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1 October 2008

此甜只待成追憶

一照鏡…嘩…發現自己身穿的「睡衣」是一件:CHOCOLATE X Krispy Kreme 的 限量crossover tee,即時反應是:「咿…有冇得炒呢?好彩仲keep 住個盒!嗱嗱聲除,映張相放上ebay先!」真是無情。雖然Krispy Kreme 都帶給過我快樂的時光,畢竟都只是霎眼嬌。第一次食Krispy Kreme是許多年前一位加燦同事專程從加拿大空運一打回港宴請我們一眾港燦,他以boutique sales 的口吻強烈推介我攞個試試,攞個試試。一入口驚為天人,那隻甜甜圈坐完長途機也這麼鬆軟,一團麵粉加浸糖,何以美味如此?自始,那一刻的驚為天人就留在我心中,期待下一次重遇。下一次就是兩年前KK初到香港時,在它未正式開幕前,他們在整個銅鑼灣派冬甩,有同事一拿就是6個,我搶了一個回來,看著甜甜圈,說句別來無恙嘛,然後一口噬它…怎麼都不像驚為天人的味道?不知是我變了,還是甜甜圈變了,而且我更覺得它太sweet,吃完一隻有蛀牙的感覺。不過也未至於要一刀兩斷,我也試過多買幾次,給大家多幾次機會,看看能否重拾舊歡。Sorry,結果是不行的。最近半年我也再沒有光顧它,但見它銅鑼灣的門市場面長期凋零,分店卻又接力狂開,想必有綑綁式協議,承諾一定要開7間才可以來香港,加上消委會公佈吃一隻甜甜圈已達每日攝取反式脂肪的上限,真是雪上加霜。一個海嘯,全線淹沒,甜甜圈有多甜,都一早被時間沖淡,來不及感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