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5 July 2011

兩個女人

那是中學的時代,唯一一次和一伙親友往大陸短線旅遊。由那時候直至現在, 坐車時, 也喜歡看著窗外, 發呆。那次家庭旅行, 同行的有我的表妹, 她比較像一個正常的女孩, 因為她喜歡說話, 描述, 叙事, 對話, 樣樣皆能, 而每逢車程我都是看著窗外, 發呆。

外婆和表妹十分親厚, 意思是有甚麼都會毫不客氣, 直斥其非,然後又可以攬頭攬頸。未知是否那程車表妹的話在冗長, 嚕囌, 還是甚麼, 忽爾聽到外婆說表妹, 為甚麼那麼多話, 為甚麼不學學表姐, 即是我, 只在看風景, 不說話, 多文靜。表面上我在發呆, 也聽著Discman, 但外婆這句話, 我一直也記著, 可能因為外婆將發呆說成一個優點。

到了現在, 每逢坐在車的靠窗位置,偶爾這句話便會出現在腦海, 然後窗外的風景像隱藏了一個人的身影。我想外婆當天說這話時, 也沒有想過原來會被記得,以至到了她身故之後, 還可以勾引出思念。

那是中學的時代,那天窗外風和日麗, 在病床上的祖母比往日精神,話很多, 不像平日只緊閉雙目在休息, 她盡力撐開雙眼, 但眼皮下裝著的只是兩顆石頭。她不斷的跟其他親友說這說那, 我聽到有人在後面輕聲的說, 這是迴光返照。

祖母和我十分親厚, 親厚的意思是說, 每見到我, 她也會把我抱得緊一緊, 只有她會這樣, 後無來者。 未知是否因為當年我的弟弟才三歲左右,所以祖母對他能否健康成長十分緊張。她對我和媽媽說記緊把弟弟餵飽, 這句說話一直也記得,可能因為這個叮囑實在太原始,簡單。

到了現在, 每逢我肚餓的時候, 偶然也會想起這個叮囑, 當我吃飽的時候, 明白這是最原始的幸福。

我一直以為, 人死了之後甚麼也沒有, 歸零, 原來有一種思念在不知不覺間會留低, 不太深也不算淺, 偶然會想起。

2 comments:

Iris said...

用手寫都ok快,多謝你咁遠水路來太古坊

南方舞廳 said...

多謝賞面。