔的大碟,除了「櫻花樹下」就唯有這一首令我有興趣將歌詞放大,細心解讀。「不吐不快」寫感情步伐是與生活的關係,是一首非情歌。多深厚的感情都會因為各自的生活軌跡而變得生疏,這些題材在今日並不常有,有心寫未必寫得好,當然林夕的歌詞是這首歌的命脈,旋律又急又密,又正好讓軒仔顯巨肺唱功。有時覺得,如果軒仔不是那麼自覺的巨肺,我可能會喜歡他的歌多一點。

願我記住 眼睛不能沒眼淚
只因沙石要洗去
真心愛人無非想她有人可 登對

坦白講,第一plug 的「下次再見」悶出鳥來,曲太慢,那是一種你要很有耐性去聆聽才會feel得到的感概,但feel到之前應該瞓著。「眼睛不能沒眼淚」是第2 plug,hook line 易記,靠的也是林夕的歌詞,加上一個醒神歌名,你未必會喜歡但一定會記得;古巨基沒有震音加假音唱出如此偉大的愛情觀,只要電台肯播,加上收起對古巨基的偏見,這首歌有能力hit起來。

以上三首排名不分先後,今年為止,只此三首,我又唔聽農夫。

1 comment:

嬌 said...

我只能說, 撐住香港樂壇的, 其實得兩個人, 一個叫林夕, 另一件叫黃偉文。頂盡加個周耀輝。 係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