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5 October 2008

金融海嘯之雙鬼拍門

星期五港股大跌,那夜放工在等過馬路期間,聽見3名慘綠疑似白領的對話:

A:你估跌到幾多?
B:我估…7000點…
A:7000?
B:係…而家插得又深又急…

只是一過路人在發噏風,胡亂吹噓,扮靠估專家,我都難免心下一沉,如果7000 點真係仲可以點?不過,那只是一個路人在吹水,又不是專家,就當聽到烏蠅飛過吧。

星期六睇新聞,向來講咗等如冇講的鬍鬚曾話:「而家只係金融風暴的前奏。」
前奏?大佬,你知唔知咩叫前奏?如果有起承轉合4個stage ,現在只係「起」的階段;如果cancer 4 期會死,而家只係第一期,仲有排捱;如果造愛而家係前戲,同高潮的距離……個個唔同。恆指跌到萬五點你同我講係前奏?好!我飯都唔食儲錢等個市落,之後冇高潮我嚟搵你包底!

星期日一早,瞥見Yahoo 新聞頭條,大意:梁鳳儀謂政府將不惜一切救市。
心想,梁鳳儀唔係寫小說嘅咩?乜而家冇人敢講嘢,搞到要問財經小說作家?怪唔之講得咁dramatic啦。哦,原來此梁鳳儀係新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為咗代政府表示充滿決心救市,於是說:香港外匯儲備超過1千億美元,有必要時會動用所有「彈藥」,穩定金融市場。我諗起捉象棋鬥至一兵一卒的那種慘烈。如果真的動用了所有儲備,那時候一定比「雙城記」裡那個最壞的時代更壞。

Expectation management 應該是一門學科,不想別人對事件的反應過敏,從而對你構成麻煩,就要曉得去manage 他們的expectation,讓他們循著你舖的思路走下,這需要很巧妙的手段。
作為高官,要市民prepare for the worst 是正確的,不過曾俊華是否來遲了一點?早3個月,或者半年前說那是前奏就是高明,那時候講,逃難還來得及,跌至萬五點,唔著衫都走唔切啦,聽到萬五點只是前奏,只會更加令人心煩,於事無補,現在出這個保守說法似買大細,買中係神,買唔中都買個保險,嗱,提咗你哋架啦。
為官要向市民顯示決心有許多方法,如開會時與黃毓民肉搏多一點,升旗時唱國歌大聲一點都可以,玉石俱焚那一種決心是會嚇親老人家的,而且動用外匯儲備是一件講ranking的事,副局長講出來未免兒戲及愚蠢,用盡一千億你傻架?

金融海嘯嚇你唔死,臨近哈佬喂上演雙鬼拍門,問你怕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